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如影随心—珞洛

时间: 2016-07-06 01:41:34 分类: 今日好文

【如影随心—珞洛】
1 变心
尹湘儒在踏出公司的刹那,被强烈的阳光照晕了眼,他伸手去挡,却发现,手掌下的天空,就好象他的人生一样。
眼睛里有些东西一直在盘旋,心里揪得跟什么似的。他始终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亲亲爱人踢出了公司。
***
钥匙顺着锁孔转了一圈,房门并没有传来他期望的"嗑哒"声。他果然是没有回来。
继续转了两圈,他走进了这住了三年的熟悉空间。那是他们爱的小窝。
他们曾是同人女王程媚座下的"灯光音响",也在整个话剧社的推波助澜下,顺利地走到了一起。
搬到一起三年,终于读腻了书的他,决定要日以继夜地跟亲亲爱人厮守,可是,才两个月......
想到委屈处,他又撅起了嘴,眼睛热热的,好难受。
将手里的纸箱放下,无意间瞥到了茶几上的纸条。
"小儒,公司临时有事,我去香港出差几天。你留在家里不许出去。

光耀"
强忍的泪终于从清水似的迷朦大眼里滑落。
什么嘛......一句解释也没有,还不许我出去......烂人......
***
晚上,尹湘儒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没有一丝睡意。
坐起身,他扭开了床头的灯。为什么他没有打电话来?为什么打他的手机一直关机?为什么他一声不响的就把自己踢出了公司?
他一定是腻了他了......他一定是不要他了......
也是啊,像自己这种只会傻读书的人,无趣又胆小。他早该知道会有这天,可是......
伸手抚上床头的灯,一对心型的水晶灯座,是他们刚毕业那会儿买的奢侈品。
那时,光耀,为了跟他一起,放弃了家业,每天靠着打两三份工,勉强温饱,还要供他读书。
他生日的那天,当光耀顶着高烧,兴奋地抱着这对灯座回来的时候,两个人第一次抱在一起哭。
如今......就好象这个灯座开始有了裂缝,他们的感情也......
一个人抱着头"呜呜"地哭,他该不该识相地走人?也许,光耀期望着回来后可以看到没有了他气息的干净的屋子。
手机腾然响起,他激动地扑上去接。"喂......"
"小儒啊,我小美啊......"熟悉的声音,却让他从来没有这么失望过。
"大......大姐头......"
"小儒你怎么了?声音不对劲啊?感冒了?"手机那头传来程小美关心的问候。
"没......我......呜......"尹湘儒再也克制不住地嚎啕大哭。
"小儒你怎么了啊!别吓我啊,出什么事儿了?"
他只是哭,不停地抽搐发抖,再也发不出声。
"小儒你别急,我马上过来,你等我。"
手机被匆匆地挂上,他一手抓着手机,一手撑着脸,那么黑的房间......他不在了......他以后要怎么办......
***
房门被"碰"地一下撞开。程媚一手抓着钥匙,脸上是仓皇的白。
房子是程媚的,她本就有钥匙,也经常乘着他们不在时买些吃的喝的塞买他们的冰箱。当初要不是有程媚的帮忙,两人怕是早过不下去了。而即使是在今天,他们已经拥有了很好的条件,程媚也仍然是像个大姐姐似的照顾他们。
"邓光耀你个混蛋!你给我滚出来!"看到早就哭成了泪人的尹湘儒,程媚气急败坏地叫。
"他......不在......"尹湘儒呜咽着,眼泪就这样"簌簌"地流。
程媚上前心疼的抱住他。自从汐风离开后,小儒就像她的弟弟一样,她疼得跟宝似的。这个杀千刀的邓光耀,居然舍得把他弄成这样。
"小儒,别哭了,告诉大姐,发生什么事了?"她搂他走到沙发,抽出面纸擦他的泪。
许久后,尹湘儒抬起兔子似的眼睛说"他......把我踢出了公司......他不在家......电话不通......他......一定是不要我了......"话还没完,眼泪又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了下来。
程媚心疼地抱紧他,心里揪得什么似的。"小儒不哭。他不要你大姐要你。今晚好好睡一觉,明早收拾好了,跟大姐走。这个死人邓光耀,让他一个人发霉去!"
