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劫色不劫财—渺渺轻烟

时间: 2016-07-04 18:14:25 分类: 今日好文

【劫色不劫财—渺渺轻烟】

第 1 章

  菜花街,是胡瓜镇最有名的一条街。
  有名之所以有名,当然是因为女人的缘故。你到各处走走,打听一下当地最有名的街道,人们众所周知的大多是花街柳巷,人多爱色,而色字迷人。而这胡瓜镇的菜花街的出名,也是与女人,与这"色"字有关。
  传说二十几年前,当时的天下第一邪美人江羽玉不禁貌美如花而且才艺双绝,一双如梦似幻的丹凤眼更是让人没看一直想看,看了还想看,再看眼里就拔不出来了。虽然拥有"魔教圣使"的恶名,但是仍然阻挡不了无数名门公子王宫贵族拜倒在她的魔掌之下。
  谁曾料到,江美女在先后收服了天下有名的四大美男之后,居然收拾包袱带着四个相公退出江湖。从此之后,便有无数美女打着追寻革命前辈脚步的旗帜,踏上了一妻N夫的不归路......所以在若干年之后,还有无数人讲起这个邪美人的伟大历史,感叹唏嘘者以及崇拜者无数。
  听说江美人离开江湖后,带着一家人来到了胡瓜镇,在这里建立了菜花一条街,专门做男女皮肉生意,一时间菜花街迎来送往,门庭若市。而菜花街出名后,江美人不堪其扰,随后一家人便不知所踪。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故事有种流传形式,叫做"传奇",就是把真实的人物包装之后以以讹传讹的形式不断的加以加工再混杂上个人色彩再流传出去......
  还有一种形式,叫做"包装",就是利用名人效应宣传自己的东西,把自己的东西死皮赖脸的贴上别人的标志,来获得大众的瞩目
  像江羽玉那种邪魅成性的女人当然是有可能开妓院的。但是如果她真开妓院那就是俗了,不是你把她想俗了,而是她自己俗了!像她那样的女人哪会开妓院啊,她只会弄个强盗窝而已。
  ......
  你没有看错,就是那种"此树是我载,此路是我开,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的那种强盗。要进入这个行其实简单的很,只要你有高超的武功让其他强盗心服口服,或者有江羽玉那样的一身皮囊,冲人家笑笑,再笑笑,包准他们什么话都不说,直接让你坐上老大的位置。
  虽然江美女从事的是强盗这么有前途的职业,偶尔还干点兼职生个孩子什么的,但是在这种只有自己四个丈夫长的还可以看的环境里,实在不适合美女的生活。所以,没过几年,江美女就又收拾包袱带着老公跑路了。但是她似乎是年纪大了得了健忘症,而她的四个老公又同时得了选择性失忆,于是乎,他们走的时候就忘了带点东西,例如他们的四个孩子之类的......
  事实证明,人的生命力是顽强的,有的时候比小强还要强,详细见证请看江家四兄弟。不管怎么说,在他们不断的不屈不挠抗争中,守着父母留下来的一大堆钱财的兄弟四人终于有惊无险的长大了。在强盗窝里长大的他们没有选择的继承了先人的事业,为把山寨建设成为现代化的职业强盗窝而努力奋斗着。
  终于有一天,十八岁的老大江东觉得胡瓜镇已经不足以盛下他的雄心壮志,于是他便离开了,去江湖中寻找他自己的天空。
  终于有一天,十八岁的老二江西也觉得胡瓜镇的人已经无法再让他怜悯,于是他便离开了,去江湖中寻找需要他怜悯的人。
  老三江南是个漂亮可人而且很有责任感的孩子,可惜的是八岁那年被个变态老头拿糖诱拐了之后,不知道从哪里学了身武功回来,小小年纪就已经是打遍胡瓜无敌手,于是他也就被众位崇拜不已的山贼推上了老大的位置,从此开始了自己辉煌的事业。
  终于有一天,山寨里张灯结彩的大搞庆祝,江南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已经十八岁了!江南很激动,因为十八岁是他们江家的法定成人日,代表着他可以离开这个装饰的比人民政府还豪华的山贼窝,开始他江南大侠新的里程碑。
  就在江南收拾好两大车行李准备给小弟江北留书出走的时候,他才悲惨的发现,刚刚十六岁的小弟江北同志已经不顾同样被抛弃的革命同志的友谊先一步弃他而去了。
  气愤中的江南毁了山寨大半的建筑物,惹得二大王寒武纪和掌管财务的小黑抱头痛哭:"仓库里抢来的那些垃圾银子终于派上用场了!"
