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冷眼—光遥

时间: 2016-07-05 19:09:36 分类: 今日好文

【冷眼—光遥】
是不是人都会拚命的想靠近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就好像异性相吸...无法抗拒。我无意间进入你的世界,那炫目的叫人移不开视线的光芒世界。
俊雅的你,却始终冷眼看著周边的人事物,即使是最熟悉你的朋友,也只能接受这样的你而无法逾矩半分。凭著我一点也不起眼的性格,又怎麽能进入你的眼芒中?你不会给我答案,当然,我也不会知道。
1.
『董申怏(ㄧㄤ`),你动作快一点好不好!』一个低著头埋头做事的年轻男孩,像是讨厌般,一旁的男人难掩厌恶的表情。
『...总裁是不是就要来了?』
『废话,还没来我催你做啥?你以为我愿意来找你啊!』块头高大的李同,说话一向很不客气,久了也会习惯的。
『李哥别担心,等会儿总裁来了我会避开他的。』
『知道就好!快整理啊,我等一下来检查。』李同说完话转身就走,留下男孩一双手还忙个不停。
这是董申怏的工作,一个普通的文件收发小弟,这不是什麽见不得人的行业,但他却是它见不得人的主因;175公分的他,刚出狱,脸上还有一条像蜈蚣一样的疤痕。
一个月前,他的父母运用各种关系总算让他在这间颇负盛名的公司里得到了一份工作,不要求高薪不要求前程,只要他现在能乖乖的当个平凡人,而不再是个逞凶的小混混。他的母亲,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苦苦劝他,让男孩的心一软,答应了两个老人家的愿望。
安分守己的过了一个月,日子却不是好过的,同事们害怕他脸上不好看的疤痕,还认为如果惹他不高兴就会随时得到一拳,让他即使再安静再无争,摆在眼前的畏惧与不齿就是事实。他们不愿意与董申怏说话,连传个文件都用写纸条的方式表达,唯一会与他说话的李同,一天和他的对话也不超过十句。
他不怨社会大众看人的眼光狭隘,也不怪自己面临的不堪,早已学会认命的董申怏,心里清楚的知道这样的因果都是自己造成的。是他自己选择的路给了他这样的生活;是他的任性妄为给了这样的未来有了成真的一天。
打小混帮派没什麽地位的他却因代老大顶罪入狱而失去宝贵的年轻,然後在狱中4年的时光到现在假释出狱,人生或许精采刺激,董申怏却盼如果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天知道现在的他是多渴望平凡,多希望这一生再重来一次,也许他能重新选择另一种经历。
他就任的「起扬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是个刚过29岁的男人,听说他的外表俊帅迷人却不苟言笑,行事作风强硬又不留情面,这样的人带领一家公司业绩年年高升,如今俨然已经成为同业中的佼佼者。也因此,董申怏的存在彷佛碍人的苍蝇,在重要时刻得随时配合失踪,早熟的他明白,这样的自己是一家成功公司的败笔,毕竟谁不希望外界看到的是最顶尖最完美的人才组合?於是,他从不为这样的待遇感到不平,相反的他接受。
手边做一半的工作正是每天都要做的事之一,将前一晚交到收发室的文件作转送或寄出的处理,收发室就他一个小弟,所以如果他的动作慢了下来就会挨骂。
混帮派久了,什麽大风大浪没见过,就是有钱人没见过多少。帮里的兄弟们大多都是因为青春期的叛逆,造成激烈性格导至人人避而走之,所以才选择这一条不归路,而他不是,只是纯想找一个能获得认同的地方,之後阴错阳差的加入帮派。
这个年轻总裁据说正是个典型的有钱人第二代,他的家族是什麽环境没人知道,只知道他冷酷无情,不是草包般的纨跨子弟。不过他的两性关系却是大家能知道的,和他的外表成反比,公司里从没有人见他身边出现过女伴,甚至怀疑他的性向,可连个影都没瞧过。
董申怏不是很好奇,毕竟他可是自己在这间公司最大的敌人,一被他瞧见所有的努力又会回到起点,包括年老的父母巴望著他平平凡凡的愿望也要打消。低著头专心做事,他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站了什麽人,直到......
