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晃眼少年间—乌啦

时间: 2016-07-05 02:11:46 分类: 今日好文

【晃眼少年间—乌啦】
裴小要后来想想,既然有些事是拼了命用了力也没办法改变的,那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就好象这些年来一些人的离开,一些人的出现。

小时候有次一家人一起吃饭时说起裴小要的名字。
裴爸爸说当初他其实想用的字是"逍遥"而不是"小要",说裴逍遥这名字多好,一听就有点将来要成为少年侠士英雄人物的味道。
后来在裴妈妈一个白眼下被否决了,说什么逍遥不逍遥的,又不是拍武打片,于是三下五除二,挑了两个简单的字--小要,听起来挺亲切一名字。
于是裴小要注定成不了什么侠士英雄,只能做做他的小老百姓。
其实裴小要自己倒无所谓,他觉得小要也挺好,最起码笔画少,写起名字来省些力。

裴爸爸挺疼裴小要的,但他更爱裴妈妈,两口子是街坊邻居里出了名的恩爱夫妻,那也是裴小要小时侯在外面玩时听乘凉的阿姨阿婆们聊起的。
其实那时候裴小要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很值得自己自豪的事情,而且有时他觉得自己爸妈还挺奇怪的。小孩子嘛,总不希望自己在什么莫名其妙的地方和别人不同而被视为异类,最起码他没怎么看到弄堂里别的小孩的爸妈每天一起去买菜,每天吃完晚饭一起出去散步之类的。但奇怪归奇怪只是他自己心里想想,只要他们不用吃完饭拖着他一起去散步而是让他去和弄堂里的小朋友们玩,那他也会觉得自己小日子过得挺逍遥自在。
都说儿子像妈,当初裴爸爸把裴妈妈娶进门时,她可是出了名的俏媳妇。裴小要也是,比起裴爸爸更像裴妈妈,眉目间挺清秀的,特别是一双眼睛,又黑又亮。
所以小时候的裴小要更像女孩子。而且弄堂里和他同龄的读小学一个班又一起玩的,几乎全部是女孩子,大家一起玩时间长了,无论是那个年纪的小孩的说话语气和习惯动作,裴小要都和女孩没两样。
裴小要那会上小学的学校是按住宅地区划的,所以住一起的孩子们都是去一个学校读书,于是年纪一到就都由父母带着去了那个小学校报名,也差不多都是一天报的名。那学校真的挺小,一个年级也就两个班,每个班只有30个人左右,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那个学校真的就是按报名时间分的班级,反正后来一个弄堂里的小孩都在一个班级继续做了同学。
所以裴小要第一天去上学的时候感觉挺好,因为都是认识的人,只是有种将平时聚一起的地点由弄堂改成了这个学校,和他一起玩的那些女孩子们也都在,所以即使身边有了同龄的男孩子们,但课间或活动时间他还是喜欢和那些平时玩惯的伙伴们在一起,而且比起男孩子们那些他没怎么接触过的游戏他还是比较擅长女孩间的皮筋和毽子。
还好那时的小男孩们都挺淳朴挺自得其乐的,并没有因为裴小要一直和女孩子们玩在一起而戏弄他或开他什么恶质玩笑。
只有一次,过了许多年后裴小要依然记得挺清楚的。有回体育课中间休息时排队排在他边上的一个叫王亮亮的小男孩跟他说:"裴小要你怎么一直和女孩子们玩一起啊,你是男的啊,下次跟我们一起去踢球吧!我跟你保证!特好玩!"
你是男的啊。
如果裴小要没记错,那是他记事以来第一次有人用这么正经的口气跟他说这件其实大家都知道就是没怎么注意过的事情。
不过也是,那个年龄的小孩,性别什么并不是值得他们关注的事。他当然从来没怀疑过自己是个男生,但就算是个男生和女孩们一起玩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很大的问题,爸妈也从来没因为这种事说过他,而且裴爸爸还经常揉着他的头发说"我家小要和妈妈长得真像,真可爱",偶尔和妈妈一起出门时遇到弄堂口坐着聊天的阿婆,阿婆还会和妈妈说"你们家小要长得真秀气,比我们家缨缨都秀气"之类的,裴妈妈也都是笑着说声是啊,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对劲。
所以裴小要也从来没介意或者说从来没注意过自己是男生而平时一起玩的那些伙伴们是女生的那些个问题。
但想归这么想,真的有天被人很正经地说句"你是男的啊",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介意的。于是那天回家,裴小要就拖着裴妈妈去理发店剔了个小平头,以小孩子的方式想向这个世界宣布--我是男的。
不过一个人的长相和五官本来就和发型没什么大关系,所以即使剔了个小平头,粉嫩嫩的脸蛋和亮晶晶的大眼睛还是摆在那里。裴爸爸下班回来后除了第一眼挺惊讶地说了声"啊,小要把头发剪这么短了啊"后还是像往常一样揉了揉他现在像小软刷一样的头发加了句"我们家小要这样子也很可爱啊",这让裴小要不禁有些泄气,觉得自己的改变似乎并没有带来什么大的作用。不过这种泄气的心情在第二天一觉睡醒和课间小伙伴叫他去玩时他习惯性的那句"好啊"后几乎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后来玩得起劲了他更加不会去思考什么我是男生她们是女生这种火星上的问题了。
但那个王亮亮还是个挺守信用的小孩,后来他们去踢球的时候的确叫上了裴小要,裴小要也抱着尝试的心情去了。可是在玩了一下午搞了一身泥巴后裴小要还是没办法体会到之前王亮亮所说的那种"特好玩"的心情,后来王亮亮再找他踢球时他找了个借口没去,王亮亮当然也不会任性固执到偏要裴小要去不可,所以后来不知是他忘记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也没怎么找过裴小要一起去踢球。
于是,虽然剪了个小平头,裴小要依然是大家口中那个长得粉嫩嫩有双大眼睛挺秀气的一小男孩,平时和女孩子们玩在一起,挺好。

