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别以为我好欺负—千堆雪

时间: 2016-07-04 00:15:44 分类: 今日好文

【别以为我好欺负—千堆雪】

下午的茶室里人不是很多,三三两两的零散着坐着几对喝咖啡的客人。或是一对恋人相对轻轻说着话,或是几个老朋友大谈最近个人的变化。
朱里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女友也是同事罗丽拚命翻动着那双丰满的唇。刚才她说了什么,分手,为什么?我哪里做错了吗?要说分手也应该是英俊潇洒举世无双的我来说啊!KAO,被她抢先了!
罗丽看着张着嘴兀自发傻的朱里,不禁又呵呵地笑起来:"你瞧你那傻样,当初和你交往时就是看中你那张可爱的脸,哪想到白张那张脸了,性格脾气却一点不可爱!老是呆呆地,问你什么你都不知道,怕是哪天被我卖了你都在帮我数钱喏!哦呵呵--"
罗丽用手唔着嘴抑着头用漫画里才有的夸张式三段式笑法,一双D式丰胸随着不停地抖动,蜂腰在微颤着,在朱里眼里看来就快支撑不住那双巨乳了。
切,可爱,有这么说男人的吗?当初还不是你在追我,以为我多喜欢你那,还不是看中了少有的D罩杯!我还没机会摸上呢,就要分手了,可惜啊!
朱里心里腹诽着,脸上却还是傻呆呆地样,令罗丽看了更加笑地不亦乐呼。
"我说你既然张成罗丽控的脸,可别糟蹋了,找个大帅哥好好疼疼你吧!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个,也好让我现场观察一下男男之爱啊!"某人显然陷入了超级幻想中,不可自拨地说着,还把两手做出少女状叠在了脑袋一侧。
"噗"的一声,隔了两桌传来喷茶声,朱里转过脸去看了一下,是个很高的年轻男人把水喷到对桌的女孩身上了。
恶,你一个快三十的老女人装什么嫩那。朱里恶心着:"这个,我能问一下吗?"
罗丽摆正了一下快要软下去腰:"嗯,你问吧。"
"这个,呃,这个,什么叫罗丽控啊?是你想控制什么吗?"
罗丽立马做出一个晕过去的动作,对着一本正经发问的好奇宝宝挥着小手道:"我就说吧,CJ的小弟弟,你到网上去找某某书看吧,看了就知道了。哦呵呵--罪过啊,罪过,难道说我要把一位CJ的小弟弟亲手拉入耽美的不归路吗?我要不行了,我先闪了。"
罗丽一边暖暖自语一边站起身,脚踩着十寸高跟鞋一扭一拐地走出了茶室。
朱里看着走得没人影地罗丽,忙收起傻样,把桌上没喝完的咖啡猛灌下去,再把未吃完的小零令全往嘴里塞:"真是的,一个在那儿自说自话,害我这么多好吃得没法吃!浪费是可耻的你知道不!天哪,什么是罗丽控,什么是CJ,还有那个叫丹美的,是一片丹心照罗丽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分手就分手呗,讲什么怪话听都听不懂,KAO--"
又听"噗"的一声,朱里转脸看到隔了两桌的那个高个子男人又喷茶了,还好对面的女孩不在了,要还这个喷水壶还不把个娇美如花的女孩从头到脚浇个湿透啊。朱里最看不得让女孩子受委屈了,不禁怒瞪了高个男人一眼。哪想那男人刚巧转过头来正好和他眼对眼,哇,好帅的家伙啊!朱里心里感叹着。皮肤那个白啊,眼睛那个大啊,嘴唇那个红啊!不对啊,我对着个男人感叹个什么劲呢,他又不是波霸女。真是的,别忘了自己刚被女友给甩了,应该很受伤哪。自己个英俊潇洒魁梧高大(身高一米七二体重五十五公斤算魁梧高大么?)人见人爱滴大帅哥,(咦,刚不是被罗丽说过是个白长了张可爱脸蛋的大傻样么?)呸,是谁啊要你管!咳咳咳,喝口咖啡继续--还怕找不到下一个波霸女吗,哼!

