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风流云散—冰晶唯羽

时间: 2016-07-05 15:44:37 分类: 今日好文

【风流云散—冰晶唯羽】
如果真的有一种水可以让你让我喝了不会醉
那么也许有一种泪可以让你让我流了不伤悲
总是把爱看的太完美那种豪赌一场的感觉
今生输了前世的诺言才发现水已悄悄泛成了泪
虽然看不到听不到可是逃不掉忘不了
就连枕边的你的发梢都变成了煎熬
虽然你知道我知道可是泪在漂心在掏
过了这一秒这一个笑喝下这碗解药
忘了所有的好所有的寂寥
--游鸿明《孟婆汤》

我轻轻地依靠着窗边,随风的杨柳在我眼前晃动。繁重的锦绸缠绕着我,可是我全身依然冰冷。心中无任何感觉可言,七情六欲就像一下子从记忆中消失一样。我闭上眼睛,空气中只闻到心死的气味。
远处传来缓慢,沉重的脚步声。隐约中的不远处,一个人走来,那双黝黑,深幽,包容看透一切的眼眸深深地刺痛着我。原来空洞的心,一下子变得异常压抑,让我一时间透不过气。伴随着锥心之痛,我醒来。毫无理由地微微抽泣。
已经不记得这样的梦境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记得它究竟出现过多少次,我也不想去考究它,除了那双眼眸。

又是一个明媚的早晨,大一的校园生活已经过了一半,现在正值放假期间。宿舍里只剩我一个人。其实我家离这里并不是太远,可能是因为我不是那种恋家的人,所以我情愿留下来。学校没有哪条规定放假一定要回家嘛!
与我同室的还有三个:信非,辉逞,舜成。他们和我一样都是艺术系的。听他们说,我们系中还有一个和我一样不愿回家的人,可惜我一直无缘与他相识。
信非总说他是一个很高傲的人,自以为是,目空一切......虽然他的成绩的却不错。我轻笑......这样的人和我简直是八竿子打不着。

是夜,我偷偷地溜出校园,来到一家叫月夜的钢琴酒吧。我是这里的钢琴师兼服务员,以我学了八年钢琴的资历,应付一晚的演奏是绰绰有余的。
酒吧通常都很静,客人总是努力地维持店内的清静。
我悄悄地踏进酒吧,是时候该上场表演了,我坐了下来,手指在琴键上飞舞......
一瞬间,在脑海里闪过梦中的情景。我猛地缩回手,台下马上投来众多诧异的目光,千百种复杂的眼光汇集起来,我有点心慌。
刹那间,我看到那双黝黑,深幽,明亮,清澈,包容和看透一切又不失温柔的眸子。
是他?那个在我梦中不断出现,挥之不去的影象。他望着我微笑,一种看不透的笑容,带着一丝的不可思议。
他站起来转身离去,我来不及喊他,他已经消失在远处......

也许那天晚上改变了我,白天就整天在发呆,夜晚早早却地来到酒吧。很想再遇到他!

