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我爱上了老大的奴隶—天涯客

时间: 2016-07-06 00:41:28 分类: 今日好文

【我爱上了老大的奴隶—天涯客】
第一章:

当我赶到停车场时,帮里的兄弟已将那里围得水泄不通。
包围圈里光笔直的站立着,虽然被无数把枪严密的胁迫着,却一点也不慌张恐惧。
我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他几眼,确实长得很帅很诱人,难怪老大会布下那么大的阵势来抓他。
一直在国外打拼,最近才调回总部的我从来没见过他,只是听说他是老大最宠爱的奴隶。可惜半年前居然不知好歹的跑了,老大费了好大的周折才查出他的行踪,派兄弟们在这个停车场里抓住了他。
看着他单薄瘦削的身板,我不禁暗暗替他可怜。老大最恨别人背叛他了,一会儿还不知要用什么残酷的刑罚来惩处他。

不一会儿,老大坐着黑色房车匆匆赶到了。
一身笔挺西服,白皙瘦高架着金丝眼镜的老大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可我却知道,那温和儒雅的外表下面隐藏着怎样的心狠手辣。
而今天,从老大那沉稳得出奇的脸上我猜测出一场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临了。

"为什么要逃?"老大径直走到光的身前冷冷的问道。
光很镇定很从容的笑了笑,答道:"只是想尝尝做人的滋味。。。"
老大也笑了,但那笑容却说不出的阴冷,"你想做人是不是?我偏要让你做鬼!"

很快,在老大的吩咐下,两名帮里的兄弟凶狠的扑过去,将光的衣服撕了个精光。
一具年轻健美的身体赫然暴露在众人面前,一向对男色不感兴趣的我竟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我相信,即便是米开朗基罗的大卫重生也比不上眼前这副躯体更有魅力。我几乎立时就有了想发泄的冲动,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我更亢奋。

在老大的指挥下,帮里那两名兄弟把赤裸的光呈大字型绑在了黑色房车的前脸上,紧接着又把他的双腿分开曲起,压向胸膛固定住,使他摆出了一个屈辱而又诱人的M型姿势。
见惯风月的我当然知道这是标准的调教姿势,但一个男人能被绑出那么性感那么撩人的风情我却是头一回见到。

"怎么样光,在大庭广众被绑成这样有什么感受吗?"老大惬意的走到他身边微笑着问道。
光艰难的笑了笑道:"许久没做这种高难度的动作了。。。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我不禁有些讶然,能在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看来这个叫光的奴隶还真是不简单。
"这就不习惯了?"老大依旧保持着绝佳的风度继续微笑道:"呆会儿还有让你更不习惯的!"
光毫不畏惧的别过脸去,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老大冷哼一声,转身对随同而来的李医生吩咐道:"开始给他做检查!"

李医生立即遵命上前,从随身携带的药箱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不锈刚医用工具。
我认得那是专门用来扩肛的扩肛器,泛着银白色的冷光,看上去有些碜人。
当李医生很专业的把那个诡异的东西慢慢探进光的后庭时,一直淡然镇静的光慢慢皱起了眉。
老大得意的笑道:"光,是不是有些吃不消了?"
光并没有反击老大,只是抿紧了双唇。
我想他大概集中了所有的力气专心对付扩肛的痛疼,已根本无暇理睬老大了。

随着扩肛器的慢慢打开,光的额头上开始浮满了越来越多的汗珠。
当李医生开始动手检查时,他更是汗如雨下,整张脸扭曲得变了形。
我再度咽了咽口水,这样一副美男受虐图实在是太刺激太淫猥了。
尤其是光后庭处那几片在李医生手下拨来弄去的粉红嫩肉,无一不在对我做着最诚恳的邀请,仿佛时刻等待着我的光临、我的侵占。。。
我用力握紧了拳头,心跳高速加快。。。正在苦受折磨的光固然痛苦,可饱受欲望诱惑的我其实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

******************************************************************

李医生检查完后对老大汇报道:"老大,他的后庭一切正常,近半年来没有过任何性行为。。。"
"哦。。。"老大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他倒是挺洁身自好嘛。。。"
李医生附合的干笑了两声,又吞吞吐吐的道:"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老大听出了异样,沉声问道。
李医生小心翼翼的道:"只是您纹在他后庭里的那个‘奴\'字没有了。。。"
老大立时变了脸色,快步走到光面前厉声问道:"你怎么弄没的?"
已经狼狈不堪的光努力挤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轻描淡写的道:"我用硫酸烧掉了。。。"