那时裴小要班里有个挺吃得开的女孩子,叫苏宁。长得挺漂亮挺可爱的,成绩也蛮好,偶尔会穿那些弄堂里女孩子们不怎么穿的小洋装来上学,最主要她虽然打扮着这样但一点也不娇气,不止和裴小要还有女孩子们玩得挺好,和班上的男生们也挺好。后来裴小要长大些动漫接触得多些了后,偶尔回忆起这个女生,想到了一个挺适合她的形容--整一挺华丽的人。
不过裴小要会一直记得她倒不是因为这些,而是有次大家一起玩游戏,开始要手拉手一起转圈,裴小要那时手上正在蜕皮,毛毛糙糙得握着挺不舒服,但那看在小女孩们眼里就不是不舒服这么简单了,她们不怎么懂蜕皮什么的把这当传染病似的不肯拉裴小要的手也不带他一起玩,裴小要一时急了觉得挺委屈的,无论怎么跟她们解释说妈妈说了这只是蜕皮没什么大关系她们就是不理,于是裴小要这块地方的孩子们只好一直僵持在那里。没多会儿在对面的苏宁走了过来,了解情况后一把拉住了裴小要的手说了句"不就是蜕皮吗有必要怕成这样吗"。
裴小要记得挺清楚,那天苏宁穿了身白色的连衣裙,是公主裙的那种,有一层又一层白纱的裙摆,很漂亮,看起来真的挺公主,但她说出那句话时,裴小要整个觉得她说不出的豪气,一下子有了几分电视剧里看到的女侠的味道。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原本裴小要身边闹别扭的女孩子也就拉起他的手一起玩了,后来真的玩起来了小孩子不记事那些个小别扭也没多放在心上。
但却让裴小要真真切切地记住了这个叫苏宁的女孩子。
※※※z※※y※※z※※z※※※
二年级的时候,裴爸爸厂里分配到了房子,住进了那种一幢房子连着一幢房子的地方,裴小要一起去看过房子,新家在五楼,挺大的,两室一厅,妈妈说以后那间比较小的房间就是他的了。
搬家直接面临的问题就是转学,因为新家离这个学校实在太远了。那时的小孩子不会太懂什么离别的哀伤与忧愁,搬家就搬家了呗,和街坊邻居们说了声再见,到学校和小同学小伙伴们说了声再见,也就准备走了。
那天家具什么全部被一辆大车拉走后,裴爸爸先去了新家负责接应,裴小要跟着裴妈妈离开了一直生活了9年的弄堂。他拉了拉裴妈妈的手问她在新弄堂里会不会还有这么多人跟他一起玩,裴妈妈笑了笑说那要看小要交不交得到新朋友了,而且裴妈妈还告诉他,他们将要去住的那种一幢房子连着一幢房子的地方不叫弄堂,叫小区。
于是,裴小要就在以前的小伙伴们不能一起玩了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新的伙伴的那种忐忑又怀着希望的心情下,搬出了弄堂,住进了小区。
离开了生活了9年的地方,离开了一起玩了9年的小伙伴们。
说了,那个时候,不懂离别。

