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医生故事之魑魅魍魉等系列(下)—林紫绪

时间: 2016-07-03 14:44:59 分类: 今日好文

【医生故事之魑魅魍魉等系列(下)—林紫绪】

第14节

当梁子坤出现在何自华面前时,两个人都惊讶于对方那份独立的气质。
看着梁子坤的证件,何自华问:"你是警察,找我有什么事吗?"
"希望可以和你谈谈,要占用你一些时间,可以吗?"
两个女子约在市警局附设的小小咖啡馆内。
"我看过你做的访问了,很精彩。"
"呵,那个。"何自华笑了。
刊登着林子心专访的《水晶周刊》脱销,总编简仲仁连呼\'洛阳纸贵\'。何自华的顶头上司杨定文亲自为何自华送上大束鲜红的玫瑰,并亲吻她的手以示感谢。
"你和凌幽幽、林子心很熟吗?"梁子坤问。
"老实说,并不。不过,我是何家人,所以,比之旁人和他们要亲近些。"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说。"
"你可否协助警方破案。"梁子坤将她的计划和盘托出。
听过了梁子坤的计划,何自华笑问:"你的意思是把我当成\'饵\',来引诱罪犯?"
梁子坤吸一口气,点点头。
"如果我有什么意外。。。"
"不!"梁子坤斩丁截铁地回答,"我不会让同一件事发生两次。"
"你这么肯定?"
"是。"
何自华沉默。
梁子坤诚恳地说:"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是知道了李小姐的事,我想你也一定希望可以破案,将犯人绳之以法。我就是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再发生。李子慧和我们一样,读书、工作,把全部的时间、青春都奉献给社会,是,我们只是小人物,没有做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但是,我们一样在发光,发热,可是,她得到的是什么?也许,她会沉冤,永不昭雪,她并不仅仅是一个名字,或是一个社会保险号码,她也有亲人、朋友,她来过这个世界,生活过,但是没有爱过。我真的,真的不希望她。。。"
梁子坤黯然。
何自华仍然沉默。
"我知道,让你答应是很难,也很不应该。谢谢你给我时间。"染子坤站起身。
"好。我愿意配合警方。"何自华点头。
"真的?"梁子坤有几分惊讶。
"是。我希望你们尽可能的保护我。你们的行动和计划我会配合。请勿告诉我的家人。"
"是。请相信我们。"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何自华只要有时间,就会上街走走,并不购物,只是到处闲逛,其实,这是她在配合梁子坤,多多出现,希望可以引起凶手的注意。
梁子坤并不知道,何自华的身影,并没有引起凶手的注意,但是凌幽幽的身影,早已引起一双眼睛的注目。
凌幽幽自珠宝店试过耳环回来,独自在林子心的办公室里等林子心下班。玛丽安充电去了,凌幽幽没有人陪着说话,越等越无聊,竟睡着了。
林子心返回办公室,看见在沙发上睡着的凌幽幽,轻轻走过来,想叫醒她,可是看她睡的那样香甜,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无意间,林子心习惯性的,把手搭在凌幽幽地手腕上。
突然,林子心的脸变得煞白,又过了片刻,林子心无比惊讶地站起身,盯着沙发上的凌幽幽,半天半天一动不动。
过了好一会儿,林子心才慢慢回复了行动的能力,他轻轻走进浴室,望着墙上的镜子,看着自己的脸,闭上眼睛,慢慢吐出一句话:"上帝呀。"
凌幽幽慢慢醒了过来,坐起身,看见林子心正坐在电脑前,就走过来伏在他肩上问:"干什么呢?回来了也不叫醒我。"
"看你睡的那样熟,怎么好叫醒你。我做功课,你自己玩好吗?"
"我倒杯茶给你。"
见林子心在学习,凌幽幽自己在书架前,也想找本书看看,慢慢找着,她抽出一本书,翻看起来。
"阿林,这书里记载的药好怪呀。"凌幽幽捧着书,给林子心看。
林子心转脸看一下书,"哦,这本书里记载的,都是古时的中药材,有好些,已经不可考了,或者是已经在地球上绝种了的药材。"
凌幽幽指着一页说:"你看这个,\'七明芝, 生于临水石崖间,叶有七孔,实坚如石,夜见其光。若食至七枚,则七孔洞然矣\',什么意思啊?"
林子心指着书上的手绘图片道:"就是这个,像叶子一样,薄薄的一片,上面有七个小孔的,就是七明芝,是一种植物,但是坚硬如石,晚上会发光,如果吃了七片,就可以耳聪目明。不过,这只是古代药学典籍上的传说,现在早已没有人见过这种植物,应该早已绝种,或是根本就从没存在过。"
"古人不知道鱼肝油吧。"
林子心笑了,"是。"
凌幽幽点着头,抿嘴笑了,一面自语道:"七明芝,你们这么叫它。"
林子心看着凌幽幽的侧脸,不动声色。
又过了一天,林子心下班时,凌幽幽又在沙发上睡着了,林子心轻轻走近,再一次将手,搭在凌幽幽的手腕上,过了一会儿,他闭上了眼睛,轻轻叹息。
当凌幽幽睡来时,见林子心已经煮好了饭,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近来我真好睡。"
"没关系,你最近事情太多,一定是累了。"
"嗯,婚礼上还有好多事没打理好呢,都得我去看。"
"辛苦你了,这一方面我就躲了,一切你拿主意吧。"
"你说的,到时可不许意见多多。"
"是。你喜欢的我一定喜欢。"
随着婚礼日期的临近,凌幽幽似乎益发依恋林子心,总是在他的办公室内出现。
当林子心在实验室里呆了九个小时之后,感觉到实在是不得不回去休息一下。
近来眼科的学习十分有心理,林子心的心情愉快极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简单淋浴了一下,林子心打算马上睡觉。

