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医生故事之魑魅魍魉等系列(上)—林紫绪

时间: 2016-07-03 13:11:55 分类: 今日好文

【医生故事之魑魅魍魉等系列(上)—林紫绪】

医生故事之
魑 魅 魍 魉
林紫绪
大都会,2019。
香岛市,一所不夜城,无限喧嚣,几无片刻停歇。
这个大型的港口城市,越来越加繁华。
圣凯瑟琳医院,是位于香岛市南区的一所极大型的综合性私立医院,院内人才济济。院长王鼎新长袖善舞,把医院如同大型企业般经营,多年来成绩斐然,享誉医学界。
时常有人说医院的急诊似人间炼狱,这并非过份的比喻,实在是所有的大状况,都会在这里先见,时有断手断脚的病人送来,连护士们都需练出一副处惊不变的心脏,实非易事。
圣凯瑟琳的第三急诊室,主要接诊外科伤患,负责人,是一位年轻的医生----林子心。此医生十分有名,除了他少年成名,医术高超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他长得极之英俊,每每令人惊为天人。
今天是王小婷结束实习的日子。
王小婷是玛丽护士学校的学生,和同班同学一样,从本学期开学第一天就盼着实习的日子,倒不是说大家多么盼着真正走入病房,做一名合格的护士,实际上,因为大家知道实习定在圣凯瑟琳医院,大家心底下都盼着可以见到本市传说中的那名医生。
来自儿频幕な坷钚模钦獯问迪暗囊既恕?br>王小婷对这位二十六岁的学姐有极好的印象。李心那自信、冷静又亲切、大方的态度她十分欣赏,私下里和同学们一起讨论时,大家都一至认为,这次的领队是个不错的学姐。
王小婷私下里希望,将来有一天,她也可以同李心一样,这样地自信又亲切,面对自己的学妹。
有人曾问过:”学姐,林医生你见过吗?”
“有啊,我在圣凯瑟琳四年多了,当然见过他。”
“哇!”女孩子们羡慕地叫起来,李心也微微一笑,她们多样她当年啊。
“那他长的什么样子?”
李心叹口气,”就是这个问题最让人受不了了。每一次,都会有同学、家人、朋友问我,你见过林医生本人吗?我自然是答:见过。然后人家又问:林医生长什么样子?我就答不出了,因为真的实在是很难形容,真的不好说,他就是那种帅到让人无法形容的人,所以,我真的无法回答,然后人家就一定不相信我见过他。唉。”
“真的呀。”有人叹道,“真的那么帅?”
“是的,要多帅就有多帅。”李心轻轻闭一下眼睛,有些神往,”而且,他真正是谦谦君子,风度翩翩。那样高超的医术,那样谦和的气度。无论面对多大的手术,都气定神闲,带着淡淡的笑容,化解别人的紧张。他是真正担得起仁心仁术这四个字的医生。”
“啊。”一众女孩子不禁也神往起来。
“那我们能见到他吗?”
“只两周,也不一定,”李心答,”他很忙,本身第三急诊室工作量就不小,他一有时间就要在医院的研究所做研究,一般都是急诊室、研究室、宿舍三点一线,医院的饭厅也不常去,而且,圣凯瑟琳这样大,真要见他,也不容易。”
“啊,那不是见不到了。”大家都不禁有些难过起来,自开学盼到现在,如果见不到,那真是。。。
李心笑了,”我真的不能保证你们一定会见到他。”
结果还是没见到,到实习的最后一天。
王小婷真的有点难过,不,当然她并不是为了见林子心而来,可是来了见不到,总是难过的。
此次实习的二十四名女孩子,一起在第三餐厅吃午饭。
“是最后一次午餐了,明天,我们就会回去了。”
“是。”
“唉。”大家齐齐叹气,彼此心照不宣。
李心只是笑,”还有个办法,就是你们努力点,毕业后考入圣凯瑟琳,那样,就可以如愿以偿了。”
王小婷不是不知道这个方法,只是,圣凯瑟琳也不是好考的医院。
正想着,突然门口传来一阵搔动。
李心转头一看,急忙低声对女孩们说:”快看!林子心来了!”
一群女孩子齐齐看向餐厅门口。
一个修长的身影自门口出现。
“天啊!”王小婷在心中惊呼,”天啊!他多帅啊!”
