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皇上的新娘—鹤顶红

时间: 2016-07-04 13:42:07 分类: 今日好文

【皇上的新娘—鹤顶红】
梁武帝传奇
楔子
一条条雕刻的栩栩如生的蟠龙攀附在一根根高大雄伟的黄金柱上「 六根金碧辉煌的蟠龙金柱矗立在宽敞明亮的大殿上, 大殿前方高高的耸立著九阶石台, 阶上铺著绣有九龙戏珠图的精致红毯, 阶梯前六座九足祥兽鼎正袅袅的燃著旃檀薰香,
殿顶上雕刻的美轮美奂, 富丽堂皇的藻井中央, 浮雕著蟠龙口衔宝珠, 此谓轩辕镜, 相传如果有假皇帝坐上轩辕镜下的宝座, 轩辕镜会掉下来砸死假皇帝。 
是的, 这是金峦殿, 殿外隐隐传来鸡鸣声, 天蒙蒙亮了, 现在是寅时了吧! 该是早朝时分了。
但是现在很安静, 非常的安静, 没有一点儿人声, 空气中除了隐隐浮动的极品旃檀清香脱俗的香味, 还有浓重的血腥味, 两股味道绞在一起中人欲恶。
仔细一看大殿上倒了横七竖八的尸体, 个个身穿朝服, 似乎正在上朝光景被屠杀, 断手残臂, 横陈在原本光洁的地板上, 血喷溅上蟠龙金柱, 平添肃杀恐怖的气息, 这哪里是金峦殿? 这是修罗殿。
这殿上轩辕镜下的金龙宝座此刻正坐著一位皇帝, 身上的九龙莽袍宣告著他九五至尊的身份, 闭目深思般的直挺挺的坐在龙椅上, 如果不是他的胸口插著一柄明晃晃的匕首, 你会以为他只不过正在闭目沉思中。
诡异肃杀的气氛笼罩著整个皇宫, 死亡的羽翼包围著宫殿, 让人几乎要窒息般的喘不过气来。
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踏破了窒息的氛围, 来人不顾皇宫不得纵马的禁令疾驰入内, 直至金峦殿外, 下马奔至殿内。
噢! 不! 不! 来不及了吗?
天哪! 怎麽会这样? 怎麽会这样?
「皇上·····」 千言万语化为一声凄切的呼唤。
小心翼翼的扶著皇上的肩膀, 颤抖的手想拔掉那胸口上的匕首, 不由自主的握了握手掌, 又张开, 始终还是没能拔掉那匕首, 深怕一切无可挽回。
「爱卿, 你来了。」 一阵细若游丝的声音响起, 若不是来人全心专注在这皇帝身上, 想必很容易就被忽略了。
「皇上···」
「朕等你很久了···」
「皇上, 为臣救驾来迟, 罪该万死! 」
「皇上, 你不要再开口了, 微臣马上唤太医来。 」
「不必了, 朕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你不用再说了。」
「你静静的听我说。 」
「爱卿, 你可还记得当年朕派你剿灭桂阳王刘休范那叛贼吗? 」
「记得, 臣忘不了皇上当年破格提拔之恩, 事後又将臣封为中领军将军。 为臣永远感念皇上的知遇之恩。 」
「咳咳···咳咳···」一阵急咳打断了皇帝未尽之语。
将军虎目含泪轻轻拍抚著皇帝的後心。
「咳咳··· 就在你回京的前一天, 朕到了城西的青园庵想感谢菩萨的保佑让南宋又度过了这关。 就在那时朕遇见了她, 那时她站在那里清丽脱俗, 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皇帝沉浸在回忆的时光中, 眼里不禁流露出温柔的神色。
良久, 忽然皇帝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半晌, 眐眐的说道:「都怪朕不好, 朕一时克制不住就···就轻薄了她」
「咳咳···。 咳咳···」又一阵猛烈的咳嗽後, 皇帝像是下定决心般的转为坚毅的眼神。
「但···但是朕不後悔, 只是之後再派人去青园庵怎麽也找不到她了, 不知道她的姓名, 是何方人氏? 这些年朕心中总是放不下她, 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 过的如何? 」
皇帝叨叨的诉说著, 沉浸在回忆中的他, 完全没有注意到将军已然变色的神情。 凄切哀痛的眼神倏然大睁, 愤怒的神色爬上俊逸的眼眸。
原来是他!