我有些震惊。在后庭里纹字本来就更残忍的了,可这个男子居然有勇气再用硫酸把它毁掉,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再次打量了一下被绑在车上的光,我不禁对这个貌似绣花枕头的家伙刮目相看。

"光,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英勇啊!"老大以一种无比赞叹的语气说道:"我都忍不住要敬佩你了。。。"
光很平静的望着他,脸上一片坦然,似乎全忘了现在是已为鱼肉人为刀俎的情景。
"但我很想试试你的勇气。。。"老大继续和蔼的说道:"看看它到底有多大,到底能承受到什么程度。。。"
光依旧保持着平静,脸上一丝惧色也没有。
老大冷冷一笑,转过身来对停车场里的所有兄弟朗声说道:"今天这个贱奴就赏给你们了,只要不弄死,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停车场内立即吼声雷动,先前那幕真人SM已经挑动起所有人的欲望,此刻居然可以真正的品尝这个绝色尤物,怎能不让人欣喜若狂!
接下来的场面一片混乱,无数只手无数个阳具争先恐后的扑向了黑色房车上被缚的那具裸体。一场空前淫乱的狂欢咆哮着拉开了序幕。

与那些状若疯狂的兄弟们不同,我先前涌起的那股冲动竟开始一点点的消退。
不是我心存善念,也不是我良心不忍,而是我有洁癖。
我无法忍受和那么多人一起共享诱人的光,这让我觉得肮脏,觉得恶心!
我如果要享用他,一定要单独的,不受干扰的,完全可以由自己随意支配的。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转过身,默默的离开了这个已变成泄欲乐园的停车场。

后来我听说那天也并不是所有的兄弟们都享受到了那份美味。
因为到了最后,光已经被折腾得不成人样了,再做下去就没命了。所以老大只好叫了停。
还没来得及轮到的兄弟们怨声载道,而已经享受过的兄弟们则心满意足的赞叹不已。
听了他们绘声绘色的描述,我脑海中独自占有光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了。。。

十几天后,我终于有了再次接触光的机会。
老大将一个名叫《浴室狂欢》的剧本扔到我面前对我说道:"老肖那打算拍一部男男A片,想让光去演,你负责把他送过去再接回来。"


第二章:

老肖是老大的哥们,是专门拍地下A片的,也是个丧尽天良的家伙。
上次老大帮他绑架了一个高中生供他拍戏,他找来十多个壮男轮奸那个小孩儿,说要拍什么处男初夜。结果硬是把那小孩儿活活折腾死了。
这次他找光拍A片肯定也没安什么好心。但我想老大之所以答应大概也还是想借机惩罚光。

拿着老大给的钥匙,我在佣人的指引下来到了总部的地下室。
老大把光抓回来后就一直关在地下室里,听说夜夜都没给他好受。
我轻轻打开地下室的门,一眼就看到光赤身裸体的被吊在一根横梁上,只有脚尖勉强着地。
从他那紧闭双眼痛苦抽搐的表情我猜测出他一定在忍受什么刑罚。果然,待我走近后赫然发现一个巨大的电动按摩棒紧紧的插在他的后庭里,还在不停的振动。

我摇了摇头,关掉按摩棒,解开绳索将他放到地上。他轻吁一口气,缓缓睁开眼来。
我问道:"你还能走吗?"
他无力的点点头,又哑着嗓子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我答道:"老肖借你拍A片,老大让我送你过去。"
他低低"哦"了一下,便不再言语了。

"你的衣服呢?"我游目四顾,四处寻找他的衣服。
"我没衣服。"他低低道。
我怔了一下,随即脱下身上的风衣披在他身上。
他苦笑道:"穿也白穿,反正到老肖那也得脱。"

上了车后,我将老大给我的那个剧本扔给他,"这是剧本,你看看吧。"
他看也不看随手扔到一边,"有什么好看的,除了轮奸就是虐待!"
我转头看去,只见他一脸的漠然。心中不禁有些佩服他:真是什么都不在乎啊!

