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安氏公子(修改版)—双子鱼

时间: 2016-07-05 12:13:13 分类: 今日好文

【安氏公子(修改版)—双子鱼】

安氏的公子安轩是本城公认的俊美人物。28岁的年纪,天生的好相貌,穿着修饰也是极有品位。安氏在本城商界亦是屈指可数的大公司,偏又有这样标致的主子,自然是极引人注目的。想攀亲的各家小姐,明的暗的不在少数。安公子自是有资本风流的,为人慷慨又体贴女伴,分手礼送的更加大方,虽说身边来来往往的稍勤了些,名声倒是不十分坏。说刻薄话的不是没有,只是在别人眼里总有些酸葡萄的味儿。

安公子二老去世得早-------这在别的二世祖眼里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儿。失了双亲的时候,安公子才是十六岁少年,还不到独当一面的年纪,家里远房的亲戚巴巴儿得等着抢监护人的位子掌管大权,偏偏太子爷是打小儿孙子兵法炮出来的,一招名修栈道,暗渡陈仓,飞去瑞士请了位高人回来。却是他亲伯伯安原,二十年前为红颜离家至今未归,外人皆以为是被安家除了名的大少爷。伯侄两个颇用了些手段保全了安氏,安公子一成年便坐上了大位,开始的两年安原还稍稍扶持着他一些,到后来安公子的手段谋略已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安原竟就此功成身退,再不在本城露脸了。这七,八年来安公子把安氏大权握的紧紧的,决策又颇有成效,上上下下服气的很。安公子的私事儿,比如婚姻可是没人管得了,他自己到也乐得逍遥。

今夜安家别墅又是热闹的紧。本城几家大财团的少爷小姐们几乎到齐了,只为了安公子发贴说有重要人物介绍给各位。这安轩一向是眼光高的很,多少世家子弟要与他攀交情他都是只顾的大面子从不深交的。什么样的人物值得安轩这样子兴师动众的邀请来本城年少气盛的贵族们做介绍会?半是好奇,半是不得不给安轩面子,大家相互打探询问没摸到什么内幕后也就都来了。

晚宴已开始了半个小时,神秘人物却还未出现。安公子一如往常,一身贵气逼人的银灰色手工西装,手里拿一杯蓝色马丁尼小口啜饮着。偶尔与人谈笑几句,当问及要人一事,他便笑言“稍等片刻”。有几个平素就没耐性的已露出急吼吼的神态,就怕是被安轩摆了一道。更有那大咧咧的木氏二少木影彤直接捉了安轩的衣摆,不依不饶的闹将起来,吵着要那人物快现身出来。安轩和这木氏一来生意往来密切,二来两家私交甚笃,安轩同木家两兄弟是从小一起偷开家里跑车逛山道的交情。木影彤是一贯受宠的,拿安轩也当自家哥哥,攥着安轩的衣襟就摇摆起来,他大哥木影清站在一旁只是笑,也不说话,任着影彤把安轩的西装揉的跟件睡衣似的皱巴巴的。安轩一手抚着额头哭笑不得,一手酒杯还端着差点泼了,大呼“高抬贵手”。满大厅的人本来都等的有些急了,看到他们这样打闹,像小孩儿一般,又觉着好笑。

众人正笑着,从二楼沿着环式楼梯徐徐走下一个人来。整个大厅刹时就静了。这人明明顺着楼梯一步一步走着,看在众人眼里却像架着轻云飘下来一般。乌黑长发及腰,飘逸得如丝缎,脸孔被头发遮了小半,一时竟看不清眉眼,只见得到瓷面樱唇。打扮也是不一般,穿一件银滚边的白缎袍子,直盖到脚面上。

那人一径走着,也不顾众人的眼光怪异。一直走到安轩面前,木影彤眼盯着他发直,手却还扒着安轩不放。那人隔着袖子,抓住木影彤的手就要从安轩身上剥下来,笑道:“你不是叫我出来么,这会子我下来了,你怎么还捉着我哥哥不放呢。把他衣服抓这样皱,他不跟你急,我可要跟你急呢。”木影彤是向来没心没肺的,这会儿被这样一说,也不恼,只觉得这个姐姐说话的声音清清凉凉,听在耳里舒服极了,细看她长相,只觉精致俊俏,尤其那双眼睛,黑幽幽的瞳孔似乎蕴着蓝光,灼灼地吸人魂魄,一时间,居然看呆了。那人看他这模样,一阵好笑,只转过头来,对着安轩叫了声“哥”,一脸的笑意盈盈。安轩放下酒杯,摸了摸他头发道:“总算晾干了。头发留这样长,打理起来也真是费工夫的。”上下看了一回又笑,“还真穿了这件袍子来见人,我原以为你说笑呢。”那人嗔一眼道:“谁同你说笑。这袍子是我姨婆的手工,天上地下仅此一件,不是正正称了我么。”安轩失笑:“是了是了。”便拉了他手走向麦克风,宣布道:“各位,这位是我的亲堂弟安晚,我伯父安原的独子。以后便住在本城。他年纪还小,还请大家多照顾一些。”

