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风怀别墅—光遥

时间: 2016-07-05 10:41:58 分类: 今日好文

【风怀别墅—光遥】
风怀别墅

人物设定
房东:杜允真,35岁,经营一家小小的音乐图书馆。住一楼。
少言温和又成熟,最大的休閒是看一整天的书,听一整天的音乐。曾有一次婚姻。188cm / 70kg,一双忧郁的眼神,俊帅的外型,笑起来很腼腆。
房客一:蒋言曦,27岁,平面模特儿。住二楼。个性活泼,行业中的宠儿,佼佼者,身材修长,人见人爱。180cm / 69kg,一双灵活的大眼,最喜欢逗人笑,笑起来很阳光。
房客二:洛非臣,31 岁,知名的作词作曲家。住三楼。脾气既傲又坏,常摆著一张不怀善意的脸。所作歌曲张张大卖,获得过两届最佳音乐创作人奖。187cm / 73kg,身材结实没有赘肉,不理人不多说话;曾在颁奖典礼上难得一笑,从此有一群死忠的fans。
房客三:蓝光遥,26岁,自由作家,每周有两天固定至悦茂酒店担任琴师。住四楼。两本两性杂志的签约作家,曾出过一本集结所有文章的书,销量15万本。对人永远微笑,报喜不报忧,人前的开朗与人後的寂寞迥然不同。176cm / 65kg,大学时曾有过一段恋情,最後无疾而终并为此拒绝爱情。

第一章
蓝光遥平躺在床上,好不容易交出【两性杂志】要的文章,接下来却还有【长期婚约杂志】的一篇。明明只有两本杂志的文约要写,怎麽老是好像一个月三十本似的赶著交文章?
窗外的天气迷人,微风清凉,如此美丽的一天却窝在房里,过著他不健康的日子。言曦老嫌他太白,说实在话,对一年只晒太阳不到720小时的他,这样的肤色并不奇怪。明明贪恋著阳光,为什麽不想出门?不知道,也许是少了个伴。
房间里放著韩国李闰泯的钢琴专辑「初恋」,光遥的脑波开始涣散,记忆回到大学时期曾有过的恋情上。心脏一阵紧缩,眼角竟开始流出泪水,这种情形到底还要持续多久?三年了,却依然忘却不了。
门口传来急促的敲打声,听的出来,是蒋言曦。
『我来了,别敲啦!』赶紧抹去泪水,门一打开,却只见言曦一脸的不悦。
『气死我了,我一定要允真把他赶出去!!』人还站在门口,言曦就迫不及待的大声说话,见到这,光遥心里想著,那个让言曦如此的生气的人应是他了。
『又是洛非臣啊?』真不知道他们两个是哪里犯了冲,从洛非臣三个月前搬进风怀别墅之後,言曦和他的战争於焉展开。
『还会是谁?难不成是允真。』
『是是是~这次又是为什麽啦?』不是故意要敷衍言曦,只是光是抱怨洛非臣的事,光遥这个月已经听了不下二十件。
『我不过就是好心跟他说,这个礼拜轮到他倒垃圾,结果那该死的家伙竟然跟我说:关他屁事!早就说好每个礼拜都要轮流把垃圾拿到巷口的回收车,前几次都被他逃过,这个礼拜好不容易轮到他,他竟然......!还当著我的面甩门!我.........』言曦气的说不出话,一张娃娃脸涨的满脸红。
『先喝杯水吧。』赶忙拿出言曦爱喝的苹果汁让他消气,光遥虽可理解言曦生气的原因,却不知道该说什麽安慰的话。
『偏偏允真又不在,要不然那个洛非臣就完了!』
光遥知道言曦对杜允真的一片心意,不过即使开朗如他对於感情还是保守的很,更何况对象还是同性的人。
『别气了,洛非臣那个人就是这个脾气,你越是生气他搞不好越得意,算了吧。』
『我不能忍受啊,光遥,你的个性就是太好了,才会常常吃亏!对付洛非臣这种人就该让他吃过苦痛才会收敛!』说的很头头是道,不过,言曦调皮归调皮还是懂事的,他是不会让允真难做人的。
『是吗?』两人谈话短暂结束,光遥想著言曦说的话,过去好像也有人这麽说过他......是谁呢?
『唉呀~我要走了,今晚是我下厨。』像暴风雨般的出现又离开,是言曦常有的举动。

