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我是GAY,碍着你什么事了—风语

时间: 2016-07-04 00:37:53 分类: 今日好文

【我是GAY,碍着你什么事了—风语】

文案
林风是个天生的GAY,他爱上了不是GAY的人吴凯,一直追着他的脚步,直到不能继续下去。
周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GAY,但生活让他先接受了男人,也先爱上了男人,他被林风所救,一直在追赶林风的脚步,但真的追上了,却又不敢确信。
爱情到底是什么?是如大江大河一般波涛汹涌,轰轰烈烈,还是如小溪流水一般细水长流,温馨平和,恐怕见仁见智,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都是爱情。
林风是个敢于站在阳光下的GAY,现实中大多数的同性恋者并不敢如此,这是大环境使然,也许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改变的现状,但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不再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他们,让他们早日可以不再隐藏自己的性向,活得自由快乐

第一章
"你真的要辞职?"林风刚从手术室出来就被吴凯拽进了休息室。
半夜的休息室空无一人,林风感到十分疲惫,连着做了二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才将一个脾脏破裂,大出血的病人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这时一松懈下来,站都站不住了,本想找个地方睡一下,没想到还要面对吴凯,早就请求院长千万不要将自己辞职的事说出去,就是怕吴凯的追问,院长也答应的好好的,没想到还是让他知道了。

林风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是院长告诉你的?"虽是疑问,也可以说是肯定了,就算不是亲口说的,起码也是他露出的消息。
"你先别管这个,你先回答我。"吴凯急着从林风的嘴里听到回答。
"真是不守信用。"林风苦笑了一下,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只好继续转移着话题。
"院长也是不想失去你这样的人才。"
"既然院长都告诉你了,你还问我干什么?"
"我要听你亲口说。"
"好吧,是真的。我下周就走。"
"为什么?"
林风也知道这才是吴凯真正想问的问题,辞职信里说自己想回父母身边去,这个理由并不充分,要回去早就回去了,不会等到现在,院长都不信,何况是和他关系最好的吴凯,但院长没有理由强留自己或是追问理由,因为自己的和约已经到期了,自己执意要走,院长也没有办法,于是只好求助于自己这个好朋友了。但自己的理由又是偏偏不好跟吴凯说的,真是头疼。

"你别问了,我走的那天会告诉你的,不差这几天吧。"反正本来就是想走之前把原因告诉他的,也没差,只是现在无论如何不能说。
"现在不能说?"
"不能,我很累了。"
吴凯也知道这个小学弟坚持的事情是没有丝毫希望回转的,再看他一脸的疲惫,也不忍心再追问下去,只是说:"你可记住了,到时不许偷偷的溜走啊。"
"我哪次说话不算过?"林风笑了,这个吴凯,虽说比他大了五岁,人人都说他老成,却也有这么像小孩子的时候,这是不是自己的专利呢?
吴凯这几天过的很不好,林风要走的理由他是百思不得其解,辞职信上那个根本不可能是真的,林风的父母很开明,根本没有让他回去过,而且两人身体都不错,不会这时让林风回去。那是为了什么呢?这家医院是全国都数一数二的好医院,要进来是很不容易的,再说他和林风都是靠自己的本事进来的,这其中的艰难更是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清楚,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吴凯怎么也想不通林风会放弃这个工作。再说,他和林风都已经是主任医师了,林风还是最年轻的主任医师,自己现在是外科的副主任,院长说过两年主任退休了,自己就是主任,林风就是副主任,正是两人大展拳脚的时候,所以林风走肯定不会是为了更好的发展或是待遇,那还能为了什么呢?难道是为了医院里有人收受药品回扣的事,但这种事现在是潜规则,到那里都会有的,如果林风真是为了这个原因,就太傻了,这里已经算是好的了,只要自己不收不就完了,想来想去,这个几乎是唯一可能的理由了,吴凯决定如果真是为了这个,一定要劝林风留下。

