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拎著葡萄戏魔教—如如米

时间: 2016-07-05 00:14:13 分类: 今日好文

【拎著葡萄戏魔教—如如米】

楔子
京城外,远处树林路旁,有一间小小的破旧凉亭,立在那儿。
从它斑驳的痕迹、摇摇欲坠的匾额来看,这凉亭已年久失修,一旁的雕刻石碑,也倾倒在地,碎裂不成形。

闻人佐一脸哀怨的坐在石桌前,丝毫不论累积已久的灰尘会弄脏他的衣襬。
「唉......」闻人佐叹了一口气,掰开一颗葡萄放入嘴。
龙宿和子晏也真过分!一个呢?为了躲人,又跑回江湖游荡,目前人在哪都查不到!?而另一个呢?父母爱玩就算了,竟然没事跑到塞外说要在有生之年,去看看大漠风光好美景!?
哼!又不是快挂了,哪那麽夸张,想跑就说一句嘛!
更过分的是龙宿明知道他们是装出来的,竟然还答应帮他们处理国事!?人家摆明了就是要他继位,他还微笑的说〝没问题!?″
结果呢?现在人在御书房忙得要死,根本没閒管悠来楼!
说甚麽有掌柜,不怕悠来楼倒闭!?
好听是这样,但是掌柜也只能管到悠来楼主楼啊!
真是大猪头!!
害他现在必须到四处巡查一遍分楼......真是麻烦!
愤恨的再剥一颗塞入嘴,闻人佐深吸一口气,歪头想了想,又微笑起来。
还好,他有找慰劳品来慰劳自己的辛苦!
因为子晏跑的匆忙,并没有把他酿的醉葡萄带走,而龙宿也困在皇宫没法子脱身,所以呢!他为了索取赔偿,就把醉葡萄一起带上路了~~~呵呵......

不过现在想想,当初应该把全部都带出来的,干麽还这麽好心留一串下来呢?
唉......他真是心肠太好了......
算了、算了,反正留都留了,就当作日行一善吧!人都已经出城了,他也懒得再回去一趟。

闻人佐伸一个懒腰,脑袋晃了晃,按著额角皱眉。
「唔......醉葡萄吃太多......现在头好晕......」糟糕...八成是醉了......他还要去看悠来楼的分楼啊!?
碰!一声,闻人佐趴在石桌上,醉倒了。

京城内,一个类似商队的队伍,正打算出城。
怪异的是,这个商队所有人都带著乌纱,遮住了脸。
「等等!」一名守卫士兵拦下他们。
「大人,有事吗?」一名蒙面者回头,以轻快的嗓音询问。
「你们为甚麽蒙著面?看起来形迹可疑,我不能让你们出城!」守卫士兵严肃的道。

一时之间,冷凝的气氛蔓延四周。

「......真是不好意思,这位大人。」蒙面人微笑的靠近士兵低声道:「我们这些人啊!面目在一次火灾中全毁,丑得足以吓坏小孩啊!但是我们还是要做生意啊!所以才蒙著面,怕坏了你们的眼睛。」蒙面人笑著解释,暗暗塞了几张银票给那名士兵。
「原来如此,看在你们有自知知名的份上,我就不刁难你们了。」守卫士兵笑著点点头,示意其他人让路,给他们通过。
殊不知,他刚刚才逃过一次死劫!

「啧!真是得了便宜还嚣张到不行!」蒙面人抱怨一声,转身对著车里人恭敬道:「少爷请息怒,让您久等了,我们这就出城。」
说完,他转身,使眼色给其他人。

这不平凡的商队,就这样缓缓的步出城......

1
才出城没多久,一行人就闻到远处传来阵阵香气。
「很香......」车内,传出淡淡的声音。
站在前面的蒙面人抬头望向远前,转身回报。
「少爷,味道似乎是从前面百里之处的凉亭发出。」
刷!
帘子轻轻扬起,又下垂,一道蓝色影子闪过天空,已消失踪影。
蒙面人叹了口气,对著众人下令。
「各位,我们暂到前方的亭子停下。」