第二章
洛非臣两手飞快的在钢琴上移动著,刚完成的成品他急著在做最後修饰,就在最後一分钟,楼下那个该死的小子竟然敲门打扰?什麽倒垃圾的事会比他的歌曲急吗?还好灵感没跑掉,不然有的那小子受的活罪了。
从来就率行而为的洛非臣,刚才只是甩门已经算是客气了,可以预想那美丽的过份的男孩会怎样看待他的没礼貌。可那是无所谓的,反正蒋言曦也不是他喜欢的型,他对自己的好感与否一点也不被他放在心上。
风怀别墅是他经纪人介绍的地方,环境的确不错房东人也很好,除了刚才那叫蒋言曦的家伙......对了,还有个房客不是吗?叫...蓝光遥的,看起来也是稚气的很。非臣和他只见过两次面,还都只是匆匆一瞥。长的不错,一付帅帅的样子可以迷倒很多小女生,不过脸上老带著不真诚的笑容,真想看看他发自内心的微笑。
轻轻的阖上钢琴盖,这台宝贝钢琴从他入行一直陪伴到现在,其珍视的程度恐怕无人能想像。很多人都觉得他洛非臣冷酷无情,只不过一张脸长得比一般人好看多了,於是就卖弄起自己的皮相,纵而活跃於音乐界。
哼,不过是嫉妒罢,他的音乐才能还需要那些肤浅愚昧的东西来批评衡量吗?洛非臣不仅对他的作品满意,连销售量都可以令那些閒人昨舌!不过他总是静静的不发表意见,反正事实总是会胜於雄辩的。
他的骄傲自大不是因为想引人注意,只是对於自身的优势很喜欢而已。
生存在这样的世界,洛非臣很清楚,没有人可以真正在这繁华红尘中置身事外,他一向比别人懂得保护自己的羽翼,只是多数人都看不清。也因此,洛非臣不想要长久的感情,毕竟在社会不正确的观念下,真爱早已是稀有动物般,连踪迹都无处寻著。
况且人生短短数十年,为什麽非要守著一个人才行?既然无法将自己抽离这花花世界中,何不跟著沈沦?反正只要不先坠入情网,每个人都会是赢家。谁说游戏人间是错误的生活方式?很多人只是敢说不敢做罢了。
拿起电话,非臣拨了几个号码,几声後电话那头传来俊朗的回应。
『方冀图!』
『是我。"前世"我做完了,你明天来拿吧!』"前世"是洛非臣的新作品,半年前自从改做钢琴专辑後,销量一直呈稳定成长。
『真的吗?那我十点去找你拿。』经纪人方冀图的声音难掩兴奋,非臣一向要求完美,一张专辑十首歌曲却常常要花上他整整半年的时间才肯交差,这次难得提早一个月交件,冀图自然高兴。
『好!』说完即挂上电话。
方冀图已经是洛非臣长达七年的经纪人了,非臣这个人虽然个性傲的很,对他倒还算客气,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是真心为他好吧?不过要当洛非臣相信的人的确得费点苦心,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能背叛他。
方冀图一直很小心,也许是个性使然,不过一但是他认定的朋友,就会是他一辈子的朋友。

