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婚礼—waterylt水

时间: 2016-07-03 12:10:58 分类: 今日好文

【婚礼—waterylt水】
婚礼

前篇(倒霉被逼婚的牺牲者)
那,伊恩。
这蕾丝很漂亮吧?要不要?想不想要穿?
爸爸说男生不可以?谁说不可以,你看阿生都穿了...阿生你穿一下,骗伊恩一下没关系啦。
喔很漂亮呢~
伊恩记住喔,以后穿这些漂亮衣服的时候,一定要刮毛喔。刮毛是什么?喔这个你以后长大就知道了......
一定要刮毛喔。
+++
姊姊走了。
跟姊夫...准姊夫森生两个人一起,在婚礼的一星期前出海钓鱼,却因为小游艇上的引擎失常和其它问题,跟着游艇一起炸成碎片了。
伊恩得到消息时还对着电话说:「妈,姊昨天才打电话给我...应该不会是从阴间打来的吧?」
怎么也不敢想象,强悍的姊姊阴魂不散的姊姊美丽的姊姊......就这样走了。
不过,至少有准姊夫在身边......他们两个是一起的。
伊恩的母亲哭的很难过,所以就把电话交给了父亲:「伊恩...虽然现在讨论这个不太好,但是我们还是想要问你的意见...」
你愿不愿意继承史密斯家族?
「爸...我不希望我的学生发现原来他们的美术老师是黑道老大,而且这种『老师原来是黑道』的戏码也有点老了。」伊恩突然看到自己的画室里的角落,有一张实在是丑到极点的涂鸦。
是准姊夫跟姊姊画的,两个月前两个人才来自己这里捣乱,吓跑了自己假日固定来学画的学生。
伊恩突然好难过。
在回去本家前,他用一张黄色3M的便条贴写着「史上最丑的画」,然后贴在那张涂鸦之下。
+++
一般人可能会觉得身为一个历史满久远的黑道家族,其本家或者是总部应该是在纽约、波士顿、东京这种超级大都市。
但是史密斯家族,跟他们随处可见的姓完全相反,他们的本家在美国最大的州。
阿拉斯加。
原因是第一代遵照行里的习惯将本家设在纽约时,嫌人太多人口太密集,担心总有一天会得到人群恐惧症,所以就搬到亚利桑那州。
第二代发现亚利桑那州太热了,就决定要找一个既没有太多人、又凉快的地方。
原本第二代是想要干脆搬到南极去的,但是被手下们给说服了,终于折衷搬到阿拉斯加,一直延续至今。

伊恩在高中时就离开阿拉斯加,到加州的寄宿学校读书,就从来没有回到本家了。
那时是暑假,阿拉斯加不会很冷,伊恩刚下飞机就看到两个穿着休闲服、手里拿着「伊恩?史密斯」的牌子走过来。
「少爷,辛苦了。」
「......」伊恩很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毕竟被这样接待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爸妈还好吗?」
「族长还好,都很期待看到少爷。」

大概坐了三十几分钟的车,伊恩总算是回到了自己小时后所成长的地方。
「伊恩!」伊恩的母亲,凯瑟琳?史密斯冲了出来,紧紧的抱住自己唯一剩下的孩子:「是不是你姐不死你就永远不回来了!?」
「妈!」伊恩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办。

伊恩马上去看姐姐跟准姐夫...正确来讲,是一堆莫名其妙的碎片,因为人都炸的不知道哪里去了,可能连肉碎都被鱼虾给吃了...阿拉斯加的海产很丰富。
没想到明明就是要去钓鱼的两人,居然自己变成鱼饲料。伊恩心理想着,看着唯一认的出来的东西:几件姐姐跟准姐夫的衣服。
看来史密斯家即将会有第一对衣冠冢了。
这时,律师对伊恩说:「令姊与其未婚夫有留遗物给您。」
听说是姐姐跟姐夫之前就先写好的遗言跟收藏好的遗物。
伊恩忍不住正坐起来,律师在伊恩跟父母的严肃目光指示四个男仆将两个银色箱子扛上桌,很严谨的拿出一把钥匙,众目睽睽之下打开了箱子。
「......这些,是姐姐的...?」
「令姊要给您的遗物。」律师很恭敬的说。
凯瑟琳哭了出来:「喔伊恩!你看你若伊多疼你...」
「送我两箱蕾丝女装是疼我吗!?」伊恩虽然是生气,但是也快哭出来了:「说什么我都不穿,就算穿了也不刮毛......」