这边安轩还在给安晚介绍几位熟友,那边众人早惊诧了,这样娇贵漂亮的少年!虽说五官上和安轩有三分相似,但竟是细致柔和又纯真的多了,不似安轩这些年早打磨的成熟优雅,又藏了些商人的精明狡猾。

木家兄弟自然是先要和安晚认识的。木影清还好,毕竟在商场里磨练许多年,虽然诧异安轩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弟弟,脸上神情也没什么变化,只私下打算找个时间令安轩说个清楚。木影彤一向小孩儿心性,刚才又误认为安晚是女孩子,不由红了脸,也不好意思盯着安晚看了,喏喏地和他说了几句话,就朝他哥哥身边躲了。木影清看他发窘,只暗地里握握他的手,找了些话题,打岔过去了。

安轩看安晚认识了几个熟人就有些乏了,便就索性只陪他说会话。他原也没打算介绍晚晚认识什么纨绔子弟,只是想着晚晚难免要进社交界,不如早早正式表明了他背后有安氏做后盾,免得有那不肖的乱打主意。本城风气开放,晚晚虽是男孩子,也实在是太漂亮了些,不能像女娃藏在家里,总得让他出来做事的。也不知道伯父这回送晚晚来是打了什么主意。这个孩子十分娇贵,年纪又嫌小,只怕是要惹麻烦。


晚宴后木家兄弟打了个招呼就急急地回了。也是难得木影彤会害羞那么久,拉着哥哥便跑了,一点不象平时总要多赖一会的。

木影清开着车,小彤便在旁边坐着,也不说话,脑子里不由得想起安晚,心里叹了一口气,自己若是像安晚那样的漂亮,一定早就~~~~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烦恼呢,自己心里住的那人,一直都喜欢漂亮的人呢,偏偏自己相貌实在是平凡无奇,顶多称得上清秀罢了,一点粘不上佳人的边。想来想去,又怨爸爸妈妈没把漂亮的因子多遗传些给他,连哥哥也比自己好看,真正不公平!想到这里又偏过头去看哥哥的侧脸,哎,剑眉星目,希腊式高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又极性感,皮肤又好,滑滑的~~~~

木影清边开车边想着这小家伙今晚不对尽儿,突然一只手摸到脸上来,再一看宝贝弟弟眼睛亮亮的正盯着自己的脸看呢,手还不安分的到处摸摸。不由好笑又好气,他又在抱怨爸妈没生他一副绝世佳人的倾城相貌了。明明有一张人见人爱的娃娃脸,五官也是灵巧的很,却老是嫉妒自己这冷眉冷眼的。真正是小孩子心性。又想起来安轩那个弟弟生得真是好相貌,只恐怕今晚这一亮相,有心的人要找些麻烦呢。幸亏小彤没有那么娇媚,不然自己光护着这个弟弟就不知要花多少心思了。

想想小彤今晚大概受了点刺激呢,木影清腾出一只手,揽过小彤的肩,小彤就势半倒在 哥哥怀里,觉得哥哥真是极疼他的,自己却还喜欢那个人,是不是对不起哥哥呢?要是让哥哥知道了,说不定很要发一通脾气呢,大概再不准自己和他来往了。还是瞒着吧,可是哥哥的消息那么灵通,万一查出来了,可怎么办呢?反反复复思量了一会,早把安晚的事忘了。

第二天木影清寻了个空闲,去了安氏大楼。见了安轩,也不说客套话,直接就问了:“安晚是怎么回事儿?怎地凭空冒出个弟弟来?”

