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纸老虎—Mildness

时间: 2016-07-04 01:42:28 分类: 今日好文

【纸老虎—Mildness】

1、
"这、这里就是那所美女如云的圣德学校?"双手紧握,眼中更是闪著泪花,相信没几个人看到现在的情形怀疑我的激动。
"是的,小枫,你姐夫我还有事,就不陪你进去了,先走了。"乌亮的黑色轿车里俊美的男人说道,并让司机迅速开车离去,而我并没有注意他的离开,只是不停低头啜泣。
相信所有在圣德学校进去的同学都会看到一个奇怪的男孩垂著头又哭又笑,模样挺像是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而我脚边的两大箱子孤零零地倒在地。
我所不知道的是在我那个很"温柔"很"绅士"的姐夫在开往机场的路上很得意的大笑,为著他和才结婚一个月娇妻的"性"福生活还有陷害我的诡计。
我很兴奋的进入校门,这所学校并不是有名的,当然那是在平常百姓家,这是所很难进的贵族学校,而以我的成绩明明可以进全国重点大学,到一所明显给富家子弟混的贵族学校那是我的私心,姐姐还为此和疼她入骨的姐夫大吵一场,我的临时改变志愿和姐夫的"好心建议"很有关联。
走著走著,我兴奋劲没了;看著来来往往的同学,我的柳眉紧蹙;那些有的好奇看著我,有的带著奇怪神色打量我的人,我的心凉了。为什麽?为什麽这里的同学,我看的人都是男的?
莫非,这里......
想著,我也来到了新生报到处,招待我的是个和蔼的学长,模样很清秀,带著副金边眼睛,我颤巍巍的问道:
"我,向枫来、来报到。"声音很颤抖不光是为了我内心的猜测,那位弥勒佛般的学长旁边那个凶狠看著我的魁梧男生的目光让人想冒冷汗呀!
和蔼学长果然亲切,说了我在的宿舍,还好心告诉我新生宿舍所在地并交代些欣赏要注意的地方。
"呃......请、请问。"想了想,问题虽蠢,但是我还是迫切想知道,"这是男校吗?"沿路走过,我看到的除了和我一样有JJ的生物没看到一个穿裙的。
两位学长显然被我的问题愣住了,好一会才回神。
"当、当然是啦!"好心回答的还是和蔼学长,虽然他也是勉强憋著笑意,但总比他身旁早已笑倒在地的学长好多了,两人一笑起来都很有魅力,而那个原本凶狠看著我的学长更是迷死人不偿命呀!可是我已经无心欣赏。
"噗!!"我後脑著地,一阵疼痛後不醒人事。
再次醒来周围已经是另一种景色,有灯光,室内吗?周围有嘈杂声。
"咦!你醒了?"一张娃娃脸突然凑到我面前。
"啊!"已经很受刺激的我再也不能遭受一次了。
"他怎麽了?"又一男生过来,小麦色的皮肤透著阳光。
"好象刺激太多了。"典型的花花公子面容凑过来。
"你怎麽了?"阳光男孩将温暖带著几个老茧的大手抚上我的额头,我的眼睛忽地瞪大,这、这个感觉......
"你、你给我放手。"不是吧?竟然被男生摸了,我不要啊!会中毒、发臭的。
他呆了呆,把手拿开,些许才回神:"臭小子,要我碰我还不愿意呢!你别走!你......"化为一头暴怒的狮子准备扑过来,被身後两人拉住,我没空理他,走出房门,入眼的是男生,全是男生!
"啊......"为什麽?
"你没事吧?"在得知我被姐夫骗到这所无一女性、全是汗臭味的男校那股难以言语的悲痛心情,我同宿舍的同学几乎立刻就原谅了我刚才的无理。
"为什麽一定要有女生啊?"娃娃脸叫周涛,很是不懂,估计他还没两性的概念。
说到这个,又是一阵心痛呀,不逊於被一向很敬佩的姐夫欺骗,那麽垂涎女生不是我长的入不了眼,说来我还是挺不错的,一米七八的身材、白白净净的,可人家女生说了我这种人没安全感,长的比女朋友还俊俏不是打击她们自尊心吗?当初会受骗也是因为高中一哥们说我要是能在大学里交上如画似玉的女朋友,脑袋就砍下来给我当凳子坐。话虽然有些夸张,我也没当真,可是要是在大学里真没交上女朋友以後在他面前多没面子呀!