『你是谁?』一个低沉却清晰的声音灌入董申怏的耳里,一个没听过的声音...?!让他急忙的转身。
『你...又是谁?』来人,长的略高自己一些,约半个头吧,一袭深蓝色的西装配上铁灰色的衬衫,整齐有型的短发听话的覆盖他的後颈,抹上发油的头发谨然有序的向後梳齐,脸蛋...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帅这字眼似乎太简单了,该说他很有味道每个不同的角度看见的他都...十足的迷人。
『新来的?!』有一股气势几乎要撂倒他,这跟帮里的老大那种令人畏惧的感觉不同;帮派的老大为了驾驭一群杂乱无章的人通常气势都是凶猛粗鲁的,但眼前这男人只是开口说几个字,则完全压倒性的让人不禁颤抖。
『...是!』不由自主的回话,深怕一个差错就会惹来麻烦。
『脸上是怎麽回事?』下意识的董申怏用过长的遮住眼睛的头发盖住疤痕,这疤已经吓坏太多人了。
『对不起!我...我...』该说什麽?说自己很抱歉吓到他?可是在他脸上并没有惊吓的表情啊?
『脸上是怎麽回事?』又问了一句,却在原本低沉的声音里带了一丝不耐,董申怏知道自己是惹他生气了。
『是...』这一说可是全都完了,但他又... 说不说呢?!
『嗯...?』微扬起音调,听得出他的耐心又减少一分。
『被人砍伤的。』算了,豁了出去,反正横竖都是要离开的吧!即使董申怏不知道他是谁,但他的气势该是掌权的人共通的一点,他,有可以掌握自己未来的气魄。
『哦?来多久?』
『一个多月......』惊讶著他的反应,一张英俊雅致却冷淡的表情竟没有一点改变,是他太过无畏,还是自己太过在乎?
『叫什麽名字?』
『董申怏......』一颗头已经低到不能低了,他竟然害怕他到这种地步?!
『嗯......』在他久久未说话的时候,董申怏大胆的抬起头直视他的脸,他真是叫人著迷的好看,即使他是毫无表情的,那张脸还是让人难以移开视线。顺手摸摸自己的脸颊,那条疤只怕会陪伴自己一辈子了,曾经的董申怏也长的不错,至少还有女孩倒追,现在恐怕是没人要了...
『你觉得我很好看?』男人一出声,惊得董申怏未防备的脸孔又呈现在他面前。
『啊!』他怎麽会知道自己在想什麽?难不成他有猜心的能力?
『............』男人没再说话,转身便离开了这间小小的文件收发室,就好像他不曾出现过一般,这一室的小空间除了他还是只有他。

2.
是不是在作梦呢?一觉醒来什麽都觉得不真实,包括昨天和那男人的短暂交谈,都像是董申怏梦中的一个残影和片段罢了,只能假装自己的未来和人生是不会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而有什麽波澜,就当作自己是真的做了个梦。
难得的假日,董申怏如同平日般懒懒的起床,他的老妈妈此时一定已为自己准备好丰盛的一餐,这也许就是回归平凡之後唯一的幸福了。随意的梳洗自己,一走出房门,扑鼻的香味果然证实了他的推断。
『你醒啦?!我还正打算要去叫你呢!』他的老妈妈,今年快60岁了,34岁那年剖腹生下他并养育长大,对她来说正是一种甜蜜的负担,正如同他的老爸爸,65岁了,还得为了自己辛苦工作。
『一想到你的饭菜香,我就舍不得继续睡了....』
『贫嘴.!呵呵~~』看到母亲的笑容,真的一切都值得了。
『爸呢?!』
『你爸他一早就被金叔叔叫去下棋了,不到中午是不会回来的。』
『是吗?!那现在放在桌上的饭菜,就全是我的罗?!』他的母亲煮的一手好菜,可以独享所有的佳肴是个难得的机会。
『是~全部都是给你吃的!!』
『谢了,老妈~~』
桌上的葱蛋,炒空心菜,一整盘的肉松和小巧的烤香肠,全是他爱吃的口味,这样的一餐配上番薯稀饭是他最爱的组合,老妈她啊...一点都没忘。
『阿怏,工作的好吗?!』一个多月来,这是老妈最多的问候语,董申怏不怪她的担心与罗唆,因为这一切的源头全是因为自己曾经的放纵所造成的。
『妈...我很好,公司的人都很愿意给我机会,每天都工作的那麽辛苦,您还怀疑我学坏?!』逗逗他可爱的妈妈也是很不错的,为了这说谎也无所谓。
『啊......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唉.......你知道的~~』看!老妈脸上那红晕的表情多是美丽呢?!