安轩也不答话,先叫叫秘书送两杯咖啡进来,在沙发上坐定了,才半调侃道:“又不是石猴子,哪里能凭空冒出来。我十六岁时的事,你是清楚的。我一直知道爸爸和伯父是有联系的,有些决策甚至是伯父代做的。所以出事后我就想到他。后来他回来帮了我几年,你也见过他的。”

“那个我自然是知道的。可是安晚呢,那时候你伯父并没有孩子。按年龄算起来,你十六那年,安晚也该有六`七岁了吧。”

“我也是近来才知道的。伯父没有多说,我做晚辈的,也是不好细问的。这些年我也查过当年的事情,他当时为一个女人离家出走,但是,呃,伯母的身份来历很有些神秘,最后好象也没有正式结婚。伯父只说晚晚是他们生的孩子,一直是母亲那边的人抚养。这回也不知为什么,他就请我照顾他一阵子。我一直很感激他的,当然不能驳了这个人情。”

木影清沉吟了一会,才道:“这一阵子又是多久呢,谁也没个数的。这个以后再说了。不过,他来,不是夺权吧?你也防着点。”

“这个应该是不会的。我当年那里是他的对手了。要夺权,不要说我,单是我爸爸在的那会子,就有多少机会。他从没下过手的,也犯不着这会子叫儿子来。”

“那孩子自己呢,不会存这心思么。安氏毕竟不是小公司。”

安轩听了这话,略微皱了下眉,站到落地窗前才道:“你昨儿细看他没有?那样的一身娇贵,只怕是从小便捧在掌心里的。我伯父也斗不过我也查不出的家族,不知是怎样的呢。晚晚这孩子不是一般来历。他若真有目的,多半也不会是为了安氏。”

木影清听了,不由笑起来:“你也太妄自菲薄了。你这个安氏竟就没人肯要了么。说的好象是个烫手山芋一般。多少人巴望着呢。”

安轩也笑起来,半晌才道:“伯父不知打的什么主意,竟叫我带晚晚多见见世面。我看晚晚这样漂亮,本打算藏他起来,免得有人动些歪脑筋的。这下可好,麻烦怕是多了。”

木影清敛了笑脸:“别的人都没什么可担心的,简单对付了。就是要防着沈追欢那家伙。他倒是人如其名了。手段又厉害。”

安轩听了这话,想了一想,说:“提到他,有件事你还得小心。最近多注意点小彤。那孩子年少不更事呢,就怕被人骗了。”

木影清叹了口气,喃喃道:“我何尝不知道呢。沈追欢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把他哄的那样高兴,每次跑出去回来都兴高采烈的,近来也不大粘我了。我又是难过又是着急,他偏偏看上那样的人!若不是怕他怨恨我,早不准他见那混帐东西!”


安轩刚回到家里,老管家立刻迎上来,接过公文包,摆着一张不苟言笑的老脸,说道:“少爷今天倒是回的早。”

这老管家是安家老臣,却又极守本分,平常从不多言语,安轩也听的出他今儿个这句“回的早”语带调侃,实在是从前莺莺燕燕不断,常常玩到半夜,今天是为了晚晚早归了。

安轩只一笑带过,问道:“晚晚呢?”

老管家道:“在花房呆了一下午。少爷,什么时候开饭?”

安轩想了一下道:“不用备大餐了。准备几样粥点就好。注意口味多点。”

安轩这边到了花房外,隔着玻璃墙大略看了一下,竟找不到人。只得推门进去,一看不由失笑,晚晚在走道地上铺了块毯子,早睡着了。梦里不知遇了什么好事,嘴角带笑。安轩不忍吵醒他,便坐在一边躺椅上等。谁知这花房暖暖的,一时竟也困乏了,忍不住的倦意涌上来,便小憩了会。正睡得迷迷糊湖地,觉得脸上有什么轻轻拂过,一眉一眼地细细描画,又有湿湿热热的在唇上添吮,安轩正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年呢,还以为是女伴丽娜,边挥手推开边喃喃道:“丽娜别吵,呆会还要上班。晚上再说。”

那边安静了一会,安轩正要睡去,突然手上猛得一疼,不由惊醒了,再一看手背上多了一个大牙印,晚晚正站在旁边,脸色红红的,眉眼中带了一丝媚态,又有一丝怒气。

安轩暂不管这异样,问道:“你早醒啦?怎不叫我?”

晚晚不答反问道:“你怎么也睡在这里?”

