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北鸿私立高级中学—惡魔安安

时间: 2016-07-03 23:43:48 分类: 今日好文

【北鸿私立高级中学—惡魔安安】
北鸿国光是今年进入北鸿私立高中读书的新生之一。这所在整个区域都有名的男子中学可是很多好学生梦寐以求的天堂。而北鸿国光被免除了入学考试的原因就是,他的爸爸北鸿绅司就是这所学校的校长。
是个官,难免不贪污一下。哦!不,不能说是贪污!应该说是开一下小小的后门,让他的小儿子也来自己的学校读书,好有个照应。
入学仪式之前,所有的新生都要把自己的行李放到分派好的宿舍里去。
所以,现在国光就站在303室的门前,这就是他将来的宿舍。虽然他爸爸执意要求他跟已经二年级的哥哥北鸿国都住在一起,但是他还是拒绝了。
自己受哥哥"照顾"已经有很多年了,他可不想再让哥哥在床上那样"照顾"他了。
"那个......请问。有人吗?"外表小巧可爱的北鸿穿着学校发来的衬衫和西装库,领带老老实实的系好。他伸出跟国中生差不多大小的手,敲了敲门:"我是新来的北鸿国光。"
门后面沉默了片刻,之后传来了一声:"大司!去开门!"的喊声,没过多久门就随着打开了。
开门的那个男人,叫做梁生大司。性格超级偏冷,不愿离搭理人。现在是三年A班的学生,参加的社团是DJ社,今年担任社长的工作。
大司开了门以后一眼都不朝国光看,连眼角余光都不给一下,就直接回到自己的桌子上,戴上耳机,拿起笔继续写呀写。
国光虽然只是看了他一眼,可是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对方的寒意。虽然如此,可是国光还是为了大司的面容而惊讶了!
大司的身材很高挑,大概有183CM以上。虽然头发乱蓬蓬的,但是看上去却很和谐。眼睛不是很大,刚好合适于释放出寒气。高高的鼻梁不像是东方人的感觉。薄薄的嘴唇非常性感。
好帅哦!就是......太冷冰冰了吧?国光心想着。
"喂!喂喂!"大司隔壁床位的男生从上面喊国光:"快点进来吧!热死啦!"
"啊,好的。"国光伸出手费力的拖着自己硕大的行李箱,那行李箱却突然被一双大手拿了起来:"我帮你吧。"
国光抬起头,望见了微笑着的一帅气的张脸:"你好哦,我是二年B班的梁生裕,也是这个宿舍的宿舍长哦。"
"你......你好。"国光恭恭谨谨得鞠了一个躬:"我是一年A班的北鸿国光,请多多指教。"
"哦?你是校长大人的儿子吗?这么说来国都是你哥哥吧?"裕笑呵呵的把他的行李搬进屋。
国光这才注意到这闲宿舍,一共四个床位,都是在上铺的,床位下面空出来的地方是每个人拥有的小小的私人空间,学校分配的东西有:书桌,椅子,电灯还有计算机。
"嗯!国都是我哥哥!"国光点点头。
"呵呵。"裕拍拍国光的脑袋:"果然跟国都说的一样啊,真是可爱的孩子呢!真想尝尝看。"
"哎?"
"没什么。我给你介绍哦。"裕带着国光参观他们的宿舍:"进门右边第一个是我的床位,你的救在我后面那个。"
"嗯!"
"那么。"然后裕指了指他对面床铺的,赤裸着上身大喊"好热好热"的男人说:"这位就是祈田哲光。是三年A班的班长。光!你也给人家大声招呼吧?"
"我热死了!你别烦我!"哲光躺在床上,动也不动。
裕瞥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继续说:"不理他。给你介绍最里面那位,是我哥哥梁生大司,他也是三年A班的,他跟光可是好朋友哦!"
"这样啊。"国光点点头。
"那么,我就帮你把行李拿过去啦!"
"谢谢你,学长。"
裕听到国光用敬语,连忙摆摆手:"啊啊,不用那样叫我哟,叫我裕就可以了呢!"
"嗯!裕......学长!"
