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别扭的恋人—小小火炎

时间: 2016-07-05 19:39:25 分类: 今日好文

【别扭的恋人—小小火炎】

1

他是谁?要问他是谁......恩......基本上现代人有几个身份也不为过吧?

若说现实里的身份,他呢,只是个平平常常的大学生,而且还是快要出社会的那种。

对了,是不是忘了说他的名字?他叫--水军,乍听,各位可能会认为很有气势,水军啊!他父母是会起名字,海中军人,想想,多威风?可见他父母对他冀望多高。可是呢,他,就喜欢做平常人,平常人喜欢干啥,他也喜欢干。凑个热闹呗。

现今的modern学生不都流行上网吗?就算在家长眼里这算堕落,可是也有堕落的快乐啊--所以,现在来介绍下他的虚拟身份--

网上,他的身份不要太高哦!斑竹啊!--插花一下,斑竹就是所谓的"版主",就是管理论坛上某个版块的管理员,网上一般就叫斑竹的。还是个大论坛的斑竹呢。唉,想想尽管网络上的论坛多如蚂蚁,尽管只是个小小的斑竹,可是也要看看是什么论坛,是什么斑竹吧?

得,咱废话不多说,他混的论坛也小有名气,叫"春光乍泄",哎呀呀,各位不要看标题就以为这是什么不好的论坛啊,这论坛可正经了。举凡国事的,关于商界的,婚姻介绍的,等等等等,要什么话题有什么,要什么资料有什么,可齐全了!只要上那个google一搜,决第一个出来的就是咱这论坛。注册人数,啧啧,可有百万啊,咱可不夸大说辞。这服务器每年交的白花花的钞票真是让水军那个心疼啊,那个是几万几万的啊......

便坛主不肯招广告商,说什么要维护论坛的"清洁"!?要维护论坛表面的"光洁"!?不要让会员们觉得咱论坛有那个铜臭味!靠!水军很想说,老大,你可真廉洁啊......他们几个兄弟是跟定老大了,决不会跳槽的。一定把咱这"春光乍泄"论坛给发扬广大,再来个百万注册会员。

所以啊,那么多会员注册的论坛,要混到个斑竹也不容易吧?人家可是抢着这铁饭碗的啊......

其实,嘿嘿,水军也不是想要这个名份,主要当上这论坛的斑竹,有特殊待遇的呢。至于是啥特殊待遇,咱在这里就不透露了,这可是人家的秘密,要透露可要申请转载的啊......咱没这能力能转载到那保密帖子,所以在这里先鞠躬一下。

。。。。。。。。。。。。。。。。。。。。。。。。。。。。。。。。。。。。。。。。

这天,水军照例登陆上ID,对了,又忘了说了,他网上的名字是叫--大海,是不是好土?没办法,他只是个平常人,也取不出那什么花俏的名字。是"春光乍泄"里商界版的斑竹。其实,他本人对商界一窍不通,之所以选这版块也是因为他懒,商界版灌水的人挺少的,他不用忙到头晕。

其实在"春光乍泄"里最忙的可属"乱七八糟"那版子了,看名字就知道多乱了,那块地方是杂区,也就是所谓的水区,里面那是什么人都有啊,灌水啊......骂人啊......可把小斑给忙坏了。

他在他那块"在商言商"的版子里多少也能带动些气氛,斑竹也不是做着好看的,不然后头等着接你位子的人多的是呢。

登陆好论坛后,一上来就收到几封短信,都是些打招呼什么的,还要他上QQ,说要有事商谈。水军在"春光"(我们现在简称"春光乍泄"为"春光"吧)里的人缘不是普通的好,他也不知为什么只是个很平平的人到了"春光"会那么受欢迎,人家都说一个人在现实里和网络里的性格是不同的。偏偏水军却与人唱反调,现实里他是个懒散的人,在论坛里他还是个懒散的人。

一一回复论坛消息,进入自己管理的版块,发现有一个新帖子蛮吸引人的。标题是"做老板好还是做员工好",发帖人:心药。

水军心想: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做老板好了,他相信回帖的人也一定这么说。其实说真的,有时间上网的人多数是些为别人打工的,真正的老板谁有那工夫来上网打屁聊天?就算是在"在商言商"这版子里的会员多数也是小蓝领,白领是有几个的,但是老板?没可能啦。所以站在员工角度看的话,一定是当大老板好喽,爱炒哪个员工的鱿鱼凭老板高兴。

