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无法自拔—chibimaster

时间: 2016-07-04 15:13:57 分类: 今日好文

【无法自拔—chibimaster】
"算了,我没心情了。"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停住亲吻他的动作,我诧异的看着那张月光下越发迷人的脸,黑暗中他澄澈的目光仿佛穿透我的身体,到达了更为遥远深沉的夜的彼岸。
"怎么了?"我想用手轻触他的脸颊却被他侧脸闪过。
单手推开我,他滑下床走进浴室,冷冷的声音像玉石落在地板上:"不想做的人是你。"然后碰的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听见哗哗的水声传出来,我低叹一声,倒向绵软的床被。我刚刚的确有些心事在想,气恼的揉乱自己的头发,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他是个何其敏锐的男子啊。我正望着天花板发呆,却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水声停止了,而风扇转动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莫非......
"你干吗?!"一声怒吼惊飞了停在窗台上休息的山雀。
"不是的,我以为你一个人在这里哭来着......"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挠挠后脑勺。
"出去!"
被人粗鲁的推出浴室,我只得呆呆望着又被关上的门,"我们一起洗吧。"对着里面谄媚地说。
"滚。"真是简单明了又伤人自尊。
"在你上厕所时乱闯进来是我不对,不过我也是出于好意关心你......"我决不轻言放弃。
"我不想听原始社会的野蛮人说话。"又恢复了先前平淡冷漠的语气。
"那我硬闯了。"盯着门把手,我厚颜无耻的笑着。
"无耻下流之徒。"门被人迅速的"咔嗒"一声锁上。
"我找钥匙去。"贼笑着走开,我开始回想浴室的钥匙被我放哪里去了来着。
十分钟后
"宝贝,我刚刚有点小问题想不通,所以分神了,惹你生气了?"我把沐浴乳倒在洗澡绵上,揉出无数白色泡泡后快乐的洗着他美美的背。故意用手指滑过他精瘦结实的腰部,神经遍布的敏感地带,成功惹来瞪视。盯着他红红的耳根,我一阵窃笑。
"你又有什么心事?"他抬起手臂配合我,语气中透出不耐烦。
"就是想,在你之前我是不是还喜欢过什么人。"他的身材真是好得我随时随地都想把他按倒在地,行三天三夜不道德之事,呵呵呵。
"你对我是一见钟情,除我之外没喜欢过别的男人。"他一提到以前的事语气就变得怪怪的,似乎不高兴我知道,无奈我自己又不记得了,哪怕他是在胡编乱造我也只能像小学生信奉老师的话一样听信他的一面之辞。
"你是我初恋?"我推测出这个答案。
"废话,这不明摆着的吗。"
我发现他说这话时连脖子都红了,眼神也飘移到别处,真是个害羞的人。
"亲爱的,我们来做吧。"我色眯眯的看着他光滑平坦的小腹。
"你要是敢再像刚才那样我决不轻饶你。"冷冷的语气中暗藏杀机。
"那哪儿能呢,我一定会全心全意为你服务的。"我轻啃他的耳垂笑道。

"那我多不划算啊,从头到尾只爱过你一个人。"激情平息后我抱着他躺在浴池里,话才落音就感到怀中的人一僵。
"什么意思?"z
"我一直觉得男人就是要多爱几次才会成熟,我这还半熟呐就被你摘下来了,当然不划算。"不怕死的说完之后突然觉得背后阴风阵阵。我连忙抱紧怀中人往温暖的水中沉下去几分,好让乳白色的水漫过我们的肩头。
"原来你是这个问题想不通。"y
他的声音听起来又怪怪的了。"亲爱的,从你的语气里我听不出爱。"
"哼哼。"他冷笑。z
为何冷笑?我莫名的眨眨眼,尚不致死之将至。
"去死吧,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一声怒吼之后我的头被人按进水里呛了几口,随后就听见他起身摔门而去。
"咳咳,我......说了什么啊,咳,咳咳。"大难不死的我趴在水池边上大口喘气,惊魂未定,"谋杀亲夫啊~~~"这个脾气古怪又暴躁的男人。
我知道他对于让我恢复记忆这件事不是很积极,而我自己也不是那么想知道,不过是偶尔会好奇罢了。无论是在面对某些场景时涌上心头的熟悉感,或是偶尔出现在脑海中的模糊印象。当你不管如何努力也找不回那些失落的碎片,完不成那幅残缺的拼图时,就会被一种巨大的无奈感笼罩住全身,并且产生快要窒息的感觉。
其实我最喜欢看的,是他生气的表情。当火气在他脸上熊熊燃烧时,那张死人脸就会变得生动起来,变得像一个正在被爱着的人。明明是那样感情丰富的人,干吗总把自己藏在面具后?逗他是我生活的两项最大乐趣之一,当然这种想法是不能让他察觉的,至于另外一样乐趣不用说正常的男人都知道。
仰面浮在水里,我恶劣的笑了,难道我失忆前也这么恶质?

