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牺牲法则(兄弟)—了了

时间: 2016-07-06 01:11:24 分类: 今日好文

【牺牲法则(兄弟)—了了】
(序)
钟声悠长,白鸽掠过灰色的天,十字架下夕阳沉陨。
偌大教堂回荡得死寂,唯一的礼拜者,四十多岁的女人坐在最前排,仍保持着十指交扣点在低垂额前的姿态,紧闭的眼角皱纹流泻出痛苦,颤抖的唇喃呢含糊的低语:
"神请宽恕我,宽恕我的罪过。"
女人反复念叨直至太阳完全被地平线吞没才略显平静下来,只是当她缓缓张开眼,在晦涩蒙光下看见受难耶酥的瞬间,脸色又血色尽褪,她迅速低下头,转身从高耸而沉默的神像下溜走。
"那是逼不得已,我也没有办法,没有丝毫办法......神也会如此选择的......"女人渐渐昂起头,如释重负的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为众人牺牲自己的基督主,沉默着。

神爱世人,
牺牲其子耶和华。
当一切面临审判,
置于天平两端,
精准于毫厘之尺,
即为牺牲法则。

(1)
少年,十五六岁的模样,纤细,头发略黄微蜷,前额光洁,眉毛斜挑,眼睑狭而柔润,翘起的鼻梁中间,有一道很浅的褶皱。
他或许不算个绝顶艳丽的美少年,浑身却散发着慵懒妖娆的气息,交杂着青春的纯素和诱惑的媚糜。
他侧卧在床上,蜷缩被下赤裸着身体,贴着另一具男子的成熟身躯。
空气里是色欲弥漫的味道,少年伸手抽出床头柜的烟,利落点燃,白嫩的手臂连同半边单薄肩膀暴露出来,引得身旁的男人缠过来细细吻咬。
"未成年可不能吸烟啊。"男人吃吃笑着,手已揽过少年柔韧的腰。
吞云吐雾中少年的脸冷漠而虚无,他却在烟散前冲那男人妩媚娇笑:"知道我没成年就少摧残我几次。"
"那可不行--"男人一翻身,压住那少年,眼中是野兽般的欲火,"你这个小妖精,搞多少次都不嫌多。"
少年挣扎了几下,委屈而又迎合的低低呻吟,这更刺激男人的兽欲。
"宁清......小清,你这个淫荡的小贱货。"
男人分开他的腿,粗暴的压到两侧,挺身将硕大男根侵入罅隙甬道。
宁清呜咽,像被虎狼逼在死角的小羊,身体不自主的随着硬物的抽送而摆动:
"轻......轻点,求......求求你了......"
"不行。"男人恶意的加快交合处的速度和力量,快感冲上他的脑门遍布四肢,他感觉他是个王者,他彻底征服了身下的少年,他在这少年的躯体里肆意宣泄着欲望。
男人一脸陶醉的贴俯在宁清细腻的胸前,再看不到宁清的脸上,扬起一种无聊,讽刺而鄙夷的神色。
烟仍夹在宁清食指和无名指间,火星被他的中指捻灭,袅袅一缕成线。

少年,十五六岁的模样,纤细,头发略黄微蜷,前额光洁,眉毛斜挑,眼睑狭而柔润,翘起的鼻梁中间,有一道很浅的褶皱。
他或许不算个绝顶艳丽的美少年,浑身却散发着清秀质朴的气息,举手投足间有些超龄的稳重和睿智。
他笔挺站在主席台上,制服整洁一尘不染,台下是不苟言笑的教师和面色欣喜的同龄少年。
校园里徐风拂面不寒,到处一派生机昂然,他作为新生代表的发言无懈可击,完美得让最挑剔的人无从下手。
可是他并不快乐,独自一人呆呆望着天,他深刻的遗憾不为人知。
"邱澈!你在这儿?"平头方脸,五官分明,皮肤黝黑的俊朗少年兴冲冲打招呼。
"迟凯",邱澈淡淡笑了,"又做同学,多多指教了。"
"嘿,你小子",迟凯眉头皱成疙瘩,"同班三年了还这么客气见外的?不把小爷我当兄弟是不是?"
邱澈怔了片刻,他对"兄弟"这个字眼,格外的敏感。
"妈,我回来了。"
"哎,小澈,新学校怎么样?认识很多朋友吧?"女人顾不上处理围裙上的油渍,出来迎接儿子的归来,一脸自豪的笑让她苍老的容颜焕发不寻常的光辉。这世界上她只有这个儿子,是她的血,她的肉,她的命,她甚至连自己本来的名字都已经陌生得快记不得,左邻右舍都叫她邱娘。
饭菜丰盛,邱澈提了一下勤工俭学,被邱娘不容置喙的驳回,便不做声的埋头吃饭了。
"小澈,你明早几点起?小澈?"
"啊?什么?"
"怎么心神不定的?出什么事了?"
"没有。"
"告诉妈,别让我操心。"
"我......我想我哥。"
邱娘僵硬了几秒,浑身抖了抖,低声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
"我知道。"邱澈放下碗,感到眼泪在眶里快挂不住了,匆匆回了自己屋。
书桌前两叶旧式木框窗,开合时吱噶作响,有鸟落下,很快又飞走。
邱澈平抑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吸吸鼻子,从抽屉里拿住蓝皮的厚本子,翻过已密密麻麻写满的大半,下笔写道:
哥,我想你,我现在要上高中了,要是你在,第一名肯定不是我......


