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天才堆中的异故事人 —Bluelu

时间: 2016-07-04 22:38:40 分类: 今日好文

【天才堆中的异故事人 —Bluelu】
天才堆中的异故事人 -- Purple

1
此故事是 "Black" 入面的Purple来到人间 , 和 "天才堆" 中的管行发展恋情的故事 . 情节上不会太连系 "Black" 这篇 , 而是Purple到了天才学校生活.
是跨故事人物串连呢 ^ ^
--------------------
这里是 ... 唉 . 到了什麽鬼地方 ?
我坐起身 , 动动累透和传来剧痛的四肢 , 望望身边昏睡的人 . 伸手到他的脸上 , "小子 ... "
没有回应 , 我非常不雅地爬近他 , "醒醒 . "我轻拍他 , 叫唤他 , 捏他 . 他都不醒来 , 我开始有点担心 .
是刚才的强逼性空间转移出错吗 ? 还是刚才战争的时候 , 他已经昏迷过去 ? 环视一下现在身处的环境 , 可以确定完全陌生 ...
我打开小子的衣服 , 看看伤到哪里 , 他昏迷是不是因为重伤 . 把他身上的衣服脱光 , 左看右看 , 没有找到致命伤口 .
无奈的抬头望望天空 , 还不是一样的星空吗 ? 但这里是哪里呢 ? 总觉得有点儿怪怪 .
替小子随便套回衣服 , 应该先休息一下 , 其他的事明天再算吧 . 我枕在他臂弯 , 看了几眼星空就睡了 .
---------------------
有人在附近 !! 是谁 ? 刚睡去不久的我 , 被极之敏感的警觉性弄醒 . 维持著平稳呼吸 , 闭上眼继续装睡觉 .
如果来人有加害之意 , 我这种体力和情况 , 绝对不能硬碰 , 因为还要带著昏睡的小子 . 但是如果无害的话 , 那麽也就不用害怕 .
"哥哥 , 看 ! "一把稍微兴奋的声音 .
"嗯 ? 真的有人 ... "这个人不太愿意相信 .
弟弟一副了不起的炫耀 , "我刚才就跟你说我看到两个人在这里 , 又不信 . "
"好了 , 怎麽办 ? "有点苦恼 . "玉 ! 别过去 . "
"为什麽 ? "
"还不知他们是什麽人 , 又不知他们是不是醒著 . "我可以猜想这个谨慎的人在皱眉 .
"你们醒著吗 ? 醒著的话就应我一下 . "是被叫玉的人 , 应该是跟我们说话 .
我不打算回答 , 继续听听他们的对话 , 大概可以听出什麽来 . 至少 , 可以知道他们的为人可信与否 .
"他们不是醒著的 , 可能身受重伤也说不定 . 哥哥 , 我们救救他们吧 . "玉又转向他哥哥 .
他哥哥走近来 , 还边警告玉 , "别过来 , 有什麽不对径就找人来 . "
可以知道一点了 , 弟弟是比较天真易信人 , 而哥哥则比较谨慎小心 .
他粗鲁的拍著我的脸 , "醒醒 , 你们是谁 ? 为什麽出现我家的後园 ? "
哦 , 原来这里是他家的後园 ...
那人静了一会儿 , 然後听到玉期盼的声音向起 . "哥哥 ... "
他哥哥重重的叹了口气 , "我们一人抱一个上去 . "是认输的无奈声音 .
原来这个人还是一个爱锡弟弟的人 , 会是好人吧 . 通常重亲情的人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
我的身体非常突然地被抱起 , 那种突然和冲力令我差点张开眼 . 这个人真的非常粗鲁 , 抱了一抱之後就放下 . 小子的身体也一样 . 干什麽 ? 一抱就到了吗 ? 又感觉不到空间移动 .
"哥哥 , 怎样了 ? 哪一个给我 ? 就给较轻的我吧 . "他也走到我们身边 . " 应该是这个较轻吧 . "
玉用手指笃我的脸 , 我顿时觉得自己像一只洋娃娃似的任人摆布 .
