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天才堆中的我 -- 高碧—Bluelu

时间: 2016-07-04 21:42:20 分类: 今日好文

【天才堆中的我 -- 高碧—Bluelu】
天才堆中的我 -- 高碧

1
"今天又是新的一年开始 ... "
突然腰上有股不属於我的温度 , 我没有转身 , 後面的人紧紧贴著我的背 , 在我耳边呼气 . "碧 , 今天还能起床 , 好厉害哦 . "
我翻了翻白眼 , "该我对你说才是吧 . "我出门时 , 他还是睡死在床上 .
"就是证明我昨晚不够努力了 . "
我挑了挑眉 , "是我不够努力才对 . "
他的手抚上我的脸 , 我已经感受到四面八方好奇的视线 , "碧呀 , 你真的一点新意也没有 , 总是捡起我说的话 . "
我稍稍用力挣脱他 , 然後大步向前 , 离开这个人 . 走到纠察长身边 , 就不信他敢在这个位置骚扰我 . 我没有回望他 , 完全的忽视 .
凌厉望了我一眼 , 显然他也看到刚才的一幕 . 他向身边的纠察说了几句话 . 那个纠察点点头 , 补了我刚才的位置 .
我望著台上的校长 , 聚精会神地听著 .
--------------
"高碧同学 , 放学来找我 . 记住了 . "
我回头对他温柔一笑 , "卫老师 , 放学後纠察要开会 . "
"没关系 , 我等你 , 别忘了 . "然後不理会我的反应就离去 .
我静静站著 , 看他离去的背影 , 不远处 , 就看见他被一群女生截了下来 . 我还是看著 , 看他怎样在女生中自然地谈笑应对著 .
看了一会 , 我看看手表 , 再转身继续我原先的路 . 不意外的与他擦身而过 , 他嘲笑著与我擦肩 . 我没给予理会 , 我是察觉到他的气息才会转身 , 我就是要面对他 .
也不需要留下来让他故意做什麽 , 不过他显然没那麽易打发 .
他的惊呼声 . "呀 ! "
"小心 . "老师的提醒声音 .
女生的花痴尖叫声 , "哇 ... 抱住了 !! "
从转角位走过 , 我没有看发生什麽事 . 因为这种事每天都上演 , 已经 .... 麻木了 .
--------------------
"我们总结了上年的全年资料 , 发现同学在迟到方面做得很差 . 这种情况是由幼稚园至大学都很差 , 今年将致力改善这一点 . 各位有提议可以说出来 . "副纠察在凌厉身边站起来说话 .
我盯著前面的电脑营幕 , 在斗大的 ‘改善迟到问题\' 的议题下 , 开始有人打出方法 .
‘可以联合发明学会 , 推出一些特别设计的闹钟\' , 然後那人站起身洋洋洒洒的说了一篇 .
然後各人展开激烈的讨论 , 凌厉一点反应也没有 , 像是他们所说的全都提不起他的兴趣 .
後来有人说 , "乾脆联书要校长把上课时间压後吧 . "这个提议得到大家很热烈的附和 , 大家一致地望向凌厉 . 就等他点头 .
凌厉还是一副木无表情 , 懒洋洋的声音说出两字 , "反对 . "
大家失望的惊呼 , 激动站起的人为表示不满 , 重重跌回椅子上 , 发出不礼貌的撞击声 .
凌厉望著营幕 , 有点心不在焉的感觉 , 声音也是懒洋洋的没生气 , 他用这种语调表情解释 , "早起是一种好习惯 , 呼吸清晨的新鲜空气也十分重要 . 早上是人类最好的开始 , 经过一夜睡眠 , 身心都放轻松了 . 如果睡得太多 , 会有反效果 . "
厉眼扫一扫刚才大力支持的人 . "而且这种起不了床 , 就把责任推给校长的做法 , 我不认同 . 更重要的是 .... 这里支持这做法的人也未免太多了吧 , 就是说 , 大家也面对著这个问题 , "
的确 , 刚才的气氛有点过热 .