第三章
揉揉有些疼的额头,杜允真放下不久前才和言曦的电话对谈。言曦和非臣不对盘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可是近来好像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言曦个性单纯,很多话没思考过就说了,更何况为了维护自己,他简直就是豁出去了。
那傻小子喜欢自己,他早就知道了,只是现在的杜允真是个给不起爱情的人,就算能给也给不出手。从没有为爱情预设过立场,但允真却认真地想过自己是否真能接受同性之间的情谊?
爱情有许多种样貌,这是他早就知晓的,只是自己究竟有多大的接受度,其实还算是未知数。言曦的确是个很可爱的男孩,不仅年轻对爱情也很主动,他的开朗热情是允真一直学不来的特质,说实在的,这特质是强烈的吸引著允真想向他接近。
许就是因为这样的暧昧,让言曦以为允真可以接受他,并回应著这份对现在社会来说仍嫌开放的感情,虽也没有想过直接了当的拒绝,但这局面总算是自己造成的。
该不该接受或是拒绝,似乎已渐渐脱离他所能掌握的范围,深怕有一天,允真就会这样,习惯了言曦的出现和陪伴,若真是如此,当没有退後的地步时,连後悔都不会被允许。
前妻晓风离开五年了,这五年来他没有一天忘记过她,他不停想著五年前,如果做了别的决定,那或许晓风不会走了那麽早。即使当时的医药发达,可是癌症对科技来说,仍像是绝症般,不该轻易掉以轻心。
想起过去,允真总是哀愁的,与晓风结褵8年,幸福日子还过得不够,却已然消逝。会不会这是他爱情的宿命?如果真如此,那麽允真或许连恋爱都不该再轻易尝试了。不过,千金难买早知道也买不到,所以......不该再想的。
4点15分了,该打烊了。每天到了这时候那傻小子只要没事几乎会准时报到,老说著要帮忙他关店。其实言曦心里应该清楚,这小小的店面,营业时间1000~1630只有六个小时,又几乎是做熟客的生意......几乎没什麽人来的地方需要帮什麽忙?
就是为了见他一面吧?!允真很清楚言曦的心思,可没有回应的感情他是如何继续的下去?还是担心的,那小傻瓜毕竟单纯可爱,又不巧只是喜欢上了他杜允真。
允真知道,言曦的工作也是忙碌的,不知道他是如何能挤出那两三小时,只为允真又是关店又是下厨?当初在排定下厨的轮流表时,原本还打算不将言曦排进的,没想到,当晚他却气呼呼的跑来找自己,责怪著他的不公平?
这是哪门子的不公平法,允真当时还回应不过来,後来才知道,他是在责怪自己竟是这般的将自己排除在允真的生活中?真是个傻瓜吧?思维全以允真为中心,完全忘了自己的工作是否能够配合。
後来,间接从光遥那得知,言曦为了让允真能吃到自己做的佳肴,专程跑到料理班学习不说,并为了能如期按照轮流表下厨,还逼著自己浓缩一天里少的可怜的工作时间,硬是在固定时间内完成所有的case,然後才能准时离开片厂以便洗手做羹汤。
这样的用心,如何不让人心动?如何不让人心折?也许就是因此,允真才说不出拒绝的话....
突然想起,今晚似乎是哪小家伙下厨,想来一定少不了他爱吃的红烧狮子头,焗烤马铃薯,炭烤猪肉。和晓风的手艺比起来,言曦的料理确实好吃,这样吃下去,会不会有一天胃就先叛逃了?两性专家不是常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今天早点回去问光遥好了,免得自己真的有一天在还没喜欢上言曦就先喜欢上他的〝爱心美食″!

第四章
话说这洛非臣总是神出鬼没的,光遥也见不了他几次面的。要不是因为言曦气的不想再跟他说话,他实在也很难这样时刻注意他出现的时间。
昨天晚上吃过晚餐,言曦跑到他的房间对著他丢下了一个信封,那是洛非臣的的电话帐单,看来是今天才到的,因为若是更早前到的,言曦应该已经交给他了。
『给他!』望著言曦就这样走了,这是不是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啊?看来这工作已经是他既定要作的了。
礼貌性的敲敲门,似乎也受了影响,光遥有些怕洛非臣,不是因为他的凶,而是因为他的冷漠。
『......』两分钟过去,对方好像没有意思要开门,光遥放弃的要离开,一转身却听见开门声。
『有事?』如预期般,洛非臣的声音冷酷又骄傲。
『我是拿东西来给你的。』将帐单交给他,光遥已经转身打算要离开了。
『进来。』一句既非要求也不是疑问的命令句从背後传来。
『啊?......我有事...』打算拒绝的,毕竟和他面对面坐著是多麽的尴尬呢!
『我也有事。』不用想也知道洛非臣的表情肯定严肃又冰冷,这让光遥开始考虑起他的"命令"?
『好吧。』认输的走进洛非臣的房间,意外看见他宽广的视野中,唯一的焦点:一台平台式钢琴。
『你会弹琴?』真是讶异,虽然他是有这样的气质,可他的个性跟钢琴真是很难连接一起。
『小一就开始学了。』洛非臣也不生疏,回答的很直接。
『这麽说,我时常会听见的钢琴声就是从你弹的?』每当文思枯竭之时,总会听见那如清泉般渗入心灵的清澈,最爱的钢琴的声音和流泻而出的柔美乐曲,让他的心得到最大的满足。
『除了我还会有谁?』自大的不可一世,却符合他周身不自觉营造出的气质。
『喔......』无话可说是光遥最不喜欢的尴尬,连平时的朋友聚会中,他也会刻意的炒热气氛,只为了平缓人与人之间的陌生。
『你会弹钢琴吗?』无意间瞄见蓝光遥的手指,那是适合弹琴的手指,修长而乾净,直觉地,洛非臣确信蓝光遥一定也会弹琴。
『嗯!不过国二的时候因为课业而放弃了。』回想自己曾有的热情,光遥有点遗憾。小时最喜欢的兴趣就是弹琴,记得只要一坐在钢琴前他的内心就会很平静。後来虽然学不成了,却也造成他对钢琴无比的热爱。
『......一直到现在,你还是很喜欢?』一分钟之後,光遥才知道非臣是在问他问题。原来他的思绪,随著回忆也跟著迷失。
***
还记得,当妈妈要卖掉钢琴时,他隐忍著的泪水;为了家里的生计,即使一台钢琴的代价不过是一家人几餐的温饱,却就是说不出拒绝的话。
国三那年,爸爸因为人担保,而换来背负一身的债务,八百万的金额,让光遥失去了原本小康的生活,接著生活陷入困境;受不了打击的爸爸重病住院,只留妈妈一个人工作努力的还清债款。
刚升上国三的光遥,每天一放学回家就会到巷口的家庭代工,向阿姨批些简单的针线活作。一件灯罩5毛、一整套沙发罩价钱最好,有5元;每一天,15岁的光遥就在这些锱铢必较的金钱中想办法要赚得更多。唯有这时候,才有身为独子真好的念头,至少家里不用再负担更多的只进不出。
就是在这样的困境中,光遥只能忍痛让妈妈将钢琴卖掉,并相信著妈妈说的,「未来一定还有机会学」的安慰话,这一生中或许最难以割舍的就是他对钢琴强烈的执著。即使,最後他仍没有继续学钢琴的路,却总是难忘的流连在钢琴的乐声中,久久无法忘情。