水军不禁联想到,他出社会后找工作也不会那么容易吧,唉,叹口气。不想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

打开帖子,发帖人写的内容倒是令水军吃惊。居然是说当员工好?说什么员工自由,休息时间多,老板为了公司整日像个陀螺一样打转,没停下来的时间......如此云云。

他脑子有病啊?员工为了挣一点钱总是低头哈腰,而且谁说员工休闲时间多了?若有机会做老板谁不希望啊?无名火"噌噌"冒了上来,水军一时激动,手快回了帖"这位楼猪大人,若你认为做老板不好的话,那把机会留给在下如何?在下决不会说任何怨言。而且,在下认为楼猪也不是什么大老板吧?这么无病呻吟是不是哗众取宠?"

回了帖后才清醒过来,哎呀呀,他可是斑竹啊......要有点形象......这些话说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移动鼠标想按"编辑"却怎么也点不下去。去!这有什么的?老子怕啥,本来就是那位楼猪小白,自己说话虽然重了些但是也是很多人的心声啊,管他了。

随后,移开鼠标去看其他帖子去了。而,那张帖子没多久也被他遗忘了。

。。。。。。。。。。。。。。。。。。。。。。。。。。。。。。。。。。。。。。。。。

这些天看那帖子回复的人很多,都回复了10几页了,可是水军就是不想点开那帖子,看那内容就气,估计回复的人也是与那楼猪"理论理论"的。

水军呢,照样去"乱七八糟"聊天、灌水,上网泡泡美眉,吃吃美眉豆腐。

只是不幸在那帖子渐渐沉下去的某一天,一个署名为"心药"的会员发了个论坛短信给他,一开始他没注意他是谁,后来猛地一想,是那小白楼猪啊?

短信是这样的:"阁下真以为我是在无病呻吟和哗众取宠?若是阁下真的当了老板一定不会这么说的。"

老实说,水军不想回复这短信,他有病啊,就因为自己反驳了他的内容就这么慎重的发个短信来骚扰他?回复他那帖子的人那么多,他是不是一个个都去反驳啊?再说了,反驳不会自己去他帖子里回复,发什么短信!浪费论坛资源,真不懂节俭。原本不想理他的,转念一想,还是回复回复,他是斑竹,记得,要有斑竹的风度......

"感谢这位会员的告诫,我会记得的,但是我可以肯定若是我当老板,我嘴巴都笑不动了怎么可能会抱怨呢?若是我当初写的无病呻吟这类词惹怒了这位会员大人您,那请恕我心直口快,有点不用脑子思考。还是很感谢您的来访。"OK,话说的体面吧?嘿嘿,他再怎么说还是大学生呢。

就这样,粗线条的水军又把这件事给忘了。直到--

某天校长室传来广播要他去见校长,见了校长后,他又用那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等他忍不住要问校长找他这个无名小卒来这里是不是观赏校长室的时候,校长终于用试探性的口气问道:"水军啊,你和旋冰集团里的人很熟?"

很熟?拜托,他连这名字听都没听过好不好,而且,请校长老头也不要用这种和他很熟的口吻对他说话,他和校长老头你也不熟,今天才第一次面对面说话好不好。

很想不耐烦地离开校长室,不过想想将来的出路还是要靠校长大人的,硬是忍了下来。

"不认识。"

校长好象有点遗憾哦?"这样啊......今天旋冰集团的助理来找过我了,说要我们学校里的一个学生去那集团里打工。"

"哦。"那关他什么事啊?把他找过来,耍着他玩?

