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监禁—寒竹

时间: 2016-07-05 14:39:05 分类: 今日好文

【监禁—寒竹】
"呜......头好痛......"我捂着自己抽痛不已的头,睁开了眼睛.印入眼帘的竟是木制的天花板与洁白的墙壁.
"......"盯着这日式风味浓厚的房间,我的心不由一沉.掀开被子,这才发现,原本穿在身上的便服已经被换成了和服.
失策啊!我真是大意了.苦笑不已,跪坐在踏踏米上,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我的命运.
平凡的大学生涯,平凡的大学生----那就是我周中乐.
"什么狗屁新生联欢晚会啊!无聊透顶."我烦躁的耙了下头发,走出了黑漆漆地大礼堂.而倒霉的被我拉出来的王伟斌则堆起笑脸赔笑.
"周中乐,也不要怎么说嘛!大家一起聚聚也没什么不好"
"哎......算了.那你去玩你的去吧.我先出去透透气."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这重色轻友的家伙,分明是想回去陪刚追到手的女朋友吧.真是靠不住啊.
信步在街道上闲逛,天已经很晚了,街上也没什么行人.算了回宿舍吧,再不回去,宿舍大门就要关闭了.
横穿过小巷就可以到达学校的后门了.小巷里只有我的脚步声在回响着,安静,太安静了,安静的有点诡异.我警戒的观察了四周----没人.我不由一阵寒毛竖起,听学长说,这里有很多学生被抢劫,强暴.虽然自己是男生不怕被强暴,但是身上还有一部三星彩屏手机,要是被抢走的话,被老妈知道了,不死也脱层皮.
没走多久,身后果然出现了悉索的脚步声.不是吧,我真是乌鸦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深吸一口气,撒腿就跑.
但幸运之神显然不在我身边.
"呀!"前面拐角处突然窜出个身影,将我唯一的出路给堵住了.TMD!我在心里大骂三字经.正是"前有狼,后有虎".想走是没那么容易了.最近我一定是没有去烧好香.
"你们想干什么?"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怎么讲的跟三流电视剧里的台词.切!
围堵我的人并不说话,只是盯着我.慢慢地向我逼近.看那两个人的身型都是炼家子,如果要突围可不那么简单.但如果我放手一播,或许还有可能逃出生天也不一定.打定注意,我屏住呼吸,握紧了拳头.
趁他们逼近我,放松警惕的那一刻,我挥出了拳头.正中目标,在男人仰面倒下的 时候,我侍机一脚踢在身后男人的胫骨上,在他弯下腰的那一刻,我一拳打在男人的背上."叭"他边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好机会,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得意的瞟了 一眼,抬腿准备跨过"障碍物"时,脚却突然被倒在地上的男人抓住,正想一脚踹开时,一白色物体误住了我的口鼻.
迷药!反应不及,我已经吸入了大量的乙醚.双手反射性的掰开桎梏我呼吸的手,但意识却慢慢模糊,手脚也越来越无力......
眼前一黑,我倒在我身后的男人怀里.
我被绑架了.开什么玩笑.本少爷要姿色没姿色,要钱没钱,那两个白痴竟然绑架我.不是被抢劫了吗?我怎么会到这里?
坐以待毙可不行,我要离开.
"哗"门被拉开.
两个男人先后跨入房间.如果我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他们的话,相信我会很乐意与他们交个朋友.前面一个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是个严肃的人,与他清瘦的外貌很不相符.后面一个修长的身形庸懒的倚在墙上.挑染了白金的及肩头发更显的男人的不驯.
"周中乐?"生涩的中文从男人的薄唇中吐出.
"是."干吗?
"我叫佐藤一臣,是成宫的管家.他叫中村野."原来清秀的男人是这里的管家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从现在起,你,周中乐便是成宫家所属的奴隶."佐藤一臣的话无疑是个炸弹,炸的我头昏眼花.
我没听错吧,"奴隶??"
"对."倚在墙上的中村野露出皮皮的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我愤恨的瞪了他一眼,没人叫你说话.
"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中村先生,剩下的,交给你."佐藤一臣欠了个身,转身离开.
"你好,我叫中村野.你的临时保镖.请多关照."中村坐在我旁边,伸出手.
保镖?我看是来监视我的吧.
见我没有伸手的意思,中村也讪讪的放下了手.
"你的中文不错."
