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珠胎暗结—饭饭OTT

时间: 2016-07-03 10:11:30 分类: 今日好文

【珠胎暗结—饭饭OTT】
珠胎暗结

00
"小朋友,你好可爱哟────!"
一个身披黑色皮革大衣,还有一头酒红色的卷卷长发的漂亮姐姐站在我的面前十指合拢兴奋地说道。
我看著面前虽然很漂亮,但是由一见到我的时候就一直处在花痴状的姐姐,充满了疑惑。
"姐姐,你...没有事吧?"嘴里仍然含著棒棒糖的我,口语不清地发起了疑问。
"哇!你现在更可爱啊──告诉我,你现在几岁了?"漂亮姐姐开始玩弄我的头发。
"12岁......"
"12岁!?都已经快成人了,还长得一副可爱脸,珍稀动物!"漂亮姐姐面上满布惊愕的表情。
"小朋友,如果你告诉我你的你的名字,姐姐就会送你一份终生的礼物"漂亮姐姐此时已经蹲了下来,捧著我的小脸,用著认真的眼神看著我。
"!──!"突如其来的举动,还有那认真得吓人的眼神,把我口中心爱的棒棒糖也吓跑了。当我听到棒棒糖掉在地下的声音时候,因为舍不得美味的糖糖,我哽咽了起来。
看到涕泪涟洏的我,漂亮姐姐连连补充道"如果你认真回答了我的问题的话,姐姐就拿一块更美味的糖糖作为礼物送给你。"
听到有糖糖吃,我的眼泪就像开关自如的水龙头一样,马上关得滴水不漏。
"苇宁!"为了有糖糖吃,我马上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不知道为什麽,总觉得漂亮姐姐在知道我的名字之後,脸上好象闪过了一个阴霾的笑容,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好吧,苇宁,现在我就把我特意为你挑选的礼物送到你的手上,希望你喜欢啦──"
漂亮姐姐的话音刚落,却见周围突然起了大雾,渐渐地肩上的重量也随之消失,感到奇怪的我再度开了口"姐姐?"
但此时已经再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漂亮姐姐就是这样在我眼前消失了,然而我也没有浪费漂亮姐姐送我的礼物,一块在糖果店从未看过的花型糖果............
******************************************************
这是我在十二岁时候所发生的奇遇,自此之後,我便开始了我那比黑色墨水还要黑的悲惨岁月..................

01
哔──!哔──!手机的短信声犹如催命般地响起,打破了一片安静的办公室。我无奈地从裤兜里掏出了那部年事已高的手机,按下阅读键开始读取信息。
『恭喜你!你已"中奖了"!
请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将里身上所有钱财存入****里。
否则你将会倒霉一世。』
这些貌似是咀咒的恶意短信,几乎平均每周都会收到一条,而且每次所发过来的手机号码都不同,已经司空见惯了,而对於本来就已经霉运缠身的人来说,并没有什麽威胁性可言。
"无聊!"我像嘲笑般地对著手机上文字说道。但却招来其他人的奇异眼光,向四周扫视了一下,才发现已经当众出糗,我的脸红得像关公一样,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继续做手头上的工作。
夕阳无限好,只近在黄昏。从一栋非常有现代感的高楼里走出来,在夕阳的强烈照射下,我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回头仰看这栋大厦,就觉得自己能够在这里工作是第一次走运了。这是全市最具规模的企业──陈氏企业,经营种类多样,小至超市,大至国际性的连锁店开遍各地。如果不是老爸认识这里的人事部主管,以自己的学历和经验是绝对不能录用的,虽然只是一个下层的小员工,但在这里已经在工作了几个月,仍能相安无事,对於以前自己每做一份工作肯定不会超过一个月的记录来看,这已经是万幸了。想到这里,我不禁从心底偷笑了起来。
"苇宁,你等等我──!"从我背後传来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我应声回头,看著那个在我眼里逐渐放大的熟悉身影。
我开口说道"建新,有事吗?"
这是我到了这里才认识的朋友,当初刚进来工作的我,几乎什麽也不懂,而建新竟主动地当起我的前辈,指导我的工作。後来就迷迷糊糊、不知怎样就成了好朋友了。
"苇宁,终於有机会了!"建新上气不接下气,在我面前举起V字的手势,笑容满面地对著我。
看到如此表情,我打趣地说到"不会是我升职了吧?"
建新对著这没营养的回答,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说呀,升职这件事你就百分之百没机会了,只不过呢............"
建新的欲言又止,令我对这句话的内在含义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建新看到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於是右手搭上了我肩膀上,嘴角上扬"莉莉打算在明天晚上开一个升职庆祝Party,到时候你就可以找机会向她表白了。"
"我............"我听到了这个震惊的消息之後,说话顿时开始支支吾吾了。
建新看到我这样羞涩的表情,也忍不住窃笑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之後,径直走了。
莉莉跟我是在同一部门工作的同事,当我第一天前来报到的时候,第一眼看到她之後就知道她是一个标准的美女,我开始对她念念不忘了,这也许就是世间上所说的"一见锺情"吧。
"成功!一定要成功!"在回家的路上,我把我的手握成了象征胜利的拳头,暗暗下定了决心。
但是此时的我已经进入忘我的状态,完全无视行人们所投来的奇异眼光,甚至连家门也走过头了........................

