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师傅干爹一家亲—清寧

时间: 2016-07-04 21:14:18 分类: 今日好文

【师傅干爹一家亲—清寧】
1

我要跟大家说一个故事,不过,说是故事嘛!却是真实的,而且还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

主角嘛!当然就是天下第一无敌聪明的我。

至于副主角,就是我那笨蛋师傅和干爹。咳,更正(原因︰被亲亲干爹瞪...),干爹没有师傅那么笨......

故事要从我十三岁时开始说起。

我不知道师傅和干爹认识了多久,只知道从我懂事开始他们就在一起了。

没错,师傅和干爹都是男的。

什么?男的和男的不能在一起?!

这是那个大笨蛋说的话?真是比我师傅还要笨!男的当然要和男的在一起了,不然我的师傅和干爹为什么会在一起嘛!

好了,不多说了,开始说故事......

「师傅,早晨!」很有精神的一句。

呯!

没想到却被门内突然丢出的东西击中。「哎呀!师傅,你为什么要拿书丢我?而且还是这么厚厚的一本。」

说一本真是太给面子了,因为跟着我说完了这句话,师傅又丢来五六本大小厚度相当的书。(我家师傅很暴力。)

「哇!师傅!你太过分了吧!」喊完这句,我面前的门「呀」一声被打开了。

出来的正是我的师傅。

「死小子,吵什么吵?!没看到老小在睡觉吗?」一边说,一边给徒儿来一个晨操练习。

「哇哇哇!干爹,救命,你可爱的儿子快要被杀死了。」我在应付师傅的同时没忘了要保命的大喊。

「徒儿,小心一点,你要是被你师傅伤了,今天的早饭就没得吃啰!」被称为干爹的人一点也不帮忙,反而落井下石。

「死小子,让你看看吵醒老子睡觉的下场吧!」南宫出招可是一点也不含糊,没有因为我是他的弟子而放水。

「死老鬼,你想杀了我啊?」闪得很辛苦,心里把师傅咒了个七七四十九次,「我可是你唯一的徒儿耶!」

「哼!」南宫一听到这句话,非旦没有放松,反而愈来愈快,招式变化更多。

「好了,今天先到这。」干爹拍一手,让我们停了下来,「吃完饭后,徒儿要把刚才南宫使用的招式重使一次。」

「什么?!」我现在才觉得师傅真是阴险,刚才出那么多招数,正常人绝不能记全的。

不过,我不是一般人,这点小事难不到资质绝佳的我。

「死小子,吃早饭了,你还站在那傻笑什么?」哼!这师傅总是没一句好话。老是「死小子、死小子」的喊我。

吃饭时,师傅和干爹又在表演他们的「恩爱绝技」。

称为「恩爱绝技」是因为我认为他们所做的事是常人很难做到。毕竟,他们经过十多年的「训练」才有今天的成就。我认为他们这绝技最大的难度是要做到「旁若无人」,这方面一定不会有人比我的师傅和干爹更厉害,因为他们收养了我以来,除了教导武功读书外,大多时候我都成了他们眼中的「隐形人」。小时候,我还以为自己真的会隐形而开心了好一阵子呢!

「芍芍,吃一口这个,这是我特别为你弄的,名叫『白日依山尽』。」师傅殷勤地把菜送到干爹嘴边。

「什么『白日依山尽』嘛!根本就是白菜抄蛋花,那有什么特别的?而且放的盐不够多,味淡得很。」话刚说完,马上被师傅一个桌下横扫腿暗算了。

「死小子,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话啊?!」

「说点好听的?当然行呵!」摸摸跌得痛痛的屁股,忍不住作弄一下这个笨蛋师傅。

我对着干爹,清清喉咙,学著作天晚上偷听回来,师傅对干爹说话那样,「亲亲小芍芍,我今天也好爱好爱你唷!」

嘿嘿,干爹的脸皮最薄了,看他瞪着师傅的样子,我就知道师傅一会儿一定不会好过呵!
就说嘛!得罪绝顶聪明的我,一定得负担后果才行。笨蛋师傅,你养了我这么久都还不知道吗?

吃完饭,开始把刚才师傅用的招数完美地重现出来,呵!都说我是天才了嘛!

