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一流二流三流—紫曜日

时间: 2016-07-03 09:45:45 分类: 今日好文

【一流二流三流—紫曜日】
一流二流三流

副标题:『一流作家二流演员三流爱情。』

1
自家沙发上坐著一个把头埋在膝盖中哭泣的男人,高浩成的心情已经不是一个『不爽』的词了得,身为现役作家的他,脑海中可以想出的恶毒词句要多少就有多少,但这时就算使用莎士比亚的台词来嘲弄对方,似乎也不是什麽值得夸耀的事情。
在又过了十五分钟後,沙发上的男人毫无止住泪的迹象......不、就算那家伙的泪要流的跟一天人体的排尿量差不多也无所谓,毕竟那样只需要提供超市大特价七包六十九元的面纸就好,问题是那种扰人心乱的哭......哀嚎声!
那种声音简直就是在对浩成说『你都不问我怎麽样了喔你这个无情的家伙好歹我也是你的表弟你这麽不关心我我就继续哭哭到你理我你真的不回头喔快点理我快点问我为什麽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说东国......你知不知道我再四个小时就要截稿了?」浩成从液晶萤幕前终於回过头,满脸堆著虚伪的笑容但左手却比出低级的手势。
坐在平价沙发上的男人叫做刘东国,是浩成的表弟,现役演员,眼泪收放自如,跟刘雪华当年有得拼。
「表哥......」充满哀怨表情的东国因为终於盼到浩成理他而准备跳下沙发,却被浩成一句『干!』给吓缩了回去。
「快点说我爱你!快点!」浩成面目狰狞的突然朝东国吼著。
「对你吗?」
「妈的你问题怎麽这麽多!是演员就快点说!」
虽然在心底反驳这跟是不是演员有什麽关系,但因为被表兄的淫威压倒,所以东国还是乖乖的说了:「我爱你。」
「干!说的这麽没感情!跟那个念台词平版、唱歌含卤蛋的周董一起去拿瞎眼的金羊奖算了!」浩成的毒舌本性在此爆发,某姓周名董的当红歌星被批评的一文不值。
这回影界盛事金羊奖将最佳男主角奖给了周董,关於这点浩成完全不予苟同,说演技没演技、说脸蛋也没有帅到让人眼睛一亮,尤其男配角还是大手型的人物,根据以上几点来分析,那家伙会得奖只能说是评审一时脑中风手抖投错票。
东国因为被提到痛处,刚才的泪雨梨花状态马上解除,随即朝浩成使用在剧团修炼多年所磨出来的感性语气道:「我爱你......」
「有好多了,嗯嗯......『梁陵华用著低沈沙哑的声音对李青青说我爱你,但李青青这时却拿起放在桌上的烟灰缸朝她挚爱的男友头上......』」
「等等!这回写的是谋杀啊!」东国瞬间明白自己的声音只是促进浩成脑中剧本的行进速度,忍不住大叫。
「不、这是爱情喜剧。」浩成理直气壮的回答。
「喜在哪里?」
「等一下女主角的父亲会出场帮女主角一起埋掉男主角的尸体,最後与女儿过著幸福快乐的生活。」浩成随口答道。
「......表哥......你唬烂我啊?」东国拧起眉不满道。就算他再蠢也知道浩成的小说卖点在於复杂的人情义理以及不时参杂的时事讽刺,所以再怎麽样也不可能朝著如此单纯的剧情走向HAPPY END。
「因为你好唬烂。」又转回头敲著键盘,浩成冷冷的说。
「表哥......」东国咬著下唇。浩成还是不肯询问自己的事情,那他坐在这里耗掉一个小时到底有什麽意义啊?
