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意外—泠枫

时间: 2016-07-05 02:44:09 分类: 今日好文

【意外—泠枫】
谢羽坐在椅子上,咬着唇看着男人丢在他面前的那条粗大的仿真阳具和黑色牛皮制的贞操带,没有下一步动作。
  "怎么?还要我教你怎么用么?"男人冷笑起来,谢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他的用手圈住自己未着寸缕的身子,颤声说道:"里面的东西......还没有拿出来......"
  男人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突然拍拍头说:"对了,我忘了你那里早上已经放了东西了。乖孩子,把它拿出来,不许用手,否则我会叫你好看!"
  谢羽用求助的眼神看了看对方,只在男人眼中找到戏谑的成分,他只好自己将轻颤着的修长洁白的双腿放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任由自己的私密处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男人眼前。他缓缓将手伸向自己的密穴,尽量撑开它后加大腹压,努力将那个折磨了自己一天的凶器一点点排出体外。
  蔺知止看着早上自己亲自放在谢羽直肠内的按摩棒被他那靡红的小口一点点缩放着往外吐出,觉得下腹一阵紧窒,但他很快将自己的冲动压抑了下去,不动声色的继续看着那个可口人儿因为自己的动作让全身染上薄红色彩的诱人模样。
  当那根还在微微震动的按摩棒终于离开体内的时候,他的小穴又如同害羞般紧紧闭合起来。
  谢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觉得周身再没有一丝气力了,虽然他的阴茎现在涨的厉害,但是男人肯定不会允许他释放自己的。
  蔺知止拿着比地上那根粗了不只一点的仿真阳具凑近他耳边道:"宝贝,事情还没有完呢,这个东西你要全部给我放进去。不过今天你被插了一天,应该很容易放进去才对吧?"
  谢羽接过男人递过来的东西,乖巧地伸出舌头在上面添弄以便润滑,他知道如果反抗那个人后果只会更惨,如果结局一样,当然宁愿自己能少受点伤害了。然而他以手指在将那如同前臂般粗细的巨物送进身体的过程,还是遇到了障碍,那个粗大的家伙只进去了一点点,就已经将他的后穴撑的难受,而直肠更象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拼命推拒着巨物的进入。谢羽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他只好用含着泪的求助眼神看着那个将手抱在胸前一直看着自己丑态百出的男人,虽然知道这样只会受到更严厉地对待。
  "主人......求求你,帮帮我......"他不得不向那个恶魔哀求道。
  
  蔺知止早已有些不耐烦了,他伸手抓住谢羽拿着仿真阳具的手猛的往里一送,伴随着支离破碎的尖叫,那件巨物总算是插进了谢羽的身体。谢羽的四肢痉挛的战抖了一会儿,才渐渐软了下来。
  但是那个恶魔显然不打算放开他,谢羽觉得蔺知止在自己下身摆弄着,然后一阵勒的自己要窒息的感觉传来:他勃发的下体被紧紧的包在黑色的贞操带中,根本无法得到解放。
  
  "现在,你把衣服穿好,我们出发吧?"
  什么??!谢羽用迷朦的双眼不解的看着蔺知止。
  "今天是你爸爸的生日,他特意请了我们,你忘了么?"蔺知止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停留在痛苦和快感高峰的艳丽姿态,心中充满了将他狠狠压在身下,疯狂在那具身躯上肆虐的冲动,但是现在他只想看见这个人在极度羞耻之下能显现出怎样的风情,只是想象,就让他快要把持不住自己了。
  
  谢羽战抖的双手根本没有办法自己穿上衣服,在蔺知止的帮助下,他好不容易收拾好自己,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嗯~~~嗯啊~~~~"
  坐在副驾驶坐上,谢羽不断发出细碎的呻吟,身体里的那个东西在车子的大动作下不断刺激着肠壁,加上身前的冲动无法宣泄,他费劲全身气力才能保持自己的意识。
  蔺知止眼角瞟到身边人儿不自然的在座位上摩擦的动作,嘴角微微的扬了起来。
  
  他们一路飚车到谢老爷子的寿筵会场时,谢羽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蔺知止爱怜的抚平他已有些乱了的头发,在他脸颊上轻轻印上一个吻:"来,我们进去吧。"他的声音无比温柔,让谢羽在一瞬间几乎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毕竟那个人刚刚的恶行害持续让自己痛苦难耐。z
  谢羽在蔺知止半搀扶下进了会场,宴会已经开始好一会儿了。
  
