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魔性的天使—未夜至

时间: 2016-07-04 04:45:31 分类: 今日好文

【魔性的天使—未夜至】
魔性的天使----未夜至

魔性的天使(结局大改,求评..)  作者:未夜至

转学生
"喂,你听说了没有,我们班今天上午会转来一个新生诶!"
  "真的吗?是男生还是女生?"
  "男生呀!听说长得好可爱,是个美少年呢!"
  "哇!太棒了!"
  埃特中学高中二年级C班中,传来了一群八卦女生窃窃私语,讨论的话题,是即将入读的转校生。
  "你们猜,那个转学生会不会是南野介还要帅呀?"
  "不可能!"
  "那可说不定哦!再说南野介他是个超级恐怖的家伙,谁招惹到他可能都会死得很惨!"
  "啊!他来了,嘘......"
  南野介破例在上课铃响之前进了教室,喧闹的教室立刻鸦雀无声。南野介向自己的座位走去,坐下,升起了一丝外人不易察觉的冷笑,周围的空气顿时凝固起来,教室里静得连呼吸也很难察觉到。
  "叮铃铃~~~"上课铃响了,顿时教室里恢复了些许生气。老师从外边准时进来,无意间瞟了一眼南野介,手中的教案却吓掉在地。
  全班共四十人,可却南野介只是一人坐,因为他永远无法掩饰的尖锐杀气。南野介,十七岁,日本人,埃特中学是一所中日友好学校,他,便作为交流生之一过来。一晃五年了,不变的是他永远的恐怖眼神。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转来了一位新同志,大家欢迎。"老师好不容易想起今日的正题。教室里重新又沸腾起来,教室的门被推开了,在三十九双(除南野介)期待的眼光中,一个笑得纯纯的男生走了进来。
  "哇!"同学们发生了一声惊呼。南野介也忍不住抬头,却发现这个有着凌乱刘海,明亮大眼的男生在注视着自己。
  "我叫蓝宇绵!请多多关照!"蓝宇绵笑时的样子,让南野介想起了自己偶尔翻过的一本《浪客剑心》中的宗次郎,仿佛只会笑一般。南野介看完热闹,又偏过头去。
  老师指着教室另一角,说:"那,蓝宇绵同学,你就坐那边吧!"本来险些成为介的同桌后又有惊无险地逃脱的方具丛向蓝宇抽招招手,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蓝宇绵踟蹰了一下,便坐到方具丛旁的空位子了,新生的到来,并未影响太多,老师又继续开始了课程。"你好,我叫方具丛。你可以叫我基路,小绵!"方具丛热情地小声说。"咦?为什么叫基路呀?"小绵不解地问。方具丛耐心地回答:"这是我玩cosplay时用的名字,你的外貌条件那么好,也可以cos很多东西诶!""真的吗?""嗯!"
  一节课很快便过去了,一下课,一群人便围住了小绵,七嘴八舌地问个没完,介站起身来,离开了教室。介一走,女生们忍不住谆谆教诲起来:"蓝宇绵,千万不要和南野介扯上关系,听见没有,他是个超危险的人物,千万不要去招惹他。"
  蓝宇绵微笑着,侧过头一看,却发现介的座位空空如也,介一个站在天台上,仰头看着蓝天,冷峻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扣在栏杆上,俊美而苍白的脸上,带着冷冷的温柔。
  蓝宇绵,为什么这个名字这样熟悉......
  介蜷起手指,闭上双眼。"母亲啊,何时带我逃离这样的人世?天国的你,听得到我的说话吗?"
  "啊,你来你在这里!"介的背后,忽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介回过头,却发现那个转校生蓝宇绵正带着一脸笑容望着他。
  介奇怪地望了一眼蓝宇绵,这样不怕死的人,这年头少见了,介牵动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然后连瞟也不瞟小绵一眼,侧身走了。
  有意思。但还不够资格。介头也不回地走掉,只留下还伸着一只手,尴尬站着的小绵。
  "喂!"小绵回身冲着介的背影喊,"不要紧,等你想告诉我你的名字,再和我说话也可以!"