"呵呵......真是好可爱!"说着,裕伸手抬起了国光的下巴就这样吻了下去。
那嘴唇与嘴唇接触的感觉让国光早就被开发过的身体立刻敏感起来。
不可以!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国光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裕:"我我......我要去参加入学仪式!"然后撒腿就跑。
望着国光一溜烟的跑远了,裕这才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狡猾的笑着。
"......我说裕,你这样会把我们可爱的小国光吓跑的吧?以后我们怎么动手啊?"床上的哲光探出脑袋来。
"他早就不是什么干净的东西了呀,光。"裕顺着楼梯爬上哲光的大床上:"他早就被国都上无数次了。"
"这样啊......那你爬上来做什么?"
听到哲光很平静的话,裕的表情马上变得很受伤,慢慢靠近他:"啊呀呀!光光......你装傻么?"
"我哪里有装傻?"哲光用手撑住裕的脑袋,不让他再靠过来:"我等一下要去篮球队练习,下午可是有比赛的。我可不想被你弄到站也不能站。"
"好吧好吧!"裕摆摆手,然后伸出脑袋:"哥!你陪不陪我玩?"
"不要。"奋笔疾书的大司干干脆脆的拒绝了。
"哎呀呀......那我怎么办啊......"裕哭丧着脸。
"自己解决吧。"哲光伸手从上铺下来,到下面的衣柜里拿出校服,穿上:"或者去外面逛逛,或者会找到一个天真的小学弟的。"
"我才不要来!"
"那随便你咯。大司,我走了。下午三点的球赛,你要不要来看?"
大司抬起头:"再说吧,我晚上要带轩去DJ比赛。"
"这样啊,那你加油吧。"
"嗯。"
然后哲光就离开了。
※※※z※※y※※z※※z※※※
入学仪式很简单,主要是校长北鸿绅司发言,然后是学生会主席发言,最后新生们就各自回到各自的班级了。
"好了同学们,我现在把新书都发给你们了哟,你们可以带到宿舍去保管,也可以锁在教室后面的储物箱里面哟。好,按照学号来领取储物箱的钥匙......"班主任说着。
国光身边的田中村正拍拍他:"你就是北鸿国光吗?我叫田中村正哦。"
"啊,你好。"国光微笑着点点头。
"你在哪个宿舍?都有些什么人呀?"
"我在303宿舍。宿舍长是二年级的梁生裕学长,另外还有三年级的祈田哲光学长跟裕学长的哥哥梁生大司学长。"
村正一听到大司的名字,立刻两眼放光:"梁生大司?你跟他一个宿舍吗?太好啦!"
"哎?怎么了吗?"
"你不知道吗?大司学长是学校最最有名的DJ社的社员哦!今年应该已经成为社长了呢!去年他参加全国的DJ大赛的了第二名呢!很厉害哦!"
"DJ?是什么?"国光听到了新鲜的名次。
"......"村正一脸鄙视得望过来:"DJ就是音乐师哦!很棒的职业。在舞厅还有酒吧里面都可以工作呢!主要负责音乐播放。"
国光点点头:"这样啊。"
这时候另一边的裕谷佳把头伸过来:"你跟祈田学长一个宿舍的?"
"啊啊......嗯!"国光点头。
"我是裕谷佳,跟村正是好朋友。我很崇拜祈田学长哦!"
"崇拜?你们都已经打听过这所学校了吗?"
"不用打听呢!我哥哥在别的中学的篮球队,去年的比赛跟北鸿中学大战。然后哥哥回来就告诉我这所学校的篮球队有个很厉害得前锋,叫做祈田哲光。他一个人能拿下150多分呢!"佳越说越兴奋:"我跟村正都是为了自己崇拜的人才努力考进这所学校的呢!"
国光有些羡慕这些人了,他们都是有所目的进入这所学校,而且都多多少少了解了这个学校。而自己的哥哥回到家里就知道要抱他,他从来不告诉他关于学校的事情。
国光拿了储物箱的钥匙,把新发的书本锁在箱子里,然后就回宿舍了。今天虽然说是开学第一天,可是这所私立高中跟别的高中是不一样的,不同年级不同班级甚至于不同的个体都可以自行安排课程,这一点跟大学有些相似。
国光回到宿舍,发现宿舍里面就剩下梁生大司一个人了。而大司则好像国光根本不存在一样,闭着眼睛躺在自己的床上。
"那个......学长。"国光思索了很久,终于还是开口,希望可以跟大司聊起来。
"大司。"
"哎?"
