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莲叶传说—梵天武皇

时间: 2016-07-05 21:39:17 分类: 今日好文

【莲叶传说—梵天武皇】
~楔子~
那是一个神秘的境域,处於天与地的交会处,不属於天,亦不属於地。它,就那样自成了一方天地。
随著几千几万个岁月的流逝,这个境域渐渐地有了人烟。住在此地的人们,和别的世界一样,创造了千千万万个传说,其中,有关於天的,有关於地的,更有的是关於周遭鬼神玄幻的故事,然而,其中最神秘,最让人不得不相信的,就是那则有关於境域中央处,那座虚幻之池的传说。
或许,我们是不该将它视为一则传说的!因为,传说的物事,毕竟还是虚幻,但是,关於那座池的传说,却几乎可以确定是真实。太多太多的人亲眼看到,太多太多的人亲手探过,然後,又有太多太多的人,亲口以自身的性命担保,他们发著誓,言之凿凿地形容著,有关於那池中水的玄奇与奥妙。然後,渐渐地,所有的居民,在一次又一次的口耳相传中,都知道了在那座池中,那麽清澈透明,如水晶般令人心灵喜悦的水,竟是一种让人触摸不著的神秘。
没错,当人们欲掬一捧水,细细地观看,就会发觉,在自己眼中那麽真实的水,竟然不是实体......诸多的传言,让虚幻之池成为人们心中最虚幻的存在......一池美丽,但如雾般虚幻的的水......
过了许久许久,不知在那个不为人所察觉的日子里,虚幻之池中竟长出了一株含苞的白莲,脱俗绝美地独立在池的中央,生长在那些该是幻象的池水中。而且,它不同於普通的凡俗之莲,不因含苞而略显失色,反而,似乎就因为含苞,而使它浑身带著一股媚惑人的气质......慕名而来的人们,只要视线曾停伫在它的身上,就算只是一瞬间,皆会无法自拔地陷身於眼前白莲的清绝气息中......然後,终其一生,那人的心,就彷佛有著大半被那株莲所占据,而一直地等待著莲的绽放......一直......一直地......

第一章
他是境域一处偏远村庄中,统治著这个村子的大长老,唯一的一个孩子。十几年前,当千年一次日月同天现象发生的同时,他由村中最熟练的产婆手中,顺利地离开娘亲的体内,在同时,他也带走了那被所有人们公认最温柔,最娴淑,最美丽......但是,也最为体弱多病的娘亲,短短二十多年的生命。然後,甫成无母孤儿的他,还不懂得如何哭泣......村中的人就已将一切期待,加诸在他身上。他......获得了大长老继承者的身分。
岁月不断地飞逝,转眼间,还是小婴孩的他,已经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少年成为村庄中所有大人们的骄傲,和村童心目中最崇拜的对象。少年允文允武,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手中一对家传的刀剑,更是使得气势非凡。除了这些才能,少年更是生来就有著一副俊美无双的容貌,让村庄中大半的未嫁女儿们,一颗颗的芳心全都系在少年的身上。少年的待人,是那麽的和气,少年脸上从未曾消失的温柔微笑,是那麽地牵动人心,所以尽管少年很少言语,但人们依然喜爱著少年。
但是,几臻於完美的少年,却一直不曾真正地开怀,温柔的眼眸中,总是带著一分空虚的感觉。只是,该是少年隐藏的太好了吧......没有人注意到这分空虚......除了他的爹亲---村庄中的大长老。
大长老是一直对少年有很深很深的期盼的。他知道,若能由少年来继承大长老之位,必定能将村庄引导向更好的未来......因为,少年是那麽地不凡,那麽地拥有著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才能。但是,精於卜算的大长老,却早在少年甫出生时的卦象中,就预知了自己那出生於特殊时刻的独子,将背负著的宿命。
少年是为了守护某个人而生的,但是,那某个人却不是村庄中的任何一个人。所以,大长老比别人更不愿,但也比别人更深深地明嘹,终有一日,少年将会离去。於是,大长老的心,日日夜夜挣扎在留与放之间......他踌躇著,是让少年去寻找宿命中注定的守护对象,填补生命的空缺;还是强留下少年,让少年陪伴在老父身边,与村庄一同迈向美好未来......这种复杂的思绪,一直一直地翻腾在身为人父,但却也是身为大长老的老者脑海之中,且随著少年的日渐长成,益发地激烈。当然,大长老也注意到了少年眼中日益增加的空虚感......他明白地知道,宿命中注定的离别......快接近了......