原来就是他!
我找了这麽久都找不到那个罪魁祸首, 原来竟然是他! 哈哈! 我最敬爱的皇上, 竟然是奸污我的未婚妻, 逼她上吊自杀的凶手。
害死了倩如, 你还不後悔, 一点歉疚都没有···
将军苦涩的笑在心里, 心中愤恨, 无奈, 痛楚···不知已转过几百个念头。
「爱卿, 你把我腰带上的玉佩拿起来。 」
一拿起玉佩, 将军仿若触电一般, 几乎拿不住手中轻巧的玉饰。
皇帝完全没有察觉将军的异样, 接过那玉佩, 轻轻的抚摸中间精致的牡丹纹路, 就像轻抚爱人的脸庞, 那麽的温柔小心。
「爱卿, 这是朕最後的遗愿了, 你帮朕找到这个姑娘好好照顾她, 帮朕尽力补偿她, 弥补朕犯的过错, 替朕完成这最後的愿望。 」
皇帝缓缓闭上眼睛沉醉在当日的回忆中。
倏然胸口一阵刺痛, 鲜血狂喷而出。
吃力的张开眼睛, 看到将军溅满鲜血的英俊脸庞贴在他的眼前, 手中的长剑贯穿他的胸口。
「爲···爲什麽? 」
「我告诉你, 你最後的愿望永远也没办法实现了, 因为那个姑娘已经死了。 」
将军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 气息几乎喷到皇帝脸上。
「你 ··你···爲···爲什麽···」
「我为什麽知道? 因为那姑娘就是我的未婚妻。 」
募然抽回了长剑往後退, 皇帝又喷出了一口血。
「她因为在青园庵遭匪人凌辱, 羞愤不堪, 不久就上吊自杀了。 」将军流露痛苦的神色述说。
「你手上那块玉佩就是我萧家的传家玉佩, 我交给了表妹, 约定好打了胜仗回来就娶她过门的。 」忽然抢过了皇帝手上的玉佩。
「我在战场上为你卖命, 你就在安稳的大後方凌辱我的妻, 你是这样回报我的。 我-‘萧道成\'最恨别人背叛我, 即使是你, 即使是我的皇上也不行, 敢作你就要付出代价, 别以为你死了就算偿债了, 我要夺你这南宋江山, 让你愧对你的祖宗, 让你无颜面对你的先人。 」
「报应! 真是报应! 不过你别忘了, 我姓刘的是天命真君, 你永远也抢不走的, 这天下总归会是我刘家的·····」
撑著说完这句话, 皇帝终於摊倒在龙椅上, 咽下了最後一口气。
「天下会是姓萧的。 」低沉坚毅的声音响起。
萧道成静静的站在那里, 满脸的血污掩不住坚毅卓绝的表情, 眸中慴慴的光彩让人不敢逼视。
宁可我负天下人,绝不天下人负我。
「刘昱这是你逼我的。 」沙哑的嗓音似乎隐隐带著哽咽。
西元 477年 南宋后废帝刘昱薨。
中领军将军萧道成迎立南宋顺帝刘准。
萧道成官拜司空, 录尚书事, 後位至相国, 封为齐王
西元479年, 顺帝刘准让位于萧道成,
萧道成改国号为齐, 是为齐高帝

第一章 1
哇! 好壮观的宫殿啊!
萧衍滴溜溜的眼睛乱转著, 可脸可不敢稍动一下。
瞄著眼前的琉金蟠龙金柱。 天呀! 这可是纯金铸成的啊! 要多少黄金才能打造一根啊!