凌厉在滑鼠上按了几下 , 然後全部电脑都切入他主电脑的画面 . "刚才韵所说的问题 , 不只发生在普通学生身上 . "
我放开滑鼠上的手 , 向後倚著椅背 , 眼前的电脑被凌厉控制著 , 我也不用去做什麽 . 他连续按进了几个档案 , 把资料显示给我们看 .
有人望著自己眼前的电脑发出惊呼声 , 然後面面相觑 . 大概猜不到纠察的迟到纪录是普通学生的三分之一吧 .
"就连我们这里 , 也有不少人是迟到的重犯 . 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 , 且不能接受 . "凌厉又按了几下 , 取消了主电脑控制画面 . 所有电脑又回到讨论议题 .
"我只接受积极正面的做法 , 即使有人跟校长说推迟上课时间 , 而校长也接受 . 我也不会让这件事进行 . 还有疑问吗 ? "他故意的环视整个会议室 , 让人知道不满的可以反驳 , 可是没有人敢说什麽 .
全个会议室的气氛大转 , 为之一静 , 大概是被凌厉的威严摄倒吧 . 我再次控制滑鼠 , 一一检视之前的解决方案 .
凌厉还是一副懒洋洋的 , 用笔尖点一点我控制滑鼠的手 , "碧 , 有意见吗 ? "
平常的凌厉就已经很极端 , 一时懒洋洋得令人生气 , 一时一本正经得令人生畏 . 不过今天的他好像更加的懒洋洋 .
我习惯性的托托眼镜 , "不如会长说说 , 为什麽你总能准时吧 . 让大家参考一下 . "
他不掩饰的挑眉 , "好主意 ..... 不过你说更好吧 . 你以前常常迟到 , 早退 , 缺席 . 後来摇身一变 , 竟成了我的左右手 . 什麽原因呢 ? "
"我只是对以往的生活闷了 . "极之简单并重点的解释 .
凌厉审视的望了我一会 , 然後又转回他面前的电脑 , "我不论多累 , 多晚睡 , 心理时钟总是在六点半叫醒我 . 而且我性格就喜欢守时 . 这是我不迟到的原因 . "又挑战我望著我 .
我微乎其微地皱一皱眉 , "要起床 , 不难 . "这就是原因 .
凌厉微微的摇了摇头 , 转向大家 , "有人有意见要提出吗 ? "
各人交头接耳了一会儿 , 终於有人再在议题下提出方案 . ‘和饭堂合作 , 令早餐时段更加吸引\'
饭堂 ? 不太想跟那边拉上关系 .
凌厉点一点头 , "再说说看 . "
那人站起身 , "可以从很多方面著手 , 因为每人起床後 , 都会到饭堂吃早餐 , 是个必经之地 . 我们可以改善一下菜单 , 也可以在那个时段预备一些节目 . 节目内容可以做问卷调查 , 看看同学认为什麽东西会吸引他们 . "
凌厉点点头 , "很好 , 就从这里开始收集意见 . "
众人都很有兴趣的提议 , 既然早起是改不了的事实 , 倒不如令早起更有价值吧 .
一番兴奋的讨论过後 .
凌厉下了结论 , "很好 . "然後望向我 , "碧 , 你刚才有用心听吗 ? "
我点点头 .
"那麽 , 这件事交给你办了 . "笑得很高兴 ...
我再点点头 , 早料到了 . 他和副纠察都没空处理这种事 , 而这种连凌厉都认为严重的问题 , 当然交在第三把交椅的我手中吧 . 早有心理准备 .
凌厉示意副纠察一下 , 副纠察点点头写了一些东西在手上的文件上 . 然後站起身 , "下一个议题 .... "
---------------
我打开漆黑的宿舍房门 , 走了进去 , 突然被人拉跌在自己的床上 . 我没有惊讶 , 早就感觉到这个人的气息 .
我就这样躺在他身上 , 他也只是维持拉我的姿势 . 我的脸就在他耳边 , 相反亦然 .
"今天 , 我也一样的恨你 . 高碧 . "
"我也一样的讨厌你呢 . 管玉 . "我著实有点无奈地回应 .