然後,就算万般的不愿,终於,该来的日子还是来了。
那日,那道坚毅的身影,背对著西沈的夕日馀晖,停伫在大长老紧闭的房门前,默然......却坚定。
「......唉,该来的日子还是来了......你真的非走不可?」隔著一扇门,大长老跟往常比起来,明显地衰老了的声音,在少年的身影,停伫了好一会儿後,幽幽地传来,带著一股深沈的无奈。
「......」一直伫立在门外的少年不语。
「真的不再考虑?」彷佛灰心了似地软弱声音,夹带著一丝丝微乎其微的哀求,低低地传到了门外。
「......」门外的少年依旧无语。
「......是吗?为父十分明了,若你真的坚定了决心,不管任何的人、事、物,都不可能轻易改变它的,是吧......」顿了顿,大长老彷佛下定了决心,忍著心头传来的阵阵痛楚,苦涩的声音接了下去:「不用担心村庄和为父......为父这个大长老可不是当假的,村庄在我带领下,可也不需要你这浑小子的帮忙......所以......你安心地走吧......」
闻言,一直停伫在门外的少年,倏地拧著眉望著房门,那麽强烈的眼神,就彷佛想穿透房门的阻碍,再看老父一眼。少年的视线停留了好久......好久,直至仅存的夕阳光辉,被一整片的暗黑所取代。蓦然惊觉,少年猛转过身,轻扬的衣角是那麽地潇洒......彷佛不带走任何的云彩......
一直紧闭的房门忽然开了。缓缓走出房间的大长老,脸上带著一丝微笑......很苦很苦的......眼框隐隐地闪著光芒,紧闭著双唇,就只是默然地目送著他沈默寡言......到最後依然如此的独子,直至远去的身影消逝在大地的尽头......

第二章
少年一直不解,为何那道幽渺的白色身影,会一直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
初次见到,是在一个略显昏晕的午後。那时,少年正好在村庄附近的树林中,将近来新学得,还尚未纯熟的剑招练罢,正停下拭汗。突然,那抹幽忽的白色身影,就这样毫无预警地,撞入了少年眼中。
那抹白色的身影,好似蒙著一层薄雾,蒙蒙胧胧地,叫少年看不真切。只有那双载满深沈悲伤的眸,闪著一股莫名的情感,在一片模糊中,异常明亮地射向少年。然後,在少年还未反应过来之际,那道白影,就似他的出现般,那麽突然地,在瞬息间消失了踪影。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那双特别的眼神,却深深地植入了少年的心中......
********************************
转眼间,少年离开村庄,已经过了好几年。离开村庄时,少年那仍带著一丝稚气的脸庞,已完全被成熟和刚毅所取代。
这几年来,境域中许多的地方,都有著少年访过的足迹。随著心意所至,少年一直漫无目的地四处流浪。
也并非是少年心中,不急著找出自己一直感觉到的,心中空虚的地方,所失落的物事。只是,那近来出现的机率,欲来愈频繁的白色身影,似乎总是无言地指引著少年,往著一定的方向前进。所以,少年也不著急,就那样顺著自己的心意,走向一直有著白色身影的方向。
就像现在,前方不远处,那道白影不是又出现了吗!!