『妈......我是开玩笑的!!』
『你这孩子!』
『呵呵呵~~』现在的他真的觉得一直这样也很好,至少平凡的幸福是种扎实的感觉。
『阿怏,你爸啊,一直很担心你,有空也和他多说些什麽,别让他担心了!』他和老爸,就像是典型的中国男人,不会也不知道表达自己的情绪及想法,为了他曾有的放肆,和爸爸说话的次数屈指可数。
『我知道,我会的......妈!』每次一谈到父亲,和母亲的谈话总是这样的结尾,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怎麽面对父亲吧?!一想到爸爸那张严肃的脸,在外逞凶的他也不禁退缩。
出狱之後,生活除了公司和家里,董申怏并没有太多休閒也不知道放了假该往哪去,更不知道自己除了上班还能做什麽,所以难得的一个周末也只能呆坐在的书桌前发呆。
半年前,还在狱中的他甚至想过要去进修呢!可太久没有接触书本的人,实在是受不了也耐不住性子,总是一打开书便想睡觉,後来也只得打消念头。如今一个高中肄业的学历什麽事都做不成,也没那个心去找其他的发展,或许这就是他的命运吧。
铃铃铃~~
突然被一阵响铃吓到,是电话吗?当初办行动电话也只是为了给家里的老母亲方便找他罢了,怎麽会响起来?!嗯......别慌.....应该是打错电话.......
『喂?』
『董申怏吗?』好陌生的声音。
『是......请问你......』
『我是方观文,方便吗?』这是谁啊?
『方便.......』怎麽不由自主的顺著话回答他?
『出来一下吧,十分钟後我在你家门口等你,再见。』
『喂.....喂......』还没到自己开口,那个叫方观文的便挂断了电话,他到底是谁啊?董申怏不记得曾交过一个这样的朋友。不过既然都约了,虽然是他单方面邀约,还是去吧。简单的换了衣服,扒了扒一头长发,让它自然的遮住伤痕,这样应该不会吓到人?!
3.
一回到位子上,方观文就打了电话给秘书,调阅了这个叫董申怏的男人的资料,这个人怎麽进来的时候都不曾听过人事经理报告呢?虽然他们公司不是很在乎员工的过去,但是这样不声不响的任用,似乎有隐藏的嫌疑?
董申怏
175公分;60公斤
1980年11月5日生;A型

高中肄业;家中有一对60岁的父母;独子
17岁时因计划伤人而入狱,五年十个月的刑罚,2002年5月假释出狱
现仍接受管束中。
方观文看著那张两寸的照片,董申怏清秀的脸上从左边眉脚一直到接近下巴处,有一条长约10公分的疤痕,记得今天遇见他的时候,他的确若有似无的在遮住那条疤。
说不上心里的感觉,方观文倒是涌起了一种想法.......
* * * * *
才刚步下楼,董申怏就听见门口响起了喇叭的声音,不用怀疑就是那个叫方观文的人吧?!急忙的向母亲交代去处并一再保证不会惹事後,五分钟顺利出门。
『是你?!』一坐上车,终於看见那个名叫方观文的人时,董申怏心里突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不知道我是谁?』这倒有趣了,全公司上下可没人不知道他是谁,难怪...他一见到自己才会这麽惊讶,但不是因为他的身分而是因为董申怏昨天才刚见到他。
『你怎麽知道我住哪?』从前张狂的气息渐渐回到他的身体,他的眼睛有些锐利,果然是经过风浪的人,那双眼充满生气的迷人。
『别担心,我没有恶意,只是想交个朋友。』
『交朋友?』见那方观文轻松开车的样子,倒是叫董申怏安心了些,至少不是要绑架他,因为看过他家就会知道他不是有钱人。
『你在我们公司上班?』
『不是......商务拜访而已。』
『你.....不会因为我而........』没多久刚才的锐利眼神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他最初那不安的闪烁。
『而什麽?害公司没生意?不会,我公私分明。』
『还好.......』看他为公司紧张的模样,大概是因为好不容易才找到愿意收留他的公司所以才特别小心吧!
『我们要去哪吗?』终於想到自己的未来正面临宰割了,这家伙还挺可爱的!
『现在才想起来?』忍不住想逗逗他.
『啊......』董申怏忍不住脸红,怎麽搞的像个女孩子老是脸红!
『我...我是......』著急的想为自己辩护,方观文看著董申怏那张有著伤疤却意外让他觉得清亮的脸,他确实是一个让他不会无聊的人。
『就是陪我了。』简短的一句话让董申怏的潮红终於消退,不过这方观文说的话还真叫人匪夷所思。
『陪你?我?』他的脑袋秀逗啦,这个外表找不出缺点的完美男人不缺陪他的伴吧?找个像他这样的人陪会不会太奇怪了?