一手推开卧室的门,却被回面的情景吓住了。
凌幽幽穿了一件极短的缀有蕾丝边的黑色丝睡裙,猫儿一般伏在林子心的床上,见林子心进来,便翘起嘴巴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望着眼前,裸露出大片雪白肌肤的美女,林子心脸红心跳,"你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去。"
凌幽幽不回答,慢慢伸手拉下肩带,丝裙滑落到腰际,珠圆玉润的身躯呈现在林子心面前。
林子心深吸一口气,"幽幽,别这样。"
凌幽幽坐起身来,一只手护在胸前,半遮半掩住一片春光,"你不会是真有什么毛病吧。"她的语气中,几分揶揄,几分担忧,"人家都说,长的太漂亮的人,多半有喜欢同性的倾向。"
"你误会了,我不是。"
"那我不用担心了。"凌幽幽轻快地笑起来,"你过来。"
"不。"
"为什么?我不够吸引?"
"不。"
"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圣诞节我们就结婚了,这样不行吗?"
林子心低下头,"你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这样逼我吗?"
凌幽幽拉好裙子的肩带,走下床,走到林子心面前,直视着他:"我怎么逼你了?可否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一定要让我说出来。"
"你说啊?"
"是,我是会和你结婚,但是,我不会和一个不知名的生物,有什么亲密的关系。"
闻听此言,凌幽幽大惊失色,脸容凝滞,半晌无语。
两个人无言的对面站着,很久。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终于,凌幽幽开口。
"最近。"
"你知道多少?"
"很少。"
"怎么发现的?"
"你没有脉搏。"
凌幽幽愣了一下,低声自语:"我忘记了吗?"随即道:"你真是太敏感了。"
"医生的职业病。"林子心苦笑,"我宁愿我不知道。"
"真的?"
"是。"
"为什么你发现了,还能和我这样相处,还能照常地陪我玩,一起做饭、一起看书,吻我?"
林子心无言,长长地吁一口气。
"你真虚伪。"凌幽幽恨恨地狠狠地怨道。
林子心没有反驳。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骗我?既然你已经察觉到了,为什么还要那样子对我?如果你对我的一切都是假的,我倒想知道,你的真心到底是什么样的。"凌幽幽流下眼泪。
"我没有骗你,我仍然会和你结婚,会像以前一样的对你,照顾你,只是,我们不会有更亲密的关系了。"
凌幽幽泪眼朦朦地看着林子心,突然,她暴喝一声:"你骗我!"猛扑过来,一伸手,掐住了林子心的脖子。
只是一霎间,眼前的美丽少女,突然转化了形态。
出现在林子心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绿色动物,血红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的黑色瞳孔,爪子上有四趾,长有长长的尖趾甲。
龙。
这是林子心脑海中,最先出现的字。看着眼前的凌幽幽,林子心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背脊一阵阵发冷。
是,此时的凌幽幽,就好像是中国古代,出现在无数的雕塑、绘画等艺术品上的图腾:龙。
一条巨大的墨绿色的龙。
这就是凌幽幽,那拥有无以伦比美貌的少女的本来面目。
"这个样子,你还会娶我吗?"变身后的凌幽幽,翁声翁气地问。
林子心没有回答,眼光转到了龙的爪子上。
他的脑中,闪过龙王、李子慧身体上,巨大的伤口。
这纯是多年医生职业的一种本能。