"那当然,我是天才嘛."中村一脸似笑非笑的的瞅着我,野兽般锐利的眼睛大咧咧的打量着我 .
"噢,那请问天才阁下,我是怎么来到这里,并成为奴隶的?"我紧紧拽住被子,如果不这样,我肯定自己会控制不住的给他一拳.
"咦?我我没说吗?"中村夸张的拍了下额头.
对,你没说,我敢肯定我的脸已经扭曲了.
"这里是日本,你呢,则是被成宫家买下的奴隶.在黑市上无所不卖."
"除了我自己,谁也没权利卖我."一股怒气油然而生,莫名其妙被打昏,醒来是却被告知自己成了奴隶.任何人都会生气的吧.
"没错,"将我的表情尽手眼底,中村才轻佻的笑出了声."你的签名与手印,契约书上说明----你,完全是自愿买与我们成宫家的.而你也收了一千万.如果你想反悔,你不仅要偿还巨额债务,你在中国的父母也将受到牵连."冰冷的话语,完全没有温度的眼睛.我恨不得冲上前咬他一口.,卑鄙.但是,这个威胁对我很受用.
沉默在我们两个人之间迅速蔓延.
"我饿了."我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我还要洗个澡."
"没问题.我去安排."中村说完,也离开了房间.诺大的房间,被沉默占据了.
不过十分钟,门再次被拉开.一个长相可爱的少女带着我的午餐走了进来.我也不客气,端起碗便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没兴趣去理会女孩惊讶的目光,八成是被我吃饭的样式吓到了而已.不过这也不能怪我,从中国到日本,我可是滴水未进,饿的发昏.管他吃相难不难看呢.
吃饱喝足,我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放下筷子,我似笑非笑的盯着那单纯的女孩.
"你叫什么?"
"雪玲."
"你过来."
"是."女孩害怕的挪了过来.
我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一把擒住可怜的女孩,在她尖叫前,一个手刀挥下,女孩软软的倒在我怀里.抱歉了.
我迅速的脱下自己的衣服与她子换上.自己则换上她的衣服.拿起吃剩的托盘,低头走出了房间.
拐过一个又一个回廊,我发现我迷路了.我暗自叫糟,但我的步伐仍不紧不慢.
我知道那女孩迟早会被发现的,我必须快速离开这里.
院子里一阵骚动,那么说来,女孩已经被发现了.
妈的,真倒霉.看来我只能暂时躲一下了.晚上,戒备果然更加森严了.一丝逃脱的机会也没有.我只好在暗处等待机会.
第二天我才发现,我所在的位置正是为厨房附近.为了方便厨娘的采购,这里开辟了一边门.我仔细勘察了情况.这里只有两个人把守着边门,而且,换班时间也有空隙.看来,我只要等待保镖换班的时候就可以偷偷溜出去了.
傍晚时分,我顺利的等到了机会.我兴奋的跑向门口.
"来人啊,有贼啊."厨娘那尖细的嗓子一喊,周围巡逻的人迅速向我这里涌了过来.
我恨恨的瞪了一脸惊恐的厨娘一眼,撒腿就跑.但和服的下摆与我虚弱的身体压根不允许我做剧烈运动.
好不容易跑到了街道,我便被他们逮住了.四肢被死死的压在地上,"HELP.HELP."我大声呼救.
众人侧目.只希望能引来警察,那么我就得救了.
"大家不要介意,他是个疯子.惊扰了诸位真是不好意思."中村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他俯下身,他的气息吹的我耳朵,引起一阵战栗.
"你很聪明,但又不聪明.你知道你这样做会引起什么后果吗?周中乐?呵呵......"男人轻笑出声,但在我眼里,如催命符般的恐怖.
"带他走."
"不,不,不."我拼命的挣扎.我不要被抓进去,我不要落在这可怕的男人的手里,我不要......
但没人听的懂中文,没人来帮我.手臂上一阵刺痛,接着冰凉的液体流进我的血管,溶入了我的血液.
我无力的倒在了中村的身上,慢慢闭上了惊恐的眼眸.不知道前面有什么样的惩罚在等待着我.

再次醒来已经是深夜.环视一下环境,我还是在原来的那个房间.只是这次是双手被绑,吊于半空.仅以脚尖踮与地板.身上的和服早已经剥离我的身体.一阵寒风吹过,我一阵哆嗦.