一众女孩子都屏住了呼吸。
眼前的男人真的是太帅了。
他很高,约有一百八十五公分左右,修长的身材,宽肩,长腿。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极之健康。浓眉长睫,明亮的黑色眼睛,挺直而秀气的鼻梁,完美的面形,薄唇,微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当然,并不全然是因为他长得无比的英俊才这样引人注目,还因为,他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极之清新整洁,而气质无比的亲切谦和,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相信他,依赖他。
林子心进了餐厅,先在自动贩售机前买一杯咖啡,然后在柜台点了外送盒饭,看样子他是打算带走。
林子心同餐厅熟识的同事打着招呼。
王小婷这时眼中跟本看不到任何事物,只容纳得下一个林子心。
全部实习的女孩子们,都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年轻医生,注视着他的一言、一笑,一举手、一投足。
饭很快送上,林子心接过,有人叫着他,同他一起离开。
白色的医生服一角,最后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
这里,王小婷才呼出一口气。
要等他走了一会儿,那群女孩子才尖叫出来,”啊!太帅了,真的是太帅了。”
李心急忙摆手:”安静些、安静些。”
“真的是好帅好帅好帅,比我想象中帅多了。真的是他本人哎。”
大家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起来。
这次见面,大大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心姐说她形容不出林医生长像的原因了。”
有人点头。
“你们发现没有,他说话声音都不高,不像有些男人那样动辄大呼小叫,感觉好亲切。”
“是,感觉好亲切,就像大哥哥一样。”
“要是毕业后,可以来这里工作就好了,就可以和林医生一起工作。”有人向往,一脸菲红。
李心笑,”你们真幸运,在最后一分钟见到了林子心。没有失望吧?”
“超过想象好多!”
“他不常来餐厅的,今天真是幸运。”
王小婷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可是,如果别人问起,林医生长什么样子,我要怎么回答啊?”有人问。
李心笑,”终于了解我当初所说的了吧。”
一日工作结束,林子心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静静整理工作日志。一旁,他的家务助理玛丽安----一个机械人,捧着茶杯滴溜溜转过来。
“医生,午餐在餐厅吃的吗?”
“不,是买了回实验室吃。”
“偶尔也应该在餐厅吃饭,和不同科室的同事联络一下。”
“我知道。只是在一间餐厅的人的注视下吃东西的功夫,我还要再练习。”林子心没有抬头,一手接过茶杯。
“最近娟姨有没有给你安排相亲对象?”
“你还真八卦。”
“偶尔八卦一下有什么,人家是关心你。”机器人还蛮有理由。这些机器人家务助理与人类在一起相处久了,难免沾染人类的习惯。
“是,谢谢你的关心。”
整理好日志,林子心走到窗前,做做简单的伸展运动,看着窗外的暮色。
“医生,别忘了本周末你要回家里去过周末,吃家常菜。”
“没忘,娟姨昨天已经又通知过我一次了。如果周五无重大事件,我应该可以去。”
“记得带上我,我要和教授下棋。”
周六下午一点,林子心安排好手边的工作,回家度周末。
国际会所的餐厅,正是午膳时分,一桌太太们已吃完饭,正在茶叙。
一桌太太在坐,无非说些新衣服饰,又是些张家长李家短的事,。
忽然,有人发现了什么,”看,阿娟。”一面伸手招呼:”阿娟,这边。”
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女子走过来。
“阿娟,来喝茶?”
“不。想买这里做的点心带回去。”
“是否林医生回家过周末?”
杜明娟掩不住笑意,”是。”
“听说林医生要去读眼科?”
