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浸淫—锐儿

时间: 2016-07-05 01:43:15 分类: 今日好文

【浸淫—锐儿】
浸淫(大结局)  作者:锐儿

文案

朝七高中发生连环命案,负责调查此次案件的警察东珉,意外的在红丝绒窗帘后目睹了一场赤裸裸的男性性爱......

至此他就再也没能从这个案件中脱身而出!

到底谁是真正的凶手?

凶手又究竟是因为什么目的而杀人??

 

大结局了!

 

 

我们都浸淫在这红尘俗世中......

这世界很精彩,这世界也很恐怖!

这世界没有公正,这世界追求一切表面现象!

死亡有时并不可怕,记住我的话,真相最可怕!

真相大白时,一切都将毁灭!

 

它很残忍,残忍到你想笑的地步......

 

序:


  --那抹清晨的阳光射在公园里那棵榕树上。粗壮的枝丫上坠着无数枯涩的叶片和一根晃晃荡荡的长绳,他微张着眼睛,僵硬的结束于那根绳的末端......
  
  序:
  
  东珉的梦中常会出现第一次遇见JOY和杨杨时的情节。
  那情景就像梦魔般纠缠着他......
  
  那是一个春季的清晨,东珉推开那扇木质的门,踩着画着旋涡形状的地板,走进那间宽敞的礼堂中。
  礼堂的窗半开着,风把樱花花瓣从窗缝中吹进来,密密的铺了窗下全是。
  
  东珉无聊的把两只手插进裤子的口袋中,抬起头肆无忌惮的朝着棚顶打了个大大的哈乞。他知道早会还有一会儿开始,这个时间这里应该没人。
  
  这间礼堂平时就是篮球馆,不知道那个粗心的小子将篮球忘在了这里,它则也心安理得的睡在那里......
  东珉信步走过去,捡起篮球时,似乎又回到了他上高中时的情景。于是,陷进回忆中的他,不自觉的嘴角延伸,露出一个笑容。
  
  "......恩......啊......啊啊啊......"一阵断断续续的呻吟打断了东珉的闲情逸致,他奇怪的在宽畅的空间中搜寻,不清楚谁还会和他一样,在这样的时候无聊的呆在这里。
  
  "啊......"礼堂角落红丝绒窗帘后一声清晰的呻吟后,一样东西随之撞到了上面,从形状上看,东珉知道那是一双手。
  
  好奇的东珉向那抹红色走去,随着越来越清晰的喘息声,窗帘后隐藏的景色也全部坦诚在他的眼底......
  
  东珉被那震撼的一幕吓到了,篮球不自觉的从他手心中滚落了下去,落在了地上......
  "砰......砰......"篮球撞击在地板上,弹起又落下,落下又弹起,几次机械性的重复运动后,滚到了红绒窗帘后,相连重叠着的两具赤裸躯体上......
  
  JOY从杨杨身后扳过他的头,冰凉的唇寻觅着他的,吻上,才发现他的也如此冰凉。"张嘴!"话里没有温柔,就像现在割锯在他股间的利器。
  
  "恩......"杨杨的嘴微微开启了个缝隙,呻吟声已经无法压抑的从喉咙深处倾泻涌出。
  因为他的呻吟,JOY在他唇边冷冷的笑了,他抽出自己在他体内的欲望,一个挺身又深深埋入比刚才更深的地方。
  他让他张嘴,却又不吻他,他只是想听他的声音!
  见他久久不吻自己,杨杨下意识的想闭上嘴巴,"不许闭。"他冷酷的声音又一次在他耳边响起,"......我......"他的话已经断章,"我说了不许闭!"他极其不满意他的不听话,一张嘴就衔住了他的耳垂,疼和又酥又麻的感觉顺着杨杨的脊柱直冲他的大脑末端。他只能乖乖听他的话,张着嘴巴,却把那因为欲望的呻吟转变成了粗重的喘息声......
  
  首先发现这个地方有第三个人存在的是JOY,他把头侧到向右的方向,就看见了手足无措呆呆站在那里的东珉,他并未因为突然有人的闯入而感到丝毫的害怕,他只是在冷冷望了他一眼后,又将头转了回来......
  