"当时我也很吃惊,没想到他们要找的人是你。"

"哦。啊?什么?!"是他?他又不认识那什么什么集团的,找他做什么?打工?拜托,他休息的时间都上网了,哪有美国时间去寄简历给他们?他很想问他们是不是搞错了人了。

校长像是看出水军的疑问,答道:"没错,他们找的是你。电脑系4年1班的水军。我知道你很难相信。"顿了顿,随后用着语重心长的语气说道:"其实我也很难相信,只是,他们很笃定要的就是你。所以啊,水军,到那里要好好工作,说不定毕业了之后还能留在那里。那个集团的员工福利很好的。"

靠!他很怀疑那个什么什么集团是不是专门耍人玩的,不要他去了之后总台小姐对他说他们弄错了,那他可要冒火的!很想拒绝,可是看校长狠狠盯住他,仿佛他要说"不"就是千古罪人的样子。

勉为其难地,水军答应了下来。真是他妈的乱七八糟、莫名其妙!
2

之后那校长给了他上岗日期和报道地点就把他给请出校长室了--整地一莫名。

对了,那校长老头居然还要他穿点体面、称头的衣服去那里?!拜托,他才一学生好不,还要破费,就算是花爹娘的钱,好歹也是烧钱行不?他不想花那冤枉钱去给人当猴耍啊......万一,要是万一"体面"地去了,然后他们把自己给OUT了,可不是要胸闷死的啊!

不干!他偏不体面,如何?最多白跑一趟,能耐他何?反正他也没想过天上会掉馅饼,好端端的,一个大集团的什么助理会来找名不经传的他?不要笑掉人大牙了。

。。。。。。。。。。。。。。。。。。。。。。。。。。。。。。。。。。。。。。

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开电脑、上网咯。

依旧先进"春光"的"在商言商",咦?那沉下去帖子又被顶上来了?最后回复人还是那楼猪嘛。今天心情忒不好,正好去看看,若是讨骂的,自己也可以发泄发泄。点开那帖子,最后的回复是:就用时间来证明。

靠!这算什么回复?时间来证明?晕,他以为几年就能当老板了?有些人一辈子也当不上老板的好不好。还......用时间?他以为一个人的时间很多啊。搞的水军是内火越烧越旺,回帖回帖:那你就等到下辈子来听抱怨吧!

随手从电脑台边取过一瓶水,都是这楼猪的错!弄得他是阴阳怪气的,怪事也是回了这楼猪的话后才发生的。真晦气。

没过多时论坛短信传了过来:不用等下辈子,斑竹大人,我等着您的......哭诉......相信声音一定很美妙:)

这、这这这、这......这人是不是在调戏他啊?变态!找人去黑了他的电脑,***,不对,这种事应该"私下谈谈",他会让他了解他的"厉害"的。呸!哭诉!他一个大男人哭个头。

回信:相信大人应该有QQ的吧,废话不多说,加我QQ,号码是123456。

没多时,QQ上就弹出个验证消息:斑竹,我是心药

很好,给我逮着你了,王八蛋,看我怎么教训你。

通过验证,加为好友。

还没开始打字,那边就以闪电般速度发过来个消息:斑竹,既然加了QQ那就算好友了是不?大家交个朋友如何?

交个P朋友,老子火大的很,加你QQ只想攻击你电脑,老子不爽到极点了,你倒好,就这么送上门了。哈,老子不黑了你老子跟你姓!

还没动用工具,那头又来个消息:斑竹大人,坛主也让我成为"在商言商"的斑竹了。

什么!?还有什么打击会比这个更严重了?!水军彻底石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只觉得那QQ头像不停地动啊动啊,真是刺眼,鬼使神差似的,关了QQ。那人,真惹火他了。

水军不能理解老大他们为什么不找他商量下?好歹他也是那的斑竹不是吗?是不是看不起他?水军默然地断了线,心情变得更加地不好了。

是!他只是个平凡的人,他只是个默默无名的大学生,他只是个小小的斑竹。他不想去什么大企业,他只想当个小职员这么庸庸碌碌过一生。网络是他第二个喜欢的世界,他也只是想这么忙忙碌碌地负责他的版子,就算是灌水也好,删帖也好,锁帖也罢。这些都是他喜欢的活儿,为什么还要加入个人进来呢?

"在商言商"并不是个特别忙的版块,一个斑竹就足够了。若说真要招聘斑竹也可以去"乱七八糟"那个水库啊。

最最令他不爽的是,老大居然也不通知他一下!而且他也没看到那小子的斑竹申请书啊......忒不尊重人了。

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包烟,点起火抽了起来。吐出一口烟圈,看着它缓缓浮上电脑荧屏,瞳孔里反射出一张很干净的桌面,一间小屋子旁边是条河流。自从他买好电脑后就一直用着这桌面没换过,也......懒得换吧。它仿佛能起到镇定自己心情的作用,看着它,心情就特别平静。

啊......有时,他会幻想搬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看着四周的风景,一个人安静地居住着。

哈哈,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啦。人是怕寂寞的,否则他为什么要上网呢?网络是属于大众的,每个人都上网聊天来排遣空虚,什么话都能说,什么人都能认识......