新学校挺大的,最起码在裴小要眼里挺大的,比他原来那个整整大了差不多一倍,而且新学校人也挺多的,一个年级有六个班级。
插班进去自我介绍,被老师问起谈谈自己的兴趣爱好时裴小要挣扎了下。皮筋和毽子?那的确是经常玩的但说出来会不会有些怪?足球?踢是踢过一次但说是兴趣爱好未免过于勉强了些。于是思前想后裴小要还是挑了个挺不起眼的:看书。天知道以前他除了教科书之外还看过什么书。
课间,小女生们玩得自然还是逃不出那几样东西,但人家不找自己裴小要怎么也不好意思自己说要加入她们,不过人家小女孩自然也不会莫名其妙地去找他一男生来玩这些女孩子的玩意儿,所以裴小要再也没玩过那些平时玩熟的游戏。倒是男生们来找过裴小要一起去踢球,还好以前王亮亮教过他一些足球的基本规则和玩法,所以有时也会和他们一起去,但不经常。
小区里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和弄堂里的孩子有什么不同,反正放学后也不见有什么人出来玩,自然而然也就交不到什么朋友。时间长了,当初裴小要那个胡扯的看书真的成了他课余生活的大主题,一年一年读上去认识的字越来越多,可以看的书也就越来越多,裴妈妈见他挺投入的就给他在小区的图书馆办了张卡,让他自己去借。于是平时不去踢球的时候他就一个人窝在家里看看书,书看得多了,自然沾上点气质,考试时写的三百字小作文也经常给语文老师夸奖,因为空闲时间挺多其他科目也没落下,成绩都不错,于是那个以前被人形容着挺秀气挺乖的男生裴小要,现在在老师们口中又多了个词,挺书卷气的一男生裴小要。

小学毕业。运气好的电脑抽签或者托关系进了重点中学,普通小老百姓通过小学毕业考后就直接升上了各自小学对口的中学。裴小要那个小学原来就是旁边中学部的附属小学,自然而然继续升上去读初中。
初中或小学对裴小要而言都没什么大区别,每天还是这样上学放学,还是去那个基本没什么大地理位置变化的地方上学放学。偶尔体育活动课或者周末会和几个男生出去踢踢球,但更多的时间是在家里看看书。
但那个时候有一个新的东西进入了他的视线--动画。裴小要小时候并不是太痴迷电视机,卡通片那些奥特曼或圣斗士星矢他也看过些,但并不是每集必看,不看要命的那种。
但第一部可以激起他全部热情,基本影响了一代小孩生活的动画片,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灌篮高手。
裴小要喜欢樱木花道,因为他喜欢简单的东西,他觉得樱木花道是个很简单的人,目标明确后一口气向前冲,不用考虑太多,也不会想太多。那时他不喜欢流川枫,一方面他是樱木的死对头,另一方面流川枫的性格是他最不喜欢与之相处的一类人,所以每次同学之间讨论起来裴小要都要挨批,因为女生里喜欢流川枫的多,每次都要对裴小要进行一番洗脑,最后在他不以为然的笑中结束这场争议,乐此不疲。
几年后裴小要再次看灌篮高手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不再针对流川枫了,因为他发现了其实流川枫也是挺简单的一个人,只是他比较不善于表达而已。
随着灌篮高手的热播,自然而然地在男生中引起了一阵篮球热,裴小要当然也是其中一员。原本就是为了适当的运动去踢足球的,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激情,所以一旦沉迷于篮球后自然就替代了原本足球的地位,裴小要的生活除了学习外被划分成了等量的三块:动画,篮球和看书。
虽然动画占了三分之一的地位,但那个时候的孩子们看动画的唯一渠道其实也就电视,而电视每天会播动画的时间也就晚上5点到6点半这么点时间,但就这一个半小时裴小要绝对是雷打不动地坐在电视机前的,从灌篮高手到后来的秀逗魔导士,从秀逗魔导士到再后来的棒球英豪,从棒球英豪到再再后来的名侦探柯南,一部不落。
男生不比女生,不会有什么特别亲密的朋友,裴小要更没有什么特别亲的朋友,比较熟的经常大家一起说说话开开玩笑的也就那几个以前一起出去踢踢球现在一起打打篮球的同学。有时放学他们一群人会约着一起出去打打球,如果他们不去裴小要就会自己抱着颗球跑去投会儿,然后5点,准时回家看电视。晚上做做作业看看书,累了就去睡觉。
是个很有规律的好小孩,一个无论在谁看来都健康向上没什么地方不好的普通男生。