  谢羽强打精神忍住不适,同父兄打过招呼之后,悄悄躲到一个角落里,他不意外的发现蔺知止一进场立刻成为全场的焦点人物--毕竟蔺知止年纪轻轻就继承了跨越三个大洲的家族企业,本人又长的英俊潇洒,一言一行都透出高雅的气质,真的很难想象那个人再私下里对自己......他咬咬牙,左手在墙角突起的装饰处狠狠的撞了一下,在疼痛中抑止住了不断涌上来的冲动。
  
  蔺知止和众人周旋的时候,也用眼角余光监视着谢羽,看到那个人因为身体的欲望无法得到舒解无助的躲在角落里,心里浮上一丝带着残虐的快感,可是接下来看见一个嬉皮笑脸端着酒杯向谢羽走过去的年轻男子,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谢羽同样也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在自己原来的酒肉朋友--安文生走过来的时候调整了一下呼吸。y
  "好久不见,现在在蔺氏工作的怎么样?"安文生递给谢羽一杯酒,笑道。z
  "还好。"谢羽一直将酒杯拿在手里,乘安文生不注意将其放到一旁的桌子上。他现在已经经不起一点点多余的刺激,只是维持这种简单的对话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意志力了。z
  安文生没有注意到谢羽的不适,他笑道:"真是羡慕你啊,要是你是女人,我真要怀疑你是不是钓上了蔺知止这条大鱼。"
  谢羽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自己没有什么能力是大家都清楚的,居然能进蔺氏上层工作--虽然只有少许人知道这是表面上的--让很多人羡慕甚至妒忌不已。
  谢羽对安文生的讽刺只能报以无奈的笑笑,没想到这笑容落在一直看着自己那人的眼中却是另一种意味。
  
  蔺知止看见谢羽对安文生展开笑颜,眼睛危险眯了起来,正在和他说话的吴氏财团董事的独生女吴娜娜见了,吃惊道:"知止,你怎么了?是不舒服么?"蔺知止低头对她笑笑:"我头有些痛,刚才也多喝了两杯......"
  话还未说完,就听见谢羽那边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大家循声望去,之间谢羽蜷成一团倒在地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离他最近安文生也是一脸茫然,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
  蔺知止轻轻推开吴娜娜,走到谢羽面前将他抱了起来,引起一阵惊呼。
  
  谢老爷子急忙走过来圆场:"羽儿有时候会有这种情况。"他又转过头对蔺知止说:"那就拜托蔺董了。"
  蔺知止点点头,头也不会的抱着谢羽走了出去。谢羽抬头看见他的脸,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原来刚才蔺知止竟然悄悄打开了谢羽身体里那根男形的开关。
  静止中的巨物已经让谢羽几乎没有办法忍受了,更何况它还剧烈的震动起来?谢羽当即觉得的意识远离了自己。
  
  蔺知止一边开车一边享受着埋首在自己胯下人儿的服务,他将一只手放在谢羽头上,强迫他不得不将自己的男性整根吞入再吐出,谢羽被他粗暴的动作噎得几乎喘不过气,手不由得用力推拒起来。
  蔺知止将车子停到一个路边,其实他的别墅本身就在郊外,这条路几乎没有人经过。
  他一把把谢羽推了起来,不顾自己的勃发还没有得到满足。谢羽的肺被猛灌入的新鲜空气刺激,剧烈的咳嗽起来,他一边咳嗽,一边不解的看着蔺知止。
  
  "宝贝,这里风景不错吧?"蔺知止笑道。
  谢羽不知道他说这和刚才事情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是什么意思,茫然的点了点头。
  "所以我想看我的小宝贝在这里自慰的样子,一定很动人吧。"蔺知止慢慢的抚上谢羽因为刚才行为而变得殷红的嘴唇,然后将手指伸了进去,满意的感受那灵巧小舌的柔软触感:"做给我看。"
  谢羽被蔺知止的命令和动作所蛊惑,无言的解开了西裤上的扣子。
  
  蔺知止将手指从谢羽嘴里抽出,沿着他的脸颊,脖子慢慢的滑了下去留下一道晶亮的水痕。他的手滑进谢羽的衬衣内,满意的触到那穿了环的小小突起,开始揉捏拉扯起来,谢羽本来就极度敏感的身体,哪经受的起这样的刺激,他不由自主的挺起腰,眼中也溢出泪水。
  "嗯~~嗯啊~,主人~不要,那~~那里......放开~~~让我~~~啊~~"
  "宝贝,你要自己脱光,我才会帮你解开。"蔺知止满意的看着谢羽身上的变化,低声道。
  谢羽含着眼泪看着男人,知道不按照他的吩咐只能延长自己的痛苦,他战抖着一件件缓慢的脱掉衣服,直到洁白的身体上只剩下那条皮制贞操带。
  白与黑的强烈视觉对比在谢羽身上映射出无比的艳丽和淫荡,加上他那因为欲望不能得到舒解而微微颤抖的身体,更激起眼前人狠狠蹂躏他的冲动!
  
