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Misplacement—黯夜之兽

时间: 2016-07-04 06:13:39 分类: 今日好文

【Misplacement—黯夜之兽】
市中心的白领公寓。1709迎来了新住户。
雅致的中套公寓......设备齐全,住两个人还不算挤。
"羽凡!帮我去买东西吧!"话音刚落,老妈已经递来采购清单。
"好......"认命地接过来。
回国住半年......这算什么理由啊?!为什么我得和陌生人般的弟弟一起住呢?

秦羽凡,17岁,随母亲移民英国已四年。
三个月前母亲再婚,父亲有一对孪生兄妹,妹妹也长住英国,前些日子刚见过面。
母亲要回国来,连自己也得回来......郁闷中......好在"她"也快来了......羽凡轻声叹息。
碰!!
走廊有点窄,与边上的人擦了下肩膀,有些痛呢。
"啊!对不......"四目对视,双方都有瞬间的失神。
干净清秀的男孩子,看起来很柔软......柔软?自己的形容一定出了问题。他给人格外成熟的感觉,甚至是有些死板的老成。可是,刚刚的对视,分明看到他有如困兽的惊惶眼神。
回想那个妹妹的面容,羽凡微微一笑,"抱歉。"
就是你啊,孪生兄妹的哥哥。
"以后走路要长眼睛。"淡淡说完,转身走向电梯。
"什么?!"刚刚的"起"字硬吞回去,这个家伙!!
不过那个人真的好漂亮,留着打削的过耳长发,左耳上一只纯银耳环闪烁不定,右耳两个。帅得足以令任何见到他的女人尖叫。

"妈......"
"然~你来了!"对于这个后母,秦然很喜欢。
"你的房间在这边......"吻了然的脸颊,后母开始介绍新家,这个妈妈保养得很好,看起来很年轻,人也很美丽。
"妈!你要的东西!"淡然的声音来自门边,秦然回头。
刚才那个家伙......我哥???
"羽凡,来见你弟弟啊!"妈妈拉他过来。
"刚才就见过了。"他的眼睛里空空荡荡,上前一步吻在秦然侧脸,英国式礼节,然知道。
冰冷的唇的触感,纯粹的礼貌。

互相认识后,妈妈就回去了,说是要陪老爸。他们感情还真是好呢。
"你叫然?"他问,声音平静无波,不带一丝感情。
"是的,"被他声音的冷漠震慑,然回答。"你是羽凡?"
"没错。"羽凡说,"明天还要上学,我先回房间了。"
※※※z※※y※※z※※z※※※
三个月前,秦氏企业总裁再婚。
秦然兄妹从小丧母,而羽凡的母亲是他父亲多年的情人。DNA鉴定,羽凡与秦然兄妹同父异母。
这便是最初了,父亲安排回国的羽凡和然同住,并让羽凡转到然的学校。
秦氏企业是跨国的大公司,已经经历了五代总裁,还是家族产业。理论上说富不过三代,秦氏是例外,发展到如今,已是不折不扣的贵族了。
上下学还要小车接送,太夸张了......羽凡一脸无奈。
从车上下来,两兄弟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美人当前啊!
"秦然!"
"烟罗!"然微笑,"早上好。"
"东西拿到了,呃......他就是你哥?"赵烟罗是和然同年的女孩,梳两条辫子,圆圆的脸上还有些雀斑,显得很可爱。
"你的。"然直接把档案袋丢到羽凡手上,没有回答烟罗。"去上课吧。"
"知道。"羽凡也没说什么。
还是很陌生的两人,即使有血缘关系,也是刚刚认识而已。