"呀!这你就不懂了,女人呀!好东西。"花花公子常青摇头晃脑啧啧说道,看他的样子估计是以前情债太多,被父母踢了过来。
"别把我想的和你一样,我只是以前没交过女朋友罢了。"我淡淡道,可没想过和色狼为舞。要不是我真的心急,以我的聪慧也不可能会听信姐夫蹩脚的谎言。
"哈!你老哥可是情场高手。"听我还是青色小男生,常青傲起来了。
"算了吧,会来这里说不准在家乡惹事了吧?"我猜是搞大人家肚子。
常青闻言讪讪道:"怎、怎麽可能。"语气的虚弱很难怀疑他话中的真假,脸更是一阵白一阵红。
"你们,在说什麽呀?"疑问布满周涛的娃娃脸,他那半大的孩子天真的让我咋舌,怎麽明白还不懂,被保护的太好可不是件好事,毕竟在男校,又是年轻力壮的年纪还是警觉点的好。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呀?"常青觉得不可思议,瞪大的眼睛让周涛有些害怕的後退。
"别闹了,很晚了,睡觉吧。"阳光男孩纪墨晓反倒很沈默,从误会接触开始。
的确很晚了,都十一点了,我肚子还不太饿,没有异议的回到新舍友帮我铺的床,不是很舒服,来这里的都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好心帮我铺床已经很不错了,要求不能太高。
灯一暗,我原本闭著的眼睛睁开,睡著上铺,顶著的白墙在黑暗处也可以看的见。
我是和姐姐相依为命的,父母早亡,我们很小就学会如何照顾自己,和秀气的外表不符,我的心眼还是满多的,可是万万就想不到一向很和善的姐夫竟然会骗自己,那个蹩脚的谎言只要一问一查就可以戳穿,可我竟然没有发现,也许真的把他当成家人了吧。哼!你不仁,我不义。竟然把我骗到没一个女生的破男校,难道不知道姐姐心里一向是以我这个在她心目中很娇弱的弟弟居首位,见不得我有点点委屈吗?哈哈!回去走著瞧!
不是没想过回去到别的学校,可是当初就为了赌一口气就只填了一所学校,而且这里离家乡实在太远了,钱又都在银行里,想回去也没法呀,里面只够我这个月的生活费,其他得过些日子才到,来时就觉得这个规定很别扭,也没多想,姐夫,你真狠!不就蜜月跟著你们去了夏威夷吗?
不断在心里骂著,渐渐睡意袭来,在坠入梦乡之前,我竟想起了纪墨晓,很反常,因为我们的话题,来这里的不光只是为了求学,也是因为全是男性,有著异常性向的抱著找同伴的念头来的。
不行了,好困,别人的事,别人操心吧......

2、
第二天,还没正式开学,我一个人大清早就独自将学校逛了个遍,果真是贵族学校,依山傍水,校园里更是景致怡人,别说是学校,连作别墅给人修身养心都是顶级有钱人才能拥有的。很不巧,我那个无良的姐夫就是其中一个,想到他,我就想起他是如何欺骗我纯纯的感情的,而一想到这个,我又想起了我可怜的姐姐,她此刻还处於新婚的幸福中,作为她的弟弟更是唯一的亲人不能及时告诉她,她嫁的人是如何如何的阴险,将她疼爱的弟弟欺骗到这个满是下巴有毛人的学校。
"同学,你没事吧?"一道慌张的声音传来,"别再剥树皮了,那可是从法国运来的梧桐。"
什麽?我锐眼一瞟,老子正在气头上竟敢惹我,不想活了吗?
那人竟一颤,眼睛放肆的打量我,里面的精光让我有些发毛。
"你......"
"你什麽你。"我先发制人,"看什麽看,这树是你家的吗?不是你干吗那麽紧张,我、我什麽?不会说话不要说话,讲话结巴就别学人家作好人。"不时打断他要说的话,活该!没看见我正火著吗?自己找死怨不了别人。
潇洒转身,不去看他张口错愕的表情,可怜哦,年纪轻轻就老年痴呆!
我刚才站的地方就是学校出口,唯一的。处在半山腰,要下去除非有代步工具,否则到了山下,脚也变形了,我看的正是轿车通行道,希望可以找到蛛丝马迹,姐夫的车没那麽容易脱架就只能冀望於司机一个不小心,连车带人滚下山。
"同学。"又是谁呀!
