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敌—rr

时间: 2016-07-04 12:37:19 分类: 今日好文

【敌—rr】

(1)
8086年,世界一片昏暗,人类濒临灭绝,只剩下两个对战中的队伍。
谦,是其中一支队伍的首领,不,已经不能说首领了,因为他的人马已经全都不在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孤军奋战。
他一个人战斗着,在与零暗的手下们战斗着。对付他们,他还是可以继续战斗下去的。
身上的披风在风中飞舞,手上的剑灵巧的挥动着,杀。
坐在大屏幕前,身上挂着妖艳的女人,手上擒的一只酒杯。
看着屏幕中的人,猛然屏幕中的人一回头,那锐利的眼神,好像能刺透他的心。慌了,竟然连酒杯都掉了下去。甩开身上的女人,走到大屏幕前,手抚上他的"脸",低语着,"我要征服你。"

(2)
零暗,站到了长檐上。他黄色的长发,飘着。
谦,还在顽强的战斗着。红色的短发,看上去,那么诱人......
疯狂的挥动着手中的剑,终于,杀死了他。
突然,看到了那边高处的人,知道,如果他从那边跳下来,直接使用暴灵斩,他就会,没命的。所以,转身,逃。
眼前一把亮剑,止住了他的去路。
转过身,重新握紧剑。准备,应战。

(3)
从地上拔出刚才那把止住他去处的剑,仍给零暗。
从高处跳下,准确的接住那把剑。
剑声。他们的剑终于碰面了。就这样一直打着。
这种感觉........好熟。
一个分心,剑被打断了。谦转身逃跑。
他跑,他就追。
大手一扯,扯掉了谦的披风,随手扔在空中,任它四处飘荡。
重心不稳,还好及时迈出脚步。可是......
零暗伸出双手紧紧把他抱住。

(4)
谦从腿上把出短刀,使劲扎想零暗的腿上。挣脱他的怀抱。
想跑.........
零暗没有理会自己的,伤处。仍然向前,再次把他捞回怀中。
把他推倒在地上,手抚摸着他的眼,好美的眼......
一拳冲向零暗。但,被零暗握住。眼底充满了征服欲。
沿着他的唇向下摸去,他的锁骨。
"哗........"衣服被撕碎。
手抓住谦的两只手,把他们,固定在头的两侧。
看着这美丽的脸庞,这锐利的眼。不禁低头亲吻了他的眼。

(5)
沿路亲吻了他高挺的鼻,直到那诱人的嘴。吻住他,舌头追逐着他的,狠狠纠缠在一起。
之后,抓住他的双脚,使他们环绕住自己的腰。
然后,逃出自己一忍耐已久的分身,撞入了他的体内。
疼。但逃不开。
谦忍着,没有发出声音,捱到他的满足。
这种感觉,又来了,那么熟悉,难道我们曾经......曾经有过么?
两个人心底发出同样的疑问。
终于开口说话"我终于征服了你,谦。"说完,手又抚上那迷人的眼。

(6)
看着熟睡的零暗,漫是恨意,杀不了你,那就永别。
慢慢站起来,刚想迈步,脚踝却被抓住,又重新跌回零暗怀中。
"别想逃,我的谦......你也逃不开我。"紧紧抱住谦,手轻抚着他的被。
"如果你想离开我,我会杀了你。"
"嗯......."一声闷哼,一把剑已由后背插入。嘴角留下了鲜血。
谁会料到,谦会从零暗身上摸出短剑,刺入他的体内。
可是,他毕竟望了刚才那钻心的感觉。为什么?难道我又那么爱他?
往事历历在目,零暗对他的嘲讽,零暗对他的暴虐,零暗对他的温柔.......一幕幕呈现在眼前。
想起来了,终于想起来了。
"谦。对不起,......这是报应,这是我的报应........我.....爱.......你"
"不可以,你不能死.........我也......我也爱你......."
"有了这句话.........我死,足矣........."