练习过后,就要到山下去买东西了。这时,师傅跟干爹才会分开一下。

来到山脚,已有不少樵夫跟我们打招呼。

我们下山通常只有两件事要办。

第一,当然是买东西了。

第二,那是干爹的事。我家干爹是一个医术高明的神医,所以他每隔数天就会下山应诊。

买东西是我的事,买完就要在干爹身边当学徒。

「小徒儿,今天有很新鲜的鱼呵,你要不要?」市集上的阿姨叔叔们都认得我。

「王大叔,你的鱼有那一天是不新鲜的?」我用最可爱的笑脸对着他,「我们都很喜欢吃你卖的鱼呢!」

王大叔乐呵呵地摸摸我的头,「小徒儿的嘴最甜了,来来来,买一送一,这条是我送给你吃的。」

隔壁卖菜的张大妈也招我过去,「小徒儿今天想吃什么菜?我这都有啊!是早上刚摘的。」

「哇!张妈妈好勤劳啊!要摘这么多一定很累了。」我从怀中掏出一瓶小东西,送给她,「我家师傅的药酒,对身体劳损很有效的,妳拿去用吧!」

呵......这是前些天从师傅那偷来的。

「哟!小徒儿真乖!」张大妈随手拿起五六把不同的菜,另外再小心奕奕地从怀中拿出一盒东西,「这是我二媳妇刚新晒的茶叶,很新鲜的,你拿回去喝吧!」

「谢谢张大妈。」呵!张大妈二媳妇家的茶叶可是贡品呢!上回喝了一点,回味无穷,没想到现在一瓶小小的药酒就可以换来一盒。

嘿嘿!人长得聪明可爱就是有这么多的好处。

有空时再去看看师傅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唔,我昨天好象采了很多巴豆。

对了!就送给小马吧!

小马是我在山下认识的一个女孩,她是这里大财主的丫头,上回听她说财主家的人都欺负她,把这些巴豆送给她好了。

知道每天她都要来这市集卖东西,到处找找看。

「徒儿哥哥!」呵!这不正是小马的声音么?

「小马,见到妳真好。」把包好的巴豆交到她手上,跟她说这东西的「好处」,没想到她居然摇摇头,道︰「不行不行,这样做会弄出人命的。」

「不用啦!你每次只下一小匙,在生气时才下,不就行了?」看吧!我连份量都调好。

「可是......」

「不用可是,我这样做也只是在帮他们清肠胃,妳想想,他们每天吃喝都是很油腻的,让他们清一清,可是说对身体有益耶!」反正道理一定是在我这边。

「那......好吧!」小马收起那包巴豆,「谢谢你,徒儿哥哥。」

呵!不用不用,反正那个财主上一回抢了我预定要买的小皮球,这次就当是小惩一下。

顺便也帮帮小马。

跟小马道别后,我踏着轻松的脚步连跑带跳向干爹应诊的地方走去。

「噗呯!」哎!痛死我了!是谁不长眼撞倒我了?!

「你......你......没事吧!」那人呆呆地站在我面前,一个劲儿地道歉︰「小兄弟,对不起,你没撞痛什么地方吧?」

我捂着被撞痛的鼻子,看向「撞鼻凶手」。

长得老老实实,虽然没我好看,但看来还算顺眼的份上,我小人大量地原谅他。

「你已后走路小心点嘛!可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善良的,要是遇着那个四肢发违的人,小心挨打。」

他听了我的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傻傻地笑着道谢。唔,他笑起来满好看的嘛!

摆摆手,跟这呆子道别后向前面药馆跑去。

「徒儿,你去帮赵大叔拿药。」一进去,干爹就吩咐我做事。

每次都有很多人来找干爹看病,没办法,神医嘛!是受欢迎的了。

忙到中午,终于可是闲下来吃点东西了。

「小......小兄弟......」咦?是上午的呆头鹅耶!

「你怎会找到这?」我招他进来一起坐下,「你找我有事?」

「我看到你往这跑,就知道你是白大夫家的徒儿了,所......所以就......就找到你......想说要给你送点吃的......」还是那副老老实实的样子。

给我送吃的?

咳,俗语说︰无事殷勤,非奸即盗。

还是小心点好。

「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我笑着问。

「没......没有......我......只是想送吃的给你,当......当是今早的道歉......」

这个人口中没有一句话是顺着说的。

呵,是呵!今天早上我的鼻子可是被撞痛了,要一点点礼物当然是应该的。

「哇!有这么多啊!」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餸菜呢!而且还很丰富耶!

