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暴风之舞(上)—林紫绪

时间: 2016-07-03 09:14:55 分类: 今日好文

【暴风之舞(上)—林紫绪】

大都会,2019。
1
昂星带着几分疑惑的表情,随着飞龙走进了香岛市最大,也是亚洲最大的夜总会--天空城。
"你知道我不泡夜店。"
"这个就是新任务。"
昂星----隶属于亚洲最大、历时百余年的黑社会组织- 一生堂--的杀手。看外表,没有人能猜的出这个27岁的、脸容平和、长像普通的男人是杀手。倒不是杀手有脸谱,而是说从外表,最起码昂星长得和那些影视剧中一般的杀手样子不同,他看起来,更像邻居家那个亲切友好的大哥。
飞龙拉着昂星坐到了天空城大舞厅的吧台前,叫了威士忌,看着周围穿梭的衣着清凉的美艳舞女,自顾自笑咪了眼睛。
天空城----香岛市最大的夜总会,也是亚洲最大的夜总会,一所夜之城。夜夜笙歌,灯红酒绿,是有钱人的销金窟,也是堕落者的天堂。这里,有最醇的酒,最美的人,以及红尘世界中的一切可以出钱买下的剌激。
天空城是一所综合性的夜总会,表面看起来,无非热闹些,舞厅和卡拉OK人多些,似乎很有迎客之道。其实除了正常的娱乐生意之外,这里同时还兼营赌场、妓院等其它生意,这是统统有执照的,因此更显得不同。凡是能在夜晚寻找到的剌激,这里都有,红黄黑白,一应俱全。
昂星静静地喝着酒,一面看着飞龙,直到两人都干掉了两杯,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在这儿真有任务?"昂星凑近飞龙,压低声音问,不动声色间,目光四处逡寻着。
"在这儿动手?是什么人?不会太引人注目吗?"
飞龙"噗"一声笑出来。
"你看你,职业病。不急,再等等我跟你说。"一面说,目光却注视着舞池内的一个少年舞者。
大舞池之内,舞客们跳的正酣。领舞的人背对着吧台,从背影看,是一个少年。乐队奏着恰恰舞的音乐,十分欢快,一群人个个跳得兴高采烈。领舞少年细细的纤腰随着乐声款摆,端得十分好看。
"飞龙,你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快说!"昂星再也忍不住了,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
一生堂的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姓名。
"昂星,你不是一向很沉得住气的吗?"
"我不喜欢这样的地方。"
"那真是遗憾了,未来的一段时间,你可能会常来。"
"为什么?"昂星一脸诧异。
"新任务不是杀人,是保护人。"飞龙终于要切入正题了。做为一生堂黑组----专门走私军火及做暗杀生意的分组----的连络人之一,他还是比较了解自己负责联络的杀手分队中的每一个人,同时也知道自己是以有任务为名,引昂星出来的,如果太长时间不说出任务,以昂星那个性板正的脾气,可是真的会生气。
"看到领舞的那个男孩子了吗?穿大花丝衬衫那个,三个月之内,保护他。"
"什么?"昂星大惊,"你把我当保姆!你?我!"
"别生气,组织是考量过的。"
"喂,飞龙,开玩笑不是这样开法,你老实给我说清楚。"昂星一脸严肃。
飞龙燃起一只烟,拉昂星到长长吧台的一个角落。
"天空城有多赚钱,你知道吧。"
"嗯。"
"天空城能帮我们洗多少钱,你知道吧。"
"嗯。"
"我们在天空城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你知道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飞龙露出坏坏的笑脸,能这样逗逗昂星真是好玩。他吸一口烟,终于还是认真说了:"黄组的朱雀,很重视这个堂口,而你要保护的那个男孩子,是这天空城的招牌。"说着,抬手一指。
"你说什么?"昂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没听错吧,要我保护一个舞男?"他看看舞池中的男孩,"他还是个孩子,舞男?"
