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轻狂物语—南宫雪

时间: 2016-07-05 13:43:12 分类: 今日好文

【轻狂物语—南宫雪】

楔子
外国,是甚麽样子的呢?
尽管旅游节目说得多麽精彩,可我依旧半信半疑。
如果不是用眼去看,用手去触摸,用心去感受,又怎会明白所有呢?
就像禁锢一样。
四面高墙中,只有自满自傲。任凭如何伟大,都不过是井底之蛙,徒有几声吵耳的蛙鸣。
跟著前面那位四十有余,但仍风姿不减,犹如二八春水的美女,走进了成田机场。
耳边纷繁得很,反复广播著陌生的叫人不安的语言。心里不由得既焦躁又孤寂。
"小冀,这位是五十岚先生!快向人问好!"
涂了鲜色丹蔻的纤指轻拍我的侧脸。
"你好,我是五十岚。"
一个笑得很开朗的男人站在我的面前。
看著他和善的脸,我下意识地对他笑了笑,问好。
"欢迎到日本来,你们以後一定会非常幸福的!"
看著他微红的脸,我突然觉得心里一阵阴寒。

第一章"营野,咱们的梁子结大了!  

平凡,这是初见五十岚先生的第一印象。
他来接机的时候穿著一套灰色的西装;那张脸怎麽看也没有甚麽特色,最多只可以用善良老实来形容。
可是,想不到,他会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他拥有一间中型的纸业公司;更想不到的是,三个月後他就娶了我老妈。之後,我就正式了开始了在日本的定居生活。
我们住的地方叫"秋裕市",这里是一个很普通的城市。虽然不是乡村城市,但却没有东京、大阪等城市的过分繁华。
秋裕市的环境比较幽静,市面气氛十分平和,人口也不是很多,所以住房也没有其他城市那样的拥挤。
我们生活的社区是一个叫秋葵的社区。这里算是本地的高级住宅区吧,周围的房子都很整齐舒适,不过间中也会见到十分奢华的门口。光看那精细的包金雕花布满了门面,没有一丝空隙,精细得近乎疯狂的做工,就觉得日本人有时真的是认真得过分,神经质;那堵大门、高墙之内到底是甚麽样的华丽,简直叫人不敢想象。

不过,我倒也不希望会住进那样的房子里,总觉得那样会很可悲。
反观五十岚先生为我们准备的家就舒服得多了。
这里是一座白色的两层建筑,线条舒适简洁、利落,没甚麽花俏的装饰,自然的沁著一种自然美。
一条鹅卵石铺的小路呈"S"形,由大门一直通向房子门前。小路两旁是青青的草地,无论何时都修剪得很平整。草地上竖了一架秋千,让人觉得有几分惬意和童趣。
我被安排在二楼的房间。这里有一个可以望见花园的窗口。
隔壁有一个空出的客房,那里还附有一个杂务房。
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新的,而且全都搭配得当。
看来,为了让妈妈愉快,五十岚先生花了不少心思。


"阿冀,换好衣服了吗?"
妈妈敲著我的门催促著。
"快好了........"我随口说著,慢吞吞地穿著衣服。
"阿莲........,小冀好了吗?"五十岚先生在楼下喊著。
"好了、好了......带相机了吗?"妈妈在楼梯边喊著。
"带了,还带了10卷胶卷呢!"五十岚先生似乎很兴奋。
听见这段对话,我真不知做何感想才对。
我真想不到,五十岚先生是个摄影狂。不过,似乎只是喜欢,技巧却不怎麽样。
五十岚先生以前曾有过幸福的家庭,有一个美丽善良的妻子和一个五岁的儿子。不幸的是,他们在五年前的一次车祸中丧生了。五十岚先生痛苦得几乎崩溃。之後,他寄情於工作,将从他父亲那里继承的小公司扩大了。

那之後,就认识了我老妈.........
昨晚我听见他很高兴地跟妈妈说,他从未出席过孩子的入学典礼,那时侯,我就知道我准会成为...........