「你......喜......喜欢就好。」他傻笑说道。

「喜欢,当然喜欢了。」二话不说,马上跟干爹吃起来。

「那个......你要是喜欢的话,可以到我家来吃的......」呆头鹅仍在傻傻的笑。

「改天吧!今天下午我们要回家了。」我随口回答。

「好......」看他好象满失望呢!

干爹这时才从食物中抬头,说道︰「那后天我们再下山吧!中午那顿饭就拜托你啰!」

「没问题!」呆头鹅回得很高兴耶!

我敢肯定干爹是喜欢上呆头鹅家的食物。

「你叫什么名字?」总不能一直「呆头鹅」的叫他吧!

「宇恬。」原来呆头鹅的名字一点也不呆呢!

有点期待后天了......


哎呀!对了,说了这么久,大家都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可是我真的不太想说耶,那不如先说我干爹的名字吧!

干爹是一个非常有学问的人,他的名字也很有诗意,姓白名芍。是我刚学会写字时最喜欢写的名字,因为笔划非常简单。

干爹什么都会,就是不会武功,跟师傅刚好相反。师傅只会武功,其它的什么都不会。

在干爹「悔熊不惓」的精神下,他也勉强学会一点点学问。当然没有我进步那么快就是了。为什么说是「悔熊不惓」?那跟师傅的名字有关,我那笨蛋师傅有一个很笨蛋的名字,南宫熊仁。

别笑!千万别笑!听我家干爹说,师傅的名字是很好的,因为那包含着广大仁厚的意思。

咳,好了,今天先说到这,明天再继续。

什么?!你们问我的名字?呵......佛曰︰不可说。

也许那一天我心情好的时会说出来吧!

(清很努力的!不過,也很懶......>_<)

2

那天,吃了呆头鹅一顿饭,本来是很棒的事。但回到家,才发觉原来幸福是有后遗症的。

回家看到师傅烧了一桌子的餸,我和干爹都看傻了眼。

吃得肚子胀鼓鼓的,现在就算有龙肉也不会吃得下。

唔......这种事还是先溜为妙。

「师傅,我肚子痛。」装出一副很辛苦的样子,用很遗憾的眼神看向干爹,「那......这些丰富的饭菜,就只好留给你了。你就好好享受师傅的爱心吧!」

抱着忍笑忍得很痛的肚子,故意忽略干爹想杀人的眼神,溜回房去。

呵......天下第一聪明的我才不会受这些罪。不过,干爹就可怜了,他绝不会不吃的。


「死小子,你出来,师傅我弄了这么好的菜,你居然不吃?」咦?不会吧!师傅居然要我吃?

他不是一向只留意干爹吃不吃他烧的菜吗?

打开门,看到笨蛋师傅身后笑得很甜的干爹,哼!我就知道是干爹做的好事。

「师傅~~~我肚子痛......」先装出可怜的样子为妙。

「我知道你肚子痛,可是芍芍说要有陪吃才开心,所以你要给我出来一起吃才行!」师傅说得很认真,干爹在他身后笑得愈来愈甜。

哼!太可恶了!

好歹我也是你的干儿子耶!怎么没有一点同情心的?

不行!再吃下去我的肚子会撑破的。

「可是,师傅,你也知道我的食量很大,要是饭菜都给我吃光光,那干爹就什么都吃不到了,你也不忍心要亲亲芍芍挨饿吧?」说完,摆出一副「我是很能吃」的样子。

师傅想了想,认同地点点头。「那你就坐在旁边,陪着你干爹吧!但记着,不准吃!」

「噢,那真是太可惜了。」不管是脸上的表情,还是语气都能让人感到我是真的很想吃的。

「当然可惜了,你只能看着芍芍吃,知道吗?」笨蛋师傅就是笨蛋师傅。

呵,看到干爹脸上的笑容没了。

「来来来,干爹,这道菜好像很好吃,你多吃几口吧!」挟了数道菜到干爹碗中,同时也接收了他的瞪眼。

呵......想陷害我!没那么容易。


只要有期待,就会有失望,可是人啊!都会去希望。

这是很愚蠢的行为,因为当失望太多的时候,很有可能就会绝望。

只为了等待的乐趣,值得吗?

我很期待后天下山,可以再次吃到呆头鹅家的饭。

但有必要这么期待吗?

民以食为天嘛!说到吃当然会比较着紧一点了。

对不对?