02
夜幕降临,一盏盏霓虹灯像天上的繁星点缀在这个充满著现代气息的大陆中。而在这里要说是最令人入魔的莫非就是位於市中心的那"一群"酒吧街了。五颜六色的灯盏覆盖在街顶处,像是一个奇特的蜘蛛网,告示世人,这是一个另类的空间。
然而,在这个充满了靡靡色彩的地方里,一群白领的上班族正在享受著属於他们的狂欢之夜。
"庆祝莉莉顺利晋升为策划部的副经理,大家干杯!"
在酒吧的某个角落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一只手把手上的酒杯举高,而另一只手则握住一个已经满面通红的女孩的手,女骇微微地低下头,而脸上却溢满了甜蜜的笑意。
"怎麽了?莉莉,赶快致个词吧。"男子笑眯眯地对依在自己身旁的女孩说道。
"呃............"女孩抬起那红得像苹果的小脸,但还是什麽也说不出。
这对活像一对典型情侣的男女,就在人群的中央"打情骂俏"著,令人看得眼红。
"可恶!!!"我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杯子,牙齿咯咯地响起。建新看到如斯愤怒的我,畏惧地从我身边缩开,像害怕我会突然"大干一场",最後会祸及自己似的。其实也难怪我有这样的反应,要知道我在家里练习"表白"这一段就用了一个通宵了。现在......现在却一句也用不上场了,突然我觉得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小宁呀,你看上去似乎很累。不如先回去休息吧。"建新怀著一分关怀九分恐惧的心情向我说道。
明白了建新话里的意思,我咕噜咕噜地把盛满了杯的酒一口气全吞进肚子里,无奈地笑了起来。
"那好吧,我先回家了。"
建新像是如释重负一样,松了一口气。在万分颓废的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走出既嘈杂又昏暗的酒吧,外面灯光耀眼,突如其来的光线使我本能上眯起了眼睛,本以为走出酒吧会安静一些,谁知还是一样的嘈杂。看著这条每个都认为是七彩斑斓的街道,但在我眼里看到的却是灰暗无色。
"桃花依旧,人面全非"
这句好!不知怎的,非常适合我现在的心情。酸酸的、咸咸的,不明的液体从我的眼眶里溢出,我不禁仰天长叹"失恋呀......失恋呀............"
热闹过後是异常的宁静,走出酒吧街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了,但我还是不想回家,以前觉得家里是一个避风港,现在却觉得里面的空气不足够我呼吸,我需要更多的空气来填补我心中的裂缝。
就这样,我像只游魂野鬼一样,在人群渐少的街道上"漂移"著。
"嗯........................"
一阵莫名其妙的男子呻吟声在一条黑暗的冷巷里传出,我好奇地伸头察看,可是冷巷里仍是漆黑一片。当我认为自己喝多了而产生的幻听,决定再次往前"漂移"的时候,呻吟声再度响起。这下我发慌了,难道我的倒霉运又升级了?连"那些"东西都眷恋我!?
"不能!这绝对不是我的命运!!!!"为了证明我的人生结论,我决定探个究竟。
冰冷的冷巷里四周响遍清脆的水滴声,时而寒风阵阵,使黑夜里的冷巷更加阴森恐怖,蓦地感到自己就是置身在科幻惊僳片,勇探虎穴的主角。
脚突然被某种圆柱状的物体绊到,然而阵阵的恶臭味从脚下的不明物体处飘来............