  无奈江南留了下来,因为他没法丢下那些不会抢劫的强盗兄弟们不管,所以他只有继续发扬强盗的传统主义精神,努力把这一行业发扬光大。
  从此以后,天下还是太平的天下,山寨也还是太平的山寨,强盗也还是只劫财的强盗,直到有一天六叔家的小狗子逛妓院回来,在大家面前非常骄傲的宣布自己以十六岁的高龄从此脱离了童子鸡的行列,让这太平的日子到了头。
  说起当日的江南飒爽之姿,山寨里的大老爷们偷偷的流口水,只见火冒三丈的江南冲上去手起、脚起,几下就把小狗子扁成了猪头,那身资、那身手、那气势......最重要的是那下手一狠,跟冬天一样冷酷无情,包准连六叔都不敢承认这是他儿子。可怜的小狗子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江老大,岂不知他戳到了江南的痛处--江南,还是货真价实的童子鸡一只。
  不能怪山寨里的其他人不与老大有福同享,出去乐乐的时候就忘了老大,但是,带着一个比菜花街的女人们还漂亮的男人去嫖那些女人,真的是很需要勇气得一件事情。所以,每次他们偷偷溜出去的时候,都会远远的对着江南的背影,高声的唱"我们都需要勇气......"
  于是乎,江南的终身大事就这样一拖再拖,拖了还拖,一直拖到了江南十八零半岁。
  在经历了这么惨痛的丢面子事件之后,江南痛下决心,这种事情靠不得别人,只能自力更生。
  话说江南这长到十八岁,除了经历了被老娘老爹抛弃以及被两个哥哥善意遗弃这种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之外,还没有受过什么挫折。长的粉粉嫩嫩漂漂亮亮白白净净的江南从小就是在别人羡慕加嫉妒的眼光里长大的,虽然后来经历了被人拐骗这种不幸的事件,但是他还是坚强的度过了那段虐待师傅的艰难时光,成为了胡瓜镇第一高手。
  因此江南总结出了一条经验,那就是--有志者事竟成!
  江南在家里仔细打扮一番,浅蓝色的上好丝段长袍更是显的他美丽动人......奥,是风流倜傥,自信的对镜子一笑,果然是倾国倾城......不对,是、是娇艳妩媚......也不对......反正就是很迷人就是了。
  前面已经说过了,菜花街是胡瓜镇最有名的烟花一条街,大白天的都门庭若市。里边的姑娘小官们工作时间三班倒,每人每天工作八小时,包准您什么时候来都会得到最满意的服务。当然您也不能强迫他们工作,要知道他们可是受到劳动法保护的,如果你不小心触犯了胡瓜镇的烟花地保护法,将要受到没收身上全部值钱东西以及裸奔绕镇一圈的惩罚。
  为了保险起见,江南还是选择了晚上出现在菜花街,为了不让自己太丢脸,白天的时候他还特意到XXOO书店从胡瓜镇第一神秘人曾爽那里买了一本《春宫八十八式》来研究,虽然对里边稀奇古怪的图没怎么看懂,但是江南还是很有信心打好这头一炮的。
  站在菜花街最大的妓院"风花雪月楼"的前面,江南一时感慨万千,多少英雄豪杰,甘为红颜折断腰,看这菜花街上一朵朵娇艳的花迎风绽放,自然是引来色狼无数。当然江南是不会承认他是色狼中的一员,他只是来做一件由这一阶段跨越到那一阶段的事情而已,跟色不色扯不上关系。
  在老鸹怀疑的眼神之下,江南挺直腰大摇大摆的走进大厅走上阁楼,只见刚才还人声鼎沸的大厅瞬间静了一下来,所有人的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往夜莺小姐房间而去的江南,要知道夜莺小姐很少见客,只有她看的上眼的而且还有钱付大笔银子的人才可以见上她一面,长的丑的就算是一掷万金也甭想这"风花雪月楼"的花魁抬一下眼皮。
  等到江南进入夜莺的房间,底下才有人冒出一句:"刚才那人是夜莺小姐的闺中密友吧?一看就像是女扮男装!"