安轩笑道:“进来找你。谁知睡得那么甜呢。我也舍不得叫你。本想等你自己醒的,我自己倒睡着了。怎么你在花房里睡呢,虽不怕着凉,可白天睡的多了,晚上怕睡不着呢。”

晚晚神色恢复一些,过来拉了安轩的手道:“我昨晚没睡。房间黑乎乎的,气味又陌生。今天在院子里走走,发现这花房,种的花和我家里卧房后面一大片兰花一样呢。原想在这里躺一会的,那知就睡了那么久呢。”

听他一说,安轩才想起来今早晚晚的脸色不好,还以为是长途旅行疲倦了,没调整好,却没想到他认床呢,真是粗心,不由得自责起来。想了会,又问:“今晚还睡不着可怎么好。总不能夜夜不睡,白天到花房补眠吧。对身体可不好。”

晚晚笑道:“我今晚和哥哥一起睡吧。有哥哥在,我便睡的安心了。”

安轩揉揉他头发,也笑起来:“你也真是小孩子脾气呢。哪有这么大人还跟人睡的。我这就叫人把兰花摆到你房里去,气味熟悉了,总能睡好的。来来,我叫人准备了些粥点,你也该饿了,一起吃点吧。”

晚晚闷着头,答了声“奥”,脸色却不好看,就往外走。安轩看他这样,心又软了,想到原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一个小孩子,刚刚离家,难免任性些,便顺着他好了,反正一,两晚而已,等他顺过来,自然要一个人睡的。于是陪了笑脸道:“那就今晚跟哥哥睡,好不好?”

安晚回头看看他,道:“哥哥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我肯定没有女孩子抱起来舒服,也没有她们好闻。哥哥女孩子都抱不过来,哪里有工夫陪我。我就是天天睡不着,跟哥哥也没什么关系。”

哎呀,真生气了呢,这话听着也十分的酸。安轩想到,只得赶紧说:“这是什么话。我就你这么个弟弟呢,疼你还来不及。”看他还是嘟着嘴,实在可爱,还没意识到,手已自发上去搂了他,拍了拍又道:“谁说你抱起来不舒服了?闻起来也香多了。哥哥以后天天陪你,好不好?”

安晚这才高兴了,反手抱着哥哥道:“说话算数,不准骗我。”

安轩惊觉自己好象许了个不得了的诺言呢,不由怪自己嘴快,又想到反正这会子哄得他开心就好了,其他的以后再说罢。


刚吃了晚饭,安晚就急匆匆回房抱着几件换洗的衣服来了。安轩笑道:“怎么也不多带个枕头来,我这边只有一个呢。”说着就要喊管家多拿一个进来。安晚忙摆手,说道:“不用,不用,我枕在哥哥肩上就好。”话刚说完自己就红了脸。安轩也不取笑他,只暗地里怀疑这个宝贝儿怕是一直跟保妈睡的呢,真是小孩子。

安轩看看时间还早,索性去书房处理些公务。便叫晚晚先去洗澡,想着他昨晚没睡好,特意放了一浴缸热水,又放了安神的浴剂。晚晚闻了闻,觉得味道好香,立刻高兴起来,也不管哥哥还没出去,即刻便脱了衣服望浴池里跳。安轩拦也拦不及,躲也躲不及,白白看了一场脱衣秀。他以前那些女伴中,也不乏调情的高手,更热火的个人秀安轩也是见过的,偏被晚晚这粉嫩纤细的身子大大地刺激了一下眼球,逃也似的拉开门进了书房去了。

这边浴室门刚一合上,晚晚只觉得脸上热辣辣的一片,只得把整张脸埋进水里,才觉得好些。刚才真是大胆呢,居然~~~还好哥哥有点反应呢。沈追欢那家伙教的法子还真有点用,下次再向他讨教几招。

安轩坐在书桌前,半晌才把心跳平复下来,一边又笑自己大惊小怪,不过看到个小孩子脱衣洗澡~~~可晚晚那长发垂在胸前,粉红蓓蕾若隐若现的景象又一次冲击眼前,咳,还真叫木影清说对了,自己也是个混世的色胚子呢,不过才几天没有女人罢了。想着便就抓起电话要拨给丽娜,才拨了两个号却又挂上了。晚晚今天吵着和自己睡呢,这会子走了,他等会气闹起来,又难哄了。只得明天了。突然看见手上那个牙印子,咬的真是狠呢,这么半天还没褪下去。那时候睡的迷糊了,总觉得有人亲自己,不知是梦是真了,该不会是晚晚吧?这么一想安轩自己不由笑话起自己来,自己欲求不满就罢了,怎么把晚晚也想成小色魔了。他么个小娃儿,还没成年呢,说不定还没有初恋呢,那里知道那些事情。
在书房坐了三个多钟头,也没作好几件事情,看看时候不早,也不知晚晚睡了没有。安轩心里揣测道,难得他没跑进书房闹他一会呢。这样乖,真是奇了。虽说和晚晚相处日子不太长,他的脾气倒是摸了个八九分呢。也难怪,他一向斗的是商场上的老狐狸,晚晚不过是个水晶心的琉璃人儿,心思明摆着的。哈哈,怎么倒用了这句影清形容小彤的话了。那会子还笑话影清太宝贝他弟弟了,谁知自己也是一样的,真正难兄难弟。

