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钢琴课—白鼻青猫

时间: 2016-07-05 20:44:13 分类: 今日好文

【钢琴课—白鼻青猫】
lesson 1 (从那天一起荒芜……)
  和那个女人上完床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她是校花,剥了衣服也一样的淫荡。
  我倚在地铁边等车,点一跟烟,雾气缭绕。突然想起下一个目标的女人说过的话:“我喜欢会弹钢琴的男人。”
  我猛抽了一口,吐气的时候有些幽幽柔柔。
  我就是这样儿的男人,追女生,上床,分手。无聊之极时的无聊消遣,就是去捕获一个接一个的女人。心理上,生理上。
  我杨寒没有失过手,睡过的女人逐日增加。
  尽管我还只是个高中生。
  地铁来了,我摔了烟走进去。没有座儿,只好站著。靠後一个位置上一个男孩子站起来给老人让座儿。我嗤笑,这什麽年头儿了,还有这号二百五。
  那男孩子白得发惨,头发黄得自然又不自然,我知道这种人的毛病,有那麽点儿白化。
  外面也是夏天了。蝉鸣一天比一天响。这男孩子套著浅绿的衬衫,露出来的手指白森森的。有点儿夏日的恐慌。
  我在安里下车,他也是。
  我盯著他的背影,有些翘的屁股让我注视了很久。
  我开始嘲笑自己有点儿黄色。什麽都往那儿想。
  回去以後报名参加那边儿琴行开的钢琴课,一对一,五十块钱一节课,真他妈的黑。我笑笑,到了时间还是准时赶过去了。
  报名那台上的小姐问我:“怎麽这麽大才学呀?”
  我叼著烟,笑笑:“这不心血来潮想学就学了呗。”
  她给我说:“老师在楼上琴房等著你呢,我先给你一张他的名片儿。”
  我把烟拿下又叼上,接过名片仔细地看。
  “杜文犀”。
  我撇了撇嘴,这名字让我想到犀牛。我抖了抖名片问那小姐:“男的?”
  小姐点头,“怎麽你想要女的啊?”
  我笑笑,把名片塞口袋里,一步两级地上楼,钢琴房绿色的门掩著,我敲了敲,里面一个很柔和的声音:“请进。”
  我翻白眼,犀牛的名字却用这麽优美的声音。两者一结合实在是很恐怖的幻想。
  我推门,呆住。
  这男孩子我见过。
  就在那天和校花上完床的晚上。地铁里……
  他穿著白衬衫,前面系著绿色和咖啡色条纹的领带,我知道这是琴行的制服。
  我没想到我脱口问他的第一句话是:“你比我大?”
  他一愣,脸有些红,道:“我二十五岁了。”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他。说实话,第一次在地铁见到他时,我以为他是刚放学的高一学生。而现在他告诉我他是比我足足大了8岁的钢琴老师,我一时似乎有些不能反应地盯著他。
  他白皙的脸似乎特别容易红,有些局促地看我。还不敢拿正眼。
  我笑起来,一屁股坐在琴凳上。“开始吧。”我对他说,“杜老师。”
  第一节课就是教音符。四分,八分,副点儿,休止符……可我的脑子里都是他的白皙修长的手指在白板上写字的样子。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写字也可以这麽柔媚。
  离开钢琴房的时候,我知道我下面硬了。
  我知道我是个欲望至上的男人,晚上外面泼著雨,我在电话亭里打电话给他,“老师你家在附近吧?”我问。有点儿厚颜无耻我知道。
  “是,怎麽了?”他的声音依然柔和。
  我突然觉得他应该去唱歌儿。
  我说:“这突然下雨,我给困住了,能先上老师家避避吗?”
  他有些迟疑,最後还是说好。
  他的缺点和优点也许都是太容易相信我是个孩子了。
  上午刚正式见面,晚上我就去了他家,衣服湿了,去洗澡。他一个人的公寓,简单干净。我洗了澡出来,两人竟然很熟悉似的,他很自然地把我的衣服拿去洗衣机。
  我下面围著浴巾,上身没有擦干。他在洗衣机前忙碌的身影让我又是一阵惊悸。
  我从後面抱住他,咬他的脖子,很冰凉的感觉。连扯去衣服的肌肤也一样。
  他呆呆地看著我脱他的衣服。扔在床上时才开始反抗。
  “迟了,”我笑眯眯地看他,“杜老师,我们都是男人,没有後顾之忧,互相舒服一下不好麽?”
  他惊恐地看我。我告诉他我就是一个欲望男人,舒服就好,不想其他。
  我含住他红色的分身的时候他不再抵抗,很柔和的声音带著那种致命妖媚轻声的呻吟。
  “这就对了,老师,”我笑著看他,手指去掏他身後的蕾,他带著惊讶地呻吟,我笑得有些醉,“毫无顾忌地去互相舒服吧……”
  那是我们开始荒淫的第一节钢琴课。 lesson 1 (从那天一起荒芜......)