(7)
"现在,零暗,你已得到了谦的爱,你还愿意死吗?"突然出现一位白发老人。
"紫因仙人........我,以前太错了,不该对谦那么.....残忍.......我希望你能让我活下去.......好好补偿。"零暗说完话,又突出一大口鲜血。
"谦,你愿意他活下去吗?即使几千年前,他那样对你。你仍愿意他继续活这么?"紫因仙人一边对谦说,一边施展魔法,让谦看着几千年前零暗对他的所作所为:
(8)
东元1064年,即振宗12年,当朝皇帝乃是郑治。此时,天下太平,百姓丰衣足食。
那只好景不长,与郑国相隔不远的齐国,有些蠢蠢欲动,想领土扩张。
齐国的领军人,自然是那战无不胜的零暗将军。看他们那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势在必得。
而代表郑国应战的人乃是郑治的三个儿子,为了国家,他们必须献出自己的一切。
号角吹响了,他们来了!为了郑国而战,为了父皇而战,为了全国百姓而战!!
杀!郑谦骑着马,手中握着宝剑,和敌人厮杀着。杀,杀,杀。
谁在看我?郑谦,感到不自在。终于,找到了,原来,眼睛的主人来自零暗。
不喜欢那眼神,好像自己是猎物一样。
零暗早就看见了这个英勇的人儿,那么纤弱,却有着那么强的战术,佩服。
那双锐利的眼,太美了。我要征服他!!突然,对上了他的眼,好像能看穿自己。
笑容直到眼底,你是我的猎物了!!

(9)
谦与那些人厮杀着,自己却毫发无损。可是,大哥,二哥却受了伤。
在战场,不能管那么多,擒贼先擒王,看准了零暗。
驾!大喝一声,便奔向零暗。
终于来了~~~~
迎面飞来一记,零暗向左一闪;剑又挥向左边,零暗低头向右。机会来了。
剑挥向了右边,零暗一下斩断了谦的剑,然后顺势一把他的胳膊,谦就这么从马上摔了下来。
零暗迅速跳下马,手持着剑抵着谦的喉咙。
士兵看到他们的三个领军人都已经被擒,都放下了兵器。
齐国派零暗去郑国谈条件。
"郑国皇帝,齐王派我来讲条件。如果你们完全投降,并且赔偿黄金万两、两所主要城池,可以饶你们不死。"
"我同意,我同意。"郑治就是这样一个胆小的皇帝。
不过,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要你的三皇子作抵押人。
"好好好,只要你们愿意,随便带走。" 郑治马上就同意了

(10)
心寒,虽然心中早已有数,但亲耳听到父王这么说,还是治不住,伤心。
"好,这就是投降书,快签了吧,郑~~王~~~"零暗把一纸投降书扔在了桌上。
郑治痛快的就签下了,毕竟,舍掉一个他并不爱的儿子,换来他们所有人的命,很值。
就这样,郑谦被带回了齐国,被带离了生养他17年的土地。
怎么这场景,好似思君出塞。只不过,他是去和亲,而,自己,什么也不是,只是抵押品。
被带到了将军府,也是,零暗的领域。
把谦带到一个屋子后。"你们给我看好他。"零暗对下人们说。
"皇上,郑国已经投降了。"零暗对齐王齐柯说道。"并且,他们已赔偿了黄金万辆,两所主要城池为新架和左匡。"
当然,他没有对齐王说他还要了个附属品。因为,他知道,对于和他一样只爱着同性的齐王,看到郑谦,是肯定会占为己有的。
"将军,他不曾喝水,也不曾进食。"下人向零暗禀报着郑谦的状况。
挥挥手,叫下人下去。推开屋门,看到一个做在床角的小小人儿。关上了门。
看清来人,"你......为什么要我做抵押品。"想问清楚。
笑了笑,嘴里吐出伤人的话,"你、没资格知道。"

(11)
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把玩着自己的长发。沉默。
谦也不再说话,因为,没有资格。
突然想到了什么。零暗走出房门,和下人说了些什么。然后回来坐下。
"将军,你回来了。我.....好想你........"
突然进来一个样貌清秀的男孩,一进门就搂住零暗。
"有多想我?嗯?那里有没有想我?"说着,手就掀起男孩儿的衣摆,摸进了那秘密的地方。
"将军.....啊........."偏过头,看到了郑谦,"有人看........不要......."
"既然想我,就听话,乖。"零暗嘴里说着温柔的话,可是动作却不。眼睛瞟向郑谦。
无动于衷么?
他在干吗?怎么当着自己的面和别人亲热,恶心。
揭开自己的衣摆,把男孩的头按向自己的分身,"好好舔哦,我可有奖励呢。"
像是得到了许诺,男孩卖力的舔着。口中有物体充满,可下体还被玩弄着。