想起来都觉得头疼............看见五十岚先生那副样子,真不忍心打击他,可我.........真的觉得高中的开学典礼竟然要父母陪伴,还要拍照真是件极怪,又极丢脸的事。我以前没试过,以後也不想试。

可惜,他们不会明白。
学校在秋裕市的市中心,是市立的高中里的名校,每年的升学率都是100%。
"别担心,小冀的事我都办妥了。我和政府里的人很熟,户籍部的主任是我的堂兄,所以户籍不会有问题,只是以後你就要叫五十岚
冀了!"他在倒後镜里看著我笑了笑又说:"学校也没问题,是市里最好的!我跟学校的理事长也很熟,他是我的表弟。"五十岚先生高兴地望了妈妈一眼。
"老公!你好棒哦!"妈妈兴奋地搂住他的脖子大喊著。
五十岚先生被她的突然举动吓了一大跳:"啊!老婆........小心,我正开车呢!!"
车子左右乱摆了好一阵,还几乎撞上了旁边的对头车.........终於车子慢慢地回归到正道上,我们才稍稍放下心来。
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我还以为我们会在新生活开始的第三天就一起踏上天国的红地毯呢!
"妈,你小心一点!别害死我!"坐在後坐的我不由得也出言教训那个任性的女人,即使她是生我的妈,可也不能这样害我死掉吧。
可是马上报应就来了。
"死孩子!你这是甚麽态度?!"妈妈回头瞪了我一眼毫不留情的在我的额头上狠狠的敲了几下。

好不容易,车子终於到达学校了。
名校就是不一般,门面光鲜华丽,连外墙都白得闪闪发亮。那七米多宽的大门,带著欧陆的味道,十分气派。
无数穿著校服的人不断地流入那学校大门,场面还真是相当宏大。
"小冀,笑一笑!"妈妈站在五十岚先生身後,向我挥手。
我木衲地站在人流之中,勉强咧开笑容配合他们的要求。
我知道自己站在这里这样做有多麽的惹人注目,也觉得有毛毛虫在我脸上爬般的尴尬。但,无奈的是这是妈妈的威胁.........她说如果我不乖乖听话让五十岚先生拍照的话,就把我两岁还尿裤子的事告诉公司的每一个同事。这句话绝对是危险的威胁,因为她公司里的同时都是大嘴巴兼公共广播电台,所以我只好就范了。唉,为甚麽我有这样的老妈呢?

老妈就是这样一个为达求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也许是因为这样,老妈才能成为女强人吧。说到这点真是叫人觉得恐怖。
"好!校门拍好了,我们进去罗!"五十岚先生像个孩子到了游乐圆一样亢奋地拉著我的手走进了校园。而我,只觉得欲哭无泪。10卷胶卷啊,甚麽时候才拍得完啊?!

学校的理事长果然是五十岚先生的亲戚。一般个头,相貌平凡,人看起来相当的温和,但仔细看时会瞧见他眼睛里闪著精光。又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家夥..........!!
他亲切的接待了我们,还将我们留在舒适的理事长办公室里两个小时,害我开学典礼差点迟到。不过还是要感谢他的好茶和味道不错的小甜饼;而妈妈似乎和那位理事长聊得很投契的样子,他们意外的都是栗子蛋糕的爱好者。这件事弄得五十岚先生相当吃醋,10卷胶卷还没拍完就拉著妈妈走了。我算是意外的得救了.......

本想好不容易摆脱他们,但身边却多了一位麻烦人物。
"小冀,我是你继父的兄弟,算起来你也该叫我一声‘叔叔\'吧?"他微笑著靠近我,别有用心地说。
"吓?"我有点呆地看著他。是吗?不是说日本人都有一种排外心理的吗?而且.........认真算起来的应该是叫表叔吧?
"哎,小冀真可爱!。叫叔叔啊!"他像哄小孩似的说著,努力摆出最温柔的脸。可是,那副样子看来真像街边骗小孩的变态叔叔。
"叔.....叔......"我看著他的脸部大特写,有一种无言的压迫感。
"哟,真乖!来来来,告诉叔叔,你妈咪喜欢甚麽花呀?"
"啊?"我登时头脑一片空白。
过了许久,我才明白,五十岚先生真的没担心错。五十岚先生的表弟果然被美豔的妈妈电到了...........(救命~~~!!原来老妈是桃花女啊!!!─-─|||||||||)

不过,妈妈曾经表示过也向五十岚先生发过誓,她绝对不会离开五十岚先生的。我相信老妈的话。虽然她一向不择手段,但决不会拿感情来开玩笑的。看来,理事章只好单相思了.........