『怎麽,不愿意?』不愿猜他话中的意思,但方观文不愿意承认他是被牵动了,一心只是任性的不想那男孩心中有所迟疑或是不甘。
『不是!只是...你难道......』到嘴边的话说不出口,董申怏突然希望自己脸上的伤疤不会被他瞧见,可是昨天他不就见过了?而且也知道原因......这些就好像烙印一样不会消失的。
『怕你?我是那种人?』突然明了他的心意方观文不由得一笑,虽然他像女孩般在意这在意那,不过却没有到令他生厌的地步相反的他还很高兴。
『如果你知道我的曾经,也许你真会怕吧... 』淡淡的一抹笑,无端让方观文觉得心疼,他是怎麽了?不是只想著玩?怎麽却像是动心了?
『或许吧,但现在的你不是曾经的你不是吗?』
『我...』方观文的一句话让董申怏觉得窝心,被人这样的相信著感觉竟是如此愉悦?!
『不要问我,好吗?!』这倒是他唯一的要求了。
『嗯......』
4.
或许是因为打从懂事起就习惯了旁人的嘲弄,董申怏不但对人性不信任对自己更是厌恶至极,他并不是天生就这样的叛逆冲动,只是他实在太在乎那种被别人捧在怀中的认同和肯定,即使是虚伪的他也情愿。
四年前的那一场厮杀让他怕了,不愿意相信自己竟然伤害了他人,也忘不了一对老年夫妻脸上的绝望表情是那麽痛撤心扉。就在那一瞬间董申怏懂了,从来他就不是个可怕的人,只是因为缺乏同侪间的认定所以他误入了歧途,现在既然有了回头路可走他就不会放弃。
『你是怎麽进去的?!』说好不问的,但是方观文控制不住心里那想了解他的欲望。
『啊?!』
『监狱。』他说的简单,董申怏却早已是冷汗直流,说好不打听的怎麽又问了?!
『我们不是才......』
『好奇!』理所当然的,方观文似乎忘记自己刚刚才同意的。
『你骗人!!!』董申怏有些生气,毕竟这家伙不守信用!
『又如何?!』
『你......』
『你能耐我何吗?』一句话倒让董申怏臣服在他的自信之中,他心目中理想的男人就该是这样啊,应该是能够呼风唤雨又有气魄的!
『怎麽不说话?!』方观文还以为他会发脾气呢,以前被他这样耍过的女人没一个不气愤的。
『...我以前就是希望自己能够这样又帅又有魄力,可却做不到......』方观文没有开口,听著从董申怏口中说出的话为什麽会这样的让他记挂呢?
『国中的时候,就因为长得比一般男孩子秀气,在女同学间也因此很受欢迎,却反让我受到了不少欺负,回到家又不敢让妈妈担心就什麽都不敢说。没想到有一回同学实在欺人太甚,一群人把我叫到垃圾场围殴,只是因为我长得很受女生欢迎?可我没去招惹那些女生啊,他们没一个人知道我有多讨厌这样的自己......』董申怏的故事并不稀奇,但在方观文心中那一波波的涟漪却渐渐扩大。
『...後来是个朋友救了我,他进国中後就跟一群大哥混,所以光是看脸就会觉得是一个很可怕的人...为了像他一样,我主动要求加入帮派,结果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静静的聆听著,方观文除了开车必须直视前方外,红灯的时候他的双眼目不转睛的看著董申怏好像怕他会跑走似的。是啊,这男孩有著随时就会离开的虚无飘渺感,了解了他的身世反倒让他感伤起来。
这世上多的是有伤心故事的人,怎麽一个董申怏就让他这般不忍?看著他秀气又略带疲倦的脸孔,他真的长得不似一般男孩的粗旷,要是没有那个疤他会是一个出色耀眼的男孩,而现在多了那条疤只是显露出他的脆弱,而且是极为脆弱。
5.
