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狐狸与猎狗的故事—切舍

时间: 2016-07-05 04:11:37 分类: 今日好文

【狐狸与猎狗的故事—切舍】
一、名猎手
猎人巴金斯是个酒鬼。说实在的,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百发百中的好猎手,可就是爱喝酒。就凭他当年的优秀枪法和好运气,他早该发了大财。就比如他猎到的大批大批的狐狸皮,立即都被王公贵族收了去围到了脖儿里和手上,而他却将大把大把的赏钱花在了各种白兰地上。要说巴金斯最拿手的,当然是猎狐狸,而且他有条上好的猎犬"利牙"沙普。沙普只是个杂种狗,但是很聪明,非常善于发挥它血液中一半的纯猎狐犬的优势。它叼回的狐狸,身上一个牙印儿都没有,即使是经过搏斗得到的猎物,咬痕也大多只在喉咙或者肚子上,丝毫不会伤害到美丽的红皮毛。可以说,巴金斯猎狐高手之名有一半是沙普的功劳。
可惜岁月无情,常年的酗酒令巴金斯眼睛渐花,有时握枪的手也颤,手脚也大不如前。而沙普也老了,虽然经验老到,可毕竟不能象年轻时那么身手矫健。现在的巴金斯只能算是个潦倒的酒鬼猎手,再不是出色的猎狐专家啦!可他也不算是完全没了用,野鸭兔子之类的还是要多少有多少的,时常还会弄到一两只漂亮的小山猪小鹿什么的卖去山下城里换顿好的。可猎狐不是普通的打猎。狐狸狡猾的很,一般人的智慧和身手可是捉不住它们。据说,狐狸懂得算计人心,说不准就是真的,要不你想出来的圈套它们怎么都能弄明白并且轻易就逃脱了呢?要知道,任何圈套永远套不住狐狸。
山脚下的小镇几百年来一直很平静,只有很少的人口。这里民风淳朴,从来也没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发生。要说比较大的事情,大概也就是这镇上唯一的有钱人贾斯汀•霍夫曼老爷请了城里的朋友来玩了--确切说,这位霍夫曼老爷也不住在这里,只是时常来这里的别墅度个假什么的而已。
比如这个冬天,霍夫曼老爷带了一群城里朋友来到小镇,又是舞会又是吃喝地玩了整整一个十二月和一月以及半个二月份。这次请来的客人据说还有一位男爵及其一家。这可是件不错的新鲜事,足够镇上的人议论一年的了。而巴金斯也成了名人。因为他又猎到了两只上好的狐狸。沉寂多年之后,猎狐高手巴金斯竟然再次开始猎狐并一次猎到了两只那么大的火红火红的红狐,的确令人吃惊不已。而这两条上好的皮毛自然就近卖给了霍夫曼,而且最终成了男爵夫人的帽子、领子和手筒。据说那真是上好的皮革,光泽和毛色都是一等一的棒,那两只狐狸正是壮年,所以皮的弹性也是相当优秀。当然上面也没有任何破损和咬痕:多亏了沙普!男爵对此十分满意,表示与霍夫曼老爷是"永远的朋友",要"好好赏赐出色的猎手"。一直希望与贵族交好的霍夫曼老爷自然更是喜出望外,对巴金斯必然也是赏赐有加。
巴金斯发了!