由於五十岚先生和妈妈的关系,理事长栗本先生特别将我安排在全校有名的"御"班中。据说,这里云集了全校甚至是全校最顶尖的精英人物,其中半数会直接推荐入读"东大"或"早稻田",而每界学生会成员皆出自於此。

虽然以前在国内时我的成绩也不算差,但进入这样的班真使我感到有莫大的压力。
我最讨厌压力了。我总觉得做人何必折磨自己,优游自在的不是很好吗?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是合格,成绩不太差就算了也没多用功就是了,不过就这样的程度我还是保持每次期末考都在全级排名五六名以内,以免老妈的脸色太难看就是了。

我本想拒绝,可栗本先生一直滔滔不绝地述说他的学校有多威风、历史多悠久、他本人多有品味和理想,我实在一句话也插不进去。
"对了,小冀。"栗本在带我去课室是忽然很认真的拉著我的手说:"千万别让人知道你是从中国来的。还有.........如果有人敢欺负你,就要对我说,不用害怕的,我不会允许有人欺负小莲的孩子的!"

看见他一副很正义的样子,我忍不住配合他的动作:"谢谢你!你人真好!"差点没流下泪来以表示我的万分感动。
"啊,小冀!你果然和我很配!!如果你是我的孩子那该有多好啊!干脆让小莲离开那个笨蛋嫁给我好了!"他激动地握著我的手,忿忿不平地说。
那刻,我真的有一点点後悔,真不该贪玩配合他的动作.......让他中毒更深。
唉,我果然和妈妈一样都是"罪大恶极"的人。

御班的课室很特别。
御班,在这里简直是"贵族"的代名词。只要一提起御班,人们就会露出非常仰慕的白痴眼神。我所听见的御班就是在校园里行使各种特权的"贵族"。
每一届的御班都是集中在一栋建筑物里。
这是十六世纪的西洋风格的六层建筑。虽然印象中的日本很古朴和传统,但实际上,因为历史的缘故他们深受西洋风的影响,即使在今天仍然可见其痕迹。这座具有欧陆风格的歌德建筑充满了异国的情调,在这座处处充满现代化的校园中显得那样的突出。如果能鸟瞰的话,这座建筑大概是呈"回"形。中间空出的天井位设立一个咖啡厅和花圃,十分美丽宜人。首层是各社团的办公室和一些小仓库,还有一个接待室和管理员室;第二层是学生会办公室、会议室、化学实验室和小型电影院;三层是御班一年级的教室和小型礼堂,四至六楼都是御班高年级学生的活动范围。听说顶层还建有健身会所和按摩浴场。天台则是花园温室。

在这栋建筑物里的人都是御班的学生。建筑像王宫一样辉煌,而学生会就像是内阁,统治著整个校园。
"御班"是获得特殊权利的学生的集合。他们之中可能有运动冠军、可能学问一流、可能能力超卓.........总之,他们是学院里的贵族。
无论怎麽都好,要进御班的考试可是非常难的。虽然我是理事长的亲戚(算是吧......),可这趟考试的的确确花了我不小时间和心血。我也是第一次这麽努力的说。

"欢迎,欢迎进入御班!"门口有几个穿著整齐的御班的学生服、胸前戴著襟花的学生向新生们致贺并派发传单。其中一位很高的学生让我觉得很眼熟........他,他似乎是刚才在开学典礼上致辞的学生代表。

"营野同学!"栗本先生叫著,走到他面前。
"这位是要进御班的五十岚冀同学,麻烦你照顾一下。"他说著将我推到了前面。
"放心吧,老师!我会好好照顾他的。"他露出了俊朗的笑容,像阳光一样和煦.....。
"那麽,小冀就拜托你罗!我呢有事就先走了。"栗本优雅地挥挥手,转身离开了。
此时,那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觉得他这一走连同我的镇静也带走了。
我望了望他的背影又望了望跟前的那个学生代表营野同学。
接下来该怎麽办呢?妈妈说过跟人相处就要打好关系,首先要沟通........
一时间,我心里涌过了许多千奇百怪的想法.......
"是五十岚.......冀吗?"他看了看新生登记表,又看了看我,好象在打量一件货物似的。刚才阳光灿烂的样子完全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现在我面前的只有冷酷的表情。

