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流梦酒吧系列—曼曼

时间: 2016-07-05 07:37:57 分类: 今日好文

【流梦酒吧系列—曼曼】
流梦记


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在一家叫做“流梦”的酒吧,那段时间我刚失业,老板苏是我的死党,我也便天天混在那里了。
基本上这里的人都是一些白领,大家白天上班,晚上就在这里醉生梦死,把白天被老板压榨的像一条狗的身体彻彻底底的放松一把,所以店里常常有宿醉的客人。早上上班却是雷打不动的时间,常常可以看到客人蓬头垢面从包房里冲了出来,打理打理自己光光鲜鲜的上班去了,俨然就是另一个人。所以苏常常骂我们是最最表里不一的,我只是嘻嘻的笑着,这不是现在我表里一致的都是一个邋遢的失业者了么。我还想做个光鲜的表里不一的人呢。
那天是一个阴天,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的头一直隐隐的痛着,别人是关节炎关节痛,我却是一潮湿就头痛,一个人躺在角落的沙发上,苏和服务生们都已是见惯的了,反正白天店里客人不多,也就随我了。
正是迷迷糊糊间,一把清朗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还好吧?”话语间,竟是有一只手覆上了我的额头。
我暗暗皱眉,最恨别人这时间出现,一副南丁格尔的救世表情,实际上是恨不得吃吃我的豆腐,就像我的前N任老板们。就算我长的是皮相好了点,但是究竟也是个男人。
怒气冲冲的睁开眼睛,却是对上一双清澈至极的眸子。微微的笑着,隐隐的透露出一丝关心。
我却是一呆,一下子连话也不会说了。任凭人家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最后好像还是苏出来说了些什么,他给了我一瓶止痛药,安慰了我一阵,就离开了。
剩下一个我,直直的发了一天的呆。捏着那个止痛药的瓶子,痴痴的回想着。名牌西装,进口药品,看来不是个普通人。
再看看自己,失业两月,银行存款直线下降中,想必是好几天没有刮胡子了,就连头发,也是两月没有打理了。
不行不行,我林明青是个堂堂的新世纪人才,怎么可以这样颓废,工作丢了,还能再找嘛,总不会说这个留美的博士是白来的。
于是当下便是跑去美发店,两个小时后神清气扬得出来,杀进时装店拿了这一季的衣服,然后开着我的车子应俜去了。
谈恋爱,金钱基础是最最重要的呢。何况我还是追求一个成功的白领?像我的前任男友们,哪个不是被我的英俊潇洒多金吸引而来?
我仿佛看见,爱神的微笑。
两天以后,我又是一个总经理,开着新买的宝马来看苏。顺便,看看我的意中人。
但是奇怪的是,那个人,确实没有出现,不可能的啊,这家店是会员制,怎么会不是熟客?
一连两天,就是在没有看见那双清澈至极的眼,还有那把清朗的声线。问苏,也只是似有似无的答案,真是过分呢。
终于,在我已经是冒烟的第三天,他终于出现了。
还是那双又如清水的眼,还是那样淡淡的关切表情。我心中暗喜,理理自己的行头,拿出最最精神的笑容:“你好,上回谢谢你的药,我是林明清,很高兴认识你。”
他也回以淡淡的微笑,“你好,我叫乔,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爱人。”
身边却是多了同样一个清爽的男子,同样是微笑着:“你好,我是安,很高兴认识你。”
那样的清淡,不受世俗的污染,已经不是我这样的市侩男子可比。
于是一个晚上,我依旧是惘然若失的。
忍不住抱怨苏,叫什么流梦啊,我的梦,全都破灭在这里。
他却是一笑,说是流梦流梦,就是梦流逝如水。