  蔺知止侧身帮谢羽解开束缚他已久的贞操带,当谢羽的分身从这非人的折磨中解放出来的时候,已经涨的发紫,但是却无法舒解。蔺知止拉着谢羽的手摸到他后穴上插着的男形,道:"只许刺激后面,我要看你射的样子,快!"
  谢羽向后仰去,将腿尽力分开,把脚放在座位上,尽力打开自己的身体。他费尽全力才用手抓牢男形露出他身体外的那一部分手柄,开始慢慢的做着小幅度的抽插。
  "快一点!还是说你想让我生气么?"蔺知止的眼镜又危险的眯了起来。
  谢羽绝望的加快了速度,小穴吞吐着粗大的男形,柔软鲜红的内膜也因为暴力而翻了出来,如同有自己生命一般紧紧的吸附着巨物的表面。他的身子随着猛烈的活塞运动震动着,胸前的白金乳环在空气中画出两道闪亮的轨迹,那小小的茱萸更是艳红的如同要滴下血来。
  蔺知止看着如此秀色可餐的人儿,不由得吞了口唾沫。
  "啊啊~~主......主人~~嗯~~啊呀,我~呼呼~不行~出......出不来~~~呜~嗯~~~~"谢羽的身体已经因为剧烈的刺激布上了一层薄薄的汗水,泪水也不停的沿着眼角流下来,但是他的分身始终昂扬着不肯喷发。
  
  "那你想要我怎么办呢?"蔺知止不怀好意的伸手触摸着谢羽的身体与男形连接的地方,手指在小穴周围画着圈。
  谢羽狂浪的摇着头,头发已经被汗液粘在额上,嘴角更是溢出银色的唾液,看起来无比的淫乱。
  "啊......啊呼......不......不知道,主人......啊......帮......帮帮我............呀啊~~~"
  蔺知止从他无力的手中拿过男形的手柄,猛力的向一个早已明确的角度抽插起来,另一只手则套熟练弄着他的阴茎,还时不时爱抚一下两边的小球,谢羽象一条鱼一样跳了起来,又跌回已经放平了的座位上,此时他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嘴里全是咿咿呀呀的淫声浪语!
  "啊啊~~~啊!"
  终于在蔺知止一记凶猛的戳刺之下,谢羽的分身颤抖着喷出了白浊的液体。
  谢羽脱力的躺倒在靠椅上,带着潮红的胸口上下起伏,腿也无力的从座位上滑了下去。
  
  但是他耳边响起了蔺知止冰冷的声音:"宝贝,你没有好好完成我的命令啊,是不是该接受点惩罚呢?"
  谢羽畏缩的看着他,不敢猜测对方想要怎样。
  "站到车前面去!不乖的小孩,要打屁股吧。"蔺知止冷笑道。
  "可是......我......我的衣服......"谢羽觉得无比的羞耻,这虽然是一条没什么人经过的道路,但是要自己全裸着在车外接受惩罚,无论如何也是......
  "你想要拖延时间么?到时候丢脸的还是你哦。"
  谢羽死心的推开车门,一丝不挂的身子接触到冷空气,加上羞耻的感觉,让他全身浮起了鸡皮疙瘩。
  
  蔺知止也从车上下来,对用双手遮住羞处,拼命夹紧双腿的谢羽笑笑:"你又不是女人,那么扭扭捏捏的干什么。趴在前面,把你的屁股朝上,快!"
  谢羽只能缓缓走到车前,分开修长的腿伏下上身,将线条优美的臀部高高的翘起。
  
  不徐不急的巴掌一个个落在谢羽的臀瓣上,刚开始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可是后来却热痛的难以忍受,加上他小穴里还含着那根粗大的男形,随着巴掌的落下小穴一下下的收缩,硬物刺激着直肠内的前列腺,让他的欲望又渐渐抬起头来。这种夹杂着快乐的痛苦以及随时可能让人发现的羞耻的快感让谢羽不自觉的轻轻摆动臀部,眼神又迷离起来。
  
