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Boys Don`t Cry—beiou

时间: 2016-07-05 16:12:13 分类: 今日好文

【Boys Don`t Cry—beiou】

Boys Don`t Cry----beiou

欧明

I will provide the love you need
Just try my touch believe in me
I will never make you cry
Giving all i l have got with all my soul


大四上半年,我一边忙着写毕业论文,一边兼职。对谁来说,这个时期都不怎么好过。家里本来
已经帮我联系好了工作,但是我拒绝了。打算毕业后初期出国留学的想法一直都没有动摇过,所
以及尽所能的在做好各项事情之后,就为出国做准备。


星期五那天,我在床上看书董飞突然跑来说有件事情要和我商量。
"东霖,你现在忙不啊?"
"还行,怎么了?"
"那好"他喝了口水说道"给你个差职做不做。"
"不做。"我一口回绝,现在忙的要死,哪有时间再去兼职一份。
董飞坐在旁边,低声下气的说:"好东霖,就帮个忙。"
"什么事?"这小子每次求我都没一件好事,我想这次也不例外。
"是这样,延波前几天接了份家教,可是他在一家公司面试而且还得去打工,没有时间。"周延波是
我们"四人帮"之一,才赋有加号称才子。另外两个分别是董飞,赵瑞。除了我和赵瑞以前是同学
外,周延波和董飞是我们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推了不就得了。"这么点事情也不会处理。
"关键是那是别人托人帮忙找的,咱们再推辞就不好了。"咱们?我斜眼瞪着董飞。这小子什么时候
用咱们了,这不是故意把我拖下水吗?
"那你干吗找我。赵瑞呢?!"我坐起来,真想揍他一拳。打晕他得了。
"赵瑞这阵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至于我,嘿嘿,你也知道我水平不行了。"董飞缩了缩脑袋,一副
嬉皮笑脸的奸臣样儿。
"你想的可真周到。我真是受宠若惊啊?"我皮笑肉不笑的说。
"东霖,我知道你最好了。这点忙你不会推辞的是吧,再说,有份兼职也不错啊。你不是要出国吗?"
"这和出国有什么关系?"
"总之啦,反正也快毕业了。正好锻炼。"
"我又不当老师,锻炼什么?!"他还真能掰呼,也不怕闪了腰。
董飞听了,站起来说:"这么说你不能接了?那算了,我找别人吧。延波还说就你能接呢,他算计错

了。"说完,就要往门口走去。
我叫住他:"喂,我没说不啊?"看他一脸委屈的样子象个怨妇。董飞最擅长软磨硬泡,我也最受不了这样。
赵瑞说我不象以前了,变的心软了。每次最先倒霉的总是我,谁叫我在他们之中最大呢
反正这次我知道,又掉进坑里去了。
这样,在这个朋友死皮赖脸的请求下,我接受了这个家教。我并不知道,这以后开始的即将是一个
漫长而又辛苦的旅途。

 


