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学长—素衣映雪

时间: 2016-07-05 10:11:10 分类: 今日好文

【学长—素衣映雪】
有点悲的,大家小心。

沉闷的下课铃一响,和老师行礼下课后,课堂顿时热闹了起来。
因为是午间最后一堂课,下课后的学生们嬉笑着招呼好友一起午饭。
那种郁结的空气就像突然被打响的气令枪一般。刚才还是莘莘学子们神圣的圣殿顿时吵闹的就如同是游乐场般。
"喂,小森,你要到哪里去?不一起吃中饭了吗?"好友冲着急冲冲地拿出饭盒就往外冲的森川大声说道。
森川头也不回的就往外冲去,"不了,我和学长说好一起吃了!"。
"喂!我和你说过要小心茂里学长的啊!和他在一起会出事的!小森,快回来啊!"
森川并没有为了这句不吉利的话而犹豫,仍旧头也不回地向和学长的宿舍跑去--

和学长在一起才不会有什么坏事发生呢!
和学长在一起常让时间在非常轻松,愉快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度过。因为茂里学长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他常常听着自己说话而露出微笑。然后那双时常带着哀伤眸光的眼睛就会慢慢地眯起来,弯地像在乡下田间夜晚听着知了叫声时看到的弦月一般,然后......会停下用餐,一只手捋起头发另一只手捂住胸口笑弯了腰。
......听说那个动作是因为学长小时候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养成的习惯。虽然现在心脏病已经经医生诊断为良性了,可这个动作还是被当作纪念一般遗留了下来。

"学长!我进来了~!"莽撞地撞开了大门,却差点迎面撞向一个比学长瘦弱的胸膛不知强壮了多少倍的胸口。
还没站稳身子就被拎起了后领向后抛去--
"茂里,看好你这只宠物鼠拜托不要让他乱跑,要是不小心掉到了阴沟洞中淹死了别怪别人没有警告你了!"
挣扎着从学长的怀里站稳了些,"你这个豺狼脸说谁是老鼠!额前还故意弄一个大便色,真是恶心死了!"
那个混蛋搔着耳朵,居然就那么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就走了!
学长拉着我坐了下来,一边温柔地笑着打开两人的饭盒,一边以着一贯有些低沉的声音笑着:"真贯这个人就是喜欢开玩笑,你不要介意。"

学长都那么说了,当然也不能在当着学长的面前气下去了,毕竟就算想在背后弄小动作,他也没有办法和二年级的宿舍长作对......唉--他实在太没用了。
乖乖地坐下来吃饭,可学长今天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有一搭没一搭的陪着自己说着话,眼睛却在窗外游移着,只偶尔和他说话的时候移回来一下,却也不是怎么注意他......

"学长......"
"恩?"漫不经心地看了过来,却还是不知道在神游哪里。
"学长......你的拉链没有拉上。"
"哦......,啊?"像是被踩住尾巴般跳了起来,往下看-- 一时间那白皙水嫩的皮肤瞬间就如同秋天的枫叶般被染的通红。
赶忙拉上拉链,却窘地不敢看他。
"我......我这条裤子的拉链不、不是很好。就像这样经常滑下来的......"
说到后面那平时犹如透明的皮肤也隐隐地像是要泛出红霞了......那常年带着忧郁和苍白的神情也生动了不少,不像那时候--