已是天色微暗的傍晚,朱里一个人郁闷地走在回家的小巷里。大好一个星期天就这么扫兴,真是的,早知道罗丽那个波霸女要提分手,打死他也要先下手为强。呃,先摸一下D罩杯啊,交往两个月了,为了不露出自己的本性都没敢下手。
朱里觉得那个吃亏啊,气又不打一处来,打远瞧见有一易拉罐,三步并做两步地抢上前做个大脚开出,踢你到十万里外的球门里。咦,咋往后飞出去了捏?
朱里看着本应该成拋物线状往前飞奔的易拉罐却倒着越过他的头往后飞去了,就听"碰"、"啊呀"两声巨响,要死了中标了!朱里想。
身后被朱里踢出的易拉罐正中额头的一个年轻男人捂着脑袋痛苦地蹲了下去,朱里想都没想忙撒丫子以超音速之势跑人了。就听身后那男人大叫"你给我回来,踢伤人了你还想跑啊!"
不跑我还等着给你揍啊,我又不是笨蛋。听着追来的声音越来越小,朱里边跑边得意地笑:小样,你还想追我不成,也不看看我这身手,论短跑打小就没人跑得过我呵。
"宝宝回来啦!"朱里一进家门,老妈就欢喜地迎上来。
"老妈,别叫我宝宝啦,我都二十五岁的人了,你老这样我会找不到女朋友的。"朱里苦着脸,任老妈一双手在他脸上为非作歹,掐来摸去,敢怒不敢言。
"瞧瞧我这儿子长得,模样多好啊,洋娃娃都没你可爱。皮肤这么细嫩,我都不敢使劲摸,还怕给宝宝留下伤痕啊"老妈可是太喜欢自己生出来的孩子了,"只可惜长这么可爱不是女孩。"
"就是,我是男人,别老是可爱啊,宝宝啊放在嘴上。你快放开我,我要叫老爸啦!"朱里叫着。
老妈一听忙放开手,任儿子溜进了他的房间。嘿嘿,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妈就怕老爸来说她把儿子当女儿来养。
隔天上班后,朱里就听见一帮同事在谈论说要来一个新上司。朱里本来想找隔壁办公室的罗丽去问问昨天的问题,顺便想把吃得亏补回来点。听见他们在说要来新上司,忍不住凑上去问:"真的吗,那马经理呢,提升了吗?"
"不是,说是犯了什么事被砍了" 女同事之一小美道,还一只手做着砍脖子的动作。
朱里忙缩了下脖子:"怎么没听到一点风声啊,说砍就砍了?"
"你不是忙着和罗丽谈恋爱么,公司里的这些事哪入得了你的耳啊!呵呵--"
朱里脸一红,忙转身回到自己坐位上去了。
"别不好意思啊,小朱朱,你一脸红姐姐们可更想疼爱你哪,哇哈哈!"女同事们万众一心对着朱里笑着。
切,又来了,每天都是这样,长成娃娃脸又不是我愿意的。等着瞧,别让我找到什么把柄,否则,嘿嘿......朱里一个人心里在奸笑着,表面上依旧是童叟无欺可爱样。

这时公司老总带着一个高个年轻人走了进来,对大家说道:"这位是今天上任的经理白明,马经理因为个人原因辞职了,以后你们都归白经理管理。小白啊,这几个员工直接是你的属下,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白明嗯了一声开始自我介绍起来。
打从他一进门,一帮女同事们开始窃窃私语,底下抽气声此起彼伏,一个个双眼大冒心心。这白明身高约一米八二,不胖不瘦,脸上五官跟希腊雕像般立体,往那一站明星都没他帅。只是白明的额头上怎么贴了张创口贴,还好就算再贴几张也一丝一毫都无损于他俊美的形象。
朱里仔细看着这个新来的经理,心里也在感叹,这男人长成他这样算是太成功了。连身为男人的自己也禁不住要夸他长得好看,标致。
可是这个人有点脸熟哦。朱里纳闷地想着在哪见过他,眼睛瞟到他的额头上的创口贴,忽然"啊"地一声惊呼,忙又一手捂住嘴。来不及了,办公室所有人都往他这儿看了,也包括那个白明。
白明看了眼朱里,好似没听见他的惊呼声继续他的自我介绍。但朱里怎么觉得白明的嘴角露出些不亦察觉得奸笑呢,绝对是奸笑。朱里感到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忍不住低下头在底下对手指,咋办捏,好死不死昨被自己踢中的人成了他的顶头上司。可以预见,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果然一整天朱里的背脊梁骨一直觉得阵阵发凉,转头看看坐经理办公室的白明好端端的在看文件。是不是自己敏感过头了。朱里不死心地又转头偷看了眼白明。忽然见白明左手一伸,朝他勾勾手指。吓得朱里心惊肉跳,花容失色。妖怪啊,他都没抬头怎么知道我在看他!
