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水之恋—Free_Bird

时间: 2016-07-04 10:42:47 分类: 今日好文

【水之恋—Free_Bird】
水之恋
主角:艾尔维斯.列农
诺兰德.朗兰.温婷
楔子
丢了
你与我的最后一天的相恋
我不知道说哪天的事情
是否该回忆过去
是否该笑着分手
你与我的第一天的相恋
我不知道是否就注定今天
是否该看着你的眼眸
是否该感受你的温柔
找不到心的我自己
无法回答这些问题
已然丢了
那颗心从爱上你就被丢了
已然被丢弃了的心
早已布满你给的伤
既然丢了
又如何用你最后温柔填平
将回忆扔掉吧
是对你我都是最好的选择吧
今天就分手吧
这对你我都是最好的结局吧
第一章
酒吧里的某个包厢--
有着及肩黑色长发、水蓝色眼瞳的青年与另一些人正喝的起兴,相当欢乐的气氛,似乎有什么好事发生--
一天工作后,被同事们拐进的酒吧的诺兰德.朗兰似乎喝得有一点点多了。
今天又拿下了一件大案子,所以同事们叫嚣着要来酒吧里狂欢一下。
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似乎有点过头了--
居然又是那个人在与自己对着干,那个与自己一向不和的人!两人正在因为同事们的"牵线"而拼酒中。
"朗兰先生,已经不行了吗?"被诺兰德当作"对头"的人有一头酒红色的短发,以及看似纯粹却有城府极深的紫罗兰色眸子。
听着自己最讨厌的人的挑衅,诺兰德不仅心里一阵来气。
艾尔维斯.列农,晚自己一个月进入公司的、差点被自己误认为是女人的男人,却不知为什么就是要跟自己对着干,而且他似乎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的样子。
虽然明明知道是挑衅,就是忍不住地想回口。
气不下的诺兰德又将一大杯龙舌兰。
明明是烈酒,却喝着有点不够似的,是因为喝Norm族的烈酒喝多了吗?
但是答案似乎不是。
因为喝完这杯后,诺兰德就"醉"趴下了。
但是他没有发现的是,只顾着意气用事的自己,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死对头,实际上只喝了并不多的分量而已,而且,那张绝美的薄唇沟起了令人胆寒的笑容。
只是,不仔细看的话,并看不出来。
而事实上也是不能被发现的,因以为这个酒吧的包厢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诺兰德醉倒了,是无法发现的,而其他人呢?
事实表明,其他的人在诺兰德喝最后一杯的时候,便已经离开了。
与其说离开,倒不如说是被艾尔维斯用带着寒意的微笑送走的。


第二章
1
"呜呜......"因为受到另一个人的骚扰,而睡得有点不安男人应该是诺兰德,但是又不太一样。
因为他的样貌发生了不太大又不太小的变化。
因为醉了而变了模样的男人有着靛蓝色的及肩长发及细长的耳朵,身材也远不如之前的显得结实,皮肤细腻白皙的无可挑剔。如果用人类的认知来说,就是精灵。
想转身脱开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骚扰,但是感到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限制住自己行动,从大腿开始似乎也被限制住了。
无处可逃!
骚扰这诺兰迪睡觉的手似乎越来越不耐烦了,终于在一小段时间地离开后,拿了一杯还漂浮着细碎冰渣的清水。
之后便一点一点地倒在了诺兰迪的头上。
冰冷的水流进了被靛蓝色秀发覆盖的头上,瞬间而来的冰冷感觉使得诺兰德原本醉得一塌糊涂的神志一瞬间清明了起来。
"是你!"渐渐的变的澄澈的深蓝色眼瞳认出了眼前的人。
"这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诺兰德看了看周围的房间布置,并不是"刚刚"那个酒吧里。
"还有时间关心这个问题?"
诺兰德这时才开始注意到自己的情况--十分的不妙。
现在的自己不仅变回了自己本来的样子,还躺在一张极大的双人床上,那个自己一向讨厌的家伙正邪笑着看着自己的身上,如果只有这一样就算了,但是--
双手被用皮质手铐连在一起,手铐上还有一条相当结实皮绳连在床头的柱子上。大腿和小腿则被用皮带捆绑在了一起没法动弹,只能弯曲着,最令他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的身上没有一点布片以遮掩住自已的姿态,身上的各种束缚将自己私处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对方眼前。
意识到自己的情况后,诺兰德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还真是可爱的反应呀!"