  "你这个骚货!这样就兴奋起来了?"蔺知止看着谢羽被自己打的血红的双臀以及悄悄抬起头的分身,残虐的笑了。
  他一把把深埋在谢羽体内的男形拔了出来,失去填充的蔷薇色的后穴不满的一张一合,象邀请着他的临幸。
  谢羽趴在车盖上,因为即将来临的残虐微微兴奋的战抖着。
  蔺知止粗暴的将谢羽翻了过来,掏出自己早已勃发的分身,就着谢羽之前分泌的肠液,狠狠的干进他的直肠里,早已得到充分开发的小穴立刻将他的分身全部吞入,火热的粘膜顿时缠绕了上来。
  谢羽因为空虚得到了突然的满足,高声尖叫了出来。
  
  "啊~~啊~~主人~~好棒......呼呼~~快~快点~~嗯~啊啊......要......要死了............"
  蔺知止每一次都深深的插入,拔出来又几乎全部离开。谢羽身体没有地方支撑,只能用手环上蔺知止的脖子,摆动着腰以便他更加深入自己。
  "你真是个天生欠操的贱货!"蔺知止一只手扶着谢羽的腰,另一只手则拉扯着他胸前的突起,惹的谢羽呼吸都紊乱了起来。
  蔺知止俊美的脸上也渗出了汗水,他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将身下人撞的连浪叫都叫不出声了。
  
  谢羽觉得自己体内的火热越来越大,对方的动作越来越快......终于一股热流冲入他的直肠,他也尖叫一声,将精液射在两人密合的身体之间。
  
  蔺知止看着自己染上谢羽精液的西装,微微皱了一下眉,将虽然射了一次却还依然勃发的分身从谢羽身体里拔了出来,离开了他的身体。
  谢羽失去支撑,从车盖上滑落到地上,猛烈的喘着气。他休息片刻之后,立刻乖顺的爬到蔺知止身前,伸出小舌将遗留在他分身上的两人的体液添拭干净,而他身后的小穴因为熟练调教的关系,紧紧的闭合着,在行为过程中,蔺知止留在他体内的精液没有一滴流淌出来。
  
  
  "谢特助,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吧?"人事科的杨秘书在一个工作空隙对谢羽说道,周围听到她邀请的年轻女同事们立刻射过去一道道死光:死女人!居然先下手为强?谁不知道这谢特助出身也好,长相也是一等一的,现在还颇受蔺氏总裁的器重,简直是不可多得的金龟啊!
  谢羽看着杨秘书充满希翼的表情,正犹豫着怎样开口拒绝,突然感到身体深处传来强烈的震动......
  "你哪里不舒服么?"估计是见他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杨秘书担心的问道。
  谢羽也顾不上解释了:"对不起,我先告辞一下。晚上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安排了,下次吧。"他急冲冲的离去,留下一脸遗憾的杨秘书和一群脸上既有幸灾乐祸又带了关心的女人们。
  
  谢羽坐在马桶上取出一直在自己直肠内震动不止的手机接通的时候,从里面传来蔺知止不耐烦的声音:"怎么这么慢?"
  这只手机是蔺知止给谢羽做私人使用的,只用作两人之间的私下联系。
  谢羽小声说道:"刚才手头有工作放不开。您有什么事么?"
  蔺知止在手机那边道:"今天乐笙要到家里吃饭,我们等会要早些回去好好准备一下。他这个人很挑剔,不过以前的肖翔倒是很懂得配合他的口味。"
  李乐笙是蔺氏的首席律师,为蔺氏摆平了不少棘手的官司,是蔺知止极其器重的人,谢羽当然知道这点,所以心里更加忐忑不安,但又隐隐约约带了点期待......但是想到蔺知止口中的肖翔,谢羽只觉得自己口里渗出一丝苦涩。
  