杜明娟笑了,林子心的事,似乎别人总是知道的比她早。
“我们老头子说----杜明娟一向称丈夫为老头子,他要念眼科。上次随无国界医生组织去了一次蒙古,回来后就说要再读眼科,希望可以帮助眼病患者。老头子挺支持的,但是我们不想他出国去念,本地医学院里一样有名师,还是留在此地的好,不想他出去呢。”
“你们小孩真是好,一心向学。”说话的人,不是不羡慕。
杜明娟只好笑笑。子女们没有志向固然不好,子女太有志向,也一样可怕。
侍应将杜明娟订的点心送到,杜明娟向众人说:”我先走一步,还要回去煮饭。”

那一桌太太在杜明娟走后,开始议论。
终于有人撇着嘴说,”自己不生,助养了三个,倒像是亲生的一样。”
“怎么人家助养的孩子那么出息。”
“还有两个是做什么的。”
有知情者就一一细数起来,”最大的那个叫明子心,是国际刑警,一直是念警校的,第二个就是林医生了,从小就是医学天才,最小那个,叫杏子心,现在在瑞士念环保。”
“怎么都叫一个名子?”有人奇怪。
“听说名子是王院长起的,王院长本来就很怪嘛,人人都叫他’老怪’,他起名子,就起成一样的了。只是三个人不同姓,但是三兄弟很亲,就像是亲兄弟一样,把熊教授和阿娟当亲生父母。”
“阿娟现在可好了。”有人叹息,”可惜林医生总是不交女朋友,不然。。。”
熊熙来教授住的是圣凯瑟琳医院分给他的一套临海大厦的顶层单位,四室两厅。当初原本不应给这样好的房子,但是考虑到他助养的三个男孩子都住在他家,故特别分给面积比较大的单位。
一进门,杜明娟见林子心已经回来,正与教授谈天,林子心一见杜明娟,马上迎上来。
杜明娟将点心将给他,”我去煮饭。”
“要不要我帮忙?”林子心问。
“不用啦。”杜明娟拍拍林子心的手,孩子回来她已经很高兴了,才不要他动手。
“那一群太太奶奶们,明知道你娟姨不是她们那杯茶,还是成天来找她逛街吃饭喝茶,为的什么?”熊教授一面取出象棋,一面问。
“我不知道。”
“老老实实。你不知道?难道是为了我。”
林子心一下笑出来,将点心放一旁,”你什么时候也变得了玛丽安一样。”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关心你的我。”玛丽安控诉。
“你去休息,玛丽安陪我下棋。饭好了就叫你。”
熊熙来和杜明娟一直保留着三个孩子的房间。
林子心躺回自己熟悉的小床上。他在这里渡过了童年、少年,孤儿的他,一直视这里为自己的家,和另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一起长大,亲如手足。
只是,现在大哥和小弟都不在本市。
想着想着,林子心睡着了。

 

林子心躺回自己熟悉的小床上。他在这里渡过了童年、少年,孤儿的他,一直视这里为自己的家,和另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一起长大,亲如手足。
只是,现在大哥和小弟都不在本市。
想着想着,林子心睡着了。


杜明娟一面煮着饭,回客厅一看,林子心不在,于是问,”阿林哪去了。”
“我让他休息,等下饭好了叫他,现在一定睡着了。”
杜明娟来到林子心的房外,悄悄推开门看视。
林子心已沉沉睡去,抱住个枕头,仍是当年老习惯。
杜明娟不是不感慨。
当年熊熙来收入不高,还坚持把三个孩子从孤儿院带回来,生活很是辛苦拮据,而且还有外人闲言闲语,杜明娟吃了不少苦头,但是她们夫妇对孩子视如已出,一家人相亲相爱,风风雨雨的也走了过来,随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出息,如今已有百倍的回报。
吃过饭,林子心和熊熙来在书房讨论工作上的问题,杜明娟悄悄从门外看着两人认真的研究医学问题,不知多安心。
终于讨论完毕,三人一起在客厅看电视新闻。
杜明娟看看墙上的日历,”也快圣诞节了。”
“早哪,现在才十月中。”
“日子过的很快的。”
熊熙来看看老妻的表情,悄悄笑。
“你笑什么!”杜明娟不满。
“娟姨,你放心好啦,大哥和小弟节前一定会赶回来。”
“每次都哄我。”
“哪有。迟到几回,被你记得那么清楚。”
杜明娟坐到林子心身边,”阿林,你可要提前向他们哥俩个说好,不许再找借口晚回来。”
“好。好,如果谁晚回来,就晚走,可以吧。”
“还是要走。”杜明娟咕哝着。
原来的三个,现在身边只留了一个。