(12)
"好了,转身趴好。"零暗抽出手指,起身让男孩趴好。
自己的硕大就冲进了男孩的体内。
"啊......将军....."男孩娇喘着。
变态!变态!殊不知,自己的一张脸已经红透了。非礼勿动,非礼物看。应该还有,非礼勿听的吧。
可爱的谦,你会是我的。继续在男孩身上驰骋着,直到满足。
男孩已经瘫在地上。零暗抱起男孩,看了谦一眼,笑了笑,转身离开。
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刚才的笑,有多温柔。
听到关门声,谦才转过头。什么意思?摸摸自己的脸,好热。
难道他喜欢男人?真够变态的。

(13)
好饿。郑谦就一直这么坐着。想起以前,虽然得不到大家的爱,但至少,衣食无忧。
门被推开了,零暗端着食物进来了。
不能看,不能看,该禁不住诱惑了。
"饿了吧?"零暗温柔的问道,但下一秒的动作......他把饭倒在了地上。"吃吧。"
郑谦瞪大眼镜看着他。"为什么........"
还是同样的话"你没资格。"
是啊,我是一个一生下来就被唾弃的人。
蹲下身子,看着地上的饭,我为什么要受这种屈辱?难道为了父王,他那样对我。
但,还是,伸手抓起地上的饭,一口...一口送进口中。
我要磨光你的傲气,直到你完全对我贴服。零暗暗自想着。
泪,真不争气.....却不能擦掉他,因为,一双如鹰般的眼镜在看着自己,快被融化掉了。
"全部吃完。"口中吐出事不管己的话。
胃已经在作呕了,再吃会吐出来的。可是不吃,不知他会做什么。
突然,零暗蹲了下来,"怎么了?小谦?饭不好吃么,那我来喂你。"说完,抓起饭硬生生的塞进了谦的口中。一次又一次......
终于......呕......推出了污秽物,也吐了零暗一身。
啪,身体被打飞出去。
"竟敢弄在我身上?"零暗生气的吼着,把过路的下人都下一跳。

(14)
零暗走过去,拎起到在地上的郑谦,就又是反手一巴掌。
虽然又被打倒,仍然瞪着眼睛看着零暗。
"你凭什么那样看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是什么地位,你没资格那么看我。"
"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个趁人之危的混蛋,别等到你有那一天.......恩......."腰被狠狠踢了一脚。
任何人可以说我,但唯独你,不行。
粗鲁的拽着郑谦的手腕,托着他出了房门。门外的下人都看傻了,将军何时这么生气过。
被扔进了浴桶中,头被使劲地向下按。不能呼吸了。
猛地被人又提了上来。等到缓过神儿。
"看清楚了,现在我可以随意折磨你,但是你不能死,你的命,掌握在我的手中,一旦你死了,那么你的父王,你家乡的百姓,都会遭殃。"
泪,终于像绝堤般涌出。我连,死的权利都没资格拥有么?
倏然,零暗跳了进来,在他还没有反应前,就吻上了他的脸。
此时温柔的动作,难以想象刚才那番残酷的话语是出自他的口中。
啃咬着谦的白颈。手伸入他的衣摆中,探入了他的体内。
极力抵抗着,但,徒劳无功。
翻过谦的身子,使他俯在浴桶边缘,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15)
终于捱到完事。他知道,自己的自尊和高傲,已经彻底瓦解了。
零暗跳出浴桶,抱起郑谦回到了房中。
墙边一双充满恨意的眼.......
被轻轻放在了床上。胃,已经疼过劲儿了。已经没有知觉了。
他走了,想恨,却已没有力气了。
下人替他换好了衣服,临走时轻蔑的瞪了他一眼。
现在,他什么都不是,连个下人也对他这样。自嘲的想着。
疲惫,加上在水里泡了太久,终于沉沉的睡去,也只有在梦中,他才能得到安宁吧。
"你就是郑国用来抵押的人?"谁,在说话。
郑谦挣开眼镜,看到是那天零暗当着他面宠幸的那个男孩。
费力的答应了一声,算是回答,可是声音太小了。
"啪"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大爷我问你话呢。"这是那天那个娇羞的男孩么?"你真贱,是怎么勾引上将军的?"
我,勾引么?
啪,"这是你不回答的惩罚,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了,你没资格在这装。"
力度还真大,脸,大概已经红肿了吧。
男孩带着无趣,转身走了,临走时撂下一句狠话,"你没资格和将军好。"
零暗吗?他那样对我,我怎会和他好?