"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学长。"
"嗯。大司,听说,你是DJ社的社长。DJ好玩吗?"国光记得死去的妈妈教过,如果要跟不太熟悉的人聊天的话,最好从爱好入手。
大司居高临下的瞥了国光一眼,那冷冰冰的眼神让国光害怕起来:"DJ,不是小孩子的游戏。不存在好玩不好玩。"
冷冰冰的眼神,冷冰冰的话语,让国光顿时不知所措:"呃......是......是吗?呵呵......"
随后大司朝墙壁勫了个身,不再理睬国光了。
"小光!"觉得有些沮丧的国光,听到了哥哥的喊声:"出来一下。"
国光放下手里的衣物,走过去:"哥哥?"
"你宿舍里没人吧?"国都的笑容很奇怪,国光知道他要干什么。
"大司学长在。"
"大司?梁生么。"国都冷笑了一声:"他不会管得。"于是就自说自话得跑进宿舍,把门锁上了。
"哥哥,不要这样啊。"国光顾虑着大司。这种事情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啊。
"没有关系的。"于是国都就像西北恶狼看到了食物一样朝国都扑上去,封住了他的嘴唇。
国都从来都没有温柔的对待过国光。爸爸绅司一直不知道,国都原来都跟死去的妈妈有着不论的关系。
两年前,妈妈被车子撞死了,国光跟绅司都很难过,唯独国都却一滴眼泪都没有留下来过。妈妈死了不久,国都就开始对自己的弟弟动起了手脚。
就算自己的意识在怎么样的反抗,最终都会输给身体的反应。那粗暴的吻,让国光立刻瘫软在国都的怀里:"不......不要......哥哥。"他软弱无力的抵抗着。
国都搂着他,看了看宿舍:"上铺啊?真不方便。"他很容易就认出了国光的床铺,把国光抱了上去:"我要叫爸爸帮你们改成下铺,方便一些啊。"一边说,他一边动手解开了国光的校服。
如果不是校服的,他一定是用撕的,国光都不知道被他撕掉多少衣服了,幸好绅司工作很忙,生活用品的钱都是他们自己管的,不然早被揭穿了。
解开了衣服,国都低下头就往国光的乳头上咬下去。
"啊啊!疼......"国光叫了一声,然后立刻堵住了自己的嘴巴,他转过头,看了看对面的大司。
大司依旧面朝墙壁睡着,只是听见了国光的叫声以后,把床头的MP3打开,音量调到最大,塞住了自己的耳朵。
"我都说了大司是不会管的。"国都丑陋的笑着,拉下了国光的裤子也拉下了自己的裤子,抬起他的腰就刺了进去。
疼,很疼。那种撕裂一般的疼痛让国光连喊叫的力气都丧失了。他无助的望着那乱蓬蓬的脑袋,但是大司是看不到的,他不管这些。哪怕来个10P,他也不会管这么多的。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可能去救他。
30分钟之后,国都发些玩兽欲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了血流不止的国光。
国光愣愣地望着天花板,洁白的天花板让他觉得自己有多么肮脏。这样的日子究竟要过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这个男人,这个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男人才会放过自己?
其实大司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也没有闭上眼睛睡着。他听着,第一次这样听着别人在床上的虐待。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听,他真得不清楚。他从来没有管过别人的事情,哪怕是跟自己住了两三年的室友或者弟弟。
大司拿掉耳机,爬起来,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小盒子,往对面扔过去。
那盒子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国光的脑袋,国光拿起小盒子看了看,然后迷茫的望着大司。
"药。"大司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然后又躺下了:"我晚上要比赛,最好不要吵醒我。"
国光费力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打开盒子,里面是黄色的药膏。他用细细的手指抹了一些,往自己的身后擦去。
药膏的药力很好,不出五分钟就不太疼了,只是感觉热热痲痲的,很舒服。
国光团起来,往着那高挑结实的后背,闭上眼睛不久就睡着了。
※※※z※※y※※z※※z※※※
"裕!"海宁密山看见梁生裕两手插在口袋里,走进话剧社专用教室,就放下了手上扫帚扑了上去:"你终于来看人家啦?"
