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强人所男—段翼

时间: 2016-07-04 13:13:09 分类: 今日好文

【强人所男—段翼】
1

"为什么?爹!为什么要赶我们下山?"一个红着眼的少年委委屈屈的撇着嘴,两手死命拽着老爹的衣角不肯放,仿佛一不小心丢了手,老爹便会不易而飞。
明明已经是十八岁的人了,还偏偏做出这种动作,倪老爹嘴角一阵抽搐,拍了拍那靠在自己身上磨蹭的小脑袋,连哄带骗:"豪杰啊,你看看英雄都把行李收拾好了,你这个做弟弟的也不能输给哥哥啊,乖乖乖,跟哥哥一起下山闯荡江湖,你们年纪轻轻的不能这样白白坐在山里头耗日子,等你们在外面扬了名立了万,到时候衣锦还乡,老爹不知道多有面子......"
这边老爹在苦口婆心的劝说的豪杰,那边的英雄早已背着大包袱一副随时准备出发,趁着老爹唠唠叨叨的时候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带的干粮和衣物,确认没有遗漏任何东西后,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好了,还差一样东西就可以上路了。"
"还有什么东西没带吗?爹帮你拿。"倪老爹一脸的关心。
"不用了。"英雄拎小鸡似的揪着豪杰的衣领把他硬是从老爹怀里拽了过来,那如水墨般的浓眉之下,一双大眼睛已笑成了半月型:"好了,现在东西都带齐了,该上路了!"
原来哥哥是把自个儿也当作东西来算了,被半拖半拉着走的豪杰又在不满的噘嘴:"哥哥就会欺负我,我明明是个人怎么能算是个东西呢!"
"好好好!你不是东西!"
"你骂我不是东西!呜......还没下山你就这样欺负我,等下了山你一定不给我饭吃,要虐待我......"豪杰再次回头哀怨的看着老爹,希望他能开口将自己留下来,不过他的希望还是破灭了,当他们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刚抬起来,老爹就已经将大门关上,一副严防盗贼的模样。
英雄一拳敲在这不争气的弟弟脑袋上:"别再看了,就算盯着那门一千年你也盯不出两个洞来,下山不是挺好的吗?听说有好多好玩的,还有好多好吃的。"
被敲痛的豪杰揉着脑袋,眼里开始蕴着蒙蒙水气,才刚出家门他已经开始想念家了:"外面再好也没家里好,人家不是说金窝银窝都比不上自己的狗窝吗?"
"笨蛋,难道你想吃一辈子白菜烧豆腐?"
豪杰愣了愣,有点鄙视哥哥的坏记性:"也不是啊,家里不是还有酸白菜和臭豆腐?"
除了白菜就是豆腐,他就不能再有点志气吗?英雄再次丢给他一记白眼:"真没出息,难道你不想天天有肉吃吗?"
想想半年前吃到的那一小块红烧肉,豪杰感到自己嘴巴里开始渗水,虽然过去很长时间了,可那肉香味仿佛还留在唇齿之间,等回味够了,他擦了擦有些失控的口水,馋着一张脸对英雄傻笑着:"那我们下了山就可以天天吃肉了?"
英雄犹豫了一下,他也不知道山下是不是真如老爹说得那么好:"应......应该是吧,反正老爹说了,只要在江湖里有了名气,到哪儿都有人请吃请喝。"
刚才还像物品一样被英雄拖着走的豪杰,现在像是浑身都充满了劲似的,拉着英雄就急呼呼的往前跑:"那我们还等什么?赶快下山,别让人家久等了!"
看到两个单纯的少年迅速消失在山林中,倪老爹终于打开了门,仰起头对着苍天擦了擦两把眼泪:"表妹啊,你也知道他们笨了点,如果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我们的孩子啊......"
※※※z※※y※※b※※g※※※
下了山的第一天,豪杰虽然没有吃到肉,可是却已闻到了久违的肉香,咬着干饼闻着肉香,就算吃不到肉块,他也觉得是一种享受。
等到了第二天,他已经被肉香味诱惑得口水快要横流了,但碍于囊中羞涩,所以只能一边啃着干得快咽不下去的干饼一边幻想着自己吃下去的就是红烧肉。
可就是由于这一天的红烧肉幻想过于旺盛,被他吃掉的干饼不下于八个,于是到了最三天,兄弟俩人只好抱着空空的肚子坐在路边哀叹。
看着一个一个的行人或是拎着鸡或是提着菜,两人便是一阵猛咽口水,正巧这时有个小孩捧着刚出笼的包子屁颠屁颠的从他们眼前跑过,豪杰实在是受不了了,便拉了拉英雄的袖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哥哥,我饿。"
出门在外长兄如父,看着弟弟无精打采的样子,英雄无奈的揉了揉他软软的头发:"谁让你昨天一口气吃那么多饼?"
