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诱惑(男男生子)—空城计

时间: 2016-07-04 16:44:22 分类: 今日好文

【诱惑(男男生子)—空城计】

楔子
"1万,一晚上,怎样?"
他呆呆的站著,看著这个大言不惭的家夥。他疯了吗?一晚上1万?就是一个顶漂亮的处女都值不了这个价钱,更何况是一个长相平凡又毫无优点的男人?!
"开......开什麽玩笑!"
"我当然不是开玩笑。"说著他拿出一本支票本,唰唰的写了些字,然後撕了下来,微笑著举了起来,"看,支票都开好了,答应还是不答应,只等你一句话。"
他咂了咂嘴。1万啊......他辛辛苦苦奔波一个月也拿不到这麽多钱,这家夥随随便便就说要给人,这简直是造孽!
他实在没办法抗拒这个诱惑──只是一晚上而已,他又不是女人,怕什麽!?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吧,而且试问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被狗咬了还能拿钱的好事?!只怕会有许多人为了这钱,把腿送到狗嘴边让它咬呢!
"成交。"他尽量不让对方看出他对这钱的渴望,直到那人把支票递了给他,他才紧紧的拽著那张支票,不敢松开一分一毫。
那男人不经意的露出不屑的表情,不过很快就消失了,他说:"我会跟你联系,你出去吧。"
他没有应答,直接不发一言就走了出去。关上门之後,他颤抖著拿出了那张被手心渗出的汗润的皱巴巴的支票,仔细的查看了一遍,确认了上面的数额,这才放心的呼出一口气,然後大踏步离开了总经理办公室。
该要两万的,他有点後悔。

1
九月的天气仍然很热,这没有装空调的顶层,更是热的人干坐著就会流汗,热的人暴躁起来。
"你个老家夥,吃完饭收拾一下行不行,我还要带小孩呢!"妇人一边大声对坐在饭桌旁翘著二郎腿剔牙的男人呼喝,一转头,坐在她身边的小孩开始拿拼命撕随手抓到的书,她一扬啪啪几下,打的那小孩直哭个不停。"叫你撕,叫你撕!"
那男人冲了过来,一把抱过那又哭又闹的小孩安抚了几下,才回过头骂那女人:"她屁那麽点大,懂什麽啊,你脑子有毛病是不是!?"说完抱著孩子到房间里去了。
"我就看你宠吧,宠坏了看你怎麽办!"那女人站了起来,不耐烦的看看家里四面乱七八糟的情况,随口便喊:"家乐,出来帮忙收拾一下桌子!"
家乐从房里走出来,满脸不耐。他正在琢磨著一整版的求职信息,老妈却叫他干这干那的,不用说,收拾完之後肯定是要带小妹睡觉,四点半洗米煮饭买菜。真搞不懂这两个老人,这麽穷困的日子也能过的如此惬意。
他脑子一刻没有停过,正胡思乱想之际,手里的碟子盘子一时没拿稳,!啷全部摔在洗碗池里面。幸好没有摔碎。
可这惊天动地的声音把老妈引来了。她怒骂:"你就不能小心点!?"
"下次小心下次小心。"家乐怕了老妈那张永不停歇的嘴巴,无论做了什麽事都先认错。
"真是没有一个能叫人省心的!"妇人一边走一边骂,那声音家乐觉得必定是一整栋楼都可以听见的。
家乐叹了口气。
他习惯性的忽略厨房外面男人和女人的争吵声,开始幻想未来几天的行程。一万块,他将要拥有这一笔对他来说很重要的钱了。虽然这钱来的不光彩,他要为这钱像妓女一样让别的男人上他,不过这也没关系了,只要能摆脱现况,要他做什麽都可以,被人上算什麽,出卖身体又算什麽?!只要有钱,他做什麽都愿意!他连未来落脚的城市都选好了,现在,就等著将那笔钱拿到手!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并且将那一点点的自尊心都抛至脑後。