惘然记




上回恋爱还没有开始就失败了,我心中还是隐隐不爽的。
最最可恨的就是苏,我敢打赌他是一定知道乔与安的关系的,却是不肯告诉我,只是一边白白的看着我的花痴笑话。
还有乔与安也不是好人,两个人现在有如双生儿一般的日日出现在流梦里,看见我还不忘一块来与我搭讪几句,分明就是故意忽略我曾经单恋过乔十天有余的事实。有的时候我怀疑他们是不是和苏是一伙的。
还好我的新老板是一个已经有了亲亲爱人的好老公,不会动不动就色迷迷的看着我,也还好我虽然是一个总经理,但是上班时间却是十分随便,不然的话我一定后悔死了为了什么良好的精神面貌这种鬼说法而去找的工作,又不是穷到没钱开车吃饭的。
所以还是日日赖在流梦里,偶尔幽怨的远远的看着乔与安这一对神仙般的壁人,估计着什么时候他们能分开,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追求我温柔的善解人意的乔。
然后又是一个阴天,想起上回也是在阴天遇见的乔,我的头就更加痛了起来。索性就喝个烂醉,然后不付帐,最好是把苏的这家流梦喝到倒闭,然后逼着他也不得不和我一样的作一个表里不一的白领一族,免得他日日笑我市侩。
从下午喝到晚上,已经是记不得喝了多少,只是隐隐的听到酒保向苏在抱怨。
苏有什么反应就没有印象了,后来只是记得有一双温软的手,和一个暖暖的胸膛,给了我无限安慰。
早晨醒来的时候,自己却是躺在爱情旅馆的睡床上,一丝不挂。
是谁?怎么了?我已经是完全记不得,只知道这回是我被人抱了。
虽然昨天那个人是个好对象,而且还有熟悉的气息。但是我还是不爽,要知道从来就只有我抱人,从来就没有人抱我的事情。我是长的妩媚了些,但在这种事情上,我是个纯粹的攻。
于是怒气冲冲的杀回流梦里,恶狠狠的质问苏:“为什么昨天叫别人把我带走?”
苏却是极其无辜:“你不是说自己就是酒后乱性也不会吃亏的么?”
我气绝,是啊,那是在我抱别人的时候,昨天却是别人抱我呢。
狠狠的盯着素,恨不得可以以眼杀人,苏却是默默地看着我:“大不了我负责好了。”
我更加气绝,你负责有什么用?你是纯粹的攻,我也是纯粹的攻,那不成要我们两个晚上相互拥抱取暖吗?
于是还是忍不住跑了。
回到公司,又是狠命的奴役了我手下的那帮人一把。看着公司的股票又涨了十个百分点,才略略觉得好受一些。
看看,不但我亲爱的乔没有追见,就连自己,也变成了受的一方,这几天,还真是倒霉。
但是还是怀念那个暖暖的熟悉的胸膛,连自己也觉得莫名。
那天晚上得到的安慰,似乎比以前的都多。
于是有恬不知耻的跑回流梦,盘问苏那天是谁带我走的?苏却是缄口不语,一幅神秘的样子。
再盘问其他的人,居然都说没有看到,难道说我是被隐形人带走的么?
只有问到乔与安的时候,他们冲着我暧昧的笑着,极其可疑。
于是我还是只能坐在那里失魂落魄的怀念着那个夜晚,怀念那双温软的手,那个暖暖的胸膛,还有那只种熟悉到了不能再熟悉的气息。
会是谁呢?我日日的想着,就连以前在床上极其完美的那些伙伴,也激不起我的欲望了。
“明清啊明清,你该不会也变成受了吧。”那日跑来我公寓的光,在和我上床未遂的时候,忍不住说到。
我心里一惊,却是依旧嘴硬:“不可能,我要是受的话,早就和苏好上了。”
“这倒也时,当初谁不知道你和苏都是顶好的攻方,他确实偏偏看上了你,结果闹得死去活来的。”光撇了一撇嘴,接着修他的指甲去了。
只剩下一个我,傻傻的坐着,茫然若失。
要是对象是那个人的话,似乎还是可以尝试一下受的呢。