"这个是较轻 , 不过我来抱 . "他用带笑的声音再一次抱起我 , 这次却明显温柔多了 . 可能他之前是想不到我那麽轻 , 错用力 . "不许上诉 , 你照顾那个 , 可以吗 ? "
"当然可以 !! 是我提出救他们的 . 可是 , 为什麽哥哥要抱较轻的 ? 三层楼耶 ... "玉也许是个有责任感的人 .
"也不是轻很多嘛 ... 你要多多锻鍊 , 明白吗 ? 还要好好照顾人哦 . "那人一面走一面叮咛 , "我可不想有什麽人死在家里 . "
我翻了翻白眼 , 这个人 ... 这种烂理由 ... 他选择我的原因是什麽呢 ? 要提防一下才好 .
"知道了 . "但是玉就像接到什麽任务似的兴奋 .
----------------------
那人一到房 , 就把我放在地上 . 好歹也放到床上吧 , 我是伤者 .
"不要再装了 , 你一直醒著吧 . "
原来如此 , 他知道我还醒著 , 所以不让玉来处理我 ... 我点了点头 , 张开眼看他 .
一刹那间 , 我呆住了 . 然後稍稍平复 . 第一眼的时候 , 我还以为自己见到 Black , 一样的黑色头发 . 但其他的还是差得很远 .
我再抬头望向他 , 他站得直直的在我前面 . 不喜欢这种被人居高临下看的滋味 , 我勉强的站起身 . "我是醒著 . "走了几步背贴著墙 ... 不行 , 真的站不稳 .
他有头黑色的短发 , 可能是个神秘人物 . 他会怎样呢 ? 俊俏的外表 , 加上冷硬的表情 , 散发出一种令人却步的气氛 .
我敢肯定他对那个玉时 , 一定不是这个表情 .
"你是谁 ? "
"Purple . "不认识我的人不多 . 他竟然是其中一个 .
"Purple ? 你是外国人 ? "他皱眉 .
我没有回答 , 怎样才算外国人呢 ? 可能是 , 也可能不是 . "这里是哪里 ? "
"我家 . "
"你家在哪里 ? "他的回答真的妙到我想打人 .
他说了一个地址出来 , 但是我完全不知道这是哪里 . 可能真的是到了我不知道的国家来 ... 那麽 , 我是外国人吧 .
他见我一脸疑惑 , 又问 , "你怎样来这里的 ? "
"到处也是战乱 , 被某人强制的空间转移到这里来 . "我如实的回答 .
他的双眼张大了一点 , "到处也是 ... 战乱 ? 空间转移 ? "他非常认真的上下打量我 , 看到我沾满血迹的衣服 , 他指指一扇门 , "你先洗个澡 , 换掉衣服吧 .
我点了点 , 对 , 穿著这些衣服不是很好受 . 不过他的反应有够奇怪 , 难道这里是什麽与世隔绝的穷乡僻壤 ?
我进了浴室 , 掉下身上的衣服 , 在镜子前转身 , 打量自己的伤势 . 好像不轻呢 ... 胸口被人从左肩到右腹的割了一刀 . 左臂上也切实的捱了几刀 .
先洗澡吧 , 然後再用张力医治 . 一面洗澡 , 我一面想以後的事 . 要回到那个战场 , 必须先知道自己在哪 . 但最重要最重要的是 , 先好好休息 .
这个人看来是会收留我一会儿了 . 真好 .
我洗完澡後 , 大概是听到水声停了吧 , 他立刻就敲门 . "我拿衣服进来了 . "
"好 . "一面用张力医治自己 ... 没反应 ... ? 我再用张力医治自己 .
没事发生 ?!
他也刚好打开门 , 我大概知道自己的样子有多惊讶和呆滞 . 我望著他 , 他望著我 .
是我失去了能力还是这里有什麽结界 ? 最糟的情况却是 ....
