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十年—vision

时间: 2016-07-04 20:14:17 分类: 今日好文

【十年—vision】

十年
楔子
“我们分手吧!”
我身体一僵,愣了愣,慢慢的弯下身子,在郑旭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本来就不善于变换表情的脸部也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反应。
下午,刚结束了一个手术的我接到郑旭的电话后,就有一种突然出现的莫明的不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忐忑不安的回到我和郑旭同居的公寓,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郑旭,我发出一个微笑,俯身在他脸颊上印下一个习惯的吻,还没起身就听见了这句话。
我无言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郑旭,不知道是不是该为自己的预知能力自豪!
平时就算七八个男人在也不显小的客厅,此时好像格外的压抑。
我注视着郑旭流露出莫明烦躁的脸孔,心底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不明白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不明白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昨天我去医院值班前似乎还一切正常啊!
“你不想说什么吗?”本来就没什么耐心的郑旭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郑旭啊!难道,我已经这么惹你讨厌了吗?就连于我面对也已经让你觉得不耐了吗?
我微微动了动嘴唇,心里惨然的一笑:要问为什么吗?有这个必要吗?他不是已经提出分手了吗?问了又能怎么样!一贯任性的他会因为我问为什么而改变主意吗?有必要让自己的心再痛一次吗?
“我一会就收拾些东西搬出去,其他的先暂时寄放在你这我会尽快找地方搬的!”房子是乔伊买的,搬走的只有是我了。我不知道自己此时的笑容是否自然,反正我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微笑了。
“……随便你!”不知道是什么让郑旭不高兴,是不是因为我没有马上离开呢?我有点不解的看着郑旭。他丢下这句话,披上外套似乎发泄什么似的甩上门走了出去。
我看着关上的大门,眼睛里似乎要涌出了些什么,又没有了,嘴里泛起一阵苦涩,脸孔痛苦的扭曲着。我沉重的吁出一口气,站起来去收拾行李。
郑旭已经不想再看见我了还是早点离开吧!虽然已经分手了,我还是不希望让他感到不快!再说,这十年来我也习惯了事事随他高兴了!
我在皮箱里尽量多塞了些衣服,扭头看见了床头柜上放着的合影。郑旭虽然是大红大紫的名模,可是他除了工作以外很讨厌拍照片,再加上我们俩都是男人,几乎没什么合影。床头柜上的是唯二的两张,一张是我们毕业时照得,一张是几年前我在美国留学时照得。
我怀念的看着照片,心里一阵的酸楚。还是带走吧!也许郑旭看见这些会心烦的!也许很快这里会放上其他的照片!我伸手将照片翻过来放进了皮箱,拉上皮箱。突然想起书房里还有我的很多专业书籍和资料。我走进书房,迎面的墙上就是郑旭的巨幅照片。呵呵!这张照片是郑旭专门拿来的,他不喜欢我一开始工作就忘了一切,他要我不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他!
此时,我望着照片苦涩的想着:“现在他应该不会要我记得了吧!”我笑着摇了摇头,都什么时候了想这些无意义的事干吗!
我收拾心情理着书桌上的资料,不经意看见了电脑,想起自己有不少资料都在里面。可是电脑被郑旭用密码锁住了。他是知名的模特,几个世界著名的服装设计师都很看中他,说是喜欢他身上那种象野生动物一般的放肆的魅力,都指名要他当他们的专署模特。我不清楚郑旭有没有答应,只是他常常需要到几个时装之都去走台。我是个外科医生,不可能跟他去各地,我们能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所以郑旭对我一有空就在书房里忙非常的不满,他要求我,只要他在上海就不许我休息时间忙工作上的事,还把电脑给锁了,他离开上海时开锁,他回来后又锁上,我一向是依着他的,就一直这样了。我盯着电脑失神的想着,犹豫了一会拿起了电话。
“嘟……嘟……嘟”电话的拨号声一声声的响,我的心就一下下的抽疼。为什么打个电话也会心痛?
“喂……”电话里的声音似乎没有传出什么不满。郑旭的声音依然低沉自信,他独有的吐字方法让他的言语间充满了诱人的吸力。往日会使我听得失神的声音,现在却让我觉得喘不过气的痛。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说,“喂……旭……嗯乔伊。”我不知道现在我该怎么称呼他才对,郑旭对某些事很计较,比如说名字,除了亲人以外,他讨厌别人叫他的中文名字,他觉得那就象隐私一样,不是谁都可以的。我不知道被他提出分手的我还能不能这样叫他,我犹豫的选了那个大家都可以叫的名字。
“……什么事?”电话里传出来得声音突然变得有点烦躁。
“嗯,那个……密码……”我有点不知所措的说。
“…什么密码?”语气简短的让我不知该不该继续问他。
“电脑的……你知道,那个……我的实验……”为什么会觉得和他说话那么紧张?只是因为我和他已经变成不相关的人了吗?