若梦记




终究还是和苏上了一次床,也许就是如光所说的,我开始变成受了。
苏还依旧是以前那个顶顶好的攻,而我这个原本也是顶顶好的攻的人,却是变成了受。第一次做的时候,我们互相都努力的想把对方压在下面,反反复复的翻腾了好几次,我才想起来现在我是想试一试在下面的。
只是怀念那个夜晚,所以找个人试试罢了,我这么安慰自己。
但是做了这么多年的攻,除去刚刚开始的那段时间以来,我就没有被压在下面过了。所以尽管苏是个老手,我还是痛。
就像现在一样,苏已经去流梦里准备开始营业了,我却不得不呆在他的公寓里,因为我全身好像散了架一样。
真是可恶的流梦啊,我在里面爱上了乔,马上就失恋。然后在酒后莫名其妙的被人抱了,现在变成了只愿意被人抱,这不是流梦给我的噩梦是什么?流梦流梦,真真是名副其实的梦的流产。
百无聊赖,我开始在苏的公寓里转悠。
我们原本是大学同学,刚毕业的那阵子联手打过一片事业,很是赚了一大把。后来我就去美国留学了,谁知道回来了之后苏就变成了流梦的老
板,还每天笑我这种人市侩,只知道钱。
当初的那种雄心壮志的年少飞扬,大概也悄悄的流逝了吧。
记得开始同学的时候,我们发现彼此都是同道中人,于是一拍即合的想要试试。
在二人间的寝室里,也是像昨天晚上一样,彼此都努力的要把对方压在下面,结果翻腾了十多分钟后,大家才知道都是不愿被压在下面的一方。
年轻的时候总是会坚持很多事情的,不论是有意义的还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四年下来,我们从来没有上过床。后来大家纷纷传言说我们两个关系暧昧,说苏一直心仪于我,但是我们两个都是圈子里有名的攻,所以这种谣言,也就渐渐平息了。
不知道那些人知道了现在的情况,会不会下巴都掉了。
我自嘲的笑了笑,开始翻看我们大学时代的照片。年轻真好啊,虽然现在我还是可以自称是皮肤光鲜水嫩,但是暗地里摸摸自己开始有皱纹的脸,还是会一阵心惊胆战的。
看着那一张张青春的脸,我还是决定去流梦里喝酒去,免得自己变成了怀念过去的水仙花。
于是开始寻找衣服,我穿来的,怕是已经皱到不行了,幸好我和苏的体形差不多,应该可以穿他的吧。
苏的衣柜里,永远都只有亚麻色的衬衣与外套,当时我们还开他的玩笑,说他是最最小资的人。只是这样的话,我就很难找到衣服穿,因为我是个天生喜欢黑衣服的人,除了上班不穿黑衬衫,任何时候都是一套黑的。
我不死心的想在他的衣柜里翻出一件黑色的衣服。
呵,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最最里面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片黑色。
兴高采烈的拿出来一看,却是有几分面熟,黑色的PAUL&JOE,这一季的新货,难道说我有看过苏穿它吗?
电光火石间恍然大悟,这是我那天在爱情旅馆里不见的那一件。当时还以为自己把它丢在了流梦里,没有想到,却是在这里。
于是我套上后杀气腾腾的冲进流梦,该死的苏,我说怎么没有人看见我被人带走,根本就是苏自己监守自盗。
冲到吧台的时候,苏正在和乔与安聊天。
“你醒了?还好吧?”苏一脸关切地问我,真是一个体贴的情人呢。
“你解释一下,为什么那天我被人带走时穿的衣服会在你的柜子里?”我暗暗压下怒气,至少不要让大家都发现这个事实才好,不然我就没法在圈子里见人了。
“废话,是我带走你啊。”他倒是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
“那你干吗不说?”我几乎抓狂了,终究还是这个家伙占了便宜。
“我说了,你今天还会来找我吗?”他眨眨眼睛,竟是有笑意。
看着一边偷偷笑着的乔与安,还有附近所有被我们吸引来目光人的那种了然的表情,我就知道,我是彻彻底底的被设计了。不论是一开始让我一见钟情的乔,叫我失恋的安,还有莫名其妙就能把我带走的神秘人,都是这帮家伙串通好了的。
在我狠命的以眼杀人的时候,苏突然一下子从吧台里冲了出来:“亲爱的明清,请答应我的求婚吧。”说完便是一下跪在我的面前。
于是在我傻傻呆呆没有反应的时候,所有的人开始鼓掌叫好。
苏更是得意洋洋地吻了我一下,在我耳边悄悄说道:“知道吗?我的这家流梦,可就是为了你开的。这么多年了,我终于还是抓住了你这个梦。”
我想,这不是我在做梦吧。
一定是的,这里是流梦,是我的恶梦之地。