"是你!"是昨天新生接待处的两学长,真是巧呀!他XX的狗屁的巧!
"呃......"看到我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那个和蔼的学长竟可以当作没看见,"你没事了吧?昨天突然昏倒吓我们一跳。"
"是你吓的,我没有。"那个凶狠的学长竟然开口了,虽然口气有些小孩子气,可是低沈的声音很好听,很配他那张阳刚的脸。
"我没事。"不废话吗?都好好站在你面前了,这个学长很虚伪,刚才把我的不快视而不见,又和那麽暴躁的人处的不错,他,很厉害。
"是吗?我放心了。"他笑了,很温和,可是我已经没有第一次见到时那般感动,我看人很准,往往是相处几次或是将过几句话後就基本能琢磨出那人的性格,所以我通常都没多少朋友,看到的都是别人不好的一面,再怎麽合群,也不会和别人交心。
"我叫卫熙,他是周文,是学生会的。"他不介意我的冷淡,仍然很亲切。
"向枫,一年新生。"我也微笑,虽然不喜欢他,但是基本礼貌还是有的,不然太对不起从小教导我的姐姐了。
卫熙还想说什麽,被人大嗓门的盖住了。
"小枫,大消息!好消息!"常青跑了过来,自从知道我和他一样"渴望"女生後就径自把我当成了联盟。
"什麽事?"他该不会喜欢上男生了吧?不然我可不认为有什麽比女生还吸引他。
"女生!有女生耶!"他兴奋的叫道。
"哪里?"我也露出两道绿光,男校里有女生?莫非是老师?
"呃......我想,那肯定不是,你们要失望了。"卫熙犹豫著要不要告诉我们,可是很激动的我们怎麽也听不进他的话。
"看,她在那里!"兴奋一阵後,常青指著走过来的人说。
我回头,看看是什麽样子,虽然不奢望男校里的女老师纯情到哪去,可是女生耶!好象很久看到过的样子。
扯开的嘴角慢慢僵住了,常青指的人的确穿著很女性化的衣服,脸上更是涂了层淡粉,有些妩媚的眼睛乱瞟著,很骚、很风流的女人。可是为什麽,为什麽她的身材那麽高?她的头发那麽短?女人有喉结?紧身的裙子有突出来的那个啥东东?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有著比男人还长的汗毛?
"她"走近了,走近了!对著我们这里抛了个媚眼,好象流著鲜血的嘴唇一嘟。
"你们好。"可以压低的声音仍然有著浓厚的低沈。
"人、人妖啊!"我发誓,这麽没品又粗放的声音绝对不是我发出的,虽然我也想尖叫。
"啊哈哈......"不用回头,我也能猜出是谁。
"你怎麽了?""人妖"看见常青不住发抖,上前就要搀扶,粗大的手刚要碰上。
"!!"可怜的家夥,体验了我昨天的辛酸。
可是一旁的我也没好到哪去,满脸发青,胃酸不断刺激著我,那个惨不忍睹的身影为什麽要靠过来?不,别,别过来。
"啊......"恐怖的叫声,还是不是我的,因为秽物已经不断从我口中出来。
胃里的挤压和酸苦已经渐渐消失,昨天什麽也没吃,今早起的很早也是为了觅食,可是吃的太撑胃有些难受,也是我逛校园的因为。
"人家新到的裙子呀!很贵很漂亮的呀!"人妖不断扯著快被他暴力弄破的丝质裙。
那裙的确很漂亮,面料也看的出很贵,可是问题是它不应该穿在你身上。我毫无罪恶感,平心而论,这个人妖其实还是挺上相的,当然要是除去一身男不男、女不女的打扮,相信他只认为是女人装。可是他胡渣子没刮、喉结又没被东西遮住,裸露在外的皮肤也该把长长的毛弄掉吧!还有就是明明一米八以上的个子就不要穿高跟鞋好不好,没瞧见那可怜的鞋跟快被你粗壮的身子压断了。
"你好厉害。"人妖紧握住我的手,深邃的眼睛竟可怕的闪著泪光?"我怎麽早没想到呢?你是我的救星。"被熊抱是什麽感觉我总算体验到了。
在我快窒息的时候,我终於意识到我把刚才心理想的全说了出来,真是......失策呀!
"谢谢你!你是我的知己,今後,我罩著你!"说完,飞也似的跑了,呆呆望著他快速的背影,不禁好心的替他担心起安全问题,他那麽,不怕摔断脖子吗?
