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车祸之后—青黛

时间: 2016-07-05 17:38:33 分类: 今日好文

【车祸之后—青黛】
车祸之后

医院,骨科急诊室。

"先去拍片子吧。"一个油头油面三十几岁的大夫低头写着单子,我心中十分的不平衡,拜托,我是在看病,你连一眼都没有看我,怎么能叫看病,难道我长得如此不堪入目。
"你不需要看一下伤处吗?"我向来憋不住话。
"你有外伤?"
"没有。"
"那我看什么?"
"骨头呀"
那大夫这时才抬头看我一眼,眼中先是震惊,而后是嘲笑,没错就是嘲笑,我要找院长投诉,现在的大夫都是什么态度呀。
"骨头用肉眼是看不到的,除非你没长肉,可事实上你不但长了,还长得不少,所以才必须要拍片子才能看到骨头。"
你......居然拐着弯地讽刺我胖,走着瞧,咱们梁子结大了。
愤而起身,我还不乐意在这待了呢。
哎哟我的腰,我的腿,我的脖子,这幅刚经历过大灾大难的身子骨激烈的向我抗议着,我保持着半站的姿势表情僵硬的等待着这一阵呼啸而来的痛意过去。
幸好一旁的陈锐伸手轻轻的揽着我,我才能放心的靠在他身上喘息。
"悠着点,动作别那么大。"黑心大夫又在一旁冷嘲热讽,"以为你还是个好人呀。"
你......我只是受个伤,怎么就不是好人了!!正要冲冠一怒,陈锐十分没有眼色的把我拉走了。
"走了,拍片子去,磨蹭什么?"
老天爷呀,我愿意磨蹭吗,明明是有人看我不顺眼在找我事呢!你怎么就不睁眼帮帮我。
............
算了,我挣扎着向外走,今天能碰上这挡子事,足以证明老天爷是吃了安眠药睡的,我还是自己睁眼帮自己吧。


是的,我今天晚上遭遇了离奇车祸,本来我和陈锐正坐在高级轿车的后坐上一人靠着一个窗户假寐,车是自己公司的,司机也是老手了,虽然是晚上行车,但安全系数还是相当高的。
可是谁能知道正在高速行驶的车子在没有任何外力碰撞的情况下能突然侧翻,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总之就是"呯"的一声爆胎巨响,然后车子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向右侧滑动,最后居然右侧着地靠着一棵树立在了那里,那情形当真是十分诡异。
坐在左侧的两人都没有受伤,可怜在右后座的我凄惨无比。当时我正靠着窗户右手支着脑袋休息,在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陈锐突然从高处向我砸来,窝在我胸前的他和无辜帮人掂底的我都听到了"叭"的一声,那声音煞是清脆悦耳。之后的事我记得相当模糊,既不知道沉得要死的陈锐是怎么从我身上起来的,也不知道浑身动弹不了的我是怎么从车子里出来的,我一直在思考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陈锐与我是平行的坐,他怎么能从高处掉下来咂到我呢?不可能呀,但他明明是掉下来的,他怎么跑到那么高的地方呢?不对呀,车顶没多高呀,他怎么就攀得那么高呢?......这一系列的问题到了医院我也没有想明白。

可怜我神志刚刚清醒就遭遇了BTBT的大夫,心里非常郁闷,我坐在放射科外在的椅子上发呆,那个闯祸的司机在一旁转圈,转得我头都晕了,我斜着眼瞪他,真是想不到,看上去这么老实的人居然是深藏不露的特技高手,好好的都能把车整得立起来,可你玩花的也得等车里没别人的时候再玩呀,你花一下不要紧,把我给花进去了。不过这都得怪陈锐,什么人不好招招这么一个高手,人家一身功夫没有用武之地,在总裁露面的时候当然要表现一下,只可惜殃及我这池鱼。
啊啊啊,气死我了,于是我用还算完好的左腿使劲的踢着陈锐的腿,他也不躲,还用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眼神看着我。那是什么眼神呀,看得人心里怪怪的,难不成是内疚?哈哈,我不是被他砸傻了吧,他会内疚的话驴呀猪呀的都会内疚了,我这么杰出,这么优秀,这么帅气的精英一时不查落到他的手里,被他整整折磨蹂躏了六年呀,大学时期,学长欺负学弟,进入社会,正总压榨副总,从来没有见他内内疚过,现在他那样的看着我,肯定是在心疼医药费呢,怎么着我也是工伤,想不给我报销呀,门都没有。趁着现在伤员最大,我要打击报复,我踢,我踢,我使劲踢......