"你哥真的好帅哦!"烟罗由衷地说。
"是啊,"然漫不经心地应,"中午陪我去羽凡那里把社团的事解决了。"
"我知道。"
※※※z※※y※※z※※z※※※
中午发生的事,所有人都没预料到。
羽凡转到高二,然和烟罗刚要推开班级的门,就听到里面一阵怒吼:
"空长一张漂亮的脸,居然想骗我的女人?!"
"我无所谓。"听到那清冷的声音,然推开了门。
那个人是个恶劣的学生,平时很霸道。
然问别人才得知,那个人的女友一看到羽凡就失了魂,非要和他分手不可。
所有人都在一旁冷眼观看事态发展。
他挥拳冲了上来。
两三下后,羽凡厌恶地拍掉手上的灰尘,那个人倒在了地上。
"你在干吗?"然无奈地说。
"吃完饭,运动一下而已。"依旧是那般不着痕迹的轻淡。在场的所有人顿觉气温下降几度。
地上的人脸涨得通红,大概自觉失了颜面。爬起来就骂:
"秦然!别以为一家人就可以拽了!!"他声音嘶哑,"谁不知道这小子是私生子!"
羽凡的表情毫无变化,瞳孔空得吓人。
"还有你秦然!!你又有什么了不起!"他的声音所有人都听见了。"你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周围瞬间静了下来。
一分钟后,他再次倒在地上。
秦然眼里是无人敢忽视的锐利光芒,"学生守则第17条:校园内不得寻衅滋事!你已经3次违规了!我明天就会把处分给你!"
说完转身就走,烟罗手捧着资料不知如何是好,半晌,对羽凡说:"你跟我来吧。"
羽凡的眉尾扬了扬,跟她走了出去。

校园内的走廊,烟罗把资料摊开:"是这样,每个学生都必须参加社团,借读也不例外......"
羽凡的目光看着然快速离开的背影。z
"你在听吗?"烟罗无奈,作为然的助手,她是相当了解然了......这兄弟俩都爱发呆呢。
"他是什么人啊?"羽凡说,语气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好奇。y
"学生会长啊!你不知道?"烟罗多少知道一些秦氏的事,"你们多久没见了?"
"刚认识。"羽凡话不多。
烟罗寒了一记。z
"你呢?你跟在他后面。"
"我是副会长,叫赵烟罗。快选社团吧。"
"就这个好了。"羽凡填了表格给她,"我回去了。"
"好。"烟罗看他填的表。
钢琴演奏?

放学后,一同坐轿车回去。
"我给那个人记过,是因为三次违反校规。"然的视线一直在窗外,声音清澈。"你再打架也一样。"
"我知道。"羽凡的声音有了些许温度,"不过你好像满有趣的,学生会长。"
一个戏谑的吻落在然的脸上。z
"你......这不是礼貌吧?!"然的声音因惊讶而有点颤抖,脸迅速烧红。
"这是我在英国学到的啊,"羽凡略略笑开了,然的脸更热了。"这样的吻有三个含义。第一个是‘礼貌\',第二个是刚才的,代表‘我对你感兴趣\'。"
然顿觉窘迫,感兴趣?
"那...最后一个含义呢?"他好奇地开口。
"我告诉你有什么好处?"
"你这家伙!"
关系渐渐友好了起来,相处也有话说了。
原来羽凡不若外表的冷漠啊。然为此松了口气,看到一块冰山成天在眼前晃来晃去,任谁都会觉得天气寒冷......
还不熟,毕竟是刚见面不久的人。

这天,羽凡在洗澡,电话响了起来。
接的当然是秦然。
"然?羽凡呢?"是爸爸,两人的生父。
"在洗澡......"
"叫他接!"卫生间有电话。
"羽凡,你的电话!"听到夹杂在水声中含混的应答,然把话筒放回。
"羽凡,还好吗?"话筒里传来爸爸的问候,然顿了一下,将还未挂上的话筒放在耳边。
"还行。"那家伙的口气相当冷。
"有什么想要的吗?""有的,想要一架爵士钢琴。"
"我明天就派人给你送来,对了,然那小子有没有怎么样?"
"然?"羽凡的声音很困惑。
"如果那小子对你不好,我就宰了他!你不用理他,然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然扣上电话,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
爸爸!你想所有人都知道吗?