2
赵靖宇坐在大班椅上,把玩著他打火机。他不抽烟,但是他喜欢收藏打火机。此刻他手中把玩著的这的确是个极品,是坐在他对面那个喋喋不休的男人苏文辉从XXX国给他带回来的。
要不是因为这打火机,他早就把那老母鸡似的男人赶出他的办公室去了。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原来你也知道我没听啊。"
"你......唉,靖宇,我怎麽也想不到你会有这种嗜好,怪不得以前那些女人一个个送上门来你都不要,原来你是同性恋!我说你要找男人也找个好点的吧,这个程家乐算是什麽东西!"
"我怎麽觉得你这话醋味特别重呢?"赵靖宇冷冷的说。
"去你妈的醋味!"苏文辉忍不住大吼。
赵靖宇冷笑一声,说:"我的事你还是别管这麽多,况且我也不会再告诉你,既然你选择了背叛我去跟著老头子,就别指望还能在我这边捞到什麽好待遇。"
苏文辉急了,连忙说:"我没有背叛你,除了上次christy的事,我......"
"既然做了也不必不承认了。我等下还要开会,你就请回吧。"
苏文辉看著赵靖宇冷酷的侧脸,尽管心里难过,还是转过身离开了。
赵靖宇手中的精致打火机不断被打著了又熄灭,那火光在明亮的办公室里面根本不值一提。
赵靖宇看著它一明一灭,想起了那天的事。
那天他那当医生的表哥到他的公司办事,後来在他的办公室看到一份简历......
"程家乐?我看看......"
"怎麽了?"
"没有,这个人好像是我以前的一个病人。"赵海川拿起那份个人简历,修长的手指翻了翻之後,脸上露出了笑意,他对赵靖宇说:"没错,就是他了。"
赵靖宇不解的望著他,拿起那份简历看了看,上面的男人叫程家乐,一个普通男人的样子。
"三年前,这个男孩子到我那里看病,谁知道,居然是个那样的‘病\'......"
赵靖宇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当时他就对程家乐有了兴趣。那个时候程家乐的简历之所以会出现在他的桌子上,是因为一场人事变动。赵靖宇不但把程家乐留了下来,还把他调到自己身边。本来他还一直苦思要如何程家乐上钩,後来无意中听人说起,程家乐十分吝啬,从分部门调到总经理办公室连请原来部门的同事一人喝一杯咖啡都不肯。於是赵靖宇决定拿一笔钱来引诱他,只是没想到区区一万块就可以让一个人把自己给卖了,还是一个有正常工作的男人,这叫他怎麽能不鄙视这个人。
不过,他对他的身体还是十分期待的,程家乐啊程家乐,我倒是要见识见识,双性人的滋味到底是怎样的!

