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被遗忘的等待恋人—小韦

时间: 2016-07-04 23:41:58 分类: 今日好文

【被遗忘的等待恋人—小韦】
金佛罗撒尔镇,是位于最西方一个与世隔絕的美丽小島。它是属于一个拥重权的皇室贵族的私人土地。
  在这里,四季如春,资源丰富。居住在这个镇上的人民都喜好和平,乐于助人,似一个大家族,这始得小镇显得一派繁华景象。
  一年前,这个小镇住下了两个轰动了全镇的俊美的东方人,一个叫香草,一个叫青树,他们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来到了这个世外源桃。
  香草是哥哥,23岁。他长得非常的美,中高纤细的身体白皙的皮肤,一双含笑的双眼是那么的讨人喜欢。
  青树是弟弟,20岁。他长得非常的英俊,高挑完美的体形,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总是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青树总是保护着香草,而香草也总是依恋着青树,两人总是形影不离,久了镇里的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了,如果哪天只看到其中一个,会让人觉得怪不舒服。
  他们是没有血缘的兄弟,也同样都是弃婴。
  香草是被一个年迈的东方牧师所收养,在他三岁那年,跟随牧师去教会的路上,小小的他发现了被一堆垃圾所掩盖了的小小婴儿。之后,牧师给小小婴儿取了青树之名,那时,小香草和小小青树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彼此。
  四年前年迈的牧师没留下任何遗憾的去世了,香草和青树离开了那住了十几年的地方,在外流浪了三年时间,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事物,也让他们有了想要安定下来念头,刚好在码头解救了这个小镇上的镇长,香草和青树就随着镇长的船支来到了这镇上住下了。
  他们开了一家茶厅——青香茶厅,因为他们兄弟非常的讨人喜欢,而且泡茶的技术一流,品种又多,再加上这茶厅开在那座情人们约会的圣地——巨大跳望台的旁边,所以生意非常的好,店里的布置非常的舒适,镇上的人时不时的都会来这茶厅里坐坐,也有非常多的女学生、少妇们都是冲着青树而来的,也有很多男生都是为香草而来。
  就这样热热闹闹的和祥又幸福的生活持继了一年,香草以为跟青树这样的幸福生活会直到永远,谁知道分离这么容易的就降临了。
  这天,小镇里迎来了一年才来一次的皇室贵族,也是这镇的所有人金佛罗撒尔伯爵,为什么大家都叫他伯爵,没有人知道,只知道这位大人很喜欢别人叫他伯爵。
  而这次,伯爵带来了他的宝贝女儿伊莎妮娜小姐,她是个非常漂亮、高贵优雅的少女。
  她知道了镇上来了两个少见的东方俊美男子,基于好奇心,她与伯爵驾临了青香茶厅,也许对别人来说是无上的光荣,可是对香树来说却是伤心的来源。
  伊莎妮娜小姐对青树情有独钟,在好些天的接触中青树也渐渐开始与她交谈,她天天来找青树,和青树一起出去逛商店,买东西,还帮茶店里的忙。
看着他们好开心的样子,香草知道了寂寞的滋味,听着那些喜欢青树的女生们偷偷的谈论青树是不是爱上了伊莎妮娜小姐时,就觉得好不安,心也开始莫名的痛着,而香草已经明白这种情感是什么,那就是他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爱着青树的证明。

 