傀儡?羽凡擦着头发走出来,"然你可以洗了。"
"好......"仿佛是从冰窖里传出的回答。
还是问一下吧。
"老爸在电话里说......你是傀儡,什么意思?"
然的身体立刻僵硬了,脊背微微发抖。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勾勒出他清俊的剪影,那么脆弱。
"......我不想说这个......"然带着衣服进了浴室。

热水冲在然白皙的裸背上。
压抑不住的呜咽被水声淹没,然解开左手腕的绷带,伤口又渗出血丝了。

"啊!我的护腕......"羽凡的护腕落在浴室了,只好去敲门:"然!"
然猛然抬头,双眼红肿,水珠不断滴落。
"我东西忘在里面了,可以进来拿吗?"
"......进来吧......"
羽凡推门进去,然的头埋在手臂中,整个人蜷缩在浴缸边。热气蒸腾。
"掉在这里了......"羽凡捡起浴缸边遗留的护腕。
水从然的指尖滴落,淡红色的水。
羽凡愣了,"你的手......"难道是......
"出去......"然的声音闷闷的,像是极力压抑着真实的情绪。
羽凡走出去,关上浴室门。
一会儿,然洗好出来了。
左手腕上已绑了新绷带。
"不过是被新手表刮破的,有什么好奇怪!"语气好冲。
"那就没事了。"羽凡耸耸肩。然回自己房间,锁上门。
※※※z※※y※※z※※z※※※
6岁时成为家族的傀儡,以后也是。
这样的日子不会有尽头......然无声地捂住了脸。

羽凡的手机响了。
"Angela?"羽凡立刻兴奋起来,"你到了啊!......"
合上手机,羽凡露出纯净如小孩子的笑来。
......越来越有趣了。
一阵门铃的巨响,在清晨格外刺耳。
然睡眼惺忪地跑出来,一开门,愣住了。
门外站着一位明显是混血儿的美丽女子,看到然,也有点吃惊。她身后有几个搬运工和一架钢琴。
钢琴......对了!然回去敲开羽凡的房间门。"你的东西。"
"什么啊?"羽凡也是一副被吵醒的表情,慵懒的眼神,迷离恍惚。然呆了一下,美人......
"Angela!"看到那个混血儿美女,羽凡立刻有了精神,"你回国了!!太棒了!那是......"
"你的钢琴啊,羽凡。"她笑着说。
"钢琴!!"羽凡吹了声口哨。然看着这个平时比冰还冷的家伙高兴得和小孩子一样,不敢相信。
"搬到这里吧!"羽凡指挥着搬运工。
"你是然,对吧?"
然回过头,正迎上她温暖的目光。

"然,我给你介绍!这是Angela!我的姐姐!"羽凡一脸笑容地说。
"可以叫我安,然。"安笑了笑。
"姐姐?"然很奇怪。
"名义上的,我是羽凡的心理医生。"安说,"我搬到隔壁了,1708,有空来玩啊。"
"我去给钢琴调音了!安!"羽凡兴奋地跑开了。

"和我聊聊吧。"安对然说,她的笑容让人无法拒绝。
两人在客厅坐下。
"你了解羽凡吗?我想你们刚认识没几天吧。"
"恩。"
"羽凡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安喝了口咖啡,"四年前,羽凡和母亲移民英国。因为年纪小又不会英语,经常被一些大孩子欺负。"
"不会吧?"他那个样子一点不像!
"他母亲比较纵容他,也不怎么管,事情越来越严重。直到有一天,羽凡企图自杀。"
然手中的咖啡杯当的一声掉在桌上,幸好咖啡没洒。
"所以你父亲把我找来,我花了四年时间才把他调教到与常人无异的程度。"
"的确,我看不出他哪里不对。"然笑笑,如果忽略他比冰还冷的个性的话。
"但是,羽凡对人的戒心非常强,相信你一定有所感觉。"安看着然的表情,好成熟的孩子。"他不喜欢身体的接触,有一点洁癖哦!你要注意。"
"我明白,谢谢你。"然礼貌地微笑。