"......密山,放开......你会掐死我的......咳咳......"由于密山紧紧地搂着裕的脖子,现在他快窒息了。
密山连忙放开:"啊呀呀!对不起......我太高兴了嘛!你好久都不来看我了!"
望着自己可爱的情人,裕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他的脸,吻了下去。
裕已经很久没有吻密山了,所以密山很小心很努力的响应他,主动绕上他的舌头。裕吻他的时候喜欢他的主动,所以稍稍抽出自己的舌头而密山却很快缠住他不让他离开。
"裕......你好久都没有抱人家了......"深深的吻结束了以后,密山掂起脚尖,双手绕住裕的脖子:"抱我,好不好?"
"嗯嗯......今天刚好想找人抱。"裕笑着说,便把身后的门关上,锁了起来。
其实密山听了这句话心里很难受,他很喜欢很喜欢裕,甚至可以为了他而去死,他是他的唯一。可是他自己清楚,裕的人气绝对不输给他冷冰冰的冰山大哥;而裕很会利用他的人气,所以他的情人绝对不是两三个这么少。
密山很听话,裕亲近他的时候,他小心谨慎,不得罪他的其它情人;他冷淡他的时候,他也不跟他胡闹,只是默默等待他下一次的光临。
"密山......"裕忘情的含着他的名字,抱起他,把他放在教室的大桌子上面,压下自己的身体。
密山稍稍抬起头,拉近裕,主动吻他,给他时间脱去自己的衣服。他喜欢这样,喜欢一边吻他,一边让他脱自己的衣服。
裕拉掉校服上的领带,解开两颗衬衫纽扣,就把手伸进去抚摸密山的乳头,用两根手指夹起来,轻轻的拉扯。
"呜嗯......嗯嗯......"密山知道,自己呻吟起来的样子是最让人销魂的,哪怕你是铁人也支持不住的,于是他忘情的呻吟起来:"啊哈......啊啊......"嘴角的银丝让他显得更加放荡。
裕拉开密山的腿,把他拉过来靠近自己,低下头吻着他的乳头,用舌头挑逗,惹来密山又一串呻吟:"啊啊......裕......裕我爱你......嗯啊啊......"密山抱住裕的头,把他的头贴在自己的胸膛上。
"密山......你太淫荡了......"裕说着,手往下拉开他的裤子,紧身的内裤就显露了出来,那地方已经有些鼓起来了。裕用手指去戳:"你看你,我不过吻了你而已啊......"
"啊啊......裕!"密山红着眼睛望着他。
他笑了,拉开密山的内裤:"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低下头把那粉嫩的分身含入口中。
舌头舔舔领口,然后绕到旁边舔,一圈一圈舔到根部,同时用手指戳动两边的肉球,不断地刺激它们。
"嗯......我......我最喜欢裕......帮我舔了!"密山双手抓住那柔软的头发,诱惑一般地说着。而裕则越发卖力的吮吸着那高高抬起的分身。
"啊......啊啊!"终于,密山惊叫着射精了:"好舒服哦!"
"呵呵......"裕把那精液抹在右手手指上,然后探入密山的后庭,同时上去吻他:"你,简直就是一只妖精。"
"嗯呜......呜呜......"密山的舌头跟裕的纠缠着,同时体下裕的手指深深的刺入,触摸到最深的那一点,用力一摁。
"啊呀......啊啊!"密山低下头,弓起身子:"裕裕......"