「你会不会叫春?」浩成又突然停下键盘问。
「啥?」东国吃惊的张大嘴巴。
「你想像一下被男人强奸发出来的声音然後叫给我听。」浩成的说话口吻不像有求於人,反而像个大老板般的使用命令句。
「这算什麽角色啦!」东国被突然指派到的工作抱著极大的不满,但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在这里又哭又闹的一个小时里,到底耗弱了浩成多少的灵感细胞。
「女主角的弟弟,在学校被学长强暴的很愉快。」浩成对於自己笔下的角色介绍怎麽听怎麽惊悚。
「哪里愉快!」
「因为很多人喜欢看被强奸者叫的很爽的样子,所以这是特别的读者服务,这种点缀画面比嘲弄执政者像只爱乱吠的狗还要讨好人。」
「那是男的耶!」
「你还真不了解现在市场,喜欢这种画面的女人很多,只要角色美形就够了。」
「我又不是写书的,哪里会知道这种事情!」
「我又不是演连续剧的,可是我却知道你演的每部烂戏。」
「你说我演的是烂戏!」东国被挑起了脾气,往沙发扶手上一拍就战起身来一副要上演斗犬的气势。他没有注意到浩成所说的那句话在删字後等於:『我知道你演的每部戏』。
「我只是想让你闭嘴。」浩成压著自己的左边太阳穴不耐烦的说。
「我就要哭给你听啦!」东国赌气道。
「在哭之前先叫几声,我时间快来不及了。」
「你干嘛不自己叫!」
「你在这里强暴我的话我就叫给你听。」
要不是从小就习惯表兄每回说话的语不惊人死不休,东国真的会吓到跌倒。不过听到这种实在有辱人气作家身份的话,东国忍不住道:「这种话你只能对熟人说呀,要不然其他人会把你当变态的......」
「已经是了。」浩成边说边开了浏览器,随便找了个日本的GAY片网站点选了试看的选项,不到五秒,Media Player便开始放映不到三分钟的做爱镜头。
「嗯啊啊......哈啊......嗯......不要......」音质普通的喇叭传出了沙哑低沈的男人叫声。
客厅一下子沈默下来,东国虽然知道浩成只不过是为了激发灵感而看这种东西,但是基於自己是正常向的缘故,就是觉得这种片很恶心。
试看桥段结束後,浩成把萤幕下缩到最小的Word重新放大开始打字,他连再回头都懒,因为他知道东国到底是因为什麽事情而哭的,他并不想安慰对方,因为从两人认识到现在,这种情况一再的重复发生,简直就像永不结束的梅比斯之环。
「喂......表哥......」
「这麽喜欢叫表哥就去演琼瑶大师的戏。」
「阿浩......」
「再叫一次那个名字我就去买烟灰缸砸你的头。」浩成冰冷的警告。
「以前不都这样叫的吗?」坐回沙发上盘腿,东国问。
不知道时什麽时候开始,浩成就不准自己再叫他小浩了,追问了多次的理由所得到的回答是『我年纪比你大,你当然要用尊称叫我。』
真是无聊透顶的理由。
「我觉得很恶心。」浩成说。
一瞬间觉得被刺伤的东国扁了下嘴,「你也可以叫我小国啊......」
「更恶心,天晓得我小时候怎麽会跟你玩在一起,麻烦的要命又爱哭,如果没有你在的话,我的童年一定过得相当愉快吧。」
受不了浩成利刃似的的嘲弄,东国是真的伤心到又想哭而开始啜泣起来。
「凯蒂说我很无趣......然後连你都说我很烦......」
如果是平常人受到这种对待,一定是马上掉头离去,但东国只是频频哭泣。因为浩成家是他唯一可以感到放心的地方,
决定要走演员这条路时,家里的人一致反对,当初唯一支持他的人只有表哥高浩成,其实浩成也没特别说什麽激励的话,只说家里可以借他住,要借钱也可以借。
浩成是个从十六岁就开始在各方文坛崭露头角的奇葩,写作类型非常多样化,有爱情小说、纯文学、短篇集、评论甚至报纸上的生活专栏都可以看到他的踪迹。
因为从国中开始就经常望著浩成在电脑前打字的背影,那时的东国怎麽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表哥会是如此的狠角色。
浩成没有上大学,他很清楚的知道写文章就是自己的天职,东国肯定,浩成脑中所装的某些特定知识与搜集资料的手段可能比某些大学中头衔有教开头的人更厉害。
他很崇拜这位表哥,但也同时在浩成开始在官方出版社公开发表文章後,明显的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态度变的非常的粗暴。
但也仅只是口头上的粗暴罢了,因为把浩成对自己说的话全部使用静音,单看行为的话,他对自己的各种支持却是非常明显。
如果真的讨厌自己的话,当初就不可能愿意资助自己去训练班受训吧?