圣凯瑟琳医院的王鼎新院长约了副院长王尔豪商谈事情。
王鼎新绰号”老怪”,是真正圣凯瑟琳的当家人,但是极少出现在公众场合,只藏身幕后,指挥如意。日常抛头露面的工作,就交由副院长王尔豪,自己还戏称是”内当家”。
两位院长同窗、共事四十余年,交情极深,一冰一火的个性,却相处极之融洽,真正是知己。
“老怪,你叫我来,不会只是为了喝你的私人藏酒吧。”王尔豪见来了半个小时,仍未切入正题,干脆直接问。
“是有事要和你商量。”王鼎新这时才从抽屉里取出一只长长的黑色信封递过去。
王尔豪见他面沉似水,也不由收起打趣的心情,取过信封,抽出信。
“什么?”不是真的吧。”及待看完,不由皱起眉头,看着王鼎新。
“你说,怎么办。”
“一生堂这唱得是哪一出。怎么又找上咱们。咱们与龙老大井水不犯河水,他这算什么。”
“王副院长,请注意你的用词。”王鼎新不禁皱起眉头。
“老怪,你对一生堂了解多少。”王尔豪问。
“我知道的,也不过是些官样文章。一生常是亚洲最大的帮派,首领人称龙王。纵横黑白两道,做的是红黄黑白的生意,门下高手如云,宛如明教光明顶。。。”
“嗨嗨嗨,谁和你谈金庸小说,说正经的。”这个老怪,说着说着就跑题。
“我就知道这么多。我能对黑社会知道多少,人家那是真刀真枪,会让咱们小老百姓知道了去。”
“你说他怎么又来指名要我们阿林去外诊。”
“阿林声名在外。”
“所以我当初就说,如果那一次就明确拒绝他,他们也就不会再二再三来请人了。”
“咄,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当初,当初我是看那个女孩子着实可怜。”
“这次可否拒绝。”这才是两人真正想商谈的。
“真的恐怕很难。”王鼎新抚着下巴,”我没见过一生堂现任的龙王,听江路上传说他是极有”道”的一个人,很有自己行事的一套规矩,讲义气。但是,敢反抗他的人,也没什么好果子吃。不心狠手辣,怎么在黑道上混。而且他现在手下门人遍布世界,各行各业诸色人等都有,或许还有政府高官也不一定,这个”不”字不好说。”
“那你说,他生病是真是假。”
“十之八九是真。”
王尔豪又想起一个问题,”那他怎么不自己到医院来,咱们的规格还招呼不了他。”
“我想他一定是不想让人家知道他生病。”
王鼎新想一想,又说,”他信上没提什么病,但是肯定不是普通病症,阿林医通中西,内外双修,他们请过阿林,对于阿林的医术、为人十分了解,这次才又请阿林。不论是什么症候,凭阿林,不能治,控制住病情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
沉呤了一会,王尔豪说,”这件事,我觉得要听听阿林的看法。”
王鼎新叹一口气,”你和我都清楚他不会拒绝。不是因为他怕连累我们,之所以去;而是因为以他的个性,只要是病人他就会去,才不理会对方是什么身份地位,而且病是越难治,他就越觉得有挑战性,才更要治。他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健康人和病人。”
“我只是怕万一有个差池,一生堂会对他不利。这次和前几次不同,这次生病的可是龙王,如果。。。”
“不要再提了,我也是怕这个。”
两个人再次沉思起来。
终于,王鼎新开口,”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上班了叫阿林来,我同他谈。”
“要不要告诉老熊?”
“先不说,等阿林看一段时间,如果治得顺利,再说。免老熊担心,反生意外。”
事情,就这样决定下来。
林子心一到急诊室,当更的护士沈珍丽就通知他,院长有请。
踏进院长室,发现正副院长都在坐,一副鸿门宴的样子,林子心倒先笑起来。
“我已经答应了在本院的研究院读眼科,并且已经正式拜会过眼科黄柄全教授。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林子心以为是为了自己想出国读眼科的事情。
王鼎新一脸严肃,”阿林,来看看这个。”一面取出一个黑色信封。
林子心一愣,原来不是说读眼科的事,一手接过信封。
看毕,挠着头苦笑着说:”他们又要我出外诊,我不方便出去,请病人来岂不是更好,医院里医疗设备又齐全。”
“你先看看让你外诊的是什么人!”王尔豪说。
“哦,是龙王。”
“你就只有哦一声吗?”王鼎新板起面孔。
“不然怎么样。”
“你愿意去吗?”