"张扬,张扬。"一个面无表情的护士叫着我的名字。
终于轮到我了,那么慢,以为要等到明天呢。我用左手抱着右臂的肘部,固定得紧紧的,没办法这右臂一动就疼呀,腰也直不起来了,右腿也不灵便,像个半身不随患者似的拖着进到放射室里。

好大的机器,还有张床,快让我躺上去休息休息。
"头朝里,躺好。"一位女大夫对我说。
我费了半天劲才坐到床上,哪个没水平的设计的,床这么高,让我等伤员怎么上,幸好我的身高还是超过一般标准的,不然还不得搬梯子呀。
我躺......不行,我再躺......还不行,我又躺......呜呜呜,我躺不下去了,我一往后躺就疼呀,重心刚移到身后就控制不住了,还好我能及时刹住,不然就不是躺下去,是栽下去了,到那时,我上半身原本完好的骨头恐怕也保不住了。
正在我为难的时候,那个没良心的陈锐后知后觉的过来了。
"靠在我身上,放心,交给我,我帮躺下去。"
交给你还能放心,总有一天你会整得我全身都不随了。不过,情势所逼,我只好尽显弱势的靠在他的身上,让他慢慢的放我躺好。拍过之后,还得让他揽着我的腰把我给拉起来。

"站在这里靠紧拍胳膊。"大夫又发出了命令。
我贴着一面钢板站定。可大夫看上去十分不满,一个劲的纠正我的姿势。
"站直,站直,用背贴着板子不是用屁股。头往上抬,左手放开,右手抬高一点......"
呜......我再也不羡慕当模特的人了,原来一直被人这么摆布真的不舒服。
"右手再抬起来一些,不然拍不到。"
还在指挥,你上瘾呀,可我要是能抬起来就不用你一直说一直说了。
"报告大夫,"忍无可忍,勿需再忍,"我这胳膊抬不起来了。"
大夫还没说什么,一旁的陈锐过来瞎搀和。
"我来抬着他的胳膊吧,他自己使不上劲了。"
于是,陈锐握着我的肘部向上抬,随着他的动作,我的疼痛感与时俱增,终于再也受不了了。
"啊,你谋杀呀,没断都让你掰断了。"
陈锐吓了一跳,停住了动作,看着一旁的大夫。
"这么高行了吧。"
那大夫显然还是不满意,可是见我实在不能再玩了,于是很遗憾的说。
"高度还很勉强,先拍张看看吧。"

终于折腾完了,我坐在外面的椅子上苟延残喘,那司机在一旁陪着我,陈锐则在里面等结果。技术先进就是好,以前这种片子要一个小时才能出来,现在只要多花点钱刚时就可以拿了,呵呵,有钱人真好。

不一会,陈锐拿着片子出来了,神情轻松了不少。
"骨头没事。"哼,省你不少医药费吧,资本家。

在陈锐的搀扶下,我们准备回急诊室去,还没走几步,刚才放射室的大夫突然大喊我的名字。
"张扬,回来一下,有问题。"
当时我的腿就软了,有问题,不是吧,我还青春年少呀,不会这么快就蒙主招唤吧。
陈锐仿佛也吓了一跳,抓过司机扶住我,就跑回那个可怕的放射室了。
我磨磨蹭蹭地回到放射室门口,却不愿往里走,心里无限悲哀,难道我注定在今天不再是个好人了吗?
几分钟之后,陈锐又拿了另一份片子从放射室走出来。
"刚才大夫把你的片子在电脑上放大了才看出来,你骨折了。"
我在等待命运的宣判,可他不往下说了。
"别的呢?"
"什么别的?"陈锐一头雾水。
"只有骨折?"
"是呀!"
............
我怒。
"那她干嘛叫得那么大声,我还以为得了骨癌!"真是的,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的。
陈锐在一旁还没有搭话,那个女大夫倒是接上了。
"骨折也很严重的呀,伤筋动骨一百天嘛,你有的休息了。"一幅兴灾乐祸的表情,谁理你。
"而且你伤的是肩胛骨,这种扁骨是造血的,有可能影响你的造血功能哦。"
什么......造血功能......血......我头晕,谁来扶我一把。