  介莫名其妙地嗤笑,未曾放缓脚步,快步地离去。
  下午7:30。介睁开眼,发现自己竞睡了一下午。昨天那个人还蛮难缠的,不过,介三两下,便 轻而易举地干掉了他。
  小绵打完工,正走在回家的路,忽然,被一群不良少年困住了。"小子,把钱交出来!"其中一个人拿出了把明晃晃的刀子,对准小绵,恶狠狠地威胁。小绵吓得脸色发白,却不肯把钱拿出来,几年少年见他不拿钱也就忍不住使用暴力了。
  "救命呀!"小绵大叫,却正好被不远处,出来买东西的介听见了,介转过头,正好看见被欺负的小绵,视而不见吧,可介竟的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
  "放开他!"
  几个恶少年与小绵一怔,侧头一看,见路灯下一个拉着长长影子的英俊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在周围。"啊,阿介,是你!"小绵惊喜万分地呼呼,也不知何时,小绵竟脱口而出介的名字,"阿介",令人陌生而啼笑皆非的称呼,介升起了奇怪感觉。
  "小子,滚开!不要多管闲事!"恶少年不扣劝阻,后面破口大骂,介偏过头,一副不经意的口吻说:"别后悔哦?忽然,介眼中露出可怕的神情,在小绵目瞪口呆下,一眨眼的工夫,几个恶少年便倒在地上了。
  介瞟了一眼,双眼瞪得老大的小绵,转身走了。走了好远,回过头没有来,却发现小绵仍然话在原地,介犹豫了一下,再一次鬼使神差地走了回来。
  "喂,吓傻了吗?"介不冷不热的语调让小绵回过神来,手背上传来一阵剧痛,他抬起右手,委屈地向介展示了自己流着血的伤口,说:"我受伤了!"介张口吉舌地看着眼前受害者的无辜表情,以及那个实在微不足道的伤口,过了半晌,才冷冷地开口:"你来我家吧。"说完转身回走。背后,跟着那个第一天认识的转校生。
  "哇!阿介家好大!"小绵一脸羡慕地赞扬。介从药箱中翻出不知是否过期的药水与绷带,递给小绵,而自己,则到一边去吃泡面,小绵笨手笨脚地绕了一次又一次,可就是无法绕正确。介偷偷瞄见了,本来想不去理他,可小绵呆呆的样子让他看不下去了。"傻瓜!"介夺过绷带,为他认真地包扎起来。
  小绵心满意地看着手上巴扎得头头是道的绷带,毫不吝啬地表扬:"阿介,你很强哦!"阿介?介冷冷地抬起头,杀气十足的语调让空气都凉了一半。小绵僵笑着,对上介冰冷的眼神,背上一阵发凉。"呵呵呵-阿介呀!不要吃泡面了,我帮你做饭吧!"小绵连忙转移话题。
  介感兴趣地放下筷子。"你会弃饭?"怀疑的口吻,小绵可爱地点点一头,跳起来向门口跑去。"我去楼下的超市买菜!"小绵打开门,向楼下跑去。真是个令人恐怖的行动派,介走过来关门,却发现气喘吁吁跑上来的小绵。
  "你干什么?"介望了一眼两手空空的小绵。
  小绵叉着腰,喘气说:"阿介,到时候不准开门哦!"
  "嗯。"
  "......"
  "没有了?"
  "对呀!"
  "啪!"介用力地关上门。这个白痴!介心中暗笑,却无意识地期待起来,有些不舍地扔掉泡面后,忽然一眼瞟见刚才小绵坐过的地方落了一个钱包。
  介愣在那里,傻傻地看着那个钱包。"喂!你还真的是白痴诶!"介忽然愤愤地站起来,拿过钱包,摔门而去。
  小绵久久地留连在冷鲜肉区,手中的推车中有各种各样的蔬菜。"怎么办,买肉的话这个月就没办法了。可是阿介也不像个吃素的样子。"
  小绵踟蹰着,下意识地伸手摸向口袋,却发现空空如也,小绵大惊失色,
  "笨蛋!"
  小绵兴奋地回头,眼前是来的正是时候的大救星,"阿介~~"介精准地将钱包丢入小绵的筐中,又转过身去,准备离去,他才没去几步,便感觉一只手弯上了自己的臂弯。 "我们......"