真是寂寞啊......耐不住冲动还是连接上宽带上了网。他不打算开QQ,直接隐身进论坛了。

一登入论坛就有短消息发过来:大海,我替你找了个帮手,一个ID叫心药的人。这人不错的,下面是欢迎他成为斑竹的帖子,你也去祝贺一下他吧。

切,谁要去看。手却不由自主地点击了上去。

呵呵,能和大海同学当上合作伙伴我感到很高兴,希望他不要把我当敌人就好。开帖的人--心药。

怎么会呢?大海他人很好的,就是别扭了些,大家都是哥们别拘束,大哥挺你的。大海那小子要是敢欺负你新来的,我去灭了他!回帖的人--坛主。

后面也依稀有几个斑竹的回帖,都是顶那新来的。

嘴边泛起讽刺的笑容,他们怎么就知道他会欢迎他呢?真是有点过分啊......

也对嘛,上级领导想要你做什么你就得服从,就好比校长,就好比那什么旋冰集团的什么什么的。呵,他只是个小人物,若他们以为他没脾气就错了,这样做或许愚蠢,或许不值,但是也要给他们瞧瞧他作为男人的尊严的!

打开自己的版面,手不停地敲啊打啊,终于,一张新帖完成--确定--
3

"非常欢迎心药会员成为我们在‘商言商的\'斑竹,本人既然做了那么长时间的斑竹了也该为新斑竹道个贺再顺便说个规矩,鉴于阁下是新来的,所以至少有个实习期吧?人家上班就算录用了也照常有实习期,若是实习期里做的不好也会被炒鱿鱼的哦!本人尚且不管你是怎么让坛主老大点头的,至少现在这个版子是我来管,本人有权力做一切决定!--不然还需要斑竹做啥?装饰品么?!"

"啧啧,真是好激烈火爆的人呢......呵呵......"一男子坐在办公室的转椅上,懒洋洋地读着大海刚发的新帖。

"叩叩。"敲门声响起。

"进来。"男子用那不算低沉不算清脆的属于中音说道。

打开门后,一个高大男子安静地进入了办公室,"总经理,事情办完了。他校长说他答应来这了。"

抬起头,笑眯着眼,"我觉得这人很有趣呢,好久都没那么高兴了。高臣,做的好,我会奖励你的。"

"这是属下该做的,已经很久没见到总经理的笑容了,属下看了也甚感欣慰。"总经理自从那人离开后,就很少笑了。总是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只不过,最近流行上网,总经理也稍稍对网络提起了点兴趣。也幸好,能遇到令总经理感兴趣的人。高臣默默地为总经理高兴着。

"高臣,我真想快点见到他啊。为什么还要等一星期?为什么你不直接告诉校长让他明天来这里报到呢!?"那男子非常懊恼啊,整天工作实在是太无趣了啊......

。。。。。。。。。。。。。。。。。。。。。。。。。。。。。。。。。。。。。。。。

还一星期......水军好想抓狂,还一星期就要去那个破旋冰集团报到了。偏现在又生了这事,若是现在跑去忙了。在他心里,就算他被钦点去那大集团做事最多也是跑跑腿儿,端茶送饭被人差遣做牛做马的。这样的话,他还有美国时间去管他的版面吗?

该死的!肯定会被那叫心药的人乘虚而入的!有道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谁知道那混蛋会不会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把老大和其他斑斑美眉哄的心花怒放?而......把他给忘了呢?别说现实里了,网上这种事特别多、也特别普遍。很容易遗忘一个人,这人离去了,那人进来了。

就算前人做的贡献再多,终究会被时间冲淡,到时回头问你:还记得有叫大海的人么?肯定会有人笑着问:那人是谁啊?网上叫大海的人多着是呢。

所以,哪天他被踢了,也是非常正常的事......

疲倦地揉了揉眉心,最近,他时常做这动作啊。这就是所谓的竞争么?压力好大。推开窗户,享受着风的洗礼,不知在家里受着庇护的日子还能有多久。呵,现在就受不了虚拟世界里的竞争了,以后还能在职场上生存么?摇摇头,自嘲地想着:水军,你这家伙这不死不活的样子将来怎么会不变成龟孙子遇到难题只会缩进壳里白白让人看不起?