  听到声音侧过头的杨杨首先看见的是滚到他脚边的篮球,远了,则是一双蓝色的球鞋,一条被磨得泛白的牛仔裤,一件没什么品位的T恤,接着才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
  
  东珉和杨杨的目光在空旷的空间中碰撞,相对于看见如此赤裸裸的男性性爱所带来的冲击,东珉更加震撼于眼前的这个男孩......
  
  因为身后的撞击,杨杨那略长的发微微遮盖住了他凝脂般的颊,薄薄的嘴巴轻轻开启着,诱惑人的呻吟声就从喉咙深处一股脑的涌出,嘴里那粉色的小舌就若隐若现着。
  圆润的下巴下是优美的脖颈,纤细的身体,皮肤如雪般白皙,让东珉一瞬间怀疑是否有血管埋在下面......
  粉嫩嫩的突起,右边已经又红又肿了,一看就知道,一定是现在正趴在他身上的男子所为......但就是因为如此,才叫它越加的像熟透了的樱桃般诱人,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将它含进口中......
  圆形的肚脐下,像嫩葱一样的欲望稚嫩的挺立着,让人无法想象得是,它的周围居然连一根毛发都没有。
  因为姿势的关系,他柔滑的双丘突起着,从那个角度,东珉能清晰的看见在那双丘中间,花径中不停前后探险的呈暗黄色的阴茎。听到它们撞击后发出的淫猥般的啪啪声,杨杨本来褪到膝盖处的裤子,就彻底坠落到了脚踝上,像把没有钥匙的枷锁一样,狠狠将他捆绑住了。
  这些都并不是重点,让东珉震撼的是杨杨的眼睛,那双清澈幽深的瞳孔,让他无法之主的沦陷......
  
  不知所措的东珉口干舌燥的站在那里,他闭紧了嘴巴,努力咽了口口水到干涩的喉咙。
  那温热的唾沫随着他的喉咙迅速下降,东珉才注意到自己胯下的变化......
  
  东珉伸出手摸到了自己的两腿之间,虽然隔着裤子,他还是感觉到自己欲望的坚硬......
  
  也就在同时,东珉望见那双幽深的眼睛在望见他的变化后,一瞬间变了,变得温柔起来。那目光就好像在邀请他一起加入这场激烈的情欲游戏一样。
  
  鬼使神差的,东珉向那两具赤裸的身体走去,终于,他彻底消失在了那红丝绒窗帘的后面。
  
  东珉颤抖着手摸上了杨杨的颊。
  杨杨抬起头,伸出舌轻舔他干涩的嘴唇......
  他们的舌像发情的蛇一样紧紧缠绕。
  
  那个初春的清晨,红丝绒的窗帘后,三具火热的男性,肢体缠绕,层层迭迭,分解不开。
  
  "啊......"东珉尖叫着睁开眼睛,眼前的黑暗告诉他,离天亮还有段时间。
  很久了,东珉夜夜被这梦臆纠缠。
  
  从床上坐起来,东珉抹了下额头的汗水,"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每夜做这样一个现实和幻境相缠的梦,不清楚为什么每次梦到对上杨杨眼眸的时候,自己会无法自主的加入他们?"他在想,也许那时候命运就已经将他们三个人紧紧连接在一起了?!
  
  风将春天的气息吹进这间腐朽了的房间里,东珉在黑夜里抬起头,他知道,又是一个春天了。
  ※自※※由※※自※※在※※

第一章:关连


  我叫李东珉,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刑警。做梦都想不到,我刚毕业,接的第一个案子会是一个类似于高中生自杀的案件。
  初春,我大清晨就被电话叫到了某某公园里,那个名叫张瑞鳞的男孩已经被人从树上解了下来。
  老王是我的学长,虽然他并不老,只比我大一岁而已,但大家都喜欢叫他老王,也许因为他办事情总是拖拖拉拉,以老卖老的关系。
  
  老王戴上白色的手套,煞有介事的走到树底,掀开蒙在尸体身上的白色被单,一张翻着白眼,舌头外伸的人脸就暴露在我们眼前......
  