***
尹湘儒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手足无措过。拒绝了程媚的好意,他一个人收了个箱子,跑到城郊找了份工程助理的工作。
第一次,就这样离开了所有人的羽翼,每天挤在公司分的6平大的小屋,忍受着发霉的空气,漏水的屋檐,咀嚼着石头躲过米粒的盒饭。当然,现在纵然是鲍鱼,也是食之无味。
在空等了一个星期后,尹湘儒算是彻底放弃了。
他始终是没有打电话来。想到那个人,尹湘儒的心里又一阵泛酸。
手机号码并没有更换。只是,他也没有再开过机。
他始终是欠自己一个解释的。所以,就等到自己已经能面对的时候,再去问吧。
***
连着几天的绵延大雨,就好象自己的心情一样。只是......一直这么地下,怕是要出事儿吧......
气象预报说是晚上强风要来。工程师又正好出差去了外地,刚上任工程助理的尹湘儒,于是叫了车队的司机,送自己去工地巡查。
本就已经是晚上,再加上连绵的暴雨,天墨黑的跟什么似的。
车子里无线电的声音断断续续,尹湘儒也只是有一波没一波地听着。
突然,车子一震,整个地停住了不动。司机于是下去看了看,转回身跟尹湘儒说是去附近借些工具。
车厢里,于是留下了尹湘儒一个人。空气里,又恢复了单薄和寂静,只有窗外的雨,刷刷地擦打着车窗。
无线电,突然没来由地清晰,尹湘儒的心一震,伸手将音量扭大,飘渺、痛苦的声音挣扎着,在车厢里蔓延开......
"回忆里想起模糊的小时候
云朵漂浮在蓝蓝的天空
那时候的你说
要和我手牵手
一起走到时间的尽头
从此以后我都不敢抬头看
彷佛我的天空失去了颜色
从那一天起
我忘记了呼吸
眼泪啊永远不再
不再哭泣
我们的爱
过了就不再回来
直到现在
我还默默的等待
我们的爱
我明白
以变成你的负担
只是永远
我都放不开
最后的温暖
你给的温暖
......"
他的眼泪,于是就这样,从空洞了许久的眼眶了流出,一直地流......

2 曾经
车门猛地被打开,被雨淋透的司机小范像支箭似的冲了进来。抖了抖凌乱的湿发,咧开了嘴笑。"我哩~好大的雨,走了半天泥路,才找到人家......"
抬头,望到了尹湘儒微红的眼眶,他的神情变得有些尴尬。车厢里气氛变得分外的诡异。
半晌后,小范又咧嘴无所谓地笑了笑,随即转动车钥匙,发动了汽车。
颠簸的车厢里,他假装闲话家常地开口,"尹先生......城市里长大的吧。是不是,挂念自己爸妈了?"
尹湘儒没有说话,只吸了吸有些鼻音的鼻子。给了小范一个浅浅的笑。
小范猛得倒吸了口凉气。"唉呦我的妈喂!我说了您可别生气啊!您真比我见过的姑娘都标致啊,这一哭一笑的......我心都慌了不......"
"扑哧"尹湘儒为小范夸张的逗趣笑出了声。
窗外的雨,依旧下得倾盆,心情,到是渐渐晴朗起来......
***
那日过后几天,老总居然破天荒地来到了他的斗室,还送上了一部迷你音响。
尹湘儒有些失笑。是小范多嘴了吧......自己都不晓得,原来,自己是那么值得巴结的呀?
乘着假日,尹湘儒坐着公车来到了市中心。
想买几片CD的,闲时可以解解闷,也别辜负了大家的一片好心。
走着走着,熟悉的招牌印入眼帘......
那是,他们以前经常逛的唱片行......
习惯,还真是可怕的东西。转身欲走,却被人叫住。
"尹先生?好久没来了,最近很忙吗?"
湘儒深吸气,犹豫地转过身,迎上了唱片行小姐熟悉的面孔。算了,即来之,则安之吧,况且,不会那么巧的......
步入唱片行里,他开始顺着货架,仔细地挑选起来。
"尹先生啊,每次都看你和邓先生一起来的,今天怎么一个人来了?"