微扬起头,看到那道白影,正默默走著的少年,微微地颔首。然後,少年朝著白影所立的位置,毫不迟疑地走了过去。
走了一会儿,突然,前方一阵的笑闹声,断断续续地传入少年的耳中-
「阿公~阿公~~再说一些好听的故事给我们听嘛~~」
「嗯嗯~~阿公知道的故事,已经被你们这群小鬼挖的差不多罗!让阿公想一想......啊!!有了~阿公有说过那则虚幻之池,和生长在池中那株白莲的传说吗?」
「没有没有~~阿公快点讲~~」
「好好好~~别急嘛!!阿公这就讲了。很久很久以前,那座池......」
阿公比手画脚地说著故事,孩童们也兴致盎然地听著故事,连站立在不远处的少年,也不知为什麽,竟自然而然地停下了步伐,专心凝听著以往自己从不曾感到兴趣的乡野传说......
「......然後啊~~因为太多的人迷恋上那株白莲,渐渐地,人们传说著那株白莲是山中的妖魅所化,不敢再轻易接近虚幻之池,而任其荒芜......直至今日。」
「怎麽会这样~~那......那株白莲最後到底有没有绽放呢?阿公~~」
「这个问题嘛......只有老天能解答罗!!好了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大家早点回家吧!!」
「嗯!!阿公再见~~」
「呵呵~~再见再见~~」
笑语声逐渐散去。在初升的月光下,少年站了好久好久。传说中屡次出现的新名词-虚幻之池,和那株奇特的白莲,莫名地牵动著少年的心。倏然扬首,少年凝视著黑空中还未圆的弦月,嘴角不自觉地轻扬。不再犹疑,少年朝著传说中位於境域中央处,虚幻之池
的方向,笔直地走去。

第三章
好久好久以後,少年一直想起那日的一切。或许,就是那次偶然升起的意念,引领著少年,走上宿命中注定该行的轨道......
********************************************
『为什麽你一直出现在我的眼前,却不曾对我说过半句话?为什麽你的眼神,一直是那麽的悲凄?你究竟是谁?和我有著什麽关系?......』
接连著好几次,少年一直看到那抹白色身影,但白色身影却皆如同初见那般,总是来的突然,去的更突然。那次,一种突来的意念,让向来少言的少年,突然想起了一直被自己刻意忽略的疑问。虽然明知必有的无解,但还是不自禁地在心中无声地询问著。
孰知,少年心中的低语,白影却像能听到似地。只见原本已如往常般渐渐消逝的白影,身形忽地闪了一下。然後,那双一直深植於少年心中的眸子,突然直勾勾地看向少年。
少年怔愣住了。那双看向自己眸子,还是和往常一样哀凄,但是,似乎又有著一点点的不同......是了,除了悲伤之外,那双眸子竟彷佛呈载著千言万语,欲诉与他人。凝然望著那双眸子,心中一悸,少年的口竟自己动了:「你是否希望我去寻找你的踪影?」
话甫说出口,只见那双眸子,微微地掺进了一丝含悲的笑意,然後,白色的身影逐渐隐去......