豪杰耷拉下脑袋幽怨的瞅着他:"你不也是一样?"
于是,英雄又是一声叹息:"唉......"
兄弟俩呆呆傻傻坐在路边从早上一直到傍晚,眼看太阳快要下山,这又是人家准备晚饭的时候了,本来已饿得麻木的肚子一闻到香味又唧唧咕咕响了起来,豪杰无力的靠在哥哥身上,开始吸鼻子:"哥哥......我们回去吧,家里再穷可也有白菜、豆腐吃,再在这儿坐下去,我们会饿死的。"
英雄其实也在这么想了,可心里又在想既然下了山连一顿肉也没吃到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又有点不甘心,于是便咬了咬牙硬是说起安慰自己安慰别人的话来:"才饿了一天嘛,说不定我们明天就有肉吃了,再忍忍吧。"
想想哥哥说的话也有道理,豪杰便点了点头,柔顺的将头依在哥哥身上后闭上了眼睛:"那我就睡了,睡着了就不会饿了。"
"嗯。"让弟弟的头枕着自己的腿,英雄从包袱里拿了件单身披到豪杰身上后自己便也开始打起了盹。
晚上夜寒露重,英雄是被一阵冷风吹醒的,久坐不动的姿势让下半身已经麻木了,稍稍动一下屁股就像万只蚂蚁在钻咬一般,趴在自己腿上睡的豪杰也畏冷的紧紧靠着自己,想再替他盖上几件衣服,却发现身边的包袱不见了,定是有人趁自己睡着的时候悄悄偷走了。
英雄一下子沮丧了起来,如果自己没有睡着,包袱便不会被偷,虽然包袱里面的衣服不值几个钱,但这却是自己和弟弟仅有的东西了,若白天拿两件衣服去当铺当了,若许至少还能买两个饼给弟弟吃。
就在英雄自责的时候,不远处街头拐角的地方又两个人相扶着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那冲天的酒气老远都能闻到,伴着吵闹的醉言疯语,那两人离自己越来越近。
"哎哟......"其中一人脚下一软竟跌了一跤,由于那两人勾肩搭背的同走着,所以身旁的那人也跟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那两人对看一眼后便齐齐狂笑了起来。
醉鬼!英雄轻讥的皱了皱眉,没想到这笑声过后便什么声音也没有了,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地上还躺着两个人,醉鬼睡在路边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吧?
一个奇怪的念头从心底冒了出来,在这个静寂无声的夜里,自己的心跳却如擂鼓一样砰砰的响着,英雄捏了捏拳,刚才还冰冷的手心竟冒出了汗来。
轻轻挪开弟弟的身子让他靠在角落里,他摒住了呼吸蹑手蹑脚的朝那睡死的两人靠近,虽然浓烈的酒气熏得人直想掩鼻,可英雄还是在他们身边蹲了下来,明明自己很害怕,可伸出去的手却硬是没有发颤,手指触碰到的是柔软的衣料,想必这两人一定是非富即贵吧。
轻微的呼噜声让英雄的心定下来不少,他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将手探进了其中一人的衣襟内,刚往下两寸便摸到一个装有硬物的小袋,他按捺着心中的兴奋,一边观察那两个醉鬼的动静,一边不着痕迹的将钱袋塞入自己的怀中。
第一次作贼心中虽然有些羞愧,但更多的却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与狂喜,那人的钱袋中有三四两碎银,自己长这么大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就算是下山的时候老爹也只是塞了几文钱给他们,那已经是他们家仅有的钱财了。
捂住豪杰的嘴将他摇醒,英雄对睡得迷迷糊糊的弟弟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便拉着他的手狂奔而去。

2

对于两个饿了一天一夜且又半年没沾到肉味的人来说,吃肉包子已经是一件既奢侈又幸福的事了,所以当兄弟俩人一人拿着两个肉包子津津有味的狂扫时,落在他们身上的太阳光晕都沾着幸福的味道。
吞下最后一口包子,豪杰仔细的舔着油腻腻的手指头,还是意犹未尽,虽然他还想再将手指头舔一遍,可忍了一晚的疑问还是要问:"哥哥,为什么我们会有钱了?"