林风这些天反而过的很平静,照常的查房,但手术已经不接了,所以空闲有些多,正好前些日子动手术的那个病人情况严重,所以就格外的关注些。
这个叫陆远的人好像是个黑帮老大,林风听来看他的人都叫他豹哥,这人的身体让林风佩服,那么重的伤,第二天就醒来了,醒来看到他的第一句话是:"你给我动的手术?"给了肯定的答复后他就坚持只许林风接近他,打针送药都要林风做。医院是不敢得罪这些人的,只好找林风商量,林风倒也不是怕他,只是觉得反正闲着,就答应了。其实林风是有些可怜他的,一个人疑心太重了,只能让自己活的很累,但走了那条路也是没办法的事。

豹哥觉得林风很有趣,竟然既不怕他,也不鄙视他,只是平和的对待他,一如对待普通人一样,这样的人豹哥已经许久没有遇到过了。
住了五天以后豹哥坚持要出院,那样的人坚持起来是谁也拉不住的,豹哥的小弟没办法,把林风拉了来,林风一进门就看到豹哥已经站到了地上,虽然脸色苍白,但却站的笔直。
"你的伤口没有拆线,再等两天不好吗?"林风只是陈述事实,并没打算开口留他,毕竟生命是他自己的,没人能逼着他爱护。
"你到我那去给我拆线。"豹哥也直接用了陈述的语气,好似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一样。
林风有些讶异,本来以为他们那里有人可以处理这些豹哥才坚持要走,电影里不都这么演的吗?"你们那儿没有大夫?"
"本来是有的,但老罗前一阵子回家享福去了,一直没有信得过的人来。"一个叫四眼的小弟抢着答道,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好像生怕林风不去似的。
林风觉得有些好笑,又想反正自己后天就要走了,也没别的事,索性就答应了。
离开的一天来的很快,这一天,阳光一样的明媚,一切都没有丝毫异常,只有三个人知道今天是林风留下的最后一天。
院长虽然喜欢这个人才,但人各有志,也不能强求,再说,地方好,是不求没有能人来的,所以尽了自己挽留的责任后也就随他了;林风是打定了主意要走的,也没什么,只想平静的过完这一天;反而还是吴凯最坐立不安,今天他会知道林风要走的真正原因,能不能留住他就看今天了,他是真的不想让这个朋友离开的。

林风直到六点多以后,夜班的交接完成后才开始收拾东西,今天的夜班是护士长和一个不大多话的小护士,这也是林风选择今天晚上离开的原因,他可不想被一帮护士围住盘问离开的原因,医生一直都是护士最好的结婚对象,平常林风没少被护士们热情的眼神吓到,所以悄悄的离开是最好的。林风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和护士长道了别,转身离开了工作三年的医院。

吴凯从林风收拾东西的时候就跟在一边,也不多话,只是静静的陪着,反正今天能知道答案了,也不差这一会儿了。
对坐在酒吧里,两人一人拿着一瓶啤酒,都没有说话,林风是还没有想好要说什么,吴凯是在等,他实际是个很有耐性的人,反正林风会说,就不必催了。
林风清了一下嗓子,抬起头,直视着吴凯的眼睛,终于开了口。
"其实我是个GAY,我一直喜欢你。"林风很想低下头,躲避这种尴尬的场面,但他的自尊不允许,他要看,看清吴凯的反应。
"什么?"吴凯大叫出声,惹得边上的客人都看了过来。

第二章
吴凯的眼中从震惊到鄙视厌恶,变化的十分迅速,但看到其他桌客人的注目,他开口的声音却小了许多。
"你怎么这么变态,枉我一直当你是好兄弟。"说的话故意压低了声音,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是GAY,可是我碍着你什么事了,你凭什么说我变态?要是你觉得我喜欢你叫你恶心的话,对不起了。再见!"林风脸涨的通红,说完这几句,转身离去。
吴凯愣住了,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烦闷的只想喝醉自己了事,但在制造了十多个空瓶子,肚子也实在装不下了以后,吴凯放弃了把自己灌醉的打算,决定还是回家睡一觉,说不定明天起来发觉一切只是个梦,林风并没有辞职,也根本没有刚才的告白呢。