当晚,少年离开了村庄,踏上那趟未知的寻觅之旅。
******************************************
少年日夜兼著程,跋山涉水,风尘仆仆。一股莫名的意念驱使著少年,让少年异常地想早日亲眼目睹,传说中那株含苞白莲。
这日,少年经过了一个村庄。那是一个简朴的小村,有著纯朴的民风。原本,像这样平常的村庄,少年从来不曾在意过。但这次,村庄的大门口题著的【寻莲庄】三个大字,就彷佛有著千般的吸引力,让少年的脚,就那麽不自觉地自己走进村庄里。
寻莲庄的确是一个很平和的地方。村民们也很热情地迎接著少年,不因少年是外来的访客而排斥他。而少年虽然内心急著前往莲池,但是,不知为何,却又不想离开这个村子。或许是少年内心深处,一直觉得,自己彷佛该当在这村庄里找著些什麽,或知道些什麽吧。但是,少年寻遍全村,却又没有任何的收获。於是,在村里逗留了数日後,少年强掩著失望,向著此村的村长辞行。
得知少年欲离去,村长关心地问了少年的去处。原先不欲吐露行踪的少年,见著村长的殷勤,於是念头转了转,怀抱著一丝丝的希望,试探地询问村长,有关於那虚幻之池的事情。孰知,村长听了後,竟脸色大变,带著不能置信的眼神,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少年。
沈吟了一会儿後,村长便引领著少年,行至村後一栋隐密的小屋。

第四章
那处隐密的小屋中,待著一个年近九旬的老翁。村长轻声地推开了门,引著少年来到老翁面前。然後,俯身对著老翁低低地说了几句,叫少年听不真切的言语。突然,只见老翁身子一震,两道锐利的视线直射向少年,直盯视了许久。突然间,老翁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按了桌上,一处奇特的图腾,然後,只见墙上轰隆隆地,竟蓦然出现一只收藏贵重物品用的密柜。
少年一时间,被眼前的巨变震撼,而不能反应过来。
但向来沈稳冷静的性子,让少年很快地理出了头绪。反盯著老翁,少年并无说话,但眼神却发出强烈地质问之意。不语,老翁只是迅速地从密柜中取出一个绣袋,递给了少年。
少年不解地接过那个绣袋,解开封口凝神一看,里面原来是一块莲状的玉佩。这块玉佩通体雪白,触手处传来一阵阵地清凉感,恍然间,少年心中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 让少年感到莫名的心悸,就彷佛好久好久以前,自己曾经亲手抚触过这块玉佩似地。蓦然擡起头,少年无言地询问著老翁。
老翁见状,突然微微一笑,苍老的声音迟缓地响起:「少年人,你一定很奇怪,为何我要拿这块玉佩给你吧!!」顿了顿,续道:「千年之前,这个境域在一朝之间,突然涌出许多邪灵,涂炭生灵。寻莲庄的远祖,在一次意外中,差点被邪灵所杀害。在千津一发之际,出现一名手持刀剑的侠士,见义勇为地救了他。後来,远祖欲邀请那位侠士至家中作客,并诚恳地对著那位侠士,表示了强烈的报答之意......」说到这里,老翁又顿了顿,轻叹口气:「据说那名侠士,只是摇了摇头,拒绝了远祖的邀请。正欲起身离去,但突然间,却又停下了脚步,转身递给了远祖这块玉佩,并吩咐道:『那就麻烦你一件事......我现今正欲赶往虚幻之池,解救我今生今世,心中最珍视的人。但是此去,是吉是凶却是难料......这块玉佩是那人赠予我的,让我爱逾性命之物,我担心在争战之中,会不慎而毁之。所以,就先寄放於你这里吧......』侠士说到一半,突然静默了下来,直至过了许久许久,才低低地叹著:『唉......不管如何,我一定会回来向你取回它的......除非,我的生命已不复存於这时空中......若真如此,我还是不愿见到这块玉佩,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所以,若你等不到我来向你要回这块玉佩,那表示我肉身已亡......届时,你就自行为此玉佩寻觅一名有缘之人为主吧......』说完,不待远祖反应过来,侠士就转过身,似欲离去......」