那是两年前......刚进校的自己被指派着去二年级办公室,没想到回去的时候却迷了路,总是在各个学长嘲弄的目光中来回走着,就是没有人肯来帮他......就在上课铃都打过几分钟后,他终于忍不住想要大哭起来的时候,就是学长走到他面前揉着他的头递过来一块带着清雅香味的手帕......
他很没用的啜泣着说着自己迷路了,然后任由那双有些凉凉的......却让他安心的手牵着,回到了一年级的楼层下面。
当学长要离开的时候,他才好不容易平静了一点。想要道谢,却在抬头的时候看到了学长......有着与抬头前所想像不同的--异常漂亮的却带着一副冷漠表情的学长。
沉溺于被那副美貌所带来的震惊,在还没反应过来时,学长就那么走掉了。
不过幸好学长很有名,当他稍微描述了一下的时候,马上有人犹豫着猜出了学长的名字。然后在众人的讨论下还知道了不少学长的事情。
比如学长从小父母就因为意外而不在了,在被很多亲戚推来推去后直到近年才被人长期抚养,可却又在前几年又扔到了这个住宿制学校。很多人都在猜测,学长是不是因为被当作累赘而扔到这里的。
他也是在传言中首次知道了这个时常与学长不对路的只有额前金发的不良宿舍长--真贯。听说真贯经常要欺负学长......可是......在他和学长相处以来,却发现其实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对路啊?那个真贯经常出入学长房间......只是没有人看到罢了。而在宿舍外的时候也只是不说话的冷漠对待对方而已啊。相反,那个真贯到是和自己很不对盘倒是真的,每次看到他都要冷嘲热讽一番才离去,真不知道学长怎么还能忍受和他经常在一起的。
不过......传言这个东西实在是不怎么可信......传言中把学长说成是一个忧郁的冰王子,可是在和他相处的时候学长其实非常的温柔和善。
其实学长只是不喜欢找话题,也不喜欢主动说话而已。所以......在知道学长的名字和年级以后,跑到学长面前大声的道谢以及还手帕的时候,学长也只是接过手帕以后就转身离开。不过......嘿嘿想来很不好意思......是他硬拉住学长的衣服......然后......嘿嘿~当着很多学长的面,他大声的对学长说他要报答他,而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此紧跟着学长,直到他能报答学长为止。
直到那时候学长终于说了第一句话:"随便你。"

刚开始时学长总是任由他跟着而不理会他单方面的吵闹声,只静静地远眺着远方。仅仅看着远方的景色有时学长就会陷入沉思,那时候那下意识带着的阻隔感会不自觉的变淡,然后露出一副受伤的神情,直直地揪痛了看到那景象的人。
本以为自己坚持不了多久可以忍住看到那样的景象,可这样的景象他其实也没看多久......
在相处时间长了以后才发现学长只是不爱说话,而别人又被表面的冷漠所阻退,这样的结果就是那些不实的流言逐渐传了出来。
然而当他发现了这一点后他就更加努力地陪伴着学长,逗学长笑更是成为他的目标了。而学长在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随着时间更轻松了,甚至连他也没想到会发展成学长现在每天主动等着他一起吃午餐的关系了!
所以......一这样想就觉得现在能看到学长这样的摸样真的是非常的幸福啊~!每看到学长能有这样生动的表情就觉得心里暖暖的,而这样的表情是因为他才出现......只要这样想便能让他有一种连血液都在悄悄沸腾的感觉......
"学长......"
"诶?"抓着胸口那带着有些窘迫的表情难得有着一种天真。
"只是裤子拉链的问题而已,我们两又都是男的,所以你不用那么不好意思啦~我都了解的,总是会难得犯这样的小错误的啦~。"
看着学长难得很快吃光饭盒中的食物,总让人觉得学长说不定......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
"那个......吃完了,就别继续呆着快去上课吧!"把他赶紧从身边推出门去,却还是在门关上之前让他看到了那绯色晕染的红云。

下午的课程在他满脑子想入非非之际很快就过去了,可到了寝室睡下去......直到对床的人已经鼾声四起了他还是一点都睡不着......
还是学长那里舒服,好象是学长的那个亲戚特别定下的单人间,每次去都只有他不停说着的话和学长有时候忍不住发出的温和笑声......翻了个身,却又一屁股坐了起来。
他要到学长那里睡,只要作出可怜兮兮地恳求学长那学长一定会答应的。