他把手放在我腰上 , 把脸移向我的颈 , 用舌头舔了几下 . 引得我的身体发颤 .
"有别的男人的气味呢 , 也有别人弄上去的吻痕 . "他一个转身 , 把我反压 . "告诉我卫饰打开你的衣服 , 看到这麽多的吻痕有什麽反应 . "
"我们关上了灯 . "
他不在意的笑笑 , "昨晚才让你下不了床 , 今日就找那男人了吗 ? 你还真是淫荡呢 . "
我甜笑著 , 我知即使再黑暗的环境下 , 他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 "谢谢你的赞美 . "然後环上他的颈 , 亲吻他的嘴 .
"别用你那个肮脏的嘴吻我 . "他用力的拉我下来 .
我笑笑 , 用尽所有力气 , 换暂时压住他双手的时间 , 狠狠的吻在他唇上 , 把舌头伸进去 . 他不敢咬我的 , 所以我用尽每一秒换来的时间亲吻他 .
终於他双手又再挣脱 , 再次把我拉下来 . 用我的领带紧绑我双手 . "我已经叫了你不要 . "
"没关系 , 绑著手我会更兴奋呢 . "
"是吗 ? 我倒希望你别破坏自己这几年不迟到的纪录 . "
"绝不 . "
他冷笑了一声 , "这张嘴还几厉害 . 我的宝贵小嘴就不让你吻了 , 下面的小弟弟都很乐意给你服务 . "
"真是谢谢你呢 .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 然後被他拉到他跨下 , "你的眼神可以更温柔的 , 来吧 . "
-------------------------
日子如常的又开始 , 又终结 . 我和管玉 , 还是一样的痛恨对方 . 我恨他 , 恨得要命 .
他同样的恨我 , 恨不得我消失 .

2
我和管玉 , 是同一秒钟出世的 ... 朋友 . 上一代的恩恩怨怨我不想多说 , 就是两对世交的情人 , 一起进入教堂 , 一起怀孕 , 一起生子 . 我是碧 , 他是玉 .
我和玉每天都很快乐 , 成了很要好 , 很要好的朋友 . 还是孩童时我们就已经相知 , 也相惜 , 最後相爱 .
一番持久战後 , 我们得到两家人的认同 .
好境不常 , 我们两家人也是离开家庭出来私奔的 . 而两家人也是有头有面 , 举足轻重 , 权倾一方的大家庭 . 两个大家庭也想把我们接回去 , 栽培成新一代的继承人之一 .
问题出在 , 两家人是极之仇恨对方 . 我们不想回到那种地方 , 只想像爸爸一样放下仇恨 , 和玉一起 .
就是我们的抵抗 , 和之间的不伦之恋 . 两家人放弃把我们栽培成继承人之一 , 反正他们的男丁就是多得数不完 . 可是 , 却欠一些从事黑幕的帮助者 ....
之後的事 , 我不想再记起 , 真的不想再记起 . 可是 , 每一回看见玉的脸 , 我也会记起 . 每一次看见他 , 我都会把那段往事记得一清二楚 .
我恨他 , 恨他曾经带给我这样无理的痛苦 . 他因为同样的原因恨我 .
尤其是每一次和他上床後 , 我一定会发恶梦 , 梦到以前的事 .... 对小小年纪的我 , 造成无可挽救的伤害 . 我谅解他 , 也甘心的让他恨我 , 而我对他的恨 , 也一天比一天深 .
我会有忘记往事的一天吗 ?
我曾经天真的这样想 , 也试过避了玉整整一年 , 我以为没见他 , 就会想不起往事 . 可是 ... 我太天真了 .
一是没有忘记 , 因为自己的逃避行为 , 令自己陷入更疯狂的恐惧当中 . 往事更加的出现在我现实和梦中 .
二是 ... 他们根本不想放过我们 , 看著我们两个自虐的行为 . 他们高兴得要命 .
现在偷来的几年清閒平静 , 是别人为我和玉的牺牲 .