到了老肖那,我把光送进摄影棚,转身便想离去。
老肖谄笑道:"天涯,不留下来看看,很刺激的。"
我本来不想跟他打交道的,但一回想起光在停车场受虐的情景,心中一动便留了下来。

此时摄影棚已被布置成浴室的模样,有洗手盆,马桶,浴缸等等。
四个明显是演攻的壮男只穿着浴泡或坐或站在一边,一个个胯下高耸,色眯眯的眼睛不停的往光身上瞄。
一个工作人员脱去光的衣服,抓起他的胳膊,拿出一个针管便开始给他注射。
老肖凑过来对我笑道:"这是美国最新研制的催情药,任你再怎么坚忍克制也会沦为欲望的奴隶。"
我心头一震,转头看向光,只见他依旧神色漠然,就好像那个针管是扎在别人的胳膊上一样。

一切准备工作就序后,拍摄正式开始。
老肖拍的A片多数有暴力倾向,所以那四个演攻的壮男一上来就把光两手高举吊在了浴室的墙上,随后其中一人挥起皮鞭就狠狠的抽了过去,并且专挑敏感脆弱的部位抽。
光将头转向一边,紧咬下唇硬是挺着一声不吭。
那皮鞭似是特制,并没把人抽得血肉开裂,只在身上留下了一条条红肿的印迹。
待抽得差不多时,挥鞭的壮男停下了手,另一壮男取过一瓶类似洗发膏的东西挤出一大堆泡沫抹在光的伤痕上,开始上上下下揉搓。
那东西似乎有些刺激伤口,光忍不住呻吟起来。可我仔细一听却又觉得那不像是痛苦的呻吟,倒像是夹杂着一丝欢愉和兴奋。

我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那壮男抹在光伤口上的东西定是含有催情成分,再加上光先前注射的催情药,现在光所有的欲望都已被挑逗起来。
那壮男在光身上越搓越狠,光的呻吟也越叫越大,同时身子蛇一样的扭动起来,似是到了饥不渴耐的地步。
我不禁大为吃惊,这药竟如此厉害,连光这样的铮铮铁骨也全然失态。

那壮男又搓了一会儿,便打开淋浴蓬头,替光清洗那些泡沫。一边清洗,一边还用手不停的在光的乳头下身等敏感处逗弄。
光的脸上慢慢浮起了情欲的潮红,身子也变成了娇艳的粉红色。待那壮男清洗完,把他吊起的双手解开时,他一下子软软的滑入壮男的怀里,再也站立不住。
那壮男忍不住淫笑道:"小贱货,这就忍不住了?一会儿让你爽翻天!"
说着把光拖到洗手台前,让他上半身俯卧在大理石台上,然后用膝盖顶开他的双腿,毫不客气的冲了进去。

光呜咽一声,上身便想直起,那壮男一把将他按住,又把他的双臂反拧,用另一壮男递过来的绳子牢牢的绑住了。然后死死压住他的上半身,在他身后疯狂的冲刺起来。
被迫伏在洗手台上的光开始还在挣扎,后来大概是欲火冲头,竟然扭动臀部主动配合起那壮男的抽插。
那壮男大喜,一把揪住光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照向洗手台上方的镜子。
"好好看看你这副贱样吧!"那壮男狰狞的笑道,仿佛一头野兽。

明亮的镜中清晰的反映出光那张淫乱不堪的脸,此刻的他已根本顾不上什么羞耻尊严了,沉沦欲海的他只知道尽情的欢叫尽情的发泄。
摄影师也连忙凑了上去,对着他的面部拍了好几个特写,又从各种角度对着两人交合的地方拍了又拍。
我不禁有些心痛,士可杀不可辱,好好一个硬汉被折辱至此,当真是生不如死了。

一般拍A片的演员事先都服有壮阳药,因此那壮男抽插了许久才泄了出来。
而光虽未有人安抚他,却也被刺激得高潮了,浓稠的白液喷得大理石台上哪儿都是。
那壮男自他体内撤出退到一边,摄影师连忙凑过来对着他的后庭一阵儿狂拍。
拍完后,旁边候着的三位壮男里又走过来一位,把光俯卧在洗手台上的身体翻了个个,让他背靠着镜子坐在了洗手台上,然后掰开他的双腿准备从正面进入他。
那摄影师指挥道:"这回慢点进入,我要仔细的拍。"
这第二位壮男依言慢慢刺了进去,努力配合着摄影师的拍摄。待特写拍完后,那家伙再也忍耐不住,抓着光的大腿开始了凶猛的进攻。
光本已有些精疲力尽了,软软的靠在镜子上喘息,但在他的刺激下,重又被挑起欲火,再度陷入狂乱。
我忍不住在心中暗叹,这套A片拍完,光怕是也会如那日在停车场被轮奸一样奄奄一息了。

