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什么!?老师十七岁!?—希岚

时间: 2016-07-04 02:11:38 分类: 今日好文

【什么!?老师十七岁!?—希岚】

序:
有一件事,发生在易雪五岁的时候...
我叫易雪,今年五岁。我很讨厌自己的脸脸和名字,第一次见到我的人,几乎都会把我误认为女生。我才不是女生耶,真讨厌!
因为一双灰眼睛,我常被人说是怪物。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呢?我也不想有这么一双眼眼,都说了我不是混血儿或是外国人了!
还有呢,我今年跳级就读小学三年级,但我很不开心,因为都没有人肯和我做朋友,没人和我玩。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每一次我答对了题目,老师说我聪明的时候,他们又会用可怕的眼光看着我。
妈咪说同学都是我的哥哥姐姐,可是为什么他们要欺负我呢?那些哥哥会无端走过来把我推在地上,或是抢去我的糖果。我很怕,但又不敢告诉爹地和妈咪,呜...
不过这天我很高兴,爹地和妈咪终于陪我到公园玩耍了!他们很忙,都没时间陪我玩的呢。
爹地和妈咪说要去买东西给我吃,要我乖乖的坐在长椅子上等他们。但竟然又碰上了那些恶哥哥!
他们团团的围住了我,大声的说:「喂!你来这里干嘛!?没人会和你这怪物玩的!」
呜...有谁可以帮帮我?
突然其中一个恶哥哥把我推在地上,然后一手揪住我的衣领,我下意识的抱着头头,但过了很久,也没有拳头打在我身上。
于是我抬头一看,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这个危急关头,超人出来救我了!
超人一手抓着恶哥哥的手,然后喊了一声"停手!",然后他就和那些恶哥哥扭打起来了。
我看清楚后,发现"超人"其实只是一个男孩子。由于背光,我只看到他帅帅的背影在阳光下亮闪闪的,他就是超人!他就是我一直期盼,在危难中打救我的超人!
那群恶哥哥被超人打败了之后,全都跑掉了。
超人把我扶了起来,还替我拨走膝盖的沙泥,「没事了!」
我终于看清楚他的样子,他真是好帅唷,咦?他的手臂在流血血耶!一定是刚才给那些恶哥哥弄的!
我急忙从口袋掏出一条手帕为他抹掉血血,这块白兔手帕平日我都舍不得用,现在弄得脏脏的,可是为了超人哥哥,不要紧了!
只是血血好多唷,超人哥哥一定很疼了!我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对不起!是不是很痛痛?」
「你不用担心,只是小小伤口嘛,你没受伤就好!」超人哥哥为了救我而受伤,却反过来安慰我,我真没用,呜...
超人哥哥抹掉我的眼泪,然后在口袋掏出一只小熊布娃娃:「不要哭了,这个送给你!」
除了爹地和妈咪,没人会对我那么好的了!「谢谢你。」
「不客气!」他有点傻傻的搔了搔头。
「对了,你叫甚么名字?」如果可以每天和他一起玩就好了。
「我叫小蚁。」
小...蚁?怎会有人叫做蚂蚁?他的名字比我还差耶。
我都没来得及介绍自己,爹地和妈咪就回来了,他们用一些奇怪的眼光看着小蚁哥哥,「雪儿,过来!」
我虽然还想和小蚁哥哥说话,但还是听话的走到爹地和妈咪那里。
我和小蚁哥哥说了声拜拜就走,但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他。
然后,爹地和妈咪牵着我的手,小声的说:「那些爱打架的小孩,你不要和他们太接近,知道了没有?」
我很想说,小蚁哥哥只是为了救我!但我低下头,甚么也说不出。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来这个公园,只是从此都没碰到过小蚁哥哥了,看着他送我的小熊,真的好想见他耶。
***
有一件事,发生在冯小毅六岁的时候...
我是冯小毅,今年六岁。我刚刚升上了国小,最喜欢的就是体育课。其它的都不喜欢!尤其数学课,功课好深耶,我又不会做,结果拔拔和妈妈都不给我出来玩了。
现在连星期天也找三哥看着我温习,咿~~我才不依呢!
本来三哥也很用心的教我,但最后也是拿我没办法的放弃了,我就趁他回到自己房间时偷偷离开家里到公园玩。
经过路边,发现多了一个夹娃娃机,当然要玩玩。哇哇!我很厉害,一次就夹中了,不过是个熊娃娃,我不喜欢,太女儿气了!
跑到公园,看到一群人围成一团,走近一看,他们是在一起欺负一个...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还好像比他们小很多!不可饶恕!
我立即冲上前教训他们,不消一会我就打得他们屁滚尿流的走了,哈哈。
看到那个女孩子还害怕得一直抖,我就立即把她扶起。「没事了!」
她抬起头,哗!好可爱的女孩!眼睛还灰色的!那群人是否有毛病!竟然欺负这么漂亮的女孩!
她还很细心,见我的手臂因为打架而流血,还掏出一块手帕为我抹掉呢。可能她太害怕了,一直在哭!
我最怕就是女生哭,尤其是可爱的。我抹掉她的泪,突然想起刚才夹回来的小熊娃娃:「不要哭了,这个送给你!」
她很高兴的收下熊娃娃,那个脸红红的样子,真是太讨人喜欢了!
然后她又问我的名字,我就答她我叫小毅。
我都还没问她的名字,她的父母来接她走了,不过我不喜欢他们,因为他们用一些奇怪的眼光看我!
不过他们的一声:「雪儿,过来!」,令我知道了她的名字。
雪儿,这名字和她好配!
她和我说了声拜拜就走,但仍不断回头看我。她是否喜欢我呢?我就很喜欢她!
我本来很想再到公园看看能否碰回雪儿,但因为和别人打架,还受伤了,我整整一个月都被禁足,不准再到公园玩!
之后我们搬家,我也再没见过雪儿了。很可惜,我的初恋就这么完结了。