管行拥有全校第二天才的美誉 , 是真的 . 他用了很大代价换了玉的自由 . 而我 , 则是被凌家两兄弟所救 . 他们就像我亲哥哥一样 .
我们也很清楚 , 这种安宁的日子像纸一样 . 有方法可以让纸承受这出它本身很多倍的压力 . 也有方法让纸在一秒中粉碎 .
----------------
这个早上 , 我坐在饭堂宁静的一角 , 不想看 , 不愿看 . 但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 .
凌厉和凌颂跟他们的小情人快乐的吃著早餐 , 他们四人的事 , 早已传遍整个校园 , 无人不知 , 无人不晓 .
我很想移开视线 , 但我办不到 . 为什麽今天会这麽失控 ? 我极力的移开视线 , 极力 , 尽力 , 可是 ... 没有移过一分一毫 .
凌颂突然的望向我 , 我移开视线 , 可是 ... 扫到凌厉和方程之後 , 又移不开 .
凌颂突然起身 , 档住了我望凌厉的角度 , 对上我的视线 , 一步步走过来 . 在我对面的座位上 , 缓缓坐下 . "碧 , 你今天没有戴眼镜 . "
我惊讶的往脸上摸 , 然後僵硬的低头 , "对不起 . "
他不在意的笑笑 , "回宿舍拿吧 , 我陪你 . "然後站起身 , 作了个邀请的动作 . 我知道他想我尽快离开这里 , 我也知道自己应该快点回去 .
可是 , 我没有动 , 紧盯著凌厉和方程 .
凌颂低身对上我的眼 , "碧 ... 对不起 . "然後把我搂入怀 , "对不起 . "
我征住在他怀内 , 多久了 , 多久没有人这样拥抱过我 . 这种温暖 , 可以安心投靠的怀 ... 我感觉到我极力张开的双眼流出了泪水 . 我尝到了那泪的味道 ...
一会儿後 , 凌颂轻轻放开我 .
"不要 !! "我唐突的出声挽留 . 我後悔和恨的事太多了 ... 包括这个胸膛不属於我这件事 , 我很後悔 , 也很害怕 .
他伸手要闭上我的眼 , 在我眼前覆住 . "你闭上了眼没有 ? "
我没有犹豫的答 . "闭上了 . "
他放开手後 , 无奈的望了我一眼 , 因为我根本没闭上过眼睛 . "碧 , 乖 . 现在闭上眼 , 让我带你回宿舍取回眼镜好吗 ? 相信我 . "
"相信你什麽 ? 我不想再戴那副眼镜 , 我不要 . 我乖之後 , 又能得到什麽 ? "今天 , 我是故意忘记戴那副眼镜 , 刻意的忘记 .
"相信我 , 我不会伤害你 , 我只想保护你 , 尽我的一切去保护你 . "凌颂很诚恳的望著我双眼 .
有那麽的一秒 , 我是失神了 , 迷失了 . 但只有一秒 , "一切 ? 如果你真的给我一切 , 为什麽你拣了展冬洋 ? 那个什麽也不是 , 没样子 , 没身材 , 没脑袋的受 ... "
凌颂立刻退开五步 , 很痛苦的开口 , "碧 ... 别逼我生你气 . 别逼我 . "
"我逼你吗 ? 你对那种一级受保护动物是认真的吗 ? 他有什麽好 ? 他对你是专一的吗 ? 你看不见他跟凌厉有多熟的吗 ? 你不怕 ... "
‘啪\' , 很向亮的一巴掌 , 我的脸被掴得别去另一面 . 而凌颂还是站在五步之外 .
"这是你对恩人的态度吗 ? 高家的人还真是有教养 . "管玉绕起双手 , 很高傲地望著我 .