抱起枕头,一溜烟的小跑过去,完全没有去想这种时候学长或许早就睡着了,又或许会打扰到学长......
在空荡荡地走廊上有些害怕的控制着跑步的声音,虽觉得有点心里毛毛的,可是一想到学长......脚步更快了。
轻声而暧昧的声音即使有厚实的木门隔着还流了出来,本能的红了双颊,转身就逃。可是......在听到那熟悉的呻吟声时,却......停了下来。听着那个声音......又回过身,故意重重地踩着那大理石地面,传出一阵清脆的"叩、叩"声。
然后像是每次去一样轻而有节奏的敲了三下门。
"学长~我那里好可怕~~今天能不能让我在你这里睡一晚啊~学长~?"
里面安静了一阵,然后门一下打开了。果然那个混蛋在里面!
金色的额发弄的乱糟糟地,衣服也只是匆忙披上的,只有中间的两颗扣子勉强扣了起来,露出胸口一大片小麦色的肌肤,连下摆处的衣角也没塞进去。不得不承认就算是这样不修边幅的样子真贯还是很帅......要是他的那些FANS在,说不定还会说他有野性美,而在他看来那纯粹是该死的兽性。
果然刚才里面在......混蛋,学长是那么善良的人,在他的心里一直是像百合花般纯洁的人,居然被这个混蛋......从没有这样的勇气就这样站在那里与真贯对峙着,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真贯楞了一下,神情古怪的看着他......然后状似轻松的把他转了个圈,然后......把他扔进房自己大步地走了--

他则就那么倒在学长的怀里。
悲哀的发现,学长虽然穿戴要整齐多了,可是那凌乱的长发以及很明显被肆意凌虐过的红唇都在告诉他别再心存侥幸了。
学长......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还是那个真贯......一直以为要站在学长身边的人至少也该像是学长那样,而不是像真贯那样完全相反的人。像那种漠然自私的人是完--全配不上学长的。

直到很久以后他才发现错了......
可是那时候已经太迟了--
当时他所做的,仅仅是慌忙的装做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对着真贯离去的方向小声的嘟囔着连他自己都不能理解的话语。
直到半夜学长早已睡着以后,才就着月光看就睡在旁边的人的模样......学长只是把他当做弟弟啊......这样不设防的态度却更让他明白,他完全没有希望......
低下头,既然要放弃了,那么......就让他曾经近一些碰到学长也好......低下头......对着唇角,吻去--
那样芬芳的气息已经直直地喷在他的脸上,只要再低一些......却悲哀的发现自己连吻下去的勇气也没有......眼角顿时酸了,泪珠已挡不住的速度开始往下掉--连忙把头转到另一边去......背后,学长一无所知的安稳睡着,而他却只能无声的哭泣......
他只能放弃......他不敢冒着被学长知道的风险......他不敢......品尝那样甜蜜的味道,他怕只要一次......只是那么浅尝一口,他将会再也往不掉......
学长......茂里。
我只是个胆小鬼。所以今晚--
我会躲开月光只自己一个人痛苦......把所有的妄想埋葬在黑暗中......


很快,又是一长段时间过去,无法忘怀的感情却在早已习惯的伪装下变的连自己都可以相信那已经留在了那天的夜晚中了......
开心的笑着,仍旧和以往一样的向真贯学长斗嘴,让他和以往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当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会退让......
只是当学长瞅着他时说,小森最近有些不对劲时,心里涌起的那份酸甜时才知道,自己还是忘不了......只要学长的那么一份注意,他的满足已经冲开了所有的假装。
眯起了眼睛,笑容浮在脸上怎么也不能控制:"学长......我是不是,成熟了呢?"
看着学长楞了一下,眼角弯了起来笑着看着他。
那副笑容却怎么也收不回来......好苦......这么深的苦,为什么依旧可以这么笑着?
这样不能控制的感情他又怎么藏的起来,不让学长发现?
学长......
我......连靠近你都不敢了吗?
学长......学长,学长,学长......

不敢再靠近,远远地看着你......却开始躲开你的视线......
直到......
"小森!"
"学长......"做好了所有的伪装才忍不住回头看他......学长......怎么变得那么憔悴?
"学长,好久不见!我最近......我最近好乖,拼命读书呢!连老师都夸我呢!"
说着假话,却还装出以前那种什么都不懂的那种笑容。
"你......也开始避开我了吗?"

学长,我不是要避开你!我只是......不想让你讨厌我啊......