"想要我么?"裕伸手拉下裤子的拉链。
"嗯!"密山点点头,转而爬过去,拉下裕的内裤,抓起他的肉棒就舔了起来。
裕一直都觉得,密山在帮他口交的时候是最可爱最撩人的,他就好像小孩子舔着棒棒糖一样,闭上眼睛,很享受的舔着。
他舔地很仔细,喜欢从最下面开始,伸出舌头舔舔那两颗球,刺激够了却放着不管了,转到根部去往上舔一路到最顶端的领口,吮吸了两三下之后又往下舔。重复着,直到裕再也忍不住射精为止。
密山这样舔着,而裕则继续增加手指的数量,在他的体后进出抽插。
没过多久他就射精了,稀薄的精液溅在密山的脸上。
每次看到这样的液体,密山的心又会有被刺痛的感觉,这不断提醒着他,他的爱人有着别的人。
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裕,再一次把密山压倒在桌子上。密山很自觉地打开双腿,稍稍抬高自己的腰,然后等待着裕的进入。
裕进入以后,就是疯狂一样的抽插。虽然有时候密山会觉得有些疼痛,但是他从来不跟他说。他害怕他说了之后,他就再也不会来碰他了。
他们之间,只是密山单方面存在着爱情。他清清楚楚地知道裕只会给他精液不会给他爱情,可是他爱他,疯了一样的爱他,根本没有办法停止。
"啊......啊啊......嗯啊啊......"密山闭上眼睛,双手抱住裕宽广的背,跟随着他的节奏扭动自己的腰。
"啊......"随着裕的低吟,他们两个同时达到顶峰。
软弱无力的密山,摊在桌子上,体下的液体还在不断地涌出来:"好多哦......"
"嗯。"裕拿过裤子,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燃了就抽:"等一下帮你处理。"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你来有事情吧?"密山懒洋洋的躺着。
"找社长啊,我剧本写好了。"裕回答了一句,就把香烟吊在嘴里,穿上裤子,跑到里间拿来了湿润的毛巾,帮密山擦着。
密山任凭裕擦弄着自己的身体:"写完了?什么故事呀?"
"四十年代中国的故事。"
"哎?这一次要演这样的话剧了么?"
"嗯。"裕放下毛巾,拿过衬衫穿好:"既然他不在的话,我就回宿舍了,你快点穿衣服吧。"
密山点点头:"嗯。"然后撑起身体在裕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回去休息吧。"
裕点点头,就离开了。
※※※z※※y※※z※※z※※※
"国光?国光!起来了!"
"嗯......"蜷缩在床上的国光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裕那张温和帅气的脸:"呀!"
"呵呵。"裕抚摸着国光的脸颊然后顺着脖子一直抚摸到赤裸裸的腰:"起床了哟,再不起来我就要做坏事情了呢。"
国光顿时就脸红了,连忙抓过身边的衬衫套起来。眼光朝对面的床铺往了一眼,空荡荡的。
"大司学长呢?"
"哥啊?去明生中学了。"裕爬下去,看了看手表:"3:20分,哲光的篮球比赛应该已经开始了,我带你一起去啦。"
"我?"套上裤子,打好领带:"为什么我也要一起去?"
"因为你是宿舍成员咯,只要是宿舍成员就必须去加油哦!"裕笑呵呵的说:"快下来吧。"
"嗯!"国光点点头,然后就下了床。
裕把国光带到停车场,然后走到一辆红色的私家车面前:"上来吧。"说着打开了乘客座位。
"你的呀?"国光惊讶得说。
"嗯。快点吧。"
于是国光就跑过去,一屁股坐进车子里面。
裕开车的手法跟国光想的完全不一样。他认为裕这样的男生,开车应该稳稳当当的;可是裕却非常狂野的开着,看见红灯停也不停。
妈妈告诉过他,看一个人开车的手法,可以看出这个人真实的性格。
原来裕是一个狂野的人呀!
由于这样的开车手法,国光他们很快就到了明生高中,两人下了车就直奔篮球场。
在球场外面,他们看见了大司。
"哥,不进去?"
大司靠在围墙上,怀里搂着一个超级可爱的男孩,国光觉得这个男孩好像洋娃娃一样漂亮。
"不想进去。"大司还是冷冰冰的瞥了弟弟一眼,然后同样瞥了国光一眼,就低下头在男孩的脖子上轻轻的吻着。
男孩脸红红的,用小巧可爱的手掌推搡着大司:"大司,不要啦!人家在看!"
裕笑:"小轩轩哦!不用在意啦。"然后拉起石化掉的国光就走。
室内的球场里面人声鼎沸,看得出来观众的情绪都很高涨,比赛一定是很激烈的。虽说是在别的学校比赛,可是北鸿私立高中的学生却明显多于明生高中的学生。
裕把国光拉到他们学校的候补球员座位就坐下了:"呐!这个位子不错吧?"
【北鸿私立高级中学—惡魔安安】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