吴凯这一夜睡的极不踏实,眼前始终晃动这林风受伤的表情,那副泫然余泣的样子,让吴凯的心莫名的疼。
林风是一夜没睡,多年的暗恋就这样结束,让他的心空空的。但当第一缕阳光照入他的屋子的时候,他还是强迫自己站了起来,不管怎么样,生活还要继续不是吗。打开窗,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早晨的清新空气,换上跑鞋,照例以晨跑开始一天的生活。

这是全市有名的花街,现在是白天,这里倒和别处看不出太大的区别,要是非要说出什么不同,就是这里似乎比其他的地方要安静些。
林风来到一家名为暗月的酒吧门前,推门走了进去。白天的酒吧安静异常,阳光好似与这里无缘,酒吧里昏暗的几乎看不清。
林风适应了一会儿才看清这里的样子,陈设与一般的酒吧没有太大的不同,屋里只有几个人在吧台边说话,这时也看到了林风,一个壮硕的男人走了过来。
"还没开门呢,晚点再来吧。"
"我是了来找豹哥的。"
"找我们老大,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医生,来看看他的伤。我和他约好了的。"
"是吗?那你等会儿。"大个子转身向楼上走去。
一会儿,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四眼出现在林风面前。
"林医生,你来了。大个儿,你们傻啊,也不让林医生坐,回头看豹哥收拾你们。"转头又是一幅笑脸对着林风,"弟兄们是粗人,没礼貌,林医生可别见怪。"
"不会"林风还真是有些不习惯这种场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就好,我们上楼吧,豹哥等你很久了,请。"
豹哥的脸色恢复了一些,但还是泛着病态的苍白,林风检查了下伤口,恢复的很不错,已经可以拆线了。
拆线也是很疼的,但这些在豹哥眼里恐怕根本不叫疼,林风看他若无其事的样子很是欣赏。
"听说你辞职了?"
虽然是问话,但林风听不出一点疑问的意思,明显是知道了。但听说,豹哥离开医院的时候根本没几个人知道他辞职,所以根本不可能是听说的。这人真不是一般的多疑。林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反问:

"你派人调查我?"也是没有疑问色彩的问句,倒带些质问的意思。
"我可是把命交到你的手里了,当然要调查一下。"
理所当然的口气让林风叹了口气,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事,随他去吧。
"你有没有兴趣到花街来开诊所?"
林风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豹哥的意思,"什么?"
"我知道花街的医生名声好像不大好,你这样的人是委屈了,但这里确实需要一个大夫,我信得过你才跟你说,你想想,给我个答复。"
花街大夫,名声是不大好听,但林风一直在意的就不是这些,当医生是为了救死扶伤的,但三年大医院的经历,让他明白现实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理想化,救死扶伤的责任在某些利益面前不得不放到后面,这种现象不是自己一个人可以转变的。本来,林风都有打算要到非洲去了,但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而在花街这种特殊的环境下当医生,也许真的能凭着自己的意愿救死扶伤,需要自己的地方就是自己应该在的地方,林风一直这么认为,这样看来,花街医生也不是难以接受的角色了。

"如果我干不习惯,可以离开吗?"丑话还是要说的,要不到时不能凭自己的想法办事,又不能离开可糟了。
"当然可以,而且我保证你的安全。"
"那好吧,我干了。"
"好,我就喜欢爽快人。"豹哥笑的爽朗,脸上刚毅的线条柔和了不少。林风这才发现他还真是个耐看的人。
"既然决定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不点儿,刚从护校毕业的,以后就是你的护士了。"
林风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刚才一直在旁边给他打下手的青年,白净的脸,瘦瘦的,也就一米七多一点儿的个头,整体给人很干净的感觉,但那双眼睛却透着倔强和悲伤,也许还有寂寞。那双眼睛好像在哪儿见过的。