昔日的落魄猎人重镇雄风,钱袋充盈地踱进酒馆。人们自然地热络起来,好奇地打听巴金斯如何又开始猎狐。在白兰地的连续攻击下,巴金斯得意洋洋,讲述了自己猎狐的奇遇。
那是个不错的早晨,挺冷,但是视野很好。巴金斯带上他的老伙计沙普寻猎。开始运气不好,什么都没有。走到中午,过了老石柱--一块又高又长的石头,象柱子一样倚在半山腰一堆裸露的石碓上,这是山林深处的"界碑"--再往上走就比较难啦!不过猎物也相对比较多些。可那天也真邪门,什么都没有。巴金斯有些丧气,只有老沙普还尽职尽责地在地上嗅着。前几天下过雪,林地里到处是残雪,土地冻得很坚硬。之前设的圈套被一个一个地检查过,几乎没什么猎物。可是明显的有中了圈套的猎物被其他野兽盗走的痕迹。
"该死的狐狸!" 巴金斯仔细辨认地上的爪印,旁边圈套里的大松鼠就剩个尾巴还在夹子里了。
彻底对今天绝望后,巴金斯开始往山下走。快走到老石柱时路过一小潭泉水,水上雾气腾腾的,漆黑的潭水和纯白的岸边,色彩清晰鲜明,好一派冬日山泉的美景!然而常年行走山林的猎人没有欣赏的闲情逸致,雾气之中刹的一抹红色擦过他的视网膜,速度之快令人怀疑只是看雪看太久而产生了幻觉。可经验老到的猎人决不怀疑:那是狐狸!
巴金斯带了沙普,向狐狸逃窜的方向直追过去。当那抹红色终于出现在眼前,巴金斯几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立即端枪、瞄准、嘭!打中了?那狐狸疯了一样尖叫并逃窜。没打中?怎么可能,那狐狸身后一溜血迹。沙普早在枪一响就冲了出去,直追跛行的狐狸。受伤的狐狸怎敌凶猛的沙普?没几个回合,沙普的利牙便闪亮在狐狸喉管的上方。
就在这生死一刻,另一只狐狸冲了出来,一头撞向沙普。
一狐一犬咬成一团,巴金斯举枪不定。训练有素的沙普不敢啮咬红色的皮毛,竟逐渐显出败势。忽然看见受伤的另一只狐狸正艰难的向战斗中的双方爬动,巴金斯赶紧走上前,一枪托砸了下去,狐狸就一命呜呼了。他一只手拎起死狐狸。这是只很棒的母狐狸,枪创在脚上,一点不伤害皮毛的美观,毛色鲜亮,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似的。正在巴金斯暗暗赞叹时,旁边发出一声惨烈的尖叫。冷不防一团火红冲了上来,死死地咬住了巴金斯拎狐狸的那只手。巴金斯用枪托猛砸这狐狸的头,趁它略有松口,以下将它摔到地上。而地面上,沙普的利牙正在等着这只被砸得半死的狐狸......
人们纷纷议论这个奇异的经历,说巴金斯真是好运气。大家都在猜测他是否会就此振作,重振猎狐手的雄风,而他对此缄口不言。然而不久,就是男爵一家回城后不久,巴金斯带回了一只小狗崽--一只纯种的"洪德",真正的名猎狐犬!小狗看来也就几个月大,毛色纯亮,大眼睛透着聪明机灵。人们都说,有了这么好的狗,巴金斯一定会交好运。连卖狗给巴金斯的霍夫曼老爷也说,这条来自贵族家专有猎场的狗,能拥有它本身就是个好运气!
小狗的名字就定为"拉克"(Luck)。
二、新的家
关于婴儿时期的自己,拉克已经记不太清了。记忆里只剩下些模糊的印象,零碎的片段。老雇农熟练的手,妈妈温柔的舌头和香甜的乳汁,拥挤的兄弟姐妹--大家都圆滚滚肉嘟嘟的所以非常挤。但是没有爸爸的印象。后来断了奶,有了记忆,拉克开始会为自己的出身感到骄傲了。他的妈妈是贵族家私人猎场养的名猎犬之一,爸爸是邻镇的种犬。虽然有着出色的爸爸妈妈,但是拉克从来没有见过它俩在一起的样子。这一点也令拉克稍有失落。
一天,常来照顾它们的雇农喝得醉醺醺地走进了狗舍,他看也没看,伸手便从拉克它们的窝里捞出了一只小狗。拉克在干草中睡得正香甜,突然间就被抓了出去。经过好多陌生的大手的翻来覆去的拨弄"蹂躏",之后便是一顿舟车劳顿之苦,惊慌失措的小拉克在饥饿恐惧和寒冷中猜测着自己的命运。当它从臭烘烘的运货箱子里出来的时候,拉克以为自己会在下一秒钟就死去。就在他还在为久违的新鲜空气和豁然开朗的山区小镇风光感到兴奋的时候,又是一只陌生的大手粗鲁的将它从笼子里捞了出来。
"这么弱小,还能活么?"