  炎热的夜里,满天的星星闪闪发亮,是那么的美。
  香草,青树和伊莎妮娜小姐坐在楼顶上看星星,听着双双对对的情人们传来幸福的笑声,更增添了夜色的魅力。
  微风吹乱了香草的秀发,青树宠爱的伸手轻轻理着香草的发丝,香草闭上了双眼享受着舒服的触摸。
  果然,青树还是青树,还是以前的他,可是,为什么心中的不安还在渐渐的扩大呢?他在怕,怕这个叫做伊莎妮娜的美丽贵族小姐会把青树从他身边带走,如果是这样,他该如何是好呢?因为,青树就是他的世界啊……
  他们的举动伊莎妮娜看在了眼里,聪明的她早就看出了这两兄弟的特别感情,而青树也在知道她的爱慕时告诉她他已经有了一个想守护一生的人时,她就知道那是在说香草。
  他们这份不似友情、不似亲情,也不似恋情,而是比这些还要更深更深的感情,难怪镇上的人们都希望看到他们在一起,因为他们之间的自然而微妙的感觉看在眼里是那么的舒服,不会让人有丝毫的厌恶。
  那她还能够介入吗?不能……,但高傲的自尊心还是让她做最后的争取。
  伊莎妮娜对青树说想喝点冰水,支开了青树。
  她看着香草美丽的侧面,他长得真的很美,就连对相貌最自信的她都快被比下去了,如果他再长高几分,也许会先爱上他也不一定。
  看了看夜空,伊莎妮娜问香草怎么看待青树。香草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伊莎妮娜说青树总有一天会有太太,你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的。而香草却坚定地告诉伊莎妮娜青树不会离开他,他们会永远在一起生活。
  伊莎妮娜笑着摇了摇头,说如果青树有了喜欢的女孩子,那你们不就要分开了吗?到时候你要怎么办?
  香草愣了愣,但他还是坚定的说青树不会离开他的。伊莎妮娜定定的望着香草那双漂亮的眼睛,在夜里闪闪发亮,有如夜空上的星星。
  她明白了该放弃了,可是……
  青树上来了,递给了伊莎妮娜一杯冰水,也给了香草一杯,他自然的点了点香草的鼻子笑着说你们好像很聊得来,伊莎妮娜甜甜一笑,果然,要她这么轻易就放弃青树是办不到的。
  香草无言的喝着水,青树与伊莎妮娜开始天南地北的聊着,香草一句也没听进,他只是望着天空,在想着自己的心事,直到青树轻轻的摸了摸他的额头,才知道青树刚才在问他话。
  香草想去城里玩几天吗?他听到青树这么问他,香草看了看青树,又看了看伊莎妮娜小姐。青树再次问着想不想去城里玩,香草偏头反问着青树想不想去,看到青树点了点头说想去,我们一起进城玩几天好吗?
  香草想了一会,才抬起头不太自然的笑着说不想去,只想呆在这里,如果青树想去的话,就去吧,他在这等青树回来的。
  伊莎妮娜这时开口了,她对青树说即然香草不想去就别勉强了,青树你去吧。
  青树为难了,因为他这次是有目的才去城里的,在过几天就是香草的生日,他想买样特别的东西送给香草,那样东西必需定做才行,所以他才想要香草一起进城,而明天伯爵跟伊莎妮娜小姐就回城了,可以顺便搭乘他们的船出海。
  可没想到香草不想去,那他也不去了吧,反正下次还有机会送给香草的,而且他很担心香草,最近的香草有心事,让他的心七上八下。
香草伸手轻拍了拍青树担心的脸,告诉青树放心的去做想做的事情,不用担心他。
  望着香草眼里的温柔,青树反而更担心了,可香草又坚持他去做他想做的事,伊莎妮娜也在旁拼命的游说,是以他决定明天就进城,等东西拿到手后就马上回来。伊莎妮娜高兴得直拍手,她邀请青树一定要住她的家里,青树在盛情难却下答应了伊莎妮娜的邀请。
  香草知道伊莎妮娜的用心,而青树好像也很乐意,香草突然有种喘不过气来之感,他对着青树和伊莎妮娜说先下去帮青树收拾行装就先离开了。
  青树怔怔的望着香草消失的身影,第一次觉得香草的笑容改变了,少了些什么却又多了些什么。难道……香草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恋爱了?青树心慌了。
  伊莎妮娜暗暗的叹了口气,看来她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不过她还是想邀请青树到城里玩几天,当朋友也好啊。
  看到了来接送她的司机在下面等她了,伊莎妮娜起身告辞,说明天会来接青树,希望青树明天可以准时出发。
  送走了伊莎妮娜小姐的青树,进房间就看到了香草拿着他的衣服坐在床边发呆,为何香草一脸的忧愁?他走过去轻轻的搂住了香草,小心翼翼的问着香草是不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只见香草轻轻的摇了摇头,让青树松了口气。
  突然,香草抬起头问,我想要吻你,可以吗?青树听着香草的话语,轻笑出声说怎么用这么认真的表情说呢?以前不都是会相互亲吻对方吗?香草摇摇头,不是那种只是亲脸颊的吻,是恋人般的吻,热情的吻。
  青树望着香草认真的表情,让他的心跳动了下,他早就这么想了,只是怕会吓坏香草,青树严肃的要香草想清楚,万一他做出了比热吻更过份的事,香草可不能生气。
  香草对青树告白了,说就是希望青树能对他做更过份的事,希望青树走之前能够明白自己爱他的心。
  青树好感动,原来两人都爱了彼此那么久。
  窗外明亮的月光散在床上两个缠绵的人身上。掉落一地的衣物,阵阵的喘息声,甜美的呻吟声,春色暧昧的充满了整个房间。
  这一晚,香草和青树尝食了禁果,是那么的让人如痴如醉。青树一遍一遍的爱着香草,在香草身上留下了属于他的印记,不够,不够,无论怎样的爱香草几遍都不够,好想就这样留在香草体内到永远。
  直到天微亮,虽然还想要但身体实在吃不消的的两人,才精疲力尽的相互深情的拥抱入睡。

