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超级诱计—Ms.pink

时间: 2016-07-04 20:42:01 分类: 今日好文

【超级诱计—Ms.pink】
超级诱计
1
我呢,是一个即将升高中的单纯单纯非常单纯的超级单纯国中生-[本人自编]。
名为林威泛,拥有一张宇宙无敌超级可爱的娃娃脸,和常被误译为成女人的纤细娇躯,而他呢,是个更加单纯直达笨蛋地步的浑然天成帅哥,拥有一副好身材,身高高我10公分...是我最介意的一件事,总而言之,他是表里不一的家伙,[表里笨笨,外表俊帅...]他和我同年,名为欣坦成。
「喂,坦成,该去学校参加毕业典礼了。」
没错,今天即是中学的毕业典礼,而因为我和欣坦成是邻居,他又有很差的赖床习惯,所以双方父母一致要求每天早上由我亲自抓他去学校报到。
「...小威喔,你早啊。」
欣坦成说完问候语,还不忘搭配他自己每日习惯的哈欠一枚,当作对我每天辛苦叫他的谢礼。
而我...哼哼...一巴掌用力的朝他的後脑杓拍去。
「啊,痛!小威你干嘛啦?」
欣坦成委屈的抱住头,样子煞是可爱的紧,令我很....的楞了下,而且还有种想在打一下的冲动。
「小威?你在想什麽?思春吗?」
欣坦成伸出一只手,在我面前挥了挥,而我的双眼自然对上的就是他修长的手指,好想好想...抓起来舔一下喔。
「小威,你怎麽流口水了?好脏喔。」
欣坦成抽回令我垂延三尺的纤手,快速的跳离我三公尺以外的地方,一脸恶心的看著我。
「谁流口水了?混帐东西,你再不快点毕业典礼就要开始了,你若害我国中最後一天迟到,我一定会宰了你。」
我愤愤的抹去嘴角的水渍,落下狠话後,自径向国中的方向走去。
说宰?自己舍的吗?因该是在床上宰吧....呵呵呵呵,不过刚刚真的是在欣坦成眼前出了点糗,让自己心爱的人看到我不好的一面,有损颜面。
「喂,坦成我告诉你,由现在算起,之前五分钟里发生过的任何事,给我全部忘掉。」
我酷酷的说道。
「你是说你流口水那一幕喔,为什麽?」
欣坦成真的很坦承,让单纯的我很想杀了他。
「因为...呵呵哼哼。」
我可是有带秘密武器的,我从书包中抽出了个自制的提拉米苏,笑的一脸你非听我的话不可的表情看著眼前因见到食物,而双眼发亮的欣坦成,还不忘晃了提拉米苏几下。
这个,就是欣坦成的死穴,他爱死我做的西式甜点,还曾说过一句话,我可是永久当作宝物流在心中呢,反正阿,书上电视上报纸上杂志上恋爱心理学上全都有一致的吊夫共招,明为要抓住新爱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小威,你刚才有发生什麽是吗?」
看吧,坦成他就是这样,乖乖呆呆+好骗的个性,令我更爱他了,还有那种发著光的眼神,被他用舌舔红的双唇,让我好想...好想...直接将他扑倒在地上,吻个天翻地覆喔,不行不行,有句成语为欲速则不达,我的怀柔政策好不容易进行到一半了,怎麽可以在此前功尽弃,酒就是要越沉越香嘛!
「拿去吧,这本来就是要给你的。」
我好心的将提拉米苏递给他,随後才拖著打算停下脚步享受食物的他继续朝学校前进,嗳,说起来要毕业了,心中真的时分的感慨,想到以前时常被单纯的我整的王八蛋,和一群经过我多次攻防而不敢再靠近欣坦成的超级花痴,心里就窜过一阵惋惜。
尤其是欣坦成高中又跟我同校--这是他父母擅自决定的,原因是有我可以照顾欣坦成,想想,他们因该是看好我有一颗妇仁之心,和一身黑带上段的好功夫吧--,想那个坦承的要命的笨蛋,因为他的坦承,害的他本人在国二时差点被一群国三的笨蛋假流氓的胡乱挥拳攻击,还好有我在--,而且到新的高中,想必对花痴群的攻防又要再伤脑筋三年了。

2
「坦成,看这里。」
一群花痴拿著一台照相机,朝著正在幸福挖著提拉米苏的坦成大叫。
而欣坦成也呆呆的转过头,看向花痴手上的镜头。
不妙,我家的坦成将要成为花痴们手上的相机的镜头下的牺牲者,不行...坦成是我的,不可以让别人拍他,所以我快速的抽出书包中的自备照相机,硬是挤进镜头和欣坦成间。
「坦成笑一个,回去做巧克力虎皮给你吃喔。」
果然,坦成听话的咧开满是提拉米苏的牙齿,听话的给我一个独特的大大微笑,两道快门同时亮起,而我则是得意的危撇过头看著那群敢怒不敢言的花痴,用眼神询问著,我的屁屁可爱吗?