等到商队一行人走到小亭子前,已是一刻钟後的事了......
「少爷?」走上凉亭,蒙面人见他的少爷站在那一动也不动,轻喊一声。
「噤声。」被称为少爷的人,比出一个手势,冷冷的道。
蒙面人乖乖闭上嘴,顺著他的目光看向时桌上的人儿,不禁楞在那儿。
好美的娃娃......
就像玉雕似的,白嫩的肌肤透著淡淡的红,小小的脸蛋,搭上小巧的鼻,粉嫩的唇,让人不禁想上前一亲芳泽,品嚐那看起来极为甜美的味道,而细长睫毛下、紧闭的双眼,令人遐想著那会是多麽昂贵的黑水银所砌上的呢?
实在是美的不像世俗里的人啊!
若不是她还有上下起伏的呼吸,他几乎要以为是座尊贵的玉雕人儿了!
「你知他为何在此?」依然没有起伏的音调,花惜言非常简洁的问。
「这......属下不敢胡乱猜测,不过......」在看了沉睡的美人一眼,蒙面人低下头,「看她那身细致的布料,以及後面那不知何物的行李来看,应该是个逃家的千金。」她身後那麽大个袋子是甚麽啊?不仅装满,似乎比这姑娘还大上一点。
「恩......」花惜言沉思,看那袋东西,香味就是从那散发出来的,至於这个......
「带走。」花惜言下令。
听见花惜言下令,男子楞了楞,「这......少爷....这不太好吧!」虽然这姑娘的确美的让人想带回家藏起来,但是......人间险恶,难保不是谁所设的陷阱?「小心有诈!」
「我看过了。」花惜言走过他身旁,缓缓步下凉亭,「她不会武。」
「这......是。」蒙面人领命,伸手将那千金打横抱起。
「恩?」皱眉,这名千金身子轻的不像话,但是......好像少了甚麽?
蒙面人低头看她,惊的连称谓都差点叫出来。
「教......啊!不,是少爷,她不是个千金,是男的啊!」天啊!他第一次看走眼!错把男儿当女儿。
但是...也太美了......!比他看过的任何女子都美上百倍!
「无妨。」花惜言回头,冷声道。
不知为何......
当他一见到此人,的确为他美貌所惊,但是......心理却升起一股熟悉感?
没错,是熟悉感!
总觉得以前......好像有看过这人的感觉,那模糊的影像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还来不及捉住,影像却又消失了......
所以他决定将他带回去,看著他,一定会知道在哪见过!
花惜言看著属下将人抱上车,其他人也准备动身。
突地,他回头看向凉亭......

2
好舒服,好柔软喔!
闻人佐闭著眼,一脸满足的磨蹭著柔滑的羽被。
他记得他在凉亭里,吃葡萄吃的爽快,却因为吃太多,而醉倒在石桌上,然後在梦里,他躺在舒适、柔软的云端上,好悠閒、好自在......
等等!?他是趴在石桌上,应该硬梆梆才对,怎麽现在的触感不仅柔,还舒服的过火!?
倏然睁开眼,果不期然,他真的在一张床上,但是他怎麽可能会自动找床呢......
看看四周,这个房间可以说是一片朦胧啊!
到处都挂著白色、蓝色薄纱,让人宛如身在迷雾之中,只有靠近,才能看清眼前是甚麽?
不过依他的好眼力来看,在那一层层纱中间,有一张矮桌,矮桌上放了一些水果和一壶不知是酒是茶,然後有两个雕刻精美的杯子。
当然!既然有摆这种东西,那表示一定会有人!
「您醒了。」一名看似冷漠的女子无声无息的走来。
「是你带我来这儿?」闻人佐睁著眼,伸手指著身下的床,疑惑的问。
「是教主带您回来的。」女子恭敬的回答。
「教主?」闻人佐皱眉,他只是不小心醉倒了,小睡一下而已,怎麽转眼间,就给一个被称为教主?地位这麽崇高的人给带回来呀?
「暗香,听说他醒了?」一个愉悦的嗓音传来,闻人佐就看见一个嘴角噙著笑,看起来就是个放荡不羁的男子走来。
「果然,正如我所想像,你的眼睛就像水晶一样,闪闪动人。」勾起闻人佐的下巴,男子微笑的说著肉麻的话。
「是你们带我回来的?」他这次学乖了,多加一个〝们″字。
「是啊!」男子点点头,「你睡在那儿风凉,怕你瘦弱的身子染上风寒,可就不好了,所以就把你带回来啦!」
现在是春天!闻人佐对著他微笑一下。
「谢谢你的关心。」
「不客气。」男子微笑的摆摆手。
无话可说了,两个人还是微笑的对看,而暗香只是无表情的看著无聊的两人。
对了!闻人佐突然想到,他遗忘了他可爱的葡萄。「你们带我来这儿,有看到我的葡萄吗?」
「啊?」这下子男子真的愣住了,只见他结巴的道:「这个嘛......我只把你带上车......并没有把你的葡萄......」
言下之意,就是没拿!?
「甚麽!?人家的葡萄......」闻人佐打眼眨了眨,眼泪转眼泛滥,「那是人家好不容易从子晏那里偷来的宝贝耶!」闻人佐一时无法接受他宝贝葡萄离他远去的事实,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颗颗掉落。
他可爱的葡萄......他最爱吃的葡萄......他独一无二的葡萄......竟然和他分散了!?
原来不是少爷,是个小偷儿。
男子皱眉的想了想,也罢!现在重要的是要如何安抚这个泪人儿。
见闻人佐哭的这麽伤心,男子很难得手忙脚乱,「你......你别哭嘛!要吃葡萄,我可以托人去拿,你先别哭嘛!」头一次感到头痛啊!从来没看过说哭就哭的人,而眼前这小美人却突然变成泪人儿,他......也没办法啊!
求救的眼光投向一旁的暗香,後者只是给他一个没办法的眼神。
她在这儿这麽久了,也还没见过有人哭,怎麽可能会安慰人?
「呜呜......不一样啦!你的葡萄跟醉葡萄怎麽能比!那可是人家千辛万苦偷来的,意义不一样啦!结果你竟然没有拿......」他的葡萄......,世上仅有的葡萄......,现在子晏不在,他到那儿找这种葡萄?
「你们这群猪头!竟然把这麽珍贵的葡萄丢在那,我要回去!我要去拿我的葡萄......」闻人佐开始口不择言,骂完一句之後,决定自己去拿。
「等等,你......」男子正想说些甚麽,闻人佐已经跳下床,却没料到自己的脚勾到被子,滑了一下,从床上摔下去。
虽然男子即时扶住他,让他安全著地,不过......
「哇......你们都欺负我,抛弃我的葡萄就算了,还......还......你们好讨厌,都是大猪头,臭猪头......」受到惊吓之後,闻人佐软趴趴的在地上,哭得更加可怜,甚麽他会的字眼都骂出来。
你问他为甚麽只是从床上掉下来而已,竟会受到惊吓!?
不是很强吗?尤其是轻功,怎麽可能会掉下来呢?
废话!他之前刚吃醉葡萄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梗住了,害他猛灌水、猛拍胸。
结果是吞下去了没错,但是他因为乱拍胸脯,拍的太用力,很不小心的封住自己身上大穴,而且还是封住那种不能自己解决、也不能移穴,只能靠外力来解封的大穴。
造成他现在连一丁点的内力都没有,比平凡人还要平凡!
从床上滚下来,他当然会被吓到,他只是个不会武的平凡人啊!