第一章:
九月,风和日丽,窗外的阳光和绚的照耀着大地。
闪闪的金光照在铭德高中白色的外墙和一楼的落地玻璃窗上,整个校园都好像换上了一身金色的衣服。
位于半山的铭德高中,是一所历史悠久的私立高校。这学校可说是贵族学校,师资优良,学生非富则贵,世家子弟出生后即要注册。而且学业成绩和品行都相当杰出,学生几乎都可以成为政府高官,平步青云...这是十多年前,一去不返的光景。
现在的铭德高中,已不再是名校的象征,也不再是贵族学校,"贵族"实际已变成"昂贵一族"的代称。但它毕竟还算是一所升学就业率优异的名校,所以学费之高,简直是匪夷所思。
不过它收费昂贵也是有它的道理:铭德高中有其附属中学,所以国中和高中加起来就有两座教学大楼,分成东翼和西翼,楼高六层。东翼是高中,西翼是国中。两座大楼中间还要有一个私人体育馆,里面有泳池、健身室和篮球场等。这还不止,每座大楼都有升降机,在校园的最尽头还有一个偌大的欧陆式庭园和停车场。
校园每隔数年就会进行维修,把外型保持得美轮美奂,务求令学生和家长都觉得那些白花花的金钱都是花得其所的。
铭德高中可说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城堡,四周都没有其它建筑物,学生要走一条位于山坡上的林荫大道才可回到学校,而校门前有一道毫纯白色的大闸,更显示出这校园的幽闭性。
早上,微风令校园正中一株年纪最大的木棉树叶沙沙作响,配合着小鸟的歌声,好像一首夏天独有的交响乐。
而柔柔的阳光亦把树叶照得金光闪闪,煞是漂亮。
这天是九月十日,开课了十天,在两旁种满了耸天巨木中的大道上,走满了一群青春活泼的学生。
铭德高中是一所洋化的学校,所以校服的感觉也很类近英国的贵族学校。
男生的校服类似绅士的黑色燕尾服、白色衬衫、圆领扣、黑色的背心和长裤。结上红黑相间的领带。女生校服则分上下两截,白色公主袖衬衫配上红黑相间的领带,衬前面两褶、后面百褶的粉蓝色格仔短裙。腰带采用真皮索带,可随意调校松紧。
秋意正浓,黄叶轻轻在学生的肩膀上飘拂,配合这彷如梦幻国度的贵族学校,本来真是绝配,只是...
「对了,你暑假到了哪儿旅行呢?我们一家四口到了爸爸在端士的别墅,那儿的风景真美。」
「唉,我就没你那么幸运了,爸爸妈妈都没有空,我只得和几个朋友到了日本和南韩,才花了十万元。」
...
...
路上充斥着这些被金钱和利欲熏心的学生,他们庸俗的对话破坏了这如诗如画的静谧环境。
「第一天可不能迟到,要快一点了!」望了望手上的腕表,短发少年加快了脚步往校园方向跑。
他一溜烟的跑着,引来其它人侧目的回望。在他走后,几个女学生还在对他议论纷纷,啧啧称奇。
「你们看不看到?那个男生竟然背着个熊布偶上学!?」
「不是熊布偶,是熊型的背包啦。」
「熊型的背包不是没有,只是你们见过骷髅骨外露、穿上衣服、有一个小孩那么高,还带着一抹邪笑的熊型背包吗?」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其中一个又说:「不过那男生很帅,眼睛还是灰色的!不知是哪一班的呢?」
「不愧是"猎男杀手",你看得还真清楚,但你有否留意他是穿便服的呢?」
那个被说是"猎男杀手"的女生如梦初醒的说:「是啊!那他是甚么人?新来的老师?」
「不会吧?他看来才十多岁!」
说到这儿,几个女生顿时噤声,对这灰眸、背着个熊型背包的神秘男生的身份百思不得其解。
***
东翼三楼,高中一年二班教室
八点正,所有的学生都要到大礼堂参与早会,早会过后,学生们都已经回到教室,坐在位子上等待班主任到来点名。
由于老师未到,教室中喧闹一片,突然"嗖"的一声,教室的门突然被趟开。
所有学生即时噤若寒蝉,等待老师进来。
易雪拿着点名簿和书本进来,他甫把书本放在教桌上,教室里面三十九个学生全都瞠目结舌的盯着这个"班主任"。
见到这三十九尊石像,易雪似乎早已预料,毫不在乎的笑了笑,眨着他灰褐色的迷雾双瞳,双手支着教桌,半身倾前:「各位同学,你们好,我姓易,你们就叫我易老师吧。你们很奇怪是不是?因为一年二班原来的班主住刘老师突然有急事向校方请假,所以就由我来暂代班主任。」
简单的介绍自己后,见到学生脸上的疑虑消去了一半,易雪微笑着续说:「那我可以开始点名了吧?」
拿着点名簿,易雪开始点名:「欧彩儿。」
「到。」
「陈祖南。」
「到。」
「冯小毅。」
没人回应。
「冯小毅?」易雪再喊了一次,还是没回应。
正当易雪想在冯小毅的名字上写上"缺席"时,门外传来急速的脚步声,然后就有人粗暴的趟开教室的门,大喊:「在!在啊!」
听到这声应到,易雪停下了书写,抬头看着这个扯大嗓门叫喊的学生。