03
"腐尸!?科学怪人!?还是吸血鬼!?"种种猜测不断像卫星绕地球似在我脑中绕过。正当我拔腿逃跑的时候,裤脚已经被那个不明物体的某一个部位抓住了。"呜......哇......鬼抓脚呀!!!"我拼命、拼命、拼命地摆脱脚下的束缚,但是那个不明物体还是死缠不放。我开始乱脚狂踢,然而踢到的竟然是───酒瓶。
长呼一口气,原来脚下的那个物体是醉汉。
"原来我不是遇到那种东西。"顿时觉得心里踏实多了,也庆幸自己没有一脚踹过去,如果像我这样狂踢,相信这个人就算不死都会半身不遂,我的下半生就会在监狱里渡过了......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个死缠难打的醉汉拖出了冷巷。
"为什麽我会遇到这种事情?"拿出我的那部爷爷时代的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
"不要......不要走。"蓦然,醉汉说出了含糊的语句。
使我不由地回头看了一下,这个令自己如此狼狈的"物体"。不看也罢了,看了之後就令自己立刻无地自容。
立体的五官,有著一双清晰可见的剑眉,从优美的轮廓上渗透出说不尽的英气,再加上这个人有著能与模特相比的标准身材,就像永远散发著热量的太阳一样。
"唉~~~~!上天真的不公平,同是男人,无论在样貌还是身材上都有著天与地的差别,WHY!!"
"不行!!我要给他毁容!!!!"我的嫉妒之火开始点燃遍野。
正当我要付诸实行之时............
呕,热热的、粘粘的、臭臭的糊状液体渗入了整条裤子。"该死!"怒视脚下的这个满身酒气的男子,再看看自己那条已经沾满秽物的裤子,真的是有愤说不出。
**************************************************
"先生,您的房间是406房,这是您的钥匙。"柜台的服务小姐彬彬有礼地从柜台前递来了钥匙,然後再报以一个(暧昧?)的笑容,把我看得毛骨悚然。
"她该不会把我看成是那种......那种什麽MB吧?"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拖著这个醉昏昏的罪魁祸首,艰难地来到了宾馆四楼的某个房间。擦了一下已经汗水成流的额头,理顺了气,才长呼一气,记得小时候自己在学校学过了一篇叫《A军长征》的课文,当时总觉得就只是走路过平原,又有什麽困难而言,"举步难行"这只是夸张手法而已,现在的我却突然充分体现到什麽叫做"举步难行"的感觉了。
凭著橘黄色暧昧的灯光,墙上影照出两个人影在慢慢地移动,把身上的人拖到了床上,富有弹性的床褥由於突如其来的重量而深深坠了下去,平整的床单也像水波涟漪的湖面,泛起一道道皱折。
打算抽身离去,但是失败。
醉酒男子的手仍然抓紧我的衣服,口里还说著呓语,就像一个在临睡前不让母亲离开的小孩子一样。我无奈地轻叹,伸手解开衣服的钮扣,为逃身而放弃了那件可怜的衬衫。摆脱了沈重的束缚,身体焕然一轻,舒展著筋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满身酒臭味,闻著这麽不堪入鼻的味道又令我想起老妈发火的情形,在这种不寒而粟的感觉的促使下,我毫不迟疑地走进房间的浴室。