不过萧衍并不知道这柱子中间可并不是纯金, 是外层再包镶上纯金, 否则这纯金太软, 用纯金打造柱子估计可撑不起屋顶。 总之这还是造价不菲的。
远远的高阶明堂上坐的是当今天子, 也是他最崇敬仰慕的人了。
远远的偷瞄了眼, 刀削剑劈的轮廓, 剑眉星目悬胆鼻, 一双微扬的细长凤目, 深遂的眼神, 唇间一抹高傲嘲弄的神情, 衬著头上的金龙珠冠, 身上明黄色的九龙莽袍, 简直让人只敢仰视追随, 不敢造次。
原来皇上可真美。
虽然萧衍自己也很俊美, 但从小一心向往的偶像就在自己面前, 那感动可不是一般啊!
从前只听过齐高帝勤政爱民的事迹, 从不知皇上长什麽样? 还以为皇帝应该是白胡子的老爷爷呢!
以後每天也能站在这儿看著皇上了, 真是太幸福了, 人生至此夫复何憾!
为何萧衍能每日站在这金峦殿上呢?
这就得从当日说起了。
话说当日外婆来我家时, 还带了一位远房族亲, 他的名字是萧懿, 听说他当时听了外公告诉他, 我六岁时曾说过五月儿克父母的传说不可信时, 就很欣赏我, 并且说了 「此儿视见超卓, 将来必能光大我门宗亲。 」
至於那五月儿克父母那件事是这样的。z
我出生的故乡南兰陵那儿有个风俗, 孩子若是五月生的命硬, 五岁前会克死父母, 我正巧是五月五日生的。
外公要我娘将我送人养, 我娘偷偷瞒著外公留下我, 我六岁时, 外公有一次来看娘, 看到了我, 他很生气, 要娘把我送走, 那时, 我刚满六岁, 我理直气壮的告诉了外公。
「练儿已经六岁了, 也没克死娘亲啊! 至於爹爹他在我出生前就死了, 这可不能怪到我头上, 所以这传言是不可信的。 」
听说外公听我小小年纪就说的调理分明, 在情在理, 也就接纳了我, 并且越来越喜欢我, 就请了先生来教我读书和武功的。
萧懿叔好不容易来见到我, 要帮我引荐到朝廷办事, 好为宗亲露脸!
「萧衍你也已经十二岁了, 该好好历练历练, 为皇上办事, 将来好光耀门楣啊?」
就这样我被介绍到王俭下属当禁卫军, 负责内廷安全保卫工作。
我是很感谢萧懿叔的, 要不是他帮我背书保证的话, 我是不可能当这内廷禁卫军, 也不可能每日见到皇上了。
虽然现下资格太浅, 还只能做站殿门边, 离皇上最远的侍卫, 但我一定要努力, 有一天一定能站在皇上身边当随身侍卫。
萧衍不禁双手握拳, 这就是萧衍目前奋斗的伟大目标。
早朝仍在继续著, 大臣一个个轮流上奏, 殿上气氛庄严肃穆。
萧衍一心一意盯著皇上, 无暇听大臣们说了什麽。
「砰!」殿门被无预警的打开了。y
糟了, 没有通报不能随意进殿的, 要赶快去拦阻, 不然是失职的。
快步踏了过去, 张开双臂想拦阻来人。
咦! 没人。b
一个小小的黑影从腿边滚了过去。
四周的侍卫也立刻围了过来要挡住那小小的黑影。
「住手! 」 皇上冷淡低沉的声音响起, 声音并不大, 但让人不敢不服从。 
侍卫们立刻停下前进的脚步, 看著那小小身影一下子扑到皇上身上。
那是个小女孩呢! 看样子约莫四, 五岁光景, 两截小小的手臂挂在皇帝的脖子上, 嘴里正奶声奶气不依的喊著:「父皇! 玉儿要骑马, 玉儿要骑马!」
皇上抱著身前的小孩儿, 轻柔的拍著她, 温柔又宠溺的轻笑说:「好···好! 父皇下了朝就陪你去喔! 现在父皇在忙, 你先回去喔!」
说完又爱怜的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g
满朝文武哪里见过这要的皇上, 都惊讶的一个个张大了嘴。
皇上总是冷漠冰冷, 不苟言笑的, 几乎没人看他笑过。
尤其是刚称帝时, 诛尽前朝刘氏宗族那股子狠劲, 真让人不寒而栗。
现在竟会露出这种表情, 难怪让人恶寒。