  江南没听见这句话,因为他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将要见到的人身上,胡瓜镇第一花魁奥,一定很漂亮的吧?听说她一直卖艺不卖身的,这次居然给他破例让江南有点......忐忑不安,没错,就是忐忑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要知道江南的预感一直是很准的,就像有一次他预感大哥会倒霉,结果他被人下了巴豆,拉了三天上不了床;还有一次他预感二大王会倒霉,结果他被人下了迷药和巴豆,在床上拉的起不了床,还有一次......
  说这个的目的不是为了说他的预感都会跟巴豆有不解之缘,而是说明他的预感一直很准确而已。
  不过江南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退缩的,毕竟他要是再不把自己的终身大事解决好,他觉得在众兄弟面前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以前江南单纯不知道,但是在他知道了之后是绝对不允许被人嘲笑的事情发生的,所以他打死不回头,因为在胡瓜镇还没人能打的过他!

第 2 章

  老鸹把江南领到中厅就退出去了,江南正奇怪呢,却见由内室里走出一个丫鬟,江南很少分人美丑,因为他觉得能干才是最重要的。就像跟他一起拦路抢劫的兄弟们没一个长的对得起人民的,但是他还是觉得他们挺不错的,因为在他的英明领导之下他们都发挥出了做为男人的优势,能干到让管钱的二大王总对着满仓库的金银财宝发愁,想着怎么败家。
  然而这个由衣服来看应该是丫鬟的女子,江南承认她是美的,江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觉得她挺美的。而出来的丫鬟扶乐看到江南,却是大大的愣住了,不由的想,这该不会是哪家的小姐觉得新鲜,女扮男装来的吧?
  可她毕竟是风月场所的人,眼力自是不同一般,江南虽然个子不高,再加上有一张酷似他那个当年号称"天下第一水美男"的老爹的脸,确实给人雌雄莫辩之姿,但是如果你能不被他的美色迷惑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先不说这个美人有喉结,就说那眉宇之间的英气,便不是一般女子可有的。
  所以扶乐只失态了一会,便低下头款款的一下腰身:"奴婢扶乐,恭请公子,公子请随我来。"
  江南点点头,觉得扶乐的举止甚是好玩,他的举止虽然不算粗鲁,但是毕竟跟风度什么的扯不上边,想想看,强盗窝里长大的孩子会有什么风度可言?抢劫的时候是你跟人家讲风度啊还是人家会给你讲风度,所以江南的气质全靠遗传基因撑着,才不会糟糕的一塌糊涂。
  随着扶乐走进内室,只见不算小的内室里纱帐弥漫,悠扬的琵琶声声。
  由于江南对乐理一窍不通,所以他也就只能想起这么多的形容词了,还是那句话,强盗窝里长大的孩子你还指望琴棋书画样样皆通?站在门口只能看见漫天的纱帐的最里边有个人影,其余的只能自己想象,而江南却没有多想,毕竟他只想给自己一个美好的初夜,明天他就可以抬头挺胸的走出去,向兄弟们宣布他,江南,也已经长大了!
  "公子,请坐。"
  纱帐里传来柔柔的女声,香脆酥软的想让人咬上一口,让江南想起了隔壁刘大妈做的香酥猫不理贴饼。他仔细打量了一番室内的布置,要说坐的话......这里只有一张床,连个凳子都没有,江南很干脆,直接坐到了床上。
  "公子,请喝茶。"
  一旁的扶乐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江南接过来,皱着眉头二话没说直接灌了下去,末了撇撇嘴,真难喝,还不如小寒屋里的茶叶好喝呢!
  "江公子,今天怎么有空到夜莺这来呢?夜莺今天中午接到帖子,还真有些不敢相信呢!"
  琵琶声骤然停止,只听得夜莺娇柔却毫不造作得声音,像是在询问,却又像是在怪罪,怪罪江南为什么不早些来。里边的人可能做了什么动作,因为江南看到扶乐点头作揖离开了,不过从他的角度却完全看不到里边人的动向,他只能看到一个淡淡的影子。
  江南不会应付这等场面话,所以他没有回话,在他看来是想来就来,不想来的时候谁也拉不了他来。今天中午给出的钱,他打劫一次都不见的能得那么多,他要是她肯定也巴不得有人天天来。
  其实江南这么说,可就有点冤枉这菜花街的第一花魁了,要说这夜莺小姐可是艳名远播,多少人捧着银子想要见她一面却见不上的。再来大家都知道夜莺是卖艺不卖身的,而江南却是为了迈出历史性的一步--告别童子鸡时代而来,这就表明了今天会是夜莺的初夜,算起来,他花的那些钱根本不算多。但是江南不知道这些,请原谅他从来没有出入过烟花之地,进而污蔑了大家心目中的仙女。
  "公子为何不回话?"