回神才想起还有两个大麻烦呢!
"你是第一个那麽说的人。"不知什麽时候,卫熙和周文收起了各自的假面具。卫熙除却温和笑容竟有著威严气势,使他柔和的面容增添一份强势。而周文本来就是很威武的酷哥,现在更像是绷紧肌肉随时来攻击的黑豹。
我没回答,也没什麽表情,回答与不回答对他们来说没什麽分别。而确实也如此,看了我一会後,像是评估什麽,打了招呼,两人便走了。看著他们的背影,我知道我的生活不平静,让已经习惯於带面具生活的人在别人面前暴露他本来的面目,大概会发生什麽呢?
看著地上躺著仍然昏死的常青,看看他高大的个子还有强健的体魄,算了吧,这麽躺著也好,室外活动,我也不认为自己有力气抗得动他。
继续走我的路,卫熙和周文的反常我没放在心上,我只是平凡的人,想要过的也是平凡的生活,异於常人的还是留给那些适应性强的人吧!

3、
不过两天我就发现学校里不只一个人妖,虽然很少,但是穿著女人装,走路一扭一扭的还是有的,那些大多都是较文静秀气的,而上次那个是异数,他伟大勇气实在令我很佩服,从没见过那麽男性化的人妖啊!
"小枫枫!"来了,"你走的那麽急干吗啦!人家脚痛也不等等。"说著,还扭起了手里的丝绢。
我沈默不语,只是垂头看著那条丝绢,是很淑女的粉红色,上面依稀还可以看到秀著兰花。
"你怎麽了?"大手伸了过来,粗糙的掌心让我涟起阵阵鸡皮疙瘩,"哎哟!人家不过说说的啦!不用觉得愧疚,哦呵呵......"小家子气的用绢子遮住血盆大口,颤抖的身体怎麽看怎麽都像是大熊在发威。
"你、你能不能......"我结巴起来。
"怎麽了?"他很紧张,因为我的脸色不好。
"能不能别笑了。"忍不住叫了起来,好恐怖的笑声,好恶心的姿态。那条手绢其实很漂亮,人妖的眼光不错,可是它原本可以有个疼爱它的主人,而不是将它快扭断的人妖。
"哦!好,好。"他诚惶诚恐,一副小鹿怕怕模样。
我没搭理他,继续走路,他跟在我後面。
不知什麽原因,人妖对我很好,相处不算久,可是我明白他虽然著装、行为举止怪异点,人还是满好的,他告诉过我他的名字,可是左耳进、右耳出,他那麽有"个性","人妖"比他的名字更适合他,干吗还要劳心劳力记名字呢!
我要去的地方是学生会,卫熙、周文是学生会里的人不奇怪,可是为什麽这个人妖也是?而且还是副会长,这副样子能领导全体学生吗?不过,他想来也是有背景的,一路走来竟没人对他的样子有呕吐感就可看出。
"喂!知道叫我来有什麽事吗?"先打探一下也好,起码有个底。
"我叫欧阳晖澜。"人妖为自己的知名权叫嚣。
"好,我知道。"瞧!连名字都那麽NNQ(娘娘腔),惠兰?呕......
"我也不知道。"人妖笑了起来,老实说要不是他一身希奇古怪,他的笑容还真的很迷人,当然,我是指对於女人来说。
我暗自摇头,人好有什麽用,脑子还不是少根劲。
来到学生会,我又要感叹了,这哪是给学生用的呀!明明就是富豪金碧辉煌摆阔气的办公室嘛!
里面端坐的几个让我不得不承认很俊美、各有千秋的男性的确有那个能力坐这里,可是他们的眼神让我很是不舒坦,感觉像只剥了皮的青蛙,躺在餐桌上任人宰割。
"进来吧,别光站在门口。"是卫熙,他是学生会书记。
"呵呵......"周文的笑声总让我想起小时看动画片里黑暗女巫诡异的样子,"不是吧?你怕了?"
什麽话?我怕?我一脚踏进门口,却发现自己著了他的道,现在後悔已是来不及了,我挺起胸膛直视他们。
看出他们眼中的激赏,我很得意,虽然里面每个人的气势都比我强得多,但是我有属於自己的勇气和力量,我不怕他们。
"知道我们让你来做什麽吗?"一个书生气很重的男生问道。
摇摇头,他说的是废话,要知道的话说不定我就不来了。
"欧阳,你没告诉他吗?"说话的人头发很长,染成了酒红色,让原本就有些妖魅的容颜更加媚惑人,说话很刻薄,像是针对人妖,眼中的鄙夷不加掩饰。
他一说我才发现人妖从进门就没说过话,在那个妖邪男子说话後浑身颤抖起来,也许他没我想象中那麽有本事,至少在学生会里他没什麽威信,可是,他不是副会长吗?