如果对当时的他们来说初中关键词之一是篮球的话,那初中关键词之二就必定是早恋了。
那种学校和家长越不允许,越风声鹤唳,小家伙们就越发跃跃欲试的刺激。
说来也奇怪,以前踢足球时不见裴小要怎么窜个子,但自从打篮球后可能跳跃的动作多了,像根竹子似的一下子由小学毕业时的1米60到初二下半学期时几乎窜到了1米74,手脚拉长了,脸不似以前那般圆润了,但还看不出棱角,有几分青涩的稚气,肤色也不再是以前那样粉嫩,在大太阳下跑多了,挺健康的小麦色,离服部平次那样的当然还差很远。看书时爸妈要求挺严,所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完好无损地保留下来了,没有因为他的阅读量而再架上一副。
现在的裴小要即使不理小平头也不会有人说他像小姑娘或者用秀气之类的词去形容他了。安静看书的时候比平时在操场上疯的男孩子对了份书卷气,在球场上跑的时候又比只知道啃书的男生多了份阳光感,成绩不算太好,但四十几个人的班级里好歹从来没跌出过10名以外。
平时挺随和的,虽然没见他和谁特别好,但和谁都能说上两句。
这样的男孩子,不要用太挑剔的目光去看,怎样都算不错了,所以就算他自身没什么主动性去接触早恋,早恋的七七八八还是进入了他的生活。
体育课上完回教室时夹在课本里或放在笔盒里的小纸条,偶尔被不认识的人叫出去,当然不是被群殴,而是看着一个低着头涨红着脸的小女生千辛万苦憋出的一句话,类似的情况发生过不少。
每次这种时候裴小要就会想起上次裴妈妈开完家长会回来后耳提面命地跟他谈了次话,大致内容也就是跟他说不要早恋现在还是以学业为重将来考上好学校他喜欢什么女孩子爸妈都没意见之类云云。
裴家爸妈对裴小要管得并不是太紧,只要他成绩过得去他们也就不太说他什么。裴小要权衡了下如果因为现在这些事而导致爸妈开始干涉他原本挺自由自在的生活他觉得不怎么值,而且他怎么看都觉得现在小日子规划地挺好,貌似也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用来恋爱。得出了这个结论后,对于那些无论是给他纸条还是当面讲的都给出他自认为挺严肃的拒绝和道歉。然后,继续悠哉悠哉地在他的小世界里过他的小日子。