殿外的宫女奴才跪了一堆, 一个太监跪在了殿外朗声道:「奴才该死, 没照顾好同昌公主, 让公主冲撞了皇上, 请皇上恕罪。 」
「都下去吧! 把公主带回宫去。 」
小公主一听到父皇又要打发他走, 立刻耍赖道。
「父皇...你答应带我去骑马的, 你上个月也没带我去, 上上个月也没带我去。 」
这齐高帝唯一没辄的就是这个女儿, 他太宠爱了, 所以这小公主也不怕他了。
齐高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那父皇今天一定带你去好吗? 」
「可是我现在又不想骑马了。」
「喔! 那你想如何呢?」
「我只要父皇现在早朝时, 让我坐在旁边就可以了。 」
齐高帝无奈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好! 那你要乖乖的不可以吵喔!」
「嗯! 玉儿会乖乖的。 」
齐高帝转身走上台阶, 将玉儿放在了宽敞的龙椅上, 自己也坐了上去。
「众卿! 继续吧! 」
文武百官又恢复正常, 众人又继续上奏未完的朝事。
只有偶尔几个眼神好奇的盯著龙椅上小公主胖胖的晃盪中的可爱小脚。
萧衍又站回他殿门旁的位置, 脑中回味著刚刚齐高帝的笑颜, 不自觉的傻笑。
眼前则直盯著齐高帝的脸, 似要将他的容颜再深刻进脑海中一般。
他的五感, 所有的知觉都缠绕在齐高帝一人身上了。
瞬间, 一种腥臭恶心的味道涌现, 一道黑影从龙椅後窜了出来。
殿门旁跟著一道黑影直飞冲至那龙椅。
众人还在莫名其妙不知哪来的臭味, 怎麽殿上六鼎极品檀香焚烧的香气还盖不过去?
忽然眼前一阵巨大的白影。
「天啊! 那是什麽怪物。 」
「啊! 救命啊! 好恐怖喔!」
「菩萨啊! 你一定要保佑我, 若我大难不死, 逃过此劫, 这次一定会捐香油钱给你的。」
当场有人吓的屁滚尿流, 有人双脚发软倒在殿上, 有人口吐白沫眼见是无医了。
更多人走都走不动, 想爬出殿外。
腥臭味越来越浓, 彷佛几百具尸首在烈阳下曝晒的尸臭味, 又好像鱼虾腐烂的腥味, 中人欲恶, 很多人开始呕吐了起来。

第二章 1
大殿前人立起一条白色的巨蟒, 血红的蛇眼隐隐发光, 红艳的蛇信不停的吞吐著, 蛇鳞反射著幽幽的蓝光, 蛇身很粗, 约为一成年男子双手张开环抱一周, 长约十丈长, 这巨蟒以不仅仅是巨蟒, 可说是只蛇妖或蛇精怪了。
现在那蛇身上正骑著一个年轻的侍卫, 那侍卫正环抱著蛇的七寸, 拼命的收紧, 想将这巨蟒掐死, 这蛇吃痛拼命的甩尾, 想将身上的人掀下来。
原来这骑在蛇身上的人就是萧衍, 当时他的注意力都正集中在齐高帝身上时, 一阵腥风出现, 发现不对劲, 凭著反射性的直觉, 萧衍疾射至龙椅边, 那巨蟒正张开血盆大口要吞噬龙椅上的皇帝和小公主, 萧衍及时箍住巨蟒的颈项, 用蛮力硬生生的巨蟒曳开, 堪堪分毫之差, 这齐高帝和同昌公主就要葬身蛇腹。
变起匆促, 大殿外的侍卫并未发现殿内的异常, 一时没人进来救援。 
而殿内的侍卫, 因有朝廷上不得携带刀械的规定, 因此赤手空拳, 胆战心惊的围在巨蟒四周无从下手, 眼眐眐的看著萧衍赤手空拳力搏巨蟒。
巨蟒负痛不停的翻滚甩尾, 尾风过处, 来不及躲开的人登时跌的头破血流, 脑浆迸裂。
蛇尾来回的击打著地板, 青岗石的地板顿时迸裂成一块块。
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忽然从层层围观的侍卫脚边冲出, 直冲至那巨蟒血盆大口前。
原来小公主人小鬼大, 小小年纪, 不知轻重, 看前面挤了一群人, 不知那是为了保护皇帝和公主, 并且为了对付那蛇怪, 才围了一层层, 还以为有什麽热闹可看, 硬要挤到到最前面去。
