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禁忌之袖尘篇—暗光

时间: 2016-07-05 11:39:34 分类: 今日好文

【禁忌之袖尘篇—暗光】

第一章
一个美丽的男人!
热闹的大街上,十大美人齐聚于悦友酒楼,外围集满了慕名而来的人们。
倏地,人群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锁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
那是个非常美丽的男人,一头翠绿的头发齐膝,黑色的紧上衣上盖了件护身软甲,红色的腰带上斜斜覆盖着一条绿色皮带,皮带左侧斜挂着一反同色的剑,整个人给人以清新、清凉的感觉。精致的五官,雪白的肌肤。
当美丽的男人出现在酒楼时,十大美人顿时成了平庸之色。因为男人有一捉说不出的美,让人想膜拜、爱护、珍惜、宠爱,亦让人想玩弄、收藏、掳获、疼爱。
十大美人顿时成了花边野草,众人的眼光齐刷向美丽男人,小声议论着男人的身份。
男人坐在角落的一张空桌上,叫了一小桌菜,似乎对众人的目光已然习惯。
又是一个美丽的黑发少年,气质高雅的他犹如一只神秘的黑猫。
“爹,一个时辰。”少年对男人道。
众人闻言,不禁诧异。如此美丽的男子他的妻子又该是如何的绝色呢?儿子都这么大了,那他又几岁了呢?众人猜测着那看不出年龄的男人。
“嗯,快点吃吧。”父子俩人的嗓音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特别是男人的,众人只觉得清脆、柔软,因为是男人,难免有些低沉,但这些混合,使男人说的话在众人耳中成了情人中的软言蜜语,连骨头的稣了。
如果自己的另一半有这样的嗓音的一半就好了,那多美妙呀!
※※f※※r※※e※※e※※
两人飞快地跑着,后面追赶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男人俊美异常,浑身散发出魔般的气质。双眼紧锁住男人。
“逸儿,你先走,我挡住他,一有机会我去找你,保重,小心。”语毕,一阵金光从男人手中射向少年。
男人停下了脚步,力持镇定地看着黑衣男人。眼中的一丝惊慌泄露了他的努力。
黑衣男人略为不满的看着男人的惊慌,伸手紧紧地抱着男人,封住了那不知有多少人想一亲芳泽的粉唇。
男人挣扎着,甚至想攻击黑衣男人以换取逃的机会。
可是下一刻,黑衣男人的手探进男人的裤内,狠狠地直刺男人的秘穴,撕裂的巨痛吞噬了男人,浑身软倒的黑衣男人怀中,不停地抽搐着。
黑衣男人放开男人红肿的唇,转而吮向男人的喉结。一阵同样的金光后,俩人消失无踪,只留下一声满足的叹息:
“终于逮住你了,我亲爱的绿袖,我的父亲。”

第二章
兰氏家族,一个神秘的家族,不大,但势力却是众人无法想象的。
兰绿袖,绿氏家族的家主,拥有无上的一切,包括他的容貌。说不出的形容词,只知他的美形容不出。如同自然般美得无法比拟。
主母如梦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女,以温柔、善良收服了家族的所有人。
兰尘,绿氏家族的小主人,集绿袖与如梦的优点于一身,是个聪明的小男孩。就连绿袖都斗不过他。
兰尘不像一般的小家伙般时常粘住自己的母亲,相反地,他常常粘住我,他的父亲。
或许是如梦体质太弱,小家伙懂事吧,小家伙是我一手带大的,虽然小家伙有奶妈,但不知为何,只要我在家,小家伙在别人手中就呆不住了。有这么粘我的儿子我是既欢喜又难做呀,毕竟我常管了一家的生计。
亦或许是自小粘惯了我,耳濡目染下,使他小小年纪也能帮我处理一些事了。这么聪明能干的儿子我自是自豪。要知道,小家伙今年才七岁半。
但小家伙有一个毛病,就是一定不熬夜,而且一定要和我一起睡。如梦又怀上了,体质太弱的她禁不住小家伙的吵闹,所以我们分房睡了。而我常常是先陪小家伙睡了才去看妻子的。
但最有些麻烦,我一想拿开他紧圈在我腰上的手时,小家伙就睡眼迷朦地道:“爹爹,你去哪?”往往这时我就得陪他直到天亮。
妻子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为免出现意外,我只好和小家伙协商了:
“尘儿喜不喜欢娘亲?”我蹲下身轻抚小家伙的头。
“喜欢。但尘儿更喜欢爹爹。”小家伙嘟嚷着,好可爱。
“哦?有多喜欢?”我心中窃喜,在外冷酷的我也只有在小家伙面前才像常人一般充斥着喜、怒、哀、乐。
“很喜欢很喜欢。”小家伙像是保证般,把小小的嘴嘟了起来,烙在了我唇上。
“爹爹也很喜欢很喜欢尘儿。那儿听不听爹爹的话?”我放下鱼饵。
“爹爹想说什么?”小家伙太聪明了,知道这很可能是陷井。
“尘儿知道的,娘亲肚子里的宝宝快要生了,爹爹要照顾好娘亲,这样尘儿才有弟弟或妹妹呀!”我聪明地收起了陷井,要知道,跟随我已久的他虽小但论起奸诈,他是比我还精了。
“这……”小家伙考虑了起来:“好吧,不过尘儿长大后,爹爹要嫁给尘儿,一辈子只和尘儿在一起。”小家伙泪眼迷朦,仿如做了甚大的牺牲。
“好呀。爹爹答应尘儿。只怕到时尘儿有了美娇娘就忘了爹爹。”我好笑地轻捏小家伙的脸,把一切都当成了小孩子的玩笑。
“不会的,爹爹永远是尘儿最喜欢的。”小家伙认真的伸出了尾指,和我的尾指相勾、相约定。而我,忽视了小孩子的认真,造成了日后的灾难。