"听说,我的奴隶私自逃跑,可有此事?"清澈的男中音,明明是很好听的声音,但不知为什么听在我耳朵里,却感到一阵恶寒.
"是的,少主."紧闭的拉门被拉开,中村恭谨的弯下腰.
进来的竟是一个......美人?一个身高185的和服美人.艳丽的容貌,修长的身材,说不出的风流潇洒.竟看的人都痴了.
也许我的目光过于放肆,美人不悦的挑了挑那形状优美的眉毛.
"没你的事,下去吧."从中村手中接过鞭子,美人命令道.
"是."
"周中乐?"下巴被鞭子顶住,男人啧啧的以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我."原本我对你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第一天你就敢逃跑.看来我是小看你了."缓慢的吐出字正圆腔的中文.
"记住,我是你的主人,成宫静.给你二十鞭,因为你的不驯."
绷紧了肌肉,等待着痛楚的来临.
"啪."
"啊......"我狂吼出声,背上挨了一下,如同被火烧灼一般的火辣辣的痛楚.
鞭子不断的变化着角度,落在我的背上.在我以为自己就要昏迷过时,背后一阵刺痛唤醒了我的神智.
这个变态男人竟然啃嗜着我的伤口.
"呜......放手,变态......"
"呵呵......变态吗?中乐,那么我让你看看更变态的事."成宫静笑了,笑的不怀好意.
"呜......放手......"脆弱的性器被男人握住,明明心里极不情愿,但身体却随着男人的动作左右摇晃.并在男人的手重释放......
看着成宫静手中的精液,我羞愧的闭上了双眼.
沾着精液的手探向了从人有人碰触的后庭.象征性的沿着内壁按压几下,试图放松里面的肌肉.
"疼......"我嚷着.
成宫静突然撤出手指,便以怒张的凶器顶了进来.噗,一阵血腥味弥漫在整个房间.仿佛身体也被撕成两半的痛楚让我奋力的挣扎.但是双手本绑,后腰被紧紧扣住,我无力的人有男人在我体内进出.
"啊......啊......啊......"被生生撕裂的伤口在成宫静的性器的挤压下,血迅速涌出,顺着两人的结合处,滴落在踏踏米上.失血的晕眩,与一声声淫靡的撞击声,让我有置身地狱的错觉......

炽热的肉块在体内不断的冲撞,内脏受到挤压,胃纠结成一团.让我有呕吐的恶心感.
"你哭泣的表情真是好看."成宫静恶质的玩弄着我的性器。
"呜......"巨大的快感伴随着巨痛,我惨白着脸,冷汗直冒。
成宫静的喘息声越来越大,整个房间弥漫着情色气息。
"呜.....啊......."高潮来临前,成宫静一口咬在我的肩上,而我也随之射精。眼前一阵白光,意识渐渐远离......
第二天,中村将我从天花板上放下,并熟练的清理我身上的伤痕.我没有反抗。没必要,也没有力气反抗.
"你不该逃的."中村的手指伸进我红肿的后庭."放松,我不会弄痛你的."
"恩......"我皱着眉头,死死扣住他的肩膀.
"我,不属于任何人."
"你现在属于成宫静."中村的手指灵活的导出残留在体内的精液.里面的伤口又被撕开,我痛的紧紧握住拳头,努力不让自己叫喊出声。
"痛?"中村的手指顿了下,动作也温柔了很多。
......
"我不属于任何人......."我重复的低喃道,不知是说给中村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

无论我有多么不情愿,我还是成了成宫静的男宠.只希望成宫静能竟早的厌倦我,还我自由.
自从那次被成宫静折磨的半死,其后的一个月,我没有再见过他.听中村野说他去欧洲洽谈军火生意了.
后来,我又从中村口中得之成宫家族企业十分庞大,无论是金融业还是娱乐业,成宫家都有所涉及.在日本本土还有一个伴随着成宫将组崛起的腾龙组.拥有强大情报网络的腾龙组一向是黑道百道顾忌的黑道组织.
我不知道中村告诉我这些有何意图,况且当作是警告的一种吧.
后背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后庭的伤在如厕的时候仍有些刺痛.中村最近也不像以前那样整天盯人了.如我所料,中村野并不是什么小人物,而是腾龙组的火刑堂堂主.而我也是由他出面到黑市中买下的.