飞龙笑笑,"他是天空城的另一大股东----东乡门钱老大手下的红人。都是在这个堂口发财,朱雀的意思是,不想把事情做的太难看,钱老大开口请我们保护,理由是一生堂的人更可靠,朱雀同意了。上面选了你来保护他。"
"喂喂喂,说清楚些,他为什么要人保护?谁会和他结怨。"
"我不是说了他很红的吗,"飞龙叹口气,"开价很高哦,比咱们赚的多。"
"谁跟你说这个,快往下说。"
"因为红啊,用某种形容来说,可以说是艳冠群芳,艳名远播啊。所以,也难免持靓凌人,持宠生骄,结果当然会得罪人了,而且也可能会有其它组织的人嫉妒,于是想要做掉他。前几天收到了消息。他现在可是这天空城的招牌,东乡门不想他有意外发生,但是也不想做的太明显,事情闹大了会影响整个天空城的生意。这里生意好,多少眼睛盯着呢。钱老大开了口,出钱请一生堂的人保护他,所以。。。"飞龙摊摊手,"上面就安排你保护他,三个月左右,他没事,太平了,就OK,收工数钱。"
"真的是舞男?"昂星重复。
"舞男,又称牛郎,别看不起人家。"飞龙知道昂星的为人个性,怕他瞧不起那孩子。
"我没有这个意思。"
飞龙再次抬起下巴一指,"看,就是那个,长得可真不错。"
昂星抬起头,仔细地打量远处的少年,他背对着他们,看不见脸,但从背影看已经可以判断出还是个少年,也就是十七、八岁左右,个子不很高,应该只有一百七十五公分左右,一头看似凌乱的挑染过的短发,实际是发型师精心的设计。
这时,乐声渐低,客人们纷纷走回坐位休息,有人走向那少年的身边,低语,少年向昂星他们坐的方向看来,然后随着那人走了过来。
飞龙按熄香烟,迎了上去。
"我来介绍一下,昂星,你的保护人。"飞龙对那少年眨眨眼睛。
这么近的距离,昂星看着眼前的少年,不由地在心中叹道:总听人说美女美女的,原来也真有美少年这一说。
眼前的少年,有着淡蜜色的肤色,衬衫领口敞开着,露出的肌肤光滑细腻,在灯光下闪着缎子般的光泽,柔和的五官,完美的面形,整张脸仿佛经造物主精心设计,又遣专人打造出来,纯黑而深邃的清澈眼眸,水汪汪的像会说话一样,真正是一双媚眼,长而极浓密的睫毛,挺直的鼻梁似希腊的雕塑一般,小巧红润的嘴唇,尖尖的下巴,极诱人的纤细锁骨,细腰,修长的甚至有几分夸张的腿。这少年真的非常非常的美,他一身兼具着少女的清纯柔美与少年的狂放不羁,尤其是他的眼神,带着几分媚惑、几分狂傲、几分迷茫,让人猜不透,不由的想走近他,为之着迷。
但是昂星的注意力并没有停留在少年美丽的面容上,他更多地,是注意着少年的眼睛,那双眼睛,似曾相识,眼底,有着一抹仿若透明般的伤感,仿佛很久很久以前,自己曾经见过。在哪里见过呢?又想不起来。
"你的名字好怪。"少年皱着眉头,他也在打量着昂星。
昂星个子很高,有195公分高,短短的寸头,棱角分明的面孔,但是整个人并未透出凌厉之气,相反,他总给人一团平和的感觉,他身材很高大,但不魁梧,应属于健康型,并不会让人觉得这个保镳是只大猩猩。
"喂,大个子,未来的三个月,你可要好好保护我哦。"少年侧着头,轻笑,眼神中流露出几分不屑。
"你叫什么?"昂星问。
"倾城。"
是了,他并不是配不起这个名字,虽不是女子,一样具有颠倒众生的本钱。
"你姓什么?"
"我没有姓。"
倾城拨了拨头发,露出一副"你怎么那么无聊"的表情,问:"那,你们打算怎么保护我,说来听听。"
飞龙笑答:"昂星是晚班出租车司机,每天下午7点左右上班,次日早3时下班,时间方面配合的正好,他上班时就先送你来天空城,然后你大约会在凌晨3时左右下班,先通知他来,让他接你回他住的地方,而他就下班。未来的三个月,你们要同住。你不在天空城的时间,都和他在一起。"
"什么!和他!"昂星和倾城同时叫起来,接着瞪向对方。
"我不要,我才不要和陌生人住在一起。"倾城马上反对,一想到要住到陌生而且很可能不会舒适的地方,就油然而生一股厌恶之情。
"放心,"飞龙马上回答,一脸坏笑,"昂星那里不会比你想的糟,而且,我们可以保证,和他在一起你绝对安全。"
"那,要是他就是其他组织派来害我的人呢?怎么算?"倾城突然问。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一生堂的人如果不可靠,那么,你也没什么可以信的人了。未来的三个月,你必须要相信他。"飞龙认真地回答。
"哦。"倾城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漫应着。
"那,"倾城突然露出一丝媚笑,细长的手指轻轻抚过自己的唇,"如果他对我做了什么,"他停一下才又说,"我要怎么办呢?"