(2)
"妈的,总算滚了。到底是人还是畜生,还是几辈子没搞过了?"宁清低声骂了一句,房间里只剩下他在凌乱的床上,被子在地上,他努力了几次想拉起来盖住汗淋的躯体,但瘫软的腰用不上半分力气,最终他放弃,展平四肢在床上喘息着。
汗贴上皮肤上很快风干得冰冷,股间仍粘腻着男人纵欲后的证据,宁清料想自己用腿站起来的可能性为零,索性扯下枕头套子,粗略的擦拭了下体。
他昏昏欲睡,只是冷得发抖让他无法安稳休息。这时的他,总会体味着一个人的孤独和无助,也是这时候,他总咬紧牙告戒自己要坚强。
门开的声音有些模糊了,隐约看见男人的身形,有些戏谑而无奈的一声轻叹,然后抱起了他。
宁清醒过来时,人已浸在温热的水中,坐在浴缸边缘,挽着袖子替他洗澡的男人冲他笑了笑,笑得眩目叫人迷醉不已。
"星情,又是你,多管闲事。"宁清勾勾嘴角,话是这么说,却更舒展开躯体享受服务。
"休息两个月。"星情手中倒上清香的沐浴乳,抚摩擦洗着宁清布满紫青淤痕的胸前。
"一个月就行了。"宁清疲惫不堪的合上眼睛。
星情有些挑逗意味的划过宁清的小腹:"你该知道,有效的调息休养更有利于长久的工作。"
宁清不由呻吟笑道:"别弄我,你的技术太好,我受不住诱惑真会精尽人亡。"
"那就乖乖听话。"星情俯身,拉过宁清的胳膊让他起身,向前倚靠进他肩里,修长的手指小心翼翼探入那受过严重蹂躏的后穴中清洗。
宁清如同幼猫般恩嘤几声,脸来回蹭着星情的脖颈。
星情轻笑着用空闲的手抚上宁清的头:"现在还真老实,记得你刚来是,可吃尽了苦头,邱宁。"
"错了,我叫宁清。"声音冰冷。
这话,不经意间触及了两人的禁忌,勾起那段暗得不见天日的往事。
回到帝空,让星情感到生命的无常,没什么物是人非的感慨,色情王朝似乎经久不衰,工作的人也依然不断裸露出卖着肉体,好象什么都没变。
星情突然觉得好笑:他不知道这六年,他都逃避了什么?
钟离天让他调教一个男孩,仅十四岁的男孩。他见到邱宁时,他已被男人强暴,撕裂的菊穴,鲜血张牙舞爪的渗出。
男孩的眼里,带着泪,更多是羞辱,愤怒和坚强,好象为了保卫自己不受侵犯,不惜用钢针扎满全身杜绝那些男人肮脏的抚触,但也渺小,渺小得不切实际,火柴剧烈燃烧时也能高达百度,但怎么可能对抗太平洋里波涛暗涌?
他替男孩的伤处上药,却遭到男孩不顾一切的拼命反抗。他只有按住那副纤细的身躯,淡淡道:
"我只是处理你身上的一处伤,如果我替你包扎手指,你也这么大惊小怪吗?"
男孩咬咬牙,眼中憎恶而防备的瞪着他:"你就是用这副说辞让人放弃羞耻心的吗?"
星情无奈笑道:"也是用这副说辞自欺欺人的。"
男孩愣了片刻。
"在这里,身体只是工具而已,你可以讨厌它,但不得不保护它。"这是事实,他必须告诉这个男孩,否则他无法生存。
而邱宁,比他想象中更快的,接受了这个现实,他似乎很明白,逃避只会让面对变得更痛苦。
不久后,星情抱了邱宁,也是这晚,邱宁把名字改为宁清,放弃了原本的姓氏,其实他早已放弃更多。
星情和宁清间的性爱,除了教学和演练外,再不具任何意义。两人若有若无的共鸣和友情,与床第无关。