第三章

兰尘的剑,窜过了他继母,我第二任妻子的心,划破了我的美梦。不敢置信地看着面无表情的人,十年学成归来,昔日的小家伙已经变得陌生了起来。
即使他夺去了家主之位,我仍一笑置之,因为他是我最宠爱的小家伙,况且这家主这位迟早也是他的。
但他有这么恨如芸吗?虽然我娶她,但也只是为了逸儿和静儿,毕竟他们还小,需要一个母亲。而如芸是如梦的双生妹妹,正是再适合不过了。
“为什么?”我悲哀的望着已与我同高的小家伙。此时的我没有外人面前的冷酷无情,也不再有对小家伙的宠爱之情,有的,只是无尽的悲哀。
小家伙没有回答。是啊,他已陌生。
我垂眼年历着如芸的尸体,那美丽的大眼仍不明地睁着,不知何人杀了自己。我想蹲下盖住那已没有任何光彩的大眼,腰却被人用力抱住。
“明天,我们成亲。”小家伙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头紧埋在我的颈向,吸吮着我洁白的颈向,留下一个深深的烙印。腰上的手紧得让我窒息。
我不敢转置信地大张双眼,茫然地望着前方。
“你答应过我在我长大后嫁给我的,但你竟然又娶了个女人。”小家伙以抱怨的语气道。放开了我。与我面对面,手放在我脑后,施力向前压,封住了我的唇。舌窜入我口中,舔遍了我的口腔各处。
我回想起了我当初自以为是的儿戏,小家伙是认真的!
我马上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迟来的了解,代价是我所不能承受的。
巨大的打击让我脑中呈现出一片空白,忘记了挣扎。
“你是我的。”如魔般的磁性嗓音在耳边响起,唤起了我的意识。
还未来得急反应,一股撕裂的巨痛吞噬了我。
衣服不知何时已被褪下,双腿被高高地抬起,秘穴被除数粗长的阳具惯窜,血汩汩而出,使阳具更容易地进出我的体内。
痛!巨痛!我沙哑地叫着,身子无力的软倒,抽搐着。泪悄然而下。
然,快感渐渐地来临了,人不可能战胜最原始的众望。我开始迷乱,与小家伙不断纠缠、撞击。耳中传来了我愉悦的吟叫及小家伙兴奋的低吼。
夜,更深了,也随落了。free
悠悠醒来,仿若散架了般的骨架,浑身酸痛的肌肉,我趴在床上,无声地流着泪。
为何会变成今日这副模样?到底哪出错了?现在没时间想了。我必须逃离这里,不然小家伙的前途会完,而我的也会完。必须要养好体力,放底小家伙的警介。
我慢慢地运功,疗救酸痛的肉体。渐渐地,没那么痛得无法动弹,我慢慢地起身,扶住墙边,向欲池走去。
温热的池水舒缓了我的酸痛,舒适引起了疲惫,支持不住的我趴在了池边沉沉睡去。茫然中,一双温热的大手轻轻按摩着我酸痛的肉体,好舒服。我忍不住地趴向热源,在满足中陷入沉睡。