3
程家乐不解的望著眼前这个男人。
"你到底答不答应!"对方愤怒的拍桌子,这音量引来了餐厅其他人的注意。程家乐看到那侍者已经开始关注他们这桌了。
叹一口气,他是最不希望受到关注的。"我答应啊,我说了,我要十万。"
苏文辉冷笑,这小子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也不看自己是什麽货色,居然敢要挟他?哼,不知好歹!"我要你离开靖宇,你最好照我说的去做,否则的话我可不能担保不会出什麽事。"
程家乐有点心惊。今天苏文辉来找他,一开口便是让他离开赵靖宇,离开这个城市,看来他十分在意赵靖宇,所以程家乐才抱著侥幸的心理提出十万块这个条件,其实这个价钱对於他们这些公子哥儿来说真的不算什麽,为什麽这个苏文辉就是不肯答应他呢?!他只是一个市侩小人啊,为什麽这麽些钱就能打发的小人,苏文辉就是不愿意打发?!
"我......我说了,只要你给我十万......我马上走,立刻,好不犹豫!"
苏文辉在心底冷笑。靖宇啊靖宇,这麽个嗜财如命的穷鬼也值得你跟我翻脸?!天大的笑话!
"一句话,你答不答应?!"
虽然有点怯,但程家乐还是摇了摇头。十万,他做梦也想得到十万!这次要赌一回!
"很好。"苏文辉笑了笑,随即唤了侍者来结了帐,然後起身离开了这餐厅。
程家乐惊魂甫定,好半天才找回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他这头一回的勒索,居然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他走出那间高级餐厅的时候,太阳有点刺眼,当时是下午3点。
他茫然的四下张望了一下,不知去哪里才好。不用上班的下午,不想回家,竟然就没有地方可去了。
"就是他!"
程家乐转过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几个男人抛进了一辆面包车里面。
光天化日之下,他就这样被绑架了?!
"你们想干什麽!?"程家乐从撞击的晕眩中清醒过来後,马上质问车内的四个男人。全是陌生的脸孔。
他从来不会去得罪什麽人,为什麽这些人要绑架他?!老爸也穷的要命,要绑也绑富豪的儿子吧!这些人是不是搞错了!"喂,我跟你们说,我家很穷的,你们绑架我也拿不到什麽赎金!我......唔唔......唔......"他还没说够,就被塞了块破布在嘴巴里。
嘴巴被捏开的时候痛的要命,他意识到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安静的呆在一边,时刻保持清醒,免得再让他们对他动粗。
这是什麽世道!
车子行驶了不久後,终於停了下来。程家乐暗自懊恼著没有去记住来时的路线的时候,就被抬下了车子。
程家乐被带进一间废弃的仓库里,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好痛......"他呻吟著爬起来,却立即被一脚踩住了後背,被迫趴在地上。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感觉到害怕,这些人......目的到底是什麽......
"怎麽样,被踩在地下的滋味好不好受?嗯?"
这声音......他挣扎著抬起头......是苏文辉!是他!
程家乐全身颤抖,苏文辉到底想干什麽......他想起刚才的事,全身一个激灵,立刻毫不犹豫的大喊:"我答应你,我什麽都答应你,你放了我,放了我!"他拼命想要爬起来,背上的脚却死死的压著他,他根本站不起来。他害怕这种在低低的地方被蔑视的感觉,这令他怕的快要疯了。现在不要说是要他答应苏文辉,就是要他拿十万块出来,他也答应!
苏文辉冷笑,"太迟了,现在我已经不想跟你做这笔交易了。"他围著程家乐转了一圈,"真是胆小鬼啊,这麽点架势你就吓成这样了?我真怀疑靖宇的品味,虽然说只是床伴,好歹也挑个优秀点的吧,怎麽就选了你这种垃圾!"
程家乐哀求著说:"放了我吧,放了我!"
苏文辉不理会他,继续说:"看看这四个男人,他们是赵家老爷子借给我用的,也就是靖宇的父亲,他十分反对靖宇在外面乱来,让我无论如何也要除掉你,所以借了这四个人给我。
你说我该怎麽办呢?"
"求你,放了我......"
"让我想想......靖宇有点洁癖,要是我让这四个人上了你,他就不会再想要你了吧?"
程家乐瞪大了眼睛,"你说什麽!放开我,放开我!"从来没有感到如此害怕过,听到这话後,他剧烈的挣扎,"放开,放开!"说什麽也不能让他身体的秘密暴露在这麽多人面前!
"你们四个上吧,虽然要你们上个男人是为难了点,不过这次任务完成以後我会给你们一人 一笔额外的钱。我的钱宁愿给你们,也不想白送给这种不要脸的男人!"
"不,不!"
踩在程家乐背上的脚终於拿开了,他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却立刻被抓住了。他马上被推倒在地,那四个男人一步步向他走近......