丰盛的海鲜大餐之后,伊恩看着房间内那两大箱姐姐遗物就觉得头大,于是决定去院子走走。
家里管家先生养的黄金猎犬,乔森,看到伊恩时还有些警戒。毕竟是在伊恩不在时新养的狗,听说是因为管家先生觉得有几只动物会让父母亲快乐点,让本家热闹点。
乔森观察了再庭院里面漫步的伊恩一阵子,然后就低头睡自己的。
伊恩漫无目的的走,不知不觉居然又走进了室内,来到一个旁厅──算是家庭用的小客厅吧,长方形的矮茶几上放着几个皮箱,里面就是姐姐跟姐夫的遗物,还是打捞了将近四五天的结果。
他缓缓的坐下,然后摸着皮箱。
「姐姐,别闹了......」
像是他那个从小疼爱他又爱欺负他的姐姐就坐在面前。
那个从小就被当作族长继承人培养的姐姐,艾琳。
「姐姐......别闹了,大家都很难过,你这次的胡闹一点也不好玩,有失身分。」伊恩轻轻的说:「我...我穿你那箱子里面的女佣装......你给我出来,不要玩了。」
他的对面没有半个人。
「我...我会刮毛的。」
还是没有人。
+++
伊恩发现自己被困在本家了。
在准备姐姐跟姐夫的葬礼同时,伊恩也陆续的被父母跟一些长辈们用连续的疲劳和说服轰炸伺候。
原因是,他是史密斯家族里面这一代唯一的人。
「妈,我真的不希望我学生过几天在电视上看到我......」伊恩头很痛:「而且你看,我只会画画跟教画画,但是我连姐姐跟姐夫都教不好。」虽然原因是那两个人天生就没有绘画细胞。
凯瑟琳马上说:「没关系!想想看,很会画画的优雅族长......」好像四周充满了红心。
「但是,妈,你看一下我的外表...呃,还有谈吐,你觉得我适合吗?」
凯瑟琳──还有他身后的一整批人,豪不掩饰的大大方方的将视线在伊恩身上上下一动了几遍。
「唉......」
「......」你们叹气跟失望的也太夸张了吧?虽然目的达到了,但是伊恩还是觉得自己自尊受创。
「那怎么办!?史密斯家要有族长啊!我还想要你爸爸明年就退休呢...」凯瑟琳懊恼,然后又突然回复过来似的:「伊恩!」
伊恩很小心的应了一声。
「你结婚吧!给你一年的时间!结婚生子,这样子我可以先等个五年...十年,到时候就把族长位置交给你的孩子,我可爱的孙子!」
「妈...那时小孩也才十岁而已......」伊恩有些不爽的说:「...而且你要我现在从哪里生小孩啊?」
「赶快结婚啊!」
「......」伊恩真的头很痛,像是有人在他的脑袋里面一直反复念着艺术史的年代表。
接下来不知道母亲是吃错药还是怎么的,开始准备帮伊恩相亲。
这次居然连父亲都没有阻止,淡淡的说:「你也差不多该结婚了吧?」
伊恩不可思议的说:「我很老了吗?我在学校还算是年轻老师之一耶。」
事实上伊恩也才二十五而已。
「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先帮你找个童养媳,就跟你姐姐和森生一样...」母亲看着一堆下人送来的资料:「现在要跟对方好好的了解了解也没多少时间了。」
说的好像都是伊恩的错。
而且伊恩觉得自己并不会像姐姐一样幸运,可以找到森生那样子的好男人。森生是在父母决定要姐姐当族长继承人之后找来的,跟姐姐差一岁,名副其实的史密斯家族童养婿。
也不知道森生到底是父母从哪里弄来的。

