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天才堆中的平凡人 -- 冬洋—Bluelu

时间: 2016-07-04 11:39:59 分类: 今日好文

【天才堆中的平凡人 -- 冬洋—Bluelu】
天才堆中的平凡人 -- 冬洋

1
今天是我第一天的转校生活,说完全不担心是骗人的。毕竟都是一个新生活,站在礼堂新班主任的身边,听著校长说话。
第一次在月会中这麽留心,因为在从前的旧学校中,校长说什麽都不重要,不会关系太大。而且太熟识那个环境,根本不需要留意小节。
可是,这里的一切都是新的。奇怪而有趣的感觉,同学会是怎样的呢?托一托眼镜。其实我是完全没有近视的,不过戴上眼镜後,总觉得自己会收俭一点。像是一个框框,将我定位似的。
虽然有种受约束的感觉,不过我喜欢。我喜欢规则,不等如我是个死板的人。我喜欢知道界线在那里,虽然我未必会遵守,也很多时候犯规。不过我宁愿有条线告诉我有没有逾界,如果过了,又离了多远。
放纵的生活,不好过,虽然自在。可是,好空虚。
月会完了,跟随老师上班房。老师转过头来安慰我。" 不用怕的,你的同学都很好相处。"
我用微笑回答了,可是却不相信。真正坏的学生,都不会在老师面前显露。通常人前的坏学生,都是一些缺乏关注,想要人关心的人。
踏进嘈吵的班房,他们很快静下来。
" 各位同学,这就是你们的新同学,叫做展冬洋。" 转身在黑板上写了我的名字。" 各位要和新同学好好相处呀。" 然後望一望课室。只剩下少数空位。" 你可以随便挑一个坐。
身边有空位的人都望著我,是期望我拣他们,还是期望我不要走到他们身边呢?
我挑了最後排,近窗的两个相连的空位。坐下後,我才发觉又有不妥,挑这样的位,不就是说明我在避开人群吗?
托了托眼镜,不过算了,这个位子真的太好了。而且转校生要这样才像样的嘛。安然的坐下後,我从书包拿出东西,开始布置我的新位子。整齐的放好书本,文具。
老师开始说著新学年的事情。我则打量我的新同学,前面的男生,不知道他是闷得发慌,还是天生的目无表情。看起来是个冷淡的安静人物。他身边的位子都是空的。
校服穿得不算乱,不过领带没打好,长衬衣没扣好袖钮。颈附近的钮扣也开了二颗,看看书桌,空无一物。大概还在书包内吧。
右面的是两个男生,他们都在打量我,所以我不打算现在看他们。从我不刻意的视线中,也发现他们一点性格。近我的男生长得很帅,一直都挂著笑容,大概是个开朗乐天派吧。
他隔离的男生 ... 看得不清楚。不过像任性的少爷仔。
好了,打量就到此为止吧。开学第一天就要上课,要用心学习才行。看看蓝色手册上的校徽,一种满足感悠然而生。
是名校耶,虽然我过往读的学校也是名校,但都带有极重的门弟观念。简单来说就是贵族学校。可是这一所不同,这是一间不问出身的天才学校。
有幸进来 ... 哈哈,不好意思。我名义上是特殊才能学生。其实是因为这学校天才太多的奇特现象,而充当润滑剂似的存在。
校长是个风趣的中年人,他告诉我,天才和白痴,真的是一线之间。很多明明在各方面都是天才,却对一些常人都懂,都明白的事视而不见,搅尽脑汗也得不到答案。是个生活白痴。
也举了一些例子给我听,曾有一次,有二个同学没来上课,宿舍也不见人。原来二人是在争论,还说没有一方低头前,绝对不离开似的宣言。
真是笑话,那个地方是宿舍饭堂,人来人往的。只要有人上前劝阻,事情就很快解决吧。却让他们吵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
也会有人因为懒而几天不吃东西,昏倒。没穿好衣服就来上课的事。
天才都是一堆怪人吧。校长说这学校是需要一些普通学生来平冲一下。
我就是这样子进来这所天才学校。不过我成绩也不差的,只是 ... 离天才有点远,只是有点,真的只是一点点距离 .... 算了,天才近乎白痴,我还是安於当个普通,但离白痴很远的学生算了。

2
午休的时候,我小动作的伸了个懒腰。这几节课都不能用心,是还未适应吧。前面的男生只是随意放了一本书在桌上,几节课也未换过课本,就是望著窗外发呆。
他的背影 ... 很好看,感觉靠上去会很舒服。哎呀,是不是上堂太累,所以想要靠著睡?不过我的确每晚都要抱著抱枕睡。
隔了一个空位的乐天派坐了我身边的空位," 展冬洋,对不对。我叫广扬。他是姚俊。" 再指指那个给我少爷仔形象的人。
我礼貌地应著," 哦,你好。"
" 你的宿舍在哪?"