在一次课间,去往美术室途中信非注视着我。
"你失恋啊?最近老看到你像游魂似的。"
"也差不多啦!"我叹气。
"真的?那女孩是谁啊?"
"什么谁啊?说到哪里去了!没那回事!"
"是你自己承认的啊!"
"......信非,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情缘,前生的无数次对望,才换来这生一次的相逢?"
"你在胡说什么啊?我看你最好还是先看看医生!"
"我相信啊!总觉得那天晚上的就是这样!"我望着天空,树上飘落几片树叶,脑海里翻过无数幅梦中、现实交杂的画面......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间学校的艺术系都有那么多的同学聚会。但我们这里就是。今天晚上算是比较大型,我穿上最普通的衬衫,跟着其余的三个人就出去了。
聚会的大厅真的很大,可是我们的人也不少,我不知道是我们艺术系真的有那么多人,还是他们把其他的朋友都带来。可是着一些都与我无关,我静静地站在最不起眼的角落。
众人嘻嘻哈哈地,大厅里融融炉火和酒精热度逐渐让屋内升温,令理智模糊。我有点受不了,离开大厅走到花园。
花园里很安静。宅子里的狂欢作乐完全听不到。风轻轻掠过我身边,我往后退到一棵大树下,无由来的突然希望眼前的是一个大湖,一个有杨柳飘扬的大湖。
"这里很安静,很适合谈心!"一把淡淡地声音从我后面传来,我转过身。我愣愣地望着他。
一秒,两秒,三秒......
"怎么啦?"他问,明亮的眼睛在夜间闪耀着,我依然全身僵立。他微微地一笑,转到我身后,我的心在不停的猛跳。"你知道吗?在以前这里真的有一个湖哦!"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转过头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他不管我,继续说:
"而且这里以前还有一座很大的皇城!"
"你怎么知道的?"我好奇。他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叹气。
"浩风,你怎么在这里啊?里面一大群人在等你呢!"伴随着一把妖里妖气的声音,一个妖媚,浓脂艳粉的大姐摇摆着走了过来,一身浓俗的香水味飘溢在空气中,我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
"哟!这个是谁啊?也是我们系的吗?好可爱的小弟弟哦!浩风居然和你一起?......不如你也一起进来吧!"
"不要!"我闷哼一声,我讨厌她低俗的外表。再往后退,避开她伸出的手。她有些疑惑,有些愤怒的看着我。
"好了!"一个身影挡在我面前。"我们进去吧!"他拉着那女人的手,硬拖着她进去了。我愣在原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望着他的背影,一丝的失落升了上来。
等着这么久的人还是只能相处一阵子?

走得最急的是最美的风景,伤得最深的是最真的感情。
我呆呆地望着书上的这句话,突然有些感触。
自从上次再次见到他,我反而有些失落。因为听信非他们闲聊时才知道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算什么呢?我冷笑,我跟他只是见过两次,我根本不了解他,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情缘,前生的无数次对望,才换来这生一次的相逢。可是却不是我和他?更何况我是男的,我还能做些什么呢?我还要抱有希望?
可是我还是想着他,那双清澈,黝黑,深幽,明亮的眼睛一直留在我的梦中,到底是现实中的他让我心动,还是梦中的让我牵挂?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以前有个算命的跟我说过,我前世一段没完的缘延续到今生,我可以选择放弃,也可以选择续缘,那如果我前生爱的人是他,我该是等待还是放弃呢?
接连好几天,我都有意避开他。尽管我们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每当走到他面前,我总是低下头,不敢看他,害怕偶尔的一抬头,我会看到什么不想看的东西。真可笑,我和他不过交谈过一次,却再也没有胆量再跟他独处。

初夏的一天,信非跟我说,因为大一的生涯就快结束,为了留个纪念,所以决定所有的人来一次旅行,任凭他说得如何天花乱坠,最后我还是拒绝了。
没什么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也有可能去。可能是我神经过敏,也可能他根本就没和我一样的感情,可是就是不想见他,不想跟他接触,很矛盾的想法。

我呆坐在酒吧的柜台前,今晚,我有权选择不去演奏,因为心情不佳是会影响弹奏的效果嘛!
百般无聊的玩弄着面前的酒杯,就在这时门口站着一个人,一个让我有点惊愕,有点迟疑的人,他不应该在这里,他应该跟信非一起出去才对啊!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
他走过来。"我们是不是该好好的谈一谈?"他的眼里有些坚定,有点迷惑,但依旧明亮,黝黑,深幽......
"我,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我回绝,眼睛依然死盯着地板,双手抓着裤子来回的摩擦着。"我们只是好朋友。"我说,声音小得连我自己也听不到。
"只是好朋友为什么要避开我呢?"他反问。
"我......"我一时语塞。
"云瑟啊!你我都是性情众人,有些东西不用说出来,我们彼此也应该感觉得到啊!你我不走出第一步,那这种关系,我们还是会继续的!"我愕然,他在说什么啊?
"浩......浩风,你说的话好奇怪,我听不懂!"浩风叹气。"你就这么迟钝吗?非得让我说明白?"
"我......"脑里一片混乱。"你的意思是......"我疑惑,不过还是站了起来。
"我该弹琴了!"我不想在去想这到底是什么,转身。突然一股热流从我的左手传来。浩风拉着我。
"我喜欢你!"我脑里顿时一片空白。他说什么?我的心跳得很厉害。我努力的让自己平静,可是我还是感到两只手在轻微的颤抖。
"不可以!"从牙缝里我艰难地拼出几个字。刹时,左手的热流消失了。
"为什么?"他的声音有点沙哑,像在掩饰着些什么。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呢?我爱他,他也爱我,暂且将他所谓的喜欢理解成爱,这应该是一个大家都羡慕的两情相悦啊!我极力的整理着自己思绪里的混乱,简单地总结了几个不是原由的原因。
"因为你有女朋友,而且我们都是男的,更何况我对你没感觉,正确的来说我不喜欢你。"我用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说完这一串话,缓缓地走到钢琴前。
我在说谎,我知道,内心在这样说着,我挣扎着,但第一个理由是真的。
我装作镇静地坐在钢琴前,迟迟不肯弹......