"高家的人 ... 高家的人 ... "我喃喃的重覆这句 . "那麽 , 想必你又以身为管家的人为荣吧 . "
他脸色微变 , "我对姓什麽没有感觉 , 只是一个字 . "
我不客气的冷笑 , "一个字 ? 一个字就足已压死你了 , 管玉 . 是这个字已经令你害怕得失去知觉吧 . "我用我所能的最讽刺 , 最恶毒的声音 , 望著他双眼 , 很认真的一字一字要他听得清清楚楚 , "管玉 , 一个字就令你生不如死了 . 没有感觉 ! "
他发疯的捉住我衣襟 , "你不是跟我一样吗 ? 高家的人 , 高家的人 !! 高碧 !! 你没资格说我 . "
我和他都知道一个字之後所代表的一切 , 无法排除的无奈 , 没有停止的痛苦 , 一天深过一天的恐惧 . 我们太清楚说什麽话 , 会令对方的理智崩溃 , 我们太清楚对方的弱点 .
即使一个小小的眼神和动作 , 都能令我们知道对方要勾起自己的什麽不堪回忆 .
凌颂从後捉住管玉 , 因为是他先来攻击我 , 虽然是我恶意挑衅 . 管行在十几步以外要赶到之前 . 我狠狠的回掴他一巴掌 . 然後我就被管行捉住 .
凌颂使了个眼色 , 要和管行交换人 . 可是 , 我和管玉都知道 . 就那麽一瞬间 , 就够我俩逃之夭夭 .
可是管行拒绝了 , 知道挣不开 , 也没了那个时机 . 我把全身力度放进管行的怀抱 . 可以让我靠一靠吗 ? 我很累了 . 我把头放在管行肩上 , 渐渐闭上眼 .
------------------
我走到老师宿舍房门 , 推面进去 , 没有给自己丝毫犹豫空间 . 我需要老师 , 很需要很需要 . 尤其是这一刻 , 我需要老师 .
我反手关上门 , 里面漆黑一片 , 但我知道有人在 .
"等了你好久呢 . 我亲爱的 , 宝贝 . "老师低沉 , 充满诱惑的声音 , 刺激著我每条神经线 . 害怕 , 恐惧 , 不安 , 无助 .
"饰 .... "我近乎哀求的声音叫著他的名字 .
"乖 , 小碧 . 在地上慢慢爬过来 . "他突然张开灯 , "过来 . "
我蹲下身子 , 像小猫似的一步步慢慢爬过去 . "主人 ... 主人 ... "极度的不安和恐惧 .
"很乖呢 , 小碧 . 过来蹭磨我的脚 . "他就坐在床边 .
我爬到他脚旁 , 用脸像小猫似的蹭磨他裤管 . "主人 ... "
他拿掉我的眼镜放在一旁 . "今天小碧不乖呢 , 早上在饭堂造成混乱了 . "
"对不起 . "
"要接受惩罚呢 . 来 , 坐在我腿上 . "他拍拍自己的大腿 .
我慢慢爬上去 , 张开双腿坐在他一面的大腿上 , 享受那种磨擦的快感 .
"小宝贝 , 别这麽急嘛 . "
听到这称呼 , 我的恐惧又加深了 . 我无助的望著他 , 他正动手解我的衣服 . 当我所有的衣服下地的时候 , 他望著我的身体 , "啧啧 . 小碧果然是有别的男人 , 我真的喂不饱你吗 ? "
我已经陷入疯狂的状态 , 我双手紧紧环住他的颈 , "给我 , 主人 . "我扭动自己的腰 , 企图挑起他的情欲 .
他双手按在我腰上制止了我 , "不急哦 , 夜还长呢 . 虽然你的身子很诱人 , 也百尝不厌 , 不过 , 我喜欢更刺激的 . "
恐惧感几乎把我淹死 , 每一秒都充满令我窒息的紧张 . 整个人都被恐惧的神经刺激著 , 身体僵硬而紧绷 .
"我知你也很喜欢的 , 否则不会一次又一次的来找我 . 今晚 , 我们玩到天光好吗 ? 亲爱的宝贝 . "
我呆呆的望著他双眼 , 好美好迷人的双眼 , 正反映著我的倒影 , 我点头 , "对 , 我很喜欢 . "
他把我大字形的绑在床上 , 拿了一些小道具出来 , "我常常都奇怪 , 为什麽小碧的身体这麽受得了 ? 而且怎样玩都一样的紧 . 真的令我不能自拔 . "
我爱上和老师一起的疯狂感觉 , 我享受老师给我的恐惧 . 那会像麻醉剂一样令我暂时失去知觉 .