  "有什么发现吗?"老王问着比我们先到这里的人。
  "死者叫张瑞鳞,今年16岁,是朝七高中高二的学生......"
  
  "朝七高中!!!"老王转过身望着东珉说。
  "哦!"他点点头。
  "他是学生,估计社会关系不会很复杂,所以突破点可能就在他的学校里......"老王继续说着。
  "哦。"他又点点头。
  "所以......"老王继续望着他。
  "什么?"他问。
  "笨死了!"老王终于不满的敲了敲东珉的额头,"所以你去朝七高中寻找线索!"老王一边说着,一边脱下白手套,把手背在身后走了。
  
  "学长,那你呢?"东珉望着他的背影喊过去。
  "笨!这么简单的工作,你一个人就可以啦!"他对他挥挥手继续说:"记得明天朝七高中开学哦......"
  
  上述的一切就解释了为什么26岁的我,会在春天的一个清晨,出现在朝七高中的礼堂里,而且还很尴尬的撞见了一场激烈刺激的男性之间赤裸裸的性爱......
  
  一切都回到杨杨侧头望向我的那一幕,他看见我后,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起来。他反过手,努力推还在他身上发泄欲望的JOY的身体,声音已经变得颤抖,"别,JOY......放开我!!"
  
  但在他身上的男孩,却面无表情,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他的那种坦然自若和淡定,一瞬间让东珉感觉到了一股从脚底往上涌的凉意......
  
  "放开......"杨杨还在努力挣扎,他为被人看见如此不堪的一幕而感到了羞耻。
  可他越是挣扎,JOY却越迅速激烈的折磨起他来。
  终于,经受不住如此折腾的杨杨,嘴里的抗拒变成了越来越不着边际的呻吟,抓着红绒窗帘的手也越发紧起来,窗帘就随着他们的动作摇摇晃晃,上面栓住窗帘的夹子便也发出了不负重担的啪啪掉落声......
  
  不知道那难奈的时间过了多久,JOY向后仰起了头,抓着杨杨腰部的手却更加用力,抽动的次数也越加频繁而且急促,突然,他大叫一声,闭起了眼睛,随之浑身也跟着不停歇的颤抖,他获得高潮了......
  
  完事了的JOY满足的呼出一口气,旁若无人的穿好自己的裤子后,又把头偏到了向右的方向,那眼神让东珉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JOY却像没事儿人一样错过了东珉的身体,在错过他的瞬间,他还故意撞了他的肩膀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礼堂......
  
  东珉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难看到了极点,他实在没想到现在的小孩子居然都拽成这个样子。他把目光从门口拽回来,就看见了因为过于激烈的性爱,柔弱的杨杨已经完全不支顺着红绒窗帘摊坐到了地上......
  
  "你,你还好吗?"东珉鬼使神差的走近他,轻声询问着。
  
  杨杨喘息着抬高脸,眼神不比刚离开的那小子好多少。而就在他抬起脸的瞬间,东珉望见了他还挺立着的水仙,他还没获得高潮......
  
  杨杨从东珉的目光知道他注意到了什么。他冷冷的望着他,"知道了又如何,反正刚才更不堪的事情他都看见了......"于是,他在他面前故意握住了自己的欲望,前后摩擦起来,他居然叫他看他的手淫......
  
  东珉这一天是真被刺激到了,他望着那双修长白嫩的手不停与他的嫩芽接触,穿行!口就更干,舌更燥起来......他努力让自己的视线不去接触那穿动的越来越快速的白色,就对上了杨杨的目光,那样的目光,让东珉愣住了......
  
  就在一切都似乎失控了的时候,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了,早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东珉把目光从传来铃声的地方拽回来,就看见瘫在地上的男孩,迅速爬了起来,抱起地上他的衣服向礼堂的后门跑去,跑了几步,他又跑了回来,他死死的望了东珉一眼,捡起地上的篮球,又再次跑走了......
  
  "喂......"东珉在他背后喊他,他却再也没有回头,也许因为激烈运动的关系,东珉望见了一股乳白色的液体,正顺着他的大腿蜿蜒爬行着......
  