"当然!这可是血统高贵的狗,本事绝不一般!"
"希望它还能活到出门打猎的时候。"
"那当然没问题,到时候这小东西一定已经威风凛凛的了。男爵先生还说,凭这条好狗,一定能捕捉到很多很多的好皮毛。这可是‘幸运之星\'的儿子......"
接下来是一通的讨价还价,买卖双方都各不相让。
拉克拼命挣扎,那只粗糙的大手捏得他有点喘不过来气。
最后,他们似乎谈妥了。大手的主人不情不愿地递出去一些金属,然后将手里的拉克往怀里一揣,撇了撇嘴说:"希望它值这个价钱,能象它的妈妈‘幸运之星\'一样是条能带来好运气的冠军狗。"
镇子街道,小酒馆,女服务员,辛辣的液体,欢笑的人群。拉克被接下来的一大堆新东西弄得应接不暇。直到一条平缓的山路之后,山腰里空地上出现了个小木屋,院子里有个小小的狗窝,还有一只大狗在吠个不停。
"难道这就是新家?"拉克猜测着。
"闭嘴!沙普!"大手的主人向那大狗踢了一脚,又揣着拉克走进了屋子里。
简单的小屋,墙上挂了猎枪,还有一副巨大的鹿角。一张小木床、一个凳子、几个桶和一个箱子便是全部的摆设。真可以算是一贫如洗了!
大手托着拉克小小的身体,很是亲昵的抚摩了一阵子,又喂了它几块上好的牛肉干,然后便将它放回园子里去了。
好美丽的地方!小拉克惊喜地望着新家,四下嗅嗅,冰凉的空气带着森林深处的某种特别的清新刺激着它的小鼻子。
嚏噗~~~~~~~~~!
拉克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整个身体向后一坐,沉重的大脑袋就伏到了前爪上,连厚厚的眼睑也耷拉了下来。它笨拙地把两套眼皮撑上去,睁大他深棕色的满是眼仁儿的大眼睛,继续兴致勃勃地观察起来。
院子不大,四周用又破又旧歪歪斜斜的木条钉成的篱笆,上面爬着杂乱的藤蔓。三月份早春的微风已经抚绿了它们的枝条,柔嫩的茅草芽在枯黄的草堆中探头探脑。远处的森林里散发过来一阵阵躁动的气息--春天来了,万物复苏。这将是个忙碌的春天!
拉克为这种新鲜和骚动所感染,它兴奋莫名,简直可以说是欣喜若狂了。它在院子里走来溜去,一会儿低头嗅嗅一会儿咬咬干草--显然这并不对它的胃口,一会儿又打了一个滚儿把肚皮朝天,四只小爪子瞎扑腾一气。年幼的拉克很快就疲惫不堪了。可它的好奇心永不歇息。喘了口气之后,它又对一直趴在一旁狗屋里并对它爱搭不理的老狗沙普发生了兴趣。它跳到沙普面前,发出欢快的叫声,用前爪拍拍地面,大睁着它水灵灵的棕眼睛,仿佛在说:"来玩儿吧~!"
而年长的沙普对此很是不屑一顾,它又不是保姆,对这个一直撒欢儿不停的小东西它可不愿意丢了自己资深前辈的架子!沙普傲慢地把头转向另一边,而拉克才不会轻易放弃交朋友的良机,它又跳到另一边向沙普叫着,用前爪拍拍地面。而沙普又转头不理,拉克紧追不舍地再跳到那一边。反复几次之后,沙普执拗地继续表示无视拉克的存在,于是拉克干脆往沙普的前脚下猛钻。沙普痒痒得受不了,又要忍住笑,它非常难受地撑起了上身,企图挪开。可自来熟的小拉克似乎比较满意新发现的温暖皮毛,大大的打了个哈欠之后,竟然直接呼儿呼儿地睡了起来。
老沙普紧绷了大半个下午的长脸终于松弛了下来。它用前爪将小小一团儿的拉克挪到一个可以让它们俩彼此都能睡好的位置,轻轻地将它搂起来,睡了。至于因为朝小家伙吠叫而挨的主人那一脚,早被这可爱的小东西搅得忘到九霄云外去啦!