"没有啊!学长,你不要乱想拉!我只是想要好好读书而已......只要我把成绩赶上去的话,我还要和学长一起玩!"
却下意识的避开了学长的眼神......心虚的不行,只能继续说,"对了,真贯学长怎么不在?"
沉默。
"小森......真贯他......不要我了......。"

不记得之后说了些什么,只记得看着被你紧抓着的袖管上浮现的一道道褶皱......
在和你分开后......在转过楼梯时,开始狂奔......

他凭什么不要你!
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冲上了二年级的教室,糊着一双眼睛却仍旧找到了他--
"真贯,出来!"

----庭院中
沉默着,平静不下来的心情让他说不出话。
真贯那里却也奇异的沉默着。
就这样对站了半晌,他才能开口。
"为什么和学长分手?"
"这不关你的事。"冷冷地开口,让人看不出心情的起伏......从以前一直就是这样讨厌的一副样子......若不是学长他......
"是不关我的事!不过,你没资格不要学长!学长他、他......伤心了,你知不知道!你根本没有这个资格!你没有资格让......"
被狠狠拨开了手,打断了话。
"闭嘴!这些都不关你的事!听到没有,和你没关系!"
被猛然一推,脸上被狠狠地揍了一拳。
真贯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拳头......接下来却想逃开。
却被他猛然扑在地上,趁着真贯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使劲力气向他揍了过去--
"怎么不关我的事?我喜欢他!我喜欢他!我喜欢茂里!你根本配不上他!而你居然敢,居然敢不要他!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多想要这个机会,可他只喜欢你!......喜欢你......为什么......为什么茂里、茂里......他不喜欢我......"捂着脸已经顾不上丢脸什么了......只是哭着......哭着趴在对方身上......总觉得那人的身上有着和学长一样的味道和温暖......
僵硬的身体,也不还手......
只是良久后......才闷闷地说道。
"他从来没有爱过我......"

他从来没有爱过我......
我在他眼里从来只是一个影子,一个我无法摆脱的影子......我努力过了,却不能让他看到影子后面的我......如果是你,至少他看到的还是你......
如果是你......

那样苦涩的言语,那种和他一样悲鸣着的无奈......
他只能相信。

不知道事情到底如何,他能做的只是陪伴在学长身边。
竭力的想要恢复以前,虽然真贯再也没来找过学长了,可他总努力代替着那人的位置,总想着至少学长还能快乐的和他说笑的时候......
可是......学长却总像是担忧着什么一般,每当他不在的时候就露出一种比以往更浓厚的哀愁......
他找不到办法,可以让学长快乐......
只能陪着他......

没多久后的一天,学长却意外的开心起来。
原因是--那封信。
那是学长的舅舅寄过来的,学长一直没有打开,只是对着信痴痴地笑。却每在打开前犹豫着......一直到把他继续放回枕头下为止。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一直来重复了好几天。
只有那几天,学长才像是回复了以前......不,比以前更好。
那样温柔的笑容又再次浮现在学长的唇角上,没有再提过关于真贯的任何事。
连带他也好开心,直以为......一切不开心的事情即将淡忘......
所以在那几天,有时他也会离开学长一会......
却没想到--
"小森,那不是茂里学长吗?他......好象有些不对劲也!"
连忙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这几天明明有那么的幸福,却为什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为什么......他会觉得......再不找到学长就糟了?
那里有好多人,或许有人见到学......长?

撇向一边的脸奇异地垂着,真贯还维持着一巴掌打过去的样子,满眼的惊惶和不可置信......
周围的人都呆在了原地......就连他也无法动弹......
只有那垂下的脸慢慢抬了起来,露出一种奇异的笑容......满是疯狂的讨好笑容--
"呐!你是爱我的吧?你还爱我的。--不要离开我,和我在一起吧?呐!"学长忽然扯住了真贯的衣服,拉扯着,渐渐......疯狂。
真贯惧然,惊慌的推开了他......挥开挣扎着向他伸来的手,慌忙间,那双细长的手指上被划下了细细血丝......
只是两人都顾不得了......
直到这时候周围才有人动了,好几个人把他们两分开,把还在拼命叫着"你爱我的,你爱我的!"的学长拉渐渐拉远。
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楞楞地问真贯,"你不要紧吧?"
真贯楞在那里半晌没有回答,像是什么都没听到。眼睛直直地看着消失的地方,面无表情却满眼都是痛苦......
其他人上前拉了衣服一下,真贯却突然打开对方的手,像是突然醒来转身就走......只是在跑远时停下看着学长消失的方向时,......发出像是野兽般号叫--
"啊!!!!!!!!!!!!!!!!"
那时候......
不知为何,泪水却顺着他的脸颊不停往下流......