“……”电话那头突然静了下来,时间长的让我以为断了线。
“喂?……喂!乔伊!听得见吗?喂……”
“981216”
“诶!”突然听到的一串数字让我一愣。
“密码……981216”电话里郑旭的声音低沉的不像他,似乎很不开心,好像在勉强自己压抑着什么“还有事吗?”
“噢!没了!谢谢!再见!”我慌忙挂了电话,看着话筒无声的笑了笑。我是不是打扰了什么?
第一章
“Change”是个酒吧。以前有时候,我会和郑旭一起来,这里的老板某种程度上可以算是朋友吧!不要以为这是什么同志酒吧,这只是那些和郑旭一样喜欢独行特异人爱来的地方。
“嗨!孙飏!”酒吧老板看见我热情的打着招呼。
“嗨!”我微笑的回应。不要认为我和老板有多熟,他这么热情只是因为我是郑旭的伴。郑旭和他有多好我不清楚,只知道他是少有的几个可以肆无忌惮开郑旭玩笑的人,应该挺铁的吧!
“今天怎么有空来?乔伊呢?一会到吗?”老板凑到我面前问。
“不,他不来。”我在位子上坐定,尽量自然的回答他。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这几天一直找房子,今天找到了一个新的公寓还不错,预备这个周六就搬过去。一切定下来了,突然想喝点酒,我不常去酒吧,也不认识什么地方,自然而然的就来了这个比较熟的地方。
“真的吗?你们吵架了!”
“为什么会这么说?”我不明白老板怎么会这么肯定?
“你们要不是吵架了,乔伊会让你一个人来这里?这两天他可是在上海的!”老板什么也不知道的调侃着。
“我们不是吵架。我们分手了!”我坦然的回答,虽然心里因为自己的话微微的抽痛着,没什么好瞒的,别人迟早会知道的,而且老板是乔伊的朋友不会到处乱说什么的。
“分,分手?你开玩笑!”老板的眼睛一下子睁的老大。
“没有。”我微笑的看着老板,不知道自己的笑容够不够自然,“给我来杯喝的行吗?”
“……嗯,好的。”老板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就恢复了原来的自然。不愧是做生意的。
“给我来杯……”
“蓝色冰点!你最喜欢的,对吗?”老板了然的接着说。
“嗯?不!你弄错了!那是乔伊最喜欢的!”我笑着摇摇头,反驳老板的话。
“不!乔伊喜欢的是纯的马丁尼!这是你喜欢的!我没记错!”老板很确定的说。
“可是,乔伊每次来都是点蓝色冰点的啊?”我困惑的看着老板。
“那是因为你喜欢喝乔伊才点的!他是陪你喝的。”老板说出了于我的认知相反的事。
“我没有说过我喜欢喝这个?是因为乔伊点了这个我才喝的。我一直以为那是他喜欢的,我才喝的!”我不明白什么地方错了。
“你忘了吗?乔伊第一次带你来得时候,我问你喜欢喝什么,你点了蓝色冰点!”老板试图唤起我的回忆。
“那是因为,我不太懂酒,只是恰好知道这个名字,我就点了。”我解释。
“可乔伊一直以为那是你喜欢的。”老板神情平静的叙述着。
“原来这样,难怪我们要分手!这么多年了连对方喜欢喝什么都不知道!”我垂下眼自嘲的低语。
“嗯,那你今天想喝什么?”老板想要打破尴尬似的问。
“噢!就给我纯的马丁尼吧!”我抬起头说。
“好的!”老板微愣了一下就转身去拿酒了。
“给!纯的马丁尼。”一杯琥珀色的液体放在我面前,灯光穿过液体散出的光线仿佛迷住了我所有的心神。“你们认识很久了吧?”老板似乎在问我。
我的眼神依然被液体中的水漾吸引着,“嗯,很久……十年了吧……”
#                  #                    #                         #
我走进教室,天已经黑了。自从学校决定了我被推荐入北大的事以后,老师就不用再顾忌怕影响我的成绩,放心的把一些事情交给我让我帮忙了,于是我就成了老师们的御用帮手!
