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爱你好不好—莫言伤

时间: 2016-07-04 19:44:50 分类: 今日好文

【爱你好不好—莫言伤】
圣诞节。
吵闹的节日。
在苏澈的眼中,圣诞节已经变了味。
彩光照耀下的夜晚,虽然美丽,但是在他眼前,一切却皆如青楼女子脸上的妆容,俗而浓厚。
苏澈摇了摇头,苦笑。擦肩而过的面容,哪一张是现实的,哪一张又是虚幻的。
笑着的,又是为谁?为自己,还是那张只有在圣诞节才出现的久违的脸?
也许,就这一场大雪能掩盖所有的吵杂,上帝何尝又不是在自欺欺人?
安安说苏澈不够浪漫。
浪漫在词典里解释的很清楚,但女人词典里的浪漫,又是另一回事了。
为了女友的浪漫,苏澈陪她在这个城市夜晚的一角漫步,对着大雪嬉笑,亲吻她微湿的额头。
安安的双颊浸润雪水的恩惠,随着彩灯的余光变得绯红。
在女友羞涩的低下头的时候,苏澈看见了他。
棕色的条绒长衣勾勒出瘦却匀称的体形,掩藏在衣领绒毛中的下颚时隐时现,从下颚引出的线条完美的描画出那张清秀的面孔。
白皙,像水一样的面容,在这俗气的城市里显得格格不入。
雪花在他身边飘过,不是掩盖,而是微微的亲吻着他的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变成水滴,滑落,在他眼中增添了浓雾的迷蒙。
在他身边,也许,有清新的空气。
大概注意到苏澈的目光,他转过头来,看着苏澈,笑了。
苏澈心里有一种振颤,有一种异样,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
"那个男生真好看。"女友在苏澈怀里缩了缩,苏澈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回过神来,他已经不见了。
那是与他的第一次见面。
这一面,注定了两人斩不断的因缘。
※※※z※※y※※z※※z※※※
"你无法在这个城市活下去,因为,你太单纯了。"

自圣诞节以后,苏澈就没再见过他,只是那张笑脸,却一直不肯离开苏澈的脑海。
苏澈提起画笔,画下了他,凭着记忆,画下了那张笑脸,心中的丝丝震颤,也随着画笔蔓延在纸中。
这张脸,很单纯。如水般的面孔,仿佛未受过一丝污染。
"不像我......"
叹气。
苏澈转身而去,留下的是被画布盖住的笑脸。
也许,自己像上帝一样,自欺欺人。

假期过去了,城市开始恢复它有规律的脚步。
早晚的车水马龙过后,是一颗空虚的心脏。或许它忘记了一分钟前的忙碌,停下来聆听风的呢咛。
而城市中的人,却都在为下一口饭工作,忙碌的忘了最初的自己。
苏澈,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喂,苏澈。我最近打算办一个画展,你过来帮帮忙吧。哦还有,你和石磊那有没有比较不错的作品,你们可是我的得意门生,总该拿出来炫耀炫耀吧。"
"放心吧,什么时候要画我拿过去就是。"
"一个周以后吧,你慢慢选啊不急。不过明天你和石磊得陪我去看下展厅,老规矩,一起设计下展厅。"
"嗯好,那我回去跟他说一下吧。"
"哈哈爽快,好就拜托你们了,明早10点直接到市文化中心一楼展厅吧,别迟到啊。你有没什么事?"