“去。”林子心答的极简单。
“阿林,你仔细考虑过再答。”王尔豪强调。
“我去。”
“那么,请交接一下手边的工作,目前脑科你主诊的病人,可先转至李医生处,如无意外,后天一生堂派人来接你。”

“是。”
“去吧。”
林子心离去之后,两位院长相视苦笑。
“他什么都知道。他不会不去的。”王鼎新轻轻摇头。
“可千万别出什么事。”
“可以带着他的机器家务助理去。”
“那又如何,一生堂必定会细细检查。而且,那不过是一具家务型机器人。”
“寥胜于无。”
最后,王鼎新再次强调,”你知我知即可。万不可告诉老熊。对外,只说阿林外诊。”
“我知道。”
停片刻,王尔豪提议,”把这件事告诉阿明吧。”
“不要。一生堂知道阿明同阿林的关系。这样吧,如果阿林有事,第一时间招阿明回来。必要时我自会出面和阿明上司谈。”
“就依你。”
三天之后,林子心带着玛丽安,在医院的某个侧门旁,等待一生堂来接他的人。
一架黑色房车驶来。
车上,走下一个年轻男子,摘下墨镜,看着林子心。
“林医生,你好。”
来人是龙王身边的军师之一----诸葛。
林子心与诸葛有数面之缘,不算陌生人,而且他很清楚诸葛在一生堂的地位,诸葛来接他,看样子龙王真的病的不轻。
车子飞驰而去。
“如果到目的地再介绍病情,你会不会认为我不敬。”
“哦,不。”
“那么到了再说吧,而且,情况真的比较复杂。你看过比较好些。”
一生堂总部,位于香岛市郊半山面海的一片树林之中,这整片山头,都属于一生堂名下。
走进一生堂,林子心感到,气氛明显与以往不同。
一走进大厅,就看到几个黑衣人在座,脸色沉静,整座大宅更是静的让人心悸。
那几个黑衣人一见林子心到来,马上迎了上来。
林子心打量一番,他都认识,于是微笑点头。
青龙,一生堂黑组的负责人,对林子心说:”请马上来看看龙王好么?”
“好,待我换好衣服。”
换上医生服,林子心随着青龙,来到一生堂内的医疗室。
医疗室内,早有灵芝在等着,引着林子心,来到病房外,看一眼林子心,才一手推开门。
走进病房,林子心看到龙王躺在透明隔离罩内,带着呼吸器,不由暗想:已经这样严重了吗?
和灵芝走进隔离罩,林子心看清了龙王,他的脸色很不好,明显是失血过多造成的。
灵芝轻轻揭开龙王身上的白色无菌罩,龙王的病体暴露在林子心面前。
“呵!”林子心不由抽一口气。
龙王受的是外伤,三道巨大的伤口,从他的左肩下,横惯他的身体,延伸到右腰部,伤口颇深,可能已伤及内脏。
让林子心感到意外的是,一来伤口很奇怪,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只巨大的爪子,自龙王的身上大力猛抓过去一样,什么样的动物,能有如此巨大的爪子呢?二来,伤口上,附着一层白色的黏稠状物质。
林子心放下好奇心,先检查龙王的伤势。
外伤已有人做过处理,内脏伤及并不深,都已妥善治疗。所幸伤不及骨。
检查完毕,林子心向灵芝示意出来。
“怎么样?”青龙急忙问。
林子心看着灵芝,”外伤是你动的手术吧。”
灵芝点点头。
“做的很好。那白色物质是什么?”
“就是不知道,才请你来呀。”灵芝紧锁眉心,”其实如果只是外伤的话,并不是太凶险,但是就是为了那白色的东西,它们附着在伤口上,去除不掉,而且好像有生命似的,即使是切除伤口附近的肌肉,它们仍能生长出来,真令人头疼。它们,令破裂的血管无法愈合,病人不断失血。伤口这样子无法愈合,龙王后来就一直晕迷,这样下去,即使无其它病变,迟早,龙王也会因这样失血而。。。”灵芝不敢再想下去。
“有生命,什么意思?”
“我试着将附着着白色物质的肌肉组织切除掉,但是不久,就又在伤口处又长出来。它生长的很缓慢,但是绝对是有生命的,我对它束手无策。”
“好奇怪。”
“你有见过类似的东西吗?”青龙问。
林子心摇摇头。
换下衣服,大家回到大厅。
林子心看一看,龙王身边的保镖和贴身手下都在。
青龙、诸葛、雾影、紫枫,还有灵芝,五个人都用焦急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我想,我得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了。”
青龙咳一声,”林医生,如果你需要什么,只管吩咐即可。龙王治好之前,你不能离开。”
【医生故事之魑魅魍魉等系列(上)—林紫绪】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