  一只纤纤素手拨开幔帐,露出一张如出水芙蓉般清丽的面孔,夜莺的美并不是艳丽,而是清雅高贵,一点都不像是个烟花女,反而像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尽显优雅。这样的人物,你不用关心她穿了什么漂亮的衣服,戴了多少漂亮的珠钗,因为她本身的美丽已经遮盖了这些俗物,让你忘记去关心她的衣着,哪怕是她就穿了件单衣披散着头发。
  "你......你怎么不穿好衣服!"
  高贵美人只穿单衣的时候很不巧的就让江南碰上了,这样的情景对江南来说刺激太大,除了他老娘之外他恐怕没见过只穿见单衣的女人,更何况夜莺的单衣穿的也并不是那么规矩,里边的风景似隐似现,让江南觉得惊慌。
  "穿衣服?江公子难道忘了自己是为什么来的吗?既然呆会要脱,奴家又何必穿呢?"
  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江南却全然没有男人该有的自觉性,他想推开夜莺,却怕自己会伤了她,她看起来很柔弱的样子,肯定不能承受江南的一掌。所以惊恐的江南就被推倒在床上,床上还坐了一个衣衫不整的美人。
  "你想干什么?"
  江南拉紧衣服,往后退了退。
  "奴家没想做什么呀,江公子来找奴家不就是要做这个的么?"
  夜莺抛了个媚眼,声音依旧柔柔,可是手上的力道可是一点也不轻柔,直接去拽江南的衣服。
  "你走开,别过来!"
  抓紧衣襟,江南两眼含泪,他明明是来嫖妓的,为什么感觉像是被嫖了呢?
  "江公子,总有这么一次的,你就乖乖的从了我吧!"
  清脆的一声,江南身上的外袍破了个大洞,夜莺优雅的把手中的破布一扔,继续进攻,不给敌人留有一丝喘息的余地。
  "我......我不干了!"
  江南抹抹眼泪,一把推开夜莺,飞快的跳下床,头也不回的跑了。跑出夜莺独占的三楼,正好撞到一个客人,只听得被撞的那人发出诧异的声音:"现在的千金大小姐怎么都喜欢女扮男装来妓院哪,扮也扮的像点啊,光那张脸就过不了关。"
  江南爆走,猪头再现。
  女人好可怕啊!
  眼泪汪汪的江南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由于他跑的太快而且一直没有回头看,所以就没有看到夜莺趴在三楼的窗户上,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的背影,嘴角擒着一丝奸笑。
  就在江南抱头鼠窜之际,一双白的惨兮兮的手从后边拉住了他已经残破不堪的衣服,只听清脆的一声响,江南本来就已经破损的衣服已经荣升到乞丐装的行列。
  停止脚步,江南低头看着衣服。只见一双青色的鞋子飘到了江南的眼底,不用抬头看都知道,能这么神出鬼没的人只有XXOO书店的老板曾爽一人。
  "江......南......,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曾爽黑色的眼睛发着青色的光芒,面无表情的脸看起来极其恐怖。"就......知......道......你......小......子......有......发......展......前......途,来......我......给......你......介......绍......一......本......新......书......一......百......两......一......本。"
  接过银票,曾爽嘴角轻轻上扬,愉快的飘走了。
  江南用眼角瞄到消失的背影,无声的尖叫着跑回了山寨。胡瓜镇第一高手又怎么样,对于这个从他记事起开始就一直是这个相貌从来没有改变过,说话瑟瑟发抖走路用飘的男人,他一直保持着恐惧心理。其实江南一直觉得曾爽才是胡瓜镇第一富豪,因为他卖给别人东西从来没人敢打价,也没人敢说不要。
  一溜烟的跑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江南躲进被窝里只露出了脑袋在外边,在昏暗的油光下颤抖的拿出了曾爽卖给他的书,不是他好奇,而是他不敢不看。只见上书几个大字--龙阳八十九式,送给在妓院吃鳖的江南。
  江南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第 3 章

  又是菜花一条街,不过不再是"风花雪月楼",而是"云搂月会馆"。
  坐在胡瓜镇最大的小官馆的楼顶上,江南无限惆怅,你说这风流的地方为什么都跟花啊月啊有关系?