东一事西一事没多久就晃到了初三。换了个挺严的班主任,初中关键词之早恋被压制得只好暂时性蛰伏起来。
初三做起卷子来跟个机器没两样,而且重复来重复去就那几样,班主任又是整个年级里出了名的以量抓出质的招牌老师,每天坐在一个高高的凳子上从讲台边看着下面不停动笔做着一份又一份卷子的他们。
裴小要原来知识就学得不错,这么样做法做了几个星期,初三的第一次年级统考居然就给他糊里糊涂地冲到了班级第一年级第三。口德比较差说话比较狠基本上班级里三分之二的人都被她劈头盖脸地骂过的班主任老太一下子视裴小要为一匹黑马,对他也挺客气。再加上裴小要这人也不是太计较,卷子发下来也就做,上课还是照常上,许多人后来回忆起来像炼狱一样的初三给他至多也就一张张白花花的卷子。
唯一让他比较郁闷的就是上课上得比前两年要晚,放课后裴小要通常要全力冲刺才能准时赶回家看他的动画片,打篮球的时间随之自然减少,只有周末会出去玩玩。
平时几个一起打球的兄弟几乎都被家长捉去补课了,就算周末也没办法聚齐一群原本打球的人。裴妈妈也问过他要不要去补课,他想了想说不用裴妈妈也就没多勉强他。其实他说不用最大的原因是觉得如果去补课那他打篮球的时间又要减少了运气不好的话还会和他的动画剧场相冲。所以自从上了初三后有整个周末空闲的也就裴小要一个人了,几乎都是他单独拿着球晃去小区附近的篮球场打球。
有回裴小要作完了三份试卷后闲得无聊就抓起篮球向篮球场晃去,远远就听到有人跑动声和球撞击篮板时发出的声音,心里觉得挺纳闷,因为这篮球场挺偏僻的,平时除了他们那群人基本没什么不认识的人会出现,走近想看看是不是哪家伙今天没课所以偷偷跑过来想过过瘾。可惜,的确是个不认识的,他也没多想就走到对面的球篮下像往常一样练练投篮。
没玩多会儿,他运球运得正手顺的时候突然滚过来一颗球碰上了他的那颗,一起向球篮架下滚去。
裴小要直起身看了看身后的人,发现那男生正看着他这里,想想他大概也不会是故意的,没说什么便走过去想捡球。
"有没有兴趣比一场?"
身后响起的声音带着笑意却没有丝毫恶意,裴小要转过身看向他,少年背光站着不是太看得清面容,应该是和他差不多的个子,或者比他高些。已经一个人玩了几个星期的裴小要的确有些无聊,想想这样也不错,习惯性地答话时歪了歪脑袋:"好啊。"
没几局下来就看得出少年也是个练家子,抢球快,无论是上篮还是三分都挺准的,很少失误,尤其是运球,一看就是特别花心思练过的,挺花俏的招式,但并没有因为华而显得不实,而是给人一种球一到他手上就有几分表演赛的味道,动作很漂亮。
一个下午下来,两人也懒得去算后来谁赢几了几局,后来累得实在打不动了便坐在地上喝水休息,深秋的季节,两人额头上却都蒙着层亮晶晶的汗。
"看不出你挺厉害的啊。"少年抹了抹额头的汗,顺便拉开了外套的拉链。
裴小要盖上水瓶吞下口中的饮料:"彼此彼此,不过今天真的玩得挺开心的。"
"是啊。我也很长时间没打过这么充实的比赛......"
"啊!"少年说到一半的话被裴小要打断,"不好意思,我急着赶回家,今天很开心下次有机会再一起打啊!再见!"刚才看了眼手表居然已经四点五十了,裴小要赶紧抓起水瓶和自己那颗篮球打了声招呼就跑出了篮球场。
少年看着他迅速的动作和渐渐消失的身影,硬是愣了三秒种,然后突然笑出了声。
"裴小要你真是名不虚传的‘五点少年\'啊!"
夕阳下篮球场上,少年坐在地上用手撑着上身仰天笑得挺开心,晚风吹起他额前汗湿的头发露出了那张裴小要开始没看清楚后来大概也就没怎么注意的脸,挺帅气阳光的,笑起来还有几分孩子气。
下次啊......
※※※z※※y※※z※※z※※※
裴小要还是这样,上课,做卷子,每天五点回家看电视,周末偶尔出去打打球。没有再遇到过上次那个少年,但他也没多想,一个人玩几个小时然后回家。
那时有些店里或摊头上已经有卖卡通片了,裴小要有时也会去淘几张感兴趣的,然后回家看片子。
有次班老太不知道打哪听到了什么,把他叫到办公室谈了次话,据说不少人都有过这种面谈经验,裴小要还是第一次,所以挺新鲜。
大概为了拉近之间的距离,使这次面谈像亲人间的亲切谈话而非师生间的严厉训话,所以一向毒舌训起人来不留丝毫颜面的班老太上来就来句忒寒人的:"小要啊......"
裴小要由于太吃惊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只好底下头咬住下唇,忍得正辛苦却听到身后某个正和另一老师说着话的男生在听到那声"小要啊"后发出"噗嗤"一声大概只有他才听得到的笑声。裴小要当时心里挺嫉妒也挺嫉恨他的,因为班老太在面前滔滔不绝还时不时喊声"小要啊"他忍笑得忍得胃都快抽住了,那男生却可以在后面笑。
班老太说着说着不知为什么突然压低了点声音:"......我知道你成绩都还不错,年级名次也这一年来也挺漂亮的,但你也不是一直得第一啊,偶尔五班那个萧然的成绩不就比你高么,所以说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啊,听说有人看见你周末还在外面打篮球,小要你可千万不能放松啊!"
裴小要听到"萧然"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提了个神,这一年来班老太不知用这个名字激励过他多少次了,可惜裴小要这个人对认识的人都提不上太大兴趣更别提不认识的人,所以他和萧然两个人还是这样你一次第一,那下次就是我的了,下次如果还是我的那再下次肯定就是你的这么一来一去神交已久。
班老太说完时差不多整个午休就这么结束了,裴小要在离开办公室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个老师说了句:"萧然啊,等会你回教室帮我把这叠本子带回去发了。"裴小要抬了下眼想想是不是要回头看看是什么样个人但最后就在他这么想着想着的过程中开门,离开了办公室。

填志愿的时候裴小要填了一中,是个市重点,裴家爸妈都很支持。
其实他们学校有一个一中的保送名额,但保送是要看三年的平均成绩,裴小要前两年的成绩从年级看只能算中等所以那个名额自然而然落到萧然手里,他也没太介意,反正原本就准备自己去考的,到是班老太为他可惜挺长时间。
【晃眼少年间—乌啦】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