飞龙明白他的意思,乐了,"不可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一生堂经过选择,才指定昂星做你的保护人,就是明白你所想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接着,飞龙又补了一句:"他可能会对任何人出手,但绝不会是你。绝对不会。"
"哦,"倾城挑高一边浓眉,露出一副"有意思"的表情,"那,要是我对他做了什么,可怎么办。"倾城又问,媚眼如丝般地盯着昂星。
昂星听出了他的意思,只觉得双耳烧的很热,同时又觉得,人长的好还真是占便宜,随随便便一个表情就很吸引人。
"没关系,那就便宜你了,免费送给你吃。"飞龙一脸戏谑。
这时,跟着倾城的东乡门的人开口了,"公司是这样安排的,倾城你暂时需住在昂星先生那边,因为很可能现在你住的地方或是天空城里都不安全了,我们是希望给你提供二十四小时的贴身保护。不在公司的时间,由昂星先生全程贴身保护会更安全些。明天,会送你日常用的东西过去那边。有其他需要只管提。"
"好吧,"倾城懒懒道,"多多关照了,昂星。"然后,挥挥手,转身离开。
离开天空城,飞龙开着车,一副轻松的样子。昂星则一肚子的不快。
2
"我讨厌这个人。"
"嗯。"
"我说我讨厌这个人!"昂星在飞龙的耳旁叫,"毛都没出齐的小家伙,什么态度嘛,现在的小孩真是越来越没礼貌了!"
飞龙不怒反笑,"那你还想他怎么样?一见面就对你鞠躬问好不成?我说你这个人就是不够意思。你刚才去了一趟欧洲,咱们想着让你休息休息,刚好有这么个优差,对你来说还不是玩一样的就干了,正好休息一下,三个月之后数钱就行了。有什么不好,而且这一票赚的也不差。上面让你接,是看中你,朱雀亲自向青龙开的口,怎么,朱雀大姐这不是明摆着表示,你是很出色的一个吗?你还在这儿给我大小声,不领情?"
昂星一下子变得讪讪的,眼高于顶的朱雀是从不轻易表露出看重了一生堂其他组别的人的,这实在是黄组掌门给自己的面子。
"而且,上面说,你刚出埠回来,交份轻松工作给你,让你喘口气。你连着出了两趟外差了,是也应在大本营留一留了。"飞龙看一眼昂星。
"老规矩,"飞龙正色说:"我现在问你,接,还是不接?"
"好啦。三个月哦。"
"咄,你以为人家愿意在你那儿长住,人家赔客人出去外游一趟开什么价,那都是天文数字!呆在你那儿。要不是真怕有人伤着这棵摇钱树,哼。"
"好吧,我保护他,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还得让他住在我那儿?"