"难道这里不是力之星 ?! "这条问题是奇怪了一点 , 但是我觉得是很大机会 .
他的表情没有改变 , 像是我的问题正常得很 ."这里是地球 . "

2
我无言的点点头 , 然後接过他递送的衣服 . 我换衣服的时候 , 他没有离开 , 一直盯著我看 .
我也没有太理会 . 我不在那个空间里 ? 我被转移到另一个空间里 ? 叫地球的空间 ?
换完衣服後望望双手 , 左看右看 . 在这里会使不出能力 ... 是被废了吗 ? 怎样才可以回去 ? 伤脑筋 ...
我望回他的时候 , 他还是盯著我看 , "呃 , 你 ... "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
"管行 . 我叫管行 . "
我点了点头 , "我累了 , 可以给我一个地方睡一下吗 ? "也许睡醒就会回到那里去 .
他让开一点 , 让我出浴室 , 我这时才看清楚他的房 . 环境不错 , 和我的房差不多大 .
"你不先处理伤口吗 ? "
提起这个我就很苦恼 , 不能用张力 ... 怎麽办 ? 我轻轻皱眉 , "不了 , 先睡一觉再说 . 我可以睡床吗 ? "他的床这麽大 , 睡多我一个人也不要紧 .
"不处理伤口不许上我的床 . "
我回头望他 , 他好像是认真的 . "我明白了 . "我走到床边的地上 , 随手拿了他的一件外套披著就睡 . 我真的累坏了 , 脑袋也快要罢工 .
他走动了一会儿 , 然後蹲在我身边 . "你是个懒人吗 ? "
我摇头 , 没有说话 . 真的很累 ... 打了这麽久的长久战争 , 身心都累了 . 而且身上的伤口传来的剧痛令我全身都软弱无力 .
"你忍一忍吧 . "
他解开我的衣服 , 我知道他是在处理我的伤口 . 我撑开迷蒙的双眼望著他 , 被人照顾是很好的感觉 . 看他认真的处理我伤口 , 轻轻柔柔的不想弄痛我 .
我不禁露出放下防备的笑容 , 这个人真的不错 . 这个笑也刚好被他看见 , 望著他一瞬间的失神 , 我有点得意 ...
不过很累 , 我先睡了 . "晚安 . "
他没有即时回答 , 但我随後就立刻睡了 .
-------------
我再次醒来 , 已经置身床上 . 用几分钟时间整理一下我的现状 . 我处身一个叫地球的空间 , 这里不能使用特别能力 .
这里是管行的家 , 很大 , 应该是一个大家庭 . 就像我以前和众兄弟同住一样 .
现在 , 我是在 ... 管行的身边 . 我张开眼 , 现在是天色初明 . 我睡了多久呢 ? 只有几小时 ? 可是我感觉到睡得很饱足 . 难道不同空间 , 身体机能也不同 ?
转向管行的睡脸 , 都几耐看的 . 那双修长的眉 . 长长的眼睫毛 , 微开的嘴巴 .
他的睡姿有点像女儿家 , 不过却没有穿上衣 . 睡正向著我 ... 如果他是女儿身 , 大概我会先尝一口吧 .
不过他和我贴得很近 ... 近得我能闻到他身上的体味 , 不能说香 , 可是 ... 也几好闻的 .
从来没有试过在别人的床上 , 和别人靠得这麽近地醒来 . 对於刚张开眼来说 , 都几大震撼 . 共同使用的被子里 , 有我和他的体温 .
望向天花板 , 现在的情况 . 要回去那面吗 ? 其实既然过来了 , 又不肯定能回去 , 倒不如在这面住一阵子看看 .
那面到处是战乱 , 很是烦人 . 当时身在那里 , 逼於无奈还是要迎战 . 但现在身处这里 , 也没有人能怪我不帮手吧 ...
想了想 , 过来这面都算是一件好事 , 完全撇开那些烦人 . 因为这里看来几太平 , 而且富庶的 .