"安!"羽凡从房间里出来,"我调好音了!"
"我要听小夜曲,羽凡!你很久没弹了吧?"
"是啊,"羽凡的眼神不如平时那么空洞了,异常温柔,看向然的时候也没有消退,"你要听吗?"
"好啊!"被那么温柔的眼神注视,然的心跳漏了一拍。
羽凡的房间还是第一次进去,除了干净外全无华物。
一首温柔的爵士曲响起。
"很好听啊。"然赞叹。
很有情调的曲子。"我去给你拿杯果汁。"安说,出去了。
曲终,羽凡的手停顿了一下。
房间里突然好静。然也屏住了呼吸,羽凡仿佛不属于世间......自己竟然有这么诡异的感觉!
暗哑的,艰涩的音符,悄悄响起。
然的瞳孔放大,悲哀在空气中静静蔓延。
"羽凡!果汁!"安走进来,乐声停止。羽凡开始弹一首欢快的曲子。
"喜欢吗?"安问然。
"我喜欢刚才悲伤的那首,感觉很好。"然微笑。
乐声停顿,羽凡看着然的眼睛。瞳孔仿佛被云雾笼罩。
"以后有空,我弹些曲子给你听。"
"好啊。"然答应。
安的眼神闪烁一下,羽凡你......
羽凡继续刚才的曲子。房间里充满音乐。
十一临近,学校要办艺术节。然这个学生会长当然要负责,烟罗也要忙。
虽然才高一,然就当上学生会长,可见他能力很强。
"秦然!"烟罗把节目表递给他。
"秦羽凡......他也报名?"在"背景音乐伴奏"一栏,看到熟悉的名字。
"你哥啊,他很强哦!"烟罗说。
"我去发节目表了!"然抱起一堆资料要走。
"你拖我来帮忙,艺术节结束后要补偿我!!"烟罗一脸无奈。
"没问题!"然笑一笑。
※※※z※※y※※z※※z※※※
校园的琴房。各种乐器的声音有些嘈杂。发完节目表,然侧耳听了听,即使在一堆不同的声音中,还是听得出那特殊的钢琴声,这个年代,只弹爵士乐的人不多。
走到琴房门口,一群女孩子走出来,每个的脸色都很难看。
"?"然疑惑地推门进去。
"你是来听琴的吗?"羽凡坐在琴凳上,眼神恍惚。
"她们......"然很奇怪。
"被我赶走了!"羽凡的声音里有沉重的失落。"她们来这里,不是听我弹琴。"
女孩子来,往往都冲着这位帅哥。
"你是......来听琴的吗?"羽凡望着然的眼睛没有焦距,空洞如斯。
"是啊。"然回答,那种乞求的表情......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听众吗?
无人了解的空虚,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本来是来看他适应得怎样的,认识也一个月了,关系很融洽。
听他弹琴也无妨。

"好轻柔的曲子!"靠坐在钢琴边的然说。
"我有六首小夜曲和几首情调曲。"羽凡说,手指移出一个滑音。
"你写的?"
"恩。"
"好厉害!"
"过奖。"羽凡一笑。
想起上次听到的那首压抑的曲子,然有点迷惘。如果他写得出轻柔欢快的曲子,怎么会弹那么悲伤的音乐呢?
突然反应过来,现在他在弹的......不正是那首吗?
"羽凡......"
乐声终止,羽凡的手指微微发抖,自己失控了吗?
"你怎么了?"
"没事......"
一直到放学回去,羽凡都没有说话。长发遮住了脸,看不清表情。然也不敢问。