"是上面的意思,我想大概是这样的贴身保护更安全吧,你要知道,他以前二十四小时在天空城,可是这样的非常时期,天空城太大,呆在天空城反而不安全。我倒觉得你那边更好。"
飞龙看着昂星露出的厌烦表情,再哼一声,"他赚得远比我们想的多,东乡门钱老大当他是个宝,生怕他有什么差错。你好好看着他吧。"
昂星回到家。他住在一处可以看到海景的大厦的28楼。那是一处保安很严密的大厦,这一切当然是精心挑选过的。
他没有见过他的任何一个邻居,他有时甚至觉得,自己是否有邻居,或者,这栋四十层的大厦,只有他一个住户。
不是没有孤独感的,但是,昂星自觉已是成年人,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昂星进门,先倒一杯水,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住所。
他从不当自己住的地方是家,那是因为他从来不觉得那是个家,在昂星的心中,家应该是有家人,有爱的地方,孤儿的他,几乎没有过"家"的感觉。
当然,和组织里的其它几位好友在一起时喝酒时,偶尔也突然让他有一种"与家人在一起"的感觉。但那是极少有的。
昂星住的是大厦中的一个小单位,只有一个卧室,以及客厅、厨房、卫生间和露台,每个房间的面积都比较小,只有卫生间大些,因为放了一只大浴缸。这是必要的,有时出任务回来浑身淤青,浸一浸热水当然很好。
昂星盘算着,真没想到会有其他人侵入自己的空间,他一向习惯一个人住,这下得把客厅理出来,放一只床进去应该没问题。那人来了让他挑好了。
想到这儿,昂星干脆马上动手整理,把自己的用品以及天天看的报纸、杂志和桌子、衣柜等都整理过,再做打扫,一直干到天明才睡。
第二天,天空城的保安组与昂星连络,然后为倾城送来一批用品,除了被褥和舆洗用品,另有一个大型移动衣柜和大批衣服,外加梳妆台。
用品和衣柜等都直接放入了卧室,昂星想,不用等他挑了,并没有送床过来,看来自己要睡客厅的沙发了。
东西安放好之后,昂星过来看视,骇笑不止。送来的东西中,除了大批在他看来花里胡俏的各式服饰之外,而有为数众多的保养品及男用香水。
对于昂星这种粗线条的男人来说,将要搬来与他共住一个屋檐下的人,无异于外星生物。
正笑着,通讯器响了,昂星取过,看了看号码显示,接通,通讯器另一端传来一把轻俏的女声。
"昂星,怎么样啊,要有新房客喽。"
"玫瑰,你好吗?"
玫瑰是昂星的好友之一,相识多年,可算知交,并曾搭档出过任务,关系十分亲密。她在一生堂具双重身份,在黄组----处理娱乐及赌场生意的分支中,她是隶属天空城的红牌舞女;在黑组,是名杀手。这个聪慧的女子把两种身份处理的极好,即使是在一生堂中,他们这一圈子里,除了少数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她的双重身份。
"新工作不错嘛。"
昂星苦笑,"玫瑰,你少糗我了。"
"听飞龙说你不想接。"
"那当然,这算什么,我可不想当保姆。"
"给你说,这个任务也不简单。倾城可是天空城的台柱。而且,到现在也查不出要整他的人是什么人。天空城里人太多太杂,点他的客人又多,谁知道这位小爷又得罪了哪路神仙。"
"朱雀很重视他?"
通讯器那端的玫瑰笑了,"换作你是朱雀你也重视他。我知道你可能会不乐意。没关系的,三个月,小意思。"
昂星微笑,这玫瑰,端的是水晶心。
"对了,还要告诉你,那倾城可也不好服侍,难缠的很。"玫瑰坏坏地笑起来,收了线。
昂星摸着脑袋,闷闷不乐得坐下来。
吃过晚饭,昂星开着出租车上班了。他的出租车所属的车行是一生堂的股份,所以,他不用担心身份的暴露。他偶尔也会想,车行里的其他人,是否也均属一生堂呢,只是,即使他留意,也从来都看不出其他人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他不知道他们,是否也看不出自己异于常人的地方。
凌晨四时许,通讯器响了,响的是一只新的,倾城专用的通讯器。昂星看了看文字显示,把车开往天空城的方向。
香岛市的这所不夜城,在这时依旧灯火辉煌,乐声人声响声一片,要过了清早五时,这里才会渐渐安静下来。
此时的倾城,一副喝得不少的样子,走路脚步晃来晃去,嘻笑不止。他身边,东乡门的人,仍在喋喋不休讲述着明天的工作安排,"倾城,明天别忘了,李夫人已经预约好了,还有陈小姐。。。。。。"倾城摇摇晃晃的点着头。
侍者扶倾城上了昂星的车,让他躺在后座。昂星轻轻把准备好的小毛毯盖在他身上,一路往住所开去。
昂星有几分担心,时时用倒后镜看着后座的人,心想,看样子他今天喝得可真不少。
突然,倾城用手捂住嘴,做势预呕。
昂星连忙把早就准备好了的大纸袋取出给他,再把车停在路边,轻轻扶他出来。
倾城大力呕吐起来,表情颇为痛苦,昂星用手轻拍他的背,倒有些放心,喝了那么多,吐出来总是好的,吐完了人就舒服了。
等倾城吐完,昂星又取出清水给他漱口。倾城抬起头,戏谑地一笑,"准备充份啊。"
"不打无准备的仗。"
"我们之间会有战争吗?"