所以我是应该要期待的。


「死小子,你给我老实说清楚,你们昨天下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早上被师傅拍门拍醒了。

呜......为什么不让我好好睡觉......

「臭师傅!别吵!」翻一个身,想再次入睡。「现在连太阳都还没升起,你吵什么吵?」

师傅的样子有点着急。

本来很喜欢吃自己烧菜的人,忽然每吃一口都好像吃毒药一般,只要是有心人都会担心的。

「死小子,你快点给我清清楚楚的说出来!」可是,他们这种感情却会让人受到困扰。

那个人,通常都是我。

就像现在,连想好好睡觉都不能。

无奈地坐起来,「好师傅,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昨天晚上被干爹要求写那三百篇文,到三更时分才睡着。现在四更不到,就被你吵醒......」

师傅一点也不会可怜我,他会可怜的只有一个人,「少说废话。」

「昨天,山下有人请我们吃好吃的。回来后,干爹不敢跟你说,所以才会吃得那么勉强。还有,我们约好了明天下山继续去吃。」一口气把话说完,以期可以再次梦周公。

还好,师父没有再问别的问题就出了房门。

有些时候,被人吵醒是很可怜的,当你不是太眼困的话就很难睡着。

幸好,我现在非常想睡......

午饭时,干爹烧了很普通的四菜一汤。

由于练了一紧天的武功,现在肚子饿得很。

一个人真正饿的时候,就算是青菜白饭,看起来也会像山珍海味一样吸引人的。

「徒儿今天不许吃午饭。」还没坐下,干爹脸臭臭的说道。「你还饱,不淮吃。」

什么?我还饱?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的人会饱吗?!

干爹小气鬼,还在想昨天的事。

「不吃就不吃吧!反正我也不想肚子痛。」得想想法子才行。

师傅问︰「什么意思?」

我指了指师傅采药用的蓝子,「我只是加了一点点师傅今早采回来的东西而已......」

「那有什么问题?我房里就有解药。」干爹一点也不怕。

但是,他们忘了,聪明人做事大多会成功的原因是︰考虑周详。

扬扬手中的小瓶子,「干爹,你儿子我早就淮备好了。」

呵,看到他们气得脸也黑了起来真好玩。

我闲闲地坐下,「唔,要是大家都不吃的话就太可惜了,我们不能浪费食物的!」

当然,这里只有三个人,能吃的就只有我了。

我可不是不肖徒儿,吃到差不多时,才跟他们说︰「嘿嘿,徒儿我吃饱了,师傅干爹你们慢用~~~」

走出去前回头对他们说︰「其实那些饭菜没被下些什么,放心吧!」

「死小子!看我把你打成鸭蛋!」嘿嘿,师傅最沉不住气了,我就知道他一定会这样反应的。

「把我打成鸭蛋对你没什么好处吧!」这个师傅,说出的话都没什么文才可言。

师傅对着我就出招︰「可以炒来吃。」

「天啊!才刚吃饱,师傅你就好心饶了我吧!」

「饶了你?没可能!」师傅手下脚下没停歇地攻过来。

我虽然是天才,但也是个十三岁的小孩,功夫还没到家。所以大多时候都会输给师傅,这样也是合理的吧!

不过,总有一天我会赢回来的。

因为我是天下最聪明的人!


早上的空气真好,山上的树木好像特别精神。

江湖中的人也得吃,我现在不是江湖人,但也要吃。

听师傅说,江湖,不是好东西。

可是,我想来想去,江湖不是跟山上一样吗?当我在山上,肚子饿了的时候得吃东西,难道江湖中人肚子饿了时,不用吃东西的吗?

「臭小子,你说芍芍是不是真的只想吃那个人家的饭?」师傅这么紧张,可见他一定是想了一整晚了。

「这些事你自己去问干爹。」我踏着愉快的脚步,看着四周的风景,一想到中午时有好吃的,就连地上的石头都觉得可爱。

「......」师傅皱起眉头。

偶尔也该孝顺师傅一下的,想想要用他那个笨脑子想东西,一定不好过,所以我很大方地提供答案。「那个人的年纪跟我差不多,你以为干爹会看上眼吗?」

「呵......早说嘛!」师傅笑了。

真奇怪,这就是感情吗?