"你到底要做什么?"诺兰德凭着自己已经活了一百多年的意志力,问出了这句话。
"让你成为我专属的性奴,仅此而已。"
"为什么?我并没有惹到你吧?"诺兰德有点不相信自已的耳朵。
"错就错在你是精灵,而且还是Wintan一族的。我最恨的就是精灵!"
"为什么?!"诺兰德不解。
"为什么?还真是有趣的问题,也许这个模样更有助于你的理解。"
说完,屋里亮起了一道光。

2
亮光过后,站在诺兰德面前的人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
原本酒红色的短发变成了以淡紫色为主、并夹杂着几绺酒红色的及腰长发,耳朵也变成了类似精灵的样子,只是没有精灵的纤细及修长。
"你......是妖精?"
"是又怎样?"说罢,列农有邪肆地挑了挑酒红色的眉。
"那就没什么了......"
"想用魔法么?"列农又顿了一下说,"没用的!"
"什么意思?"
"我的职业是药师。你被我下药了,让你无法使用魔力及失去力气的药,仅此而已。"
"你......"
"要是调教你的时候,被你打伤,我就真没脸了。"
"无耻!"
"你也说够了吧?游戏差不多该开始了!"
说着就上了床,修长、骨感十足的右手抚上了诺兰德白净的胸膛,若有似无的按压着。
"如果在这里添上一些红痕,一定十分吸引人呢......"
"你这个变态!"
"我本来就是,又怎么样?"
随着话语,列农的手沿着诺兰德的身体曲线,滑过侧腰,又沿着大腿外侧来到了膝盖上。之后抓住了膝盖,将原本还可以将脚放于床上的左腿,压在了诺兰德的胸前。于是一下子便将脸诺兰德自己都没有见过的羞处完全的暴露在列农的眼前。
想着现在自己如此羞耻的姿态全被自己所讨厌的人看去,诺兰德的脸比刚刚更红了,而且用恼怒的目光看着对方,殊不知自己现在的模样与勾引对方没有区别。
"你的这里还真是可爱啊!粉红色的,很少有男人有这么可爱的颜色呢!"听着这些话的诺兰德恨不得一拳将对方打晕过去,好让那樟脑人的嘴闭上。
但是,身上的束缚及药力力的作用,让他的防抗只能是叫骂出来而已:"你这个无耻、下流的东西......"但是很快的他就发现,精灵高贵的本性使然,他就算在怎么骂,出口的都是那些并不是极为难听的词。
"真的是很希望让你这个高贵的灵魂,染上污秽呢......就让你看看,你这纯洁的地方是怎样在我的调教下盛开的吧!那一定是幅美景。"
说罢,另一只还闲着的手开始了另诺兰德无法接受的事情。
3
两只修长的手指正按压着粉红色的穴口,企图将那细细的皱褶展平。
"不要......"话音小小的,包含着淡淡的害怕。
明明以现在的情况,反抗并不能起到什么效果,但是身体不由自主地就是想将自己从可悲的状况里解救出来。因为失去力气,身体能作出的反抗最多是挣动几下,试图躲开而已。但是仅仅是这样,已经足以将男性的嗜虐欲挑起来。
"不许动!"
威胁的语气使诺兰德的身体在抖了一下之后,便僵住不敢动了。
"放松!"感到诺兰的身体变得僵硬之后,连刚刚被展平穴口的皱纹也再次皱了起来,不耐烦的列侬便强行将两根手指挤进了那小小的穴口。
"痛......"诺兰的反射性的轻忽出声。
"还真是不错的骚穴啊......夹得这么紧......"
看着眼前的小人在听到淫荡的话语而只能紧紧的闭上眼睛,之后小脸变得更红后,列农觉得自己的欲望似乎更加大了,想好好的蹂躏眼前的这个人,让他只能接受自己。而且他在自己面前一定没有任何自尊,就算有,他也会让他没有的。
没有停多长时间,手指便开始在还没有适应的地方抽插起来。
"不要......停下......好...痛......啊!"如果要说精灵最怕的,恐怕就是痛感了,因为基本上所有精灵身上的神经末梢都是相当丰富的,但然诺兰德也并不例外,仅仅不多的痛楚,已经足以使德诺兰德的眼里带着泪光了。
但是,带着痛音的求饶声以及泛着泪光的瞳眸,起到的效果依然是刺激了男人想要看到诺兰德更脆弱的一面的欲望,只能是诺兰的更加的深入险境而已。
更加带有力度的抽插,使得诺兰德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听说水之精灵的泪水会结成时间最漂亮的蓝宝石,原来是真的啊......"