3
这天 , 我同样没戴眼镜出现 , 一夜没睡的我很疲倦 , 但我的双眼没放松过 , 还是不由自主地望著凌颂和凌厉他们四人 .
我愈看就愈激动 , 心跳得愈急 , 体温好像上升了一样的热 . 我快要疯了 , 那是什麽幸福景象 ? 方程和展冬洋凭什麽 ?! 凭什麽可以得到凌颂和凌厉 .
很快的 , 凌颂发现了我 , 尽管我已经尽量躲起来 .
他还是一样的走向我 , "碧 , 你的眼镜 , 给我门匙 . 我去拿给你 . "
"不在宿舍 . "我紧盯著他 , 像是要把他吸进体内 , 像是要把他的心夺来 .
他微呆 , "在身上 ? "
"不 . "
他再追问 , "在哪里 ? 不见了 ? "
"在卫饰手上 . "他察觉我脱下眼镜之後 , 总会特别失控 , 所以他留起了 .
他的眼神变得很深 , 很认真 , "碧 , 别再跟他一起了 . 为什麽要这样折磨自己 ? 你明明已经逃开了 , 为什麽又要回到那时的痛苦 ? "
我笑了 , "当时的痛苦 ? "只是这个字眼 , 已经令我发颤 . "如果你不能安慰我 , 为什麽要阻止我在别人身上得安慰 ? 你说要保护我 , 可是 , 你却和别人一起 , 你怎样保护我 ? 你还可以怎样保护我 ? "
"碧呀 , 你冷静一点好不好 ? 那算什麽安慰 ? 别以为我不知道卫饰是什麽人 . 他没可能带给你安慰 . "
"没可能 ? "我望著他漂亮的眼睛 , 因我而轻皱的眉 . "他真的带给我安慰 , 不可思议的安抚了我 . "
我欣赏凌颂一下子失神 , 他有点惊慌的问 , "你不要告诉我 , 你在追求恐惧感 . 你不要告诉我 , 你逃开那种恐惧之後 .... 觉得 ... 空虚 ... "
果然是天才嘛 , 给了这麽少提示也知道了 . "凌颂 , 我再问你一次 , 你要拣我还是拣展冬洋 . 要是你不拣我 , 你会後悔的 , 一定会後悔的 . "
"碧 , 跟我去拿回你的眼镜 . "他拉起我的手要拉我走 .
我坐在位子上 , 一动不动 . "凌颂 , 答我 . 你拣哪一个 . "
"拿回眼镜後 , 你就不会介意答案的了 . "他很坚决要拉我走 .
我看见凌厉也来了 , 他站在凌颂身边 , 没有说话 . 我知道他在了解情况 , 怕一开口说错话 . 可是我要在他第一句话时发难 .
凌颂好像察觉到 , 在凌厉耳边 , 说了一些话 , 凌厉面无表情的看著我 .
我望著他们 , "只要一个就好了 , 你们其中一个要我好吗 ? 可以吗 ? 求你们 . "我真的很想得到他们其中一个 . 他们的拥抱令我很温暖和安心 . 只有他们二个 . 但是现在都属於别人了 .
凌颂犹豫了很久 , 才决定回答我 , "拿回眼镜 . "
又是这个答案 , 我扑上去抱住他 , "为什麽 ? 颂 , 为什麽 ? 你如果不能安慰我 , 为什麽当初要救我 ? 我宁愿一辈子活在黑暗中 , 也不想这样 .... 你能明白吗 ? 你能明白吗 ? 你给了我希望 , 却只让我远远观看 . "我流著泪大叫 .
他默默无言的回抱我 , "碧 , 别这样 . 不要埋怨我救了你 , 不要埋怨这一件事 . 我不可能对这样的你视而不见 , 也总不相信救你的决定是错 . "
【天才堆中的我 -- 高碧—Bluelu】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