不看还好说,一抬头,真是不得了,易雪脸上的笑容完全僵着,额角冒出几条青筋,指着站在门口的少年,疾声怒吼:「诱拐犯!是你!?」
面对这样的指责,冯小毅一时反应不来的呆立,直至接触到易雪灰朦的眸子,他立即脸色铁青,如梦初醒的指着对方:「我认得你!你这不负责任的未婚爸爸!」
这么惊人的"相认",立时令全班哄动,但两人未有理会,就这么僵持着。
而这两声包含了太多错误讯息的叫喊,就为这对"非常师生"的故事拉开了序幕。

争持不下的两人怒目瞪着对方,眼睛都好像要烧出火光来,各不相让。电光火石间两人已用眼神大战了几百回合,如果他们眼中的怒火是真正的火焰,两人都铁定被烤熟了。
终于易雪先开口:「原来你这个"诱拐犯"还是个学生啊?年纪这么小就误入歧途!」边说他还手叉着腰,完全不像一个老师,倒像骂街的泼妇。
而怒火烧上了胸口的冯小毅也立即吼回去:「我年纪小!?你比我大得了多少!?」
此话一出,不止易雪愣住,在座的三十九个学生也是一呆,然后纷纷上下打量这个"妙龄"老师。
的确,易雪看上去就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他留着一头茶色的短发,加上白晢的皮肤和一双杏圆的大眼和小巧的嘴巴,活像陶瓷娃娃。
只是这双本应使主人看起来很可爱的大眼睛却是逞灰褐色、半透明的。所以第一眼接触到易雪这双彷佛不见底的异色瞳孔,就会觉得这人很神秘,也猜不透。
除此之外,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时下青年。他的身高有174公分,身穿宽身的白色图案卫衣,下配一条牛仔裤和球鞋。
「总之比你大就可以了!」尽管对方说的是事实,但被人这么揶揄,易雪也立即脸红脖子粗的反击。
「是吗?」冯小毅也手叉着腰,趋前俯视着眼前这比他矮小一个头的"老师"。
虽然对方比自己要高大,但面对冯小毅的亦步亦趋,易雪也毫无惧色、昂首挺胸的瞪着冯小毅。
现场充满了火药味,看情况发展下去他们应该也会打起来!
正当所有学生都摒息静气,"期待"着这场箭在弦上的师生大战时,有人打破了这剑拔弩张的沉默:「易老师,我不管你和冯小毅同学有甚么私人恩怨,但请不要忘记你现在的身份是老师,所以请你先点名好不好?」
说话的人是男班长莫遥,他边举手边站起来,态度不卑不亢、很有礼貌的说着一些本应是很没礼貌的话。
被学生这么一提醒,易雪终于"记起"自己现在是一个老师。
"咳、咳",他干咳了两声,瞄了瞄站在他旁边,一副跩样的冯小毅,然后板起脸孔,摆出一副老师的架势:「好了,冯小毅,你先返回座位吧。」
吐了吐舌,冯小毅也就返回了座位。
如是者,这出短暂的闹剧还未到高潮就宣布落幕,在座一个个想看热闹的学生也难掩失望的摇头叹息,毕竟难得可以在刻板的课堂上寻找一点刺激。
可惜这份令人期待的惊喜只是稍瞬即逝的。