安轩到卧室一看,晚晚竟不在,难道出去玩了,还是想家了,又跑去花房看兰花?忙开门问老管家。满处的找,竟是谁也没看见。不由得安轩就有些慌了,老管家道:“应该还在房间里。没见小少爷出门啊。”安轩猛的想起来,不会还在浴室吧,推了门一看,可不是么,小少爷早趴在浴池边睡着了,好在是恒温调控的水温,否则非着凉不可。只是原本漂亮的皮肤泡的红红的,都有些发皱了。

安轩一颗心总算放下来,打发几个下人睡去了,自己拿了块浴巾,包着晚晚把他抱出来。
晚晚径自睡的沉了,抱到床上也没有醒。安轩看他好不容易睡着,担心喊他起来反没了睡意,便轻手轻脚帮他擦干水气,浴衣也不好换了,只得用毯子盖上。自己匆匆洗了个澡,在旁边睡下了。谁知晚晚睡在床上也不老实,四下蹬被子,手舞足蹈,又把半个身子赖在安轩身上。安轩一夜眼睛吃了多少豆腐,偏偏不能碰,心里直骂他是小恶魔,打定了主意明天定要找丽娜降降火。


安轩一早到了公司,机要秘书段弘泊照例先拿了一天的议程来汇报。安轩听了道:“今晚的时间清出来。帮我在星海定晚上的位子。再联系西兰花房送99朵粉色玫瑰给连丽娜小姐。”

段弘泊答了声“是”,又说道:“上次总裁订制的那套祖母绿首饰已完工了。今晚需要取么?”

安轩沉吟了会,道:“取出来吧,不过今天不用送出。再等一阵子。”

段弘泊心下了然,只怕这一套首饰又是早已准备好的分手礼,不过连小姐似乎还能再撑一阵子。不知道她身上还有什么宝是总裁还没挖到的。总裁身边的这些女伴,虽说珠宝,房产捞了不少,但是仿佛总裁从她们身上获利更多些个呢。真正是商界高手。

正准备工作,想一想又不放心晚晚,他早上出门是晚晚还在睡,早饭也不知吃了没有,越想越不能安心,只得提起电话拨回家去,老管家接了电话,也不诧异,只答道:“小少爷刚才起来了。抱了被褥挪到花房去睡了。”

安轩无可奈何,吩咐道:“花房的温度调高一点,你盯着他一点不要又踢被子。中午叫他起来吃饭,作一点西式的,也许合他口味。”

中午时分,段弘泊拨了内线进来道:“连小姐电话。”

安轩放下手中文件,道:“接进来。已到午休时间,你去吧。”

这头连丽娜声音已传来:“安公子总算是想起我啦。承蒙钦点,不胜荣幸。”

安轩低笑:“不知连小姐今晚可愿赏光吃顿便饭?”

连丽娜道:“安公子,我要查一查日程表,看是否有空。”说完便一阵大笑。

安轩知她调侃自己,也笑道:“今晚六时,我去府上接你。”

连丽娜笑声不止,半带颤音道:“臣妾必浓装艳抹,恭迎大架。”说罢竟连话筒也抓不牢,安轩耳里只听的啪塌一声,只怕她早笑倒了。

这连丽娜也是个人精儿,八面玲珑,与许多商界人士关系极好的。平时看似豪放,为人处世却颇有风范。她这脾性也是好聚好散,干脆果断的,安轩就十分喜欢这点。

晚上安轩接了丽娜出来,在星海顶层靠窗位置刚刚坐定,安轩电话便响起来。原来是晚晚打来的,追问何时回去。安轩没法子,只得骗他说有生意要谈,晚晚在那头撒娇了半晌才肯挂电话。这边丽娜早憋笑到花枝乱颤。
【安氏公子(修改版)—双子鱼】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