三、好朋友
名犬拉克不愧是冠军狗"幸运之星"的儿子,体质良好,精神饱满。才经过两个星期,小拉克已经一扫长途旅行后那病怏怏的状态,生龙活虎起来。一身油光水滑的短毛发出绸子般柔顺的棕色光亮,块头也大了几圈,饱满宽阔的额头上的皮肤堆成厚厚的三层褶皱,眼睛黑漆漆的,而一转动眼珠儿,那里面又闪烁出金棕色的光辉来。小小的院子已然盛不下它好奇冒险的心,周围的小树林早已是它私人的游乐场,而稍远处的森林正无时不刻地向它的内心发出召唤。然而老沙普的警告与先天对未知事物的恐惧阻碍着它的前爪,令它却步不前。内心对自由野生生活的向往与本性中对主人对家的忠诚煎熬它的心肝,以至于每当它走近小树林与森林深处的界限时就心跳不停,犹豫起来。后来,为了避免这种心理上的麻烦,它几乎不再靠近老石柱那一带了。--虽然说实在的,对于它这样一条小狗来说,它走得够远的了。
"沙普,沙普!"大清早的,刚吃过早饭,拉克又开始缠着老狗不放了。"森林深处--老石柱的另一边,有什么?"
沙普翻了翻白眼。这小东西就这一个同样的问题烦了它好几天了。
"有树,有草,有猎物。就这样。"沙普在第一次它问这问题的时候详细地描述了一次之后,就每次都这么敷衍了--毕竟,森林的丰富美妙之处每隔两分钟便详述一次可是件累人的活计。
"是指许多许多遮天蔽日的树木,其中好多年纪和整座山一样大;和大丛大丛错综复杂地互相生长编结在一起,让人钻也钻不进的草;还有大大小小或温顺胆小或危险狡猾的动物么?"
"瞧,你比我还清楚。"z
"哈哈~~"拉克笑了,在地上打了个滚儿。"真希望我能去。事实上,我就要去了!"
"嗯哼。除非你长大,有能力对付山里的恶熊。你知道,只有真正老练的猎犬才被允许进入那个黑暗、凶险的森林。"沙普凶狠地呲了呲牙。
"是的,沙普。你老这么说。"拉克早已经习惯了老前辈善意的恐吓,可仍觉得悻悻的。
春天的树林,可玩儿的多着呢!且不说那湿湿凉凉的树脂清香,阳光与露水交辉的亮晶晶的嫩草芽,四处幻蹦的绿色小虫子--拉克爪子所过之处必然会飞起好多来,还有蜷曲成婴儿拳头形状的幼嫩的蕨草上有着紫色的脉络,各色野花争相吐芬,引得过冬出来的饥饿的蜂蝶翩翩舞蹈。拉克对这一切满心欢欣,不厌其烦的进行它最爱的活动:在厚厚的撒满露水与细碎阳光的苔藓上打个滚儿,一直滚进开满小黄花的欧洲鼠尾草中,被花粉糊满了小鼻子,然后大大地打个喷嚏,直打得它小身体向后蹭出老远。然后忽然的,它被一只大黑蝴蝶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树林里不多见的蝴蝶,有拉克的耳朵那么大,通体黑色,阳光一照又闪耀出紫色的光点。拉克很少这么近看这中蝴蝶,那美妙的,亦真亦幻的紫色抓住了拉克的眼睛,它拼命地追赶着这只蝴蝶,眼睛里除了蝴蝶什么都看不见了。美丽的蝴蝶在树林中上下飞舞,碎金般点点的阳光在它大大的黑翅膀上掠过,一片片金紫色飞快地闪过。
拉克如痴如醉地追着蝴蝶跑,待它注意到的时候,自己早已经跑过老石柱很远很远了。前面就是黑黝黝的深邃的老树林,黑洞洞的灌木深处象个怪兽大张的口。想起沙普的恐吓,拉克满心的欢喜渐渐化做惧怕,生怕那黑洞洞的大口里会突然冒出什么东西来。说不定就是恶熊!尽管拉克自己也不知道恶熊长的什么样子。
就在拉克对着深深的灌木丛不知所措迷茫迟疑的时候,黑暗深处突然闪现两个金绿色的亮点儿!就象是黑夜中的冥火,美杜莎的凝视,冰冷无情的感觉仿佛可以令人化做石像!那是双真正的野兽的眼睛!虽然拉克什么都不懂,但是它本能的恐惧起来。在它开始轻轻地颤抖,喉咙里咕呜呜呜地发出虚张声势的吼叫的同时,那两点绿光开始向它靠近......越来越近......