英雄有些慌乱,闪烁的目光泄露着他的心虚,对于弟弟这个问题他不想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不敢想像如果弟弟知道了他偷人家的钱,他会用怎样的眼光看待自己,是鄙视?还是厌恶?对于一个哥哥来说,最想看到的还是弟弟对自己投来崇拜的目光。
吱吱唔唔了老半天,英雄还是不想撒谎,红着脸嚅嚅道:"这是我偷来的。"
"偷?"豪杰惊呼一声,本就圆滚滚的眼睛瞪得更像是要掉下来一样。
弟弟的反应在英雄的意料之内,他羞愧得低下了头闷闷向前走着,哪知豪杰下一句说出来的话却让他脚底一个踉跄,差点摔破脑袋。
"不愧是哥哥,扬名立万用的手段就是跟人家不一样!"欣喜的语气中还带着饱满的自豪。
不忍泼弟弟冷水,英雄很艰难的开口:"哥哥是做了坏事,没什么好值得高兴的。"
哪知豪杰却摇摇手,高兴的神情溢于言表:"这世上有人做好事有人做坏事,老爹只是让我们扬名立万,既没说让我们去当流芳百世的大侠亦没说让我们去当遗臭万年的坏人,所以我们想怎么扬名就怎么扬名,想怎么立万就怎么立万,你说是吧?再说了,常言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如果我们去做坏事的话,那不是成名很快?嘿嘿......"
看着说得唾液横飞、笑得有点白痴有点奸诈的豪杰,英雄开始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偷了人家的钱,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都不踏实,看来自己给豪杰做了一个不好的榜样,希望他不会有一学一。
一路惴惴不安,终于到了下一个镇上,英雄花了十几文钱替俩人买了两身换洗衣裳,余下的钱揣在怀里紧贴着肉,这下他已经有了经验教训,东西要贴身放,才不会被偷。
"哥哥,哥哥,你看!"豪杰忽然扯着英雄的衣袖低唤着,两只眼睛正看望着某处直泛着亮光:"你看那些人拿着兵器,是不是老爹嘴里说的江湖中人?"
随着弟弟目光所指的方向望去,果见一些穿着劲装拿着兵器的人三三两两的进了一间酒楼,英雄心中一动,觉得身体里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也许这是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他脑子一热什么也没考虑,拉着豪杰也往那间酒楼走去。
这是兄弟俩平生第一次跨进这么大的地方,除了好奇还有些紧张,面对笑脸迎人热情得过份的小二更是手足无措,浑浑噩噩的跟着小二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巧的是他们坐的桌子就在刚才那几个江湖人士邻桌,豪杰已经笑开了花,他朝哥哥眨了眨眼睛,小声道:"你看,老天都在帮我们。"
在笑容可掬的小二的"款款注视"下,英雄咬牙点了两个最便宜的菜,八文钱啊,可以买好多烧饼吃了,不过想想幸好花的是"天上掉下来的钱",也就不那么心疼了。
几乎是和隔壁桌同一时间上的菜,兄弟俩一边吃着美味的饭菜,一边竖起耳边聆听着那些人的言谈。
"这次真是不好办啊!"这是江湖人士甲说的。
于是江湖人士乙也跟着摇头叹气:"是啊,怎么就这么巧呢?六月十六,南方叶盟主成亲,北方木少堡主娶妻,怎么偏偏都是同一天呢?我也是一下子收到了两张喜帖,这下真该头痛了,无论去哪边,那势必会得罪另一边,唉......到底是去南城呢?还是去漠北好呢?"
满脸郁闷的江湖人士丙忽然展颜献上一计:"我看干脆两边都别去,直接派人送上贺礼得了。"
"这怎么行?两边咱都得罪不起,一个是南方霸主,一个是北方枭雄,无论谁跺跺脚,这武林就得起波澜,我看哪,这回那两边也是在暗中较量,只是可怜了我们这些人哦!"江湖人士丁摇头悲叹。
听着这些江湖人士或是烦恼的叹气声或是侃侃而谈,豪杰的眼睛越来越亮,粉色的嘴唇渐渐扬成了月牙形,一个妙计已经在腹中成形。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英雄一手托住自己快要掉到地上的下巴,一手使劲掏着耳朵:"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没听清楚。"
豪杰继续眉飞色舞,一双眼睛被他的神情渲染得甚是有神:"嘿嘿,哥哥,你没听到刚才酒楼里那些人说的话吗?一个什么叶盟主,还有一个什么木少堡主,听他们说起来都是很厉害的样子,这次好多江湖人氏全都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了,若咱们跑去捣乱,那肯定就是一夜成名!"