(3)
"澈,太晚了,你先回家吧。"迟凯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悠荡。
"你呢?"邱澈淡淡问道。
"想再呆会儿。"不想回去,回到那个纷争不断的家庭。
"我陪你。"邱澈站在他面前,月光皎洁,两人一动一静的剪影清晰印在地上。
"你可从无不良记录的乖宝宝啊。"迟凯抬头看邱澈,调侃而感激的笑了。从初中就是不良少年的他,嬉戏着打斗着寂寞着,周围除了厮混的虎朋狗友,其他人都对他敬而远之。
但邱澈看他的眼神总是平静淡定,没有畏惧或鄙夷,迟凯已经不记得何时注意起安静异常的邱澈,不经意的渐渐接近,在动荡不安的成长岁月里,唯一恒定不会改变的,似乎就是邱澈天空般的明净。
"行了,各自回家吧。"迟凯利落的跳起身。
邱澈点头:"明天学校见。"说罢便转身离开。
迟凯望了渐远的背影,会心而笑,从不会说虚伪华丽辞藻,乍看下冷淡得不近人情,相处久了才发觉他真如一汪清泉,单纯得让人只想珍惜。
直到邱澈消失在路口,迟凯才拎起书包,向相反的方向慢慢踱上回家的步伐。没有走路灯通明的大街,选择了灌木密麻的蜿蜒小道。
夜色深沉凝重的死寂被一声奇特的呻吟打破,迟凯心中讶然,野猫吗?随之而来的喘息,厮磨和调笑声随着迟凯的走近越发清晰。
"堂堂启瑞集团的总裁,居然有这样的嗜好,恩恩......痛......啊,慢点,啊啊!"
"打野战最让人兴奋啊,你真棒,又紧又热!"
这是什么啊?迟凯的心砰砰直跳,压不住好奇拨开覆叠的枝叶,看见的是男人结实的背脊,在被压制在树干上的少年张开到极限的双腿间剧烈伏动,噼啪的抽插肉响声清晰的刺耳。
随着男人越来越用力的冲刺,少年发出痛苦而煽情的呜咽低喊,同时仰起头抵在树干上,清冷月光勾勒出那张清秀的脸。
"澈!"迟凯如遭五雷轰顶,呆若木鸡--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那副深印在他心底,总有意无意记起的面孔,他又怎么可能认错?
"谁?什么人?"男人惊慌失措的丢下宁清,低头整理裤子,他不敢回头,怕被闪光灯映到他欢欲未褪的脸,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不能惹上这样的麻烦。
"钟离先生的计划我一定出力,以后再找你。"男人丢下这句话,逃一般的匆匆离去。
宁清冷冷嗤笑一声,顺着树干跪坐在地上,赤身裸体的他,在十月的夜里不禁瑟然,衣裤早不知被撕碎丢在什么地方。他却从容不迫,没有丝毫回避的接住迟凯的目光,反而是迟凯心虚的撇开脸。
"你的外套,脱下来给我。"宁清好整以暇说道,扶住树干试着站起身。
迟凯愣愣应了一声,不假思索的照办了,递过衣服无意接触到宁清的手指,冰冷,冷得让人打心底颤抖。
外套并不长,掩不住宁清修长双腿,他理了理凌乱的发,淡淡道:"我不是他。"
说这四个字时,漠然深瞳中裂开一道痕,瞬间迸流出的感情复杂而浓厚,充满矛盾,仿佛释然中带些痛楚,放浪里又透着忧郁。
并不给人细思量的余地,宁清消瘦的身影已消失,如同晨雾,见不得阳光。晨曦中只留下迟凯,仍愣在原地回不过神。
"我脸上有东西吗?"午饭时邱澈不禁问道。
迟凯支吾敷衍着,低头空扒着白饭,偷瞄邱澈制服扣得一丝不苟的胸口--如果剥光澈的衣服,是否也像那月光下妖冶少年一样的光洁诱人?
自己到底在想什么?!迟凯抬手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
"......?"邱澈诧异看着好友的反常行径。
"我只是在想这世界真有意思,竟然有两个人长那么像。"迟凯轻描淡写说道,他已不习惯对澈有所隐瞒。
"你说什么?"邱澈的声音颤抖,越过桌子一把抓住迟凯手腕,"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快!"
"啊?"从没见过澈有如此激烈情绪,迟凯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我昨晚,看见一个跟你简直一模一样的......他,他是?"
"他是我哥,我双胞胎的哥哥。"邱澈兴奋的笑起来,完全没了一贯沉稳的优等生风范,"他回来了,一定是他回来了!"
双胞胎,对啊--迟凯懊恼起来,普通人都会想到吧,为什么自己就没考虑到这层上?
也许是因为两人气质太背道而驰,一个如同不食烟火的天使,一个仿佛引人堕落的恶魔,距离如同天上和地下,游离于不同的世界。