极限状态往往会激发潜能,拉克血液中传统的名猎犬的勇气被唤醒了。它奇怪地感觉到自己在战栗之中竟然逐渐感到一种兴奋,心里也慢慢地镇定下来。它把身体向后坐,两个爪子在地上按了按,绷紧全身的肌肉,随时即可一跃而起扑向黑暗中出来的任何东西。然而绿色亮点儿毫无顾忌地越靠越近,直至它们的主人走出了灌木丛--
"Hi~~!"一个灰毛球儿钻了出来,愉快地说。y
拉克猝不及防,紧急刹车,硬是一头栽扑在灰毛球儿面前。
"嘻嘻......"灰毛球儿歪着小脑袋,把一双金色的大眼睛--这就是金绿色亮点儿了--眯成了两条细而上翘的缝儿。
"你是什么?"拉克恼恼的抬起蹭得满是尘土的脸问,其实它心里面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我是一只狐狸,你呢?"z
"我是一只洪德犬。什么是狐狸?"
"嘻嘻~你真逗!"小狐狸又笑了,眼睛弯弯的,眼角儿却往上翘。它跳起来,在拉克周围转了个圈儿,说:
"来玩儿吧~!"z
说完就猛地推了拉克一把,然后快速地跑开了。
拉克也立即兴高采烈起来,一直以来都是它找别人玩儿而且没人搭理它,现在它终于有个玩伴了!它随即追了上去。
大森林的环境拉克不熟,但是它有着灵敏无比的鼻子和耳朵,又加上四只灵快的腿,没一会儿它便找到了小狐狸的踪迹并追上了它。小狐狸一边尖叫一边嬉笑,不断地变换着逃跑的路线。一会儿一跃而起跳向一棵树,又从这棵树上一弹,跳向另一棵树;一会儿在一个大树下转个圈儿又跑开;一会儿又从一块大石头跳向又一块大石头然后又跳进草丛滚一滚,又跑开。拉克则禀赋先天的能力和个性,一板一眼地从一棵树闻到另一棵树,在大树下闻上一整圈,从一块石头闻到空中又闻到另一块石头,然后又闻到草丛里连续打上几个喷嚏。每次拉克找到了小狐狸,两个小家伙儿就要笑着滚成一团,直到小狐狸一把腿开拉克--新的一轮捉迷藏又开始!
夕阳西下,森林里投下了紫色的暮霭,草丛里面也已经很昏暗了。拉克惊觉已经将近晚饭时间了。它赶紧扭头往家跑。
"你怎么了?"小狐狸惊讶的追上来问。
"我得回家了。"拉克停下来。
"你有家啊......真好。"小狐狸低下头。
"你没有家么?"
"......"
"那,要不要跟我回家?"拉克也很舍不得离开新交的伙伴。
"不。"小狐狸倔强地拒绝。
"那,咱们明天再一起玩吧!"
"嗯!"小狐狸兴奋地点了点头。
"我叫拉克!你呢?"拉克开心地嗅着朋友的屁股,确认彼此的气味以示交好。
"我叫......叫小弗。"小狐狸似乎有点吃惊,但是也礼貌地嗅嗅拉克的屁股。
远处传来了巴金斯呼唤拉克名字的声音,小狐狸这下大吃了一惊。
"人类?!"望着小猎狗欢跳远去的背影,小弗落寞地喃喃:"难怪你有人类的名字......"