「我说的是实话,你真的很烦,总是让我困扰。」
「呜呜......我讨厌你啦......凯蒂......」
「讨厌我就滚去凯蒂家。」
「你明明知道我们分手了啊!」东国声泪俱下的控诉,要伤心欲绝的落泪对他而言轻而易举,加上原本就有真实感情的激发,这下就算连不相干的旁观者都会为此而投下同情票。
但浩成硬是连眉毛也没动的紧盯著萤幕,只说:「这是第几个了呢?」
「你又戳我痛处!」东国紧说完紧抿著嘴。
「你不说我也很清楚,四年换十三个,我看你下次还是找个男的看看会不会终止这种记录。」浩成的嘲弄就像黏在身上的鬼针草,不但黏在身上时又痒又痛,而且还为数众多。
「去你的谁要变成死GAY!」
「光是这句话就可以被同志团体控告公然侮辱罪了。」
「管他去死,反正我不会要男的!」
「人妖呢?」
「你有完没完!有带把的我一概不收!」
「不哭了吗?」
「才不哭......」话才刚出口,东国发觉自己早没哭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每次因失恋而哭,就会被浩成弄生气,当气个半死时後自然就忘记哭了。
浩成是故意的。东国愣了一会儿。
「不哭了就可以滚了吧,你浪费了我太多时间。」
「你只在乎你的文章,一点都不想关心我!」浩成即使知道东国对自己好,但此刻他却选择忽略而转而责备浩成。
「你觉得我还做的不够吗?」浩成当然明白东国狡猾的部分,他太熟悉自己这个表弟了,东国不笨、要不然不可能在演艺圈混到有点小名气。
只是那种演员习性就是爱将所有人的焦点拉拢在自己身上,包括了浩成。而浩成讨厌那样,就算不用夸饰哀伤的感受自己也总是对他心软。
原因很简单,他本来就喜欢东国。
「够了够了、伟大的表哥,得过数不清奖项的表哥!没有你就没今天的我,这道理我还懂,但别用这点压我。」东国抽起一旁抓过来的面纸擦掉眼角还留著的泪。
「喂......你啊、真的这麽喜欢凯蒂吗?」
浩成的声音无法探知任何情绪。
「你当我刚刚哭假的啊!」
「我觉得很假,早就想告诉你了,别在我面前用你那种烂演技,真叫人不舒服。」
浩成想起小时候的东国,东国很会哭,连不小心跌跤都可以哭上十几分钟,但并不是那种嚎啕大哭,而是那种拼命搓揉著疼痛处、压低声音的忍耐鼻音。
从那时候起,浩成就知道自己怎麽样也没有办法丢下这个表弟不管了。
「不要说我演技烂!」东国愤怒道。浩成真是惹怒自己的天才,要不是因为对方是自己的表哥、是那个高浩成,他早就一拳挥过去了。
他过去辛苦磨练的各种演戏技巧,才不容他人随便一句话就否定掉。而且他也很迷惑,明明是最清楚自己努力的浩成居然会说这种话,这让他更无法接受。
「承认刚才是在演了吗?」浩成从电脑前站了起来,环胸面对东国的怒意。
「你......!」东国无法承认也无法否认,浩成给的问题很狡猾,若回答不是,刚刚就根本不会回答自己的演技烂不烂的问题,若回答是,那麽自己对於前女友凯蒂的一片心意又算什麽?