而那群花痴则愤愤的跺了跺脚,一副想冲上来扁我的样子,但是又顾虑我黑带上段的身分,最後只好扭头离去。
而我则是大力的将坦承从椅子上拉起来,准备要带他回家,反正毕业典礼结束了,留在这除了整些人,其他也没什麽好玩的。
「小威,我要把提拉米苏吃完。」
欣坦成的声音略带委屈的声音,说起来他也满可怜的,一早来便被一群花痴围攻,再来是因为典礼开始要领奖,然後因为他是全年级的第一名,要代表致词,典礼结束时,又有老师拖住他讲了一堆励志小语给他听,害得他的提拉米苏到放学时才能毫无干扰的进肚。
算了,我在心里想著,就让他安静的窝在教室自己吃吧,不过有件事必须告知他。
「...我家的冰箱里还有三个,提拉米苏,我先回去了。」
话落,我自径走出教室,果然听到拿书包和抱礼物的声音。
「小威,我改变心意了,我跟你回去。」
他乖顺的跟在我身後,脸上挂著讨好般的笑容。
「提拉米苏会给你两个啦。」
反正这本来就是我的用意。
「谢谢你,小威,你人真好。」
他感动的开口。
「...算了。」
本来还会期望他说:谢谢你,小威,我好像爱上你了...不要紧,人家常说,吃紧会弄破碗嘛!

3
紧张紧张,刺激刺激,今天因为是毕业典礼,所以提早放学,简单来说,以上全不是重点,重点是今天是我...和欣坦成两人单独在家。
「吃完了。」
欣坦成晃了晃手中的空杯子,一脸乞求的望著我手中丝毫未动过的提拉米苏。
「...知道了,拿去吧。」
我宠溺的将手上的食物递了出去。
看著欣坦成急著吃东西的样子,让我不由得发出一阵赞叹...实在是太可爱了。
「小威,你可不可以不要看我吃东西的样子啊?」
欣坦成放下手中透明的杯子,有些扭捏的说。
但这个样子看在我眼中,可以直接用挑逗来形容....奇怪,下体怎麽胀胀的?
我有些一会的将视线往下一...不不会吧!?
我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双腿前所搭起的帐棚...,脸色瞬间惨白。
「我去一下厕所。」
匆匆的丢下这句话,我快速的奔向浴室,卸下裤档看著此刻异常兴奋的男性...坦成因该没看到这一幕吧?
「你干嘛这麽著急阿?」
我对著眼前直立的肉棒小声的抱怨,但还是伸手解决了他。
整装完後,我站在浴室的门前,小声的警告回覆正常的弟弟,「等下你若再发生这种事,我就不帮你了,不是说好不可以太急吗?」
说完,我才走出门,重新坐回沙发上。
「...呃...小威,你...。」
欣坦成断断续续的开口,难为情的不知该怎麽将话接下去。
「你敢说你没有过?」
我恶狠狠的瞪著欣坦成,果然是被发现了。
「不是...我...。」
他红著脸,还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喂,刚才那一慕你就当作什麽都没看到,知不知道?」
我霸道的下令。
「嗯...,那我的虎皮?」
欣坦成笑的一脸老奸。
「...我去做。」
语罢,我起身走向厨房。
而欣坦成则亦步亦趋的尾随在我身後。
「干麻?」
我转身看向他。
「小威,你刚才的样子...好可爱。」
「可爱...?」
我足足对这两个字合成的形容词呆愣了一秒,随後一颗心直飞上天。
这是我们两个从小到大,玩在一起这麽久,坦成第一次夸我耶,你说我能不开心吗?
「嗯...我好想...好想...吃你..。」
他羞涩的说。
这算是告白的一种吗?
我可爱的脸蛋渐渐的红了起来...没想到会进展的这麽快,其实我们早就是他有情,我有意了?