因为在本家孤立无援──所有人都认为伊恩应该要继承族长之位,所有人都自动忽视伊恩那个跟黑道一点也不相配的外表和气质──伊恩这几天过的很郁卒,好像连狗狗乔森都在逼他结婚似的。
终于,葬礼的日子到了。
难得的一天,没有人跟伊恩提起要结婚生子的事。虽然也没有人哭,但是哀伤的气氛充斥整个本家。伊恩穿着难得穿上的全黑西装,手里拿着姐姐最喜欢的白玫瑰,看着眼前姐姐跟姐夫的照片,将玫瑰放上了衣冠冢。
有很多人来,但是伊恩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其它人──从小都是由姐姐跟姐夫出面应客的,他甚至知道有不少家里的客人把他当作「足不出户、个性羞涩、只会画画的小儿子」。
呆呆的站在一旁看了这安静但是庞大的黑色怪兽人潮,伊恩决定要落跑。
他回到庭院,想要从自己房间的落地窗回去睡个午觉,却看见落地窗前有一个身穿黑色的男人正探头探脑的偷窥自已的房间,顿时有些生气。
「这位先生......」有点故意的,伊恩突然开口想要吓那个男人。
男人的确是被吓到了点,猛的转过身,有些茫然的看着伊恩。
「请问你在我的房间前看什么?」男人很高很瘦,脸部的线条很凌利,两颊严重内凹,还有深深的黑眼圈,但是......怎么看都有点像是个竹竿人,腿实在是有点超出比例的长。
「这是...你的房间?」男人指着落地窗。
伊恩点点头,还没来的急说话就被男人一把拉住,往庭院的出口拖去。
「喂...!?」伊恩看着男人抓着自己的手掌,手指也是长的离谱,像是树爪一样,抓的很用力:「放开我!」
他伸出自己也不怎么短的脚,往男人的腰部踢过去。
喀。
伊恩呆住了,没想到...男人的骨头那么脆弱,一踢就发出令人肉麻声音。
男人不怎么在意,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发现伊恩踢他似的,使劲的拖着伊恩走,后者一直「放开我!我要叫人了喔!」吵个不停,男人突然转身,将伊恩往庭院的墙边推。
伊恩的后背撞上红砖墙,有些痛,他还没办法反应过来之前,一大片黑影笼罩住绿色的草坪,伊恩一边想着「不会吧」一边慢动作的抬头──
直升机。
男人抓了直升机降落下来的两条带子,拉过傻住的伊恩,将复杂的带子扣上伊恩的腰和手等,然后也动作迅速的帮自己的扣好。环抱住伊恩,两个人突然用不可小看的速度往上升。
「喔不...你一定是在开玩笑的...」下方传来狗叫声,伊恩不可思议的看着底下越来越小的乔森。
男人的手紧了一下,伊恩用像是在看鬼的眼神看他。
「你的名字是?」男人问。
伊恩的嘴巴忍不住张开。
「你都不知道我的名字还绑架我!?」
「名字?」男人不管他。
「......伊恩?史密斯。」故意加上了姓,看能不能让男人后悔他绑了个史密斯家族的族长继承人,虽然他还没答应要继承。
男人也没有被吓到,只是露出微笑,让他消瘦的两颊看起来更为明显。他握住伊恩的手,说:
「伊恩,愿意跟我结婚吗?」
两人还在半空中,缓缓上升着。
伊恩被塞入一架客机,然后回到了加州。
男人沿途都是紧紧的用他的爪子抓着伊恩,沿路又是拖又是推的,光是在机场就引来不少人的注目。伊恩感觉自己好像在作恶梦,不小心从阿拉斯加自己房间的床上飘到了加州。
他们来到了加州洛杉矶,男人完全没有当时跟他求婚(?)的深情和温柔,有的只是不耐烦跟着急,把伊恩推进一辆黑色的BMW之后,开始繁忙的狂打电话。
「我已经回来了,请Jason他们赶快去准备...还有客房...」
「...营养师来了吗?」
伊恩呆呆的看着车窗外,看着雾蒙蒙的Hollywood在山头上,像是在跟他说「你还是不要从这个梦醒来好了」之类的混话。
只来过洛杉矶几次的伊恩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车子停在一栋豪宅前,男人有些粗鲁的打开门,跑到伊恩这一边帮伊恩开门,直接把伊恩扯了出来,然后沿路扯往已经被佣人打开的大门。
一进门之后,男人用像是被火烧起来的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伊恩,低声道:「等我两星期!」
他把伊恩推给一旁候着的像是管家的人,然后继续对着手机嘀嘀咕咕的跑上楼了。
管家先生很有礼貌的对着伊恩行礼:「伊恩少爷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请称呼我Jason就好。」他也还只是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人,但是也是非常高,整个人很结实有力。看出伊恩还在呆滞状态中,他悄悄的叹口气,把伊恩领到一旁的大沙发上坐下。一个女孩端来了茶和糕点,轻巧无声的放在桌子上。
「那个...史密斯先生。」
伊恩突然回过神。
「......阿。」
「史密斯先生,您好,抱歉让您受惊了。」Jason将热茶端给伊恩:「我家少爷才刚从亚马孙河回来,不久才得知史密斯小姐和森生先生的事,所以很着急...行为举止可能有一点出格......」
伊恩瞪大眼睛。
「...咦?」
「少爷对于让你看见在这种状况的他很懊恼,但是又没办法...所以,还麻烦您等少爷两周,让他回复过来。」
「等、等一下...他在干什么?」伊恩指着旋转式的楼梯。
「少爷他要闭关两星期。」
「......啊?」
+++
于是伊恩就在洛杉矶住下来了。他可以自由的出入、使用任何设备、跟任何人说话,所以伊恩总结:他不是被绑架了。
他打电话给父母,结果很出乎意料的,爸妈似乎都很愉快似的。
『喔伊恩,你就好好的在橘形先生那里玩吧。』妈妈居然这么说。
「...原来他叫『橘形』?」伊恩的母亲是中美混血,这「橘形」两个字是用中文说的:「这是哪里的姓啊?」
『那个不重要...伊恩,需要我们先帮你们定下订婚的日子吗?』
「咦!?」
『妈咪那天有去跟Tiffany阿姨联络,她说他要亲自帮你设计一套礼服呢~』
「啊?」
『你们的请帖也已经印好了喔~珍珠白的呢!很漂亮,之后只要把日期也印上去就可以了...』
「欸?」
『唉,你这个孩子怎么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不怎么激动阿...那天在空中的求婚实在是美到极点了,妈咪好感动阿,你姐姐跟姐夫也一定是感动的想要从坟墓里面跳出来了~』伊恩的母亲继续说着。
「......」
挂了电话之后,伊恩叫来了Jason。
「那个......」
Jason像是在变魔术般的从西装内袋拿出一片光盘,递给伊恩:「这是那天的情况,假如史密斯先生想要看的话......」
「......我妈看到了...是吗?」伊恩没有接过光盘。
「是的,事实上少爷准备了大银幕,所以......」
全场的来宾都看到了。
伊恩好想要找扇窗户跳出去。
+++
住在「橘形」宅已经一星期了。
伊恩听从Jason的建议,来到屋子里的书房,看看有没有一些有兴趣的东西。
才刚踏入书房,伊恩就想起姐姐曾经说过的一个故事,一个有关会幻化成各种东西的王子的故事。
那个王子可以轻易的改变自已的外形,而且他时常把自己家捣乱,然后自己跑到各地旅行。王子家有一个他很自傲的书房,并不是那种到天花板、像是童话故事里面的大书房,反而是不大但是阳光普照的书房。没有很多书柜,因为王子只收藏最好的、或者是自己最喜欢的书。
眼前的书房有点像,四面墙之中只有三面是书房,中间有一套简洁的小沙发,另一边还有一张书桌和看起来很舒服、绝对标榜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书都排的很整齐,没有灰尘。
伊恩大慨看了一下一排书名,发现里面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些珍贵的书或者是名作,反而很像一般家庭的小书房,里面有现代诗集、小说和一些比较专业的书,伊恩甚至发现了几本食谱参杂其中。
有一整柜都是有关美术的书,有画集和名家介绍等,也有教如何DIY小饰品的书,让伊恩有些讶异的是,里面也有一本自己写的书!
...说是自己写的也不对,只是一本被厂商所托而写的DIY小书。
那是一本教如何做彩绘玻璃的书,说是彩绘玻璃也不太正确,就只是用铅条排成自己喜欢的形状,然后用专门的颜料填入,等干了之后就可以贴在窗户上。材质是会透光的,可以取代彩绘玻璃。
书里有附一些模子,伊恩记得是玫瑰花和一些直线铅条,但是手里的这本书这些东西都不见了,似乎是被拿去用了。
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书房、怎么样的主人阿。