4
程家乐拼命反抗,可他哪里挣得过四个男人。他不单一点没有改变自己的劣势,还被踢了好几脚,抽了好几个耳光,正当他快要放弃抵抗的时候,苏文辉突然一声大喝:"住手!"
那四个人都停下了撕扯程家乐的衣服的手,全望向苏文辉。
"你们都住手吧,不用做了,我们走!"说完,五个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们的脚步声渐渐远离了。
程家乐的衣服被扯的乱七八糟,半边脸肿了起来,身上被狠狠的踢过的地方也痛的要命。他呆呆的望著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
过了许久,他才慢慢爬起来。整理衣服的时候摸到脸上,上头竟全湿了,嘴巴里边也干干涩涩的。是流眼泪了。
程家乐这时才放声大哭起来。
哭完之後,他就这样衣衫不整的坐在地板上。这家嘛,还是要回去的,可是这一身衣服该怎麽走出去见人......啧,这个时候还有空想这麽些有的没的。他还是站了起来,尽量把那被扯坏了的衣服整理到最好看的样子,才步出了那仓库。
夕阳快要沈下去了,视野里都是红彤彤的一片景色。仓库周围是生长的乱七八糟的杂草,不远处有一条不大的马路,没什麽车子经过。这里看来是市郊。
程家乐咬咬牙,顺著马路走了起来。好半天都没看到一栋像样的建筑物,後来他看到几间工厂,这才意识到自己搞错了方向,只好往回走。直到天黑,他才走到一个大马路边上。
他是拦了一辆城际大巴回到市里面的。
原来那个地方离市内也不是很远,是个小工业区,几乎要废置的了。程家乐心里难受,尽管那车上的乘客和售票员一直拿怪异的眼光看著他,他也无暇理会了。
下了车之後,他犹豫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不敢这副模样去买衣服,只好硬著头皮回了家。
"你这一身衣服是怎麽了?"他母亲问他。
"刚才......跟人打架了。"他胡乱说了个理由。
"打架,这麽大的人了还跟人家打架,你要不要脸啊!"
"行了,知道了。"他知道母亲又要开骂了,连忙走进房间里去把门反锁上了。
他母亲敲了两下门,在外面继续骂:"这麽大的人还不懂事,出去打架,真是有毛病!你......"
那声音还在继续,他烦不胜烦,只好脱光了衣服钻进被子里去了。
那委屈劲又上来了。
自从小妹妹出世以後,他在这个家似乎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这其实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还是亲生孩子比较亲嘛,更何况他还是个十岁才收养回来的孤儿。
没错,他是孤儿。大概是因为这副身体,他被抛弃了。他在孤儿院住了七年,七岁那年被一个单亲家庭领养了,後来那家的母亲结了婚,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外婆家养,他也被遣回孤儿院。他又在孤儿院住了三年,直到他以为自己会在孤儿院住一辈子的时候,现在这家人来收养了他。
当时这对夫妇结了婚十年仍然没有孩子,所以决定收养一个。他们需要一个十岁的,安静的孩子,他完全符合了这条件,只是他身体有缺陷。他们考虑了一个星期,最终还是决定了收养他。程家乐现在回想起来,也许他们当时是想制造一起好心收养残疾孤儿的新闻呢,像他这样的畸形人,那些社会新闻什麽的肯定乐於报道。可惜这一家子最终还是这麽平平静静的过来了。
五年前,养母怀孕了。两夫妇都是在国家单位工作的,这孩子自然是不能要了,可程家夫妇说什麽也不愿意把这孩子拿掉,只好走了一些後门,交了一些罚款,总算把孩子给生了下来,工作也没丢。
这之後,本来就对他不是十分热心的夫妇,更是将全副精力放在了小女儿身上,特别是程家爸爸,他特别喜爱这个女儿,疼的不得了,对家乐几乎就是没拿正眼瞧过了。家乐知道,他们是不喜欢他身体有缺陷。记得三年前,他生了一场大病,进了医院住了好久,那个医院的一个医生知道了他的身体状况,硬是要他给他研究,甚至答应给他一大笔钱。他自然是没有答应。可养父母也觉得脸上无光,越发冷淡他了。
现在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搬出这个家,找个地方,租间小房子住下来,安安静静的过完下半辈子。
这个愿望真能实现吗?
现在看来是暂时不能了。
他打算跟取消赵靖宇做那个交易。今天是轮奸未遂,保不定明天後天会不会出什麽买兄杀人的事,他不想为了这区区一万块冒这个险。
其实就算这个交易不成功,他还可以找另外的交易对象。总之,他必须尽快於赵靖宇划清界限。
他算是彻底怕了。