老翁说到此处,又不自禁地叹了口气:「当侠士回头之际,一方面是担心,一方面也是好奇吧......远祖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知由哪里冒出来的冲动。蓦然开口,远祖劝著侠士,希望他不要前去这听起来险恶万分,似乎会使他有性命之危的地方。对始祖的请求,侠士只是默然不语,并不回答。而到最後,侠士还是离去了。离去前,原本背对著始祖的侠士,突然转过身子,抛下了一句轻喃:『叶是为护莲而生......无莲,叶就没有生存的意义啊......你可知?』随即飘然而去。
那时,一直不好意思直视侠士的远祖,在他转身的一瞬,倏然瞥见了侠士的表情。後来,远祖临终前,曾经感叹地道,那是自己一生中,所看过的,最悲哀,最冷然......就彷佛是心已经死去似的表情。」
听到这里,少年忍不住内心突起的怪异......但却掺著莫名熟悉的感觉,插口催促地问著老翁:「那......那後来,侠士究竟有没有回来呢?」
老翁微微一笑,似乎早就预料到少年会有此一问,微眯起眼,又开始述说著:「後来,侠士终归是没再回来。连那块玉佩,也在不久之後,突然凝上一层雪白的极寒冷霜,冻彻入骨,再无人能将之握於掌中。唉......此後,远祖建了一个村庄,并依循著侠士离去前话语的涵义,将村庄命名为【寻莲庄】。」说到这里,老翁笑笑地,指著房门外道:「就是这个村庄。」
顿了顿,又续道:「始祖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还是不肯放弃等待那位侠士。於是,始祖世世代代的子孙,就那样一直保管著这块玉佩。依据著始祖的交托,我们会将玉佩,交给每个进入本村,且欲前往虚幻之池的人......直至寻觅到一名,能将玉佩紧握於掌中,而不被其寒气所伤之人......如今,我们终於找著了。一直以来,我们所背负的重责大任,终於可以卸下双肩......少年,玉佩伤不了你,表示你必与它有某种缘分......它已认你为主,你就带走它吧!!」
言罢,老翁闭上了双眼,不再言语。村长见状,便领著少年一起离开小屋,走向村口。一路上,两人一直默然不语,直至少年踏出了村口,村长才语重心长地说道:「少年,方才我父亲的话,一直是我们家族间的秘密,希望你不要轻易泄漏。另外,那虚幻之池据说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你要小心一点......若可以不去的话,还是不要去的好。你可以就此在寻莲庄住下,村人们都会十分欢迎的。」
闻言,少年只是默默地摇摇头,婉拒了村长的善意。
回想著老翁的一字一句,不自觉地,少年的手掌紧紧地握住了白莲玉佩。强忍著心头一阵又一阵涌起的悸动,少年告别了村长,再次迈开步伐,走向虚幻之池所在的方向......
**********************************
旅程,终将会有一个终点。凭著直觉,加上沿途听到的,各式大同小异,关於那虚幻之池的传言。数个月後,少年终是抵达了欲往之地--虚幻之池。
然後,当少年的眼神,甫接触到那株含苞白莲之时,心中竟蓦然骚动了起来。少年发现自己,竟然不自觉地将那株白莲,和那抹迷样的白影联想在一起。
凝视著那株白莲很久很久,然後,恍然地,少年明显地感觉到,心中一直存在,从未曾填满过的空虚感,逐渐被一股莫名的暖流所充实。微微地,少年笑了,真心地笑了。
轻风拂过,圆月当空......好一个似乎连天上繁星,都含著笑的美丽夜晚......

第五章
这一夜,少年一直一直地笑著。然後,许是心头上,那颗一直压著的大石头卸下了罢!!倚靠著虚幻之池旁,那棵彷佛耸入天际的沈郁古树,少年竟在不知不觉间,沈沈地睡去......