  然后,一天,二天,三天,四三,五天……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又迎来了第二年的秋天,一如往常般站在跳望塔最高一层跳望台的香草,还是紧紧的盯着远方,希望能在最快时间看到青树的归来。
  原本在茶厅等待的香草,开始跑到跳望台去等了,由原本在第一层等的他慢慢的往上爬,直到现在的最高层,由每天等一个小时到现在的一天,有时就连夜里也在等。
  镇民们每天都听见香草开心的说着青树今天一定会回来,从没有见到他失望过,今天等不到第二天在等,就这样香草已等了快三年了。
  有些镇民看不下去了,问香草为什么不去找青树呢?香草只是笑着说因为他跟青树约好了会在这里等着他回来,所以他绝不会离开这里一步,他相信青树一定会回来找他的。
  因为相信对方,才尊守着约定啊。心痛的望着早已憔悴得不行,还在那傻傻等待的香草,默默的尊守着约定,心知肚明的镇明们都暗自抹着泪。他们无法告诉香草,青树已经不记得他了,早已忘掉了以前的所有记忆。
  九月的夜里开始冷了,今天的月光分外明亮,就像那天他们第一次缠绵的夜里,也是有这么明亮的月光。
  青树,你现在到底在做着什么呢?我知道你还记得我在这里等你,我也知道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我一直都尊守着,在这里等你回来,你呢?是否也跟我一样?只是有什么事让你耽搁了回来的时间了对吗?
  青树,我相信你。我会在这里等,直到你回来找我。
  可是,我真的好想你啊,青树,真的好想好想你。青树,我好寂莫,你快点回来好吗?快点回来我的身边。你就是我的世界啊,我的光明,如果没有你,就只剩下了黑暗,我好怕,青树,快回来啊,青树……
  香草已经没有白天故做的坚强,有的只是强烈的思念、思念、思念。
  一条身影自黑暗处盯着香草,望着香草无声的哭泣着,全身散发出浓重的悲伤与孤独无助,是那么的揪痛人心,那么的让人心酸。
  香草,在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我还是输给你了,你到现在还这么深爱和深信着青树,痴痴的在这里等他回来找你,你只靠着对青树的爱支撑到现在,真的不简单啊。如果换做她,能做到这样吗?
  而现在青树已经忘记了以前所有的事,但只有香草你,他没有忘记,只是还想不起来你对他来说是位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伊莎妮娜就算离香草有些距离,可还是感染到香草那强烈的哀伤,揪得她心痛得受不了了,在要放声痛哭时她飞快的冲下了跳望台。对不起,对不起,香草,我不能告诉你青树的消息,我怎能把你唯一的希望给抹灭?那样——太残忍了。