3
这边在一角吵,暗香听到动静,连忙移到门前。
「教主。」暗香对著来人恭敬的欠身。
「起来。」花惜言摆手,望著吵闹的来源皱眉,「怎麽了?」
「回教主,那名公子起来,正为了他的葡萄闹脾气,副使正在安慰他。」暗香诚实的回答。
「喔。」花惜言应了声,是在凉亭的那一袋吗?「暗香,去隔间把桌上的东西拿来。」
「是。」暗香一领命,转身退出房。
缓缓移动过去,就看见一个令人发笑的景象,虽然他不会笑。
一个地位仅次於教主的副使,竟然正手忙脚乱的安慰著哭的惹人心疼的小泪人。
这副景象,不论谁看了,一定大感惊奇,外加长笑三声。
「怎麽了?」花惜言无表情的靠过来,那小泪人儿还在猪头、猪头的骂著。
「教主,你来的正好,我刚刚忘了搬他的那个大袋子,里面有他的宝贝葡萄啊!」副使异武站起身一脸无奈的说,往前靠近花惜言身边,低声道:「顺便一提,他不是哪家的公子少爷,是个小偷儿。」
「恩。」也只是应了声,花惜言看向坐在床下哭泣的闻人佐,而异武早闪到门外去,当作守门,把房间里的泪人儿丢给花惜言收拾。
才靠近他的身边,那小人儿却突然扑上身。
「你......身上有醉葡萄的味道。」闻人佐两手环在眼前这冷冰冰的男子腰间道。
哇!这人好高!他竟然只到他的肩膀耶!
抬头望著这冷漠的人,闻人佐心里开始比较起来。
这个人和刚刚讨厌的人应该同高,不过......都比龙宿矮一点,而且眼前这个人没有龙宿的俊帅,但却有龙宿没有的清冷之气。
他看起来很漂亮,细细的下颚,薄而紧抿的唇,搭上尖挺的鼻和一对凤眼,是跟龙宿完全不一样类型的俊美男子啊!不过他这样却没有子晏的一丝阴柔,他高大的身材配上这张脸,显现出另一种英挺的感觉呢!
而且龙宿虽然不喜欢束发,至少还会将头发随意束在脑後,眼前这个人似乎喜欢让头发披在肩上!
比较比的入迷,闻人佐就维持这个姿势,直盯著眼前人看。
花惜言也没有将他推开,刚刚这个举动,令他想起一点记忆,但是一闪即逝,太快了,他抓不住那份熟悉。
两人就这样子维持,直到暗香提著东西回来。