没给我想的时间,有个听起来熟悉的声音说出了他们叫我来的目的,看著从容自得的俊颜,他说了什麽我大概有些明白,可是他看起来怎麽那麽眼熟呢?
"呵呵!向同学,你有听到我说的话吗?"没介意我的失神,他反而有些开心。
"你......"好象在哪见过呀!
"我是学生会长。"哦!原来他就是在开学典礼上说了一大堆废话的人呀!当时我很困倦,加上他又说了一大堆的话,前面人群重重,想当然而我自然是打瞌睡咯!
"你不记得了?"看到我有些了然的表情,他很吃惊。
"记得。"昨天才听他说过话呀!"你不就是在大会上讲话的人吗?"
我的话好象引起了他们的惊奇,我没说错话呀!
"你真的不记得了?"学生会长既惊又怒,好象我对不起他似的。
我开始皱眉,觉得一切都很莫名其妙。
"那天,你在剥树皮的。"他也开始焦急。
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是的,他就是那天阻止我的人。
"是你。"
"是我。"他神情开心,原本坚毅的脸透著一丝傻气。
"有什麽事吗?"我紧蹙眉头,这里的人好奇怪呀!怎麽一听到我说话就变的很震惊的样子。
"你、你不觉得......"学生会长很讶异。
觉得什麽?惊讶?荣幸?
"没什麽了。"他转移话题,有些难堪,再次说出叫我来的目的。
我挑眉,觉得好生奇怪,我生无长计,他们竟想叫一个刚进学校的新生进学生会实习,他们怎麽知道我一定有能力呢?
"不要觉得奇怪,我们查过你的资料,以你的成绩,加以时日一定能有翻作为。"他自信笑了,肯定我就会同意吗?
"我可以拒绝吗?"且不说他们的目的是什麽,我对於出风头的事根本没兴趣,只想过平凡的生活。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你别不识好歹。"那个妖魅的学生宣传部长率先讥讽,脸上的神情压根不相信我说的,以为我在欲擒故纵。
"呃......你真的不考虑?"卫熙也惊讶,可以语气婉转,让我心情好受了些。
"是的。"点点头,我承认这个提议很诱人,进入学生会对於以後社会上很有帮助,而如果要是普通大学,我也会答应,但是男校里的就要说抱歉了。
"那......算了吧。"学生会长丁冉眼里闪过意欲不明的光亮,同意了我的回答。
我看向人妖,询问他要不要和我一块走,他眼睛看向丁冉,然後摇摇头,好象丁冉是他的主人似的。
我耸耸肩,一个人走了,以後我的生活不会平静,但是我不想在我能控制它演变时候突发。那个人妖,也许是个身不由己的人。

4、
从学生会办公室里出来,已经开学很多天了,我对於沿路看到一对对搂搂抱抱的同性已经习以为常,那些被搂著的或妖豔或清秀的男生我反而觉得他们真实,至少没有让人作呕的虚伪。但是,我又怀疑他们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吗?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会不会後悔今日的一切?在以後也许富裕也许贫苦的日子里会不会抱怨今日的放纵呢?
对於未来我同样迷茫,姐姐和姐夫对我很好,但是他们是一家人,有他们自己要过的生活,虽然疼爱自己,可是在两人世界中多出一个大孩子怎麽也不舒坦吧。也许这就是姐夫要送我来这里的原因。
鼻梁上的镜片有些模糊,雾气围绕在我眼睛周围,我不近视,可是习惯戴眼镜,从平光镜片里面看世界、看人生看得很透彻,别人隔著镜片猜不到我心中所想,我很好的生活在自己打造的保护膜里,我可以了解别人,但别人也许永远也不会了解我。
打量四周,我不知不觉竟来到学校深处那偏僻的花园中,其实花园很美,不知为什麽来这的人总是很少,中间有个喷泉,不是很大,但是那个挥著魔杖的小天使那麽可爱,那涌出来的仆仆流水是那麽清澈,一切在我看来虽不是顶美,却也真实,可以让我一个人静处。
【纸老虎—Mildness】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