「你喜欢我?」
我兴奋的想再次确认。
「嗯。」
他羞涩的胀红脸,吞了吞口水,小声的回到。
「那...给我抱你。」
我开心的伸出手,一把还住他的腰部,垫起脚尖,嘟起唇...。
ㄟ...基於身高的差异,所以我...吻不到。
「呆子,你就不会低下头吗?」
我口气不善的命令。
出糗的人总是会以怒气来掩饰自己的丑态嘛!
「但是...小威,我...我...。」
他踌躇的,不知想说些什麽。
「干麻啦?要不要接吻?一句话。」
我不爽的说道,拜托,气氛正加耶。
「要是要...可是...我的下面好难受喔,可以去厕所一下吗?」
他尴尬的要求。
怪不得我的大腿一直顶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原来是坦成有反应啦...嘿嘿...,我笑的好不邪恶。
「...不可以。」
我不管他的反应,自顾自的命令道。
「但是很难受。」
他痛苦的说。
「我帮你啊。」
我好心的开口。
随後伸手向他的学生裤,缓缓的拉下他的拉鍊,脱下他的内裤,露出内部力挺的男性,随後手只绕到他身後的股沟,手指正要次进去他的小穴的同时,他的手,突然搬住我的肩膀,向後用力一推...。
「你干嘛?」
我气愤的大吼,气氛难的正好,就差一步,我就可以把他吃掉了说...。
「你你你你你!!」
欣坦成像是被吓到般,在说了五个你後,随即拔腿狂奔冲向厕所。

4
「坦成,你是决定今晚要住在我家厕所是不是啊?」
我依在厕所的门旁,轻生询问里面不愿出来的人。
在这句话後,沉静了大约几分钟後,终於传出欣坦成有些颤抖的嗓音。
「小...小威。」
「干麻?」
「你...你也想抱我喔?」
他闷闷的问。
「本来就是啦。」
我一副本来就是这样的口气。
「但...但但....但我也想抱你耶。」
他有些苦恼的说道。
「你休想。」
我恶声恶气的拒绝,也不想想,被抱的那方会很痛耶。
「那我不要了。」
他回答的到也乾脆,听的我却是火冒三丈。
「你说不要我就不要啊?」
我语气不善的问道。
「你该不会是想强暴我吧?」
欣坦成惊恐的问,别看他个子比我高大,那充其量只能用来观赏而已。
「是又怎样?看你是要双方都舒服的抱,还是强暴,我都没意见。」
我酷酷的开出两条路,好心的任君选择。
没想到这句话,这种说词竟真的吓到了呆呆笨笨的欣坦成,里面传出了低低的啜泣声...。
「小威...我不要。」
欣坦成委屈又带著哭音的声音自门缝传了出来,听的我心里一阵不舍。
「坦成...你先开门。」
我缓下声音,柔柔的说。
「你会强暴我吗?」
他单纯戒备的问。
「不会。」
我保证的说,反正今天不会,以後还是会有机会的,先忍忍,欲速则不达嘛。
听到我的保证,里面的人犹豫了会儿,门才缓缓的开启。
「小...小威,你说到要做到喔。」
欣坦成怯怯的提醒,泪水的痕迹,还可怜兮兮的流淌在欣坦成俊帅的脸上。
「我知道啦,那,我抱一个。」
我像是在哄小孩般,将欣坦成搂入怀中轻声安慰。
虽然说搂著一个块头比我大的人很吃力,但对方是最爱的坦成,所以我不介意。说真的,虽说不介意,但是画面真的怪了些,呵呵。

5
自从昨天知道坦成也喜欢我後,今天打从一早坦成刚来到我家,我的视线从没离开过此时坐在我家沙发上,看著火影人者录影带的欣坦成...。
现在是天时地利人和,也是行动的最佳时机,搞不好今天就可以抱到...喔呵呵呵。
「坦成...。」
我温柔的叫了声,随後伸手打算抱住眼前看电视看的入迷的心上人,没想到指尖都未触到眼前人儿分毫他便逃也似的躲开。
「你干麻躲开?」
我语气不善的问。
「呃...我觉得这边的视野比较好耶。」
欣坦成结结巴巴的解释。
这种理由也说的出来?我好笑的在心里想著,随後起身坐到他身旁。
「你...你...。」
欣坦成红著脸,有些慌乱的看著我。
而我则将我可爱的脸孔一寸寸的靠近坦成俊帅的脸蛋,坏坏的说道,「我也觉得这边的视线不错耶。」
哼哼,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看你还有什麽躲法。
「小威,我还是觉得原来的视野比较好。」