“恭喜你!”突然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啊!”我被吓了一跳,转过身看着出声的人。哦!是郑旭!
“恭喜你!北大!”郑旭站在那微笑的对我说。噢!郑旭他在笑!要是那些迷死他的女生看见不知道会怎么样?
“谢谢!”我也微笑的回应。虽然我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来恭喜我!郑旭和我在一个班级可却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话。我不矮,一米八的身高还是矮了郑旭五厘米,我不算很胖,一百六十斤的体重永远不可能有象郑旭一样完美的体形,我长的也算五官端正,但是和郑旭好像画出来一样精致的脸孔一比就差远了。
“很厉害啊!孙飏,北大!”郑旭靠近我在几乎要撞上时停下。
“没有啊!郑旭,你这么聪明,你也可以的!”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五厘米的差距离得太近还是很有压迫感的。
“那么你……下学期就不在这个班了?”郑旭又向前跨了一步,温热的呼吸吹在了我的眉间。
“嗯!……是的。”我又向后退了一步,撞在了课桌上。
“当心!”郑旭的手臂一下子伸到我身后,扶住了我的背。
“呃!谢谢……”我想站直轻轻的推了郑旭一下,没推动。实际上他的身体贴的更紧了,我逃避的向后仰,却发现自己被困在郑旭于课桌之间动弹不得。
“那么说,下学期我就见不到你了!”郑旭将头埋进了我的肩膀上。
“呃?不会啊!我还在学校啊!……郑旭……你,啊!”郑旭的举动吓到我了,可我却不敢细想下去。突然出现在脖子上的温热,让我一下子惊叫出声。
“我喜欢你!”从颈窝的温热处传进耳朵里的声音,和那个不断在我的颈部拓展势力的温热让我的脑子成了一片浆糊。
“呃!郑旭?……”我两眼直直的看着前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是我的!”我的校服不知什么时候被他解了一半,称不上结实的胸膛半裸在空气中。温热的触觉移到了我的肩胛处,有些和刚才的柔软不同的东西在啃咬着我,又有些湿热的柔软在舔拭着,不觉的很疼,只是这软硬交替的感觉让我的身体窜过一阵阵不熟悉的冲动。
“你要干……啊!”我的双手无意识的想要拉开紧贴在我身上的郑旭,胸口突如其来的一阵剧痛让我的后半句话消失在痛呼中。我右边的乳首被郑旭狠狠的咬了一口。
“不许推开我!”我的身体被郑旭压迫着几乎贴到了桌面上,腰几乎弯成了九十度。那湿湿的,软软的触感一直在胸膛上留连不去 。郑旭猛然收紧的手臂显示了他话中的认真。
“啊!…嗯…”意识到这仿佛享受一般的呻吟是从自己的嘴里发出,自己受的惊吓不是言语可以表达的,分不清是痛还是快乐的感觉从胸口弥散开来,一种酥麻似乎将浑身的力气抽离了,拉扯郑旭衣物的双手变的软弱无力,连带着声音也变的软弱无力,“郑旭……你知道……嗯……自己在干……什么吗?”
“把你变成我的!”简短的语言伴随着一下子扯掉我的长裤。
“啊!……”肌肤突如其来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和来自郑旭宣言的冲击,让我除了惊愕没有其他反应。
那让我头疼的温热下沿到我的小腹,在肚脐四周咬出一个个红印,身体感受着吻咬带来的快感,耳际流过舔弄自己肌肤的声响,我知道我起反应了!妈的!我十七岁!又不是七岁!当然会有反应!
“有感觉了吗?”郑旭抬头冲着我一笑,不是疑问只是称述事实。
“嗯……”我神色复杂的看着他,过大的冲击让我的大脑好像失去了功能,无意识的给予他的问题于正面回答。
“你真可爱!”听到我得回答,郑旭给了我个让人痴迷的笑颜,轻轻的拉起我的身体,慢慢的跪在我的身前,双手一路下滑到我的腰际,手指缓缓的伸进我短裤的松紧带里,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我的短裤褪去,双眼仰视着我,脸上依然带着吸取我所有神智的笑容。
他的话让我的脸皮自己起了反应,热的发烫,我的身体不自觉的依顺着他的举动,他的双眼好像磁铁一样吸引着我全部的心神,顺从的看着他的所有举动,忘记了反抗。
我的短裤被瞬间除去,暴露在空中的我的阴茎微微的勃起着,一下子几乎弹到郑旭脸上,我的脸一下子通红。
“呵呵……”郑旭发出一个让我快要烧起来的笑容。脸上的表情从容的不像是个和我同年的男孩子。
“啊!”他突然将我的阴茎含入口中,我惊愕的猛的吸了口气,身体不自觉的一跳,阴茎顶端传来了柔软温暖的触感,一种火热从顶端一直延烧到我的头顶,我的阴茎在他时轻时重的舔允下变得更加的兴奋,“哈……嗯”随着他舌尖有节奏的挑逗,我不禁扬起头,嘴里溢出呻吟,全身上下沉醉在他给予的快感中,“哈……嗯……啊!”一阵白光闪过眼前,大脑里接受到一种从未感受过得激烈快感。这就是口交吗?与自己打手枪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快乐!