接下来的拍摄过程,果真如光所说,不是轮奸就是虐待。
既是"浴室狂欢"当然要物尽其用了。
第二位壮男做完,第三位壮男改成坐在马桶上做,他让光跨坐在他的腿上自己摆动。光没有力气动,另两位壮男就过来帮忙,一人抓着光的一条臂膀强迫他来回摆动。
第四位壮男索性把光抱入了浴缸,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一边帮光清洗身子,一边在水里侵犯光。

待这四位壮男一一做完,又开始上演大混战。或一在前一在后,或一在上一在下,又或两个同时插入,在这小小的浴室里不停的变换花样翻天复地。
等这四位壮男终于有些累了,便开始玩一些SM小游戏,用蜡烛滴的光满身都是,又把几个塑料球塞入光的后庭,强迫他自己排出来。
光根本没有力气排,他们便挤压他的腹部,想尽花招逼迫他一个个排了出来。

整整七八个小时,光就这样被他们折腾来折腾去,等到导演终于喊结束时,他已如死了般一动不动。
我走过去,轻轻扶起他低声问道:"你怎么样了?"
他吃力的睁开眼看了我一眼,根本说不出话来。
我叹了口气,看了看他惨不忍睹的下身,取过风衣盖住他然后把他抱了起来。
老肖走过来对我道:"天涯,别急着走啊,吃过饭再走吧。。。"
我没理他,抱着光径直向外走去。

第三章:

出了摄影棚,我把光径直抱上了车,忽然发现风衣下面隐隐渗出了血,我忍不住道:"你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光挣扎着道:"送我回总部吧。。。那有医生会处理的。。。"
我听他这么说便不再坚持,发动车子往总部开去。

车子刚一在总部大楼停稳,老大的几个贴身保镖就迎了上来,把光抬了进去。
我刚要跟进去,一个保镖礼貌的拦住了我,"天涯,老大说你辛苦了,让你回去休息休息。"
我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虽然有些不放心,但也只能怅然离去。

回到家后,我一直挂念着光的伤势,总想找个机会去看看他,但老大一直没召我,我也不能擅闯总部,只得在家中苦苦等待。
神不守舍的熬了三天后,老大终于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到总部来欣赏欣赏那天拍竣的A片。
一想到可以再见到光,我激动莫名,连忙开车直奔总部。

但当我走进总部大楼昏暗的放映厅时,却看见了淫猥不堪的一幕。
如那日在地下室所见一样,光又被赤条条的吊了起来,老大身边的一个贴身保镖正用一个小型电棒不停的电击他的私处,他绷紧了肌肉不可抑制的抽搐着,显然痛苦到极点。
我心中一紧,不禁有些怜悯他,这样的折磨何时才是个头啊!

老大见我来了,便命那保镖停了手,吩咐道:"把他带到这边来,让他也欣赏欣赏自己的贱样!"
保镖立即遵命把光解了下来,光一下子摔倒在地,紧捂住自己的私处蜷成一团。
那保镖却不管他的痛楚,抓着他脖子上的锁链,粗暴的把他拖到了老大的脚下。
老大看了看神情委顿的他,冷笑着又吩咐道:"给他拿把椅子来,让他坐着看!"