"......"他的心猛地被撞了一下,原本有些愈合的伤口,又开始破裂......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只能伪装无事地抬头笑笑地看了唱片行小姐一眼,浑然不觉自己的眼里,早已波光粼粼。
小姐被湘儒的失态惊了一跳,暗自摸摸鼻子,退回到柜台,翻了翻抽屉,抽出了一张唱片,顺手放进了CD机。
原来激烈的电子乐,抖得停息。轻柔的前奏,腾然想起......
"I\'ll be your dream I\'ll be your wish
I\'ll be your fantasy
I\'ll be your hope I\'ll be your love
Be everything that you need
I\'ll love you more with every breath
Truly, madly, deeply do
I will be strong I will be faithful ‘cause I\'m counting on
A new beginning
A reason for living
A deeper meaning
I want to stand with you on a mountain
I want to bathe with you in the sea
I want to lay like this forever
Until the sky falls down on me
And when the stars are shining brightly in the velvet sky,
I\'ll make a wish to send it to heaven
Then make you want to cry
The tears of joy for all the pleasure in the certainty
That we\'re surrounded by the comfort and protection of
The highest powers
In lonely hours
The tears devour you
......"
尹湘儒的脸色猛地刷白,往事历历在幕......
***
私立乾熙学院 校园祭
尹湘儒手忙脚乱的在后台搬着道具。
"死邓光耀!没事见你都在,怎么该出力气的时候就不知道闪哪里凉快去了。"忍不住嘟起红艳饱满的嘴抱怨。
他跟邓光耀,是话剧社的"灯光"和"音响",也常被人戏称是"天生一对"。
真是的......都什么跟什么啊......他们不过是朋友罢了......那个死人,整天对着女生乱不正经一把的,他才不会喜欢......他的......
更何况......忍不住垮下脸。他们都是男生不是吗?男生怎么可以跟男生在一起?
轻轻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箱子,顺势坐下。
尹湘儒,不要胡思乱想。你又不是女生,思什么春啊?
外面忽然响起了剧烈的掌声,阵仗像在欢迎某位国际巨星。
熟悉的磁性嗓音突兀地响起"尹湘儒!你这只鼹鼠!现在,我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把这首歌唱给你,再不明白,你就是猪!"
什么什么啊?尹湘儒不禁瞪大了眼,悄悄走到了幕布后面。
轻柔的音乐缓缓响起,台上的邓光耀,此刻正握着麦克风,闭着眼睛,随着音乐轻轻摇摆......
"I\'ll be your dream I\'ll be your wish
I\'ll be your fantasy
I\'ll be your hope I\'ll be your love
Be everything that you need
I\'ll love you more with every breath
Truly, madly, deeply do
I will be strong I will be faithful ‘cause I\'m counting on
A new beginning
A reason for living
A deeper meaning
I want to stand with you on a mountain
I want to bathe with you in the sea
I want to lay like this forever
Until the sky falls down on me
And when the stars are shining brightly in the velvet sky,
I\'ll make a wish to send it to heaven
Then make you want to cry
The tears of joy for all the pleasure in the certainty
That we\'re surrounded by the comfort and protection of
The highest powers
In lonely hours
The tears devour you
......"
磁性沙哑的嗓音,像一把煽情的二胡,把台下的人们,都灌醉在了这片泛滥的柔情里......
尹湘儒......你再不明白的......就是猪......
忍不住红了眼眶,他慢慢走上了台,一把抱住了将满腔深情都化做了歌声的邓光耀......


3 妒忌
邓光耀坐在椅子上,第N次地叹气。
谁来告诉他,他要怎样抑制心里发了疯的妒忌?
那个小白痴,似乎完全没弄清楚状况,只是一味地对着所有嫉妒的、好奇的、充满好感的、乃至不怀好意的眼神微笑着猛放电。
好吧好吧,他知道他不是故意的。是他见鬼的脑子进了水,居然教导他要对着所有的人多微笑,可是他没让他像个花痴摆设似的笑得那么勾魂摄魄啊?他是他的助理,又不是公关部的小妹!