"没有了。"
"那我挂了啊。"
"嗯。"z
刚跟苏澈通电话的人艺术设计系的老师萧缪,平时除了教教课就是靠设计赚点闲钱,钱刚到手就马上请苏澈他们大吃一顿,最后赚来的全被烤肉啤酒抢去了。
萧缪年龄不大,32岁就已经小有名气,时常被请去讲课办画展等等的,为人和善,有时也有点孩子气。长的可以说是很不错的了,可就是因为他外表看起来没安全感,情史又太多,所以很多女孩跟他交往不到一个月就提出分手。
所以每次失恋了,萧缪就会拉着苏澈石磊去喝闷酒,每次都喝的烂醉,然后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疯狂批判自己的长相,还扯着苏澈的脸嚷着要跟苏澈换,害苏澈每次回家后都要用冰袋捂一晚被扯肿的脸。
别看这样,对苏澈来说,萧缪还是他的第二父亲,要不是萧缪,苏澈现在也许就流浪在这个城市的荒凉处了。
说到苏澈的长相,照女友的话来说帅说不上,但长着一张娃娃脸,总体来说,看起来很乖,但是人,就冷静的可怕了。就像看苏澈的画,满是寂寞,甚至连她自己都没自信能溶化苏澈画中的寒冰。
第二天,苏澈和大一级的学长石磊来到展厅。萧缪正在和展厅的负责人讨论着什么,所以他们就在展厅里四处晃。
展厅的外围没有墙,全是用落地窗围成的,仍想挽留冬日的阳光被路边残留的积雪反射到地板上,很温暖,洋溢着一种宁静。在这个城市中还有这样的一角,苏澈不禁感到欣慰。
想到当初来到这个城市,也只是为了这一点点的人间净土。y
苏澈的梦想就是在这里开自己的画室,为了祖父的遗愿,也为了自己。
这是个文化的中心城市,却也是复杂的让人喘不过气的城市。冷漠,勾心斗角,充斥着每个人的关系纽带,只需一只蚂蚁就可以让那脆弱的纽带变得粉碎。
身边的女友安安、萧缪、石磊,是苏澈唯一接受的人。b
当苏澈走入这个陌生的城市,连语言也无法沟通的时候,被人骗,被人侮辱,在他绝望的蹲在角落的时候,遇到了他们。
他们将苏澈带入了这个世界,开始学着这里的语言,这里的生活,苏澈对他们,有着一辈子都还不完的债。
他知道安安喜欢他,所以答应了她,算是一种报答,但是,仅仅只是报答,报答她和石磊......
盯着窗外出神,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苏澈面前,这个地方......画廊正对的地方,正是那天看到那个人的地方,那个位置,正是他站过的地方......
苏澈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为何只因发现了这一点就在傻笑?
"苏澈,你笑的好恶心。"石磊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想什么呢?"g
"呃......没什么。"
一天的忙碌过后,苏澈抱着大堆的图纸回到寝室。
快要满月了......令人失望的月光,如果能盖住它,苏澈希望永远也不要见到它......
随着画展的接近,苏澈自己都快忘了那个人了,直到这天,石磊过来帮苏澈搬画。
"喔,你画的风格还是一成不变啊,还是和刚见你时一样,大冬天的看你的画真冷......哎?苏澈,这是谁啊?"
一张画布被揭开,苏澈转过头去,猛地看见那张面孔。
"......哦,没什么,那天路上看见的觉得好看就画了。"
"该怎么形容?真漂亮啊......哎,苏澈,拿画展去吧。"
"这个......不太好。"对于苏澈来说,重新看见这张脸已经是种挑战了,更不用说放在画展上。
"拿就拿去吧,光你看我可心理不平衡啊,反正又少不了一块肉。"
"可是......"
苏澈想想,自己也曾忘记这张脸,自己在怕什么?只不过是生命中的过客罢了。
"嗯......好吧。"
※※※z※※y※※z※※z※※※
画展如期举行。
开幕仪式结束以后,苏澈坐在那天站过的角落。
马上就要春天了,却还有冬日般的阳光,照在苏澈身上,柔和,又安详。
苏澈昏昏欲睡,即使周围有吵杂的人群。
朦胧中,一道黑影挡住了眼前的阳光,光从影子无法蔓延的地方投过来,也许,看到了天使,好美......
伸手,苏澈想抓住他,但是昨夜的失眠让苏澈无力抬起双手,好累......我......抓不住他......

"苏澈?苏澈醒醒,你是猪啊都睡了一天了,醒醒!"
谁?石磊的声音?算了让我睡吧,别吵......苏澈微微的皱了下眉,不愿睁开眼。
"苏澈!苏澈知道你醒了,给爷醒过来!你画上的美人儿来了!"
什么?!苏澈猛一起身,"咣"的一下撞到石磊的额头。
疼......
"有这么报答叫醒你的人的吗?疼啊!安安,苏澈欺负我!"
安安也来了?不,苏澈现在看着的是他,是梦吗?幻觉?
他在对苏澈笑,落日的残光扫过他的刘海、眼睛、鼻子,最后停留在微翘的嘴上,连着唇边淡淡的笑窝,像渡了新娘的红妆,迷人,而又诱惑。
同样的微笑,却有不同的感觉,苏澈又一次陷入呆滞状态。
"澈?怎么了?"
苏澈回过神,"啊,不,没什么,只是,有点吃惊。"
安安在苏澈身边坐下,为他整理凌乱的头发,不知为什么,他有点怕让那个人看见这一幕。
"苏澈,他今天站在你那幅画面前惊傻一片人,那场面比萧缪喝酒还壮观。"
"对啊澈,还有更惊人的呢,李秀基是你同门师弟了。"
"师弟?"