没辙,朱里自投罗网地跑进去,怕死的把门大大的敞开着,到时要被打的话好逃一点。
朱里站在白明的桌前,低头等着白经理发话。白明仍旧仔细看着手里的文件,好一会没出声,好似刚才没用手指勾他进来一样。
被干晾着的朱里急得脸上汗要出来了,两脚快要发抖时,白明才抬头看了他一眼道:"这个文件是你起草的吗?"
朱里忙撇了眼他手上的文件,点头道:"是的,白经理。"
白明把文件放下,一只手点着桌面道:"你这是写给谁看哪,一点重点都没有。拿回去重写,今天要交上来。"
要死了,果然出招了。当初这个文件可花了他五天时间,现在让他重来,离下班时间还不到三小时,这不明摆着让他加班么。
朱里垂头丧气地走回自己位子上,把下巴支在桌面的文件上,两眼搭拉下来,不停地重重叹着气。周围的女同事们忍不住上前问道:"怎么了,可爱的小朱朱,新来的经理欺负你了?"
朱里装着可怜道:"可不是吗,姐姐们,我咋办那。白经理要我把这文件重做今天要交出来,我怕是熬夜赶到明天也做不出来啊!"
女同事们马上同情的不得了,有人说:"要做什么啊,我看看能不能帮帮你?"
马上又有人附和道:"对呀,别怕!小朱朱,有姐姐们在,这么多人肯定能帮得上忙。"
朱里这回装出一副感激状道:"这个,多不好意思。本来是我份内的事,还要姐姐们帮忙。你们的工作也挺多的......这个,刘姐姐帮我查一下资料好吗?张姐姐帮我打一下这段文字好吗......"
众女同事连忙应着,朱里又道:"姐姐们,要是今天赶早完成了,下班后我请你们吃一顿。"
一女同事笑道:"小朱朱,知道你嘴甜,请我们吃一顿没关系,但你不怕罗丽来抢你走人?"
朱里忙又低垂下了长长的眼睫毛,又眨巴眨巴眼睛让眼睛里起了层雾气道:"昨天我们分手,她不要我了。唉......"
"哦?你和罗丽分手了?!"一帮女同事笑开怀,好啊,小宝宝又回到人民群众的怀抱里了,"别伤心了,有这么多漂亮的媚媚喜欢你呢,等着哈!"
朱里看着众女同事脸上强忍住乐开花又装着要安慰他而做出种种沉痛的样子,个个帮他分担了事情去做了。他嘘了口气,哼,想整我,小爷我幸亏脸长得好,大有人帮忙那!他转头对着里面办公室的白明飘过去一个得意的眼神,正巧白明抬头看着他,一脸有所思状。朱里躲闪不急,给他瞧了个正着。
这段情景好似也有过哦,朱里忙心虚地转回头放端正面部表情想到。挠挠头,在哪发生过呢?怎么也想不起来,给点提示呵(去,谁给你提示!你个无厘头!)。
由于众姐妹鼎立相助,堪堪做到下班过后十分钟,大功告成。白明仔细看过后,没有说什么,只道:"辛苦了,下班吧!"