*******************************************
突然,少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身子竟然是轻盈地飘在层层浓雾中。周遭的一切,如梦似幻,是那麽地迷蒙。茫然地,少年就那样四处飘荡著,欲寻出自己该当熟悉的景物。但是,少年所到之处,却满满地,皆是弥漫著奇幻的白雾。少年有著些许灰心,正欲停下身子,稍微歇息一下,突然间,一股淡雅的莲香,就那样若有似无地,萦绕至少年的鼻际。精神蓦然一振,少年紧循著香气传来的方向,追了过去。
随著少年的接近,莲花的香气愈来愈浓冽。突然,少年眼前一片清明,然後,他看到前方不远处,两道模糊的身影,似乎正在争执。细微的谈话声,断断续续地传入耳中-
「你真的执意如此?」那是一道异常沈稳,但似乎带著一丝薄怒的声音。
「......叶,对不起,但除了这个法子,已经没有其他的方法了,所以,我非得如此做不可。不然,这个因久居和平而没有足够能力去抵抗邪魔的境域,将会整个的被邪恶所栖息。」那是一道温煦中,带著一丝歉意,但却充满坚决的声音。
「莲......你就不能稍微为自己想想,为......我想想吗?」薄怒的声音,掺进了些微的悲哀。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叶,你就当作莲这个人,从来不曾存在於世间......忘了我,好好地去过属於你自己的生活......」温煦的声音,渐渐地低微。
「哈哈哈~~」沈稳的声音突然大笑。「难道你不知道,叶生来的宿命,就是要守护著莲吗?莲若不存在,叶失去生存的意义,该如何独活?」
「叶,你......唉!!一切皆是天意,叶......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能好好地活下去。」温煦的声音,在静寂了一段时间之後,低低地响起。然後,少年看到两道模糊的身影中,那道比较纤细的身影,转过身子,似乎想要离开。另一道身影见状,即迅速地拉住了欲离开的纤细身影,不让他离去。此时,一直在上方观看著的少年,突然发现到,自己的手,竟和紧握著纤细身影的手一样,是微微颤抖著的......
「莲~求你,不要走......」沈稳的声音,夹杂了一丝恐惧。
莲轻叹了一口气,淡淡地道:「叶,放手吧!!」
「不!!绝不!!」坚决地。
「是吗......」莲轻吟著,然後,纤细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轻轻拂过叶身上的穴道,止住了叶的挽留。
对著叶轻轻一笑,莲再次伸手,似乎想抚摸叶的脸颊,顿了顿,又迟疑地放下。急速转过的身影,不再停留。
「......永别了......叶......」随著莲模糊身影的远去,低喃的话语,消逝在风中。
不,怎麽能,我怎麽能让莲从此消逝。强运著气,叶徒劳地挣扎著,欲以最快的速度解开身上的禁锢。但是,莲存心所下的阻碍,又岂是一时半刻就能解的。
於是叶,只能眼睁睁地看著莲,走向毁灭的彼端,只能眼睁睁地......
「不---------」
**************************************
「不---------」惊呼出声,少年蓦地睁眼。缓缓站起身子,少年茫然地环顾四周,还是一样的虚幻之池,还是一样的古木参天。慢慢地,少年浑沌的思绪渐渐回复清明,回想起方才所见到、听到的一切,难道竟是南柯一梦?不自觉地将手抚上胸口,那还未平息的强烈心跳,那股揪心剖肺的至沈心痛,还是那麽的鲜明......这真是一场梦......?
不解地抚上略显冰凉的脸颊,少年蓦然一惊,何时,自己竟流泪了......?

第六章
微风徐徐吹来,轻扬起池畔忙碌著的少年,身上那袭瑕白的衣衫。少年正忙著割草,然後,将割好的草拿去晒乾。在炽阳照射下,虽然额头微沁著汗珠,但少年只是无所谓地拭去。动作,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
虽然辛苦,但由於少年多日来的努力,虚幻之池附近,一间简单,仅供人休憩的小草茅,逐渐完成。
少年知道,一个人竟然会想要永生永世地,守护一株白莲,是一件多麽不寻常,多麽荒谬的事。可是不知为何,数日前,自从少年作了那个怪梦後,竟让少年油然地打从心底,感到好深切好深切的悲伤。然後,一种似乎一直潜藏在少年心底的意念,就那样冒了出来,怂恿著少年的心绪,催促著少年,停留下他的步伐。
於是,少年开始著手,搭了一间草茅。
【莲叶传说—梵天武皇】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