魏峰刚走进餐厅,漂亮的服务员就迎上来:"先生,请问您几位?"
"我妻子已经订好座了,四十八号,谢谢。"他微笑着回答,今天是他和妻子两周年结婚纪念日。
"您请跟我来,这边走。"在电脑上查对了客人名单后,服务员在前面为他带路。
当他们穿过大厅时,魏峰的目光被一个身影抓住了。那是一个靠在露天阳台上吸烟的男子,落在露台上的微弱灯光映出他的侧脸,一张足以令女人神魂颠倒的男人味十足的脸,并不是很俊美,但是很有性格。夹着香烟的手指细而长,薄薄的双唇刻出冷峻的线条,他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时下女生们最迷恋的那种拒人千里的冷淡气质,昭告周边的人:不要随便靠近我。
男子捻熄吸了一半的烟,迈开修长的双腿准备走回室内,魏峰立刻收回视线,跟上服务生的步伐。

他一翻开那份标着"叶漓"的档案就立刻呆住了,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个人就是他昨晚在饭店见到的那个男人。虽然照片上的人带着眼镜,发型也不同,但魏峰就是知道他们是同一个人。这个人是他的新助理?盯着照片上那双薄薄的唇,他的脑海里闪过那张冷峻的侧脸和那副生人勿近的表情。

"你的新助理是不是叫叶漓?"妻子兴奋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他挑眉,奇怪她是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的。
"你怎么会知道?"连他也是刚刚得知,他们公司的保密系统这么差欠吗?
"他是我大学同学,有名的酷哥呢。当时就有很多女生追她,现在还有他的粉丝团锲而不舍的跟踪追击。"听语气,她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大学时代。
"可以想象。"他笑,暗叹现在的女人哪来那么多力气?不知她妻子当年是否也是其中一员。
"你见过他本人了?"z
"还没,只是照片。"他撒了个小谎,解释起来太麻烦,况且昨天那情形也不算是正式的见面。"今晚吃什么?"他岔开话题转移妻子的注意力。
"我炖了鸡汤,你回来吃吗?"
"唔,恐怕不行,我们要替你那老同学开个欢迎会,我不去不好。"说着他向后一靠,随意的转动手里的笔。
"那我晚上要不要等你回来?"
"不了,你早点休息吧。我很晚才会回来,我睡客房,尽量轻些不吵到你。"他没有忘记妻子一向浅眠,很容易惊醒。
"好的。记得不要喝太多,你的胃也不好。"
"嗯,挂了。"收了线,他望着那张照片出神。的确很有魅力,连这种每个人都会被照成通缉犯的黑白照也掩不住他的气质,换作他是女的恐怕也......为自己突如其来的怪异想法而失笑,他合上那份档案开始处理公文。人要到下午才来报到,魏峰却忍不住开始期待在阳光下见到那张令他印象深刻的脸了。