"我是林风,你是......"林风伸出手。
"我是周宇,你也可以叫我小不点儿。"周宇局促的轻轻握了一下林风的手。
"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X医大的附属护专。"
"是吗,那我们还是校友呢,以后请多关照了。"
"是林医生要多关照我,我什么也不会的。"周宇的脸都红了,更加局促不安了。
"好了,别在我这儿聊天了,让小不点带你到你的地盘看看,找个时间搬来吧。"
"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不舒服给我打电话。"
"豹哥,我走了。"周宇恭顺的说。
"林风,听说你是跆拳道黑带,有机会过两招?"
林风回头看了他一眼,"好。"
这个诊所位于街的中部,一栋独立的二层小楼,并不是专门盖来做诊所的,就是普通的住宅式样,楼下一个厅,有三间屋子,厨房、卫生间,楼上有三间屋子和一个卫生间,作个私人诊所是足够了。现在下面的三间一间做了诊室,一间做了处置室,还有一间做了储藏室,楼上的一间最小的周宇住了,还有一间最大的和一间稍小些的,周宇说如果林风不习惯和人那么近,他可以睡在楼下,林风没让,屋子干吗闲着不让人住啊,林风可没那么多毛病。

林风就是觉得周宇的眼睛很熟悉,总觉得见过似的,但忙乱的也就忘记了。
虽说是租的房子,自己的东西不太多,但林风也足足整理了一天,才收拾完。坐在打好的书堆上,林风环视着这个住了三年的地方,心里说不出的怅然。明天,自己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开始一种也许是从没想过的生活,未知的事让有些人恐慌,却只能带给林风期待的感觉。

正发着呆,敲门声却响了起来,林风有些纳闷,这时会是谁呢?
开开门,一张最没想到的脸却出现在林风眼前。
想到他之前的伤人话语,林风马上戒备了起来,像一只刺猬一样随时准备备战。

第三章
"你来作什么?"林风的声音冷硬。
"怎么,不请我进去吗?"吴凯没有回答林风的问话,如往常一样温和的说,让林风有一瞬间的错觉,好似两人之间什么也没发生过,他没有告白,吴凯也没有骂他,就这一瞬间的失神,他已经错开了身体,等他回神,吴凯已经进来了。
林风无奈的回手关上了门。"不好意思,我这里太乱了,你随便坐吧。"林风不知道吴凯的来意,也不好说别的,屋里乱糟糟的,还好沙发是房东的东西,还在原来的地方,要不可真的是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吴凯应声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半天没有说话。
林风也没有开口,本来可以问他要不要喝点什么的,但明天要走,今天家里已经是弹尽粮绝的地步,什么都没有,这些虚伪的客套也就可以免了。
在林风已经等的有些焦躁不安的时候,吴凯终于开了金口。
"我是为那天的事来道歉的,我说话太过了,对不起。"
声音不大,但听到林风的耳中却很响亮,林风的刺一下就缩了回去,他其实从没奢望过吴凯会接受他,他只是想告诉吴凯他的心意而已,但被喜欢的人骂变态还是很难过的,这时听到道歉,心里好受多了。声音也轻快了起来。"算了,我都忘了。"

"那条路不好走,你就没想法治一治?"吴凯的声音诚恳,却让林风的刺又都炸了起来。
"治?你也是医生,应该知道这不是病态,怎么治?再说,我为什么要治,我就是GAY,碍着别人什么事了?我不就是说了喜欢你吗,又没强逼着你跟我一起,你凭什么要我改?要是你觉得被个男人喜欢恶心,那我跟你道歉,对不起了。"一大串下来,林风都有些气喘了,最后的几个字更是说的咬牙切齿的。
"你看你,我没觉得恶心,真的,我也就是觉得那条路不好走,如果有机会,不希望你走上去。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吴凯有些急,他是真的把林风当朋友的,不想他受伤害,真的不想。
"那就别劝我。"林风还是没好气,狠狠的说。
"好,不劝,不劝。我虽然不能接受你,可是我希望我们还是朋友,可以吗?"
"朋友?只要你不觉得我恶心,当然可以。"林风觉得自己没那么小气,就算不作情人,朋友也不错啊,至少比反目成仇好。
"既然我们还是朋友,你能不能听我一句,回医院吧,当初进的那么不容易,不要就这么离开好吗?"
"对不起,我不会回去了,我找到新工作了。"医院是不会回了,虽然林风同意可以做朋友,但林风没有信心可以看着吴凯恋爱而无动于衷,至少现在不能。吴凯现在跟一个护士打的火热,林风知道他这次是动了真心的,他就是为了这个才离开,现在怎么可能回去。
"新工作,什么工作?"
"开诊所。"
"在哪里开?"
"花街。"林风说出这两个字异常的平静,没想到吴凯一下就炸了。
"花街,你脑袋进水了?你一个大医院的医生不作去花街开诊所?你有病啊?"
"花街怎么了,那里的人就不是人啊?当医生是为了救死扶伤,在那儿当不都一样。"
看着林风坚定的眼神,吴凯知道自己没有劝服他的希望了,但还是不死心的问:"你父母知道吗?他们就由着你胡闹?"
"你也知道我父母从来不左右我的,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他们我的决定了。"
"你收拾东西,是要搬去哪里?"吴凯见劝说无望,无奈的转移了话题。
"我要搬去花街,那个诊所挺大的,可以住人。"
"喔,那以后怎么找你?"
林风找了张纸,写了几个字,"这是地址,还有,我的手机不会换的,打电话给我也行。"
"那好吧。我请你吃晚饭吧,算是给你饯行。"
"好吧。"