5
程家乐敲响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
"进来。"赵靖宇声音沈稳,就像平时一样,可程家乐却觉得异常紧张,手脚甚至发抖。
程家乐进去并且把门带上後,走到赵靖宇的办公桌前面。
"赵先生......"
"什麽事?"赵靖宇忙碌於一大堆公文中间,根本没有抬起头看过他一眼。
程家乐觉得不知道怎麽开口说那件事才好,虽然在他心中那事根本不算什麽大不了的,可要他像问候的话那样轻易的说出口他还真做不到。始终不是件光彩事。
他沈默,赵靖宇也不说话,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各不相干的面对著面,程家乐觉得这场景诡异得很。
"我,我来是换钱的。"他终於找到了一个切入点,急忙说。
"还什麽钱?"
他不是忘记了吧!"就是那天你给我的那一万块。"程家乐把话说了出口,心里面顿时轻松了许多。
这个时候赵靖宇才终於抬起头来,他没有任何疑惑不解的表情,只是笑了笑,放下手中的工作,看著程家乐说了句:"怎麽,被吓怕了?"
程家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满腔怒火,可他是有点害怕这个上司的,也不敢在他面前发怒,只好强自压下怒意,"这种事是人都会怕好不好......"
"我不是把你给救了下来吗,你应该充分信任我,我绝对有能力保障你这段时间的安全。"赵靖宇淡淡的说。
原来昨天是赵靖宇发了话救了他,不过他也不会以为苏文辉当时是突然大发慈悲,他只是以为苏文辉有什麽更加要紧的事。"那谢谢了,不过这个交易我不想再做了,我把钱还给你,你把我调回原来的部门,我们两个从此毫不相干。"
"呵呵,你还真天真啊,你以为收了我的钱你还能全身而退吗?如果说苏文辉是恶人,那我赵靖宇绝对比他还坏,你只自认倒霉碰上我就是了,这还钱的事就不用再提了。况且,就算把你调回原部门,你我也还是下属和上司的关系,什麽叫毫不相干,笑话!"
"你真无耻!我说了不干了就是不干了,你像苏文辉那样找人强奸我吧,反正我就是不干了,大不了我就当被狗咬了,也损失不了什麽!"程家乐彻底被他激怒了。
赵靖宇仍然是那副笑脸,不过他站了起来,慢慢踱到程家乐身後,伸出双手环住了程家乐的身体,在他耳边轻轻说:"那麽,你这副雌雄同体的身体,就是被世人知道了,也无所谓吗?"
程家乐大骇,虽然他之前已经做好在他面前被嘲笑的准备,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揭穿,令他无地自容,也就没有去追究赵靖宇是如何知道自己身体的秘密的事了。他任由赵靖宇抱著,身体开始发软。
三年前父母那幽藏著不满的目光,清晰的浮现在眼前,不,不!他说什麽也不愿意再看到他们那眼神了!还有公司里的人,所有认识他的人,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这件事,他还有什麽脸面活下去!
赵靖宇知道自己是说中了他的痛处了,忍不住为所欲为起来。他的双手渐渐往那纤细的腰部以下游去,他的手在那欲望的中心轻轻划了几个圈,反复挑逗著对方的意志,正当他准备深入的时候,程家乐突然一个激灵,跳开了他的掌握。
赵靖宇笑著看他,不说话。
程家乐懊恼的发现自己的欲望已经稍有抬头,他尴尬的转过身去。
"我给你加钱吧。"赵靖宇突然说。"五万。"
"!""!",程家乐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正在一秒秒的加速著,他心动了。
"就是苏文辉也不会愿意拿那麽多钱来,现在只要你点个头就可以拿到了,难道你不心动吗?"
"......"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今天你是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你是陪定我了,因为我不喜欢用强的,所以才决定花这笔钱。你考虑清楚了。"
程家乐忽然转过身,闭上眼睛喊了一句:"我答应你!"
赵靖宇轻蔑的说:"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行了,你如果没什麽事就出去吧,我还要工作,不要再妨碍我了。"
程家乐忍住屈辱的感觉,匆匆离开了那个令他厌恶的办公室。

6
"赵老弟,怎麽到我家来了,今天不用到公司去?"赵海川笑著像完全没有一点客人的样子的堂弟赵靖宇打招呼。
"我买了那个双性人,一夜。"赵靖宇在沙发上坐下。
"开完笑吧,你!"
"我对他的身体很感兴趣。"赵靖宇笑了笑。
"看不出来你有这种嗜好啊,三叔居然会不管你,怪了。"
"他早插过手了,不过我堵了他的嘴,他也没话可说,任我玩就是了。"赵靖宇说,"你快告诉我他的具体情况。"
赵海川摊摊手,"当时他不愿意让我检查啊,而且他父母的脸色也很难看。後来他的病一好就出院了,所以我什麽资料也没有拿到。"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真是,不要这麽精嘛。"赵海川丢给他一份资料。"给你。"
"呵呵,果然不愧是我大哥,行了,我走了,这份资料我看完後还给你。"赵靖宇说完便站起身走人。
"你小子,拿了东西就走人。看著点,那份资料我没有备份的,很珍贵的!"

虽然很不情愿,程家乐还是敲响了赵靖宇办公室的门。
"请进。"
【诱惑(男男生子)—空城计】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