"水军啊,妈进来了哦。"

"恩,你进来吧,找我什么事么?"有点疑惑,老妈平时不大找他的。因为她说,他已经是个大人了,有事可以自己做判断,她最多给他些意见。也为了证明自己没让老妈看走眼,水军很少去麻烦他母亲,很多事也藏在心里,什么都不说出来。

关上门,水军的母亲孙烟微笑地坐上他的大床上,拍拍旁边的座位,"坐啊,不欢迎老妈么?还是看不起女人啦?"

尴尬地挠了挠头,脸微微泛红,"没啦,妈,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边说边听话地移动到母亲的旁边坐下。

"刚刚你校长打电话过来,叫你千万别忘了好好‘装扮\'自己,还有一定要准时去什么集团报到。怎么?要工作了?这么大的事也不通知你老妈我啊。你这闷闷的性子也不知是遗传自谁的哦......"碎碎念了会,也算是想把这几年的关心给念个过瘾,啊......好久没念过妈妈经了。为什么她的孩子要那么闷呢,也没让她操过心,尽管她也不是没事想找事做。水军这孩子,做事低调,上高中后也不亲近她了,什么事更不对她说。弄得她心里有点寂寞,有点遗憾。现在有了电脑,天天上网,连话都不和她说了,唉,在心里叹口气。继续说道:

"既然要好好‘装扮\',是要买点体面的衣服吧?要老妈给你买么?千万不可以拒绝哦,老妈都几百年没给你买过衣服啦,好不好?"就让她为他做点事吧,孙烟在心里加了句。

母亲期望的目光怎能让他说个"不"字?"好的,那明天就拜托老妈陪我一起去买衣服。"

孙烟差点高兴地跳起来,"没问题没问题!真是我的乖儿子,儿子啊,妈妈不是要你做什么人上人,你若是想平平淡淡过一生妈妈也不会反对。妈妈只是希望你出去磨练磨练,去尝试下不同的生活。"

一股暖流涌现在心底,就算会被遗忘,可是,水军想:母亲是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儿子的吧,她总是这么地关心自己呢。

"YES!老妈!"俏皮地行个军礼,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此时的水军,把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家人......是最重要的。

"顽皮!好了,老妈去做饭了,可不要又沉迷在电脑上忘记下楼吃饭啊,我和你爸爸等着和你一起吃饭呢。"理了理水军皱起的领子,孙烟笑着离开房间。

。。。。。。。。。。。。。。。。。。。。。。。。。。。。。。。。。。。。。

快到一星期了,水军的心情也稍微平静了下来。依旧隐身QQ,依旧隐身论坛。有时,QQ上会有那心药的留言,多半是以为他不在。不过瞧瞧也真是替他的语文老师不值,传过来的话不是"谢谢你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就是"我一定会努力干的",或者是"请斑竹大哥多多指教",为什么说来说去就是那么几个词呢?

点开他发的那帖子,回复的人还挺多,老大说:"大海,你不要太苛刻新人了,我们坛子里哪有什么实习期的?"

A斑竹说:"大海,人家心药同学又没得罪你,你吃错药啦?"

B斑竹说:"大海,哥们你不是吃这会员的醋了吧?挖哈哈哈......"

C斑竹说:"哎呀,大家上个网认识了就算是朋友了,多个帮手以后你工作了也落个轻松嘛。"

......

最后,终于看到那人回帖了:"没关系的,我一定会过了这实习期的,我相信大海斑斑只是想考验我,我不会被打倒的!"

真恶心啊......弄得全坛子就他一坏人一样,那心药反而变受害者了。真是太恶心了......看了就想吐!他不认为他发的那帖子是做错了,他是斑竹不是么?既然老大相信他就该全权让他负责,斑竹,不是傀儡,斑竹,不是当假的!

其实他也不是在乎斑竹那职位,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不尊重他!他们还把他当坛子里的斑竹么?为什么心药上阵都没人与他商量下呢?呵,现在还说了那么多挺那人的话。还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么?他问自己,然后,找不到答案......
【别扭的恋人—小小火炎】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