我恍然的睁开没有焦点的双眼,快感的余韵还在身体里四处流窜,快感带来的酥麻让我浑身软绵绵的依入了郑旭张开的臂膀。我神情恍惚的顺从着郑旭的安排,坐在了椅子上,痴迷的看着对着我微笑的郑旭。郑旭在我面前脱光了下身所有的衣服,却半敞开上衣没有全部把它脱去,近乎完美的身体曲线好像那座著名的大卫雕像体现着人类躯体的美丽,让人有种想要膜拜的冲动,却比雕像多了一种少年独有的青涩,更像是神话中诱惑海员走向死亡的海妖!不过我此刻的感觉一定和那些海员一样,死在他的手里也无怨无悔!
郑旭再次轻轻握住我的阴茎,双手缓慢的有规则的律动着,我刚刚才发泄过得的下体再次粗大起来。在我又将达到顶端的时候,郑旭突然停止了动作,无法得到舒解的我不满的看向郑旭,他回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郑旭跨在我的身体上方,用手扶着我灼热的根部,试着将我引导到他的密穴口。他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将自己的腰沉下去,豆大的汗水由早已湿透的额头上不断的落下。
缓慢而确实的,我感到自己慢慢的进入郑旭的体内。随着逐渐的深入内部,紧缚的刺痛感越来越强,强的我几乎要呻吟出来,但是郑旭似乎比我还辛苦,好像为了舒缓痛苦一般,他缓缓的吁出。
“够了!……郑……旭!会痛吗?”在痛苦中我拼命的把话挤出来。郑旭微微睁开眼睛对我露出一个要我安心的笑容。
“你会帮我吧?”郑旭拉过我的手将它放在自己萎靡的下体上。我学着抚摸着他的阴茎,随着手中的阴茎逐渐变粗变大,郑旭的表情似乎感到了舒缓,“啊!……”他发出了今晚第一个呻吟,他看着我,“我可以感觉到你在我的身体里面,你呢?”
听到他的问话,我激动的将他紧紧的抱入怀中,“啊!”我的动作让我们光裸的肌肤贴在了一起,我的下体深深的埋入了郑旭燃烧般灼热的身体内部。
被汗水湿透紧贴额头前的浏海、眉间因痛苦而挤出的皱纹、紧闭的双眼、用力咬住的嘴唇……这是一张只有我才见过的脸。这个想法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如痛感一般的悸动像闪电般突然出现,在我的全身上下快速奔驰。
郑旭用手环住我的背,在我的耳边说“动吧”,轻轻的催促。
我复杂的看着一副全然将自己交给我的模样,依附在我肩头的郑旭,一种轰然冲到头顶的支配感控制了我所有的思想。
我按照本能的感觉由慢到快的移动身体,随着身体的律动,郑旭口中流泄出喘息般的呻吟声。“啊……嗯啊啊……”由略微开启的双唇间,不时可以看见粉红色的舌头若隐若现,让郑旭显得无比煽情。
速度不断的加快,我的意识好像不断上升的气球,眼前一阵空白,我在郑旭的体内达到了顶点。郑旭也在一阵悸颤中达到了高潮。
郑旭睁开眼给了我个高潮后虚幻的笑容,“现在,你是我的了!”
好高兴有人看啊!还有大大们给回帖!高兴!高兴!本来想积多点再发的,为了回报各位大大的支持!我再发点上来!我会加紧写的!请各位大大继续支持多给回帖哦!!