  "你干什么??!!"介条件反射地狠狠甩开,怒吼。整个超市的人都愣住了,看了看神情吓人的介,又看了看被用坐在地上的受害者,顿时鸦雀无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快步走过。
  介皱紧了眉头,想头也不回地离去,可连一步也移不动。算了,回头看一下吧。介心想,面色不善地回过头,却发现小绵坐倒在地上,东西散落了一地。小绵,正以衷怨无比的眼光望着自己,一看到这样的眼光,已冲到嘴边的硬话又被活活咽了下去。
  "阿介......"小绵的大眼睛中噙满了呼之欲出的泪水。介忽然一阵头痛。"好啦,我错了!我来收拾,OK?"介极不舒心地收拾地起上的袋装蔬菜一件一件地放入推车中,然后推着车子向收银台走去。走了一大段路,突然头及一阵发麻,猛地回头,小绵伸过来的手僵在半空中。小绵立刻嬉皮笑脸地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介心里暗叹了一口气,将车推向收银台。
  "三十二元六角!"
  小绵刚准备给钱,介却先行一步,递给收银台小姐五十元。
  "收您五十,还找你十七四角。"收银台小姐熟练地点钱,介一转过头,却对上小绵愤怒的眼神。"......?"介递去不解的目光,小绵忽然从钱包中拿出不多不少的三十元六角来,用力地拍向介,然后夺刚装好的食物,扭头走了,留下一头雾水的介,与不知所以然的收银台小姐。
  "给......找您的十七元......诶,先生!"
  介不等收银小姐说完,钱也不拿便追了出去,却看见小绵一个人气鼓鼓地小声说:"有钱了不起?用得那么嚣张吗..."介觉得有些好笑,追了上去。"喂,先生,那边才是我家哦!"介石破天惊地主动搭话,小绵却死也不肯理他。介出乎寻常的好耐性,要换作平日,早就一掌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打飞了。他赶上去,侧过头,又因为身高差异较大的关系,他不得不微微低头。"你生气什么?我刚才好像,并没有嚣张吧。"介带着十分不以为然的神情,见小绵没反应,正准血又开口时,小绵忽然停下脚步,介也愕地停下脚步。
  小绵忽然转过来,望向他,正好一束路灯的光芒映在小绵脸上,刺得介的眼睛一时难以适应,待他调整焦距,却发现带着令人难以想像的严肃表情的小绵,在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你听好!"小绵一字一句地说,"我才不像你们有钱人,可以靠父母来养治自己,我的每一分钱都是靠这双手赚来的。虽然辛苦,但我花的很舒心!不许任何人侮辱,更不许别人看不起!!"小绵越说越激动,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介先是一震,但后来又觉得啼笑皆非。"你是要为我做饭,所以要我出也是应该的呀!"介好脾气地辩解。
  "可是你刚才救了我一命呀!"小绵没逻辑地吼了出来,介愣住了。这双手,也是会救人的么,我还以为......介混乱地想着,小绵见他表情那么不自然,忍不住再次大火,怒吼:"我说了,你们这些大少爷才不会懂到尊重别人呢!!"
  小绵气愤地向介家跑去,不理仍困在自己混乱逻辑中的介。介忽然叫住了他:"小...绵,我也是一个人努力着呀!"小绵听到介干巴巴地喊出"小绵"二字处,愣愣得站在原地。介没有感情的心骤地痛了起来,不明为何。"是呀!我是一名日本来的交流生。在这里,我也只能靠自己的努力维持生存的啊!"小绵回过头来,呆呆地看着自己。介的心又是一痛,继续说:"我的工作很辛苦,只能在晚上,又有一单没一单的。"
  奇异的眼睛从小绵的眼中漾开,介几乎是当场痴呆了,小绵可爱的、秀美的脸庞上,此时仿佛在向外放着光芒一般。"我在不定处的屠宰场工作,不定期地结束大量生命,我的生活也十分艰难呀。"介喃喃,苍白的脸更加苍白,像失去血液一般。
  "我......"介张开嘴,没把话说完,就被现在处于精神亢奋中的小绵打断了。"不用说了,我原谅你吧!"介忽然扯出了一个难以察觉的笑容,说:"不,我是说,我肚子好饿!"
  小绵夸张地露出道歉的表情:"啊,对不起!好吧!阿介呀,我们向着你的家,冲吧!"说完真的飞快地跑了上去。介懒懒地跟在后面:"白痴,只有我才有钥匙呀!!"