「那我现在继续点名,方静玲。」
「在。」
...
...
「好,各位同学再见。」点名后,易雪收起点名簿,拿起书本,准备到别班上课。因为他除了要代替刘颂文老师当一年二班的班主任外,还要接替她在其它班别任教的数学课。
班长莫遥唤了声:「起立!」
所有学生都站了起来:「老师再见。」
易雪从未受过这种礼待,感觉相当飘飘然,嘴角稍为弯起了一个小弧度:「各位同学再见。」
说罢,易雪满脸得色的携着书本离开,心想做老师的感觉还满不错,这班学生也好像挺乖的,心里完全忘记了刚才和冯小毅的龌语。

在易雪走后,班上突然变得闹哄哄,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这个新来的老师,刚才一个个装出来的的乖孩子都不见了。
当然,"诱拐犯"冯小毅自然是众矢之的了。
班上大部份学生都一拥而上的团团围住冯小毅的座位,其中堪称校内"第一发报台"的大嘴巴萧怡 莉把手握成拳头伸向男主角冯小毅,亦步亦趋:「冯同学,对于被易老师指控为"诱拐犯",你有甚么答辩?你和易老师又是甚么关系?你可以选择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逞堂证供唷。」
由于昨天只顾打电玩,一整晚都没睡,冯小毅回到座位后就精神萎靡的伏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如今被这群在他身边团团转、苍蝇般讨厌的家伙打扰了他大少爷的清梦,他也只能极不情愿的睁大红丝密布的眼睛,瞪着这群八卦的家伙。
被冯小毅的气势所摄,所有人都不禁退后了一步。为了满足好奇心,他们都差点忘了这个全班最高最壮又超会打架的冯小毅是班上的头头!平日班上的人是打死都不敢"盘问"这小霸王,现在算是恃着人多势众吧!

仅用眼尾扫了扫这群三八,冯小毅大喊:「嗳!有没有大光灯?快放一盏过来!」
所有人都不明白冯小毅在说甚么,他这才懒洋洋的说:「你们真没常识,在哪一套剧集中,犯人被迫供、毒打时,桌面上没有放大光灯的啊?」
哄堂大笑,冯小毅手托着腮,另一只手则在转笔,缓缓的开口:「那天...」
听到冯大少爷终于肯把他和易老师之间的"恩怨情仇"娓娓道来,大伙儿立即噤若寒蝉,全神贯注的听着事情的发展。
「那天我吃饱饭没事干,就到商场那里闲逛...」突然,本来一脸闲适的冯小毅变得目露凶光,一把折断了手中把玩着的铅笔,咬牙切齿的续说:「就给我遇上了那混帐家伙杀千刀!」