  昨天晚上晕过去醒来之后,他继续脸红心跳的研究那本《龙阳八十九式》,晕了再醒,醒了再晕,终于在晕了八十九次之后看完了全书,然后顶着两只熊猫眼顺利的最后晕了一次--睡着了。
  一觉好眠。因为昨天晚上江南同学已经以传统的自学方式由"家里蹲耽美学院"XXOO自学成材系顺利毕业,现在就差出去实习而已,所以信心大增,以至于天还没完全黑就迫不及待的跑来了菜花街。
  不过江南羞耻心还是有的,大白天的逛这种地方对他来说有一定的心理压力,所以他只能偷偷摸摸的爬到人家的房顶上,度过这漫长的一个时辰。
  太阳这个单身汉落西山,月亮跟它后宫里的妃子们迫不及待的爬出来招摇过市。今天晚上的月亮又大又圆,照的江南心里很是敞亮,他整整衣装,做了个向前进的经典POSS,从房顶一跃而下。
  江南站稳,跺跺脚,奇怪,怎么软绵绵的?他低头一看,受了惊吓似的猛的跳开。
  妈呀,鬼啊!
  "他%¥%#!#¥的,哪个不长眼的敢踩老子!"
  一身白衣的"鬼"姿势怪异的从地上爬起来,撩开飘到脸前的长发,按着腰仰头大骂:"赔我肉体以及精神损失......你@#$#*&#!#·!#¥%·!#¥%......"
  经典的国骂在他看到江南的脸的时候,宣告无声。
  "......"是流口水的声音。
  "我叫任民璧,是这家店的老板,公子贵姓?"
  江南的手被一把抓住,那个号称自己叫"任民璧"的男人几乎贴在他身上,还在对着他的脸流口水。
  "江南。"
  "原来是江公子啊久仰大名!失敬失敬,江公子在哪里高就啊?是不是正式工啊?要是临时的不如到我这来打工,我包你每天吃香的喝辣的大把的人伺候着,每天工作八小时,工资你不用担心,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如果业绩好月底还发红包,我们这还有全勤奖、最受欢迎奖、还有胡瓜镇第一美男奖......得任何一个奖都会有奖金赠送,如果你做完一年还有分红!我们的工作性质很简单只要分开腿恩恩呀呀叫两声就好了,绝对是良家妇男发家致富绝对好路,公子有没有兴趣啊?啊?啊?"
  江南被吓的瞪大了眼:"那个......我是来做嫖客的......"
  "嫖客?"
  任民璧皱起清秀的脸,随即便一挥手绢:"做嫖客多没前途啊,既要出力还得付钱,你想想看这多不划算哪!哪有我这里公子哥们舒服啊,每天有人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还有人给钱,世界上哪来这么好的事啊,江公子你说是不是啊?"
  "是......不对,好象不是......"
  江南已经被逼的整个人跟壁虎似的贴到墙上了,前面的人就整个压在他身上,一张清秀的脸离他的脸只有一指距离,一张不算大的嘴巴一开一合让江南晕眩不已。
  号称胡瓜镇第一高手的江南居然推不开眼前这个看似瘦弱的男人,看来他真该回师门好好修炼一番了。江南欲哭无泪的心想,我只是来逛窑子啊,为什么整出这么多事情......
  "这样吧,江公子,只要你肯来我这干,我偷偷给你加百分之二十的薪水。"任民璧看看四周没有人,神秘的贴在江南的耳朵上嘀咕
  "我......"
  "百分之三十。"声音已经有点颤抖。
  "不......"
  "百分之四十。"已经开始咬牙切齿。
  "可是......"
  "百分之五十,不能再加了!"
  "这个......"
  "啊,老板,求求你收留我吧!"
  江南刚要开口,一个更大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只见任民璧狐疑的回头,一个白色的影子已经扑了上来......抱住了他的腿。
  "老板,求求你留下我吧!我刚出生就没了爹,三岁死了娘,好不容易长到这么大,跟我一块长大的小黑狗狗也死掉了,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我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我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吃了这顿没那顿......老板你一定要收留我啊,我都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嗝......要是你不收留我我一定会饿死的,老板,求求你了!"
【劫色不劫财—渺渺轻烟】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