哼,怎麽回事?原来乖乖听话的学生代表是两面派啊?理事长一走就露出庐山真面目吗?两面三刀的家夥!!我暗暗嘱咐自己小心一边轻应了声。
"大声点行不行?!别像个‘娘娘腔\'似的,你是男人吧?!!"他冷笑著嘲讽般对我喊到。
我暗瞪了他一眼,胸口像被甚麽撑住了似的难受。"是!"我生气的提高声音喊著,心里却有千万个不甘心。应个声也要这麽大声吗?又不是吵架!
讨厌的家夥!
也许我跟他的梁子就是在那时候结下了的。

"跟我来。"他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便径自走在了我的前头。
我跟在他身後进入了充满古典美的的建筑物内。
十数米高的楼顶、精美的描金壁花、水晶大吊灯........将我带回到了那华丽浪漫的十六世纪英国宫廷,洛可可的辉煌时代。这一切简直叫我目瞪口呆。这学校真有钱,可.....也有钱得太离谱了。

".........喂,那是谁?"耳边传来了英文会话的声音。看来是营野在半路上遇上了认识的人了。不过有必要用英文吗?难道御班的学生真的与众不同?
"是刚进来的笨蛋........好象是和栗本有甚麽关系。"
是学生代表的声音,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原来英文是这样用的....哼.......,我心里忍不住冷笑)
"烦死了!真有够烂的。"
听听,这是人话吗?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真不会相信这麽斯文的学生代表竟然会露出这样难看的样子。
"好了,说不定人家有甚麽了不起的地方吧?"
"哼,八成是和栗本那老头有一腿....."营野冷笑著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毫不示弱地回了他一眼。他斜斜地靠著墙边一副慵烂的样子,正和一个也是戴襟花的男子在旁若无人的大声谈笑。
也许,他们是以为我听不懂吧。不过如果他们这麽想那就错得离谱了。我长在只有妈妈的单亲家庭,自小跟著妈妈走南闯北的做生意。妈妈的生意越做越好,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其中不少是外国友人,还常请他们回家吃饭.........为了帮妈妈应酬他们我可是下了一番苦功的。所以,别说是英语,就连日、法、德、俄、意甚至是西班牙语的日常会话,我也没问题。不过,我可不会告诉他们。

聊了片刻,他们终於聊完了。营野回过头来:"来,这边。"
"我们这里的都是精英,别以为通过入学考试就以为OK了。御班的人数很少,所以竞争很激烈。我们这里每个月举行一次月考,凡是落在那一届年级三十名以外的人就要被逐出御班!就算有多厉害的後台也帮不了你。"

"这就是法则!"他别有意思的回头狠狠的盯了我一眼。
那句话分明就是对我说的。这样的事,其实我心里也有数,所以他对我的伤害也不是那麽大。不过如此而已。
营野将我交给了一个叫花木的男人,叫他带我参观。之後就走了。
花木有著女孩子般细白的皮肤,蔷薇花一样的美貌;和我差不多高,笑起来很甜带著一种妩媚。我看到的电视上的偶像都是他这样的男孩子,如果花木去当偶像,肯定是可以大红大紫的!如果我是他的经纪人的话,想必也回赚得盘满钵满的........

和营野相比,花木真是亲切多了(我想,连野生的老虎也会比营野亲切的)。他时常带著微笑,倾听别人说话时也总是不时的点头。
"五十岚同学,你的课室在那边。"他笑著指了一道棕色的桃木门给我看。"呆会儿,休息结束後大家都会回班里去的。到时候导师就回分配座位和讲些注意事项。好了,我们看看别处吧。"

在楼层里转了一圈,我才发现这里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整个楼层除了教室和小礼堂外还有茶店、咖啡店、餐厅、CD店、图书店和画廊。这真叫我惊讶极了!可更叫我惊讶的是,上面属於高年级的每一层都有这样的设施...........