而众人都抦气凝神, 心惊胆战的专注在那前面的战况, 没人注意到她, 加之她身形又小, 三两下就让她直冲至巨蟒前。
巨蟒见那小公主, 登时张开大口一口往那小公主咬去。
小公主看到眼前的巨蟒一时惊呆了, 也不知闪避。 眼看当场就要血流五步了。
萧衍倏然一惊, 瞬间收紧箍住巨蟒七寸的双手, 将吃奶的力量都发挥出来, 天生的神力用了十成十一。
那巨蟒七寸被扼, 吃痛的人立起来, 张开的大口被扼的合不上, 眼看快断气了。 
因此小公主万幸的幸免於难, 可是巨蟒血口上的利牙却勾住了小公主的腰带, 将她带到半空中, 几乎快顶到殿顶。
垂死的挣扎是恐怖的, 蛇尾甩的乒乓作响, 瞬间打断了殿上的蟠龙金柱。
哗啦啦倒下的金柱, 带起了四周的东西砸到地面, 来不及闪避的人群的尖叫声, 东西落地的乒乓声, 乱成一团。
蓦然一道黄光闪过。z
「噗!」的一声, 一抦长剑刺入蛇腹, 往上一撩, 顿时将巨蟒开膛剖腹。
大量的血水内脏排山倒海的从蛇腹涌出, 那黄影身手俐落的立马闪开, 闪避不及的众人被血水兜头的淋了一身, 呛人的腥臭腐尸味, 让之前众人强压住的恶心感又翻腾了上来, 有些人又禁不住的呕吐起来。
但是一下子, 一股如兰似麝的异香, 越来越浓, 充斥著大殿, 清新的香气让人觉得心情也平静了下来, 安心的感觉慢慢取代刚刚的惊魂未定。
「砰!」 的一声巨响, 巨蟒终於倒下, 陈尸在大殿上。
萧衍在蛇倒下时, 即捞起蛇口上的小公主, 抱在怀中, 疾跃至一旁。 
大难过後, 一回复安全, 萧衍的目光立马搜索他倾慕的皇帝是否平安?
十步之遥, 皇上手拿尚方宝剑, 全身无恙潇洒的站著, 正盯著萧衍看, 剑尖上还滴滴答答的滴著血滴。
啊! 皇上无恙, 太好了, 太好了。y
原来刚才帮忙将蛇刺死的是皇上, 皇上也是为了救我吗?
心里喜滋滋的乱想, 灼热的目光绞紧在齐高帝身上。
萧衍高兴的几乎要喜极而泣, 热切的眼光直盯著齐高帝, 忘记了直视皇帝, 见到皇帝不行礼, 可是大不敬之罪。
萧道成看著那个年轻的侍卫, 心里不禁一跳。b
从萧道成的目光看去, 只看到一个披头散发, 头发如浸过水般的贴在脸上, 面貌几乎看不清, 只知道似乎很年轻, 衣衫破烂兼且汗湿的湿淋淋的贴在身上, 左脚穿鞋, 右脚没穿鞋, 手中抱著小公主, 身上似乎散发出浓厚的麝香, 但是这些都还好, 最让他惊愕的是那双眸光。
那是这几年时不时就出现在他梦中的那个人, 那个被他亲手剑贯胸膛而死的人。
「报应! 真是报应! 不过你别忘了, 我姓刘的是天命真君, 你永远也抢不走的, 这天下总归会是我刘家的·····」
刘昱死前那诅咒般的声音, 又低吟廻绕在他耳边。
那炯炯有神, 勾魂摄魄的双眼, 就出现在眼前。
萧道成沉思般的看著萧衍, 萧衍热切的盯著萧道成, 两人各怀不同的心思, 一时默默无语, 互相凝视著。
四周的人也被这诡异的气氛感染, 不知皇上是要奖赏这杀蛇有功的侍卫, 还是要严逞这犯下大不敬之罪的小侍卫。
「咳! 呃! 嗯! 皇上! 臣有事容秉。」g
萧道成背後一阵轻轻的声音响起, 是太史令赭渊。
「说吧!」萧道成头也不回道。
「皇上可还记得前朝天文签···」
赭渊这麽一说, 萧道成猛然一惊, 目露精光, 更仔细的盯著眼前的萧衍。
太史令是负责天文, 历法的官员, 相传前朝南宋开国时, 精通天文历法, 相当有名的太史令蔡谦, 曾求到一支天文签, 解出将来在金峦殿上若出现一个披头散发, 左足及履, 右足无履, 手怀幼儿者, 将是天命真君。
萧道成对这预言是嗤之以鼻, 认为那不过是南宋用来控制人心的手法。
而且朝堂上是个重礼法之地, 怎能容许人, 披头散发, 不穿鞋, 带小孩进入呢?