耶!朱里忍不住心里比了个V字,刚要欢天喜地地跑出去,只听白经理又道:"今天我第一天上班,你去和他们说我请大家吃晚饭。"
咦,太好了,有人请吃饭这可是大好事。朱里忙去和同事们说了。一众人等十来个人浩浩荡荡往白明说得餐厅出发。

朱里这个得意啊,被女同事们众星拱月围在中间,想吃啥米好菜,手都勿用伸,眼睛往哪一瞥,自是有某姐姐妹妹夹到面前。呵呵,看来和罗丽分手的消息很是刺激了一大帮媚媚们。以后还是不要交一个女朋友了,多吃亏啊,要交一大帮女朋友。看看现在这日子过得,要啥有啥,吃饭嘛香,身体倍捧,蓝天六必治!(切,你在帮谁做广告那,收人家钱了么!)去,你谁啊要你管!朱里我想啥就是啥!吃菜,吃菜!嗯,太好吃了!
白明坐在朱里的对面,不时地观察着他。今天看过他的资料,知道他快二十五岁了。可是那人明明长得像高中生混迹江湖的样子,被女同事们照顾地那叫个滋润,两颊被各式菜塞得鼓鼓的,还在不停往嘴里塞着。女同事个个喜滋滋地帮着夹菜不说,甚至还有几位手上随时拿着餐巾纸好帮他擦着嘴上冒出的油。有男同事想要敬朱里酒,又会有女同事上去帮着挡下或是换上果汁。白明看得心里直摇头,恐怕是在座的除了他没有人会看到这家伙的另一面。昨天发生的事记忆犹新,好端端地走在路在被人用易拉罐踢破了额头,那现行犯居然给脚底抹油溜之乎也。而如今还大刺刺地坐在这儿大吃特吃,一点没有道歉悔改的样子。现在回想都觉得额头还有阵阵疼痛。在加上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哼,打死他都不会相信这个人是现在的乖宝宝样!
其实也有很多女同事和男同事忙着向白明献殷勤,只是他眼睛里只有朱里一个人,对于有人为他夹菜敬酒,他是毫无知觉地往嘴里塞往嗓子里灌。这时到底被敬了几杯啤酒几杯白酒,本人已是毫无数目,却是吓得底下一帮同事个个胆战心惊。怎么这个新来的上司喝酒是个无底洞么,都被灌了五瓶啤酒,三瓶红酒外加一瓶半白酒,且看他面不改色气不喘,兀自来者不拒,全干了。喝得那叫个爽快啊!换成是原来的马经理,喝上三杯啤酒就已是满嘴糊话东倒西歪尽往女同事身上蹭了。
服了!完全服了!男同事们嘴已经惊讶地合不拢了。女同事们小心肝那个"噗噗"跳啊,要死了,偶像啊,偶像!
没多久朱里感觉到了不对劲,总算发觉了众位同事对这位新来的上司均摆出副景仰膜拜状,朱里恨不得往他们嘴里各扔进个鸡蛋。KAO,不就是会喝几杯酒么,我一个举世无双英俊神武的大男人也能喝。他喝了几杯,我也能喝几杯!
于是众位同事就见着他们心中的乖宝宝开始一杯一杯不,是一瓶一瓶往嘴里灌酒。大家各自看看左右,没人在敬他喝酒啊,怎么就开始喝上了呢。还是那种不要命的喝法,受刺激了吗?哦对了,不是说昨天刚和罗丽分手么,对了没错!借酒浇愁啊愁更愁!肯定是这样了!
同事们忙又换上了然的面孔,心酸的看着朱里一个人在一瓶瓶灌酒,从啤酒到红酒,从红酒到白酒......有些女同事眼里已隐隐冒出点泪花。呃,这个,乖宝宝会喝酒么?那是白酒,不是白开水,这么喝法当然要呛着啦!