"年级越高可享受的特权就越多。"花木温吞地说著这个有点残忍的规矩。我们就走进了一间叫"香蕉咖啡店"的店里。
我一边喝著浓郁的咖啡一边有点恍惚的听著他的经验。
"一年级这一层的礼堂是与御班各年级共用的,一年级的活动范围就在这一层,四楼至六楼都不会招待任何一个一年级。"花木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看见我有点迷惑便笑了起来。

"这里的制度是层压式的。一年级只能使用一年级的设施,但高年级却能使用比自己低的年级的所有设施。"
"真不公平......"我忍不住抱怨了出来。
"呵,这是规矩啊。"他笑著十分轻松。
"可以问个问题吗?"我认真地看著他优雅的脸。
"请问你是几年级的?!"
"二年级。"他愉快的嘬了一口咖啡。
哼,怪不得那样一副悠闲的样呢!
我昏头昏脑的想著。这真是个奇怪的学校呢..............我看著他那优游自在的样子,心里就觉得不是个滋味。

 

之後没多久广播就就将我和其他新生招回了教室。
班主任是个温柔的美女老师,但副班主任确是个凶巴巴的老女人,十分的讨厌。
事情倒也没甚麽大不了,只是说了学校的制度、规条和注意事项等事情,没多久就解散了。不过临走之前发了一本书和一个盒子。
盒子里装著一枚徽章,据讲是御班学生的专用标志,带著它就代表了特权。还听说,这枚徽章里面其实是镶嵌了高科技的晶片,可以识别佩带者的身份,绝对难以假冒。

而那本书......不提也罢了。我以为是课本,谁知回去一看才发现是"校规"。(整整327页啊!!真叫人心寒!!!)所以当即就把它锁进了柜底里。
总之,开学的第一天就以下午的一场迎新舞会作了终结。
大家都玩得很开心,可我就是不知为何一点劲也没有,於是便早早离了场。
我家离学校不算远,只有十分锺的车程。车站就在学校附近,从学校走个五分锺左右就到了,方便的很。之前,妈妈带我看学校时已摸清了这里的路线,所以很快的我就搭上了回家的地下铁。

车子很平稳的开著,偶尔一阵晃动。大家都互相挤逼著,有时甚至有人会被踩著脚而痛叫。而我则没有任何感觉,任由人群轻轻的晃动。有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就像是麦田里的麦子被风吹过一样。

忽然一阵刹车,一个人被那道作用力拉的站不住脚,一下子扑在我的身上。
"抱歉。"他道著歉。
当我正想说"没关系"是我看见他的脸,发觉他很面熟。原来,是哪个"阴阳人"──营野。
当他看见我也一时呆住了。似乎很吃惊。
"你怎麽跑出来了?舞会散了吗?"
"没有。"我淡淡的答到,并不甘示弱的瞪了他一眼:"你不是该主持大局的吗?你怎麽又出来呢?"
"这......这是我的特权!"他理所当然的睨著我。
我知道你比我高,可也不用这样"俯视"我吧?而且........又是特权?!现在甚麽时代了?!还是贵族与平民的时代吗??
"哼!特权........"我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喂!"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在舞会之中学习社交技巧也是课程哦?第一天就逃课吗?还好意思说?!明天等著处分吧!"
"哼!"我转过头去,懒得理会他。本想离开他身边与他划清界线,但无奈人太多了,我挤不出去。
之後,他不看我,我也不理睬他,大家都不说话一直僵持到下车。
到了站,我拼命地挤下车。本以为摆脱了他,谁料到那家夥竟然也下了车。於是我便一头钻进了人群里。
我不顾一切的用力挤出剪票口,朝我家小区的方向走去。经过一间SEVEN-ELEVEN,拐过一个街口就进入了我家所在的社区。
不经意的回头一看,那家夥竟然仍跟在我身後!
"你!作甚麽一直跟著我?!"我生气的转身朝他大喊。
这个混蛋究竟有甚麽阴谋?跟著我回家然後放火烧房子吗?!我不禁运用起可怕的阴谋论来揣测这家夥的用心。
"谁跟著你了?这条路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他恶狠狠的瞪著我,手叉在西装校裤的口袋上,斜站著,偏著头看我,一副很曳的模样。他的姿势可比一流的模特,真的很美,可他的人就──烂透了!!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他!!!!!!
【轻狂物语—南宫雪】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