"您好,我叫李秀基,Lee Suki,请多关照。"说着不太流利的中文,他很有礼貌的对苏澈伸出手。
"呃,哦,你,你好,我叫苏澈。"出于礼貌的握了下他的手,却也是一阵紧张。
"师弟?是怎么回事?......"
"吱......"门被推开,萧缪和画展负责人走进来,看见苏澈迷惑的看着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啊苏澈醒了啊。"
"这是韩国刚来的进修生,想必都介绍过了吧我就不废话了,这段时间忙画展都糊涂了,要不是前两天看见苏澈的画我还真忘了哈哈。今天听说我办画展就来了,那个李......"
"李秀基。"
"哦哦李秀基,不好意思我脑子不太好用。李秀基来咱这进修两年,正好比苏澈晚一年毕业。李......秀基刚来中国还不太熟悉,苏澈你就带他适应一下吧。还有我记得你一个人住是吧?"
"哦......嗯。"
"那正好你那是双人宿舍,回来收拾收拾让李......唉李同学搬进去吧。"
安安和石磊对萧缪的记性表现出怀疑的态度,盯得萧缪猛挠头。
"呃......嗯......好。"苏澈迷糊的答应了。
"谢谢学长,请多指教。"
画展就在苏澈的"神智不清"中结束了,也在迷糊中带进了一个"同居者",一切都像戏剧一样,让苏澈一时大脑无法正常运作。
虽然睡了一天,苏澈还是很累,所以没有吃晚饭就躺下了。睡醒了就好了,只是梦而已,苏澈对自己说。
清晨浓浓的奶香打扰了苏澈麻木的大脑,是安安?不对,她不会做饭,那是......?
肚子很饿,但不想起来......昨晚还是失眠了。
最近又是满月,总会想起那些撕心裂肺的痛,黑暗的仓库,还有冰冷的月光。
用窗帘遮住月亮讽刺的笑容,却像有人在不断的对他说,可笑,很可笑。
仿佛疼痛又重新回到身上,抬起那只曾经无法作画的右手,在黑暗中挣扎,就这样,在痛苦和现实中,逃避,无法阖眼。
这些都未曾跟远在美国的父母说过,苏澈怕听见他们哭泣的声音,就像失去祖父时那样。
突然阳光闯进苏澈的房间,苏澈下意识的用手挡住光亮的入侵,一道长长的疤痕脱离睡衣袖子的遮盖,在他白皙的皮肤下显得格外扎眼。
秀基的眼中闪过些许惊讶,有点犹豫地说:"对不起,我......听到房里有声音,所以,来叫您吃饭......"
秀基不知所措的看着苏澈,那样子让苏澈想起了以前家中养的小猫,每次偷吃东西以后就躲在角落无辜般地看着他,那眼神,像极了。
"嗯,醒了。"苏澈有点开心的笑了一下。
"那......我在外面等您来吃饭。"
"嗯?嗯,谢谢你。我等下就出来。"
秀基缓缓地关上门。这个人,总是这样小心吗?
苏澈觉得秀基同自己想的不同,刚开始时只觉得他是纯洁的,连碰触都会让他受到污染,但是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秀基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大概原来的自己太极端。苏澈起身看着镜中满是倦容的自己,突然觉得很安心,连苏澈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秀基的出现,是上帝给苏澈的补偿吧。
洗刷过后苏澈走出房间,他发现多了很多东西,将原本空旷的客厅变得很充实。
秀基安静地坐在桌前看着苏澈,热气腾腾的早饭将他的脸包围在轻轻的迷雾中。
苏澈很久没吃到这样的早饭了,在来中国的5年中每天不是面包牛奶就是泡面鸡蛋,唯有好点的时候就是萧缪请他们开胃和安安看不下去带苏澈去补营养的时候了。
"学长,好吃吗?"
"嗯?嗯好吃。"苏澈还埋在面前的一堆美食中。
秀基有点得意的笑了。
"这都是你做的?"
"是的,以后学长想吃什么跟我说,我给您做。"
"嗯以后不要叫我学长了,叫我苏澈,我就叫你秀基。"
"好,那就叫您苏澈。"
"啊,还有,别用敬语了,听着别扭。"
"嗯,苏澈说什么就是什么。"
苏澈抬头望着秀基的笑脸,这张脸的变化为什么这么多呢?单单只是一个笑容便让苏澈感受到众多不同,摸摸自己的脸,多久没有秀基这样的表情了?