第四章

不想睁眼,但如炬般视线的主人毫不在意,手在我脸颊上漫游。
挥开他的手,我睁眼冷冷地看着他,“放了我,我可以原谅你。”
男人毫不在意地收回了手,听了我的话仿如听了什么大笑话似的大笑不已,“绿袖你变了,我还记得我小时你可是很疼我的,为什么现在不和我在一起了呢?”男人抱起了我,脸埋在了我的颈边,汲取着我的味道。
“呵……我变了?不,是你变了,变得不再是以前那个我所疼爱的小家伙了。”我嘲讽地扯着唇角。
“是,我也变了。但是你让我改变的,是你!是你没有遵守我们的诺言。”男人有些慌张,但又理直气壮,加大的臂力让我感觉腰快断了。
“好!我和你成亲,但你必须把兰氏一族扩大十倍,才可以碰我。”我用力推开他微喘着气。
男人谨慎地盯着我良久,“我答应你。”语毕,从怀中掏出一物,执起我裸着的右脚,戴了上去。
一股温暖的光包围了我。这竟是圣饰,传说中的自然八大饰物之一。一条细细的金链上零星坠着十五个同色的铃铛,光芒过后,饰物上漫了一丝绿纹,饰物也由着变了些透明。这正是“生命链铃”的认主现象。它的主人能步于自然之中而不损害自然的生命。
 “我就知道你一定戴得上的。”小家伙高兴地紧拥了我一下,竟捧着我的脚不断轻吻着。
“你,哪里来的?”圣饰具有灵性,会认主,只有它认定的人才可佩戴。我缩了缩被弄得有些痒的脚,不甚习惯地看着床顶,就是不太敢看向他。
“小风给的。”小风,是我送给他六岁时的礼物,一只上古魔龙,小小的,威力却无穷。
我看着正捧着我的脚踝不断把玩的兰尘,取下我的对镯之一,给他戴上。对镯,固名思义就是一对手镯,是兰家的家传之宝,只能给自己的伴侣。
头戴凤冠,盖喜帕。
谁能想象,昔日的“玉面无情”竟会披上嫁衣,嫁给自己的儿子?
垂眼看着那紧握我手的蜜色大掌,冒汗的手心里显示了亿的紧张,微颤的手更显示了他的激动。
他,真的就那么想要我吗?
平生最喜爱的人是如梦,所以我娶了她。平生最疼爱的人是他,小家伙,所以我宠他,无论什么都顺着他,竭尽所能。兰逸、兰静也是我的儿子,但……一样的疼爱,但为什么总觉得对他们的爱与对兰尘的不同呢?我对兰尘的爱,到底是什么样的爱?……我不敢去探索。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毁了他。
兰尘,不愧是为兰家的神童。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让旁系所有人唯他命是从,顺便接受我这个上任家主,现任主母。
隐约听到外厅仍热闹非凡的声音,不禁嘲讽的扯了扯唇角。
门呀然而开,心莫名地加快了。
“爹爹。”软软的童音让我宣起了喜帕。是兰逸。我不禁有些慌张,要是被兰尘看见……,不敢想下去了,我不认为在他眼里有“亲情”这个字眼。
“你来这里干什么?快点出去。”我推赶着他。
“爹爹!你不逃吗?”兰逸早熟得如兰尘般怕人。不,这一代的人都早熟得怕人。
“爹爹。有机会就来找我,我们,一起逃。”兰逸抚上我的颊,忧郁的眼神让我心惊。难道……
我压下心中的惊骇,点了点头。看着他走了之后,重新盖上喜帕,坐回床上。
必须赶快离开才行。
喜帕倏地被挑开,反射性地抬头看向兰尘,不知何时,他已进来。炽热的眼神让我莫名的紧张。
大手抚上的我脸:
“你终于是我一个人的了。”薄唇封住了我的口。顺从地躺在他身下,承受着他唇及手的游移。
“记住你的诺言。”我喘息道。
“今夜应该不算吧?”兰尘苦着脸,让我再一次莫名的想发笑。
我沉住脸,良久才道:“不算。”闻言,兰尘笑了,我不禁愣住了。衣被褪了下来,湿热的舌舔吮着我身上每一处。
夜,更深了。