因此之故, 所以萧道成之前没有想起来, 现在一看, 真是巧合吗?
披头散发, 左足及履, 右足无履, 手怀幼儿, 现於殿堂, 乃得天命者是也。
心中想著签诗的语句, 对照眼前的萧衍, 果然完全吻合。
这人必不可留!
萧道成心中动了杀机, 他不能容忍有人威胁到他的王位。

第三章 1
「咿呀!」殿门被打开来。
一队禁卫军疾驰进来, 领头的是一位年约四十多岁, 双鬓微有花白, 身材依然精实的汉子, 来人看到殿内一片狼籍, 惊讶万分, 心思这次救驾来迟, 这麽大的失误, 怕要人头不保。
来人即禁卫军统领王俭, 扑通一声跪在齐高帝面前。
「臣该死! 救驾来迟, 请皇上责罚。」
「嗯! 的确该死。」皇上冰冷的语气说道。
王俭心中惊跳了下, 暗想果然如此, 罢了! 罢了! 只要能保住妻儿, 不株连九族就是万幸。
「不过...。念在你知人擅任, 这小侍卫救了朕和公主, 免你死罪, 罚扣俸禄一个月。 」
王俭一听喜上眉梢, 心中好似死过又重生般的轮回了一遍。
「朕一向赏罚分明, 这小侍卫今天功劳很大, 你得好好给他升官。 嗯!」
王俭一看是萧衍, 他今天才刚上任, 没想到就立了这麽大功劳, 今日这条命可说是拜他所赐, 何况王俭和萧懿是多年的好友了, 怎麽说也得照顾自己人, 心中有了定见。 随即道。
「臣遵旨, 这前东阁祭酒调到荆州, 这缺一直由微臣兼任, 今日禁卫军萧衍立此大功, 就升任东阁祭酒。」
「嗯! 就依卿所言。」
见萧衍还愣愣的站在那里, 王俭只得低声道:「萧衍, 还不跪下谢恩。 」
萧衍根本不知道这东阁祭酒是什麽东西, 傻愣愣的杵著, 直到王俭低喝, 萧衍这才恍然大悟般, 要将手中的公主放下,谢恩!
可这公主紧抓住萧衍的脖子不肯放手, 萧道成一看宝贝女儿这样, 脸色青白青白的, 连哭都没哭, 心知他今天惊吓过度, 想必是怕惨了。
「来, 玉儿, 父皇抱抱!」 萧道成伸出了双手。
小公主转头埋在萧衍颈间, 嗅吸著他身上的清香, 不依的拼命摇头。
这情形让众人都非常尴尬。
萧道成倒觉得诧异, 她这女儿虽说霸道, 但也极其独立, 除了自己, 从没喜欢过谁, 连她母后她都挺冷淡的, 怎麽今日竟黏上了这初见面小侍卫呢?
这小侍卫果然不简单。
萧衍无奈只得哄著说:「公主, 这大蛇已经死了, 你不用怕, 你先下来好不好? 皇上会带你回去的。 」
这小公主猛一抬头, 盯著萧衍的眼睛, 神情严肃道:「你叫什麽名字?」
莫名其妙的答非所问, 萧衍愣愣道:「小人姓萧名衍, 萧衍。」
【皇上的新娘—鹤顶红】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