林子心轻轻问:"子慧,是你杀的?"
"是。"
林子心闭上眼睛,"子慧那样疼爱你,她是真心对你。"
凌幽幽不耐烦地喝断,"我知道。谁让她看到了我的本来面目,就只有死路一条。不然还能怎么样,一个不小心,我就会被你们这些愚蠢地低等动物捉了去,美其名曰\'研究\',哼。"
"我也看到了你的本来面目,是否也会被灭口?"
凌幽幽没有回答,慢慢收紧爪子,林子心的脸涨红了。
"你真的会娶我吗?可是,你怎么能在知道了我的本来面目之后,仍然如常的和我相处?"
慢慢的,凌幽幽又松开了收紧的爪子。
"你知道的,幽幽,生命在我眼中,均属平等。"
"今年圣诞节我们仍会举行婚礼?"
"是。"
"其实你大可不必,有一千种礼由可以让你不出现。"
"不,"林子心坦然地注视着眼前的巨龙,"我希望可以照顾你,越是知道你本来的面目,越是希望可以照顾你。"
"就像照顾自外面捡回的流浪猫?"
"你一定要用这样的语气?"
"我可以吃了你。"
"味道不会比快餐来的好。"
巨龙看起来有几分疲惫地坐下来,"你这人就是有几分呆气。"
林子心蹲下来,把手放在巨龙的爪子上,"答应我,别再杀人了好么?"
"哈,露出狐猩尾巴了,原来,不是什么想照顾我,是监视我才对吧,怕我再杀人?"巨龙猛抬起脸,大大的脑袋转过来,血红色的眼睛直视着林子心,那面孔不能说不恐怖。
林子心脸上毫无惧色,仍然握住巨龙的爪子:"难道那样做,你就快乐了?"
巨龙沉默良久。
"我也不想,但是,他们看到了我的本来面目,不杀不行。"
"是,我明白。一个人在这里,你很寂寞痛苦对不对?"
林子心的态度、语气,消除了巨龙心中的敌意,慢慢地,那巨大的身躯绕在了林子心的身上,凌幽幽的另一张脸,就靠在林子心肩侧。
"我所生长和居住的星球,离这里很远,你们怎么叫?光年,是吗?以此来计算,大约需要七亿亿光年吧。那是一个由H2O所组成的星体,蓝色的星体,明亮美丽,安宁。我爱玩,常常做星际旅行,多次长途出行,一直都没出什么事,直到有一次。。。。。。"
"飞船出现了故障?"林子心问。
"是,我看到这个星球也是蓝色的,就着陆在这里,其实这里和巴里亚一点也不一样,巴里亚没有这里这么多的生物。"
"后来飞船没有修好?"
"不,是没有燃料了,都漏掉了。这里太原始,跟本找不到我需要的动力,我找了很久,最后悲哀地发现,我走不了了。"
"你在这里多久了?"
"用你们的时间来看,有三百多年了。"
巨龙慢慢化身,又成为凌幽幽,她伸手抱住林子心的脖子,美丽的面孔上写尽无奈与忧伤。
原来,她已经独自在这里这么久的时间。林子心想,"想家么?"
"当然。"
"为什么我看到的你,会以不同形态出现?"
"我影响了你的脑波,简单点说,障眼法而已,因为我知道,以现在的形态在这个星球上最容易生存。"
美女的生存能力总是超强。
"为什么伤者的伤口上,都有白色的生命体?"林子心问。
凌幽幽抬起头,"医生,你的职业病很要不得,你自己难道从来不觉得?"
林子心有点难堪地笑。
"那是我的体液,吐出去的,这是个不自觉的动作。"
"镁离子是否可以使它凝固?"
"是,所以,如果我吃多了含镁离子的食物,会死掉哦。"
"幽幽。"林子心轻声地唤道。
"嗯。"凌幽幽应着,看着林子心,慢慢地,有些失神起来,不自觉地伸出手来,轻抚上林子心英俊的脸。
"别再杀人了好么?"
凌幽幽无奈地转过头,"如果不被发现的话。你以为我很想?处理尸体已经很让我头痛了。我很想回去的,真的,可是我回不去啊,这能怪我吗?"
"结婚之后,我会好好照顾你。"
"顺便监视我。你一定会。"
凌幽幽又伏到林子心怀中,"我不是没有想过,如果有相爱的人,他爱我,那么留在这个星球上,也没什么不好,异星恋很平常,但是,你们的寿命远远短于我,看着爱人死去,我只会更加心痛失落寂寞。所以,我一直是一个人,从不爱上什么人。三百年,看着这个星球的变迁。直到我看到你的照片,真该死,怎么就偏偏看到了你的照片,我,我就请何先生帮我。"
"他知道你的身份吗?"
"知道。"