我一听大感惊讶,老大什么时候那么好心了?但一会儿那把椅子被抬上来时我立即明白老大的别有用心了。
与其说那是把椅子不如说是个刑具。外表虽与普通带背椅没什么两样,但椅座中间高高耸立的那个骇人的橡胶棒却足以说明了它的实际用处。

两个保镖连拖带拽的硬是把光强按在了那把椅子上,又把他的双手绑在了椅背上。
光痛得满头大汗,身子开始轻轻的颤抖。我皱了皱眉,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老大却似乎兴奋得很,得意的命保镖们开始放电影。

整个放电影的过程我都如坐针毡,根本就没抬头看几眼。
电影里的内容和那天拍摄时我看到的没什么不同,只是经过剪辑配上音乐后,画面显得更刺激,光也显得更淫荡,仿佛沉醉其中欲仙欲死。
老大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光,看不出你还有这么迷人的时候啊。。。"
被绑在刑椅上的光听了这话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惨白着脸一声不吭,仿佛全没听到老大的讥讽。
老大见他低着头并不看银幕,恼怒的一把揪起了他的头发,强迫他仰起头来,道:"你给我好好看看!看看你自己有多脏有多贱!"
光任凭他揪扯着头发,漠然的被迫注视着银幕,脸上仍是一点表情也没有。
我的心猛的狂跳起来,下腹一阵燥热,这样坚强不屈的光看起来竟是格外的性感!

电影放完后,老大对光冷笑道:"光,那针美国的催情剂还真是有效啊,想不想再试试啊?"
光斜睨了老大一眼,淡淡道:"我说不想有用吗?"
"哈哈哈。。。"老大放声大笑道:"光,我就是喜欢你这点,很有自知之明!"
光将头转了开去,脸上现出不屑的表情。
老大冷哼一声,转头对贴身保镖吩咐道:"把那天的催情剂给他注射一针,用双倍的药量!"

我心头一凛,那天的药量已让光欲疯欲狂,如今再加上一倍,还不知要把他逼成什么样呢。
保镖取来药剂后,立即便给光注射。光仍如那天一样沉静,脸上波澜不起,一点也不恐慌。我不禁再度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注射完后,老大命人把光从那刑椅上解下,用绳子紧紧反绑了,然后吩咐道:"把他扔到楼下仓库去,要他好好尝尝欲火焚身不能发泄的滋味!"
我心头又是一凛,这样做实比派人轮奸他还要残忍!
保镖们应了一声,拖着光便往楼下走去。待他们走后,老大随即也命我回去。

我郁郁的走出总部大楼,脑海里慢慢生出一个念头。转头看了看大门口的守卫,我趁他们不注意一个闪身藏进了一旁的树从中。
在树从中左钻右钻,我偷偷摸到了总部大楼的后面,我记得仓库是一半建在地上一半建在地下的,为了通风在地上部分留有一个小气窗。
我很快找到了那个小气窗,从狭小的窗口望进去,只见赤裸的光蜷缩在一堆凌乱的杂物中,暧昧的扭动着,显是药性发作,难以自制。

我用随身携带的匕首撬开气窗,手足并用的钻了进去。由于窗口太小,我费了很大的劲儿才钻进去。
利索的跳下窗台,我连忙摸向光。大概是全力抵抗催情药,背对着我躺着的光根本没察觉到我进来。
待我轻轻抱住他时,他才猛的转过头来,惊恐的望着我。
我附在他耳边低低道:"别怕,我是来救你的。。。你现在怎么样了?"
他仍是疑惧的盯着我,半晌才喘息的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我这才发现他身上淌满了汗水,于是便道:"你先别问那么多了,咱们先想想办法怎么逃出这里吧。"
"没用的。"他苦笑着道:"你偷进来的气窗太高,我现在这个状况根本爬不上去,而仓库的大门又有好几名保镖把守。我怎么都逃不出去的!"说到这里,他喘息了几下又道:"更何况就算咱们逃出了仓库,也逃不出总部大楼的!"

我想想也是,心下不禁一片沮丧。看他额上越聚越多的冷汗,我忍不住又问道:"那我现在能帮你做点什么?"
他怔怔的看着我,半晌忽然低声道:"你。。。你抱我吧。。。"
"啊?"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他闭了闭眼,无奈的道:"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你抱抱我吧。。。"
这下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不由得怔住了。
他见我没吭声,将头转了开去,低低道:"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我愿意!"我连忙脱口而出道。
我怎么能不愿意呢?独自拥抱他不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吗?如今这么好的天赐良机我怎能放过?!
虽然这有些趁人之危,但此时欲火上头的我根本顾不上这些了。。。


第四章:

仓库里的水泥地冰冷又潮湿,周围堆放的杂物还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霉味,在这样的环境里交欢实在是太差了。但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我爱上了老大的奴隶—天涯客】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