补课每周三节,周末下午和星期三的晚上。按着地址上写的我来到开发区的经济花园,周延波说过一
嘴这次补课的对象目前正念高二,家里挺有钱,就是学生不太好教。我抬头看了看高耸的豪华公寓,
周延波说的没错,这个经济花园区不是一般的社会阶层住的起的。这里要么就是当官儿,要么可能就
有钱的主儿了。
哼,富家子弟。冷笑了一声,我按了一下他们家的门铃,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扎着
围裙,可能是他们家的佣人。
"你好,我是这次家教的老师。"我说。
她扭头对着房里大声说:"太太,你请的那个老师来了。"
"让他进来吧。"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打扫卫生的女人侧开身子,把我让进屋。
他们家的客厅很大,装修的也很华丽。吊棚都镶着金边,在灯光的映射下闪闪发光。右边是个小吧台
沙发摆在正中央,超大屏幕的家庭影院搁在对面。两边还放了些绿色的植物,墙壁上也挂着国画什么
的,有钱的人都爱装高雅吧。
女主人慢慢的从卧室走出来,看见我说:"请坐。"
我看了看面前这个女人,不是很老,但已标示人近中年。高高盘起的发髻透着上流社会的高贵。
"听说你就要毕业了。"她说。
"是的,目前正在写毕业论文。"本来我是有些不屑有钱人的,但为了礼貌我还是客气的回答
她坐在我的对面,翘起一条腿,擦了擦手上的钻戒说:"我们家明明不是很听话,以前也给他
请了几个家庭教师。但没过多久就走了,我和他爸都很头痛,他快要念高三了,虽说以后不愁找
工作。但是高中怎么也得让他顺利念完啊。所以我们都希望这次能好好教教他。"言外之意还
带点保姆的意思。
"尽力吧。"我想说如果本人不学好,即使孔子在世也没用。所谓朽木不可雕也就是这个意思
但我没说。
"他们说你挺有才的,还发表过什么诗歌的。"
那是周延波,我忘了这次我是替他来的,所以资料上可能弄错了。不过也罢了,短短几个月后就
拍屁股走人,我管你诗歌还是散文。
"牛刀小试而已,算不上什么"我随便拽了个成语胡诌。我不象周延波那么爱文学,从小学开始
我的语文就不好。记得老师有次让我们背成语,全班有三个没背下来,其中就有我一个,结果挨
罚站了一上午。

我们随便聊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包括我家几口人,我爸我妈是做什么的,甚至还问到我的小学班主任
此刻,我有股想掐死周延波的冲动。这次你小子可扔了个烫手山芋给我,回去看你怎么向我交代?
我只能干赔笑着,什么也不能说。这个女人还真有意思,平时一定是在家憋坏了。
六点多的时候,我听见门开的声音, 罗太太喊到:"明明回来了,张妈,快去开门。"
"谁来了?"伴随着询问,一个年轻男孩走进来。
我抬眼看了看他,他就叫欧明?长的挺帅,瘦高的身材,利落的短发还漂染了几缕黄。眼神里带着
不屑色彩。正属于叛逆年龄的野性吧?我暗暗的想,曾经,我也渡过那样的一段时期。
罗太太站起来,说:"明明,这是新来给你补课的陆老师。"


"你就是欧明吧?我叫陆东霖,你叫我陆老师也行,东霖哥也可以。"我友好的向他伸出手。
没想到他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连他的母亲也不理便走进他的房间。我有点尴尬,但还是
缩回了手。他妈的!心里暗暗骂了一句。
"咳,这孩子。都是让他爸给宠坏了......"罗太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我笑笑,表示没有关系。


初识

回去后,我找到周延波,问:"你是不是知道这是个烫手山芋,所以故意扔给我的啊?"
"怎么了你?"周延波笑盈盈的问。
"你还笑?刚见面的时候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你说憋气不憋气。"我恨恨的说。
周延波依旧从容的笑着,还一副事故深沉的样子:"咳,有的家教就是那样。你不怎么做家教
当然不知道。我做的时候有时也是那样,时间长了就好了。"
"幸亏我没有心肌梗塞,不然早就断气了。"
"这样的事情多了,以后工作的时候老板就那样怎么办?有你受的。"
"你说的这么轻松,好象是你让董飞死缠烂打的让我帮你啊?!"我斜眼看了看一脸悠闲的周延波。
他就有一点好,遇事从容不迫。别看平时一副斯文的样儿,其实也一肚子坏水儿。
"罢了,东霖兄。身为四人帮之首,你有义务替其他兄弟排忧解难。"
"算了,和你说话真折寿,有没有吃的?我饿死了......"我决定不和他计较了,既然已经接了,做
就做吧?大不了要头一颗,要命一条。恩?好象有点过了。