  新的一天又来临了,又没睡着的香草准备去跳望台,不小心听到了镇人在小声的谈论着。是他最想见到的人的消息。
  青树已经忘了香草,还准备要结婚了?没错,香草知道他没有听错,这个消息让他这近三年来的忍耐到了极限,眼前一黑倒下了。

  在失忆的这三年里,青树爱上并学会了雕刻,让他在这方面的天份完全发挥了出来,雕出来的作品件件都栩栩如生,让师傅直夸青树是个人才。而最让人注意的是青树总是在无意中雕出了一张有着双非常深情双眸的美人脸。
  每当无意识的雕出这张脸时,青树总能盯着‘他’看上大半天,有人问过他为什么可以看那么久时,青树也总说这个人叫香草,好像是他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可是却又想不起来香草到底是谁,关于这部份的记忆有如被贵忘般,令他心痛。
  青树想起了当他在医院里醒来时,记忆里一片空白,不记得了所有,更不记得自己是谁,只是一开口就叫着香草,刚开始他还以为这是他自己名字,可一个叫伊莎妮娜的漂亮小姐告诉他他叫青树。
  那香草是谁呢?是人的名字吗?而脑海里始终浮现出一张深情的脸,是那么的让他心动,你是谁?青树总是自问着印在他脑海深处的那张脸,我知道了,你就是香草对不对?可是我为什么不记得你了?只是每次想起时心会莫名的疼痛,是因为我把你给遗忘了吗?

  在这段时间里,他与伊莎妮娜小姐做了好朋友,接受了伯爵的帮助,也拒绝了伯爵打算把伊莎妮娜嫁给他。失去了记忆,对如今的世界一无所知的无助感,而伊莎妮娜小姐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出手帮助了他,让他非常的感激。也知道了自己是因为救她的父亲伯爵大人而撞伤脑部。
  但他没有问伊莎妮娜小姐香草是谁,也许她根本不知道有这个人,他想自己找出这个被忘了的记忆。
  今天是个好天气,青树漫步在公园里寻找灵感,看着公园里小朋友们正精神的玩耍着,吵闹着,追逐着,让他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脑中闪过了一个画面,那是什么呢?沿着公园走到街道,看着忙碌店员的身影,三三两两的行人,青树觉得好像想起了什么,想要抓住那一闪而过的熟悉,却力不从心。
  这晚,青树做了个没有声音的梦,梦里,他看到有两个小男孩正开心的在草地上追逐嬉闹着,随后又出现了一个做牧师打扮的老人出现了,三个幸福的手牵着手走远了。别走,别走啊,是谁?你们是谁?青树拼命的想要追上他们,可是脚却沉重到移动不了。
  然后,画面一变,这次出现在青树眼前的是两个少年,相互的靠坐在树下看书,好舒服的画面,可为何那么的眼熟?其中一个不就是自己吗?那……另一个是谁已经不需要在问了,那张脸,他不会忘记,不正是自己总是无意识所雕刻出来的那张脸吗?他是——香草。
  当青树想要走得更近时,画面又转变了。是码头,两人又长大了,这次,青树可以近看着香草了,真人的他好美,青树想伸手抚摸香草的脸时,却被梦中的自己给挡住了,青树看着两人跟着一个白胡子老人上了船,他们要上哪去吗?