顾虑的东西太多,感情就越无法开展。
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不要后悔今天的决定,无论发生什么事......可是几年后,当我站在他病床前我才知道,我的决定是多么的愚蠢,错得有多离谱。
接连好几天,被我硬拉回到朋友关系的浩风都没有出现在我面前。我和他之间无形中建起了一堵高墙。不过我相信时间可以让一切都变淡,更何况浩风与我见面不过三次,这样的爱情不会让他感到很深刻。而我也决定继续沉迷与我的梦中,哪怕像庄生晓梦迷蝴蝶一样,为到底现实生活中的他,还是梦中的他让我心动而烦恼。我也是甘愿的,我痛苦,让他过得更好。
我曾经天真的以为......

爱情可能是恒久的,那是一份坚贞与执着。但也可能是脆弱的,那时当你存在太多的幻想,而又不肯忍受显示缺点的时候。
可是我就是太现实了,依然是不能得到永恒,为什么?
我第一次看到浩风的女朋友,是在一次酒会上,大家依然玩得很疯癫。浩风只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不断得灌着自己,喝得很醉。而且不时的向走近他的人发酒疯。小兰,也就是浩风的女朋友,叹着气慢慢地走向他,在他耳边不知道说着些什么,然后扶起他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她是一个出众外表的女孩。飘逸乌黑的长发,一双大大的杏眼,弯弯的柳眉,绝对是那种让正常男生为之倾倒的类型。
看着小兰跟浩风东拉西扯,东倒西歪的走到大门。我有种想帮忙的冲动。我站起来准备走过去,小兰一个回头,让我不敢靠近。
我没看错吧,那是一种妒忌,愤恨,悲怨的眼神??我......有得罪她吗?
在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时,她已经拉着浩风走出了大门。

很快大二的生涯开始了,浩风和小兰依然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我曾经很想将浩风放在朋友的位置,可是每每看到他们两在我面前走时,我总是不自觉的偏过头,加速得逃开,宿舍里的人对我这种反应嘲笑了很久。
我不再跟信非他们参加些什么聚会,将闷在房里发呆改为呆在宿舍里听电台。
起初是因为寂寞,打发时间,没想到一听之下发现主持人说得都挺有道理,于是就变成了每晚一项固定的节目。

今晚,耳朵里,依然准确无误的接收着从收音机传来的声音。可是眼皮却沉重得让我不自觉地想合上......
朦胧中,我似乎又回到了梦中经常看到的那个云淡风轻,杨柳飞絮,长廊迂折的场景。
我依然依靠着墙壁,半睡半醒地注视着眼前已看千遍的风景。时间慢慢地流逝,我等待着,可是这一次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沉重的脚步声没有出现。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不来,拼命的催促着自己站起来,走出去......可是,我的身体却不受控制得呆坐在原地,我的思想虽然很焦虑,可心却出奇的平静,缓慢得让我害怕它会不会突然停止。
道旁杨柳依依,千丝万缕,抵不住,一分愁绪。堤月盟言,不是梦中语。后回君若重来,不相忘处,把杯酒,浇奴坟土。脑海里莫名其妙地出现这一段东西。
下意识地从怀里拿出一把首匕,我惊愕,他,不对,是我。我想要干什么啊?
我想大叫,拼命的想摇头,想放手。可是我想的都没实现,周围依然一片寂静,喉咙里也发不出任何的声响,天啊!现在什么人都好,快来阻止我,不,是前世的我!
没人,没人听得到,耳边只传来一阵又一阵马的嘶叫,人的喊叫混合而成的吵杂声。
"啊!"我终于可以发出声音了,不对!我怎么会想笑?还在狂笑?
"嘶!"从腹部穿来一阵的剧痛,拿着首匕的双手顿时粘满了鲜血,刚才的狂笑转为柔弱的呻吟。
"浩风......"当我再一次发出声音之时,眼中某种滚烫的液体缓缓地流了出来......