「编辑快要来了,你可以去我房间睡一觉。我不会再回答你任何话,因为时间真的不够了。」
东国咬著牙转过身,依旧是满身怒气但却顺从的往浩成房里走。浩成说不会再回话就是一定不会再回,自己再找他斗也毫无用处。
再说他自己也有点心虚,跟凯蒂分手是难过没错,但哭成那样的确是太夸张了点。
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呢?浩成从那种一看到自己哭泣就会温言安慰自己的温柔表哥变成了了无论自己怎麽大哭大闹都鲜少回过头正视自己一下的冷淡家伙......
待确定东国进入自己房间并把门确实带上後,浩成这才对著电脑慢慢的吐出:「你哭个屁啊,我还比较想哭吧?」

高浩成在新日出版社的责任编辑是他的高中同学陈敬荣,当初浩成的散文被刊登在报纸上的时候,陈敬荣便以朋友的身份跑来找浩成交涉,说能不能将文章集结後在新日出版社出版,对於浩成而言,只要出版的品质尚可、版权费也尚可,跟哪家签约都没有差别,而且来相商的人又是自己的高中同学,所以没考虑太多就答应了。
後来还陆续有许多出版社跑来跟浩成谈签约的事情,却都被陈敬荣像尊门神般的档在门外昭告著『高浩成是新日出版社的人,你们这群混蛋少来跟我抢哇哈哈哈哈』,对於这种过份霸道的行为,浩成也没有说什麽,反正他平时也不爱跟不相干的人打交道,陈敬荣正好像只忠实的看门狗替他档掉无谓的干扰。
「有其他人在吗?」陈敬荣手提著两杯巷口快可立卖的珍珠奶茶前脚才刚跨进来,後脚就嚷嚷起来。
因为陈敬荣有看到门口的鞋柜上多出了一双名牌运动鞋所以才问的。
「有个明星在我房间睡觉,你可别嚷的太大声。」好不容易在最後一刻赶完本月连载的进度,浩成呼口气後按下了列印键。
「你说那个叫做刘东......东什麽来著的表弟?」陈敬荣很自动的坐到沙发上帮珍珠奶茶插上了吸管。
虽然他老早就听说过浩成有个表弟偶尔会跑来他的住处待著,但自己因为跟他来的时间总是错开,所以没打照面过,今天也不知道算巧还是不巧,这次终於有处於同个空间,但却因为对方在睡觉,依然还是没机会亲眼拜见演员风采。
「艺名叫做东凉,本名叫东国。」浩成道。
「啊、就是那个演八点档『爱上天真淑女』中跟男主角是情敌的那个家伙嘛!」陈敬荣说完嘶嘶的吸著奶茶。他会知道这个并不是因为他有在追,而是因为老姐与老妈超喜欢这出,不得已待在客厅时就会看到,有时自己实在是忍不住吐槽剧情时还会被两个女人一齐炮轰。
「嗯、叫做李岸伟......怎麽听都像随便乱取的名字。」浩成听著喷墨印表机发出的吱吱声,「黑色墨水快没有了,下次帮我带新的来吧。」
「遵命!高老师!」陈敬荣嘻皮笑脸的回道。「名字的事情怎麽样都好啦,我还看过有别的作家把自己笔下的男主角取名为『陈大功』与『历大业』的咧。」
以一个专业作家来说,高浩成是个最佳典范,不拖搞、不随便、脾气也能维持在一般人能接受的范围内,而且也能够接受编辑的意见好好讨论後续发展。
当然最棒的是,浩成的文章真的很好看,不但笔触够犀利,而且还能让会意者忍不住噗嗤一笑,从浩成冷淡的个性与漠然的外表来看,绝非会使人发笑的那种,但他的文章就是很不一样。