林子心不由一惊,"何冠豪知道你不是地球人?"
"是,他是对我最好的人类之一,并且,他知道后并没有怎么惊讶,依然十分照顾我,我相信他。你,是对我最好的人类之二。"
林子心心想,原来何冠豪知道凌幽幽的身份,怪不得凌幽幽杀了人并不怕,何氏早已代她挡下一切,有何氏巨大的财富做后盾,再杀多少也是不怕。
凌幽幽像是知道了林子心的心思,"他亦知道我杀人,但是同时也理解我的苦衷,所以,他十分帮我。我有做补偿的。"
"是,"林子心点头,"给死者家属一笔可观的安家费用。"
凌幽幽陡然大怒,一把将林子心推倒在地上,"你懂什么!你们这些低等动物,什么都不懂。"
"是,也许我是不懂得,但是,一切生命均平等,你怎么可以如此轻贱别的生命。"
凌幽幽没有回答,只是哼了一声。
过了一会,林子心走过来,蹲在凌幽幽身畔,"答应我,不要再杀人了好么?"
"如果有你管着,也许不会。"
凌幽幽依着林子心,头放在他肩上,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真到天明。
"你真的仍会娶我,现在反悔,还来的及。"临走之前,凌幽幽问。
林子心微笑,趋前来亲吻凌幽幽额角,"你这样特殊,应当更加珍惜才是。结婚后我会尽量多陪你出海,相信你会喜欢大海。"
凌幽幽看了林子心良久,伸手与他拥抱一下,离开。
傍晚时分,玛丽安把林子心的晚餐准备好。
"医生,幽幽不来吃饭吗?"
"我想不了。"
"你会否熬夜K书?"
"K书这是一定的,是否熬夜则不应由你判断。"
"所以我宁愿她来,你这样对身体不好。"
"我有分寸。
"我连续充电两天,你是否不方便?"以往,玛丽安总是充电一天然后继续工作,但是林子心听同事们说像玛丽安这样的老式机械人家务助理,一次将电充足后再工作,对机械的供电系统较好,现在便每次安排玛丽安充足电后再工作。
"不,不会。"林子心暗想,幸好昨天玛丽安充电,否则只怕它现在早成废铁。
将房间打扫过之后,玛丽安滴溜溜地转出去了。
林子心安静地看书,在网络课堂上和世界各地的同学们交流。
洗过脸,林子心打算休息,在电脑前查看了明天的工作计划之后,他一面想着工作上的事,一面推开卧室的门。
一个突然出现的高大身影,吓了林子心一跳。