我用力抱住喘息着的他,吻住了他微张的嘴唇,纠缠的唇舌开始了我们这一生第一个吻。
结束了这个让我们两人都几乎窒息的拥吻,我凝望着郑旭深幽的黑眸,仿佛神智刚刚回来,脑海里刚才忘我的画面让我羞愧的垂下眼,却看见了两人光裸的身体,看到两人还相连着的地方。
“啊!……”我惊羞的推开郑旭想站起身,忘了自己还在郑旭体内,已经发泄过得阴茎很容易从郑旭身体里退出。
“啊!……哎哟!…”给这场欢爱耗去大部分体力的郑旭根本无法站稳,因为我突然的动作,郑旭跌在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上,腿间流下了红白相间的液体。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忙俯身抱住郑旭,笨拙的嘴里只是不断的道歉,手足无措的看着受伤的郑旭。
开始因为我突然的动作,神情变得更加苍白的郑旭,在看见我一副慌张的傻样之后,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红晕。引得我痴痴的看着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啊啾!”郑旭的一个喷嚏将我从痴呆中唤醒,我忙抓过一件外衣为郑旭披上,又抓过另一件将他裹住,双臂紧紧环住他问:“快披好!不要着凉了!”
“……呵呵!你这样子……还怎么让我穿衣服啊?”顺着郑旭的好笑视线,看见他的上半身被我用两件外衣裹得紧紧的,凌乱得上衣下露出光裸的双腿。
“啊!……对不起!……”我惊得一松手,四下拾起郑旭散落的衣物,长裤、内衣、袜子……内裤!……我羞涩的将所有的衣物一股脑的塞入郑旭的怀里,“喏!给你!”
“哈哈……你把自己的内裤给我干吗?”郑旭的眉眼都带着笑,脸色比先前显得红润了好些。
“啊!”我一把拿过挂在他手指上的内裤慌张的穿起衣服。
七手八脚的两个人总算都穿好了,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特别幸运!折腾了半天,那么大的声响竟然没有惊动别人!真是狗屎运啊!
我习惯性的整理了下被我们弄乱的课桌,虽然被郑旭讽刺说,不愧是老师的好孩子!我只是笑了笑接过郑旭手中的书包,和他走出了学校。
走到路口,郑旭晃了一下倚在了栏杆上,我一把搀住他的手臂,“没事吧?”他轻轻甩了甩手臂,我没放手,他转过头,闷闷的回了一句,“没事!”
我看了看他,扬手叫停了一辆出租车,让郑旭上去,问了他的住址告诉司机。
不知道什么原因,从离开教室起他的脸就一直板着。我趁司机没注意,低声的问他是不是很疼,要不要去医院?他一听狠狠的白了我一眼,咬着嘴唇不肯说话。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神让我有种心虚的感觉,把接下来的疑问给咽了下去。
出租车开进一片新建的高档小区,停在一栋十几楼的小高层前。郑旭立在楼洞口,两个人的书包扔在地上,看见我付了车费,郑旭空着手转身走上楼。我愣了一下,赶忙拾起地上的书包,快步跟在他身后走进电梯。
电梯停在十一楼,郑旭率先走出去,来到左手边的一间房门前,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出声叫住他,“呃,郑旭!”
他回过头,“干吗?”
“呃,我……我先回去吧!那个……你爸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意思。
“我不和他们住。”郑旭简洁的回了一句,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我看着敞开着的房门,想了一会也硬着头皮跟了进去。实在是无法放心郑旭,不知道他的身体到底有没有事。
郑旭的家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新式住宅,装修的不豪华,却很有格调。
“近来啊,呆站在门口做什么!”郑旭脱下外套扔在沙发上,转头冲着我叫了一声。
“哦!”我顺着郑旭指的方向放下手中的书包,看了看客厅里的沙发。沙发只是一张普通的三人座,还可以摊开做床的那种。(就是98年时候常见的那种猪皮沙发)郑旭在正中坐下了,不管我坐在左边还是右边都好像会紧挨着他。当然今天之前我是不会在意的,可是在发生了刚才的事以后……
郑旭注意到我盯着沙发看,似乎明白我的想法,他神色一变,冷冷的开口道,“你已经送我到家了,你可以回去了。”
“噢……那我就……”我如释重负的拾起脚边的书包。
见我真的准备走,郑旭的脸上一阵扭曲,牙齿咬上了下嘴唇,紧得几乎要咬出血。他腾的一下跳起来,脸色一片苍白,步伐踉跄得推开立在卧室门的我,冲进房间,“那你就快走!反正我们什么都不是!”房门在我的眼前‘碰’的一下关上。
【十年—vision】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