第五章
洛非臣坐在钢琴前,脑子里一直想著蓝光遥刚刚的话。
『那是我的最爱。』
简洁有力,就和自己的一般肯定。
他的性格该是如此果决的,为何脸上却挂著不搭调的忧愁?他的笑容就该如此灿烂,却总是挂著不真诚的虚伪呢?看的太清楚了反而在意。如果狠狠地撕破他脸上的不真实,不知道他会呈现什麽样的表情?哭泣?还是气恼?
双手自然的摆在黑白琴键上,非臣随性地弹奏了一段旋律。沈迷好奇,委婉而又带著关怀,难以形容的乐曲就这样流泻而出。曲毕,非臣两眼直盯著前方,他的心中充满音符迫不及待的想继续弹下去,弹出他想像的蓝光遥。
意外,只能用意外来形容,似乎接触了蓝光遥,当他想更加窥视他的内心时,脑海中就有了属於他的音乐。俐落的取出录音机,凭著记忆再次弹奏起仅只一次就让自己著迷的乐曲,如果蓝光遥真能让他脑中的乐符源源不绝,那他倒愿意和他来场爱情游戏,就算是为了作品。
光遥在走回房间的路上,脑中仍若有所思著,那台钢琴好美好吸引他,惹的他好想去亲近去弹奏....可是他和洛非臣并不熟捻,他肯定不会答应。要不,去问问看也好,说不定...
鼓起勇气,转身直直走回洛非臣的房门前,正在犹豫要不要敲门的时候,门却开了。
『啊...我...』
『来。』话都还没说出口,伴著一样的命令式语句便将光遥拉进房。
人才刚踏进房间,就被一个结实的胸膛压在墙壁上,接著就是一个温暖的唇。这是怎麽回事?光遥的神智还没恢复过来,两个眼睛直盯著眼前这个放大版的俊颜...这个吻虽然突兀却不讨人厌,并且他的吻功...还真不错...
『你的唇挺甜的。』终於放开了却听见这句话,光遥了睁开眼睛,只见洛非臣笑得坏心却异样的更加迷人。
『为什麽?』曾听允真大略提过洛非臣的背景:他的花边新闻主角男女不拘,脾气也是出了名的糟,不过即使是这样的他,也该不会缺乏性伴侣吧!谁叫他的外表是那样的出色迷人?
『......』非臣并不想说,游戏才刚开始,他不著急著讨论剧本,也不愿结局提前上演。
看来洛非臣是不打算开口的样子,既然得不到什麽答案,光遥轻轻推开洛非臣,只有性的关系听来简单,却不是他现在需要的。
『要去哪?』非臣紧抓住光遥将要离开的身影,身为主角怎麽能提前下场?
『我不需要性。』话说完,光遥硬是甩开非臣的牵绊。
『等等。』没来得及,光遥转身离开,动作迅速。
洛非臣站在原地没有追上去,蓝光遥确实不会知道他心中的打算,从他身上看出他似乎也不可能接受爱情游戏,可真让他这样跳脱他的故事中,洛非臣又会心有不甘...改变一下战略,也许获得了满足,人心就会甘愿臣服,再也离不开......