我也拿此事笑他没眼光,找了我这么个相貌身材都不出众的男宠.他倒很配合,"一时看走眼了."说完还一副后悔莫及的夸张模样.
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又不正经了.
日子过的也惬意,只除了我身后的牛皮糖----绪方真理.
"中乐......你别走,陪我说说话嘛!"娇小可爱的绪方真理气喘吁吁的冲到我面前,挡住我的去路.
绪方真理----据说也是成宫静的男宠.不过那也是据说,自从赏赐见他轻轻松松地将一个身材魁梧的保镖像垃圾般的扔了出去,我就知道他的身份也不是那么的简单.
从那时候我对他就有了一定的防备.可他见我不搭理他,倒越发的缠上我了.
"中乐......"撒娇的朝我露出无辜的面容.手则紧紧地拽住我的袖子,不让我有逃脱的机会.
"我说,绪方少爷,我去洗温泉,你跟着做什么?"叹气,再叹气.我都快被他烦死了.吃饭跟,散步跟,现在去洗澡也跟.幸好他不跟我睡一起,不然早晚我会神经衰弱的.
"我,我跟你一起洗.我可以帮你按摩哦."绪方真理一把抢过我手中的换洗衣物.拉着我就朝温泉走去.
"......"
"你楞着干什么?走啦,走啦,温泉很舒服的哦......"挣脱不开被他握住的手,我只好一路听着他的碎碎念只到温泉.
说实在,成宫家无是普通的有钱,连温泉也打造的一流.
三面环山,只有一面设有让人休息的房子.略显浑浊的温泉,带着硫磺的味道.让身子浸于水中,放松身心,看着四周景致的景致,再喝上一杯清酒,那真是一种享受啊.自从上次中村带我来这里泡过一次后,只要我没事可做是就会来这里泡上一泡.
"恩......啊.......好棒......啊......"
假山后面传来女子的呻吟与拍打水面的啪啪声.一听便知里面的人在做什么事.
"恩,看来只好下次来了."我红着脸,抖了抖绪方真理的手.
"好."真理也是一脸的尴尬,"走吧."
"站住."里面传来一声清澈的中音.成宫静?我惊讶的望向真理,没想到他只是苦着张脸,无奈的朝我笑了下.看来他早知道里面的人是成宫静了."铃子,你出去."
不多时,一个裸着身,一脸怒意的美女气冲冲的走了出来.走过我身边是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并故意的撞了下我的肩膀.
我招谁惹谁了?揉着肩膀,等待着发落.
"真理,你可以走了.待会再跟你算帐."
"是."只见绪方真理大松了口气,头也不回的奔了出去.
"周中乐,你进来."真衰,我皱眉,没好气的瞪着脚下的地板.
"过来,别让我说第二遍."狂傲的男人优雅的喝着清酒.冷洌的声音带着一丝低哑.听的我头皮一阵发麻.
我顺从的松开腰带,脱下浴袍,缓缓地走向男人.
"呃."成宫静一把搂住我的腰,不容反抗的吻住我.
"呜......"湿软的舌头撬开牙关,伸了进来.不断的舔舐着牙龈.想把那可恶的舌头推开,反而被他乘机卷住了舌头.一步把的攻城掠地,呼吸被夺,直到我失去力气瘫软在成宫静的怀里,他才放开我的唇.
"哈...哈...那个女人没有满足你吗?"
"吃醋了?"
"谁吃醋了."恼怒的推开狂吃我豆腐的贼手.并恶作剧在成宫静的胸口咬了一口.
"呜......你是在玩火吗,中乐?"感觉到有一圆柱体戳着我的臀部,心里暗暗叫糟,弄巧成拙了,怎么反而引起男人的情欲了呢.
成宫静兴奋的一口咬在我微张的嘴上,细长的手指也探如后庭,按着里面的肌肉,慢慢软化着后穴.
不同于第一次的粗暴,我被服侍的发出舒服的呻吟.不自觉的摆动着腰肢一寻求更多的快感.
"呵,中乐,你是在欢迎我进入吗?"滚烫的手掌抚慰我以充血的性器.
"恩......才不......啊......"我弓起身子,仰头,难耐的磨蹭着下体.
"你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哦."抽出手指,取而代之的是比手指粗几倍的炽热男根.