有了一点兴趣之后,伊恩在吃晚餐时正大光明的跟Jason说:「可以告诉我更多一点事吗?好歹我现在也被卷入事情之中了。」
Jason很有亲合力,虽然跟伊恩家的管家差不多,但是不会让伊恩觉得很别扭。
他微笑的将面包递给伊恩:「你是说我家的少爷?」
伊恩很喜欢Jason这样说,好像是把那个男人当作了自己的儿子一样的亲近,而不是像伊恩家里的管家一样把少爷当作尊贵的火星生物。
「最近都没看到他呢。」
「那是因为少爷在闭关阿。」Jason很稀松平常的说,但在接收到伊恩疑惑的目光之后,微笑的补充:「您在几天之后就知道了。」
伊恩低下头...「他才刚从亚马孙河...」
「恩,才刚从亚马孙河探险回来。」Jason还是在微笑,只是这次的融入了一些宠溺的笑容:「少爷曾经当『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三年喔。」
伊恩想起了这间豪宅里面有很多照片,有企鹅、北极熊、熊猫、非洲草原等的照片,还有不少是小村庄的人民的生活照,的确是很有国家地理杂志的味道。
「那他现在是做什么呢?」说当了摄影师三年,表示是过去的事了?
「少爷说他喜欢独自一人行动,所以辞职了,现在只是常常在世界各地乱跑,拍到特别的照片就拿回去投稿。」Jason端了茶:「你能想的到的疯狂事情少爷都做过了。」
「疯狂阿...像是?」
「像是尝试各种毒品...恩,除了杀人放火抢劫绑架这类的。」看见伊恩惊吓的表情,Jason不禁有些懊恼:「但是少爷并没有毒瘾之类的...祇是尝试一下而已,他那种人要对某样东西很着迷还挺困难的...少爷是个好人,很温柔的好人。」
恩...想象不出来。伊恩想到沿路抓着自己不放的长爪子,开始在考虑要不要逃回家。