艺术节当天,两位学生会长全场监控。
"累死了,为什么我得和你一起搞啊!"烟罗哀叹。
"结束了我请你吃冰淇淋做补偿吧,辛苦你了!"然提议,烟罗帮了他不少忙。
"好啊!"烟罗答应。
"我去看看羽凡。"然笑着说。
"你们的感情真好呢!"
"一般啦!"虽然为此感到有些紧张,和羽凡相处还是很轻松的,自己一直是一个人生活,没想过日子会如此舒适。
和别人同住好象还不错呢。
三楼的音响监控室。
"怎么样?"然问调音的同学。
"那小子很强!"音乐很合艺术节的气氛。
然在音响监控室一直呆到活动结束,看着羽凡如同魔法的演奏。
羽凡......这家伙真的很漂亮呢,琴弹得很好听。看起来比冰山还冷,实际上和小孩子一样,在自己和安的面前毫无掩饰......
想起安说的心理创伤,究竟是什么让还是小孩子的羽凡想死呢?
真想知道啊......
"再五分钟就结束!"调音的人说。
羽凡比了个好的手势,看到然,笑了笑。
报幕员正在报结束台词。
然推门进去,"你今天弹得很好!"
"我很帅吧?"羽凡一脸坏笑。
"什么?"
"我弹琴的样子很帅吧?"羽凡得意地看着然的脸突然红起来,被说中想法的然大感窘迫。
"你还真是自恋啊!!"
两人大笑。

手机响了,然接:"安?"
"没错啊!我到你们学校了,明天不是十一吗?我带给你们一个好消息喔!"
"真的?我和羽凡在三楼的音响监控室。"
"我马上来!"

烟罗看到安,很热情地带她一起去,然还欠她冰淇淋呢!

"你要不要试试自己弹?"羽凡说。
"我不会啊!"然有些紧张。
"我教你!坐下!"羽凡俯身过来,"右手放上来。"示意然把手放在自己手上,"钢琴是要这样感觉的。"
从未和任何人如此亲近......心跳好快......
自己的手很冷,羽凡的手却很温暖,带着自己的手演奏,真的很有趣呢。
"好玩!"然笑着说。
"那当然!"羽凡的呼吸就在耳边,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味道,干净纯粹。热度略高的体温传来,被包裹在如此温暖的氛围中,头脑开始茫然了......

"呵,在教秦然弹琴啊!"安窃笑,小声说,"先不吵他们。"
烟罗点头,头一次看冰山大帅哥笑耶~他笑起来可真好看。

"你的演奏很动人,羽凡。"
"为什么?"他看上去吃了一惊。
想到羽凡演奏时的专注,他弹琴时很用心。
"因为你用心了呀。"然认真地说,"你用心演奏,听众感觉得到。"
听众?羽凡苦笑,有几个是真正来听自己演奏的呢?
然感觉到自己的用心,真好。
"谢谢......"羽凡低下头,然瞪大了眼----?!
"啊......抱歉......"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惊醒过来,转身就想逃开----
"怎么了?"然的眼神十分迷惘,只知道那个温暖的气息就要离开,下意识地拉住羽凡的衣袖。
羽凡的瞳孔中泛起云雾,手指抚过然柔软的发丝。
两个人都闭上了眼睛,温柔的唇间轻触。
然校服上的领带松脱了。

吧嗒!!
清脆的响声,烟罗手中的资料夹滑落。
"你们......在干什么?"
安立刻把她推到一边,简单说明羽凡的心理问题,连哄带劝把她的疑惑打消,烟罗也只好回去了。
刚才我......然的脸更红了......羽凡看着安走进来,拉然出去。
背后,谁也没看见羽凡温和的眸光。

"然,你不用惊讶哦!"安柔声说,"羽凡就是这个样子哦,他的表达方式只有拥抱和亲吻。你不要奇怪。"
然点点头。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要拒绝。"
不要拒绝......羽凡的吻吗?
"为什么?安?"
"羽凡不会和别人相处,我觉得他很喜欢你呢!"安笑着看然的窘迫,"所以我希望你不拒绝啊!和他好好相处,好吗?"
"好......"拒绝似乎不太好啊......

安和两人回到1709公寓,两个人都有点别扭。
"羽凡,然!马上就是十一长假,猜猜我带了什么惊喜?"安晃着手上的信封。
"??"猜不到......
"是夏威夷的十日游喔!学校已经请了假,你们快点收拾行李,明天早上就出发!这是要带东西的清单......机票在信封里哦!"安宣布。
沉默了几秒,1709爆发出一阵欢呼。
"太棒了!安!!"
夏威夷很美,碧海蓝天。
【Misplacement—黯夜之兽】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