"呜......哇......"随着后庭慢慢纳如异物,那又痛又胀又麻的感觉让我难受的流下了男儿泪,"痛......"
"痛吗?我已经很小心了.放心,一会就会让你舒服了."成宫静邪魅的勾起唇角.
猛烈的冲刺让我只能攀住他的肩膀,任由自己放浪的在他面前扭动身躯,呻吟.
"啊......水,水进去了......."随着动作幅度的加大,温泉水也随着性器的抽插涌进了洞开的肠道.
"没关系."
不断的被冲撞着体内的某一点,又快有猛的快感一波连着一波从体内涌出,难以承受如此多的快感,"轻......轻一点......啊......"
但是在体内驰骋的凶器并没有缓下来的迹象,反而更快的抽动着.
"啊......"重重地一击.两人同时到达高潮.水面上一股白浊的液体,我羞愧的倒在成宫静的怀里,聆听着心脏规律的跳动.
情欲舒解的微醺感与臂弯带来的安心敢,让我有些昏昏欲睡.
但那也是我想而已.尤嵌在臀办内的性器经过稍微休息后又再度活跃起来.感到体内物体的胀大,我只想昏了了事.
"不要吧?"我好累啊.
"中场休息完毕了,中乐,你得陪我尽兴哦."成宫静艳丽的脸蛋绽放出摄人心魂的决美微笑.
于是沉醉于他美貌的我再度被吃干抹净......

在温泉中到底做了几次我根本没印象.记忆在第四次射精便断开了.望着熟悉的天花板,我知道自己回到了怀樱居----我的房间.
下体酸痛不已,动一下全身的肌肉都在抗议我昨天的疯狂行为.
皮肤上有些刺痛,我知道那是成宫静留在我身上的咬痕.看着身体上斑斑勃勃的青紫痕迹,我不由咒骂出声,这个男人真是不知节制.
"禽兽."
"哈哈,骂的好."中村笑嘻嘻地端着我的午饭进来了.他的身后则跟了一个瘦小的男子.
"中村,什么时候我的午饭由你端来了.看来你很闲哦."我怒级反笑.身体的不适,心情自然不佳.
"你说笑了,我只是让你了解日本美食,特地给你带来了这里最有名的料理给你尝尝."中村一脸笑容.
认识他怎么久了我怎么不知道他这么好心?
"少来.谁知道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没好气的哼了声,埋头狠吃.
"啊,被看穿了.是我身后的雅少爷要过来认识你,我呢,是带路加顺路."
"你好."中村口中的雅少爷----成宫雅,从他的身后挪出,腼腆的伸出了手.
"......你好."犹豫了下,我也伸出了手,出于礼貌,也是不忍看到如小鹿般可爱的青年露出无措的表情.
"你是静的爱人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静让人住到怀樱居呢."雅在我身边坐了下来."静一定很爱你."
爱我?
"咳咳咳......"该死,被呛到了"你在说什么呀?"
 "不对吗?怀樱居可是静母亲的居所。他让你住这里就说明他很重视你呢。"
雅一脸迷离,"这里的景色是成宫家最好的呢。一到二月,樱花全开的时候......这里仿若梦境呢。"
"是吗?"看来那个男人对我还不错。双手支着脸,看着眼前一脸幸福的男子。
"对啊。可是静相当讨厌我的朋友呢?"皱着脸,成宫雅一脸烦恼。
滴......滴滴......
手机铃声毫无寓警的响起。
"啊,对不起......喂,啊,英一,哦,对不起,我马上到。恩,拜拜。"雅一脸谦意的转过身,"真对不起,我要走了。上课要迟到了。中乐,很高兴认识你。"深深的鞠了个躬,成宫雅便急急忙忙地冲了出去。
目送着那匆忙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
"你带他来有何目的呢?"我收起微笑。
"哎,那是雅少爷自己要来的,我只是个带路的人。"中村笑的更灿烂。
"你以为我会笨到相信你吗?你如果不在他面前提起我他是不会知道我的存在的。"放下筷子,"料理不错。"
"那是自然,我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的呢。"
不知死活。"成宫静如果知道你不经他同意就把成宫雅带到这里,你说他会有什么反应?"
"......"
"不过,看在这顿料理的份上我不会把这见事告诉成宫静。"露出牙齿灿烂一笑。看着一像潇洒的中村野吃鳖,我心情大好。
【监禁—寒竹】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