说完,他又挪动自己的屁屁,回到原来的地方,假装专心的盯著火影人者。
「你干嘛躲我?」
老子我...不爽了。
「我哪有躲你?」
他委屈的驳回我的指责。
哼哼,没有是吗?那好,老子我就将屁屁随著你的方向移去。
「小威,那边的视野...。」
这次他的话说到一半,便被我阴鸷的目光给打断,而我,则好心的帮他将话给接下去。
「是不是又比这边好了?」
「小威,你好厉害,没错,就是这样。」
他佯装一脸崇拜的大肆夸我、拍我马屁,目的只为了要再将屁屁移回原本的位子。
但,他的想法马上被我戳破。
「想回到那个角度看啊?」
我笑著问他。
「呃...嘿嘿,还是小威了解我。」
语罢,他随即想开始挪动屁屁,但这次可不会像前几次那麽成功了,我既快速又准确用我可爱的、嫩嫩的唇,堵住了他那张性感有形的薄唇,细细的吻著。
果然感受到他渐渐的将刚抬起的屁屁乖乖的重新坐回沙发上,享受著我给他的深情吻。
我煽情的用舌扳开他的纯瓣,俐落的滑了进去,挑逗著他羞涩的小舌,慢慢的两个纠缠在一起。
而我的腿则因这种舒服的感觉,渐渐的酥软...实在是太赞了啦...。
在我吻的浑然忘我的同时,一只手突然巧巧的还住我的腰部,将我抱至他自己的腿上,用硬硬的东西挺顶住我俏俏的屁屁,很好,气氛很好...。
什什什什麽!!!我用力的拉回理智即将要消失殆尽的理智,瞪大双眼看著眼前同样也是浑然忘我的欣坦成,危险警戒,心中的警报器亮起!
「欣坦成!」
我气愤的大吼一声,用手大力的将他推开。
还好,差一点点,就要被他骗去,真是心机重,府城深。
「小威?怎麽了?」
他被我的怒吼唤回了理智。
「你还敢问我怎麽了?你竟敢...竟敢有这种想法!」
我气愤的指著他的鼻尖,学著泼妇骂街的美德,提高了音调,一张可爱的脸因怒意而微微胀红。
「...呃。」欣坦成突然痛苦的抱住我,难为情的在我耳旁低声道,「小威,你不要动,我的下面...好难受。」
蛤?喔?阿?在心中连发出这三个声音後,我才记起屁屁下硬梆梆的东西是他的...欲望...我可爱的脸上不禁出现不怀好意的奸笑。
我故意扭了扭屁屁,坏坏的看著他。
「我这样动,你舒服吗?」
「小威,不要这样,真的好胀...好痛。」
他委屈的开口,双眼泛出了些泪光,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那你给我上。」
我提出我自己的想法。
「不要。」
他胀红著脸回道,双眼透露著坚定的神色。
「不管,我要上你。」
我任性的说,还不忘扭动我的屁屁,看你还可以忍到什麽时候。
「小威...。」
他痛苦的叫著我的名字,有点呻吟的感觉,好听。
「让我上。」
我霸道的说完,好心的停下扭动屁屁的动作。
「我我...不不要。」
「那我在扭。」
我赌气的说完,扭动的更大力。
一下两下三下,我边扭屁屁,边看著他的脸部表情,呵呵,真能忍,我就不信你撑多久。
「小威....你不要这样,我...我要...。」
话未说完,一到滚盪的液体充斥在我们两个之间...。
是的,没错,如你们所猜测的,他...射了。
「对...对不起。」
欣坦成委屈的道完歉,眼中的泪水在也忍不住的落下。
我有些无言的看著他的反应,不得不宣布今天的计画...失败。
6
自从昨天知道坦成也喜欢我後,今天打从一早坦成刚来到我家,我的视线从没离开过此时坐在我家沙发上,看著火影人者录影带的欣坦成...。
现在是天时地利人和,也是行动的最佳时机,搞不好今天就可以抱到...喔呵呵呵。
「坦成...。」
我温柔的叫了声,随後伸手打算抱住眼前看电视看的入迷的心上人,没想到指尖都未触到眼前人儿分毫他便逃也似的躲开。
「你干麻躲开?」
我语气不善的问。
「呃...我觉得这边的视野比较好耶。」
欣坦成结结巴巴的解释。
这种理由也说的出来?我好笑的在心里想著,随後起身坐到他身旁。
「你...你...。」
欣坦成红著脸,有些慌乱的看著我。
而我则将我可爱的脸孔一寸寸的靠近坦成俊帅的脸蛋,坏坏的说道,「我也觉得这边的视线不错耶。」