两个星期很快就过了,就在伊恩几乎以为自己在这栋别墅定居下来的某一天早上──正确的来说是清晨,这栋屋子迎来了平静许久之后的暴风雨。
伊恩的房门被撞开,一个人冲了进来,再伊恩眼睛还来不及张开之前刷的一声将窗帘拉开,外面夏天耀眼的阳光刺了进来,让伊恩发出一小声的惨叫。
「伊恩!」那人像是狗一样的扑到伊恩的床上,紧紧的抱住还没清醒的伊恩,使劲的在他的脸上发出「啵啵啵」的亲吻声,还一边口齿不清的说:「我的伊恩小宝贝...伊恩......小王子......」
伊恩眼睛半睁,呆呆的看着床头柜,和阳光普照的户外。
然后,他好像是看到姐姐跟姐夫站在床边。姐姐一脸得意的对自己抛飞吻,森生一脸歉意但还是很开心的样子。
「姐...姐?」
姐姐的嘴巴动了动。
咦!?
伊恩眼睛瞪大。
童...童养...童养婿!?
「呜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
伊恩坐在餐桌的一头,一直没有放下手里的餐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对面的人。
Jason在男人的脸上贴上可笑的Ok绷,然后轻轻的打了男人的脸颊一下:「好了,少爷。」
「呜阿,痛。」男人裂嘴。
「谁叫你吓到史密斯先生。」
「呜......对不起。」男人很可爱的对伊恩九十度低头道歉。
伊恩尴尬起来,手里的餐刀掉回餐桌上:「呃...『橘形』先生......」
「咦!不会吧,伊恩认不出我了吗!?」男人像是被什么东西在心脏痛击了:「我一看伊恩的房间就认出来伊恩就是小王子了......」
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阿......
「你就是把我绑到这里的男人。」这点伊恩倒是很确定,虽然眼前的男人已经跟当时的绑架犯长像完全不一样了──假如说当时的男人像是历经饥饿三十的难民,眼前的确是一个翩翩绅士。
但是脚还是不合比例的长,那像是爪子的手指也是,虽然两星期后手指圆润了不少,看起来就像是钢琴家的完美手指。男人的身材也结实不少,可以看的出来有着不错的肌肉分布。脸也是从几乎像是骷髅到几乎完美的型态,脸色光亮不少,连皮肤也白了些。
伊恩注意到男人的左耳垂有点不自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咬掉似的。
察觉到伊恩的视线,男人很大方的微笑:「很久以前不小心被食人鱼咬到了。」
食人鱼......。
一个猜测突然在伊恩的脑袋里成形,他有些惊讶的说:「难道你这两个星期......」
「恩,真是抱歉让你久等了。」男人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伊恩这里,在他的侧边跪了下来:「我是橘形,欢迎我的小王子大驾光临。」说完就要抓了伊恩的手来吻,伊恩吓的移动椅子。
Jason出现在橘形的身后制止了他:「少爷,你还没吃药吗?」
「药!?」伊恩更是瞪大眼睛,难不成这家伙精神不太正常...
橘形有些生气:「Jason,维他命一天不吃又不会怎么样。」
「你的肤色还没有回复过来呢...」
「我马上去吃......」

看着橘形乖乖的去吃综合维他命的身影,伊恩真的觉得自己要累倒了。
「要不是艾琳小姐跟森生先生突然离开,你见到的便会是这个魅力四射的少爷、而不是那个才刚从亚马孙河杀回来的野人了。」Jason有些抱歉的说:「少爷很着急,一直担心你会很伤心,所以什么都没想就冲到阿拉斯加去,到了之后才很后悔没有时间整理好自己。」
所以这两个星期是在......
「少爷很努力呢,尽力的配合营养师和美容师,一天也很努力的吃六餐把失去的体重和营养补回来呢...」
我的天哪......
【婚礼—waterylt水】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