※※※z※※y※※z※※z※※※
春天随着李秀基的到来慢慢的靠近这个校园,路旁已寻不到积雪的痕迹,它们留下的,就是曾在冬季精心保护的幼芽,带着稚嫩探出襁褓。
秀基刚来的这段时间,对苏澈来说还是不太适应的,毕竟身边多了一个人。不过秀基跟安安不同,虽然在同一屋檐下,秀基却从不跨越苏澈的个人空间。除了每天早上叫醒苏澈以外,只要苏澈不找秀基,秀基是不会擅自打扰他的,这让苏澈觉得欣慰。
新的学期开始,苏澈也投入到学习工作中,而秀基需要上半年的汉语补习班,所以两人的生活相互间很少有所干预。
苏澈和秀基都是好安静的人,两人在一起一向是安静的看书,喝茶,画画,偶尔聊上几句,两人相处的时间不长,却很有默契,所以很多事不需要语言就可以沟通。
每次好吵闹的石磊来苏澈宿舍时总是待不到三分钟就马上逃走了,嘴里还不断嘟囔着"跑哪也再不跑你这来了",结果第二天还是照常报道。
连安安也不能理解苏澈和秀基对安静的偏好,也会闷得拉苏澈出去玩。虽然苏澈不会拒绝安安,但如果可以选择,他更愿意选择和秀基在一起。
别人可以不理解,只要他们两人之间明白就足够了。
时间过得飞快,就在两人看书喝茶的分秒中,半年过去了。苏澈和安安升入了大四,石磊留校当了本科生导师,而秀基也正式进入了国际教育学院,作为留学生在苏澈所在的艺术设计系进修。
秀基的人气很旺,刚进入学院两天的时间,全校就都知道有这么个留学帅哥了,所以很多女生都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对秀基发动爱情攻势。
萧缪常开玩笑的说,如果把追秀基的女生全都加起来,就可以组成一个连乾隆都叹息的庞大后宫,不过后宫总有首,还得挑一个皇后,否则后宫就塌了。
秀基对萧缪的调侃总是还以一笑,也从未提过对那个女孩有了好感,苏澈见他不说,也不好过问,不过如果真要秀基找到那个"皇后",苏澈心里也会有不舍,"只是在一起习惯了吧",苏澈对自己笑道。
这天正是秋日的下午,带干的凉风吹进客厅,苏澈跟秀基正好没课,就沏了一壶茶坐在沙发上看书,突然几声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房间中的宁静。
秀基起身开门,门还没完全打开,石磊就拎着一个巨大的超市袋子挤进来了。
"你俩,陪我喝酒。"石磊张口闭口一股子酒臭味儿。
两人呆看着石磊将大堆的零食倒在桌子上,然后见他又转身出了门,拎进一捆啤酒。
苏澈知道,石磊这苦命的又失恋了。
秀基却是第一次看见,到现在还没明白。苏澈就叫秀基过来坐下,然后在耳边轻声地解释给秀基听。
石磊看两人这么亲密,倒酸气反上头来,开了两瓶啤酒递给他俩。
"老规矩,喝。"
石磊这习惯看是被萧缪带出来的,不过唯一不同的是石磊不会死拽着苏澈的脸,但是石磊耍酒疯却是经常变换着花样,也没法说那算酒品好还是酒品差。
苏澈和秀基只是小酌了一下,石磊却一口把瓶子里的酒喝了个干净,然后酒瓶往桌上使劲一戳,就开始讲述他的痛苦经历了。
原来石磊跟也是留校的同届服装设计系系花告白,结果当场被拒。本来这也就算了,没想到中午吃饭时旁边隔间正好是那系花和她的好友,听什么都不该听到的一句,就是"长得那样还敢来跟我说喜欢我,也不看看配不配的上。"石磊自然是一肚子窝囊气,半口饭也没吃就跑出去喝闷酒了,现在正是"第二锅"。
要说石磊的长相,其实也不差,但说是有点太"个性"了。石磊长得黑,又加上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的,其实放在过去是一个绝顶的帅哥,不过生错了时代,在现在这个以白为美以嫩为推的时代里,已经不吃香了。
"长得不好?起码我不恶心,苏澈,嗝,你说?我恶心?"