英雄对弟弟这幼稚的做法感到好笑:"捣乱?你想怎么捣乱?摔一个盆子还是踩人家几脚?"
"哪会呀?"豪杰摆出一副不屑为之的神情,轻啐一声,便得意洋洋的说出了从刚才就一直蕴酿在肚子里"妙计"。
"我们是谁啊?我们是英雄和豪杰,哪能干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像我们这种胸怀、这种胸襟、这种气量、这种肚量、这种水平、这种文化......"
赶紧抚平额头上直跳的青筋,英雄强忍着抽搐的嘴角挥手打断他的话:"好好好,这段跳过,直接说下面的,你到底想怎么样?"
将自我赞扬的话吞回肚里,豪杰直奔正题:"我说啊,我们一定要在他们婚礼上做一件惊天地、泣鬼神、吓死玉帝、惊死阎王的事来。"
"到底什么事啊?"英雄对他这种不着边际的话开始感到头痛。
豪杰奸奸一笑,一双眼睛眯得跟狐狸一样:"我们要做坏事嘛,坏事不外乎就是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坑蒙拐抢,这杀人放火我们是肯定干不来的,因为我们从小就怕鬼嘛,所以我们就得去奸淫掳掠,坑蒙拐抢!总之呢,这事是闹得越大越好!"
"奸淫掳掠,坑蒙拐抢?"英雄听着都觉得冷汗直冒,他倒吸一口气,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豪杰:"你脑子里面装的什么呀?"
豪杰有些蠢蠢的以为哥哥在佩服自己,还不好意思的挠头一笑:"嘿嘿,这是成名的捷径、捷径啦!我都已经想好了,我们去抢亲,自古以来抢亲都是抢新娘,这次我们就去抢新郎,到时候走在路上谁不认识我们?要怎么风光就怎么风光!"
"是......是吗?"英雄整个人已经傻掉了,他单纯的弟弟为什么会变成一肚子坏水?这都是自己的错,因为自己偷了人家钱,才给他竖立了一个坏的榜样,现在是悔也悔不及了,应该及早劝他回头,他放柔声音,堆满笑容:"扬名立万的事咱们以后再说吧,反正身上的钱还够花。"
豪杰一听自己的绝顶计划竟得不到实行的时候,立刻像瘪了的皮球一样垮下了脸:"好吧,等钱花光的时候我帮哥哥去偷钱。"
以后要靠偷钱过日子?英雄心中一冷,想到弟弟要学他把手伸进别人钱袋的时候,浓浓的自责涌上了心头,不行,再这样下去还是要去做坏事,与其做个无名小贼还不如听弟弟的话放手一搏,做个风风光光的坏蛋!
英雄定了定神,做了决定:"就按你说的做吧,可是那两个人一南一北,又都是同一天成亲,我们怎么跑得过来?"
"那还不简单?"豪杰咧嘴一笑露出白莹莹的牙齿:"你去南,我去北,我们要在六月十六让天下的人都知道倪英雄、倪豪杰的名字!"
豪杰说说得壮志凌云,英雄彻底被蛊动了,从怀里掏出剩余的银两平分成两份,一份给豪杰做盘缠,另一份自己留着用,然后再将自己肩上的包袱绑在弟弟肩上:"豪杰,一路小心,哥哥不在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钱也要省着点用,若是计划失败了,我们......我们就回家。"
比起有些离别伤感的英雄,豪杰却是莫明的兴奋,眼里映着是对未来美好的憧憬:"我知道了哥哥,你也要小心,等我们扬名江湖,我们就能天天吃肉了!"
"那你......好好保重......"z
艳阳下,从未分开过一天的兄弟俩头一次背对而行。

3

只要是醒着英雄就是在赶路,可再怎么赶他也只长着两条腿,幸好路上遇到了一个好心的老伯,让他坐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驴车,这才在六月十六日当天赶到了南城,因此他没有时间打听叶盟主迎亲的时间和路线了,只好临时改变计划。
南城,以前这个地方并不出名,可自从十年前叶控一举夺得武林盟主之位以后这里便成了武林人士眼中的圣地,当英雄刚跨进南城时就已感觉到这里别样的气息,那种浓郁的江湖味道充斥着整个城镇,他深吸一口气,下意识的挺直了腰......