  这里真的是个美丽的小岛,青树跟着梦里的青树和香草,进了这家名为青香茶厅的店里,这里,好怀念啊,看着那两人忙碌着准备开门营业的样子,看着梦中的自己宠溺的帮香草擦着脏掉的脸,而香草则温柔的帮他擦掉脸上的汗水,看着这么幸福的样子,青树不禁问着自己,为什么会忘了这么重要的记忆呢?
  这次又是什么呢?青树期待的看着这个房间,这里的一切都都让他很熟悉。是谁?青树看到了床上赤裸的两人,虽听不到声音,却看到了香草在梦中自己的身下娇美的喘息着,好迷人,让他感觉到下腹开如热起来。原来,香草是他的恋人啊?不知为何,青树开始妒忌梦中可以在香草体内抽动的自己了。
  青树还想要在看看娇吟迷人的香草时,画面又变了。
  伊莎妮娜小姐?为什么伊莎妮娜小姐会在这里?她也认识香草吗?青树看到了梦中的自己跟香草挥别的样子,看到了香草深情的望着梦中的他远走的样子,对了,就是这个表情, 跟他雕刻出来的那张脸上的表情是一模一样。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啊,从失忆后,这三年来他从来没有问过伊莎妮娜小姐认不认识香草,即然伊莎妮娜小姐知道他以前叫青树,也自然的知道香草是谁,在哪里了,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笨呢?可伊莎妮娜小姐为什么为告诉他她认识香草呢?
  突然,景物没了,只有深深的黑暗,青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他不禁大叫着梦中的香草和青树。
  为什么?为什么有这么悲伤的黑暗?谁?谁来救救他,好痛苦,心好痛,谁来救救他啊。
  青树……青树……
  他听到了有人在叫他,是谁?好清柔的声音,这个声音他听过,是在什么时候呢?
  青树……青树……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是谁?青树不知道声音是从哪时传来的。对于只看到一片黑暗的青树来说,这个声音却是一片光明。
  青树,我一直尊守着我们的约定,我一直坚信你会回来找我。可是,你为什么要忘了我?青树,我好想你,你快点回来好吗?
  谁?你,是香草吗?香草……香草……
  青树,我好冷喔,在等不到你的夜里,我好寂寞,但我并不失望,因为我想信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因为,我们约定好了的啊,我会在跳望台等你回来,会一直等你回来的,青树,我爱你……
  香草?别走,香草……香草……
  青树满头大汗的清醒了过来。记起了,他记起了,想起了所有的事,天哪,他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青树回到了小镇,带着完整的记忆回来了,可是,却没看到他所思念的香草,镇上的人在看到青树回时,个个都哭了,镇长流着泪问着青树为什么不早一个月回来?如果早一个月回来那香草也就不会变成这样了,真是可怜啊。
  小镇医院的房间里,香草就躺在那雪白的床上。
  青树颤抖的伸手抚摸着香草惨白的脸,泪水模糊了双眼,香草,我回来了,对不起,留你一个人这么久,对不起,让你孤单一个人,对不起,把你忘了这么长的时间,真的很对不起,香草,原谅我,香草……
  声声的内疚道歉,让一旁的伊莎妮娜跟护士,都心酸的哭了。
  青树吻上了香草的唇,希望如童话般睡美人被王了亲吻了下就能醒来,可是童话必竟是童话,香草没有睁开双眼。
  青树,你看香草睡得多么的幸福,他一定在做着和你一起幸福生活的梦吧,所以他才不愿醒来,护士擦着眼泪说着。
  是啊,现在的香草睡得如此的安祥、幸福。青树拿出了一条项链,轻轻的戴在了香草的脖子上,香草,这是我要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对不起,迟到了这么久,香草,对不起,香草。

  尾声——青树接到了师傅的电话,希望青树能参加这次贵族所举办的雕刻比赛展,青树有了自己想法,他亲吻着床上的香草,请求香草再原谅他这一次,他想参加这次的雕刻展,做个最后的了断,就会回来永远陪在香草的身边,绝不会在离开香草了。
  最后,比赛结果出来了,是青树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他的参赛作品是一樽美人雕像,一樽震憾人心的雕像,这樽美人在望着远方的眼里,有着强烈的希望,浓浓的悲伤和深深的孤独。看了的人无不被这雕像所吸引。
  伊莎妮娜也盯着这樽香草的雕像,真的好传神,青树很好的把香草等待的心情给表现了出来,你真的是个很出色的天才啊。而现在,你一定是陪在你深爱的人的身边吧。
  当晚,就在大家举办宴会等待着目睹这樽雕刻的作者时,青树却神秘的失踪了。而同时,在小镇医院里的香草也消失不见。
  小镇的人们都在讨论会不会是青树带着还没清醒的香草去哪了时,香草的主治医生和一直照顾香草的护士相视而笑了。
  那晚,他们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又像从前般形影不离的走在路上,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从此,在也没有人知道香草和青树的下落,只留下了这樽闻名世界,震憾人心的美人雕像。


【被遗忘的等待恋人—小韦】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