师傅跟干爹老是恩恩爱爱的,没想到师傅会为这些事紧张兮兮的,紧张得要跟着一同下山。

想到这,我又想作弄师傅了。

奸笑兮兮地看向师傅,清清喉咙,故意提高嗓子,让走在前面的干爹也能听个一清二楚,「师傅,你这么担心,是不是不相信干爹啊?」

看到干爹的脚步顿了顿,师傅慌忙解释︰「才不是,我只是担心......担心......」

「担心什么?」我嘻嘻笑道︰「别急别急,慢慢来说。」

「臭小子,我为什么要给你解释?」唷,没想到笨蛋师傅的脑子还是有用的。

可是,他还是想得慢了点。

我跳得远远的才大声笑着说道︰「你的确是不用解释给我听,但你最好解释给干爹听,因为看样子,他现在非常生气。」

嘿嘿!笨蛋师傅已追着干爹跑去了。

这是我最喜欢看的事,呵......

很多时候,看到别人受难,都会很高兴。

因为我不怕报复,所以才会高兴。

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是最开心,也最能享受人生。如果做事畏首畏尾,是绝对得不到快乐的。

下了山,我还是先去买东西,师傅和干爹到药店去应诊。

「徒儿哥哥!」听这声音,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小马。

「什么事?」回头一看,果然是小马,「我上次给你的东西用了没?」

「用了用了,可是......」

「可是什么?」不会是没效吧!

小马笑道︰「可是,只有二少爷没上当。」

二少爷?「他外出了?」

小马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二少爷跟大家吃一样的东西,可就是他没有跟着中计。」

「唔......可能他刚好那天便秘吧!」这是我想到的可能性。

小马忽然笑道︰「不过也没关系,看到他们肚痛到叫天不应叫,叫地不闻,现在想起还是很想笑呢!」

不知是谁说过,一个人的快乐很多时是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

痛苦的是坏人,一点也不值得同情。

「徒儿哥哥,我听小方说,城外二十里的庙里有那些东西......」小马做出一个恐怖的表情,「听说已吓跑了五个人呢!」

那些东西?「是不是鬼?」

「殊......」小马瞪大眼,「不可以说出来啦!,要是说了出来,它们晚上会来找你的。」

我嘻嘻笑道︰「我才不怕呢!说不定那是一个绝色女鬼,到时可以大开眼界了。」

小马摇摇头,「鬼都是很可怕,才不会有什么绝色女鬼!」

「找天我一定要去看看。」看到小马那害怕的模样,忍不住逗逗她,「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不要不要。」她的头摇得波浪似的。

乐得我呵呵笑,抬头看看天色,也差不多时间到药铺了。

说不定现在已有好吃的东西有等着我呢!

到了药铺,果然看到那个呆头鹅,还有一桌子好吃的。

「臭小子,现在才回来。」师傅和干爹已经开始吃起来了。

「徒儿再不过来,这些东西就全被我们吃光光的啰!」看样子,干爹的心情不错。

什么嘛!呆头鹅是我认识的,带来的东西却有这么多人争着要吃。

忙坐下加入战团。

不过,还有啦!虽说师傅干爹口口声声说着要把东西吃光光,但他们都不会真的这样做,还是留着我喜欢吃的给我。

吃饱喝足,也得跟呆头鹅好好联谊一下,免被人家说我是一个好吃之徒。

「呆头鹅,你家很有钱吗?」我看他的衣着也只是一般嘛!为什么他家里的饭那么好吃呢?

「呆......呆头鹅?」他对着我眨眨眼,「是在说我吗?」

我忍不住嘻嘻笑道︰「当然是你。对了,你多大了?怎么老是一副呆样?」


他说道︰「我十......十六了。」

「比我大呢!」也比我呆。「好吧!看在你家的食物份上,你就当我的小弟,有事我一定帮你。」

可能比我豪气的样子吓着,只见他张大口,话也说不出来。

「呆头鹅,你有没有听说城郊二十里外的庙里有鬼?」我是问他,也是存心想吓他。

「鬼......鬼?!」呵......果然看到他把口张得更大的呆样。

「是呵!我打算明天就去看看,要是踫了个绝色女鬼,大哥我一定会介绍给你看的。」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背。

咦?呆头鹅的身体满结实的嘛!

他已说不出话来了。

嘿嘿,明天就让你看看大哥的本事吧!

3

既要看看那鬼长什麽样子,当然得要在晚上去看。
【师傅干爹一家亲—清寧】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