04
热呼呼的热水把我身上的异味全部冲刷掉,当我走出浴室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多了。在这个时间回家是高危时段,半夜回家是我家从不允许的事情,因为会随时惹火老妈,回头看看那堆脱下来的脏衣服,我打消了立即回家的念头。
走到床边才发现自己的那件无辜的衣服仍在某人的手中,那是我唯一的一件上衣啊!我可不希望一大早就光著上身走在街道上引人注目,想著想著我决定去拯救我的衬衫。
从紧闭的手指里,又要在不能扯破衣服的情况下掏出衣服,难度确实很高,在多番尝试後,我放弃了这种策略,转而是用强的手段,衣服破了总比没有衣服穿的来得更好嘛。事实证明,这个策略是明智的,我费了一番努力之後,终於拯救成功,虽然袖子是破了一点。
正当我离开的时候,床上的男子像是已经发现自己手中的东西不见了,无意识地四处寻找能够抓到手里的东西。
抓住!
我的手腕竟然被男子抓住了,而欲将离开的身体也因为突然的动作失去了平衡,直往床上倒去。
"该死!TMD,你有完没完了?!"一连串平时不敢在人面前说的话语,今天终於爆发了出来。
"!!#¥*/%............"我一边继续出口恶骂,一边摆脱手中的束缚,但只是徒然的,男子的握力其大,我越是挣扎就越抓得紧,根本没有半点松开的意思,与此同时,男子的身体开始慢慢地靠近了我,像是一只已经发现猎物的野兽似的扑了过来。最後就只形成了一种暧昧的状态,两个人的身体重叠著。
"吓──!"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脑袋像炸开了一样,完全不会想到自己会遭遇到这种事情。
在我不为意的时候,自己竟然被男子强吻了!
男子灵活的舌头在竭力尝试撬过我的双唇,而我也在竭力捍卫著我的私域。在许时的纠缠後男子终於放弃强行进入,於是开始转向其他地方。此时我才醒起"逃脱"这两个字,只是在我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不明的痛楚已经从嘴角处蔓延开来,嘴角竟然被男子咬破了,条条血丝从面颊上流到雪白的被单上。
"啊──"由於生痛的关系,我不由地叫了一声。
而男子像是已经预想到一样,马上乘机掠夺了我的口腔,入侵了的舌头宛如一条大蛇,在进入了的地域里肆意破坏。
男子灼热的热气不断喷在我的脸上,努力睁开眼睛,但面前看到的却是一脸陶醉的样子。真的想恶打他一顿!!然而,这只是想想而已,因为现在我的双手已经被身上男子的魔爪紧紧扣住了,双腿的情况也是一样,被压得牢牢的,毕竟是八尺男儿的重量,想要轻易地摆脱可是难以登天啊。
男子的魔爪开始不安份地在我身上上下其手,游走著的手像是一个火把一样,点燃了身体各处。
"不行了,身体变得无力了。"不可否认,生理战胜了意志,小弟弟不争气地抬起头了,罢了,我放弃了挣扎,如今被压在床上,就任身上的男子尽情鱼肉吧,我绝望地闭上眼睛。
须臾,後庭感到有不和善的物体靠近,由於遭受到突来的入侵,後庭不断在拼命地收缩,企图把侵略者赶出体外,然而讨厌的感觉仍不断地涌上心头,男子灼热的庞然大物努力不懈地往入口里挤。
"啊──────"我声嘶力竭地喊叫著,流出了屈辱、痛苦的眼泪。那个东西终於冲破了防线,开始缓缓地抽插。本来狭窄的後庭,现在却在毫无准备的状况下被猝然撑开,继而流出了带有铁绣气味的液体,一滴、一滴地流出......而我的知觉却慢慢地失去,晕厥了...............