" A55 室。"
他们二人一副不得了的表情,前面的男生也转过头来。那个男生微有敌意的上下的打量我,然後又转过身。
我有点紧张的吞吞口水,第一次这样正面看他,他真的不是普通帅,很有个性的样子。
广扬指指已转过身的人," 他叫方程。"
我细细声的说," 你好。"
他像是没听见的整理东西。
广扬对他的反应耸了耸肩," 程你就不要这麽冷淡嘛,他是新来的,你会吓倒人。"
方程闻言回头,再狠狠的瞪我一下。
我有点害怕的睁大双眼,什麽时候得罪了他?我 ...
广扬拍拍我的肩," 算了,不用在意他。我们去饭堂吃饭吧。"
我只能点点头跟他走,出到走廊,我真的很想问。" 那个,我是不是做了什麽?方程好像讨厌我。"
姚俊摊摊手," 不用管他,你还未见过你的室友吧。"
我呆呆的点头," 对呀。"
" 你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奇怪,怎会编到那里去。" 姚俊还是一副奇怪的望著我。
" 我想问,难道我的室友是刚才的方程吗?" 是的话,有点好,也有点不好。好的是有个帅帅的室友,不好的是好难相处。
" 不是他呀。" 广扬研究似的望著我,像是想知我是失望还是兴奋。
不过我才不会让他知道我有所期待。算了,不是就不是,真的很想知道是谁和我生活一年。
----------------------
好舒服呀,刚洗完澡躺在床上。风从窗边进来,凉凉的好舒服。第一天真的好累呀,明天会好一点吧。
望著隔离的空床,我的室友会是谁呢?还没有回来。头发也未乾,不能现在就睡。打开手册坐起身,再看看校规吧,免得到时犯了也不知道。
看了一会,敌不过睡意,也摸摸头发,乾得差不多了,先睡吧。
睡了不知有多久,就被某些声音吵醒。
" 啊 ... 啊 ... 呀 ... " 是什麽声音来的?好像很辛苦似的。
另一把很沉实稳重的声音," 傻瓜,别叫得那麽大声,忘了今天起我有室友吗?"
" 就是要让他知道你是我的。" 那个人很任性的说。
" 是吗?"
我紧张的突然坐起,我知道他们在做什麽了。靠著窗外的光,我看著他们,他们也看著我。
我呆著看他们二人全裸的身体,很快的躺回床上,用被子盖著自己。
" 他看见了。"
" 嗯。" 沉稳的声音应著。
二人一点也没有被撞破好事的惊慌和不安。
" 继续吧,厉。"
另一个人没有回答,只是他们的喘息和呻吟声又再向起。呃,他们是两个男生,在做那件事。这就是姚俊指的不好过吗?
不过坦白说,都只是有点惊讶罢了。男人和男人原来也可以做得这麽高兴。
---------------
隔天起来,我揉了揉眼,昨晚还算睡得几好。看一看另一张床,昨晚没看清楚。这个人是 ... 方程?广扬不是说他不是我室友吗?
我边看著他,边走向浴室,他还没穿衣服的睡著。昨晚 ... 很累吧,忍不住的就是想取笑一下他。
直到我转身时撞上一个人," 呃?" 还有人?抬头一望,是个表情冰冷的人。我退後了一步," 对不起。"
他看似也不在意," 你是展冬洋吧,程跟我提过你。" 他的视线落在我怀中的小熊公仔。
" 哦。" 实在不知该给他什麽回应,只能应著。
" 我叫凌厉。" 他收回视线走向方程。
我点了点头进入浴室,他们是情人吗?原来他才是我的室友。好像是一个严厉的人,还改名叫凌厉,会很难相处吗?