*******************************
啊,这个,真是。

算了。

对了,请大家有空了,搜索一下《医生故事》,有一则番外,希望大家会喜欢。

医生故事系列当中很多的重要人物,并不是在正式的长文中才出现,初登场往往是在番外,比如说易天翔(啊,请允许我尖叫一下,小易太可爱了,我最爱小易),这一次,还有一个与林子心有密切关系的人要在这个番外登场。

番外不好的地方就在于,太短,不能写长,写长成正文了,但是短,很多想要表达的东西又表达不出来。

不过希望这个新人物,大家会喜欢。

果然那句话是正确的:主角是用来推动剧情发展的,配角,是用来喜欢的。

祝大家周末愉快!
※※※※z※※y※※b※※g※※※※


洗过脸,林子心打算休息,在电脑前查看了明天的工作计划之后,他一面想着工作上的事,一面推开卧室的门。
一个突然出现的高大身影,吓了林子心一跳。

第15节

"嗨。"早就等在卧室里的人,伸手按亮了电灯开关,另一只手将林子心拉进卧室,再关上门。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林子心惊魂仆定,低喝。
"我早就来了,等你等到玫瑰都调谢。"一枝紫玫瑰送到林子心眼前。
"三更半夜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睡觉了。"
林子心大怒,脸色都变了。
"干什么反应这样激烈,不是都说好了的么?"来人仍是闲闲地口吻。
"哪个人同你说好?你快走,不然我报警了。"
"好啊,懂得用警察来吓我,有进步了。"
"不,报警没用,你才不怕,我要告诉龙王。"
"哧,用龙王来吓我,你以为我会怕么?"占星师一手扶在墙壁上,看着林子心,一脸笑意。
林子心望着那双含笑的眼睛,真恨不得一拳打掉占星师的笑容。
"你好像很讨厌我。"
"当然。"
"哟,说的这样直接,一点也不像你的个性。"
"对你这种人就得这样。"
占星师用手中的玫瑰,缓缓拂过林子心的脸颊,"你真美,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更美的人。"
林子心一把打掉玫瑰,"美丽是用来形容女人的。"
"这么骄傲。"
林子心瞪着占星师,"你的美丽丝毫不比我差。"
"得到你的赞美,我会高兴很久。"
"变态。"虽然无比气愤,但是林子心的声线仍未提高。
占星师把另一只手,撑在门上,将林子心困在自己的双臂之间,注视着他。
两个男人,都有着无与伦比俊美出色的相貌与身段,只不过,占星师周身流转着的,是一种邪恶的味道,而林子心,则圣洁高贵。
"你知道么,你的容貌,可以用\'清丽\'来形容,通常这个词都是形容女子的,但是不知为什么,我一见你,就只觉得你美的清丽动人。"
"你,你是妖艳形的,又邪恶又妖艳。"林子心气恨道。
"敢这样形容我的人不多。"占星师笑了起来。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了几分缓和,林子心问道:"你到底来干什么?可是一生堂里出了什么事?龙王身体又有什么不妥?"
"唔,"占星师像是要说什么,却突然之间,一把拉住林子心的手臂,只一下,便将他甩了出去,同时伸手将门反锁,在林子心跌倒在床上的同时,占星师已经将他制在身下。
林子心大惊,瞪着占星师,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
占星师居高临下,俯视着林子心,英俊的脸上,是淡淡的笑意。
"我不是说了吗,来睡觉的,和你。"
林子心一拳挥去,反被占星师把他的手握在手中。
"你真健忘。"
"我没答应过你,这个!"林子心低喝。
【医生故事之魑魅魍魉等系列(下)—林紫绪】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