我俏俏的走下床 , 不想弄醒他 . 走到相连隔离房的门 , 大概小子就在里面 .
轻轻的礼貌敲门 , 我完全不预期会有人听见 . 然後极轻声的走进去 , 看见小子还在床上 . 他也是和玉一起睡 .
突然後面有人拉住我的手 , 不让我走进去 . 我一面奇怪自己完全不察觉有人走近 , 一面还是想走过去 .
我望了管行一眼 , 然後拉著他走到玉的床边 . 低头看了小子很久 , 然後轻拍他 , "小子 ... 醒来吧 . "
小子的眼皮动了一下 , 然後张开眼 , 极之沙哑的声音应著. "主人 ? "
从管行拉住我的手 , 我知道他对於这称呼感到奇怪 . 不过不打算现在解释 . "你还好吧 ? "
"嗯 . "软弱无力的应著 .
我见他醒了 , 都没什麽大碍 , 就是虚弱了点 . "你再休息吧 . 有我在 , 不会有事 . "
小子安心的笑了笑 , 然後又闭上眼 .
我把管行拉回门的另一边 , 再轻轻关上门 . "小子是什麽时候醒来的 ? "
"昨天 . "
"昨天 ?! "什麽意思 .
"你睡了一整天 . "大概是我脸上的惊讶表情吧 , 他再补充 . "廿四小时 . "
难怪了 ... 我放开他还拉著我的手 , 然後坐回床边 . 望著他 , 有点期望的望著他 , "我肚饿了 . "
-------------
料不到他会亲自下厨 , 更料不到他煮出来的食物如此好吃 . 我吃得非常满意 , 虽然很想狼吞虎咽地吃下肚 . 但我还是十分之优雅地进食 .
仆人对他的态度很好 , 十分尊敬且照顾周到 . 他小小的动作 , 仆人就急急上前应著 . 大概是他得人心吧 .
想不到为什麽这麽大的屋子 , 只住了他和玉二人 . 好像是刚刚易主了 ... 奇怪 . 不过我不想问太多 , 一看就知是一些复杂的家庭问题 .
"Purple , 我可以叫你紫吗 ? "
我和他正共进早餐 . "随便 . "反正这里都没有人会认识我 .
"你大概没有地方可去吧 . "
我挑眉 , "你这样问 , 难道是想留住我吗 ? "
他点头 , "我弟弟之前受了很大的伤害 , 现在他很接受你的 ... 小子吧 . 人也开朗了一点 , 如果你没地方去 , 住下对大家都有好处吧 . "
我点头 , 很同意 . "好 . 谢谢你 . "虽然听下去是个互取所需的关系 , 但是说到底都是受了他的帮助 .
他笑了一笑 , "我们现在是学校放假 , 几天後 , 就会回到学校 , 学校是住宿的 . 你也一起来吧 . "
我再次挑一挑眉 , 学校 ? "你几多岁 ? "
"十六 . "他一面喝水一面答 .
"哦 ? 原来我大过你很多 ... 我二十二岁了 . "
望见管行的表情 , 我立刻走开几步 . 果然 , "噗 ! "他把水都喷了出来 . 幸好我避得快 .
"咳咳 ... 咳 ... 你 ... 咳 ... "他喝了口水润一润喉咙 , "我以为你和我同年 . "
"你可以继续这样认为 . "我也知道自己的样子看不出真实年龄 , 不过他也不像这麽小 .
"算了 , 多少岁也没关系 , 一起来学校吧 . 很愉快的 . "
"管行 . "我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
他望著我 , 很正经的望著我 .
我重新坐在那张被仆人抹拭过的椅子上 , "你想我留下 , 只是因为你弟弟吗 ? "
他有点脸红 , 很明显的看得出 , 不过他可能不知道 . "也不尽然 , 交多个朋友不好吗 ? 反正你也几好相处 . "
我故意对他笑了一下 , "是吗 ? "他却逃避的低下头 , 真是可爱的反应 , 不是吗 ?