  介不耐烦地用筷子敲打着桌子,而小绵,正快乐地奋斗在厨房中。满屋子里都是他的歌声,介用心地听着,都是些熟悉的曲子,有些走调。不过小绵娇娇的嗓音,还有歌声中不断透出的快乐,都足以算得上好听的一列。
  正当介在小绵的歌声中神游时,却被小绵拍醒了。介回过神来而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下巴脱臼。"阿介,可以吃了哦~"小绵得意洋洋地说。
  介望着眼前的四菜一汤,忍不住馋虫大动,毫不客气地开动了。当他吃进第一口青菜时,忍不住呆掉了。好久没吃这样的菜了吧,味道还真的不错呢!"好吃吗?"小绵一脸迫不及待地问。介把脸从菜上面移开,望向小绵,可不幸的再次呆掉,小绵的脸贴得那么近,近到可以看到上面纤长的睫毛在轻微地抖动,介好不容易回过神,立刻撇过头去,不屑地说:"难吃死了--"说完立刻看小绵的表情,却发现他可爱的小脸气得鼓起来了,这个样子,真是令人忍不住觉得可爱到不像话,介冷冷地凝视着,忽然绽开笑脸,说:"骗你的"!
  小绵开心地跳了起来,介看了看满屋乱蹦的小绵后,低下头继续吃他的菜。再一次心中忍不住赞叹,真的很好吃,自己已记不得吃了多久的泡面了。
  没花多少时间,介便心满意地吃完了,一抬头,却发现小绵蹲在角落,一脸悔恨。"喂,你干什么呀?"介不解地问。小绵抬起头,带着令介头皮发麻的凄凉。"对不起,阿介,我忘记买肉了......"小绵委屈兮兮地忏悔。
  介又好气又好笑地走过去,也蹲下,耐心极佳地回答:"不会呀,我是不吃肉的,"小绵惊异地抬起头,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介一番后,又低下了头,带着比先前还要懊悔一百倍的神情,说:"不可能,阿介只是在安慰我罢了!"介没有办法,只得站起来,认真地说:"我发誓!"
  小绵再次惊异地抬头,瞪着大眼睛看着介,过了老半天,才将信将疑地站起来了,发觉介将脏盆子叠在一起放在水池中便不管了。小绵感叹地说:"原来阿介是外表看来相当俊美精细,却一点不追求生活细节的人呀!"
  "有吗?"介听到"外表相当俊美"后,忍不住有一些开心。小绵夸张地点头:"对啊!不像我,外表虽然并不可爱,但却意外的是个很重求生活细节人的呢!"介被"并不可爱"吓到了,他回过头,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下这位美少年,不禁怀疑起他的审美观来,小绵蹿到了水池边,打开了龙头,拿过一个碟子洗了起来。"阿介,你也过来一起洗呀!精制生活,从现在开始!"小绵笑嘻嘻地召唤道。
  介不情愿地挪了过来,忽地想起小绵右手上的伤,于是将小绵手中的盘子夺了过来。小绵感激地倚在门旁,忍不住说:"阿介,其实你根本就没有他们说的那么难接触呀!"
  "砰"!介手中的盘子坠落,摔成一地碎片,小绵正准血慌慌张张地去捡,却被介喝止住了。"别动它,让它去!"小绵被介忽然大变的语调吓了一跳,抬起头,却发现介的脸色,已恢复到他最开始的样子了。"阿介......"小绵愣愣地看着介,笑容,也渐渐僵住了。
  介努力想摆脱自己现在的样子,可无能为力,他心不在焉地拿起另一个盘子,想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样,说:"其实大家这样认为,都是因为四年前......"
  "砰!"盘子又碎了,可这次,却是被介颤抖着的手生生的掰碎的。血,从介的指缝中渗出。"阿介!"小绵急忙冲了上来,却被介毫不留情地推开。
  介低着头,连自己也控制不住那那莫名的杀气,忽然他想起了还晾在一边的小绵,猛地抬头,阴郁的眼神让小绵吓得大退一步。"滚"。介冷冷地说。他努力控制着自己,可杀人欲望,却仍不可抑制地层层涌来。
  小绵的脸色惨白,却移不开步伐。"滚!!"介闭上眼,忽然咆哮。小绵又退了一步,他看见回头,恐怖到令人生不如死的可怕眼神出现在介的身上。"快点走,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平静得吓人的语气,小绵眉头突地他皱起,转过身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下来,向介走去,""阿介,真的很高兴认识你!"小绵真诚地说,"还有,谢谢!"