  和那个女人上完床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她是校花,剥了衣服也一样的淫荡。
  我倚在地铁边等车,点一跟烟,雾气缭绕。突然想起下一个目标的女人说过的话:"我喜欢会弹钢琴的男人。"
  我猛抽了一口,吐气的时候有些幽幽柔柔。
  我就是这样儿的男人,追女生,上床,分手。无聊之极时的无聊消遣,就是去捕获一个接一个的女人。心理上,生理上。
  我杨寒没有失过手,睡过的女人逐日增加。
  尽管我还只是个高中生。
  地铁来了,我摔了烟走进去。没有座儿,只好站著。靠後一个位置上一个男孩子站起来给老人让座儿。我嗤笑,这什麽年头儿了,还有这号二百五。
  那男孩子白得发惨,头发黄得自然又不自然,我知道这种人的毛病,有那麽点儿白化。
  外面也是夏天了。蝉鸣一天比一天响。这男孩子套著浅绿的衬衫,露出来的手指白森森的。有点儿夏日的恐慌。
  我在安里下车,他也是。
  我盯著他的背影,有些翘的屁股让我注视了很久。
  我开始嘲笑自己有点儿黄色。什麽都往那儿想。
  回去以後报名参加那边儿琴行开的钢琴课,一对一,五十块钱一节课,真他妈的黑。我笑笑,到了时间还是准时赶过去了。
  报名那台上的小姐问我:"怎麽这麽大才学呀?"
  我叼著烟,笑笑:"这不心血来潮想学就学了呗。"
  她给我说:"老师在楼上琴房等著你呢,我先给你一张他的名片儿。"
  我把烟拿下又叼上,接过名片仔细地看。
  "杜文犀"。
  我撇了撇嘴,这名字让我想到犀牛。我抖了抖名片问那小姐:"男的?"
  小姐点头,"怎麽你想要女的啊?"
  我笑笑,把名片塞口袋里,一步两级地上楼,钢琴房绿色的门掩著,我敲了敲,里面一个很柔和的声音:"请进。"
  我翻白眼,犀牛的名字却用这麽优美的声音。两者一结合实在是很恐怖的幻想。
  我推门,呆住。
  这男孩子我见过。
  就在那天和校花上完床的晚上。地铁里......
  他穿著白衬衫,前面系著绿色和咖啡色条纹的领带,我知道这是琴行的制服。
  我没想到我脱口问他的第一句话是:"你比我大?"
  他一愣,脸有些红,道:"我二十五岁了。"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他。说实话,第一次在地铁见到他时,我以为他是刚放学的高一学生。而现在他告诉我他是比我足足大了8岁的钢琴老师,我一时似乎有些不能反应地盯著他。
  他白皙的脸似乎特别容易红,有些局促地看我。还不敢拿正眼。
  我笑起来,一屁股坐在琴凳上。"开始吧。"我对他说,"杜老师。"
  第一节课就是教音符。四分,八分,副点儿,休止符......可我的脑子里都是他的白皙修长的手指在白板上写字的样子。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写字也可以这麽柔媚。
  离开钢琴房的时候,我知道我下面硬了。
  我知道我是个欲望至上的男人,晚上外面泼著雨,我在电话亭里打电话给他,"老师你家在附近吧?"我问。有点儿厚颜无耻我知道。
  "是,怎麽了?"他的声音依然柔和。
  我突然觉得他应该去唱歌儿。
  我说:"这突然下雨,我给困住了,能先上老师家避避吗?"
  他有些迟疑,最後还是说好。
  他的缺点和优点也许都是太容易相信我是个孩子了。
  上午刚正式见面,晚上我就去了他家,衣服湿了,去洗澡。他一个人的公寓,简单干净。我洗了澡出来,两人竟然很熟悉似的,他很自然地把我的衣服拿去洗衣机。
  我下面围著浴巾,上身没有擦干。他在洗衣机前忙碌的身影让我又是一阵惊悸。
  我从後面抱住他,咬他的脖子,很冰凉的感觉。连扯去衣服的肌肤也一样。
  他呆呆地看著我脱他的衣服。扔在床上时才开始反抗。
  "迟了,"我笑眯眯地看他,"杜老师,我们都是男人,没有後顾之忧,互相舒服一下不好麽?"
  他惊恐地看我。我告诉他我就是一个欲望男人,舒服就好,不想其他。
  我含住他红色的分身的时候他不再抵抗,很柔和的声音带著那种致命妖媚轻声的呻吟。
  "这就对了,老师,"我笑著看他,手指去掏他身後的蕾,他带著惊讶地呻吟,我笑得有些醉,"毫无顾忌地去互相舒服吧......"
  那是我们开始荒淫的第一节钢琴课。
【钢琴课—白鼻青猫】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