红杏记




就在我莫名其妙的被苏在流梦里求婚之后,世界就变得很黑暗。
首先,居然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现在是受,以前我所有的亲亲爱人见到我的第一句话都是:“明清,欢迎加入我们哦。”然后是没完没了的交流心得——嗯,是被压的心得。其次,就算我再怎么和苏挑衅,他就是脾气好好的看着我笑,笑得我一阵阵发麻,忘记了我的目的是要他让我抱,最后总是我发现自己被压在下面。
非常的不爽,我觉得。
既然苏使用一系列的欺骗手段把我欺压到了这个地步,我决定了,我要报复。
所谓报复,就是说我要红杏出墙。我要抱别人,我要重新振作我当年顶好的“攻名”,我要给那个该死的苏带上无数顶绿帽子。
好的,说做就做,我一向是行动派,套上我的黑色MARNI,出发。
但是出门的时候,我才发现,由于长久的呆在流梦里,我对于外面的行情,已经不太熟悉了。
不过没有关系,我林明清,没有什么办不到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街上溜达了半个小时之后,我就发现了一家酒吧。
嗬嗬,亲爱的外遇,我来了。
首先过来的是一个似乎比我大几岁的中年男子,嗯,长得非常符合我的标准,而且穿得也是黑色的外套,那么,就是他了。
果然我的魅力还是不减的,一杯酒之后,我已经握住了他的手,“嘿,我们去旅馆吧。”我轻轻的在他的耳边细语。
他看了我一眼,咬了咬下嘴唇,“可是,你好像比我小哦。”
可爱哪,居然还有咬嘴唇的习惯,我不由暗喜。“没关系,现在流行年下攻。”这是谁说的?不管了,现学现用。
“嗯,那么,去我家吧。”他低低的回答,转而握住我的手往外走。
嗬嗬,看看看看,真是热情呢。
他的家,却是非常得有意思,到处都是黑色的装饰,唯独由一张红色的大床,闷骚型的哦。
刚刚打算好好洗个澡就开始我的幸福生活,他却不见了。
大概洗澡去了吧,我想,不管了,我先考虑用什么润滑剂吧,东翻西翻了一遍,却没有发现。
不会吧,虽然以前我是有遇见过这样的受,但是,这个一点润滑也不要的,太那个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还没有出来,我几乎忍不住要睡着了。
吧嗒,门开了,我激动的一跃而起,“亲爱的……”
不会吧,为什么我看上去非常帅的小受拿着一条长长的皮鞭?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不会吧,我不喜欢虐的啊。他该不会有哪个爱好吧,可是,就算是有的话,也不该是皮鞭呐。
“脱衣服”他冷冷的开口了。
刹那间我想起来了这么一个人物,圈子里有名的人,据说最最喜欢虐待攻方,不会吧,我这么悲惨,第一次红杏出墙就遇见这样的小强?


在施展了我所有的学过的防身术之后,我终于完完整整得跑回了流梦。
嗯,当初苏要我学防身术的决策真是英明伟大,不然的话,今天怕是要我血溅白床单了。“白色的床单,红色的血,还有小麦色的你,是多么完美的画面哪!”妈的,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变态。
好了,人家说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任须努力。我要再接再厉,将我的红杏计划进行到底。

这次我学乖了,那些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看来是不好惹的,我就选一些可爱的年轻的小受吧。
苏啊苏啊,你是不是觉得天空上开始飘着绿色的云呢!
我林明清是不是真的长着一张万人迷得脸呢?为什么连这么可爱的秀美的小受受会主动找我搭话呢?看,这么完美的脸,这么清澈的眼,这么纤细的腰,我简直激动到恍惚了。
一见到美人,我就会恍惚,当时见到乔的那次就是,这回我就更加晕了,几乎是不知道怎么离开酒吧的。
等我清醒的时候,我已经被压在沙发上吻到天昏地暗了。
为什么现在的小受都这么热情?时代真是变了。
我翻了个身,将他压在身下。
“你干吗?”他皱了皱眉,又将我压在身下了。
“你不是受吗?”我忍不住提问。
“你难道是攻?真是废话。”他不耐烦的开始扯我的衣服。
喂喂喂,我是攻啊,我红杏出墙,是要抱别人的,不是要被人压的。
“你不是比我小吗?”一时情急,我说了个理由。
“现在流行年下攻。”妈的,这句话为什么这么熟呢?

于是,在经过我的一场谈判之后,我终于还是完整地走出了那个可爱的少年的家。
“真是可惜啊,我怎么看你都不像攻噢”他送我出门的时候,遗憾的靠在门上说。
我不像攻?
真的是好想哭。

于是,我的红杏出墙计划就这么结束了。
当天晚上,我又一次的被苏压在下面了。
“明清哪,我觉得你最近好像越来越合拍了噢,看来我们真的是天生一对啊!”苏细细的吻着我,慵懒地说着。
噩梦呐。

【流梦酒吧系列—曼曼】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