像这麽好的作家,当然要第一个抢下来,更何况陈敬荣从高中时代看过浩成在校刊上发表的短篇後,就成为了他的大迷,他知道总有一天浩成一定会有能力出书,而那份稿子自己绝对要第一个看到。
想他第一次看到浩成的文章出现在报纸副刊上的心情有多激动,於是马上就联络了浩成,抢到了他第一本单行小说的出版权。
「我一直觉得浩成你不是个会看八点档连续剧的人耶。」陈敬荣有感而发。
「我会啊,只是不太看台湾的。」浩成微微的笑道。
「没办法,都是千篇一律那种剧情罗,愚蠢的要命......不过你会看那个刘东凉演的吧?」陈敬荣因为看到浩成的微笑而有点自豪,从高中时代他这位友人就不太常笑,也并非说是毫无表情,但真要看到他有什麽笑容也还颇不容易。
「嗯、有记得的时候就会看,但看他讲出那种老套到该丢到垃圾桶中的台词就觉得很想转台。」因为平时东国都很忙,如果不是因为他会主动跑来这里的话,浩成根本无法与他见到面,所以才故意转了被自己唾弃到死的连续剧,心想看看对方的脸也好。
结果後果总是让他大骂『干!这女人这麽蠢你好歹也挑个有品味一点的吧?』收场。
八点档中的男女主角通常在被爱情冲昏头之後就会变成智障,而接踵而来的所有企业风暴、人事风暴、家庭风暴全都是因为有了低能的决定而造成的,於是乎、群众智商瞬间跌落谷底,一群人蠢在一起。
「那是编剧的问题。」
「最近的编剧有很多毫无品质可言。」浩成看到印表机哔一声的停下来,便将印好的稿子抽出叠好,并订上了钉书机。
「是啊,尤其是三意电视台从那个『啪啦火』到现在的『银色摩天轮』系列,真是越来越没品了,我还想说这种每天都在互相呛声的东西应该没有人要看了吧?结果上周我回宜兰老家,发现路边槟榔摊的小电视每间都准时收看,我的妈呀,真是超恐怖的。」
「可以学习怎麽用台语骂人也不坏。」浩成觉得他这个朋友也可以去当演员,陈敬荣总是能很快的逗自己笑出来。
「拜托好不好,真要学台语的话还不如看民视的亲戚卖计较,那个文雅多了,而且还有点寓教於乐。」陈敬荣噘著嘴。
浩成将一叠稿子交给陈敬荣,而编辑先生则把桌上另一杯珍珠奶茶朝浩成递过。每回陈敬荣来的时候都会顺便带上什麽零嘴饮料,如果对方是刚从宜兰回来的话,还可以吃到陈母亲手做的三色蛋与鸡肉卷。
「对了浩成,其实我今天不只是想来找你拿稿,还有一件事情想跟你商量。」陈敬荣等浩成坐到自己身边时才再继续说:「昨天『九大综艺台』的人跟我们联络过,说希望你能上他们的『纵横书谈』节目。」
纵横书谈光看名字就知道是访谈性质的节目,每周三晚上九点半播出,内容是对於最近出版新书的一些评论以及介绍。虽说是看起来还颇有文艺气息的节目,但为了提高收视率,除了业界作家、专门评论家外,同时也会邀请一些当红艺人来聊聊他们的看法。
节目主持人叫做林永欣,是个长相清秀而聪明的女人,她所提出的问题虽然有时刁钻但却有深度,若有时应对一个出差错,可是会让观众觉得这艺人不过是空有脸蛋没有脑袋的笨蛋。因此没有两把刷子的艺人还真不敢上她的节目。
「为什麽是直接找上你们出版社而不是直接找我呢?」浩成狐疑的问。
「其实是直接找我,不知道他们从哪查出来的,知道了我跟你不只是编辑跟作家,而且还是好朋友......大概是之前你都把性质类似的节目拒绝的关系,所以他们才会觉得可能由我这里下手比较有用吧?来接洽的人还给我一罐阿里山乌龙茶,是一斤三千的那种喔!」陈敬荣苦笑著道。