林风搬进了他的新家,又是一阵的忙乱,等收拾完一看表,已经是晚饭时分了。开门就闻到一阵饭香,然后就听到周宇的声音:"林医生,你收拾好了吗?可以吃饭了。"
林风一转头,就看见周宇腰上还系着围裙,站在厨房门口,手里还端着一盘菜。"好,我马上来。"
林风赶紧下楼,有些不好意思。"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不用了,都好了。"
"那饭后我洗碗好了。"
"不用了,我可以的,这些琐事就交给我吧。"
"那怎么好意思。"
"先吃饭吧,吃完再说。"
"好。"
林风本就还是觉得周宇的眼睛很熟悉,这下面对面的吃饭,不时的抬头看见,这种感觉更是强烈。
"周宇,我们是不是见过?"
没想到一句话让周宇瞬间白了脸。林风看着周宇惨白的脸,知道一定有事,而且不是好事,不免有些后悔问出口了,"算了,你不愿意提就算了,吃饭吧。"林风掩饰性的去夹菜,边往嘴里送边说:"你做的东西真好吃。"
周宇捧着碗的手微微颤抖,好半天才说出话来,"我们是见过,你六年前救过我。"说完就放下碗,转身回了屋,剩林风一个人回想。
六年前,那是林风硕士毕业,要出国的日子,救人,林风马上就想起来了,那是他是救了一个人,那个男孩子的眼神和周宇的重合在了一起,果然是同一个人,原来世界这么小,竟然是他。

第四章
那一年林风十九岁,刚从当地一所著名医科大学的硕士毕业,正准备出国,去追逐他一直追逐的那个脚步。
那天林风约了几个同学一起吃饭,庆祝毕业,同时也是告别,少年得志,意气风发,酒就喝的有些多了,吃完饭,林风拒绝了朋友送他的好意,坚持自己可以回家,就骑上自行车摇摇晃晃的走了,没想到快到家了却从一条小路上出来一个人,走路也是摇摇晃晃的样子,林风躲闪不及,一下就撞到那人身上。
林风吓出了一身冷汗,酒醒了大半,自己的车骑的不慢,这一下不知撞的怎么样了,反正那人摔倒就没爬起来。林风赶紧把车扔到一边,蹲下身查看,那是一个少年,躺倒在地上,满身的灰尘,大大的眼睛却好像失去了焦距一样,直愣愣的。
"喂,喂,你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好吗?"
那人并没出声,林风有些着急,这么晚了,这附近的公用电话亭都关了门,叫救护车是不可能了,看来只有抱他去大路上打车去医院了。林风用手轻轻的捏那少年的胳膊,腿,和肋骨处,边捏边问:"这疼吗?这呢?"
那少年还是一声都不出,但林风看他的表情没有因为他的碰触而变得更痛苦,心里暗自高兴,看来是没有伤到骨头,这样就可以放心的移动了。
林风轻轻的扶起他,把少年抱在怀里,"别睡啊,我送你去医院,到医院就好了。"
【我是GAY,碍着你什么事了—风语】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