"请问,叶盟主住在什么地方?"他挂着礼貌的笑容问着路边卖烧饼的大叔。y
可能这几天问这个问题的人太多了,又或者是这烧饼的生意不太好,这位大叔脸色不善,板着一张脸指了个方向,一个字都没说。
尽管对方态度恶劣,英雄还是笑脸相谢,甚至还向他买了两块烧饼才离开。顺着卖饼大叔手指的方向,走了不到五百步便看到了一座张灯结彩的宅子,红墙黑瓦甚是气派,正门进进出出、满面笑容的人是络绎不绝,这正门旁边还专门开了一扇偏门,进出的全是些搬运礼物的下人,瞧那偏门口堆满礼物的马车队,排下去足足有百丈,看得英雄瞠目结舌。
踩上大理石铺的台阶,英雄刚想跨进大门却被拦了下来,看着自己面前那只黑中带红的手掌,他愣愕了一下,抬头看向拦路者,竟是个皮肤黝黑的少年,看样子似是和自己差不多大年纪,他身边还站着三个和他同样衣服打扮的少年,四人的目光都齐唰唰的看着他。
伸手是要贺礼吗?英雄低头看了看自己空着的两只拳头,脸红了红,身边正好有人经过,鼻内似是发出几声轻蔑的嗤笑。
"我......"尴尬的看着那几个少年,英雄忽然想起刚才买的烧饼,连忙从怀里掏了出来放到了那只"黑手"上,他挠了挠头腼腆的笑道:"不好意思,我忘了有这个......"
黑脸少年呆了呆,眼睛死死的盯着手上那两块烧饼,像是上面已长出花来:"这......"z
倒是他身旁的另一个白面少年笑出了声,他对英雄笑了笑,露出了一颗可爱的小虎牙:"哟哟哟!他用饼贿赂你耶!"
被揶揄的黑脸少年似是有些急了,连忙将饼又塞到英雄手中:"你的请帖呢?"
"请帖?"英雄一脸的茫然:"到哪买请帖?"z
"没有请帖不能进去!"说话的是另一个不苟言笑的少年,喜怒哀乐在他脸上统统都找不到,一张脸平静得离谱。
"啊?" 英雄的失望明显写在了脸上,不过他并没有沮丧,老爹说过天无绝人之路,既然此路不通,一定还有其他办法可以进去的,所以不用那几个少年赶人,他立马转身离去。
英雄并没有走远,只是绕着这座大宅四周转了一圈,不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并不窄小的后门,后门大开着,挑菜送肉的人进进出出,大家伙一副忙碌的样子,谁也没有注意到多出一个人帮忙搬着酒坛。
他一路低着头抱着酒坛跟着前面搬酒的人拐拐绕绕,本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挑菜的,不过经过刚才一个回廊时已经转弯了,看来那边是厨房。虽然低着头,但英雄的眼角一直在左右前后扫着,他知道再不脱身的话等会儿前面的人转过头来就要糟了,于是在经过下一个弯廊时,他放下酒坛"脱队"了。
顺着走廊一直往前走着,可刚下去十几步,迎面而来了几个仆人打扮的人,英雄本想低下头,可来不及了,那几人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本以为自己这下要被人丢出去的时候,那几个仆人却是礼貌的低下了头,并没有询问自己的来历,可能是把自己当成迷路的宾客了吧,想到这里,英雄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还向一个经过的丫鬟问了路,谎称自己与前来道贺的父亲走散了,丫鬟自是不敢怠慢客人,仔细的指了方向,这才袅袅离去。
挺起胸膛,迈着大步,英雄沿着丫鬟指明的道路,终于摸到了招待宾客的大厅,为了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悄悄站在角落里,好在大厅里面宾客众多,一眼望去都是黑压压的人头,大多数人都在互相寒喧着,没有人注意这不起眼的少年,只当是某人带来的徒弟,故没有人愿意自降身份去与一个"晚辈"客套。
可事情总有例外,像是看他一个人憋在角落里有点无聊,一个青衣少年主动走过来跟他说话,还介绍说自己是不癫道人的徒弟姓宋名盘石,然后就是开口询问英雄的师门和姓名,英雄被问个措手不及,一张脸涨得通红,吱吱唔唔急个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倒是这无措的手指帮了他一个大忙,那宋盘石竟以为他是个哑巴只会用手比划,干笑两声也就识趣的走了。
见自己逃过一劫,英雄刚松了口气,却见前厅门口跑进一个少年,那少年他见过,就是在正门口站着的那四个少年之一,也就是唯一一个没和他说话的人,只见那少年神色有些焦急,像是在找什么人,搜寻的目光在人群里探来探去。
英雄很想心虚的别过脸去,但那少年诧异的目光已落在了他的身上,并且人已经向自己走了过来,看着从人群中穿梭过来的少年,英雄未干的冷汗又涔涔冒了出来。
【强人所男—段翼】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