第五章

“诺言实现之日即我归来之日。”
新婚次日,趁兰尘外出办事,我留书开始了我的逃亡之旅。想不到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他就实现了那个被我用来争取逃走时间的诺言。我的不归使他意识到了我的骗局,长达四年的逃亡之旅终于结束了,唯一值得庆幸的,应是兰逸的安全了。
一阵阵的寒意让我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是兰尘那炽热的眼神。慌忙地想找些东西遮掩,赫然发觉自己竟一丝未着,反射性地向后退去,
一道不同于“生命链铃”的叮当声引起了我的注意。左脚上传来一股冷意,一条铁链由床靠墙的一边而出锁在了我的左脚上,我的行动被限制在了床上。
“这是什么意思?解开它……”所有的话语在看到兰尘坐上床的那一刻终结。
极力向床角缩去,左脚踝被大手一握,使用权劲一拉,整个人重新赤裸,无一遮掩的呈现在了兰尘身下。
“这样是最安全的,对吗?”沙哑的嗓音让人心惊,我不住的微颤着,想运功震开一切束缚,但毫无着力的内力让我大骇。
“你的武功被我废了,力量也被我封印了。”灼热的大掌抚上我煞白的脸,一手在我身上漫移。
“你……你到底想怎样?”为什么总在他面前就会这样无措?即使武力不再也没引起我的无措,仅为无能力逃离他而惊慌。这,不像我。
“你知道吗?那天我回来看不到你,找不到你,你知道我有多慌张、多难受吗?后来看到你的留书,我按你的要求努力实现的对你的诺言,即使每天只睡一下,也顾不上吃饭。只知道没日没夜地投入工作,只为了能早日见到你,早日和你在一起。而你又失约了。为什么你总是失约呢?为什么?”大手搭在我裸露的肩上,哀伤的眼神让我莫名的心痛。“你……这,这是不对的,你是我的儿,我是你父亲,世人是无法认同的。”我推开兰尘,慌张地大喊。
“什么不对?为什么要世人认同?我不认为‘玉面无情’会在意这些东西。”兰尘放开我的肩,双手定在我头的两侧:“看着的。我爱你。从很小很小的时候的就知道了,看不到你就觉得心慌,看到你和娘亲睡在一起就难受,可是看到你对我笑时,我就觉得很开心,开心得甚至会睡不着觉……
当我发现我对你的感情时,我很高兴,因为你是我最喜欢、最爱的人。当你答应嫁给我时,我简直就快疯了,仿佛拥有了全世界。可是当我意识到你对我的好是一次又一次失约的前提时,我心中的落寞你知道吗?……不要离开的了,绿袖,答应我,不要离开我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好吗?”兰尘抱紧了我,头紧埋在的颈项,颈项的水渍让的震惊,也让我陷入了沉思。
我对兰尘的情,到底是怎样的?现在不容我再逃避!
对他的是父子之情吗?不,不是。如果是兰逸或兰静这样对的,我只会觉得恶心,忍受不得,但兰尘却不会。对于他对我的行为,我只是很伤心,他竟变得陌生,离我越来越远。
男女之情……吗?那对如梦的情又是什么?如梦离开我只觉得伤心,伤心过后只有怀念。如果是兰尘离开我呢?心,如被撕裂般的痛让我的
愕然,这就是男女之情吗?我对兰尘的是男女之情?!
“绿袖?袖?袖,你怎么了?回答我……”颊被轻轻拍着,回过神来,兰尘焦急的脸让我心中的一堵墙塌了:“你,担心我?”
闻言,兰尘的脸出现了一抹红晕,随即他认真地看着我:“你是我最爱的人。”
我静静地看着他,突然的领悟太惊人、太吓人了。没错,我是不会在意世人如何看待我,但兰尘不行,我不容许任何能伤害他的因素存在,即使是我。
“我对你的只有父子之情。”我静静地道,垂眼没有看向他。
“但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兰尘的声音显得沙哑、干涩。
“我们,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撇开那拧心的痛,我告诉自己,挨过这一关就行了,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够伤害到他了,我也没有什么好烦恼的了。

良久良久,兰尘轻轻地拥住了我:
“这世上没有任何事能够伤害得了我,除了你。”
如被雷电的到般,所有的牵绊一干二净。我轻笑出声,实在是越活越糊涂了,这几年来,我究竟是怎么过的呢?
兰尘放开我,奇怪地看着我,瞬间却又呆愣住了,紧盯着我发笑的脸。

“你看什么?!”我被他盯得发窘,感觉脸热辣辣的,犹如初恋的少年。嘴忽然被封住了,我惊讶的瞪大眼,随即缓缓地闭上。
下唇被含住细细的吸吮着,舌在我唇上漫游。我伸出舌轻舔那紧吮着的下唇的薄唇,感觉兰尘停顿了下,下一刻却犹如十万大军冲锋般的舌窜入我的口中,缠住我的舌与他嘻戏。
压倒在床上,没有以往的僵硬,一股满满的安全感及幸福感紧紧地包围住了我。
“我做你的妻。”我轻声说着,兰家人,认定了就永不后退。
“忘了一切,只在意我一个人。”兰尘认真地看着我。
“独占欲?”我挑眉问
“你难道就没有吗?”兰尘难得的再一次脸红了。
有,但没你那么重。这句话我聪明得没有说出来。我只是轻笑出声。好久没有像这样笑过了。
兰尘缠了上来,这一夜,我的抵死缠绵……