  说完,小绵才又转身离去,直到听到门声响起,介才"轰"地坐倒,他闭上眼,好不容易,才让心情平静下来,松开方才紧握成拳的双手,鲜血汩汩流出,染红了地面。
  我和他,才认识不一天而已。
  可是他,竟然也能令我如此害怕。
  从未见过的英俊美少年,到底是谁?
  不,我绝对不能重蹈四年前的覆辙。
  不可以啊......
  介重新睁开眼,冷冷地收搭好残局,忽然踏见进门处一张亮闪闪的卡片,介好奇地捡起,却发现是小绵的身份证。1988年10月27日。刚好比自己小一个月。照片上的小绵笑得灿烂无比,仍是留着遮住大半个额头的零乱刘海,乌黑发亮、清澈见底的大眼睛,仿佛让介又看到了真人一般。介暗叹小绵丢三落四,可正当他回以厨房继续清理残局时,却看见灶台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油、盐、酱、醋,这才恍然记起自己原先并未拥有。再一想到小绵高起的烹调技术,又感叹他的细致。
  心又乱了,才第一天认识而已,没有回忆吧,从此断绝一切,才是真理。
※※自※※由※※自※※在※※
  第 2 章
  小绵来到学校,不出意料地又围满了同学。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好奇地问着,小绵也一一不厌其烦地回答。这个美少年,真是天生的磁场,无意之间吸引着别人。
  "啊,对了!"小绵忽然想到了什么,"四年前,阿介到底发生了什么呀?"小绵仍是白痴的笑容,可是他突然发现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用惊恐的表情看着自己,教室里蓦地安静地下来,可怕的死一般的安静。"怎么了?"小绵不解地问。
  没有人回答。上课铃响了,众人都回到了座位上,小绵茫然地打开书,忽然被脸色惨白的基路拉住了。"小绵,我奉劝你,千万不要靠近南野介!"基路的语气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
  "为什么呢?阿介他,并不像坏人呀!"小绵愈发迷惑。
  "因为他四年前差点杀了他的好朋友,而他好朋友的女友,在那件事之后自杀了,他根本就是魔鬼!"
  "不可能!"小绵不相信地摇头。
  "为什么不相信?"基路激动地一拍桌子站起来,顿时全班肃静,老师不解地望向他。"方具丛,有什么事吗?"
  "对不起!"基路颓然地坐下,他本来想就此不再理睬小绵,可他实在不忍心看见这位可爱的男生踏上不归路。"你要相信我!当年我在现场,我亲眼目睹他掐住与他一同来中国的交流生,那个眼神,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说来好笑,当时,我真的在怀疑他是不是人类。这样的眼神真的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
  小绵眨着眼,回想起昨天晚上忽然性情大变的介,以及他赶自己走时不一般的眼神,于我心有戚戚焉地叹了口气,喃喃:"那的确是令人恐惧的眼神啊。"基路大惊失色一把握住小绵的手,激动地问:"你也见到了?怎么会?你惹到他了?"
  "方具丛!"老师不自然地咳了好几声,见基路没反应,这才叫了出来。基路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松了手,又颓然地趴在桌子胡思乱想。"难道你是死者的亲属想找南野介报仇?那你惨了,死了这条心吧,他可不是普通人。"基路口不择言地警告。
  小绵睁着大眼睛安静地听他说完,忽然绽出了令人心动的笑颜,"你很会想哦!"小绵单纯到几乎白痴的笑容,说,"不过你想错了,我觉得,不管阿介做了什么,都是有理由的,即使没有,我也要原谅他呀!"
  基路被小绵令人惊艳的笑容震住了。"为什么?"基路不明白小绵的意思。小绵仍是傻傻地笑,说:"我也不知道。只是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他是那个我找了很久的人。"
  "你......是gay?"基路结结巴巴地问。"什么是gay呀?"小绵仍旧是单纯的表情。基路又呆了。"没什么啦!"不耐烦地又趴到桌子上。小绵一手支颐,神游中,忽然痴痴地笑了起来。"喂,你又怎么了?"基路忍不住问。小绵猛地惊醒,忽然表情万分忧怨地问:"你说,像阿介那样的美男子,会不会不想和我这个外表平凡的人做朋友了呀?"
【魔性的天使—未夜至】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