梳洗完出来,方程已经醒了,坐在床上看著走动的凌厉。" 厉,今天午休有空吗?"
" 要开会。"
要开会?他是谁呢?还有他是什麽年级的?
" 快点起床穿衣服,吃早餐。" 说话的时候凌厉已经穿好制服,在收拾课本。
" 嗯。" 方程乖乖的下床走向浴室。
我立刻别开视线,他还没有穿衣服,一丝不挂的。
有点脸红的铺好床铺,把小熊放好。就穿起校服,现在是七点半,八点半上课。这里的气氛奇奇怪怪的,还是快点离开的好。
东西睡之前已经收拾好,换完衣服就可以走了。再简略的看看有没有带少东西。
凌厉正坐在书桌上等待方程。
" 凌厉 ... 学长,我先走了。" 一说完立刻就开门离开。
不明白为什麽自己会叫他学长,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比他大呢?可是他的气势令他不敢直接叫他。在班房中放下书包,快速的离开。
不想看见广扬和姚俊,其实我几喜欢自己一个人,不想有人打扰。
买了早餐,打算找位子的时候,校长叫住我," 呀,展冬洋,对不对?我没有叫错吧。"
" 呀,校长。"
" 呵呵,还习惯吗?没有被欺负吧。"
" 没有。" 校长还真厉害,竟然记得我的名字。
校长指指一张空桌," 我们坐下来谈谈吧。"
" 好。" 有什麽好谈?
校长看著我吃早餐,却没有说话,喂,你到底想要怎样?好歹也说说话吧。
" 你的室友好吗?" 终於都说话。
我怎麽知道他好不好。" 应该不错吧。"
" 他生活太紧张了,你要好好调剂一下他呀。" 校长很友善的笑著。
呃?这样说的话,连谁是我的室友他都知道。微微吃惊的望著他," 哦。" 又低头吃了一口食物,不过我愿意调剂,他也未必愿意被我打扰吧。

还有方程那一个宣言,‘ 就是要让他知道你是我的. ‘
" 对了,你选了学会没有?"
说到这个,真的忍不住叹气," 我不敢拣学会 ... 里面全都是专业的人物。校长,我可以不拣学会吗?"
" 哦,这点你不用在意的,当是兴趣的去玩玩嘛。"
" 平时上课是不要紧,可是学会中,都是大家的专长发挥地。我真的不太敢进去献丑。"
校长略微挑战的望著我," 那是说,你怕在一堆天才中生活。"
" 对呀。" 我老实点头,才不想自讨没趣。
" 这还得了的吗?" 对於我的坦率承认,他好像有点惊讶。不过他用那种眼神来问我,是一早知道答案吧。
他继续说," 我帮你拣吧。" 校长摇著头离去。
那一口食物停在我的口腔。呃,校长,问题不是学会太多我拣不下手,而是我不想入任何学会。你帮我拣的话,只会令问题更严重吧 ... 这是一个什麽的早上 ...
回到课室,已经快要打钟了。方程也早已在位上,他睨了我一眼,再转向窗外的风景。
大概方程是很喜欢凌厉,喜欢到不想别人在他身边吧。要不然也会如此敌视我。
广扬笑嘻嘻的问我," 见了室友吗?"
想起他的冰冷样子,不太感兴趣的点头。" 见了。"
" 怎样?会很难相处吗?"
" 不会呀。" 看著方程的背影,不是要非跟他做朋友不可。不过以後还有很多机会见面,实在没必要再惹恼他。
主动的拍拍他的肩," 方程,你们很相衬呀,不用在意我。" 被称赞和喜欢的人相衬大概会很高兴吧。
" 什麽不用在意你。厉的魅力我很清楚,你要敢对他下手,我不放过你。" 方程原是安静的人,突然这麽大声说话,是有那麽一点引人注意。
" 我另外有心上人。" 其实是没有的。不过这样说他应该安心吧。
他是动摇了,可是还是谨慎的追问。" 是谁?"