昂星心想,三个月之后任务结束,我会去庙里送瘟神。
站了一会,倾城觉得舒服多了,走回车子,抓起毛毯看看,拉上身躺在后座上,闭上了眼睛。星昂看在眼里,想:恁你怎么样,也是个孩子。
回到住所,倾城第一时间走进浴室。
星昂做了三明治,一面吃,一面打开电视,静静看新闻,同时翻阅报纸。他不能肯定倾城是否要吃东西,就先没有准备他的份。
过了许久,倾城才出来,披一件大花的浴衣,赤脚,也不擦头发,一面四处打量。
"喂,大个子,当时见你,感觉你应该是混得不错的么,怎么就住这么小的地方。"一面说,一面用不屑的眼光四处打量着昂星的住所。
"住的舒服就行了,要那么大干嘛。"
四处寻视一番,倾城发现这里一色黑色家俱,东西真的不多,客厅只得电视,两只大沙发和酒柜、茶几,一件多余的家俱也无,没有任何摆设。一个人可以将身外物控制在如些的地步,也不是易事。
倾城走到酒柜前,倒一杯威士忌出来,坐在昂星旁边的沙发上,一面品了一口,皱起眉头。
"喂,你这什么牌子的,什么味道,真难喝,你会不会喝酒?"
昂星回过头来,"你还喝啊,还没吐够。"又一看,"你怎么不擦干头发,还不穿鞋。"
倾城缩缩腿,坐的舒服些,"你烦不烦啊,你管我,婆婆妈妈像个女人一样。"
昂星一下子噎住,心想:我还没说你像女人呢,你倒说起我来了。但是又不能不管他,现在是自己要保护他啊。停一刻,说:"你不擦干头发,会着凉,现在才三月。"
"着凉更好,生病就不用上班了。"倾城说得很轻松。
"没有责任感的人。"昂星心想,干脆不去理他。
过一会,还是忍不住说:"你可不可以穿厚一点,现在的天气,出门只穿一件薄衬衫,很容易着凉。"
倾城喝完酒,放下杯子,对昂星一笑:"我喜欢这样穿不行啊?性感!"说着,冲昂星抛个媚眼,走回卧室。
昂星几乎气的发抖。
看完新闻,又看了一会儿报纸,整理了浴室和客厅,昂星也打算睡了。取出毛毯,正要躺下,想想不对,又轻轻来到卧室门外,看看里面的动静。
倾城正趴睡着,脸朝着房门,借着灯光,昂星再一次仔细看这艳名四播的男孩子的脸。不由在心中又叹息,他真的很美,极其细腻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完美的脸型,浓眉长睫,红润的嘴唇,尖尖下阖,真正得天独厚,恐怕女人见了他都要嫉妒,而且倾城胜在气质突奇,时时流露出少女的清纯妩媚又带点羞涩的神态,可又有少年的狂放不羁,浑身上下充满一种媚惑的感觉,似时时在诱人犯罪般。真可惜,要是生在好人家,努力向学,那么。。。
正想着,床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看什么看!讨厌!色眯眯的。"

第3节
正想着,床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看什么看!讨厌!色眯眯的。"
昂星一惊,立时烧的满面通红,嚅嗫着说不出话来。
奇怪,他没有睡着吗?
倾城半撑起身子,抚着唇轻笑,"是不是看入迷了?"
"这个坏小孩。"昂星想,瞪他一眼,转身要走。
"哎,别走。"倾城叫住他。"进来。"
昂星走进来,站在门边。
"我又不是老虎,站门口干什么,过来。"倾城抬手招他。
昂星无奈,只得走过了。倾城拍拍床上自己身边的地方,示意他坐下,昂星无奈的坐下来。
"谢了。"
"谢什么。"昂星心想,哦,你也会说谢字。
【暴风之舞(上)—林紫绪】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