(16)
"你的脸怎么了?"零暗一进门就看到了他果真红肿的脸。
只是摇头,算是回答,摆明了不愿张口。
"由不得你不说,你要是不说,我就把他们都叫出来,每人扇20个耳光。"
听到他那样说,连忙抬起头,"不要......求求你不要逼我。"那样瘦弱的男孩,怎么禁的起那样的巴掌。
他怎么就没想到,那个男孩,对自己的侮辱?
"你要我不要追究?"零暗挑眉说。
谦不解的点点头。
"那就求我啊!求我不要惩罚他们!你是我的人,他们没动手的份儿!"说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爬过来求我啊!张开双腿求我啊!"
我,已经,没有自尊了。身子,已经不纯洁了。
慢慢的跪下,一步一步爬过去,好漫长的路。
终于爬到了他的脚边。眼里已满是泪水。
"怎么?不乐意么?"零暗残忍的笑着。
颤抖的手褪下了自己的衣物,转过身,跪趴在地上。
"我......求你........"带着哭腔说出不完整的话。
"求我什么?嗯?"零暗明知故问。
"求你.......进......入我......."已经没有什么,只剩下这句破碎的身子。
本来,还为他之前的关心所心动,可现在,只剩下心碎,一片一片,支离破碎。
(17)
零暗从背后撞进了体内,一下一下,好似无底深渊。
"说你爱我。"口中说着命令的话。
"我.....爱你......."说什么,都已无所谓,因为,已没有资格选择。
直到他的全部倾泻在谦的体内,才放开了他。
脸上还有深深的泪痕,身上留下青黑的瘀痕。
温柔的把他抱上床,轻轻为他擦拭着下身。
为什么?在残忍之后,对自己那样,温柔。不要你对我的,好。
轻轻拉上被子,吻上额头,道了句晚安,就离开了。
恶魔原来与天使,是一体的。泪,又流了下来,零暗,他,到底要把自己折磨到什么样子。
艰难的挪动着步子,由于刚才的激情,今日又未进食,所以每走一步都要很大力气。
"将军,将军......"屋里传来阵阵嬉笑。
如果你知道了,打我的是他,你还会不会惩罚他。
为什么迈不动步子,为什么还站在这里?
"你是谁?站在这干嘛?"一个守夜的人站在他身后。
"外面怎么回事?"屋里传来零暗的声音。打开门,看到站在一旁的郑谦。
"你在这做什么?"一贯的冰冷语调。终于,对自己,又变得残忍。
"我......"还未说话,肚子替他做了回答。
哈哈,零暗开心的笑着。"走,我带你去吃。"说完便转身大步离开。

(18)
没有后面的脚步声,回头,谦仍然站在原地。大步走过去,打横抱起他,顿了一下,转过身回到了郑谦的房间。
叫下人端来了食物。零暗亲自端着碗,喂着郑谦。
郑谦想躲开,却听到零暗说:"别逼我说出难听的话。"只好乖乖的。
吃完最后一口。感觉有力气多了。
零暗栖身啃咬着谦的耳朵,如此敏感,让谦背脊一片凉。
心也跟着怦怦跳。
"我喂饱了你,你是不是得喂饱我啊。而且你刚才打扰了我的雅兴!"
脸一下子就红了,"不......别这样........"
脸沉了下来,"你闭嘴,你没资格说这种话。刚才是谁让我进入他的?"
为什么总在把我带到天堂的时候,让我一下子狠狠跌落到地狱呢。
零暗甩门而出,留下呆坐的郑谦。
心痛,为什么?为什么他这么对我,我还会爱上他?
零暗下了朝,回到府上,想看看谦在做什么。看到他坐在那里写着什么。
一看到他回来,他赶忙藏起手中的东西。
"你写什么?"一把抢过他手中的东西,并揪住他,看了看手中信的内容。
他对他好?他那里对他好?他还真够善良的。不过,开心。把信团成一团扔了出去。
"你把我写的这么好,那我是不是得奖励你啊?"