我真的没气了,有必要问得这麽仔细吗?" 我不想告诉你。"
" 有什麽关系?我不会说出去。我的身体你都看遍了,不会连一个人名都不可以跟我说吧。" 他有点紧张的捉住我的手。
完全没好气,他不知道这样说很误导人的吗?什麽叫你的身体已经给我看遍。又不是我要求的,虽然也几回味,不过这样说还是不太好。
" 两天,两天後告诉你。" 两天足够打听校内的风云人物是谁吧,只是说出是校内风云人物。一来就算对方知道也嗤之以鼻,不会做成错配。二来,喜欢他的人,会有一大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我尽量诚恳的望著他,企图得到他信任。
" 那个好吧。" 他勉为其难的妥协。然後又有点不安的问,"真的不是厉?"
我拍拍他的肩," 放心吧,就算我是也斗不过你吧。你比我可爱,也比我好看。"
这个好像点醒了他,他拍拍我的肩,开始有点笑容," 你也不用灰心,你也很好。不过千万别被厉迷倒,我绝对不会放手的。"
我连忙点头," 好,好。"
说什麽笑话,要我安抚这种小孩子。
他转过身後不久,又转过来," 呃 ... "
我挂著笑容打断他,你好了没有," 真的不会喜欢上他,放心。"
他尴尬一笑,又转回前面。
唉,这是天才与白痴的其中一个例证吗?这天要放较多的时间在饭堂,那里应该可以好好打听。
广扬有点取笑意思的点点头," 这不就几好,成了朋友。"
我只能点头,还有什麽好说呢?没气了,上课,专心上课。智商没人高就要更加努力。

3
喜欢的人呀,你在哪里?顺便抽个时间到校园四处走走,说不定真的找到个一见锺情呢,哈哈。我一面自嘲著,一面走。
这个校园好大,好美。游了一天,我发现有几个地方都适合一个人偷閒。不过遗憾的是,好像找不到喜欢的人。在饭堂是听了几个人名,一个叫凌颂,极度怀疑是不是凌厉的亲人,听说是学生会会长。
还有一个叫管行,出了名的坏学生。就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吧。
一个叫利利娜,听说是校花,很有兴趣要见见她。能够做到这间天才学校的校花,一定是美得令人窒息。
最後是星月华,好美丽的名字,听说是芭蕾舞会的会长。她的动作一定很优美的了。很想看看她跳舞。
第二天的狩猎行动,因为一大早被校长打扰,而失去了兴致。避开人群走到一个幽静处。
望著手上的一张纸,心情有点沉重。他说我愈是怕跟天才一起,就愈是要跟这里顶尖的天才混。这是什麽道理,不可以怕吗?
还说没有人天生就是天才,总要发掘出兴趣後再後天培养。
无奈的翻个身,也对的呢。到时出丑的是我,校长只要事後拍拍我肩膀说," 不要放在心上,继续努力就好了。"
又望望手上的纸,可是,怎样说都不应该放个一年级生进学生会吧。虽然说是负责杂务,可是听说过学校的学生会人气很高。这样子进去,会引起公愤吧。苦恼 ...
再说,进去当杂务,难道校长是要我成为做杂务的天才吗?渐渐由苦恼变做不爽,捏紧那张纸,发狠的撕掉。" 蔡校长,你给我记住呀。此仇不报非君子。" 我大声的喊叫出来。
我不愤的走出草丛,立刻看见近处有个男的倚著墙,而女的在挑逗他。
他们都看著我,我也定定的看著他们。
女的优雅地抱怨著," 同学,你看够了没有。"
" 看看有什麽问题?要是不想被人看就不要在这里做。" 我口气十分不佳。
女的脸色微变。
我也没兴趣再看下去,转身就走。
" 他说的对,而且说好了十分钟,事实胜於雄辩吧。我对你完全没有兴趣。" 那男的也走了。
------------
我走了几步还是听得见他们说话,摸摸胸前的小袋,呀,电话掉了。我打算先回草丛看看,最有可能掉在那里了。
" 不要走呀,颂。凌颂。" 看得出女的好伤心,可是她还是很优雅。不明白,既然她这麽有教养,为什麽又会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
我回到草丛很快就看见我的电话,再踏出草丛,看见女生在掩脸哭泣。原本是想走过就算,不过,摸摸裤袋,我选择递张面纸给她。
" 给你。" 我尽量友善一点。
女生当然认得出我是刚才接近骂她的人,但她还是跟我道谢," 谢谢你。"
唉,真的很好奇,为什麽这样的女生会做出刚才的事。" 对不起呀,我刚才心情有点差,所以口气也不好。"