跌跌撞撞的回到急诊室,我们又找到那个黑心大夫。
他看了看我的片子,我发誓,只看了一眼,我居然这么不受重视,真难过。
"骨折了,但没有错位,固定着就能长好了,别担心。"
于是,他低头写了处方,递给我们就急着叫下一个病人。
"我......我都不用包扎一下吗?"实在是受不了大夫的敷衍了,我是病人耶。
"你又没外伤,包扎什么?"又是那种嘲笑的眼光。
"那你不是说要固定着,你都没有给我固定"
我强烈表示着不满,这种大夫,都没有把人民的生命安全放在眼里。
"肩胛骨一般是用布兜着,自己注意不动它就行了。不过你要是强烈要求固定的话也可以。"
那大夫分明是不耐烦,可是还是得给我治,耶,胜利。


可是过一会我就高兴不起来了。
那个色狼大夫分明是以权谋私,他,他,他,他居然让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裸露上身,当我无比艰难痛苦的脱掉衣服之后,一屋子的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全都盯着我看。唉,长得好就是招人眼呀!
可是他们的目光怎么怪怪的,我也往自己身上看去。
啊..................
这青的红的一块一块一点一点的是什么?????
脑中灵光一闪,对了,我是出了车祸才来医院的,这些当然是受伤之后的淤血。长出了一口气,还以为自己酒后乱性了呢,还好还好。
可是不对呀,我自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别人知道吗?
看着其他人恍然大悟,而后玩味探索的目光,我肯定他们都是满脑子的色情念头。那边一个半边脸包着纱布的人还笑出了声。要是我动得了,我一定冲过去把你剩下得那半边脸也敲得见不了人。
我在众人的目光中颤抖着,陈锐感觉到了,轻轻的把我搂在怀里。
这下捅了马蜂窝了,所以有看客先是一声惊叹,接着就窃窃私语,屋里嗡嗡声响个不停。连那个司机也是使劲的看了看我们,然后一脸的同情和了解。
我从别人看看陈锐又看看我的目光中知道他们又误会了,居然把我跟陈锐看成了一对,肯定还想着我身上那些痕迹也跟他脱不了关系。可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还真能想,我现在可还是纯情处男,不要把我跟这种毫无廉耻之心的人扯上关系,天呐,这是什么时代,怎么所有的人都那么的不正常。
我自顾自的感慨着,医生也麻利得给我包好了,虽然那跟本不叫包扎,简直就是捆绑,可是我由于受了太大的打击,实在是无力与他争辩。
我们拿着处方去领了药,我实在是太累了,跟本没有注意到拿的是什么药,等到我吃的时候才知道,一共有两种,一种是强力钙片,这还说得过去,伤了骨头补钙总没错的,可另外一种就有些不对劲了,看看那名字--接骨丹,虽然我不是江湖人士,可一般的江湖骗术还是知道的,那些江湖游医最爱卖两种药:大力丸和接骨丹,我的药居然也名列其中!!!难道我们一时不慎进了黑诊所!!!!那我是吃还是不吃呀?
天呐,你就别玩我了。

 

-------------------
广告时间:
车祸之后之怀念右手创作中,马上奉上,请耐心等待,不要走开。


车祸之后之怀念右手


人们往往只有在失去之后才知道原来那失去的东西对你来说是如此的重要。
我暂时失去了我的右手,于是,我在深深的怀念着它,以前我从来不知道,没有右手的日子是如此的难熬。

我被陈锐押到了他的公寓,真的是押来的啦,尤其是我还被捆绑着,虽然这是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才被大夫给捆上的,但他对一个伤员这样声色俱利,很不人道呢。

就这样,我被迫开始了与陈锐同居的日子。

第一天真的好好哦,他为我洗脚,呵呵,除了我妈,还没有别人给我洗过脚呢,看着他蹲在我面前握着我的脚搓来搓去的样子,我无限的膨胀了起来,他是总裁呢,居然给我洗脚,呵呵,我应该拍张照片贴到公告栏上,让大家都看看我这个威风凛凛的样子,看谁还敢欺负我,呵呵,呵呵呵呵。
"傻笑什么呢,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么煞风景,算了,看在你对我服小认低的态度上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然后,我在陈锐的大床上美美的睡了一觉,你问陈锐?他当然是被我踢到沙发上了,我这么腰酸背疼,他怎么能不感同身受。