"老大,你也坐过来一起喝啊。"一个和魏峰比较熟的女员工大声招呼他。
他笑着摇头,"你们玩吧,我刚才喝多了,头晕。"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这个上司酒量很不好,也就放弃再鼓动他,反正今天的主角是那个酷酷的叶助理,老板只要负责埋单就好啦。
那头的女同事们今晚可是全部铆足了劲,火力全开的对叶助理展开攻势。他一进来就立刻被全体女性同胞荣升为公司内部黄金单身汉之榜首。那个位子本来是老板的,但是两年前在他伤透众女士的心和相识两年的女友结婚后,第一的位子就虚悬至今,现在终于有人来填补空白了,列位女勇士都在各处暗下决心要攀折这朵"高嶺之花"。今晚就是收集各类资料的好时机,于是她们每个人抓紧机会你一句我一句的细细"盘查"。而叶漓虽然酷酷的,倒也会拣几个他觉得可以回答的答一下。
"那你至今为止喜欢过几个女的?"一个胆子最大的女同事此问一出立刻威震四座,所有想问又不敢问的人都凝神屏息等待叶漓的回答,连靠在远处闭目养神的魏峰也不由得凝神静听,此刻没有人去责怪提问的人没有用上十几种修辞法让问题变得有美感且易于接受些。
"目前为止只有一个。"叶漓用他特有的清冷声音回答,沉静的双眼中看不出有特别的情绪。
"然后呢?"又一个女同事大着胆子接着问。
"没有然后,我们不可能。"他淡道,拿起酒杯喝下一口血红色的液体,所有人就这么静默着看他缓缓咽下那口酒。
"嗯哼,我们来唱歌吧。叶助理,你爱唱哪首?"一个人适时的打破沉默,大家又纷纷恢复常态,喧闹声又回到包间里。
魏峰从头至尾都闭着眼睛,当听到叶漓说出那句"我们不可能"的瞬间,他有那么一股冲动想要睁开双眼看看叶漓说话时的表情,是不是变得不那么冷淡了?但他还是硬生生压住,因为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双眼睛禁锢住了,那不带感情的目光像审视自己的猎物一般穿透他的皮肤深入骨髓。直觉告诉他那是叶漓的目光,但是他想不透对方为何如此盯着自己,他想要从他身上获取什么信息呢?他像只严阵以待的食草动物般绷紧全身。紧张的感觉一直持续到叶漓移开了双眼,简直像是被人从牢笼中释放出来一样,他悠悠睁开眼睛,舒出一口气,短短几秒却仿佛一个世纪。
不远处,叶漓拿起麦克风,清冷磁性的歌声像泉水一样流泻而出,惊艳四座。
大学时的乐队主唱吗?果然名不虚传。魏峰再次闭眼,但是这一次他却像被温暖的水流轻抚着全身一样沉静在叶漓用歌声创造的世界里。

"魏总,你家到了。"车子停在一幢乳白色的小别墅旁,叶漓转头看向那个躺在后座的男人,"是否需要我送你进去?"
"嗯......"魏峰用力甩甩头,想让自己快要变成浆糊的脑袋清醒些。他是那种醉意随着时间流逝越变越大,而意识也逐渐被侵占的类型,今天是战线拉得太长了,沙哑着嗓子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进去。你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明天第一天上班不能迟到。"他打开门,摇摇晃晃走了出去,叶漓没有跟上来。
好容易到了门前,却怎么也摸不到钥匙,而他的意识又在这个时候越来越模糊。不知叶助理走了没?今晚不会就这么露宿家门外吧......
在他摇晃着就要向后倾倒时,一双手臂从后面及时有力的扶住他。时机掌握得刚刚好的叶漓看着怀里昏睡过去的人,扯出今晚第一抹真心的笑容:"果真像传闻中一样酒量差到不行,还爱逞强。"左手伸进魏峰的上衣口袋,顺利找到钥匙,就着灯光找到锁孔,两个人一起消失在门后。

早上六点半,刺眼的晨光令他不得不艰难的睁开浮肿的双眼,酒意全消后的头痛感立刻来袭。他揉着眉心记不起自己怎么进来的。拉开被子一看,发现身上穿的竟然是睡衣,而更让他惊奇的是低头闻闻身上,还有沐浴乳的香味!他呆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原来他醉酒了还能自动干这么多事,真该庆幸没有在洗澡时摔死在浴室里。他起身,妻子应该早就起床了,现在一定在准备早餐,洗漱完毕后他走向厨房。
"昨晚是你帮我洗澡换了衣服?"一定是他又吵醒她了,他可不会蠢到真的以为自己有那么神奇。
"没有啊,我昨天吃了感冒药就睡了。是你喝太多,自己换的也不记得了吧。"好笑的看着他,妻子把早餐抬到桌上。
神了!他该报名参加Discovery测试一下特异功能或者找个心理一身看看自己是不是有个第二人格昨晚恰好苏醒了,拿着三明治,他边吃边想。