(19)
零暗用新长出的胡茬,刺激着谦幼嫩的肌肤。
"零暗......"第一次,第一次张口喊他的名字,生疏。
只有他,敢直接喊他的名字。抱起谦放在了床上。
"再喊我的名字啊!!"手不安分得在他身上游走。
既然已经爱上了,就去爱吧。不要羞耻,什么都不要,只要能在他怀中一刻,已是福。
"零...零暗。"
咣当,东西掉在地上摔碎了。
零暗推看门,看到幽儿(即他当着谦的面宠幸的那个男孩,都第19章了,才起出他的名字,好了大家接着看吧,小的不贫了 !!)蹲在地上拾着管子的碎片。啊.....
"怎么了?伤到了。"零暗连忙抓住他的手。
而幽儿则冲着郑谦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将军,对不起,我不该打扰您的......对不起。"
"傻幽儿,你别伤心,我只是玩玩。"说完抱起幽儿就走了。
只是玩玩。零暗,你好恨,在我决定要珍惜这份爱时,你却拿刀割我的一不完整的心。
你已经成功的多走了我的心,而我的身体,早已经不属于我了。
不之怎么,皇上知道了零暗带回了郑谦。
齐王仍了张信在地上,"好大的胆子,零暗,你还带了个附属品回来?明日你同他一同进殿。"皇上对零暗下命令。
手里攥着从地上捡起的信,气冲冲的回到将军府,就直奔郑谦的房间。
而郑谦,正在换衣服。那么美的身子,要便宜那臭皇帝吗?

(20)
大步走上前,郑谦看到来人,慌忙披好衣服。手却被牢牢抓住。
"你就那么想上那皇帝的床么?"把信扔在他的脸上。
"齐王,吾乃郑国三皇子,怎之零暗将军使汝来此,金屋藏之。还望见皇帝一面愿王万岁,万万岁。郑谦。"
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我写的,可这字迹。
看他没做回答,以为他默认。狠狠的一巴掌,谦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你背叛我,你居然敢背叛我!胆子可不小嘛。"说完抓着郑谦扔到了床上。
由于郑谦的衣服还没有穿好,到方便了零暗。
指尖划动着他的腰迹,"零暗,住手.......那不是我写的......"身体不安的扭动着。
零暗在他耳边吹起,"好啊,小谦,那你告诉我是谁?"
慌乱躲避他的手,"不知道....."
"那小谦就要乖乖受惩罚噢。"说完,手指猛地插进他体内,狠狠的扣挖。
"零暗......"泪,又流了下来,不要,想说不是我不是我,可是,说不出来,他也不会听。
体内的敏感点被狠狠撞击,讨饶的声音却转为甜美的哀求声。
"零暗......啊......"谦甩着头,长发随着他的头飘动。
猛地抽出手指,零暗把镜子放在谦面前,"瞧瞧你自己,多么贱,皇上看了你会疯狂的。"

(21)
是啊,自己是很贱,这样被玩弄还会有感觉。
一整夜,零暗做了一整夜。也许,他在想,在皇上玩之前,在玩一次吧。
是谁?想理思绪,可是,满脑子都是他们想拥的画面。
"你就是郑谦,郑国三皇子。果然漂亮。零暗,怪不得你金屋藏之呢,哈哈。不如让我也玩玩吧。"皇帝有些蠢蠢欲动。
虽然不可能,但还是要......."皇上,这句肮脏的身子怎配得到您尊贵身子的宠幸呢?"
"零暗。"皇上有些怒,"怎么,舍不得了?"
"零暗不敢。"零暗作揖道。
"放心,君子不多人所好,不过只要一次,你先回去,之后我自会派人送回他。"
"遵命。"看了郑谦一眼,转身出了殿。
"你们都下去。"遣退了身边所有的人。
看着逼近的皇帝,"齐王,你不能。那封信不是我写的。"郑谦一不不想后退。
【敌—rr】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