早上起床以后我发现麻烦来了,我一只手,还是没什么用的左手,怎么洗脸刷牙呀?
看着面前陈锐早早起床给我买来的毛巾牙刷,再看看我的左手,突然想起了杨过,张扬呀张扬,人家独臂还能当大侠呢,你怎么能被这一点点困难吓倒。于是我怀着无比的勇气与信心开始了独臂之后的第一场战役--洗脸刷牙之战。

半个小时之后,我彻底放弃了,谁在笑我?你们不信去试试,看你们一只手怎么把毛巾拧干,怎么把牙膏挤到牙刷上,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且我的腰还很疼呢。

"陈--锐--"我大声的喊着。
一阵风吹来,陈锐站在了我的面前。
"什么事。"不要一脸迷惘与无辜的样子,要不是你使劲的砸了我一下,我怎么会成现在这样的生活不能自理。
"帮我挤牙膏。"
"你这么半天还没挤上牙膏?"他仿佛不可置信。
"你有意见。"我呲牙。
吓得他不敢坑声,乖乖地给我干活。

大家都应该试一下用左手刷牙,虽然刷牙是我们每天都要干的事,再熟悉不过了,但是相信我,用左手刷过一回之后你们就会对刷牙有新的认识。
我好不容易用左手刷完了牙,感觉上不只牙被刷过一遍,牙龈和口腔黏膜都被我不知轻重的左手蹂躏了一遍。我痛苦的用亲身经历验证了牙医的劝解:知道我们为什么老了以后会掉牙,那都是因为我们刷牙的方法不当造成的。

有了初步的经验,我决定放过我的脸,由陈锐全权代劳算了,反正他也一幅跃跃欲试的样子。于是陈锐帮我洗了脸,貌似认真,可我不放心,他洗过之后我趴在镜子上仔细检查,开玩笑,形像问题能这么轻易的信任别人。还好,他还算干得不错,虽然耳后忘记擦了,但还是在我的指正下虚心改正,得饶人处且饶人,今天第一次就先放他一马。

然后我就在陈锐的帮助下换衣服,可惜我的衣服都没有带来,不然我也不用穿陈锐这些超级没有品位的烂东西,没事买那么长的裤子干什么,拖在地上显得人邋里邋遢的。算了,勉强可以忍受,可是上衣怎么办,我一只手绑在身上呢,难道要我像西藏人一样穿一只袖子?要是我穿成那样,回头率会不会太高了些。

"上面怎么办?"我计穷,只好求助与陈锐。
只听陈锐慢条斯理的说:"我早就想好了,等你?明天都出不了门。"
只见他翻箱倒柜的找出一件不合时令的黑风衣,披在了我的肩上,并帮我系上了最上面的两只扣子。我站在镜前,审视着我现在的样子,还算不错,黑风衣黑裤黑鞋,要是再配上一幅墨镜就十足的黑社会派头呢,风衣这样披在身上,走起路来随风飘动,黑老大也不过是这种样子吧。哈哈,陈锐只能走在我后面当我的跟班,这样更是衬托出我大哥大的光辉形像。

穿戴完毕后我就跟着陈锐出了门,你问我上哪呀?唉,穿得再风光还是打工仔呀,而且我还是跟老板同住,他们这种资本家,看到手下的人还能动就会想着怎么榨出最后一分剩余价值,所在现在我们是要去公司啦。

锐扬公司。没错这就是我的公司啦,不用怀疑啦,那个扬就是我的扬哦,不信你可以查我户口,看看是不是跟我的名字是同一个字,我是这里的官呢,当然陈锐的官比我大,可我的也不小呢,我的手下可是有百十号人呢,呵呵,羡慕吧,怎么着也算得上是个成功人士。

我坐在总裁办公室里吃早餐,这当然不是我的办公室,只是陈锐非让我待在这里陪他,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返老还童了,居然害怕一个人待在大屋子里,虽然他没有说是因为怕,但是他当然瞒不过明查秋毫的我啦,我知道,一定是昨天的车祸给他造成了心理阴影了,反正我一只手也不能做事,就在这里陪陪他这个胆小鬼好了。