再次来到欧明的家里是周末的下午了,这次她妈不在家。进门的时候,欧明正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一手拎个遥控器,一条腿锒铛在外面。吊儿郎当的样子。
"什么节目?"放下背包,我坐在他的旁边。
"动物世界。"他心不在焉的说,然后坐起来。打量着我说:"是不是我妈让你来监视我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浓黑的眉毛都快绞在一起了。
"你认为呢?"我笑着反问。
"如果是,你可以走了,本少爷没兴趣。如果不是,你也可以走了,我学习挺好用不着人教。"
听他说这话,我又重新审视了一下他。好家伙,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不过,我也没那么容易打发
你当我陆东霖什么人?让来就来让走就走?
"学习挺好?我没记错的话你好象留级了一年。"这是周延波告诉我的,详细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只是帮他补课,又不是当他保姆没必要知道那么多。
他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那意思既是那又怎么样?我就是不买你的场。
"我妈给你多少钱?"他问。
"什么?"
"你拿了钱,不用补可以走了。"他又说。
你当我是狗啊?此时,有股怒火顺着我的呼吸道上来。若非平时,我非一拳挥上他帅气的脸不可。
但是现在,要忍耐,要忍耐......我对自己这样说。吐了一口气,我平心静气的说:"对不起,既然
拿了钱我就得做完分内的事情。不劳而获虽然好,但是并不心安理得。"
与他这么对视着,我想我能比他高那么一点点。玩世不恭,狂妄自大,这些字眼从我的脑海里蹦出来
富家子弟都这样吗?但是赵瑞好象不是,除了一些玩世不恭外,不象我面前这位这么蹩脚。
"既然这样,随便你。"看我说的如此"认真",他哼了一声。转身向卧室走去。
"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我尾随着他来到卧室。
"随便。"不在乎的说了一声,然后倒在床上。
我看了他的卧室,不是很凌乱。墙上贴满了车的海报?原来他喜欢车啊?一般这个年纪的不是爱好
足球就是篮球的,他这点倒有些让我意外。
补课的时候,他没有表现的非常反抗,但也不积极。总之就是懒懒散散的,一副爱搭理不搭理的
样子。过后,我庆幸自己没选择师范,赵瑞说我不是个当老师的料,看来他说对了。


关于论文的事情还是不能松懈,除了给欧明一边补课我要到处的去收集资料去写那篇该死的论文。董
飞说去找老于头不就得了,他给很多的学生写过毕业论文。找他?我哼了一声,谁不知道老于头
那个家伙顽固的要死,再说大一的时候我们总发生矛盾,他老看我不顺眼。现在要我去求他,我宁可
不写论文了,虽然我承认老于头的能力挺强。
谁不知道老于头厉害出名,严师出高徒嘛。周延波也这样说,他还告诉我其实老于头对我挺关照的
背后有时偷偷问我的情况。我说我怎么不知道?周延波哈哈笑着说你看他不顺眼,系里基本都知道了
谁还告诉你啊,再说。一个人民教师最大的荣誉莫过于让一个坏学生改邪归正,老于头正是行中一
例。别看他对你那么严厉,其实和你最亲切了。
敢情你们把我看成十恶不赦的坏蛋了?不过是当时年少叛逆而已,又不是不可饶恕。说的象我得老
感激了似的感谢老于头拯救了一只迷途的羔羊。说完这些,董飞他们哈哈大笑起来,四年一起,知识
没增,扯淡倒长进了不少。


再次补课的时候,欧明的家里只有钟点工张妈一个人。等了足足两个小时,欧明才晃晃悠悠的回来
,那天有点小雨。他回来的时候身上有点湿。等他洗完澡出来,已经快七点了。
"抓紧时间吧,上次说到哪里了?"我翻书看了看,心想留给他的作业也不一定能完成。
"今天我很累,不想补了。你回去吧。"他往床上一倒,歪歪斜斜的占据了大半个面积。
"不行。把今天的任务完成你再睡。"说完我去拉他的胳膊。
欧明一把甩开我,大声说道:"滚!老子今天不想补。别碰我!"他的脸色不太好,说话的口气也
冲不象刚开始那样爱理不理。我握了握拳头,使劲的咬了一下腮帮子。虽然很想生气,不知为什么
却忍住了,我想我陆东霖从来没这么忍辱负重过,甚至那时和老于头的时候,真是讽刺。
"明明,你又和谁生气了?"正在气氛有些僵持的时候,欧明的母亲适时回来。一看见我笑了一下
说:"陆老师也在啊?"然后扭头看向趴在床上的欧明" 你怎么乱发脾气了,陆老师是来帮你补课
的呀。"
"别烦我!"欧明一把抓起被子盖在身上,头也包了起来。
"唉,"欧明的母亲叹口气,站起来对我道歉"真是不好意思,今天可能麻烦你了。我们家明明就
这样,可能又有不顺心的事情了。我看,改天好吗?"
好,我求之不得呢!不过这小子脾气也太坏了,又不是斗牛的,向谁都顶。
"好吧,我先回去了。"说完,我看了一下蒙头的欧明就告辞了。