  在蔺知止的别墅里,谢羽永远是没有权利穿衣服的,他一丝不挂的跪在蔺知止面前的地毯上,添着男人的手指,并忍受着对方的脚对自己分身的恶意玩弄。
  蔺知止沉思着,嘴里道:"乐笙这个家伙总喜欢看些新颖的玩意儿,我要怎么装扮我的宝贝才能让那小子心服口服呢?"
  他一抬头,不经意看见了壁炉上放着银质烛台。
  "呵呵,来场烛光晚餐也不错。"蔺知止看着谢羽笑了。谢羽看着他,突然觉得有些紧张起来。
  在浴室里,谢羽趴在浴缸边缘上,尽量抬高臀部以便蔺知止将灌肠器的头插进他的直肠。
  蔺知止分开谢羽雪白的臀瓣,用手指轻轻描绘着小小的花蕾,花蕾害羞的收缩着,但是当蔺知止的手指向内探索的时候,又紧紧的吸附上来,不让他离开。蔺知止用两只手指粗暴的分开谢羽的后穴,将灌肠器慢慢插了进去,打开开关。
  谢羽只觉得一股冷流冲进了肚子,他惊叫一声,手指使劲的抠住了浴缸边缘,生怕自己一松手就会跌倒在地上。
  渐渐的谢羽的肚子鼓了起来,冷水在肚子里流动冲击让他的腹部传来阵阵剧痛!
  "主人......不行了......肚......肚子好痛,呜~~要......要撑破了~~~~"谢羽禁不住终于开口向蔺知止求助。
  蔺知止看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头上也渗出豆大的汗滴,便不再勉强,抽出了灌肠器。
  谢羽强忍着排泄的欲望,回头看着蔺知止,等待他下一步的指令。
  蔺知止一把抱起谢羽,将他带了马桶上:"乖孩子,你可以拉了。"谢羽从来都被蔺知止要求忍受,这次居然这么简单就被同意可以排解欲望,他吃惊的望着对方。
  "快点!我的宝贝今天要从里到外洗的干干净净才能接待客人啊。"所以一次是肯定不够了。
  谢羽顺从的闭上眼镜,将肠道内的液体以及夹杂的秽物一起排了出来......
  
  等到流出的液体完全清亮的时候,已经是第四次灌肠结束,谢羽虚软的仰躺在地上,全身无力,但是他的分身已经高高的抬起头来了。
  蔺知止将他抱进浴缸,自己也脱了衣服,细心的为他清洗身体,当他的手碰触到谢羽的阴茎时,恶意的在上面掐弄了一下,不意外的听见怀中人儿短促的惊叫,他顿时心情大好。
  谢羽在蔺知止怀里恢复了些精神,他起身为蔺知止擦洗起来。蔺知止遂放松靠在浴缸边上享受服务,一只手指顺着谢羽的脊柱滑进他的小穴,探索触摸着那个神秘的点。
  感受到那根手指在自己身体里恶意的刺激,谢羽动作停顿了一下,他俯下身子,含住了对方在水里的阴茎,开始熟练的吸允添弄起来,很快感受到嘴里的巨物开始涨热变大,蔺知止口中也溢出了满意的呻吟。当蔺知止的精华射进谢羽的喉咙之后,他将他们一滴不剩的喝了下去,抬起头来,用火红的小舌将嘴边残余的液体也添进口里。
  蔺知止看见如此淫荡妖异的谢羽,恨不得立刻将他丢到床上狠狠的干个十回八回,但是今天李乐笙要来吃饭,还是要以正事为重。他"好心"用手帮谢羽解决了欲望之后,微笑着说:"宝贝,那我们来好好的装饰吧!"
  
  李乐笙到蔺知止的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他一进门就开始抱怨蔺氏最近交给他的这件案子棘手,蔺知止笑笑,什么也不说。
  "你家宝贝呢?怎么没见到?"李乐笙以前也来过,那时谢羽极其害羞,被他看见的时候落荒而逃,听蔺知止说事后他是给予了狠狠的惩罚,但是内容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我家宝贝要给你一个惊喜,过来吃饭吧。"蔺知止笑盈盈的拉着李乐笙往餐厅走去。
  李乐笙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是也为他为何如此自信满满感到好奇。
  来到餐厅的时候,李乐笙发现餐桌上盖着很大的一块布,上面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凸起一大块。
  "我特意安排的烛光晚餐,你觉得怎么样?"
  李乐笙轻哼一声,道:"这么土的想法,亏你还敢拿出来现宝。"
  蔺知止也不怪他,笑道:"可是这次不太一样哦。"他一边说一边掀开了布帘。
  李乐笙看见下面是什么的时候,不禁倒吸一口气。
  
  谢羽赤身裸体的躺在餐桌上,身上被绳子紧紧的束缚着,他的两腿高高举过肩膀,整个人就像被折叠起来一样。他的两手拿着蜡烛,花穴里还插了一只,身前分身的马眼里也插着一支白玫瑰。
  谢羽的身子在微微的颤抖,可是他的表情却透出带着痛苦的快乐。
【意外—泠枫】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