「你被收买了吗?」浩成咬著珍珠奶茶的粗吸管。
「是来收买你的呀,你不是在饮食文化杂志上有写过一篇关於养壶与喝茶的文章吗?而且只要是你的书迷,几乎都会知道你的兴趣是泡茶吧。」陈敬荣说完,拉开放在一旁的黑色大背包,先从里头拿出一罐外包装精致的茶叶放在桌上,接著将刚拿到的稿子仔细的装到背包中。
「是特等茶呢。」浩成瞄了眼茶罐上的金边红色贴纸。
「有什麽差别我是分不太出来啦,反正你泡的茶都很好喝。总之我是觉得对方好像蛮有诚意的,而且那节目也不错,要不要考虑一下?」
「是什麽时候要录?」
听浩成这麽问就代表应该有机会,陈敬荣忙说:「下个月二号,录完之後的隔天就会播出了。」
「三号不是又是你们出版社的截稿日吗?这样太赶了。」
「哎呀高老师,我还不了解你吗?只要你肯写的话,一天一万五千字都没有问题呀。」陈敬荣陪著笑脸。
「......陈敬荣......你还收了什麽好处?」浩成眯起眼问。
陈敬荣犹豫了一下,来是决定老实说道:「那个呢......其实你也知道嘛!电视台的人可以拿到一些很热门的演唱会门票......」
「谁的?」
「......气志团......」陈敬荣被浩成锐利的目光打量的全身发冷。
「有几张票?」
「两张,还是前排的喔,你也知道这种机会真是超......难得的,小芳也喜欢气志团,我正打算邀她一起去呢。」陈敬荣幻想的小芳兴奋的表情,心情就一阵乐陶陶。
小芳的本名叫做王茜芳,跟陈敬荣同属新日出版社,两人都是编辑,而陈敬荣一直对於小芳的活泼开朗非常心仪,但又总是无法老实的表达感情,所以他想趁这个大好机会好好的增进一下彼此的关系。
「这样啊,那你应该不介意『跟我一起去』吧?」浩成再度露出微笑,但笑容中透了点阴狠。
居然就为了两张票而把自己卖了?这样的话才不让这家伙称心如意呢。
高浩成意外的,是个在某些地方会耍小心眼的人,即使平时都掩饰得很好。
「咦!」陈敬荣的声音只能以惨叫来形容。
「身为我的书迷,你应该也晓得其实我是个哈日派的吧?」
「可是我、我只记得你喜欢林明日香跟鬼束千寻啊!」陈敬荣哀嚎道。
「不不、『偶尔』我也会『突然』喜欢『暴走族』的......尤其是被朋友给『卖掉』了的时候。」浩成无辜的说著,将修长的手指搭在陈敬荣的肩上,刻意加重语气道:「你他娘的不会给我拒绝吧?」
「我很乐意......」陈敬荣在心中痛哭失声。哎呀哎呀......亲爱的小芳啊......又要离他而去了......
「那麽就这麽约定啦、亲爱的敬荣。」
「请不要用你那张一点也没笑的脸使用小少女语气,这样对心脏不好。」陈敬荣揪著自己的胸口呜呃了声。他当然还在心痛那票......虽然自己是浩成的书迷,跟他一起去听演唱会似乎也不错,但小芳啊啊啊啊!
「这样啊,那麽下一本书就给木鱼出版社好了,对方开的条件不错......这样你就不必看到我的脸了......」
「啊啊啊高老师!高大爷!请千万别这麽说呀!是小人不对,小人下次不敢了啦!」虽说对自己的卑躬屈膝感到很无力,但陈敬荣再怎麽说都绝对不会对浩成这颗文坛之星放手。
【一流二流三流—紫曜日】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