拿起离开诺兰德的皮肤起就渐渐结成晶体的泪珠把玩了起来。
"还真是漂亮啊!"列侬赞叹着,"但是如果让人知道,这么美丽而又纯洁的宝石是肮脏种族后代的眼泪,不知道人们会怎么想......"
诺兰德听到这里不禁心里打了个突,‘为什么会说我是肮脏种族的后代?\'
看着诺兰德的眼里闪着疑问的光,列农便已经了然。
"只是个男宠的你不配知道!"
说完,又继续起了刚刚的折磨。

4
"不要......了......"丝毫我无法控制的泪水如涌泉般地往下落,成为一粒粒的蓝色水晶。
"仅仅是两根手指就这样,可不行呢......那要是我用来爱你的东西进入的话,会受不了吧?让我们来试一试吧!"
之后,将自己的裤子上的拉链拉开,拿出了令诺兰的害怕的凶器,并不留情的将自己的硕大炽热挤了进去。
"啊啊啊......不要......出去......啊......好痛...不要了......出去......"诺兰德感到极为强大的疼痛从自己快被劈裂的地方闯了上来,腹部的感觉似乎被火灼伤,火辣辣的疼痛在里面蔓延。
"放松......你夹得太紧了......"之后用手打了诺兰的雪白的臀瓣两下。
但是过多的疼痛是的诺兰德的窄小的肠道夹得更加紧。
见诺兰德始终放松不下来的列侬便开始用自己的凶器在诺兰德的抽插了起来,开始强行撑开那窄小的地方。
"啊......不要动......求求你......不要动了......啊......痛......好痛......"仿佛听见了自己下体被撕裂的声音,是类似布帛被撕裂的声音,之后似乎有湿热的液体流了出来。
诺兰德知道,那是自己的血液。z
但是被撕裂的地方流出的血液却成为了列侬侵犯他的最好帮凶。
‘好痛......\'这似乎变成了诺兰德身体里的唯一感觉。
相连的部位,灼热得令诺兰德快要不能呼吸般的痛苦。
从没有被人接触过......最最深层的部分......被列侬放肆地玩弄。
从来没觉得自己有这么不堪过,诺兰德希望自己可以就这样晕过去,好逃离这种地狱般的折磨。
但是,不如诺兰德所愿,越是想逃离现在的悲惨状况,身后的疼痛就越是在换回自己的感觉。
不知多久时间过去了......y
那令自己害怕的凶器依然在诺兰德的体内逞凶,丝毫不见有要离开得意愿,而身下的疼痛也渐渐地变得麻木,炽热在校的甬道也变得柔软,包覆起了伤害自己的凶器,柔顺的接受起了对方,似乎有种快感渐渐升腾了起来。
"嗯啊!"诺兰德惊叫了一声,不是充斥着疼痛的声音,而是一种妖媚的,惑人心神的声音。痛苦似乎消失,一股电流似乎从两人结合的地方直窜而上,往四肢全身扩散。
而这声呻吟也引起了列侬的注意,身下的律动依旧,而眼中划过了一道玩味的光芒。
5
"这里吗?"列农说完又用自己的凶器顶上了刚刚碰过的,那个使诺兰德发出淫荡呻吟的地方。
"啊......"列农如愿以偿的再次听见了那个声音。z
"唔......真是个淫荡的家伙......"诺兰德的肠道因为不适应的快感产生,而突地收缩了一下,使得列侬差点把持不住而泄了出来。
"这样似乎不够激烈呢......"说完,将诺兰的腿上的束缚解了开来,之后将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状态而变得麻木的长腿放到了自己的肩上,又找了一个枕头垫在了诺兰德的腰下面。
看着诺兰的原本粉红色的菊穴,在自己的进攻下,变成了玫瑰色,列农觉得自己的眼前真是一片美景,欲望也因此更上了一层。
之后又双手擒住了诺兰的纤细而结实的腰,再次开始了更加激烈的运动。
"啊啊......嗯...不要...哈......嗯啊...停下...嗯...啊..."z
因为体位的原因,列农每一下都来到了比刚刚更深的地方,也给诺兰德了更加强烈的刺激。每次擦过那一点时,诺兰德便不由自主地弓起身,发出了诱人的呻吟。
渐渐习惯于快感的柔软且湿热的内壁,也以此而收缩着,列农发出了满足的喉音,更专注于猛烈的抽送。
因为快感的积累,越来越多的耻辱感觉也正摧残着诺兰德身为精灵的极强的自尊心。但是,就算是这样,身体却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享受着因为对方的律动而带来的快感。
但是就算如此,如汹涌巨浪般涌来的快感已经将糯烂的原本就不多的理智,彻底的瓦解了。
"嗯啊......哈...哈......呼......嗯嗯......"诺兰德已经无力的只能发出单音节词了,连眼泪也无力控制,顺着他精致的脸庞掉在床上形成了更多的蓝色宝石。
"啊啊......"