(4)
漆黑的房间里,只有一点火光忽明忽暗,像一缕游魂。
星情打开灯,坐在角落的宁清不堪刺目光线,夹着烟的手挡住眼前。
"我以为你这辈子也不会玩颓废。"星情揶揄道。
"最近流行这个。"宁清捂着隐隐作痛的头,散漫笑道。
"到底怎么了?"星情坐到他身边。
"麻烦,与生俱来的麻烦。",宁清淡淡答道,"我一直小心翼翼避着了,谁知道老天跟我过不去。"中指捻灭烟,然后弓起一弹,蒂头划过弧线落在地上,成为一堆中不起眼的一员。

"到底在什么地方看到我哥的?他怎么样?有多高了?他在做什么?"
面对邱澈一反常态的热切,迟凯慌张得语无伦次:"我不知道,他没干什么,我只是看了他一眼,其实,我也不确定他跟你长得真那么像,可能我眼花,他,他--"迟凯的目光无意中越过邱澈,直勾勾再动不了。
"还是只会缠着人无理取闹,没出息。"平滑的声音中带着笑意,这笑却冷得像居高临下的俯视。
邱澈背脊一紧,缓缓转过身,一袭无袖黑衣高腰束裤的少年,那张同自己全然相同的面孔,绝不会造成照镜的错觉,因为那脸上的笑容,是嘲弄和不屑--那么熟悉。
"哥--"欣喜混杂着惟恐是梦境的惧怕,邱澈四肢僵硬一时无法动弹。
宁清略低下头,看着地上自己的影子,冷冷哼了一声。
"哥!"邱澈抑不住激动,两年不算长,却承载太多他对兄长的思念,平心淡性的他,少有这样强烈的渴求,想去触摸这个真实。
宁清略皱眉,侧身避开邱澈,让他扑空几乎跄倒。
"多谢你的衣服,否则我一丝不挂回去,肯定会感冒。"宁清走到迟凯面前,坦然递上洗净折好的外套,毫不避讳的说道,"不过如果不是你,那男人完事后也会把我送回去。"
机械接过外套,仍搞不清状况,迟凯却担忧看着邱澈的怅然若失和迷茫无措。
"哥,我们很长时间没见了,你--"
邱澈又上前,宁清却根本不正眼看他,脸上漠然下几分嫌恶的冷淡道:"烦死了,你不能闭嘴吗?"
邱澈怔然片刻,几近卑微的低下头。
"回家。"宁清语气不硬,却是命令的不容置喙。
"我还有一堂课......"
"我说回家。"宁清径自转身迈开步伐,背影中用种自负,他知道邱澈一定会跟随。
"澈,你--?"
邱澈没听见迟凯的叫声,他的整副心神,都在快步走在前面的宁清的背影上,一步之遥,他也许这辈子都追不上。
穿过一条街,两条街,十字路口左转,碎石铺成的狭长小巷,两边潮湿的墙上苔鲜丛生。
邱澈跟着宁清向前走,记忆的时光倒退着流,年幼时在墙根下玩耍,上小学,宁清带着他走过这条巷子,不时回头,不耐烦的叫道:"跟上,快点!"
在尽头的低瓦木门前,宁清停住脚步,门环下歪斜刻着两个字,宁,澈。
见宁清驻在门前若有所思,却许久不动,邱澈不由问:"哥,怎么了?"
宁清置若罔闻,没有应答。
邱澈推开左扇门,兴高采烈喊道:"妈,你看是谁?"
邱娘挽着袖子,头发上还是洗衣的肥皂泡沫,笑着迎出来:"小澈,你又闹什么?"
她拉开右扇门,看见宁清,宁清也看着她,眸中微微闪动。
邱娘似乎无法理解看见了什么,艰难的偏头看了看邱澈,又将目光转回到宁清脸上,忽而厉声道:"你!你回来干什么?"
宁清默然片刻,绽出灿烂笑容:"你放心,我不是回来,只是路过。"
而邱澈是满脸的骇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5)
邱娘与宁清默然对峙许久,空气压得人喘不过气。
两行泪,崎岖于邱娘皱纹斑横的脸上,她垂下头怔怔道:"是我......对不起你......宁。"
"这到底怎么回事?"邱澈已意识到事情的不寻常,焦急抓住邱娘的胳膊,"妈,你告诉我啊。"
宁清越过两人身边,目不斜视,仿佛他们根本不存在,径自走进屋中,两年前还称之为家的地方。
家具还是那些,位置有所变动,只有那套破旧柳木桌椅仍在中间,其中一张椅子早已磨得四腿不平,邱宁坐在上面听完邱娘结结巴巴一番话,只觉得整个世界在摇晃。
"所以,你要卖了我。"邱宁木然说出这句话时,觉得母亲远得不可思议,反而窗外夜的寒露更亲近些,心底还残存着一丝挣扎的希望,希望母亲改变主意。
邱娘头垂得更低,手攥紧衣角:"没有办法......要怪,就怪你爸......"
男人一辈子绝不能沾上的两样东西,一是赌一是毒,邱海华就这么断送了他的性命,留给家人的不仅是悲痛,更是恍如天文数字的债务。
法律上不需要父债子还,可黑社会的势力又是色厉内荏的法律能约束的吗?
帝空的一纸契约,是唯一的救命稻草,牺牲一个,还是两个都无法保全,这笔账目并不难算清楚。
深夜无声,除了邱娘近乎哀求的啜泣,邱宁没有哭,他望了一眼母亲身后的拉门,后面两兄弟的床榻,如今稳稳的托着沉睡的邱澈-- 他向来入睡就是雷打不动,不像他的哥哥,母亲轻敲门槛就会立刻惊醒。
当邱宁最后在黑暗中静静凝望他时,他仍无知无觉醉在香甜的梦中。