05
痛──!
手捧著小山似的文件,因为看不到前方的路,而撞到了附近的办公桌。好撞不撞,竟然撞到了我屁股上的旧伤,一阵阵撕裂般的痛感直蹿上脑,点点泪光在我眼角里泛出。
"TMD!都已经过了一个月了,该好的也该好了吧?"用著好不容易才腾出来的一只手像是安抚般地摸了摸屁股的痛处。
回想起那天早上的事情,不禁让我脸红耳赤,又感到无比愤怒,为什麽我会遇到这样的人!?!?!
************************************************
(某饭语:现在我们一起回到那天早上的时候吧)
清晨的空气是如此的新鲜,但对於我来说,就如已经污浊的空气,让人无法呼吸。昏迷过後的我,在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里,微微地睁开眼睛,环顾四周。但第一眼看到的竟是一个全身赤裸的男子侧躺在我身边,均匀的呼吸声告示这那人还在熟睡之中。受到如此精神上的刺激,我像小兔子般跳起。
"哎呀!好痛!"我无力地瘫痪在床上,感觉到全身都是疼,像一只只蚂蚁在我身上到处咬,特别是屁股,痛得简直磨人。
费尽力气地把自己的上半身依在床头,开始慢慢理清那乱成一团的脑袋,看著雪白的被单上的那星星斑点的血迹,再看看自己身体上所留下来的痕迹。须臾,得出的结论就是──"我被强暴了,而且是被男人强暴了。"无法接受现实的我,把脸埋在双手里,然而眼泪并没有因此而流下。本者男儿不轻易流泪的精神,艰难地穿上依旧肮脏的衣物,尽管在裤子内不断地流出那象征耻辱的乳白色浊液,迅速离开了房间。
走在路上,我从裤兜里掏出一个"肥大"的钱包,这是我特意的报复,拿走了那该死家夥的钱包,要他当众出糗,没钱付房金,看来也只有被抓去警察局坐坐的命运了,想到这里,我不屑地笑了起来。
"唷,真是有钱的少爷呀。"从钱包里看到的是一张张白花花的100大元的钞票,粗略数了一下之後才让我惊讶不已,这里的钱比我三个月的工钱还要多!不止这些,里面还有三张信用金卡,手拿著有这麽庞大数额的钱包,我的内心开始发抖。但最令我更心寒的还是另外一件物品,几张印著一模一样内容的名片。
「A市陈氏集团总裁
陈施恒 」
名片上的几个赫赫大字,即时令我晕倒在路上。
(回忆结束)
**************************************************
"陈氏企业的总裁呀,我们的老总呀。"我就像被催眠般地重复著这两句话。
说是被催眠还不如说是一个神经错乱的人更加恰当。仍然处於精神崩溃的我,无视每个人的眼光,继续我行我素的"游魂"。
"喂!小宁,你最近到底怎麽了?经常失神,是不是抵受不住失恋的打击?放心嘛,天涯何处无芳草啊。"建新抛出这一连串的话来,还不断猛拍我的背部,使我不由地干咳了几下。
我没好气地回瞪了建新几眼,刚想回驳的时候,却突然感到胃里泛酸,还未消化的东西开始涌上喉咙。
"不行,要吐了!"我掩著嘴巴,愤命地冲向洗手间......

06
"老哥,你真的没事吧?"站在洗手台旁边双手抱胸的苇静,冷视著扒在洗手台那里不断干呕的哥哥。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没事的人吗?"我艰难地转过头,用这沙哑的声音回应著这个只是来看好戏的胞胎妹妹。
"呵,呵,我说呀,老哥你现在的样子无论怎样看都像是已经怀孕了。"苇静笑眯眯抛下了这句之後就以惊人的速度逃离现场了。
匡啷──!我随手拿起杯子砸向门口处。
"死丫头!乱说一通,等块儿才来修理你!!"没等这句说完,一浪浪呕吐的感觉又再次上涌,就这样我继续陷入这场翻云覆海的呕吐当中。
自从那天起,我连续几个星期都在呕吐、头晕、乏力的窘境下生活。坐在镜子前,看到自己憔悴不堪的样子,摸了一下比平时瘦了一大圈的脸,痛苦地叹气起来。上天真的喜欢折磨人的,对一个有"医生恐惧症"的人施加病痛,真是魔鬼!有病看不得医生的我,现在只能向公司请病假,整天窝在家里"养病",而老妈却是以见怪不怪的态度对待我这个有病在身的儿子,抛下一句"自己去买药吃吧。"之後就跟老爸旅行去了。
唉~~~~~~~别人的父母当孩子都是个宝,为何偏偏我父母竟然当我是根草!?
******************************************
我这个人是相信有"雨过天晴"的。三个星期後我再次踏入我的工作地方,一个星期前还以为会就此告别人世的我,竟然在一夜之间身上的病痛消失得无形无踪,而且还食欲大增。
精神抖擞地跨入门槛,正准备以阳光笑容向各位久久不见的同事们打招呼的时候,部门的主管就已经把我叫到办公室里去了。
"解雇信?!这是什麽意思?"我疑惑地看著手上的白色大信封问道。
但部门主管说话的语气还是平静如水"也就是说,你已经被解雇了,信封里已经有今月的工资,你现在就出去收拾好东西吧。"
"我为什麽会被解雇的?"我话里有著说不尽的无法相信。
"这是上层的决定,我也帮不了你,你还是另觅高就吧。"说完了这句後,主管无情地把我关在办公室门外。
走出主管办公室的走廊,来到了那个以前还是属於自己的位置开始收拾东西,办公室里一片寂静,只是听到"嗒嗒"的键盘敲打声,而我也是静静的把东西一件不漏地往箱子里放。很快地,我捧著一个轻得不能再轻的箱子默默地离开。
【珠胎暗结—饭饭OTT】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