"SANDY,进来。"按下对讲机叫来秘书。
"总经理你叫我?"平日一脸严肃的秘书今天有些反常。脸蛋潮红,头发妩媚地披下,还化了个精致的淡装。
忍不住偷翻了个白眼。他的小儒,似乎比他刚进来那会儿还风光。
"把下午的会议全部取消,我有事要出去一下。哦,对了,尹助理呢?"再待下去他一定会发疯,索性推了工作,带上他的小白兔去好好浪漫浪漫,免得整天坐在这里患得患失。
"小儒......哦,尹助理,他在茶水间帮AMI修咖啡机。"
***
"尹先生,不要了啦,等一下我可以叫人家来修的。"小妹AMI的脸上此刻可没半分"不要"的意味在,只是猛盯着尹湘儒微微打开的领口和高高卷起的袖子猛吞口水。
"没关系的......而且,你真的不用老是尹先生,尹先生的那么见外,叫我小儒就好。"尹湘儒抬头抿唇轻笑,就又低下头摆弄起了罢工的咖啡机,完全没注意到茶水间外N多的倒抽气声和吞口水声。
罢工了半天的咖啡机忽然人来疯地响了几下,接着,便好象挤果酱似得将深褐色的液体喷了两人一身。
AMI惊得跳起,脚下一个打滑,便惯性地拉了尹湘儒。
"啊~~~~~~~~~~~~~~~"
***
邓光耀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个情形。
他的小白兔,此刻正全身湿透,还"滴答"着咖啡,趴在了新进小妹的身上。
而这位小妹,此刻竟然满脸通红,嘟起了涂着厚厚口红的嘴,似乎正等待着"白雪王子"的吻。
邓光耀忍下了揍人的冲动,一把将尹湘儒抱了起来,二话不说便往公司大门走去。
"SANDY,向人力部请假,尹助理刚刚‘工伤\',我带他去医院。"
"哦,哦......"SANDY随着总经理下来,本是想乘机给那个狐狸精小妹一个下马威,谁晓得故事竟然急转直下变成了王子被魔鬼总经理截走。
于是,下午的公司里便开始传起了奇怪的流言。
"喂喂,你知道吗?下午那个小妹AMI居然不知羞耻地想将‘王子\'按倒,结果被好多人撞到也!"这个是小儒亲卫队版。
"喂喂,你知道吗?下午尹助理和AMI被总经理抓奸了,真没想到尹助理长的一脸清纯,居然是这种人。"这个是惟恐天下不乱八婆版。
"喂喂,听说了没,下午AMI撞到尹助理和总经理在茶水间亲热,据说激情到衣杉半褪哦~"别怀疑,这是疯狂同人女版。
***
邓光耀额头上的青筋在跳。
此刻他的小儒正被那个老色狼硬抱在怀里猛吃豆腐。
"尹助理啊,有没有兴趣跳槽到我们公司来啊?我可以给你很高的待遇哦。只要你......呵呵"头顶闪耀着灯泡般光芒的色老头此刻正暧昧地对着尹湘儒眨眼。"邓总啊,真没想到贵公司居然藏了个这么精致的美人啊,呵呵,我挖角,邓总不会生气吧。"
生气?!我不生气!我他妈的现在就揍扁你!邓光耀刚想站起来,却听"砰"的一声,色狼老头像做了火箭似得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门板上。
尹湘儒握着拳头,一脸通红,气鼓鼓地道"你,你,你干吗摸......摸我屁股?!"
***
回家的时候,尹湘儒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委屈的小脸始终耷拉着,下唇瓣被咬得刷白。
邓光耀叹了口气,关上了房门,将尹湘儒搂到怀里,轻轻坐在了沙发上。
"小儒......如果觉得不开心,就别做了吧。其实你学的是建筑,我可以帮你开个工作室的。"
"不要!"尹湘儒猛地抬起了雾朦朦的水灵大眼,扇子似的睫毛上油然挂着几滴水珠。"我不要......我要跟你天天都在一起,白天一起,晚上一起......我不要离开你......你是不是嫌我惹麻烦?我不是故意要把你的生意弄砸的,他一直摸我屁股......"说着说着,尹湘儒开始有点哽咽。
邓光耀没有出声,只是将尹湘儒搂得更紧。真是个小傻瓜......自己又何尝不希望能永远跟他一起。只是,他明明喜欢的是建筑,还念了那么些年的书,却为了他委屈自己,他又于心何忍?
尹湘儒见邓光耀没有说话,便怯怯地抬起了剪水明眸,咬了咬下唇瓣,轻轻地,轻轻地凑上嘴唇去亲他的额头,然后是鼻子,喉结,再是唇......