"你不是告诉我,哥是因为有人资助,去美国念书吗?怎么会是这样?"邱澈的惊叫,扯回宁清散乱的思绪,回身看面色苍白的邱澈,他终于从母亲掩埋多年的心里挖出了真相,让他完全无法接受的事实,向来温和乖巧的他,破天荒冲邱娘怒喊:
"为什么是哥哥?你为什么选哥哥?"
宁清眸中闪动片刻,走过去轻轻一掌,扇过邱澈的右颊,与其说是打,不如说更像轻蔑的挑衅。
"你以为有的选吗?"宁清冷笑着,"从小到大你有哪件事做得比我好,有哪点比我强?什么烂摊子不是我给你收拾?你还自以为可以跟我站在一个线上让人选?打雷时都不敢一个人的你有能力独自生存吗?更不要说还债,你不给人添麻烦就很不错了。"
"哥--"邱澈无力的瘫软下来,求助般望着宁清。
"别再用这种眼神看我,叫我恶心。"宁清将双手插进裤兜中,看似白皙的手臂交错着无数伤痕,他头不回的走出去,"还有,你早没有哥了。"
"你别走!"邱澈不假思索追出去,宁清的背影在夜色里显得孤傲坚强,也虚渺得好像随时可能消失。
邱澈从后抓住宁清的肩头,宁清狠狠甩脱,转身瞪着他:"你还有什么事?"
那目光像冰刃,毫不留情的刺穿邱澈的身体,却也炽热,已不再是厌恶,更像是不共戴天的憎恨。
"哥,你......恨我?"邱澈呆呆道。
宁清冷笑:"难道我不该恨你?你天生迟钝,从没感觉到一直以来爸妈疼爱你远超过我吗?因为你笨,他们认为是天真可爱,你什么事也做不好,才让他们更有父母的成就感,我样样比你强,反不招人喜欢。"
"......"是这样吗?--从小哥哥就是第一名,但却很少得到父母的认同,表扬,和关爱,反而是自己笨拙得跟在哥哥身后,却总受到鼓励宽慰和爱护。为什么自己从未觉察到这点,因为哥哥也总是照顾自己,所以竟习以为常了被人宠溺。
宁清继续道:"更让我无法忍受的,是你。我的生活就像你的仆人,老妈子,你功课做不好,打扫干不好,连运动会跑几步都会摔断腿,整天围着你转让我烦不胜烦。"
"......"对,从小就觉得哥哥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他怎么也赶不上,也不想赶,他喜欢缠着哥哥,尽管他脸上是嫌恶的神色,到最后却总忍不住帮自己。
宁清抬头看着夜空,嘴上挂着一抹诡异的笑:"所以我很高兴,很庆幸,能摆脱你这个麻烦,即使去帝空做娼妓。"
娼妓这个词像重磅炸弹,邱澈的心神几乎四分五裂开,嘶声道:"不该!不该是你!你不该......你不会做那样的行当!"
【牺牲法则(兄弟)—了了】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