 

"东霖,还在为论文的事情伤神呢?其实挺好办的。"晚上在饺子馆吃饭,周延波看我的脸色不太好
于是问我。
"少管我!"烦躁的说了句,我一口喝光了杯子中的扎啤。
董飞从洗手间出来,看见我,说:"怎么了,东霖。口气这么冲。吃火药了你?!"
"吃火药了就好了。把你们烧的一根毛都不剩。"我说。
"这么狠,真是无毒不丈夫啊。"
我白了一眼笑的周延波,道:"还不都是你害的。"你们俩合起来算计我。
"我怎么害你了?"他一脸无辜的样子。
"间接伤害。要不是你扔山芋,我不至于看人家脸色过活。"我把欧明发脾气的事儿和他们说,董飞
听的一楞一楞的,直露出惊讶的表情。
到是周延波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就这点事情,至于吗?"
"至于吗?一个比你小的这么呵斥你,你能受的了?"我瞪大眼睛,看着周延波。
"行了,东霖。我们哥俩都知道你忍辱负重,这不,今晚犒劳犒劳你。"董飞同情的拍拍我,一脸我
理解你的表情,屁!如果周延波是主谋的话,你就是帮凶。
"其实我也不是这么生气"我说"只是有点纳闷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古怪,动不动就使脸色。"
"看你说的好象你很老似的。"他们笑。
"也差不多了。照这样下去,我衰老的速度成直线上升。"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见你也好不到哪去?!"周延波说。
"你听谁说的?!"信口胡诌我可不答应。
"赵瑞啊。他最了解你了。"
是啊,我们当中只有赵瑞了解我,了解我的性格,了解我的生活,了解我的过去。如今,如今他不在
否则的话,怎可能让这两个家伙欺负我?!
"对了?赵瑞呢?最近怎么没看见他?"这时我才想起已经快有两周没看见他了,这小子干吗去了
突然消失不见。
"哦,他说姥姥过生日,回家了。走的太匆忙没来得及告诉你。"董飞说。
可怜我唯一的亲密搭档不在身边,不过我可以想象赵瑞见到我会说什么,东霖,你又长大了。
什么啊,嘁~!