突然一个重重的撞击撞上了诺兰德的敏感,过强的刺激使他泻了出来。
突如其来的发泄,使得诺兰德的肠道仅仅的收缩了一下,使得列农也将自己的淫液是放在了诺兰德的体内。
"还真是奴隶中的极品啊,才仅仅一次,就能靠后面来享受乐趣了呢,经过调教的话,恐怕是没有人能及的淫荡吧......嗯,你说对不对?还是说,你一腔被人这样调教过?"一边说着一边将诺兰德的退房下,同时将凶器也退出了诺兰德的体内。
"............"
"我叫你说话呢!"说完就用右手给了诺兰的一巴掌,将诺兰德的左脸打肿了,而不自禁的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使得一些血渗了出来,显示出了诺兰德现在的处境有多么糟糕。
"......没有......过...是第......第一......次..."诺兰德极度耻辱的说出了这些话,至少现在自己只能这样过下去,再伺机逃跑吧?至少要将这个仇视精灵的存在的一切靠知足人,自己才能选择死。
"以后要叫我‘主人\',不许忘记了......"
"放过我......"微不可闻的声音漏出了诺兰德的嘴唇。
6
无法预知的永远是未来,就算可以预知,也似乎并不能改变什么,当诺兰的悲哀地想到这些的时候,似乎一切已经发生了。
其实列侬虽知道水之精灵的眼泪会在离开水之精灵的本体时,会化成极为纯洁、美丽也极为珍贵的蓝色宝石,但是同时也是只会为命中注定之人而流下的吧?
也就是说,不论怎样,当水之精灵最为珍贵的"水晶泪"只会为自己一生只有一个的注定的恋人而流下的,那是宿命,没有"人"可以违背的宿命,当知道这一切的时候,诺兰德就已经知道两人的命运纠结在一起了,将会剪不断,理还乱......
当第一滴"水晶泪"形成并流下的时候,那个命运便将两人牢牢的困在一块儿了,但是均不是两人中最完美存在的对方,似乎到现在为止只能这样乱下去而已。
"放过我......"几乎微不可闻的语句,就在诺兰德想着这些的时候被无意识的说了出来。
"你再说什么!?"列侬用极为强烈的语气问眼前的人,一个小小的奴隶而已,居然敢对自己说招那样的话。
说完又是一巴掌,打在了诺兰德的右脸颊上,同左脸一样,右脸颊也被打得红肿起来。但此时,也因为诺兰德身为精灵强大的恢复力,左脸上的伤已经看不到一点痕迹了。
但是这回列侬的手巾似乎因为那句话的原因而变得极大。在这近乎能将人扇飞的手劲下,如果不是诺兰的身体还被列侬压着,还有他手上的皮制手铐,恐怕诺兰的就不仅仅是晕过去了,而是跌到床下,继而伤到脑袋吧?
"切......真没用......"不论是语气还是列侬的眼中都有着极浓的不屑。
****** ****** ****** ******
当诺兰德再次被水冲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更加悲哀了。
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在床上了,而是被细长的链子链在了一个类似浴室的地方的水管上,之所以说类似,是因为这里有的不仅仅是有浴室里该有的,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虽然不能认全,但是似乎里面有人工制的假男性阳具。
"你要做什么......"诺兰德虽然想摆脱这个局面,但是身体里还是没有任何力量,同时通过经理感受过了列侬暴力的身体忍不住微微得发抖。
"似乎又忘了呢......算了,迟早有一天你会记得的,该如何对你的主人说话的......"