朱里很勇武地开始向白酒发出攻击,可是很快就被呛得大大地咳嗽起来,眼泪鼻涕全往下流,咳嗽得背都直不起来,原本雪白的皮肤胀得通红通红。就在快要咳嗽得支撑不住直往地底下滑时,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撑了起来。

早上,英勇神武的朱里去上班了。顶着微风稍刮就会疼得似被撕裂的头,再加上一双深凹红肿的眼睛(本来是小鹿般又大又可爱的双眼,但现在请不要于和醉鬼刚睡醒的眼睛划等号),走路歪斜似螃蟹,就差要倒着走了。
反观同办公室的众同事们,则神轻气爽,精神百倍地互相打着招呼。
"大家早!"白明一身名牌西装,举手投足似明星风范般的粉墨登场,引起众女同事们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此时英勇神武的朱里小乖乖完全把他可爱的脑袋缩到了自己的桌上,两手垂在身侧,坐在椅子上哀声叹气。心里那个郁闷啊,只有他酒醉不醒,难受的直想吐,真是毁了自己英俊潇洒的一贯大帅哥形象,白白让那个穿得像个牛郎的大騒包白明给捡了便宜。哼!算你狠!小爷我下次不拼酒了,咱们改拼别的你不是小爷我对手!(拜托,谁和你拼酒了?人家那是长得像明星,不是牛郎,切!你那什么眼神!)去!你谁啊要你管!小爷我高兴!
朱里两手伸出拼命挥舞着,嘴里咕哝着。
这时罗丽穿着一件桃红色紧身束腰无袖偏低领连衣裙,脚踩十寸高跟鞋,在公司走廊所有男同事注目礼及女同事嫉妒眼神下,用罗丽式一扭一拐的走法来到了办公室门口,朝里晃了一下脸,喊了声:"朱里,出来一下!"
朱里忙竖了起来,呵呵,找上门来了。朱里答应了声摇摇晃晃地用酒醉者的步伐走向门口,待快要到门口时忽然脚下拌蒜一个不稳人朝前扑过去,好巧不巧倒在了罗丽的怀里,脸埋在了她胸前丰伟的D罩杯里。罗丽被他一扑忙双手本能的接住了他,朱里挣扎着要站起来,无奈脚下无力,使脸在D罩杯里多蹭了几下。
就在他还在挣扎之时,忽然脖子一紧,衣服后领被人拎了起来。有人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咱们这儿地板这么平滑光洁,怎么有人还会跌倒啊?"
恶魔!绝对是恶魔!朱里后领被拎得紧紧的,脱不开,非常愤怒的他只能僵硬的转过脖子怒瞪着白明。刹那间四目相对火花四溅,白明心说就你那点技量,瞒不过我的火眼睛睛!朱里心说我堂堂一个行得正站得直的大男人要你管!锵锵锵,敲起一阵锣鼓,魔鬼斗正式开场。
"唔哇,好一个大帅哥!"罗丽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地惊呼,两手握拳摆在嘴边用力眨巴着涂满五色眼影的小眼睛做可爱少女状,直盯着白明看,两眼心心直冒。
罗丽一扭上身,用力顶开了朱里,紧紧贴着白明道:"大帅哥,你是新来的吗?这么帅的人怎么会没见过呢?"
白明被她用D罩杯一顶,吓了一跳,忙向后倒退了两步,保持安全距离,皱着眉看着她。
朱里一看这阵式,乐歪了,哇哈哈,这个大魔鬼也有怕的人。准备溜之乎也,躲远一点看好戏。
哪知两手忽地被人紧紧拉住动弹不得。左手被罗丽拉住,右手被白明拉住,莫名其妙间形成了拉距战。
罗丽尖声道:"你个朱小呆,往哪溜?"
白明道:"宝宝,你去哪?"