"嗯,我要去出差,一个星期就回来。你让妈妈来和你住好了,或者你回去也行。嗯,那就这样,我挂了。"合上电话,魏峰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拨通号码,铃响两声之后一个冷冷的男声传来:"魏总。"
"叶助理,你准备一下,我们要去南部分公司视察一个星期。"简洁的交待了需要带走的资料,他得到对方的肯定答复后就收了线。
虽然只工作了一个月,但是叶漓的适应能力很强,脑子也很灵活,做事节奏快而有效,和他配合得天衣无缝,他已经开始考虑是要给他加薪还是增加带薪假期了。
一下飞机,炙热的空气就扑面而来,让人感觉仿佛置身蒸笼,魏峰觉得发烫的地面都热得可以烤鱼了。好在分公司的人早已等在机场外,上了空调车,魏峰才缓过来,最怕热的他早已汗流浃背,而看看身边的叶漓倒和没事儿一样依旧是清凉无汗,令他暗自佩服不已。
下午在市郊的厂房内转了一圈后他们被接待到酒店里下榻。
"我有点事,晚上可以离开吗?"晚饭后叶漓问他。
"可以啊,带好手机和钱,注意安全。"今天的工作已近完结了,他不是个苛刻的老板。看着叶漓起身而去时挺拔的背影,他忍不住想:不会是有老相好在这里吧?继而又为自己多事又八卦的想法失笑。
傍晚七点钟,他打发了那些下属后独自一人走出酒店,现在气温正宜人,是去海边踩踩沙滩吹吹海风的好时间。他刚走出旋转门就看见那抹熟悉的背影斜靠在罗马柱旁,已经换上了舒适的休闲装的叶漓似乎在等人。
他没有上前去打招呼,下班时间不干涉员工的私生活是他的原则,于是他准备绕道走去不远处的沙滩。他正要迈步时,一辆吉普车飞驰而来,又在距叶漓所站之处一米的地方猛地刹住,就见一个高大俊朗的男人从车上走下来,笑容满面地走向叶漓,展开的双臂像张大网环住那个瘦长的身影,相反叶漓则只是轻轻回抱了对方一下。原来是朋友,就在他微笑着正要走开时,叶漓却神使鬼差般看向他这边,自然而然的四目相对几秒钟后,叶漓朝他轻轻点头,拉着那个男人上了车绝尘而去。
接下来几天的行程都被安排得满满的,但是每天吃完晚饭后叶漓就会自动离开。魏峰猜想那个高大的男人一定是他的老朋友了,两人相隔异地恐怕难得有见面的机会,他决定在最后一天晚上做一件好事。
于是晚饭结束时,他微笑着对正要起身离开的叶漓说:"今天晚上你不用赶回来了。"两个人住在隔壁,他知道每晚十点之前叶漓就会回来,"最后一个晚上就在你朋友家住一晚吧,明天中午的飞机,你早上再回来收拾行李就好。"讲这番话时魏峰觉得自己还算是个不错的老板,很懂得对员工用精神激励法。
但是听完话后叶漓并没有出现他预期中的感动之类的表情,却是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微微一笑道:"我们不是朋友。"在他错愕的注视下又接下去说,"不过还是谢谢魏总这么体贴,我很高兴的接受你的建议。"然后他就潇洒的离席退场,留下魏峰兀自呆在座位上弄不明白那些话的意思。

"那个叶漓真是个奇怪的人。"晚饭时,魏峰对正在给他盛汤的妻子说。
"那叫神秘,他是走超现实主义风格的。"妻子笑。
"你们女的就喜欢这个?公司里那些女员工最近一个二个三天两头换造型,打扮得花枝招展,让我经常误以为走错了办公大楼。"他感叹地回想起那百花缭乱竞相盛放的情景,一个男人竟然能如此加速女性市场的商品流通,并间接促进国内第三第二产业的发展实为难得,叶漓应该入围感动中国的一百人。
"他一直这样,特别能招蜂引蝶。"妻子想到这个常常被人用来形容叶漓,她也觉得十分贴切的词语,"不过很奇怪的是没见他喜欢过哪个女的,你觉得是为什么?"
"条件好的男的一半都眼光奇高,尤其他这型‘男祸水\'。再加上他那副冷冰冰的腔调,让人想接近他都难。"说完他笑着看向妻子,"我如果不是遇到你,恐怕也和他一样天天回家吃自己。"
吃完饭,他刷牙时想,怎么觉得最近他家饭桌上的话题都围绕着叶漓这个人打转呢?妻子是个女人就算了,为何连他一个大男人也......唔,这就叫做"魅力非凡"。