"但是不听话的奴隶要好好的惩罚呢?你说对不对呢?我可爱的小奴隶?" 那幽幽的口气似乎是真的很温柔的问着诺兰德,但是列侬美丽的紫罗兰色的眼瞳却冷冷得叫人不仅的打气寒战。
第三章
1
"不过在那之前先将你好好洗洗干净吧!"
诺兰德当然不是笨蛋,所以也当然知道列侬话里的"洗干净"绝对不会像是字面上的那么简简单单,但是没有办法逃开,理由依然还是那一个,身体因为列侬所下的药的原因完全没有办法掌控自如,更何况在那个基础上,双手还被绑在了一起。
身体因为列侬话里隐藏的不明以为而想多躲开,但是却像被钉住一样丝毫没有办法动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列侬拿出一包什么东西,不知他要做些什么。
列侬将手里的将大约有A4纸一样大小、但却有两厘米厚的真空包装的塑料包撕开,从里面拿出了大又有一米五左右长的塑料管出来。
"虽然让你用的话有些浪费,只是我还不希望的血什么奇奇怪怪的病,就算便宜你了呢,我的奴隶!"
这时诺兰德才发现那个塑料管的其中一头是相当粗的,大约有三只宽,而另一头分成三条的,粗细有两条差不多是一样的,而最后一条是比较粗的,而且还都有被用塑胶塞子塞住,不知是用来做什么的。这时诺兰德又看见列侬从旁边拿来了一大一小两只共约有二公升水桶。
两只桶都被置于了诺兰德上方大约八十厘米的地方,列侬将有三根手指左右粗的一头相当用力的插到了诺兰德的身体内部,差不多有十五厘米左右,当然,这引起了诺兰德疼得哼了一声,但是诺兰德并没有交出来。之后,又将另一边其中较细的两个塑胶管头部的塑胶塞拿了下来,并且分别将这两个里面较大的一头接到了较大的桶上,较细的一头接在了另一个小的上面。
做完这一切后,列侬便说了句:"让我们开始将你洗干净的任务吧!"
不甚明白,列侬要做什么的诺兰德在之后不久便知道了列侬要做什么了。
在感受到有冰冷的流动液体进入了身体的时候,诺兰德只感到了惊慌与恐惧,显然并没有想到有一天归自己控制的水元素也会有折磨自己的诺兰德,因为魔法无效的原因并没有办法控制现在进入他体内的流动液体,就算身体再适应水的存在,也渐渐承受不住了。
而且,伴随着越来越多冰冷的水,诺兰德发现肚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似的,使得自己有热辣辣到疼痛的感觉。那种感觉本应与冰冷是相互抵制的,但是在他的身体里仿佛异常的相容,配合得相当完美,尽情的折磨着诺兰德那极为纤细的神经。
当两只桶里的液体都挤进了诺兰德的体内时,列农才将粗大的塑料管从诺兰德的以内拽了出来,并且又从一旁拿了一个并不算小的肛塞,塞住了诺兰德那小小的后庭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短短的几分钟而已,却已经让诺兰德觉得仿佛过了几年、甚至几的世纪那么久,身体内部那种仿佛冰与火交融的感觉,让他纤细的神经简直快到了崩溃的边缘,只能张开口微微得喘着气,试图让自己不去在意那种令自己快要发狂的感觉......但是越不去想,那种感觉反而变得鲜明了起来。
看之诺兰德头顶上面微微泌出的薄汗,列农便已了然诺兰德忍得有多痛苦了。
"怎么样,很舒服吧?进到你肚子里的事非常干净的冰水和透绿色的冰凉薄荷油哦!"列侬嘴角扯着一抹邪笑,却有故作天真地说着。
2
说完,却用了一只手使劲儿的按上的诺兰德因为被灌肠而变得突起来得腹部,并且用力的揉着。
诺兰德赶到的只有极为强烈的疼痛,但是却只能感受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感觉。
‘好痛......好难受......\'诺兰德的脑子里不停着盘旋着与这些相关的词语,但是身为精灵的骄傲并不允许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显现在敌人的眼前。
【水之恋—Free_Bird】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