森林里的野兽是没有名字的,只有人类和人类的伙伴才有名字啊......
※※※z※※y※※b※※g※※※
"嘿,小弗~!"拉克猛地扑向它的朋友。
"今天要玩什么?"
"嘻嘻......"小弗一把推开它,笑着跑远。
"......捉住我,我带你去吃野黑莓!"
......
※※※z※※y※※b※※g※※※
"......又~捉到你啦!"小猎狗扑向端坐在水潭边上的突起的大岩石上面的好朋友。
而小狐狸一动不动的。
"小弗?"
"......没事。你这次怎么这么久才找到我?"
"不知道,你走过小溪吧,水把你的气味都冲走了。......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
"看什么?水潭里有什么么?"拉克也好奇地将头探出去望巨石底下看。
"......拉克,你会游泳么?"
"呃?哇啊--!"
一心看潭水的小狗猝不及防,被小狐狸一把推了下去。清澈的小水潭溅起一朵小水花。下一刻,水花里冒除了拉克湿淋淋的小脑袋。
"嘿!!"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小狐狸笑得滚来滚去。
"小弗!"爬上岸的小狗一脸埋怨。
"哈哈......"赶紧跑到岸边等小狗上来的小狐狸还是停不住的笑。
于是小狗追着小狐狸,把它按在身下,把一身的水都抖落到它身上。而小狐狸大笑着逗弄着它的朋友,挣脱开来跑了出去。
※※※z※※y※※b※※g※※※
"拉克?"
"嗯?"
"我喜欢这天空。"
"嗯,我也是。"
"我喜欢这块雏菊田。"
"嗯,我也是。"
"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
"我们要永远做朋友!"
"嗯,永远!"
暖融融的太阳光洒满整片雏菊田,微微的清风抚动大片的绿和大片的纯白。其间两个好朋友安闲地伸伸爪子,眯缝着眼睛,舒展着身体,一棕一灰的两副皮毛被阳光晒得闪闪发亮。
四、分离
整个夏天,拉克都和小弗腻在一起。每天清早他就蹑手蹑脚地爬出篱笆,奔向森林深处,小弗则每每在他四处寻找的时候出其不意地出现,之后便是一整天的狂欢。他们遍尝了山里所有小弗知道的好吃的野果子,几乎每一处好玩的地方都有他们奔跑过留下的爪印儿,拉克跟着小弗饮过最清澈甘甜的山泉水,小弗还带着拉克一起尝试从小溪里捉鱼吃--不过拉克似乎并不喜欢水中运动。
小弗也在初夏的时节蜕净了一身的灰色绒毛,变成了一只美丽的红狐狸。拉克对此惊叹不已,他亲眼看见好友长出第一撮红毛,亲眼看见好友因为换毛而浑身痒痒得难受并亲切地帮忙把灰毛毛舔掉,虽然因为这样自己被毛毛卡住喉咙好几次,但是能够帮助好朋友令他觉得甘之如饴。小弗对拉克的亲切也十分感动和开心,他感觉好象爱了拉克用舌头帮自己舔身体的感觉似的。虽然这个小肉球已经不能再称之为小肉球了:拉克由于长久的锻炼和良好的饮食,身子已经变得修长有力起来,再也不是以前拙拙的小家伙儿啦!虽然还是一条小狗而已。
随着这一对儿的感情逐渐加深,拉克回家的时间也越拖越晚,每次都要披星戴月的往回跑。小弗对拉克的人类家庭十分敏感,每当听到好友扫兴地说要回家了的时候,他的脸上都会露出忧郁的神情。拉克也只好努力地安慰他,亲亲他,舔舔他,告诉他明天一定会再见只类的。可是小弗的忧郁那么深,那么深,根本化不开。所幸的是,第二天的早晨,拉克看见的还是美丽的朋友开朗得仿佛什么都没有的脸,而这个美丽的笑脸只会在傍晚时间随着夕阳的下落光线的晦暗而逐渐晦暗起来。
【狐狸与猎狗的故事—切舍】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