早餐还是不错的,没有需要剥皮的鸡蛋,也没有要用筷子夹的小菜,简简单单的油条豆浆,一只手我也能搞定。

吃得好饱呀,左右无事,我就窝在沙发上睡了一觉。这种吃饱了就可以睡的日子真是美死了。

真是人有三急,腹痛催得我没睡一会儿就醒了,困难的从沙发上起来之后我就急忙向外走,还没走两步就被陈锐叫住了。

"上哪儿去?"
"拜托,我去厕所也要向你报告呀。"我急,我急。
"哦,去吧,小心些。"
要我小心什么,难不成我这么大的人还会掉进去不成,真是瞎操心。

一泻千里。
舒服。
我喜欢西式的坐便,省劲呀,老蹲着腿都麻了,特别适合我这种常用尿遁屎遁为借口逃避工作的人。记得初来这个公司被陈锐地狱式训练的时候,我就常在这里补眠,虽然常睡歪了脖子,但是从不会被人逮到偷懒,万无一失呢。

做好清理工作之后,我万分艰难的提好了内裤,当我准备提裤子的时候出现了状况。这条原本不是我的裤子想必质量非常的好,布料非常的垂,刚才我刚解开扣子,拉开拉链它就滑到脚脖子那去了,那时的痛快成了现在痛苦的根源,呜呜呜,我跟本提不好这条裤子了。
那内裤有弹性呀,我可以一边一边的慢慢往上拉,反正它能挂在腿上不会掉下去。可这裤子就不行了,又垂又滑的,而且还比我的尺寸大了不只一号,提起来一点一松手就又滑下去了,跟本用不上提内裤的方法。A计划失败。
我把腿叉得大大的,拉着一边的裤腰提到膝盖处就拉不动了,我试了试松手,勉强可以挂住,再去提另一边时却发现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跟本扭不到那边去,更别提够着裤子了。B计划失败。
我以坐着的姿势把裤子尽量的提高,拉着前面拉链的地方站起来接着提,可是后腰的部分被屁股挡住了,提不动,我一时情急松了前面要去拉后面,结果裤子哗的一下又回到了脚脖。C计划失败。
D计划失败。
E计划失败。
F计划失败。
..................
我已经满头大汗疲惫不堪了,我知道我现在生活不能自理,但我真没想到我不能自理到裤子也提不上了。不然光着出去算了,可是看了看我上身的风衣,还是打消了这个计划。你想啊,穿着长风衣却没穿裤子,别人看到了会怎么想?一定把我当成暴露狂了,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可是现在,这个裤子问题怎么解决呢。我的右手啊,我真的无比怀念你呀。


我在厕所里坐了很久都没有想出办法,正当我以为像我这样一个大好青年会因为提不上裤子而被困死在这个厕所里的时候,救星来了。
"张扬,你在吗?张扬!"我听到了陈锐焦急的呼唤声。
"我在这!"
"你怎么了,怎么上厕所这么久,身体出什么状况了吗?"
"陈锐......我......我......呜呜......"真是羞于出口呀,我怎么能告诉他我提不上裤子?
"你怎么啦,哪疼是吗,别哭呀,开门我送你去医院。"陈锐急急的拍着门,我还在里面忧郁不决。
"你先看看这厕所还有别人没。"我决定还是让他帮忙了,但这种丢人事他一个人知道就行了,我可不要还有别人在一边看笑话。
"你怎么啦,没有别人,快开门呀你。"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是焦躁不安。
"你确定一下没有别人,然后把大门锁上我才开门。"
"你,唉......都这时候了还害什么臊呀......没别人,大门我也锁上了,你快开门吧,出什么事了你。"
我感觉到陈锐就站在我的对面,隔着门板我都能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声。
"你先答应我,不许笑我,不许挖苦讽刺我,不许以后拿这个为话柄欺负我,更不许告诉别人,你不答应我,我就不出去了。"
"好,我答应,我都答应还不行,你快开门吧。"
听了这话我还是很犹豫,因为他品性不良,经常食言的,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我还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在这里除了他之外都是我的下属,要是让他们看到我这个样子,以后真的不用混了。
所以,万般无奈我还是拉开了门上的插销。
哗的一声,门被陈锐使劲的拉开了,他先是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确定没什么大碍之后冲进来温柔地搂住了我。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就是不舒服也不要待在厕所不出来呀,快两个小时了,我很担心呢。"
【车祸之后—青黛】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