两个月后
魏峰今天早上接到一个好友打来的电话,神神秘秘的说要带他去见识"另一个世界",难道要找人通灵?他对那种事最不感冒,如果真是那样他就找个借口回家陪妻子去,难得有个星期天。开车拐进那条约定好见面的路,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来。他看看表,由于一路上没塞车,他比预定早了半个小时,就决定一个人先逛逛。
随处可见的是些大大小小的酒吧,形形色色的男女来往其间,他的确不常来这些地方,但也不至于是"另一个世界"吧?
看到一座爬满常春藤的两层木屋,向来对木质建筑比较偏爱的他便饶有兴致的走了过去,抬头看看招牌,他不懂俄文,于是推开门进去看个究竟。
"啊!对不起。"他刚跨进门没走几步就撞见一对情侣坐在吧台前热吻,本以为空无一人的他惊吓之余连声道歉着要退出去。
"你要撞到那盆天竺葵了。"熟悉的清冷声音响起,他又是一惊,还是成功的踢翻了那个小小的花盆。
"哎呀,你还是说晚了一步。"一声轻叹,仍然是个男子的声音。
魏峰这时才看清楚,他刚刚看作是女人的,其实是个长发的清秀男子,对方此时正微笑着走过来替他收拾残局。
"对不起,我重新买一盆送过来吧。"他很过意不去的说,暗自责怪自己刚才为何如此失态。
"没事的,我去拿个新的来换上就好。"这个长发男子似乎是这里的老板,笑起来时嘴角会露出两个小小的笑窝,让人感到既亲切又可爱,话落,他便转进后面去了。
"咳。"魏峰尴尬得不知该说什么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我和朋友约好在附近见面。"他头一次觉得在一个人面前讲话是如此艰难的事情,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脚该往哪里放。
"这附近都是gay吧,你朋友也好这口?"叶漓的语气中透着兴味。
"估计不会,他比我还早结婚,妻子是个有名的大美女。"他对叶漓讲话的方式感到惊奇,怀疑是否是光线的缘故,那个平时总是冷冰冰的叶漓竟然在咧着嘴笑,笑得他背脊发麻。
"那倒不一定,有的男人就喜欢偷吃。"从旋转椅上下来,叶漓勾着唇角一步步走进魏峰,那步伐优雅得像一只猫,"因为那很刺激。"他又加了一句。
魏峰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有种一旦开口就会掉进某个早就布置好的陷阱里的感觉,于是他选择等待,站在原地等着那个男人慢慢逼近。
"你是不是也是一只爱偷腥的猫呢?"低沉的语调就像在念咒语,叶漓修长的双臂向水蛇般缠上魏峰的脖颈,消除了被他逃走的可能,两个人的距离变得很危险。
由于身高相当,此时只要其中一个人轻微动一下,就会吻到对方。从未有过此种经历的魏峰早已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一边后悔自己错误的以为可以以静制动,一边企盼着那个老板快快出现拯救他。
当魏峰看着叶漓的脸不断在眼前放大,而他自己却丧失了有所动作的勇气时,就明白上帝没有听到他的求救。
其实到最后,叶漓只是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魏峰的脸,然后就退开了。他重新坐回先前的位子上,自顾自的喝起冰咖啡,不再看魏峰一眼。
等那个千呼万唤也不出来的老板抱着个崭新的花盆终于露脸时,只看到叶漓一个人坐在那里,满脸挂着奸佞小人的笑。至于被吓得不轻的魏峰则早就迅速逃离了那诡异的气氛,会他的朋友去也。

"我胃不舒服。嗯,你们玩吧。"他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在电话里向朋友解释他早退的原因,那边刚才找他找得人仰马翻。
回到家看见妻子正在看韩剧,他笑着走过去,温柔的吻吻她的发顶,"你又看这些赚人眼泪的东西。"
"你回来啦。这么早?"仰面朝他一笑,她伸出手想摸摸他近在咫尺的俊容。
他反射性的避开,见妻子一脸错愕地望着自己,便解释道:"我先去洗澡,一身酒气你闻了又要不舒服的。"技巧的掩饰住自己的失态,给妻子一个安抚的笑后他转身走向卧房。

冲完澡后他放了一池水躺在按摩浴缸里,下午的事情又出现在眼前。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地方会有如此不同的风貌吗?若非亲眼所见,亲身经历他绝对不会将酒吧里妖魔化的叶漓和办公室里训练有素的叶助理联系在一起。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避开妻子的触摸,他没有做错什么不是?人有时候是会变得很奇怪,也许是他今天接受的新奇刺激太多了。他这么想着,慢慢沉入水中,用嘴巴吐出一串泡泡。
【无法自拔—chibimaster】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