接触
欧明那次和我发脾气以后再没乱生气,但还是拉个脸子,跟个长白山似的。我想他妈可能和他说了。
要不每次补课时,他都一脸不情愿的表情。我也渐渐习惯了他的长白山脸,反正我的任务是补课。
又不是幼儿园的老师,爱摆就摆吧。更重要的是一直没什么时间去在意那些,因为我把论文初稿交给
王教授时,姓王的摇头说不够充分,具体也不详细。寻思了半天,难道真的让我去找老于头?我想
老于头一定知道我正处在进退两难的时期,巴不得我去找他呢。有次,我去办公室拿材料,正好和
他相遇,还煞有介事的问我"论文写的怎么样了?!"随便答了两句,我还是没开口。
周延波问我,你咋就这么倔呢。偶尔低下头又不会少块肉。我说那老于头也够倔的,明摆了那神态
故意挖苦我。人就是这么奇怪,两个相克的人相遇就是擦不出火花来。我也不是讨厌老于头,但就是
不能开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星期天晚上我给欧明补课完,他母亲非要拉我在她家吃饭。我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
张妈现去市场买了些蔬菜鱼肉,端上桌子时五花十色的,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吃饭也这么讲究
看着桌上六菜一汤,我想有的贫苦人家一年也未必能吃上几顿。
罗太太看我没动筷子,忙招呼我道:"陆老师,吃啊。别客气,来吃这个,张妈做的可好吃了。"
说着往我的碗里夹了块醋熘里脊。"
"您也太客气了,叫我东霖就行了。"我说,其实我对里脊并不太感兴趣。周延波说我的胃挑剔的
很,不吃狗肉,不吃兔肉什么的。我也不晓得,从小就不怎么喜欢吃。所以有时他们吃野味的时候
我通常是叫了一些自己喜欢的菜来吃。
"那好,东霖。"欧明的母亲露出亲切的一笑,一些细细的鱼尾纹堆在眼角"你喜欢哪个就自己夹
吧。"
偌大的玻璃餐桌上孤独的坐着我们三个,罗太太不时的和我唠起家常,我也只是唯唯诺诺的答应着
欧明在一旁一句话不说的吃着饭。只一会,他放下碗筷说了句"我吃完了"就进客厅看电视了。
剩下我和他的母亲坐在椅子上,有时房间大了也不好,太空旷。
"我和明明他爸爸为了工作,小时侯把明明放在乡下奶奶那里住。直到十二岁的时候才接回来,
以前没怎么照顾他,所以想弥补些对他的亏欠,所以一直宠着他养成了这副坏脾气......"
欧明的母亲说的时候又些伤感,不过我看她的样儿又不象那么真诚。
有人说,童年,即使用金钱也买不回来。这么的弥补,怪不得今天这么嚣张跋扈。
"这孩子脾气倔强。和人也不好相处,我和他爸爸工作忙,也没时间照顾他。为了将来他能衣食无忧
我们拼命的赚钱......"
这夫妇俩满脑子就是赚钱之类的,我想欧明今天这样也不足为怪。再多的金钱也买不回失去的亲情
和温暖。
欧明的母亲絮絮叨叨的说着,我也没听进几句。谁家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好,也许他们这么做没
有错,只是方法不对而已。人在年少的时候很容易产生根深蒂固的想法,有时甚至决定人命运的
一生。我想,要不是那次经历了一场"劫难"我可能一直会叛逆的走下去。我爸曾经那样想过,但是
他好象悔悟的比较早,要不我也会怀疑也能象欧明这样许多孩子一样。


欧明也算幸福的,同龄人所有的他都有。所没有的他也有。年纪轻轻就去过很多国家旅游,他摆在
桌子上的那张相片,是在巴黎艾菲尔铁塔前,我第一次见他笑的那么阳光灿烂。当时,我着实楞了
片刻,一个笑的如此阳光的男孩现在给人却这么阴郁。
他还喜欢听音乐,房间里摆满了CD唱片。富家子弟有时也真的很好啊,不,是非常的好。
有天,我去的时候他一边听音乐一边在房间里上网。我走过去仔细看了看,是个国外的网站。
"在干什么?"我问
"等会再补课,我先找个东西。"他心情好象挺好,一边哼着歌一边回答我。
不一会,他啊了一下,说了句他妈的。我回头看见屏幕黑了,然后他重新启动了后,点了两下又死机
了。"怎么回事?"欧明咕哝了一句,伸头去看后面的接线口。
"可能进病毒了。"我说。"国外的有些网站不能随便进。"
"不会啊,昨天我也是进的这里就没事。"他疑惑的看了我一眼。
"有些病毒是潜伏性质的,也称为二次病毒。第一次进时没事,第二次时就会发作。"我来到电脑前
检查了下程序盘,看来主程序还没有感染上,事情还好弄。
欧明让出位置,我坐下来移动鼠标,开始在电脑上的工作。
"你懂电脑?"他难得好奇的问,可能奇怪这样一个家教对电脑熟能生巧有点惊讶吧?
"还行,以前学过程序。"
找到病毒根源了,隐藏在一个小文件夹的子文件夹里,不是大病毒。
"你装杀毒软件了吗?!"我问
"装了,还是正版的。"他说
怎么杀不干净?看来有的杀毒软件只能专一,不能多用途。
"你干什么?"他看见我打开网页,于是问道。
"在线杀毒,明天换个软件吧,这个杀毒的不太好使。"可能是病毒的影响,网页打开的速度有点
慢。
【Boys Don`t Cry—beiou】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