第六章
懒洋洋地,蒋言曦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发著呆想著近来发生的事实。允真很明显地开始在躲著他,从前他就明了自己的心意了,现在才拒绝好像稍显太晚,不只伤人还让言曦失望,总是想要多点肯定的回应,如今他的行为倒是让一切明朗化。
心烦的很,却找不到人说话,光遥也不知道怎麽了,这几天叫他也总是一副爱理不理人的样子,当然洛非臣更不用说,他根本不想搭理他。就这样,言曦在时间分秒中继续无聊下去,啊~好想见允真一面喔!可是他已经郑重的要求他不准再去店里找他了。
是不是真的被推开了呢?允真从前的那一段婚姻言曦是知道的,过去他曾自信地认为自己可以让允真忘记朱晓风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昨天他看见允真在整理神桌,上面摆放的晓风的牌位,依旧整洁明亮。
一闪神,看见光遥晃了进来,真难得在这时候看见他,光遥赶稿的时候一向不见人影,前阵子没听说在赶稿却不见踪影就够怪的,现在总算是看他出关了。
『什麽事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言曦有话直说的性格明朗,光遥跟他顶熟,所以更不会修饰。
『喝杯水罢了。』答非所问,让言曦睁大了双眼,这就奇怪了,光遥一向严谨说话以前还被怀疑打过草稿哩,怎麽...背错词啦?!
『最近在忙什麽?都不见你出现。』再试试。
『稿子已经写完了。』...怪...真的很怪,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回答啥?
光遥两眼无神,脑子里却飞快的想著,洛非臣看出他的身份了吗?看出他的过去是什麽悲惨的样子?该是没有的,来到风怀别墅前他还想好,尽可能的装扮掩饰自己,避免一切让人胡乱猜想的空间...只是或许...真如方栉说的,自己浑身所散发出的就是这样的气味,是诱人犯罪?
他的思绪回到遥远的过去,曾经也用生命付出的感情,如今却是後悔加无奈,感情本就不是人可以轻易掌握的,怪只怪他什麽都不懂,却渴望紧抓著恋人的手不放。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变成这的人生的!』方栉生气的对著光遥嘶吼,到底是不是爱他,早已经分不出了。
『你是说...因为我?』不敢相信,曾是那样紧紧抱他入怀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没错!若不是因为你,我早就得到去留学的机会,现在还会在这跟你...』方栉气的说不出话,但相对於光遥却是连气都生不出来。
『我从没想过...会耽误你的未来...』硬忍著不哭泣,但心却以无法抑止的流出血泪。
『但你就是!你就是....』眼前这哭的像男孩的是他曾爱的那个稳重的男人吗?是那个理智的他吗?好像不是。
『我要怎样才能帮你?』
『只要离开我就好了!!只要永远不再出现在我面前就好了...』方栉转身走了,他不会知道有个男孩为了他的这番话,如何的改变了自己的未来。
恍神离开的光遥,压根没发现有个人一直盯著他的一举一动,满脸的若有所思。

第七章
杜允真也发现光遥的变化,但对於他的房客他从来都不过问些什麽,每个人都有属於自己的故事及想隐瞒的往事,不需要多加去揣测或是挖掘的。在他的风怀别墅里,每个人都来自不同的生长背景,并且也都有属有自己的故事,他要做的,不过是守著这个地方,让每个人都有可以休憩放松的地方。
可是言曦就不是了,他好奇的就像一只猫咪,不停在他身边绕著要知道答案,可是他是真的什麽都不知道。想推开他,却狠不下心,他已经向言曦明白说过,别再接近自己,只是想要吓阻正陷入情网的人们,远比登天还难。
『我知道你不知道,可你去问问嘛,光遥听你的一定会跟你说的...』使尽吃奶力气撒娇的言曦,意外地没有让允真觉得烦,只觉哭笑不得。明明是关心却表现的好像八卦王。
『我不想问,那毕竟个人的私事。』允真将要洗的衣服一件件丢进洗衣机,手里保持忙碌著也依然可以和言曦对话。
『你不担心他吗?我很担心耶,他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连话都回答的心不在焉。』趴在一旁置物架上的言曦,可爱的让人想咬一口,允真惊了一下,这样就动心?他的自制力什麽时候这麽糟了?!
『担心归担心,可是不能当作挖隐私的藉口,他想说的时候会说的。』走进厨房,该开始准备晚餐了。
『他又不跟我说...』十足十像个闹脾气的孩子,允真宠爱的揉揉言曦的头发,对他真的有难以抑制柔情。
『会的,想说的时候一定会说的。』
『嗯..』言曦听话的不再追问,刚才允真对他的举动真是温柔的让他感动。
『晚餐想吃什麽?』允真弯腰在察看冰箱里的食物,言曦偷偷的紧抱了允真的腰,开心的对他说了句随便!就跑走了。允真来不及反应,只见言曦的背影跑开,知道自己会扁他还爱作怪...可是...真是可爱...到底,他是怎麽了呢?
【风怀别墅—光遥】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