石磊吐着酒气往苏澈面前猛探了下头,苏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石磊的铁头撞到沙发里去了。
"唔......不恶心"秀基在旁边帮苏澈扶了扶。
"要说当年,哼哼,本爷儿还是个抢手的货!不就审美观变了吗?还得逼我,嗝,整容不成?娘们儿干的事儿大爷我不干!"
"要不是安安......我......"石磊话没说完,就又一咕嘟灌下半瓶酒。
"我......"苏澈也举起瓶子,猛灌下去,顿时脸上一片绯红。
秀基不解地望望石磊,又瞅瞅苏澈。
"好哥们儿,够义气!来!喝!秀基,你也来!"
"啊?恩,嗯嗯。"
............
夕阳斜下,整个宿舍已经变得一片狼藉,苏澈本就不能喝,石磊又是失恋猛吹瓶,只有秀基是比较清醒的。
石磊醉了后摊在沙发上,安静了没一会儿就蹦起来,拖着空空的超市袋子愣是要回去,秀基没办法就给萧缪打了个电话,把石磊送了出去。
转身回到宿舍,秀基愣住了。
那是怎样一幅画面?天色已半暗下来,宿舍里充满暗红色的残光,沉降在苏澈的身上,像浓厚的奶酪,化不开。
光将苏澈分成了两个人,一半在光亮里,一半却在黑暗中。
秀基能感觉到,现实中的苏澈,就是这个样子。
"嗯......"苏澈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打断了秀基的思考。
秀基关上宿舍门,走到苏澈面前,蹲下身来,目光扫过他凌乱的头发,眼睛,绯红的面颊,最后停留在苏澈微张的嘴唇,秀基再一次失神了。
睡梦中,苏澈感到嘴唇上一阵湿热,带着微微的颤抖,很小心。
突然看见几年没见的妈妈,她抱着还是孩童的苏澈,给了孩子一个吻,温柔地笑了,"苏澈最乖了,妈妈爱你......"
"妈......"
苏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星洒满天了。月亮眯着眼,毫无顾虑的闯进一切没有防范的领域,偷窥地上人们的一举一动。
客厅被收拾的很干净,没有开灯。苏澈坐起身来,头隐隐作痛。
好久没喝这么多酒了......
脸上还是湿的,斑斑泪痕把苏澈身下的衣服打的透湿。很久没梦到妈妈了......上一次好像很远了......
他站起身,发现面前地上有一张画。
这是......自己?
自己的左右脸被黑暗和光明争斗,却有两行泪从眼中渗出。
我......真哭了?
这幅画......是秀基画的吧。苏澈抬头看看秀基紧闭的房门,将画收入手中,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却不知,那扇紧闭的门后,是一颗迷茫、无法自已的心......
※※※z※※y※※z※※z※※※
那天做过的梦,苏澈没对任何人提过,至于那个梦里的吻,也只当是梦太真实。
连续几天,秀基都常常泡在画室里,到很晚才回来。只有秀基自己知道,自己这样是为了逃避苏澈的眼睛。
吻了苏澈的那天晚上,秀基失眠了,在凉台站了一晚,看着丝丝烟雾飘向空中,第一次尝了香烟的味道,呛人,却忍着不出声地咳嗽,怕门那边的他发觉自己的失常。
初秋的风还是很凉的,香烟的味道绕着正在变装的枫叶,不停打转,最后在风中变成透明。
风,让秀基变得清醒。
那一晚,秀基想了很多。
"喜欢他,是真的喜欢他,也许从一开始就喜欢了,只是,现在才发觉到。就算苏澈和自己性别相同,也无法说服自己不去注意他。所以,就让我去喜欢他吧,即使他不会注意到。守护他,在他身边。就陪在他身边好了,除非他让我走,否则,我不会离开。"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秀基在见到苏澈的脸时还是会尴尬。毕竟秀基从未有过恋爱经验,而初恋又是个男的,这让秀基在"实战"上没有把握。
秀基明白"同性恋"这个概念,他的喜欢,他的爱,是他所在的城市里被人所忌讳和瞧不起的,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不想否认自己的感情。
秀基几乎在一夜之间,变化了。
苏澈也注意到了秀基的变化,秀基的脸变得很憔悴,他时常想问问秀基。但秀基老是和苏澈打时间差,所以苏澈老抓不到他,就算晚上坐在沙发上一直等秀基,也总是在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醒在床上,"又失败了。"
石磊也发现了秀基老躲着苏澈,就趁着晚上研究课题时间到秀基的画室探探口风,结果每次秀基都用他杀人的微笑把石磊的话都堵了回去。
【爱你好不好—莫言伤】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