邓光耀一愣。他的小儒难得主动啊!笑了笑,捧住了小儒的头,加深了这个吻,房间里的温度,开始灼热,气氛变得分外的缠绵煽情......
楼下的音响,适时地放送着缠绵的情歌:
"黄昏过后 暖暖的晚风中
在小公园里头 眼眶红了
看老公公 和老婆婆在散步着
把手牢牢握着 星星亮了
我觉得 幸福就是这样的
几十年后 你也变老公公
我当你的拐杖 扶着你走
眼睛花了 你老花眼镜就是我
把时间忘了 慢慢走
美丽风景 我为你转播不让你错过
能和你牵手我是幸福的
你就像温柔又顽固的石头
用心盖了座 最美的城堡叫永久 圈住我
不管过再久也会幸福的
我们都走过了动摇的时候
爱已变成树 就算是有风会平息的
被懂我的人爱着我是幸福的
连沉默都能是交流
你总是能给我比我想的还要多
我爱你 不做你的公主 要做你的快乐......"
是啊,如果就这么,牵手一辈子,该有多好?只是此刻缠绵着的两人,浑然不知,对方的心中,都暗暗下了个决定。


4 难道
尹湘儒,几乎是用逃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关上门的刹那,他倚在墙上,重重地喘息。
是谁说过?心里的伤疤,就像一个烙印,久了不觉得疼,只是因为疼到习惯了。
脑海里猛然划过一个念头,他扑到床上,从枕头底下取出了许久未开的手机。
手指颤抖着,最终按了开关。屏保渐渐地晕开,伴着他慌若打鼓的心跳,久久,才回到了桌面状态。
等......一秒,两秒......再等,一分,两分......
最终,他趴跪在了床边,双手一松,机子,应声砸在了地上,"啪"地散了开,就如他的心。
没有,没有消息,没有未接来电,什么都没有。桌面只是始终如一地显示着那句话"如影随心"。
呵呵,如影随心?现在,随着他心的,怕是也只有一个阴影了。
他当真是连一点点都不挂念他了,连一句朋友似的问候都无。
眼泪,再也流不出来,他只是重重地呼吸着,一下,又一下,却始终,平抚不了心脏抽搐的感觉。
好想逃,只是,他早已不再知道,该躲的是什么。
***
尹湘儒自进了市中心一趟后,便忽然像丢了魂儿似的,终日里魂不守慑地到处飘荡。
这一日,他从超市里买了日用品,刚步出了门,便撞到了电线杆上。
没有痛的感觉,他瞪大了眼看着地上滚落乱跑的土豆。他......怎么又买了土豆?自己明明不爱吃的......
坐着叹气,边上经过的人都忍不住停下多看两眼,然后摇摇头离开。
忽然,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
"先生!你有没有兴趣拍广告?"
尹湘儒被眼前的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孔吓了一大跳。
挺清秀的女孩,此刻正张牙舞爪的瞪大了眼,猛吞口水,就差没举着刀子磨。这个表情,他以前常常看到,程媚的同人女俱乐部里......
"先生!您不用怕,我是帝乐广告公司的创意,这是我的名片。我只是觉得您的气质很符合我们的要求。这是个大CASE哦,要去德国的新天鹅堡取景哦......"女孩自顾自地手舞足蹈。
尹湘儒没有说话,站起,轻轻拍了拍身体。伸手去拣地上散落的东西,手触到土豆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拿了起来,放入了破裂的塑料袋。
"先生,先生!您可以考虑一下的,不用急着答复我,我真的觉得您的气质很符合我们的要求!"女孩追了上来,硬是把名片塞入了尹湘儒的手里。
湘儒停顿了一下,笑笑,将卡片放进了口袋,转身走了。
***
邓光耀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感觉像走出了牢笼。
迫不及待地拎上行李拦了车,一路催着司机赶命似地飞回了家。打开门时,看到的,却是一室的空荡和浅浅积着的灰。
行李,应声落在了地上,他有些傻眼。怎么......会这样?
***
邓光耀坐在会议室的正中,始终没有开口。气压低到几乎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掏了纸巾偷偷地抹汗。
【如影随心—珞洛】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