  早会开始了,大大的礼堂很快就挤满了人。
  一个个整齐排列着的脑袋,像熟透了的东瓜。
  窗外的阳光穿透斑斑点点的玻璃,落在礼堂旋涡花纹的地板上,光线太短,空间太长,可怜的光还未照到礼堂的三分之一就突兀的死亡在了东珉的脚旁......
  
  校长无聊至极的一番话后,代表全体师生讲话的,名叫杨杨的男孩缓缓走到了夸张的黑色麦克前。
  
  还在注意着阳光的东珉愣住了,因为那个男孩居然就是今天早上红丝绒窗帘后的孩子,他这才知道,原来他叫杨杨。
  
  "代表朝七中学的我们,在这个春天又聚在一起,为了充满希望的明天一同努力......"表情严肃的杨杨拿着稿子,站在有些夸张的话筒前,面无表情的叙述着纸上刻板的字符......
  
  而立在左右的老师们似乎都没有在听杨杨的话,她们都在窃窃私语着张瑞鳞的死。
  
  "没想到今年会是杨杨啊!"
  "去年是张瑞鳞!谁想到,今年会出这样的事情啊!"
  "啧啧啧......谁能想到那孩子会那么看不开,自杀了呢!"
  "要不,今年站在那台上的又会是他啊,怎么会轮到杨杨这孩子......哎,怎么就想不开了呢!不过现在孩子们脑袋里的想法都太难想象,太难控制了......"
  
  "听说了吗?"
  "......"
  "张瑞林的成绩。"
  "又是全校第一?"
  "是啊。那个......"老师努了努嘴,"他们又是并列第一!"
  "杨杨那孩子也不错,聪明能干,说话也温温柔柔的。"
  "杨杨虽然学习很好,但那孩子身上总有种东西......你有时侯无意识瞟到他的眼睛会被吓到!"
  "你也发现了??那孩子眼睛深处染满了杀气......"
  "哎,没家长管教的孩子就是不行!"
  "你没听说吗!"老师压低声音,"发生车祸后,他是从父母尸体上爬出来的!那时候他才多大啊......对心理能没影响吗!?"
  "而且那孩子和JOY走的很近......"
  "是啊,那孩子不简单。相比,我还是喜欢张瑞鳞多些!"
  "可谁能想到,他会忽然自杀......"
  "他为什么自杀啊?那孩子看起来不像是会做出这种傻事的人啊!"
  "可能学习压力太大吧......"
  ......
  
  东珉把目光从右面的方向拽回到杨杨的脸上。
  "学习压力大吗?"这也是自杀很好的一条理由啊,他挠了挠头想。
  
  就在东珉庆幸自己生平第一见案子马上就能有个结果了的时候,朝西的地方发生了一阵骚动。
  一个男孩子挥舞着拳头,打倒了国文老师......
  "JOY,JOY,你疯了,干吗啊!!"礼堂里一阵吵嚷......
  
  虽然只是见到背影,东珉还是马上就认出了那个名叫JOY的孩子就是今早红丝绒后的另一个......
  
  因为突然事件,早会的进程被打断了......
  满脸是血的国文老师被人送到医疗室去了,他的牙齿好像被打断了。
  校长看着开学第一天就混乱成一锅粥的局面,心烦意乱的走上讲台,对还呆呆立在话筒前的杨杨摆了摆手,"算了,你下去吧。"
  杨杨乖乖的给他行了个李,缓慢的步下讲台的台阶。
  
  "肃静,肃静!"校长拍着夸张的话筒,大叫着。
  几声后,整个诺大的礼堂又只能见到密密麻麻的东瓜头了。"好了,晨会就到此......"
  校长一声令下,这个糟糕的早晨宣告了结束。
  
  杨杨手里提着讲稿,缓慢的摆动着自己的双手走着。阳光映在他的半个身体,似乎将那张纸照的发出脆弱的沙沙呻吟......
  就在他马上要接近自己位置的时候,他的脚绊在了一只故意伸出来的腿上面,于是,他整个身体瞬间失去平衡,一下子栽倒在地,明亮的阳光变得暗了又暗了些,杨杨任凭自己堕入无边无际的黑暗,昏了过去......
  ※自※※由※※自※※在※※