我可以先假设他是逃不过我的魅力吗 ?

3
再一次料不到 , 原来他有心上人 . 叫凌厉的 , 而且倒追得很出面 , 我知凌厉是想和他做朋友 , 但完全不想更进一步 , 而且有恋人了 .
我和管行编了同一班 , 同一个宿舍 . 不过我在学校没有刻意靠近他 , 不知道为什麽 , 我不想让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
我们的关系 ? 就是偶然会很暧昧 ... 可是 , 我得先承认我对他愈来愈有兴趣 .
看著他这样倒追别人 , 我真的很不是滋味 . 很想把他对著凌厉卖笑的嘴用针缝起来 .
那个白痴 , 一回到宿舍就像只斗败公鸡似的垂头丧气 . 我这个朋友 , 也不是白当的 . 我会教他怎样倒追凌厉 .
後来他就找我当军师了 , 不过他完全不知道我吃醋 ... 真是有够迟钝 . 所以我也没让他好过 .
这晚 , 我照旧的在床上看书 , 虽然入学试那里不用我考 . 可是 , 也不能白当一个学生 . 既然还会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 也得好好认识一下这里 .
我什麽书都看 , 学校的书更是一本也没有少 . 我希望和管行站在同一个标准里 , 用同一个尺去度出我们的高低 . 我知道自己是什麽料子 , 这里的事不会难到有心要追的我 .
门口传来一阵所匙声 , 是管行回来了 . 我继续看我的书 , 偷偷看了他一眼 , 很明显就是又受挫回来 , 眼巴巴的看著我 , 是期望我安慰他 .
我偷笑了一个 , 然後假装没注意到 . 反正我的小狗会自动诉苦 , 自动钻过来讨我的安慰 .
他望了我好久 , 然後挤上我的床 , "紫 ... "
"怎样了 ? "我假装还是很注心看书 , 还故意的揭了一页 . 其实从我听到门匙声 , 就已经没再看书了 .
"我 ... 我 ... "
"嗯 ? "我还是装作不知道他什麽事 , 望著他有口难言的著紧表情 , 我其实很想笑 .
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 "我又被厉拒绝了 . "
"哦 . "
他又用期望的眼神望著我 , 那种小狗的眼神真是很令人心痒 . 不过我还是按捺著 , 由他开口是特别有意思的 .
他犹豫了很久 , 还是说 , "可以安慰我一下吗 ? "
"一下 ? "我还是找他的字眼 , 拖延他得到我安慰 , 不想让他觉得很易得到我的安慰 . 他太易得到的话 , 就会是我被他牵著走 . 而不是我耍著他玩 .
他苦了一张脸 , 然後拿掉我的书 , 正面的看著我 . 他的脸很红 , 却装镇定 . "安慰我 .... "
我还是笑 . "你要我怎样安慰你 ? "就哭了 , 就哭了 . 哈哈 , 其实我想大笑 , 不过我得维持形象 .
他关上灯 , 然後扑上我 . 没有说话 , 就这样搂著我 , 一起躺在床上 .
他的脸就在我的脸前面 , 只差几公分的隔离 , 近得他的呼吸也喷到我脸上 . 他紧紧抱著我 , 我则肆意的闻著他身上传来的味道 .
很好 , 我喜欢他二三天就来一次的被甩 , 然後自动找我的安慰 . 我们之间是什麽时候变成这样 ? 我很想吻他 , 很想回抱他 . 很想叫他不要再追凌厉 , 很想告诉他我喜欢他 .
不过我一句也没说 , 也没做什麽回应的动作 . 我不要让他觉得 , 他可以在倒追凌厉的同时得到我 . 我不是这麽廉价的 , 这点他一定要知道 .
至於现在 , 他是不是把我当成凌厉的替身 , 我不知道 . 大概他自己也很混淆 , 不过继续混乱下去都是好的 .
终有一天 , 他会发现其实自己想抱的 , 一直是在他身边的我 . 而不是一直苦追的凌厉 .