冯小毅回想着,时间回到两个星期前...
话说那时还是八月下旬,冯小毅无所事事的闲赋在家,在他打了第一百零一个呵欠时,他决定到商场逛一逛,以免身上会结出霉菌。
他很快就走到商场顶层的游戏机中心,在他打电玩打得眼睛冒火时,忽然觉得腿间好像放了铅般沉甸甸的,低头一看,竟然发现一个小孩正靠着他的腿间呼呼大睡!
冯小毅一向很疼小朋友,他虽然不知道这小孩的来历,但也很自然的一手抱起他,让他在自己的怀瑞安睡。低头看了看这个小孩,年约4、5岁左右,一头棕色的头发,皮肤白晢。虽然他睡着了,但仍可看得出在一排浓密的睫毛下应是双大眼睛,而且是混血儿,总之这孩子就长得相当可爱而讨人欢喜。
「都不知道是甚么父母来的!这么小的孩子也不看紧一点!」虽然不认识这个小孩,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走得进这个只给成年人入内的地方,但他还是相当不齿于那些只顾自己逛街而不理会儿子的父母,最重要是现在给他碰上了,他就更不能坐视不理了!
抱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孩,冯小毅走出了游戏机中心,决定替他寻回亲人。
走着走着,突然有人急步跑上前,气喘嘘嘘的冲过来,一手扯着前方冯小毅的衣尾,大叫了一声:「喂!等等!」
被人这么猛力一扯,没有心理准备的冯小毅被拉得失去重心,脚下一个踉跄就向后滑倒!在他快要着地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用自己的身体保护怀中的小孩,所以他背部着地,"砰"的一声相当震撼。
而"元凶"易雪只能张大嘴巴呆立当场,他发现孩子不见了之后就没命的找,由于商场是圆弧型的,他瞥见对面一个陌生人抱住了自己要找的孩子!
他马上飙过去,也不知道自己这么一拉竟然会令冯小毅跌个四脚朝天那么严重,定了定神就强忍住快要笑出来的冲动,马上走近这个龟背着地的家伙,搀扶他起来。
冯小毅站起来后,像个老公公般一手支着腰,扭动着身体,令背部的骨头格格作响。
易雪伸手想抱回孩子,「对...不起,可以把孩子还给我了吧?」
本来也想把小孩交还给他,但看到易雪忍笑忍得脸红耳赤的样子,就想起这人刚才令自己在大庭广众下大出洋相,脸"擦"的变红,打掉易雪伸过来的手,紧抱着孩子,恼羞成怒的吼过去:「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不看紧一点!现在的人真是,只顾自己吃喝玩乐,都不用理会孩子的了!」
照顾这头顽皮的脱疆小猴子根本就是项非人任务,短短几天已令易雪筋疲力竭,刚才为了找他几乎翻转了整个商场,还急得眼泪也快要掉下,现在还要因此给一个陌生人唠叨!?
纵然是自己疏忽,但这口气,易雪是无论如何也吞不下的!「先生,我要如何照顾自家的小孩与你无关,就是我再弄丢了孩子十遍也不用你罗嗦!」
「你...你!你这些人最好不要生有孩子!谁当你的孩子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楣!不!是二十八辈子呢!」
在冯小毅扯大嗓门叫喊时,除了身旁多了十数对眼睛,还有他抱在手中的娃儿也嘤咛了声,揉了揉睡眼就醒了过来。
一如冯小毅所料,这小孩的五官相当精致,长大后一定是个大帅哥,而且还有一只蓝色的左眼。
被这孩子的异色眼瞳震慑着,冯小毅愣住了,而易雪就趁着这个破绽一手抢回小孩,抱在怀中。
易雪一脸得色的和还是半梦半醒的孩子说:「仔仔,我们走,不要理会那些奇怪的哥哥!」
走了几步,易雪突然回过身,睨着仍然呆立当场的"手下败将",一脸轻佻,他的眼神彷佛在说着:「你能拿我怎么办?」
冯小毅双手握着拳,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此仇不报非君子!

话虽如此,但易雪已经走远,"丧家之犬"冯小毅又能做些甚么?他双手插袋,鼓着气把脚下的一个空罐子踢得"当当"作响。
只是这也未能一泄他的心头之恨,他满脑子还是易雪刚才那张轻佻骄傲的臭脸。
生气归生气,但冯小毅不得不承认这个混帐家伙有张标致灵秀的脸蛋,尤其那双迷雾般看不透的半透明灰眸子更是令人的眼光离不开他。
而且八成也是这对勾魂桃花眼令那些无知女生死在他手上的吧?
刚才易雪伸手过去的时候,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冯小毅注意到他的手并没有戴上结婚戒指。
看他的样子应该只有十多二十岁,却已经有个四、五岁的"仔仔",而且还不给妻子一个名份,自己标奇立异戴有色隐形眼镜就好,孩子那么小就让他戴,还要只戴左眼!
想到这里,冯小毅对这个萍水相逢的人,印象可以说是差到极点,不要再给他遇见此人!
在他要离开商场时,突然有人拉住了他的裤脚。
只是这次被拉扯绝不足以令冯小毅跌过四脚朝天,因为拉他的人是刚才的蓝眼小孩!
「小弟弟,怎么又是你啊?你爸爸呢?」冯小毅蹲下去,轻搭着小孩的肩膀问道。
「爸爸...」小孩想起自己最敬爱的爸爸正身处在遥远的法国,即时扁着嘴,语带哭音的嘟嚷。
「都不知怎搞的!?他有没有带脑袋外出的啊?又遗下了儿子!」不知就里的冯小毅可说是怒火烧上胸口,只是他也许都说不出人家遗下儿子和他有甚么关系?
【什么!?老师十七岁!?—希岚】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