第二章:错综复杂


  公园用石子铺成的小径幽深狭窄,一群人拖着他的腿吵闹的穿过,他不间断的凄楚的哀求,换来的却是嘲弄般的推搡与拳脚!夜越来越沉了。是谁提议的?是谁寻来那根粗粗的麻绳?是谁捆绑了他的手腕后,又圈成圆形,围住了他细细脆弱的脖颈?只是最后,他被挂在那棵树上,生命断裂终结,唯有躯壳儿随风摇荡......
  "啊!!!!!"杨杨从黑暗中一下子睁开眼睛。白天赤热的阳光一瞬间让他汗流浃背。
  "学长,你还好吗?"轻柔柔的声音从不远处飘进了杨杨的耳朵里。
  杨杨把脸侧到向右的地方,就看见了一张可爱的脸......
  
  在校长室里,东珉翻看着学生手册,翻了几页后,一个戴着厚厚黑边眼镜男孩的照片就显露在了东珉的眼前。
  "这就是张瑞鳞了。"校长伸出手指,指了指他说。
  从小小的几寸照片上,东珉根本看不出这孩子有什么过人之处,是的,他太普通了,普通的掉到人堆里根本就寻不到。
  "他平时在学校表现如何?"东珉问。
  "张瑞鳞性格很内向,平时在学校里边很安静,除了看书就是看书......"
  "那他在学校里边人机关系又如何??"
  "人际关系?"校长推了推鼻粱上的眼镜,似乎在沉思,"在我的印象里......"他说:"这孩子几乎不太和别人讲话的,除了她......"他拿过学生手册,翻到某一页递给东珉说。
  
  被校长翻到那一页的资料上,记述着一个女生。女孩长的虽然谈不上漂亮,却很可爱。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照片上的她正翘着嘴角在笑......
  资料上记录着这个女孩,名叫"薇薇"。除了名字东珉还注意到女孩的家庭住址,和张瑞鳞家几乎相同的地址。
  "她是张瑞鳞的邻居。"校长说:"所以平时他俩不错......"
  
  "那他平时和谁的关系不好呢?"
  "你把这页翻过去。"校长说。
  东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按照校长的话做,一张他并不太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了眼前。圆润的脸颊,忧伤的目光,红润的嘴唇......东珉愣了。
  "他叫杨杨......"校长说:"他和张瑞鳞同班,去年他们一起入学时分数就不相上下,从那以后,几乎每次考试,他俩的成绩都是全校的佼佼者。像去年的期末,他俩又是并列第一!"
  "杨杨这孩子个性很强,自尊心又高,所以平时他俩之间到是充满了火药味儿。但也不算关系不好吧,这也是学习之间良性的竞争吗!"校长又推了推他的眼镜,旁若无人般嘿嘿的笑起来。
  东珉从校长的笑脸上拽下目光,又回到杨杨的资料上,他发现他父母那一拦里是空白的......
  
  "他父母呢?"东珉指着那空白处询问。
  校长收回了笑容,"恩?"他刚才没有听清楚他的话。
  "他父母!"于是,东珉又问了一遍。
  "啊,他父母在他八岁的时候出车祸死了。"校长说。"也就是因为如此,这孩子有点孤僻,不是很得老师的喜爱......"
  东珉伸出摸了摸那张照片里纤细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心里睹睹的。
  
  "那您知道有没有人在学校里欺负他呢?"
  "欺负......"校长又把资料翻了几页,指着照片上的一个男孩说:"这孩子叫JOY......"说完这句话,校长就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这孩子真的非常叫人头疼!!打架、斗殴、成群结伙、偷东西,还时常在学校里抢劫同学。"
  东珉望着那张照片,他怎么会忘了这张脸,那个在早会上旁若无人打倒国文老师,在红丝绒窗帘后望着他时挑衅般的脸。
  
  "如果说欺负。张瑞鳞前一阵子有几次没来上学,他的父母找来,说有人在学校里殴打他,说的那个人就是JOY。"校长说:"但后来JOY的父亲,亲自到张家赔礼道歉,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他为什么欺负他啊?"东珉皱起眉头问,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看起来桀骜不逊的男孩和那个死啃书的书呆子会有什么过节......
【浸淫—锐儿】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