" 不 ... 不要紧的。我也有不对。"
这女生的教养,真的令我惭愧。" 我送你回去吧。"
女生有点戒备的望了我一眼," 好的。"
" 对了,我叫展冬洋。一年级的转校生。"
" 啊,难怪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因为这里的人都是由小学,中学再升上来的,所以不多不少都会有点儿印象,毕竟生活了这麽多年。" 我叫星月华。"
有点吃惊,真的有点吃惊。这个人就是有美丽名字的芭蕾舞会会长。" 很高兴认识你。"
" 我也是。"
" 刚才的是?" 虽然问女生这种事好像不太好,不过,那个就是凌颂吧。
" 他是学生会会长,叫凌颂。很俊对吧,我真的好喜欢他 ... 不过他对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星月华的表情很落寞,眼泪也再滑下。
" 告诉我,我很丑吗?我到底有哪点不好?我已经苦苦追了他好多年。今天他终於停下来听我说话,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她捉住我的衣襟,很激动。
虽然有这麽美丽的女生投怀送抱,是一件好事。不过我只对男生有兴趣,像是那天方程的裸体 ... 他当时落落大方,大概是想向我示威他的身栽有多好吧。不过他一定想不到,我会这麽回味。
话虽如此,还是不能把哭诉的女孩子推开。" 我知道你很高兴,後来呢?" 很想探知凌颂的事。
" 他听完之後,又是千篇一律的说对我没兴趣。一直都很多人称赞我很美,我实在是死不了心。颂他说给我十分钟挑逗他,如果他有一点点的反应,就接受我。如果没有,就证明到他真的对我没兴趣而不是说谎。"
我又递上一张新的面纸,原来如此。还真是有够惨的,被喜欢的人这样甩法,很可怜。不过她真的好喜欢那个凌颂,这种方法,对二人来说都是最後的解决吧。
能让这麽有教养的女生做出挑逗男人的事,那个是什麽样的人?" 你别哭了,他不珍惜你,自会有人愿意珍惜你的。不要太在意了。"
" 你会愿意吗?" 星月华抬起泪光的眼镜,好美 ...
把怀中的她推开一点," 你只是想寻找认同吧,不要做傻事。回家冷静一下吧。不要随意问人这个问题,你这麽美丽,会引人犯罪的。"
星月华又再低头," 你是在拒绝我吧。我不够吸引男生,我终於知道了。"
我摸摸头," 这个不能怪你魅力不够,你真的根美。不过我只喜欢男生。"
听到这个,她显出一副极之吃惊的表情," 真的吗?那麽颂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喜欢我吗?" 她掩著嘴," 对了,他弟弟也是喜欢男生的。难道是遗传吗?"
我叹了口气,不用这麽吃惊吧,还慌得连他弟弟的事都说了出来。不过我就得到了很好的情报。
" 又不可能,他们是同父异母的 ... 也不对,同父也有机会遗传。呀 ... 真的吗?颂喜欢男生?"
见她惊慌得奇怪的表情,我真的忍不住笑," 好了,学姊。你真的要回宿舍休息一下。不然你可能什麽都说出来给我听了。"
她惊慌的掩嘴," 对不起,说了很多关於颂的事。"
" 不是对我道歉吧。" 这个学姊,不只人美,心地好,有气质,而且个性也很有趣。" 我送你回去吧。"
--------------
隔天我照常的先回班房放下书包,再到饭堂。方程一早就坐在位子上,正当我奇怪他这麽早的时候。他一手捉住的," 展冬洋,那个。.. 那个。.."
" 什麽事?" 我放下书包,打算离开。
" 你逃走?真的喜欢上厉了吧?" 他反应很大。
这时我才记起那两天的约定," 我没有呀,我是去饭堂吃早餐。"
" 一起去。"
一大清早就给麻烦缠上,对了,喜欢的人。.. 是谁好呢?说是谁好呢?苦恼。
我和方程面对面的坐著,他在等我开口,可是我还没决定是谁。我皱著眉吃早餐,他还是紧张的望著我。
吃了一半,他终於忍不住," 你这麽难开口,难道真的是厉吗?"
" 不是呀。" 我举了双手," 够了,我投降。是凌颂呀,我喜欢的人是凌颂,不是你的凌厉。" 我只能想得出他的名字。
【天才堆中的平凡人 -- 冬洋—Bluelu】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