"云瑟!喂!天亮了!再不起来,你可要迟到了!"我正开眼,对上一张俊俏的脸,是信非。
"喂!别用那么白痴的眼神望着我,真受不了!"什么?!我白痴?一大清早的,居然听到这样的批评价??我惹谁了我!
奇怪,怎么今天一整天,逢人见我都说我目光呆滞。不过是是因为我正在思考昨天晚上的梦而已嘛!什么目光呆滞!!!
我极力地想回忆着寻找着梦中,应该是前世的我,为什么要自杀?还有我临死前叫的"浩风",是他吗?
梦中那首什么杨柳依依,一分什么绪,把杯酒......朦胧的记忆,我将记得的几个字写在纸上,琢磨着。什么嘛,这几个字左看右看都看不出些什么东西啊!!
"是道旁杨柳依依,千丝万缕,抵不住,一分愁绪。"身旁突然传来一把低沉的声音,我抬起头,差点没把手上拿着的钢笔掉在地上。
两人僵立了半分钟,我才好不容易的从脑里挤出一个疑问。
"你怎么知道这首词的?"
"很久以前见过,就一辈子都忘不了!"他坐下来,解释的说"这是南宋诗人戴古复的妻子在自尽前写的,你也应该记得啊!"我记得?我将所学的古文知识翻了一遍,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戴古复,也不认识他的妻子,我摇头。
"那你怎么会知道这首词?"他反问。
"我......"我是在梦里听到的,可是这么荒唐的原因让人怎能相信呢?
浩风看着我沉思的样子,微微一叹。
"我是不是不该找你呢?"什么?好端端地怎么会跑出这样的问题啊?"你以前很爱笑的,笑起来也很迷人!"等等,我怎么听着有种想打颤的感觉啊?!"我对你的伤害真的有那么深吗?你这么抗拒我?"什么?在我有限的思考能力中,仍未搞清楚他说的话用意何在!
"我......该走了!"等等!一种无由的失落让我站了起来。
他好象知道一切,知道我的想法,知道我的前世,知道我想知道的一切。
可是偏偏我没这个胆量追问下去,面对他,也许就像他说的,我抗拒他!抗拒与他一切有关的东西,可是我又不断的不自觉的想起他,真的是好奇怪的心理。

时光飞逝,大三的学年也开始了。
一开学,我只有冷漠的看着大家聚在一起聊着假期的事,以我的观点,那里只是一堆三姑六婆在议论是非而已。可是在他们闲聊中我却知道了两件我听得进去的消息。一是,浩风的画得到众多老师的一致好评,有机会去外国继续深造。我无语。反正我和他没关系,知道又有何用?
也许我确实跟他无缘,他的画虽然公开过好几次,可是我都因为各样的原因看不到。
另一个消息则是浩风和小兰分了手?!我很惊讶,像他们这对郎才女貌的绝配怎么可能会分手呢?我靠着墙,安慰自己,也许这只是这班人开的玩笑而已。