朱里浑身鸡皮站岗,"朱小呆"也就罢了,看在刚在多蹭了几下D罩杯的份上小爷我能忍。"宝宝"?这天底下只有他老妈才会这般称呼,这人打哪冒出来的,小爷我堂堂正正英俊潇洒神勇无敌的大男人被另一个长得像牛郎的小男人称为"宝宝",不想活了?!待我们出去打上一局。快放开我,别拦我,我要出去和这人干上一架!呃,这个,两手都被拉得紧紧的。

"宝宝?哦?"罗丽一脸怪异地来回看着朱里和白明,又盯着白明拉着朱里的那只手看了好几眼,忽然上身微颤轻扭着小蛮腰用另一只空着的白嫩小手虚掩着红艳艳的唇大笑起来,"哦呵呵......小呆呆,这位帅哥很大胆嘛,当着这么多人面叫你宝宝,我果然是天才!哦呵呵......"
喂,我说波霸女,什么大胆啊?天才啊?请不要说让人听不懂得的怪话!朱里继续愤怒,又转脸怒瞪白明,见此人正一脸得意地奸笑(绝对是阴险地奸笑)。朱里全身冒起熊熊之火,好哇,欺负小爷呵!
朱里不知道,昨晚他喝得烂醉,并且吐了拉住他不掉下地的白明一身。白明忍住恶臭把他送回了家,门一开就见朱母抻出两只手扑了过来嘴里喊着 "宝宝回来啦",着实吓了白明一跳。还好朱母一看自己的宝贝儿子是被人架回来的,忙撤回双手,其速度之迅速堪比音速。就算平时再怎么可爱的人,把身高一米七几的家伙称做"宝宝",还是有点令白明忍俊不禁。所以白明就故意在罗丽面前叫朱里"宝宝",好让他也知道什么叫难为情。可是?......
朱里两眼来回看着罗丽和白明,深呼吸了几下,然后缓缓地道:"罗丽小姐,我看见你上司一直在你们办公室门口瞪着你那。现在可是上班时间,请问这个月的配合奖你可想拿全否?"
罗丽一听,脚下一个踉跄,忙站直了往身后看,果然上司王经理正拎着一堆文件死盯着她。"妈呀,我先回办公室了。这一打岔,都忘了找你干什么了。小呆呆,中午餐厅见!"
罗丽以测试百米之速闪人了。唉,真是佩服她,穿着这么恐怖的高跟鞋,还能跑得比兔子多快。朱里目送着罗丽,感叹着。
啊,且慢感叹。这还有位拉着他手不放傻站在门口的家伙呢。比起罗丽来,此人更可恶。朱里清清嗓门,又眨巴眨巴小鹿斑比般的大眼睛道:"白经理,你一直拉着我的手,可让我很为难哪!"
"什么?"白明一时被大眼电晕,有点不明所以。
"我虽然长得这般可爱举世无双,但我毕竟是男的哟,你若要向我表白,而你又是我上司,会令我不知所措的啊!"这段话一出,顿时转来阵阵骚动声。一办公室的众同事们不时拿眼睛朝白明看去,男同事们互相咬着耳朵,有些女同事更是兴奋地聚在一起热烈地讨论起来。
这回轮到白明心里大骂对方是"小恶魔"了。只见白明放下朱里的手,风轻云淡的掸掸衣袖,在朱里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今天请把‵阳光明媚′设计文案重做后交给我。"
然后此人迈开长腿,面部含笑一路朝同事们微点头,在一众同事们崇拜的眼神下,优雅大方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留下朱里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我果然酒还没醒,要不脑子里咋还嗡嗡地重复响着刚才那句话?呜呜,我不活了!‵阳光明媚′的设计文案可是死掉数以千计的脑细胞,费时十天才完成的作品,在前经理马经理处已经通过的文案。这个死牛郎!死撒旦!我要,我要,呃,为了五斗米,我还是赶紧回去重做吧。朱里垂头丧气地挪着腿回自己的座位。呜呜,今天做不完,姓白的你也别想下班,死拖活拉也要拉你下水。
【别以为我好欺负—千堆雪】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