两天后,他才被允许见学长。
依旧在学长的寝室,现在却时刻有一个老师陪在学长身边。
"学长......"
"抱歉小森,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再也不能陪你再和一起一样玩了......,学校通知了我舅舅。他过几天就来接我回去......"
一直看着远处的眸子转了过来......苍白的脸孔上黑黑的眼珠子亮的吓人。
"我一回去正好可以赶上我舅舅的婚礼......他要结婚了。"
弯起了唇角,笑着喃喃说道。
"对方......据说是个好女人......舅舅会幸福的......一定会很幸福的......小森,你怎么哭了?我舅舅要结婚了,是好事啊!应该要笑才对啊!看,像我一样唇角~上翘......啊!真是,都是小森,害我也哭了......为什么要哭呢?应该笑啊......笑啊!"
拼命拍打着脸颊的学长被老师们阻止了,而那之后他也被阻止再见学长了。
学长一直被关在那里,据说一直要到他家里的人来接他为止。
可是......他家里一直没有人来......
他还是忍不住了......想着要再偷偷去见学长一次也好......
却在走廊尽头听到学长逃跑了。
老师们慌忙的到任何地方去找学长......直觉的他却往食堂跑去......真贯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学长会去找他,找那个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他们中间的那个人。
果然,食堂异常的安静......门口被堵的满满的......只有学长的声音从那里面传了出来。

"呐,你是爱我的吧?真贯?带我走吧。你想带我去哪里都好,带我走吧......"
"茂里,你别闹了!"
像是根本不明白真贯为什么要生气般困惑的笑了。
"真的,哪里都好,带我走吧。你想要我怎么样都好,带我走吧。呐,真贯......"

他想冲过去,带学长离开。
学长,只要你同意,你要我带你到哪里都好。学长!
可身后突然一阵拥挤,他被陷在人群中动弹不得......
学长,我来带你离开!

那边学长苦求之下,竟然慢慢逼近......连向来素行不良的真贯也无法摆脱。
眼看着真贯没有答应,学长居然,居然......伸手想要吻向真贯--

"啪--"重重地一记耳光。
学长满脸错愕的被打了开去,眼看着整个人被那股力量打的就要撞向桌脚--本人却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反而是真贯冲了上去,只是似乎太迟了......
他张大了双眼,在人群中挣扎着也冲了上去......

就在撞上那一刻之前,却有一个人更快的把学长搂进怀里--
那个人的眼睛......那个人的鼻子......
看向那里的真贯,他比自己还要不敢相信......
"萤一,闹够了吧。"
穿着木屐的和服男人,却和真贯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气质。
低沉的嗓音却阻止了学长所有的动作。
没有看抱着他的人一眼,学长慢慢闭上了眼睛......一股泪水顺势而下......

那人只看了真贯一眼后,没有再看任何人一眼,走了。
通过跟在和服男人身边的校长这里才知道,和服男人就是学长的舅舅,也是名作家--茂里匡一。
那天,他透过玻璃窗看着学长离去。
被抱着离去的学长再没有闹事。
和他舅舅安静的离开了被他搅乱的学校。再也没有回来过。
很快,这件事便没有人提起。
真贯也再没有提起过有学长这么一个人,即使和他偶尔在走廊上遇见,也像是没看到他一样错身而过......
学长就像是禁语般被禁止提起。
只觉得这个世上就像只有他还记得学长一样。
过了两个多月后,学长那里却寄来了一封信。
【学长—素衣映雪】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