「教主,您要的东西,暗香送来了。」暗香走进门,身後还提著一个大袋子。
才刚将它放在桌上,闻人佐早闻到香味,转移目标,扑了上去。
「我的葡萄!」闻人佐一转刚刚的伤心模样,开心的跑到暗香身边。
「原来教主有把它带回来呀!」异武跟在暗香後面道,表情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恩。」应了声,花惜言看著闻人佐自动拿著垫子铺好,坐在桌前,一脸开心的打开袋子,拿出一串葡萄,开始吃了起来。
几颗下肚,闻人佐的小脸又开始红润起来。
这让花惜言皱眉,上前将他的葡萄封起。
「你酒量不好,别吃太多。」只留几颗,剩馀的全收起来,花惜言如此说道。
刚刚他将葡萄拿去研究过,这些葡萄完全入了酒,很烈,除非酒量太好的人,不然吃多了,一定醉的不醒人事。
异武和暗香听到这句话,像是花惜言说了甚麽惊人之语般,看怪物似的注视著他。
天啊!他们冷漠无情、心如寒冰的教主,竟然有说这句话的时候!?
关心!刚刚那句话叫做关心没错吧!?
他们的教主......竟然会关心人啊!?
真是不可思议!!
两人瞪著眼,一时无法消化,定在那边,动也不动。
「啊,也对。」闻人佐想想,也是,便乖乖的让花惜言将葡萄收起来。
他先前就是因为吃太多,醉倒了,才会被带到这里来的。
花惜言收拾好,让暗香将东西全收下去,自己则坐在闻人佐旁边,而异武站在後面。
「你是个偷儿?」花惜言很直接的问道。
「恩。」闻人佐点点头,他偷偷摸走子晏的葡萄,应该算是吧!
反正他也懒得解释!就让他们这样认为吧!
「我可以问你,这里是哪里吗?」闻人佐问,总不能被人带来这里,自己却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吧?他又不是呆子!
「这......」异武目光飘移,似乎不想说。
「幽暝山庄,魔教的总部。」花惜言平静的道出所在地,似乎不在意别人对於〝魔教″的偏见。
「喔......」闻人佐一脸了解的点点头,奇怪?之前他曾去过魔教一次,那时候魔教还是躲在高山暗处,并没有那麽明目张胆的露出来给人家打啊?
难道这几年魔教壮大啦?
「教主......」异武低声喊到。
「无妨。」花惜言根本不在意,就算他是来暗杀的,他也有把握,更何况眼前人根本一丁点武功都没有。
「那......你就是教主?」闻人佐微笑的指著花惜言,「还是他?」纤纤手指往上指向异武。
「我可不敢......」异武挥挥手,赶忙撇清。
开甚麽玩笑!他才没那个胆去当魔教教主。
「......」花惜言无语,只是看著微笑的闻人佐。
看起来也是。闻人佐心想,一个有位子坐,一个站在後面,想当然是坐著的比较大,他也真笨!问这甚麽问题嘛!?
「你是个偷儿,想必四处流浪?」花惜言开口,他打算将这人儿留下,「待在这儿,幽暝山庄供你吃住。」
「啊?」眼前、身後都传来一个呆楞的音节。
「为甚麽?」闻人佐疑惑的看著眼前冰冷的教主,他和他并不认识,而且他还是一个魔教教主,怎麽会随随便遍让一个陌生人住下呢?还是......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没有理由。」花惜言直接一语带过,他直觉就是希望他留下,没有其他原因。
「这样啊......」闻人佐低下头,开始思考。
要住是可以啦!反正他现在一点武功都没有,就算要抓他,他也躲不了,待在这高手堆里让人保护,对他来说,或许比较安全,但是......
他还得去查看分楼耶?待在山庄内,他怎麽巡啊?
这下子怎麽办呢......
正在苦思之际,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
「启禀教主,分部堂主到了。」
「来此有意?」堂主们这时候来找他?花惜言冷冷的开口问,脸上依然冰冷。
「堂主是来共商下月武林际会盛事。」那人单膝点地,低著头,十分恭敬的回答。
武林际会?闻人佐疑惑,突然灵光一闪。
啊哈!他可以利用这个!
武林际会一定要下江南,他记得分楼几乎都设在那附近,他可以利用这个时候,跟著出来,然後去寻一下就好。
嘿嘿......他真是聪明!
闻人佐正抬头打算答应,却看见花惜言站起身,无表情的看著他。
「你叫甚麽名字?」花惜言冷冷的问,他到现在才想到要问名字,否则还不知要唤他甚麽?
「佐。」闻人佐微笑,「我叫佐,你们这样叫我就好了。」他可没打算报出全名。
「恩。」花惜言无表情的点头,指著身後的异武道:「他是异武,你有事就找他。」
说完,人就移动到门外,跟著来人走了。
呆呆的看著他走掉的方向,闻人佐掩嘴笑了笑。
这人还真是专制,他都还没答应,他就擅自决定要他留下了,连仆人都准备好了。