哼哼,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看你还有什麽躲法。
「小威,我还是觉得原来的视野比较好。」
说完,他又挪动自己的屁屁,回到原来的地方,假装专心的盯著火影人者。
「你干嘛躲我?」
老子我...不爽了。
「我哪有躲你?」
他委屈的驳回我的指责。
哼哼,没有是吗?那好,老子我就将屁屁随著你的方向移去。
「小威,那边的视野...。」
这次他的话说到一半,便被我阴鸷的目光给打断,而我,则好心的帮他将话给接下去。
「是不是又比这边好了?」
「小威,你好厉害,没错,就是这样。」
他佯装一脸崇拜的大肆夸我、拍我马屁,目的只为了要再将屁屁移回原本的位子。
但,他的想法马上被我戳破。
「想回到那个角度看啊?」
我笑著问他。
「呃...嘿嘿,还是小威了解我。」
语罢,他随即想开始挪动屁屁,但这次可不会像前几次那麽成功了,我既快速又准确用我可爱的、嫩嫩的唇,堵住了他那张性感有形的薄唇,细细的吻著。
果然感受到他渐渐的将刚抬起的屁屁乖乖的重新坐回沙发上,享受著我给他的深情吻。
我煽情的用舌扳开他的纯瓣,俐落的滑了进去,挑逗著他羞涩的小舌,慢慢的两个纠缠在一起。
而我的腿则因这种舒服的感觉,渐渐的酥软...实在是太赞了啦...。
在我吻的浑然忘我的同时,一只手突然巧巧的还住我的腰部,将我抱至他自己的腿上,用硬硬的东西挺顶住我俏俏的屁屁,很好,气氛很好...。
什什什什麽!!!我用力的拉回理智即将要消失殆尽的理智,瞪大双眼看著眼前同样也是浑然忘我的欣坦成,危险警戒,心中的警报器亮起!
「欣坦成!」
我气愤的大吼一声,用手大力的将他推开。
还好,差一点点,就要被他骗去,真是心机重,府城深。
「小威?怎麽了?」
他被我的怒吼唤回了理智。
「你还敢问我怎麽了?你竟敢...竟敢有这种想法!」
我气愤的指著他的鼻尖,学著泼妇骂街的美德,提高了音调,一张可爱的脸因怒意而微微胀红。
「...呃。」欣坦成突然痛苦的抱住我,难为情的在我耳旁低声道,「小威,你不要动,我的下面...好难受。」
蛤?喔?阿?在心中连发出这三个声音後,我才记起屁屁下硬梆梆的东西是他的...欲望...我可爱的脸上不禁出现不怀好意的奸笑。
我故意扭了扭屁屁,坏坏的看著他。
「我这样动,你舒服吗?」
「小威,不要这样,真的好胀...好痛。」
他委屈的开口,双眼泛出了些泪光,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那你给我上。」
我提出我自己的想法。
「不要。」
他胀红著脸回道,双眼透露著坚定的神色。
「不管,我要上你。」
我任性的说,还不忘扭动我的屁屁,看你还可以忍到什麽时候。
「小威...。」
他痛苦的叫著我的名字,有点呻吟的感觉,好听。
「让我上。」
我霸道的说完,好心的停下扭动屁屁的动作。
「我我...不不要。」
「那我在扭。」
我赌气的说完,扭动的更大力。
一下两下三下,我边扭屁屁,边看著他的脸部表情,呵呵,真能忍,我就不信你撑多久。
「小威....你不要这样,我...我要...。」
话未说完,一到滚盪的液体充斥在我们两个之间...。
是的,没错,如你们所猜测的,他...射了。
「对...对不起。」
欣坦成委屈的道完歉,眼中的泪水在也忍不住的落下。
我有些无言的看著他的反应,不得不宣布今天的计画...失败。

7
从那一天过後,欣坦成他不断的躲我,启先是肚子痛,老子我姑且相信,让他平安的度过一天,再来是头痛,我勉强相信,又让他躲过第二天,第三天我说什麽也要冲进他家,没想到...。
「小威,你不要冲动!」
他焦急的抵住几乎要被我撞开的自家大门,紧张的大叫。
「我不管,你再不开门我就再踹一下,直到把它踹开。」
我喘著气隔著门大吼,老子我的跆拳道可不是练假的。
「小威,你你不可以进来啦!」
欣坦成最後乾脆整个人贴到门上,想用区区的肉体维护那个即将要在我无情摧残下宣告倒闭的大门。
【超级诱计—Ms.pink】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