车行约半个钟头後方观文停下车子,人也俐落的开门下车,董申怏看了看目的地,一张脸顿时晶亮了起来!海边耶!!好久好久没有来海边了,要不因为他的疤,那时一假释出来的时候他就会飞奔到海边去去霉气了。
『没来过海边啊?!』下意识的想逗弄董申怏,方观文的玩笑又脱口而出,他明了自己不是这样的性格,从小到大他的世界早已没有玩笑,只有认真与严肃。
『啊?!...不是啦...是...』果不其然,董申怏听完又是一片嫣红,瞧他急著辩解的样子实在好玩。
『我开玩笑的。』
『啊?!』
『我说,我是开玩笑的。』
『你......』董申怏听见方观文说完,气的就想拿东西打他,可惜身边的武器就只有海水,於是他就像孩子般拚命的向方观文拨水,即使没什麽喝阻的作用不过他倒是很开心,好久没这般的轻松了。
『喂...哈哈哈~~~』
『别跑!!哈哈~~』
少有人烟的海边,两个还有著孩子气的男人享受著久违的童年。
『谢谢你!』当两个人好不容易停下脚步,纷纷倒在沙滩上休息时,董申怏忍不住向方观文道谢,方观文或许不知道但今天是他长这麽大以来第一次真正开心的时候。
『我也是。』方观文没有转头看董申怏,但是一句简短的话却让董申怏懂了,他微微的笑著嘴里不再有回应,只是像方观文一样将双手枕在脑後,闭著眼睛感觉风的呼吸声,还有彼此的心跳。
夜晚,当方观文将已然熟睡的董申怏叫醒时,车里的电子钟正好跳到了十的位置。从前的时光同样都是飞逝如梭的,只是今天的飞逝却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玩味。想到两个人抛下了身上重重的枷锁和陌生,竟也能玩乐的像童稚的孩子般。
第一次,方观文不是那个冷然威风的总裁,董申怏也不是那个逞凶斗狠迫切想获得认同的小混混,忽然贴近的两颗心,或许董申怏没有发现,但方观文确实感受到了,那在两人中间,泛起的化学作用。
『起来了,你到家了。』用著自己也不熟悉的语调,方观文没有迟疑,轻拍了拍董申怏睡得温暖发红的脸蛋,没有似女子的细腻触感,可仍让他移不开手。
『嗯...?』浓密的长睫毛眨呀眨的,董申怏一双漂亮的双眼皮大眼睛迷蒙的睁开,那样的眼睛在如此秀丽却不失英气的脸上,有著画龙点睛的巧妙。
『该下车了!』揉揉董申怏乱翘的头发。
下午玩的疯极了,难得的平静维持不到十分钟,方观文身上的衣服就已经湿了百分之七十,为了报复董申怏的捉弄,他调皮的直接将董申怏推进海水中,大辣辣的就让他成了名副其实的落汤鸡。
可最吸引他的不是董申怏气得快炸掉的脸,而是他穿在身上湿透的T恤,将他精壮的身材表露无疑的呈现。真是奇怪啊,一向留连花丛的男人对於这刺激竟也是把持不住?
猜测不著的感觉一涌现,方观文的玩性也散了。随便找了藉口拖著董申怏离开,也没忘了将车里备用的毛毯丢在他身上,为阻止自己的冲动还是担心他感冒?用意也不那麽明白了。
董申怏不疑有他的,接受了方观文的照顾,两人还自在的到了餐馆大谈阔论的吃饭喝酒,一餐下来,因为不胜酒力的董申怏开始醉的胡言乱语,方观文也只能不知所以然的不甘愿的送他回家,其实心里是打算著要带董申怏回家的。
或许分开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方观文说服自己是让好奇心凌驾在理智之上,所以才会有这些莫名其妙的反应出现。看著董申怏仍旧爱困的走进家门,方观文在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後才发动车子离去。心里莫名的烦躁,让他即使趁著晚风仍是心乱如麻。
6.
周末一晃眼过去,董申怏又回到从前的日子,那个方观文就好像消失了一样再也不曾出现,或许是因为他本就是属於业务拜访,来公司的机会就不会这般的频繁,董申怏抱定这样的想法倒也没想那麽多。
几天过去,星期五,董申怏又按照惯例在整理每天的文件,就要下班了,他打算将所有的文件分发好放进应该的公文箱中,然後早点回家享受老妈的爱心晚餐,没想到手边的工作才刚结束,那久久才响起一次的行动电话就在他的包包里呼叫。
半信半疑的接起电话,声音另一头是那奇幻的方观文,奇怪,他到底是如何拥有自己的电话号码啊?
『一起去喝酒吧?!』劈头就是这一句,董申怏愣了一下,虽非不嗜酒的人,但是少有人约他去喝酒的,因为他的酒品不是太好...这方观文或许知道了吧?那夜过後,当他在早晨苏醒,那剧烈的头痛让他回忆起前一晚可能有的疯狂。
『这...』方观文看不见董申怏的面有难色,他迟疑的声音传进耳里竟成了羞涩。
『怕什麽?我们又不是没出去过。』方观文熟捻的回应著董申怏的心思,他心里的想法,总是很容易就传到了他的脑海。
【冷眼—光遥】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