回到宿舍,我静静地望着窗外,看着外面接天连地密集的雨线。突然房门打开了,一个湿漉漉的身影走到我跟前,乌黑的长发由于有水而紧贴着她的脸,从双大眼睛读出有说不出的复杂。是小兰?
小兰不管她现在的样子有多糟,第一句就跟我说:"浩风决定要去外国了!"这个我知道啊!她想告诉我什么?
"你帮我留下他吧!"什么?我的头脑不太好使,她个浩风的话怎么都让我如此的费解?"刷!"宿舍里的人听到这句话都不由自主的望着这边。
"为什么要我留下他呢?这是他自己的决定啊!"
"我原先也是这样认为的,虽然他之前跟我说过他绝对不会去外国的,因为他找到了他要找的人。可是现在......"小兰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别哭啊!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僵立在原地。小兰带着些小抽泣,继续说:"前几天,我去找他,他正在沉思些什么。我慢慢地走过去,没想到却听到你的名字......"什么?!宿舍里顿时一片唏嘘。
"咦!小瑟,我怎么都没听过你有跟那混蛋是朋友?!" 舜成好奇的问。
"我......??没有啊!我和他......"
"对!你和他的关系并不是朋友这么简单,对吧!"宿舍里的人顿时又一阵的喧哗。不行,不可以让他们知道些什么,我急急忙忙的将小兰拉出宿舍。外面的雨势更大了。小兰甩开我的手,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啦!为什么要你帮忙让浩风留下了?"
"我......"
"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嘛!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些什么矛盾,可是只要你帮我把他留下,我......我会退出,只要你跟他说你要他留下......"小兰又哭了。小兰说只要浩风留下她就退出,这不是我一直都很想的吗?可是我,我还是不能办到!浩风跟我注定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啦!我很想这样说,可是在小兰面前我就是说不出。
"小兰......"我全身颤抖了一下,声音的主人走到我跟前,拉着小兰。
"跟我走,我们之间的事不要麻烦别人!"他说什么?他们之间的事?小兰没有反抗乖乖地跟着浩风消失在雨中。
"哈哈!"我笑了。我站在雨中,任凭风雨吹打在我身上,我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了?我不应该再存有幻想,他不属于我的!我要让自己清醒一些,我继续站在风雨中。

第二天,很如愿的我病了,不想做任何的东西,可是却有种想回家的冲动。想想放长假的时候我都没有这样的想法呢!浩风,那个跟我一样不想回家的人!也许在大一听到和我一样不回家的人时,也许是我第一次认识他。恩!怎么又想起他了?我该好好地静养才对。
我闭上眼,殷红的血,嘈杂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他出现了,那双黝黑,深幽,包容看透一切的眼眸又一次地出现在我梦中。这次也还是刺痛着我的心,朦胧中,我看到他跑过来,抱起我,我努力的伸手,抚摩着他的脸。
"我们的纠缠下辈子再解吧!"我艰难的说着,闭上了眼。

我喘着气睁开了眼睛,最近这样的梦已经很少出现了,可是梦境的真实性却越发显著。
三天,我都没听过电台,因为根本没心情去听。也许我是应该听听的好,但我却选择了到酒吧里闲坐。我很奇怪老师为什么没有找过我,毕竟我很久没上过课了,不过也许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也说不定。
坐到第四天早上,我的精力依然很好。我游逛在校园中,呼吸着早晨的气息,就在这时,信非和辉逞走了过来。
"小瑟?原来你在这里,你这天几天去里哪里啊?"
"我?我在酒吧里啊!"
"不是吧!!!小兰找了一个晚上了!"
"什么?"
"什么什么啊!就是浩风的女朋友啊!"
"不是,她找我干什么啊?"
"你不知道?浩风进里医院!现在好象还在昏迷中!"什么?我脑中一阵轰然。发生什么事了?他们继续说。
"就在前天晚上,他撞车进了医院。真是的,听说就是因为这件事原本要出国的机会让给了别人呢!"
"我......我要去看他!"我转身。我现在能做什么?不要再告诉我这又是因为我......
"等等,知道是哪家医院吗?真是的!"他们把地址告诉我,我马上飞奔过去。

医院,浓浓的药水味凝聚在一起。让我有点呼吸困难,走在迷宫似的走廊,我该走哪里啊?!我走到拐弯处,和一个人撞个满怀。
我抬起头,是她?"啪!"她一个手掌伸过来,我脸上顿时火辣辣的。她又哭了。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在这里为你们两个瞎操心啊!"她头一句也是说得我一头雾水。她继续问:
"这几天你去哪里了?"她盯着我。
"我去了酒吧!"我如实的回答。
"哈哈!"她转过头,痛苦的笑着。"那就是你根本就没听过电台!"
"没有!"我摇头。
"浩风你说得对,也许老天根本就不让你们在一起。你知道吗?"她又转过头望着我。"他现在正在昏迷中,医生说他的伤势不是很严重,可是就是不肯醒过来,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我点头,现在就算我再笨我也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风流云散—冰晶唯羽】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