我也不嫉妒凌厉 , 他和管行是完全没可能的 , 完全没可能 . 所以一点威胁也没有 . 只要他永远不接受管行 , 就没问题会出现 .
过了好久 , 他钻进我颈窝 , 还故意的蹭磨了一会儿 . "紫 ... "
"是 . "
"我不够吸引吗 ? 为什麽厉都不理我 . "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不乐 .
即使我不嫉妒凌厉 , 还是会很讨厌管行开口闭口都是说他 . 但我还是维持著安慰者角色的语气 , "我不知道 . "
"呜 ... 我好想哭 ... "他把我抱得更紧 .
"最好不要 . "我立刻阻止他 .
"为什麽 ? "他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快忍不住 .
"因为会弄脏我的枕头 . "我故意用近似管他要死的语气说出来 . 他也立刻不客气的哭起来 , 一面哭一面贴近我 .
算是我惹哭他吧 , 我宁愿是我惹哭他 , 也不想是他为别人哭 .
他的眼泪不断流在我肩窝上 , 然後流到枕头 . 但是 , 我却觉得一滴滴的 , 都滴进我的心 .
喜欢的人在自己怀内 , 因为别人而哭 . 不是什麽好的感受 ... 不过 , 最少 , 他只会在我面前如此脆弱 .
很想真正的安慰他 , 很想掬起他的眼泪 . 可是 ... 不能 . 我想等他受不了的向我要求 , 他不开口的话 , 一样也不给他 .
----------------
隔天起床 , 意外的看见管行挂著一个甜美的笑容 . 是什麽原因呢 ? 哭著睡的人 , 不是都皱著眉头的吗 ?
还是说他梦到什麽了呢 ?
有点不悦地望著他的睡脸 , 这个时候 , 我可以肆无忌惮地看他 . 他要什麽时候 , 才放开凌厉呢 ? 听说他已经追了凌厉七年 , 还未被拒绝够吗 ?
他被拒绝而哭的次数 , 都多得我心痛 . 还是不放手 , 还是坚持著 ....
他就要醒了 , 我收起视线中的深情 , "你醒了 ? "
他轻轻摇摇头 , 沙哑的张口 , 嘴巴若有似无的开合 , "我还想多睡一会儿 . "调整一下姿势 , 又睡了 .
唉 ... 我不明白自己何时被他吸引住 , 可是 , 总觉得他是很可爱 , 很想疼惜他 . 绝对是我见犹怜 ...
他又睡了一会儿 , 我又望了一会儿 . 然後他终於都醒了 , "紫 ... "
"早安 . "我以正常的声线说话 , 但现在正处於小一点自制力也会反压他的情况 . 这时我还真佩服起凌厉来 , 是什麽让他如此坚定 ? 管行投怀送抱 , 他也不会变一下脸色 .
"早安 ... "管行懒洋洋的打著招呼 .
"起来吧 . "我率先起床 , 然後满意的看见他皱眉 . 是吧 , 我的怀抱和体温很舒服吧 , 你出去找别人 .
"对了 , 管行 . "我坚持要叫他全名 , 果然见他又皱了一下眉 . "我替你想了个好方法 ... "
"哦 ? "他很感兴趣的走近我 .
我把他的上衣脱掉 , 其实我已经想做很多次的了 .
"别看 ... 你在干什麽 ... "他羞红的低下头 , 口里说著软弱无力的反抗说话 .
我很满意地看他赤裸的上胸 ... 好可爱 , 又白 ... 而且也很滑 ... 那个平坦的小腹 , 应该很柔软吧 . 又转到他身後 , 哗 , 这个光滑的背 ... 很想摸摸看 . 我把双手放在身後 , 不让他们失控的抚上他 .
我笑 , "你这样的话 , 应该会吸引到凌厉的啊 . "
原本低下的头 , 立刻抬起 , "你是叫我不穿衣服的勾引他吗 ? 到他房间勾引他 ? "
【天才堆中的异故事人 —Bluelu】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