4
看向也是呆楞的异武,闻人佐拉了一张椅子拍拍,示意他坐下。
「请坐吧,我们来聊天。」闻人佐微笑,立刻发挥他待在某两人身边所学到的哈拉功夫。「既然你们教主人跑了,那我就留下来打扰罗!」
「恩。」异武点点头,拉过椅子,坐在闻人佐旁边。
这个教主也真是的,平时严厉又精明,怎麽这时候会这麽鲁莽让一个不认识的小人儿留下呢?
难不成教主他......暧昧的眼神瞟像微笑看著他的闻人佐。
的确!这人儿有让人心动的能力,教主也是人,想将他留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再看他一眼,异武叹了一口气,算了,反正教主也说过他没有底子,谅他想做甚麽破坏,在魔教高手云集之处,也动不了甚麽。
撑著下颚,闻人佐好笑的看著异武脸部变化的表情。
「你在想甚麽?」他很好奇。
「恩?没甚麽。」异武听到这话才发现,他走神了!?真糟糕啊!
「那我可不可以问你几个问题?」既然留下来了,当然要好好参观一下扩大的魔教内部罗!之前来的时候,没几下子就被发现了,害他来不及参观,趁著这个机会,他会好好看的!
魔教啊!可不是每个高手都进得来的呢!
「可以。」早料到这人会好奇,他已经想好任何台词了。
「你的教主叫甚麽名字啊?」刚刚他匆匆忙忙,只说了这个人的名字叫异武,却没有说到自己的名字。
「教主啊!他叫惜言。」*异武微笑回答。
「只两个字?」姓惜名言吗?怪怪的。
「不,这是他的名字。」异武左看右看,确定没人之後,才靠近闻人佐,悄悄地说:「我们教主啊,最讨厌别人连名带姓叫他,你要是发誓你不会说出去,我就告诉你。」哎呀!真糟糕,他八卦的本性又冒出来了。
「我发誓,我不会说出去。」闻人佐一脸好奇,还真的举起右手发誓,只是心里想的可不是这麽回事。
他发誓!他要是说出去,就去撞豆腐!
「嘿嘿......」异武奸笑了几声,在闻人佐耳边低声道:「教主他全名叫花惜言,因为那个姓很女性化,所以他非常讨厌别人叫他的全名,你可不能说出去唷!」
「姓花?」闻人佐掩嘴笑出声,不过真是人如其名,惜言?的确,他真的不多话,一开口也简洁到不行。
「是啊!」异武见他轻笑,也跟著笑起来。
「对了。既然教主要你待在山庄内,有些规定我得告诉你。」免得这人儿到处乱闯乱撞就不好了,尤其......
「恩?」闻人佐假装一脸疑惑,实则在心里暗笑。
来了!他要听的就是这个!他都还没问到,异武就已经提了,哈哈!正好省了他开口问的力气。
「幽暝山庄有很多地方是不能去的,例如:後山,那里除非是教主,其他人都禁止进入。」
「里面有妖怪吗?」闻人佐眨眨眼,不然为甚麽不能进去?
「也可以这麽说。」异武想了想道,「目前我只进去过一次,里面真的还恐怖的,那次我是和教主一起才没事,听他说以前擅自进入的人都没有再出来过了,所以你也要小心,不要乱跑进去。」
「喔......」他一定会去看看的!不过......听异武这样说,好像真的很恐怖,他还是等大穴被解开,再偷偷进去好了。
「第二个,山庄内有很多植物开的很漂亮,不过都是有毒的,记住!不要乱摘任何一株植物乱吃,尤其开得越艳丽的,碰都不能碰一下。」
「好。」有毒啊?他刚刚才偷偷瞄到外面有花开的很鲜豔,原来那很毒啊!真是不可貌相。
「第三个,这里是教主的房间,他里面还有一间小房,应该会让你睡在那,你没事,最好待在这儿。」异武这次很正经的说。
【拎著葡萄戏魔教—如如米】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