第六章

雾云山,终年被云雾遮盖,鲜少人迹。进入山中,四季如春。因云雾的保护,不失为隐居的好地方。
山中有一个大小适中的茅屋,此刻屋前正徘徊着一位美丽的男子。长如瀑的亮绿色头发在草地上盘旋,削尖的心形脸上,水灵的绿色眼眸,小而挺的鼻子,细而艳的唇无一不显示了完美二字。白色的长袍相称得他更显得飘逸如仙。如果不是那微凸的喉结及那平坦的胸部,否则绝对没有人会怀疑他是一名绝色美女。
一条小小的青龙用头顶了顶男子的颊,男子才从焦急中回过神来:
“小风,你有没有找到尘?”每时每刻都恨不得与我绑在一起的人从今早出去说要给我礼物至今都晚上了还没回来。
离开兰家隐居于此已经有一年多了,这事还是头一次。等等,礼物?!为什么尘会突然想到给我礼物呢?我想起了昨天尘提过要恢复我武功的话语。倏地,灵光一闪,我想起了一个传说。传说雾云山中有种叫回生果的植物,传说它能增长人的功力及能量、精神力,能让人更好地施展术法,可以恢复人的功力,更能使人起死回生、长生不老。
药效固然极好,但这只是传说,即使能寻到也还要应付那可怕的守护兽,一只与神比齐,甚至连神都斗不过的圣兽。
难道说尘找到了?!我顿时脸色大变起来,慌忙地对小风道:
“小风,快去找这山中最强大的圣兽。”blzyzz
小风欢叫一声,带头向前冲去,我施展疾风能量尾随它而去。
窜过一层层的白雾后豁然开朗,小风倏地缠上了我的右臂,我知道已经到了。
此处一片柔绿,前方一块血渍让我的心顿时漏了一拍,红中带银的血只有兰家才有强忍住心中的绝望我寻着血渍及打斗的痕迹来到了一处悬崖。崖上只有一只巨大的黑色幻兽,庞大的身躯,巨大的肉翅,长长的尾巴及那三个巨大的龙头,无一不显示了它那尊贵无比的地位——圣龙兽。
此刻的它正趴在那被打斗弄得凌乱不堪的地上舔舐着它的伤口。
我急忙赶到悬崖边一块黑布让我的心略微放下了点,掉进悬崖以尘的能力应该还有生路。再说,我看了一眼左手上的对镯,淡绿色说明尘的相安无事。我回过头愤怒地看着圣龙兽,伤了尘的任何因素都不容放过!
然下一刻,小风飞快的窜过我面前,祈求地向我哀鸣着。圣龙兽是所有幻兽的王。我看了下小风,想起了尘对它的宠爱,收回了正在聚集的能量。
“尘出事了,你也少不了。”我冷冷地对着圣龙兽道,小风欢呼一声飞至圣龙兽前围着它转了一圈后回到了我的臂上。
圣龙兽对着我鸣了一声,发出了一道认主的金色印记。再讨好似的把一堆的回生果放在了我身前.

第七章
从未尝过这样的感觉,寂寞、空旷、绝望及那点不大的希望。不知道以前尘不断导找我们感受是否就是如此呢?那我真是太残忍了。
太热闹的大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身处其中却感觉自己更冷了。
好冷,真的好冷,几时才能寻找那属于我的臂膀呢?
步入一间较冷清的客,如同在街上,众人回头看了我一下,便各自做自己的事了。毕竟穿着一件宽大的如魔法长袍般的人是很少见的,更别说还用宽大的帽子遮掩了自己的面容,让别人窥探不得。
要了一间房,开始了这五个月来例行的公事:让小风,小黑出寻找,而我则在房晨,修炼自己的能量及吃了回生果后增强的精神能力,用这两种能力伸出自己的探须探测尘的踪迹。
五个月来,天天如此,起初的希望然后是破灭的打击。感觉尘离越来越远,心,越来越空洞。不可否认,心里的绝望俱增加,希望仍是那么稀少,对镯一方会瞬间变白,然后在慢慢变回绿色。心中的恐惧与俱与日俱增,怕自己真的漏看了什么。
恐惧如潮水般淹没了我,随即我陷入了深沉的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熟悉的气息袭向我。是尘的气息。我使尽全力睁开那不知闭合了多久的眼皮。入眼的是刺目的阳光,飞快地眨了眨眼,兰尘的身影投入了我的眼帘。
【禁忌之袖尘篇—暗光】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